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11:25:3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永久居民

移民部乌龙!申请永居网站故障多收7000多国际生

■■由于网站故障,移民部超收七千多名国际学生申请永居身份的资料。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的政府文件显示,移民部今年推出的一个允许国际学生毕业后,申请加国永久居民的移民项目中,由于网站故障,多接收了7,300多位申请人递交的资料。由于已经向申请人发出确认信,难以再取消其申请资格,移民部只好将错就错,同意对这些人的申请做出审核。   文件显示,移民部于今年5月6日推出一个一次性的移民项目“临时居民转永久居民通道”(TR to PR pathways),允许必要行业工作人员、讲法语者及在本国毕业的国际学生申请永久居民。该项目原计划开放半年,在11月5日截止申请。若在此日期之前额满,也将停止接受新的申请。 结果在开放申请后仅25小时,供国际学生申请的4万个名额即达到上限。不仅如此,移民部内部文件显示,实际接受的申请人比上限还多出7,307人。这是由于移民部网上的申请平台出现故障造成。 将错就错 扩大审查规模 该平台使用一个实时计数器,来统计有多少人透过政府网站提交了申请材料。但是由于出现故障,在同一时刻提交材料的多个申请人,有时会被计数器错认成同一位申请人。比如有两位申请人在不同电脑终端同时按下“提交”键,系统有时会统计成只有一位申请人提交了申请。 移民部在发现上述错误后,请求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发一道临时命令,允许移民部审核处理这部分多接收的申请人资料。否则根据现行政策,移民部要将这部分申请材料连同申请费退还给申请人。但这样做有可能被批评制造不公平。因为移民部已经向当事人发信,确认在满额之前收到其申请。 门迪奇诺在6月28日同意移民部,对这部分多出的7,307份申请案进行审核。这不代表重开该移民项目,只是移民部为避免因自己的错误,惩罚部分申请人而做出的补救措施。不过由于这项工作在计划之外,移民部不得不调配更多人手来处理这些案件。 但上述做法同样引发民众不同的声音。一些人赞同移民部没有令这一部分申请人丧失移民的机会;但也有人认为此一做法同样不公平,或超出了该移民项目最初计划的规模。(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永久居留申请近5年无回应 法庭勒令30天给出结果

(■■法庭指,永久居留申请的处理时间平均为21个月。星报资料图片) 居于多伦多的塔斯基亚(Abdulrhman Taskia)被联邦移民部(IRCC)一直蒙在鼓里快5年了,他和家人的永久居留申请一直得不到确切回复,既不批准,也没拒绝。 去年2月,塔斯基亚在等了3年半后,入禀联邦法院,要求促使移民部加快处理他的申请。 法庭上月对这宗罕见的诉讼作出判决,裁定政府让申请人等候57个月为“不合理”,下令移民部在30天内交代申请结果,并向原诉人赔偿1,500元。 法庭称裁决为“一个特殊的补救措施”,法官艾哈迈德(Shirzad S. Ahmed)在判词中写道:“即使考虑到疫情拖慢了处理申请的时间,但我发现从表面上已能够看出,延误比程序在性质上所需要的要长。” 法庭指,处理申请的平均时间为21个月。 此案例一开,大批与塔斯基亚有类似遭遇的移民申请者纷纷打探可否仿效。在本案中代表塔斯基亚的律师波尔顿(Ronald Poulton)表示,自从裁决后,他的电话就响过不停。 “人们长年得到的回复就是‘申请正在处理中’,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连国会议员运用资讯公开法也得不到答案。”他说:“许多申请人现在怀疑,是不是有什么被隐瞒呢?移民部是否滥用疫情作为借口?现在也不能再成为借口了,人们真的愤怒了。” 来自叙利亚的塔斯基亚于2016年1月,与妻子及现年7岁的儿子从沙特阿拉伯前来加国寻求庇护,在本国诞下了现年6岁的幼子。这对夫妇经营的生意在疫情下受挫,于是踏上他们从没想像过的旅程,回到战乱中的祖国。 因国安审查卡住 这家人的永居申请被确认符合资格和获安排验身,但此后再无进展,也不知道是哪方面出了问题,他们向国会议员求助,后者在4年间向移民部提出了34次查询,依然不得要领。 直到对簿公堂,他们才知道,原来塔斯基亚通过不了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国家安全审查组(National Security Screening Division)的审查,移民部倚赖该项审查结果以批出申请,塔斯基亚的妻儿都顺利通过了。 移民部在诉讼中申辩,这家人的要求已无意义,因为数周前已通知他们,申请接近批出,只需要他们提交进一步的资料。 法官表示不同意,认为在申请有结果前,诉讼都不会无意义,而且如非申请人提出诉讼,也无从得知申请被延误的原因。 法官认为,无论造成延误的是哪个部门,移民部长都应该尽职采取行动。 移民部又辩称,如要满足这家人加快处理申请的要求,可能会造成牺牲重要的安全审查程序的后果;法官反驳指,单单以此作为解释,并不足够。星岛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部“特快入境”邀请人数比去年翻近一倍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周三透过“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移民项目,邀请462人申请成为本国永久居民,申请人的综合评分系统(CRS)分数门槛分数为734分。 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 报道,所有受邀候选人之前都获得了省提名计划 (PNP) 的提名。这就是为什么CRS分数门槛相对较高,达734分。进入“特快入境”通道的省提名计划者自动获得600分。如果没有省级提名,CRS最低的候选人只要134分。 按照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公布的截止时间,达到最低分数门槛的候选人,只有在国际标准UTC时间2021年4月11日10时56分32秒之前提交了“特快入境”个人申请资料,才获得邀请。 在之前的PNP抽签中,IRCC邀请了627名候选人,CRS分数要求是760分。周三新的抽签提供更少的邀请人数,以及更低的分数门槛。 在整个疫情期间,IRCC一直只邀请PNP和加拿大经验类别(CEC)特定的抽签。这是因为这些候选人更有可能已经居住在加拿大,并且不太可能受到旅行限制等公共卫生措施的影响。 加拿大今年的目标是欢迎40.1万名新移民,根据移民水平计划,其中大约四分之一是分配给“特快入境”移民项目。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加拿大邀请的“特快入境”移民候选人数量几乎翻了一倍。2021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 V05 图片:今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加通社资料图片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申请加拿大移民暂无需体检!需满足这些条件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拿大的外国人可能不再需要完成体检作为他们移民申请的一部分。 申请永久居留权或永久居民签证时,申请人通常必须提供体检报告。不过,联邦移民部日前推出一项临时措施,即在加拿大境内的外国人申请移民时不再需要体检,该政策有效时间至2021年12月28日。 新的政策适用群体,包括正在申请永久居留权并未完成新的移民体检;过去5年内完成体检,发现对公共健康或安全没有危险,或遵守向卫生当局汇报身体情况的人,以及在过去一年中没有离开加拿大超过6个人月的人。 申请人的家庭成员如果符合上述条件,也居住在加拿大,那么他们也可以符合这一临时公共政策。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表示,新政策将有助于尽快移民申请的时间表,允许更多的临时居民获得他们的永久居民身份。此外,这将有助支持政府完成在2021年接收40.1万新移民的目标。尽管截至4月,加拿大尚未完成这一目标。 联邦政府目前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吸纳新移民,一种是通过现有的快速通道,向候选人发送永久居留申请的邀请函。 此外,在5月,加拿大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宣布为吸纳9万名国际大学毕业生及基本必须(essential)工人,而提供6种途径,让合资格人士可成为加国永久居民,其中,针对法语人士所设的3个类别申请更不设上限。结果不到25小时,4万个国际大学生的名额就全部用完。 V33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有效永久居民确认信持有者可落地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宣布,从6月21日开始,持有有效永久居民确认信(Confirmation of Permanent Residence,简称COPR) 的已获批移民,可以前来加拿大完成落地。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联邦政府是在东部时间周一上午10时做出上述宣布的,渥太华强调,COPR持有者前来加拿大落地时,其COPR必须是有效的。 COPR是签发给那些被联邦移民部批准移民到加拿大的人士。这意味着这些人已满足了移民部的计划标准、支付了费用,且通过了健康、安全和犯罪筛查。但自去年3月加拿大政府实施疫情旅行限制以来,大约23,000名COPR持有者无法前往加拿大。 根据之前的规定,持有去年3月18日或之前签发的有效COPR的人士,不受加拿大旅行限制的约束。那些在去年3月18日之后获得COPR的人士,只有在符合加拿大的其他旅行豁免条件、或者是美国居民且要永久定居加拿大,才可以前来加拿大。 联邦政府指,有关何时以及如何获得新COPR的更多讯息,将很快在移民部的网站上发布。移民部强调,任何持有过期COPR的人士,在移民部向他们发出新的COPR之前,都不应预订航班或试图前往加拿大。 COPR的有效期最长为一年,具体时间与申请人的护照和他们的移民体检有关。许多人由于疫情或不符合加拿大的旅行限制豁免而无法前往加拿大,导致他们的COPR到期。这些人士不需要再次重走移民程序,但他们需要移民部重新签发新的有效COPR,才能前往加拿大。 COPR持有者在抵加时须遵守加拿大的旅行规定,例如可能需要隔离14天。不过联邦政府周一还宣布,已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士可豁免隔离。     V18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疫情致大量入籍申请积压 申请者失望将撤申请

【加拿大都市网】在新冠大流行的冲击下,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积压大量移民类的受理案件,其中高达数十万个入籍申请的案件被延误,更有入籍申请者因超过常规受理时间,须支付更新入籍文件的费用。 来自印度的米娜什(Minakshi)是加国永久居民,她在接受CBC新闻采访时表示,她从2018年开始提交入籍申请,至今仍未获批,并须支付600元用作更新入籍文件的费用。米娜什在2020年3月因新冠病毒被取消入籍考试,尽管移民部已开设网上入籍考试,但她至今仍未获得任何答复。 有负责指导公民入籍考试的团体,向IRCC提交了访问信息的请求,并公布统计数字和相关的内部电子邮件。IRCC的员工在内部电子邮件中承认,加拿大正等待公民考试的永久居民,积压案件数从2020年3月的87,000人,增加至今年年初的102,000人。截至今年1月底,有311,259名申请人正处于等待公民入籍的审批程序,其中102,989个申请者平均须等待13到18个月,有865个申请者甚至已等待了四年以上。 该团体负责人奥马尔(Ahsan Umar)表示,十万多个申请案件被积压,人数相当于加拿大一个中型城市的规模。申请人起初都能理解新冠疫情所带来的积压,但申请过程现在缺乏透明度,或被继续无理延误,让很多申请入籍的人士感到难过。 对于在加拿大生活10年的米娜什,由于入籍被延误,在加拿大的求职问题将变得更加艰难。由于米娜什没有姓氏,这个情况在印度并不罕见,她计划在加拿大从事房地产业务,并可获得一个姓氏,但若合法实现这个想法,她必须通过入籍考试。 自2018年以来,她支付了大约600元来更新她的永久居民身份证和印度护照,进行了三次指纹扫描,以及向IRCC更新犯罪背景调查,犯罪背景调查在入籍时必须定期更新。米娜什不解移民局在无理延迟的情况下,把相关更新资料费用转嫁至她身上,她表示:“我每天都在留意电子邮件,期待通知我进行公民考试。” 另一位入籍申请者曼苏拉(Ben Mansoura)居住在多伦多,他是首批在上年12月参加线上入籍考试的申请者,参与考试的人数为5000人。曼苏拉在提交自己的讯息访问请求时,才发现他已通过入籍考试,但目前他仍在等候犯罪背景调查和语言资格的审核结果,并未收到任何有关申请进度的讯息。曼苏拉抱怨IRCC的服务态度非常不耐烦,他说:“打电话查询进度时,电话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一个反应,你为什么要给我们打电话?” 曼苏拉在2019年因为不是加国公民,没有资格在联邦选举中进行投票,他担心由于入籍进度的延误,仍无法参与下一次的选举投票。来自捷克的曼苏拉于2012年移居加拿大,他表示:“我感觉自己在加拿大不受欢迎,没有得到平等的对待。” 奥马尔在获取的353页的IRCC文件中,内部电子邮件表示,有5000个申请者收到在线考试申请,这是2020年的一个试点项目。 尽管移民部长迪奇诺并未就此事进行回应,但他在最近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仍等待的申请者须保持信心,在不久的未来,会有更多的公民考试和入籍宣誓仪式到来。 IRCC表示,截至4月底,他们已发出65,893个在线进行的公民入籍考试邀请,并有43,697名申请者完成公民资格考试。卡加里移民律师夏尔马(Raj Sharma)表示:“移民局的官员为在线考试这提议一直在争取。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无法解释入籍申请被积压的原因,但有些申请其实在疫情发生前已出现延误,在线考试有机会令入籍过程变得更加顺利。” 米娜什对于长达三年的入籍申请过程表示失望,她说:“如果在明年我收到第四次指纹请求,我将撤回我的入籍申请。” V2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华裔女子称不知公司违法被驳回 失去永久居留资格

一名在本国一间华人经营移民顾问公司工作的华裔女子,向联邦法院提上诉,指自己受聘于被指违法及有组织犯罪经营的移民顾问公司,但她根本不知道该公司的涉嫌违法行为。联邦法院法官认同移民部调查,相信上诉华女本身知道公司涉及犯罪行为,但仍为该公司工作,上诉申请被驳回。 据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报道,联邦移民部在调查由一名王姓移民顾问经营的公司,怀疑其公司涉及有组织犯罪,该公司聘请了一名王姓华裔女子任职,她在本国是永久居民身份,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受聘于王所经营的移民顾问公司。 上诉人为该公司寻找与提供住址,用于代表申请本国永久居民人士接收移民部信函,并将在相关地址收到的移民部信函,转到移民顾问公司,令移民部相信申请人一直身在本国。 另外,她负责安排车辆接送光顾该公司的申请移民客户,往返卡加利机场到移民部办公室;以及寻找可用的电话号码,供该公司作不法使用。 被指协助公司诈骗移民部 上诉人指自己对该移民顾问公司的违法行为一概不知,只是公司员工,一切听从雇主吩咐,是该公司的一只棋子而已,她供述自己绝非任何犯罪集团成员。 据本国《移民及难民法案》,相关违法人士毋须一定是犯罪集团成员之一,只要该名属于永久居民身份人士,有份参与当中的违法行为,当被定罪后,就没有留在本国居住的资格。 根据女上诉人与该移民顾问公司雇主之间电邮往来、发票,以及王姓雇主的供词,移民部官员有理由相信,上诉人知道其工作范围涉及违法行为,协助该公司诈骗联邦移民部。 联邦法院审视移民部官员的审理内容,驳回上诉人的司法复核。星岛记者报道

助抗疫难民申请者 将获奖励永居身份

■■移民部长门迪奇诺周五宣布,在抗疫前线工作的难民申请人,有机会获本国永久居民身份。加通社 联邦移民部长表示,在抗疫前线工作的难民申请人,有机会获本国永久居民身份。 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周五宣布,在新冠病毒危机爆发之时,一些投身抗疫前线工作、保护加拿大人的难民申请者,其中许多人在魁省,将有资格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他说:“他们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我们对他们承担风险、对他们所做的牺牲表示感谢。” 还须证明有6个月专业经验 他表示,这项一次性政策是对那些在大流行中“付出很高代价”的人的奖励。 他没有透露有多少寻求庇护者将从该计划中受益。 符合资格者,必须在今年3月13日前在加拿大申请难民庇护,并且自那时起已投入不少于120个小时从事医疗辅助、护士或其他指定工作。他们还须要在8月底之前,展示自己有六个月的专业经验,才有资格获得永久居留权。 保安员和厨师不符合该计划 门迪奇诺表示:“他们日夜奋战在医院和长期护理机构,这是遭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为严重的地方。” 这项新计划是在渥太华和魁省进行了数月的谈判之后宣布的。 魁省省长勒格(Francois Legault)曾在今年5月表示愿意积极考虑,让在魁省长期护理机构参加抗疫工作的难民申请者,直接获得移民身份。他周五对联邦移民部长的该项宣布表示欢迎。 不过,也有难民维权人士表示,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因为许多在抗疫前线工作的人,例如保安人员和厨师,却不符合该项计划。星岛综合报道

华裔夫妇移民申请被拒 竟是因为这件事…

■■在这个案中,主要申请人的妻子曾在陕西工作过。网上图片   一对华裔夫妇申请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不过移民官以主要申请人的妻子填错在中国任职的机构名称,有误导之嫌为由,所以否决他们的申请,他们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联邦法院在审理后,裁定移民官的决定不合理,批准司法复核。 申请人宋宇(Yu Song,译音)与王鹃新(Jianxin Wang,译音),中国公民,在2016年6月以商业类别,透过爱德华王子岛省提名计划申请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其中宋宇是主要申请人,而王鹃新则以配偶身分申请。 王鹃新拥有西安石油大学的电子仪器和测量技术学士学位(1993年)、兰州交通大学通讯及资信系统硕士学位(2000年)及上海交通大学通讯及资信系统博士学位(2004年)。 在申请表内,王鹃新填写在1993年8月至1997年5月期间,受雇于设在中国西安的西安清华机械及电子研究所,任职助理工程师。 错把机构所在城市当作机构名称 此外,在居住地址栏目,王鹃新填写由1989年9月至1993年8月,居住在陕西省西安市的西安石油大学,然后在1993年9月迁往同样位于西安市的西安清华机械及电子研究所职员宿舍,一直至1997年8月。 在2017年4月27日,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一个移民官发信予主要申请人宋宇,指出其妻子在工作经验一栏,填写了由1993年8月至1997年5月,任职西安清华机械及电子研究所,职位助理工程师,可是根据资料,当时其妻子在军事工业第203研究机构工作,担任助理工程师。 协助宋宇两夫妇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代表在同年5月10日,回复移民官员该封程序公平信,并附上其他资料。该代表表示,首先,王鹃新工作的机构名称,应该是陕西清华机械及电子研究所,可是王鹃新匆忙之下弄错,把该研究所在的西安市当作机构名称;其次,该研究所又名中国兵器工业第203研究所,当中陕西清华机械电子研究所属对外名称,而中国兵器工业第203研究所属对内名称,两个名称皆指同一个机构。 在接到申请人就程序公平信作出的回复之后,另一个移民官员审核宋宇夫妇的申请,以确定批准与否。 移民部在2017年9月发信通知两个申请人,指出经过考虑,另一移民官接纳王鹃新的解释,该研究所有外部和内部的名称,然而无论是对外抑或是对内的名称,王鹃新都未能提供正确的名称,无疑有误导或隐瞒事实之嫌,因此否决两个申请人的移民申请。 两个申请人以移民官的决定不合理为由,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 这个案于2018年9月13日在新斯科舍省审理。经过详细考虑,联邦法院法官诺里斯(John Norris)在2019年1月18日作出裁决,表示申请人王鹃新最初确实填错了在1993年至1997年的雇主名称,不过,无理由认为王鹃新故意提供了错误的名称,这并不完全构成误导甚至虚假陈述,同样地,移民官认为申请人隐瞒事实,缺乏透明度和合理,因此裁定两个申请人胜诉,申请移民的个案交由另一移民官重新考虑。

海关移民部连环乌龙 危险人物变永久居民

■由于执法部门犯错,导致「高危人士」获得永久居留资格。CBC

”高危人物“变永久居民 加拿大海关移民局乌龙闹大了

■■由于执法部门犯错,导致“高危人士”获得永久居留资格。CBC 本报综合报道 根据媒体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由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和移民部门的连串犯错,一个有可能对国家安全有威胁的人,竟然获得加国永久居民身分。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透过资讯公开法(access-to-information laws),获得一份经过大幅修改的文件显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局长奥索夫斯基(John Ossowski)在2018年初时,曾就2017年出现的一次错误,向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提交一份简报。 该份简报指,由于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和边境服务局犯下多个错误,导致一个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成功获得加国永久居民资格。不过,由于私隐缘故,文件中没有透露该人的姓名、年龄及性别。 此外,该份文件没有透露该名人士为何被视为有“安全威胁”,也没有说明该名人士如何取得永久居留权,因为当局认为公开这些资料,会损害到加国的国际和国防事务。 类似个案可能比想像多 亚省皇家山大学(Mount Royal University)司法和政策研究副教授森德伯格(Kelly Sundberg)认为,事件反映,加国各个情报机构之间明显缺乏沟通。他又认为,加拿大人预期每个执法、情报及边境保安部门,都必须在毫无障碍下进行合作和分享资料,如果在行政架构和司法方面出现问题,国会必须正视。 联邦公共安全部发言人柏斯理(Scott Bardsley)向CBC表示,由于一些个别错误,一宗永久居留的申请个案被疏忽处理,但各部门已作出相应改动,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边境服务局局长奥索夫斯基在文件中向古迪尔表示,局方已更新针对高风险人士和货物的资料系统,并改善乘客资料系统。 森德伯格指,CBSA的这些重大改动令人忧虑,因为单一事件绝不会引发如此大的变动,类似的失误个案可能远比想像中多。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在社交媒体表示,杜鲁多口口声声说边境安全没问题,但类似事件却不断发生,加拿大的国家安全正受到威胁。

调查称84%大温民众 挺永久居民市选可投票

  ■杜波(左)是索马利难民,目前是维多利亚市议员。

加国境外犯驾驶罪或大麻罪 永久居民也将递解出境不得上诉

■■有移民律师指新法例下,外国人和永久居民即使在加拿大境外犯下受影响下驾驶罪,或藏有非法大麻,也会被递解出境或禁止入境,并且不准上诉。网上图片   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在大麻合法化后将面对更严格的规范。安省移民律师龙莹(Elizabeth Long)指出,在新法例下,外国人和持枫叶卡的永久居民,即使在加拿大境外犯下“受影响下驾驶”(Driving Under Influence,DUI)罪名,或藏有非法大麻,也会被递解出境或禁止入境,并且不准上诉。 联邦政府通过C45号大麻合法化法案时,也提出修改刑事法的C46法案。C46号法案将在6月21日获皇室御准(Royal Assent)后180日生效。龙莹说,刑事法修订后的最主要改变,是将包括受酒精或药物影响下驾驶的“受影响下驾驶”,列为严重罪行(Serious Criminality),刑期也由5年增加至10年。 ■■移民律师龙莹。资料图片   刑期6个月以下者可提上诉 她表示,在新法案下,永久居民如果在加拿大境内被控“受影响下驾驶”,被判刑超个6个月的话,刑满后将被遣返,并且不能够提出上诉。如果刑期为6个月以下,同样会被取消永久居民身分,但可提出上诉。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永久居民在加拿大境外,被当地政府控告“受影响下驾驶”罪名成立,亦会被递解出境并且不准上诉。 大麻合法化后,民众可以藏有和制造30克以下大麻。龙莹表示,新法例将严厉打击“非法大麻”(Illicit Cannabis)。非法大麻是指未经合法途径购买的大麻。假若安省大麻仍然是由省政府统一销售,任何从私人购买的大麻均属违法。 她说,永久居民如果因为藏有非法大麻被判刑6个月以上,刑满后将被递解返原居地,并且不能够提出上诉。 外国游客、留学生和外劳如果在加拿大被控“受影响下驾驶”,并且罪名成立的话,是不能够留在加拿大(Inadmissible)。他们需要申请“临时居留许可证”(Temporary Resident Permit)或永久“洗底”(Record Suspension),才可能获准继续在加拿大逗留。 她说,外国人如果在加拿大境内或境外,被判藏有非法大麻罪名成立,也需要申请“临时居留许可证”或永久“洗底”。 她又表示,民众必须注意非法大麻的定义。以安省为例,如果入境时携带有在外国合法购买的大麻,由于这些大麻并非经由安省的合法途径销售,也可以被认定为非法大麻。

居期不足申永居旅行证遭拒 华裔夫妇上诉获发还审核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一对华裔夫妇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后,丈夫要到中国工作,妻子随行陪伴,其后夫妇二人申请永久居民旅行证,被加拿大移民部签证官以不符合居住时间规定为由拒发。夫妇上诉至加拿大移民上诉局获批。联邦公民及移民部不服,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经过审理,法官接纳申请,撤销移民上诉局决定,把此宗个案发还移民部,交由另一官员重新考虑。 男答辩人何鹏(Peng He,译音)与妻子周立萍(Liping Zhou,译音)为中国公民。男答辩人以技术工人移民加拿大,夫妇在2006年成为加国永久居民。 在2007年,男答辩人获提供专业工业清洁服务的加拿大公司Team Solutions Industrial Services聘请。男答辩人最初在安省万锦市工作,可是在两年后(即2009年)因为工作量不足被辞退。 后来,该公司欲扩展在中国的业务,看中男答辩人的工作经验,于是在2010年4月再次聘请答辩人,而答辩人要在中国工作。 再度受聘后,男答辩人与妻子一直居住在上海。到2013年11月20日,女答辩人周立萍申请永久居民旅行证回加国。翌年5月20日,男答辩人提出同样申请。然而,签证官以男答辩人只居住在加拿大341日,而女答辩人只居住在加拿大523日,不符合居住至少730日的规定为由,拒绝签发。 两个答辩人就签证官的决定,向移民上诉局提出上诉。移民上诉局认为,男答辩人受雇于一间加拿大公司,因为工作性质,需要在加拿大境外工作,所以男答辩人在境外工作的日子亦应计算,而女答辩人要陪伴丈夫,因此女答辩人这段日子也应被计算。 此外,男答辩人与该公司的合约,包括一条隐含条款,就是男答辩人完成在中国的工作后,会被调回加拿大。尽管归期未定,但是该合约蕴含这个意思。 不过,联邦公民及移民部不服,该部门指出,日后男答辩人被调回加拿大工作,只是可能,因此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 法官拉塞尔(James Russell)于2018年4月5日,在多伦多审理此宗个案,并在4月27日作出裁决,批准申请人的申请,两个答辩人的个案交给另一官员重新考虑。

新入籍法10月11日生效 住5满3即可申请入籍

■ 胡辛(前中)与宾顿选区五名自由党国会议员昨日介绍《公民法》下周生效的修订项目。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 加拿大《公民法》C-6号修订案早于今年6月已获总督签署御准实施。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昨日宣布,修订案中一批主要项目,将于下周三(11日)开始生效,当中包括缩短“移民监”,由过往“住6满4”改为“住5满3”年期。符合新规定要求的永久居民,应在当天起才可提交他们的入籍申请。     胡辛(Ahmed Hussen)昨晨在宾顿市政厅召开记者会发表上述公布。他表示,联邦自由党政府透过《公民法》修订,移除由上届保守党政府设下的不必要入籍障碍,今后加国永久居民申请入籍之路途将更畅顺,并且具弹性。政府此举乃是自由党大选时发表的政纲,承诺现在得以履行。 胡辛又说,联邦政府深明永久居民对加拿大所发挥的重要角色,亦期望他们最终入籍成为公民,融入加国大家庭。 《公民法》C-6号修订案于今年6月19日获总督签署御准实施后,部分修订当时已立即生效,当中包括移除“留加意向”条款和取消剥夺犯涉及加拿大国土安全的罪行以及拥有双重国籍人士的加拿大公民身分权利。 将于下周三起生效的多项放宽规定,包括申请入籍前在加国居住年限、报税年期配合、官方语言要求及成为永久居民前在加国居住年期的折算。而今年底和明年亦再有两项涉及司法和执法权力方面的修订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