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引渡案控方陈词 对华为“穷追猛打”

加拿大都市网

Meng Wanzhou, chief financial officer of Huawei, leaves home to attend her extradition hearing at B.C. Supreme Court, in Vancouver, on Thursday, August 5, 2021. THE CANADIAN PRESS/Darryl Dyck

(■■孟晚舟周四离开住所,准备前往法庭。加通社)

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引渡案,周四继续在卑诗最高法院审理。代表本国检察总长的律师拉赫曼(Monika Rahman)告诉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美国在此案中寻求引渡孟晚舟的做法不应轻易受到质疑,更指出要求引渡孟晚舟的美国在整个诉讼过程中表现诚实、公平和合理。

在孟晚舟的法律团队指美国故意省略此案的关键证据并误导法院后翌日,拉赫曼周四在庭上指出,美国在提出引渡理由时,对提供什么证据有非常高的标准,并称法院不可能批准中止诉讼程序。孟晚舟的代表律师在法庭上表示过,美国滥用引渡程序,因此应该搁置此案。然而,代表本国检察总长的律师之前提到,根据加拿大最高法院定出滥用程序的门槛,必须显示被告获得公平审讯的权利或司法制度的完整性受到损害。

控方指华为试图撇清与星通的关系

检察官声称,孟晚舟向香港汇丰银行隐瞒华为与子公司香港星通科技(Skycom)之间的关系,汇丰银行本依靠这些陈述来决定是否继续透过美国银行系统,来为华为处理金融交易,可是孟晚舟作出虚假陈述,无疑使该银行面临因违反美国制裁措施而遭受损失和刑事起诉的风险。星通被指违反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

周四的论点围绕孟晚舟向汇丰银行高层管理人员展示的演示文稿。该演示文稿表示,华为明白到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也会遵守美国的制裁令。检察总长则指,华为在该演示文稿旨在划清与星通之间的距离。

孟晚舟律师表示,美国从演示文稿中精心挑选一些信息,并在其中省略了幻灯片,当中她描述华为与星通的关系为正常和可控。拉赫曼则指出,可控一词有待解释。检察总长在提交给法院的书面陈述中称,可控一词含糊不清,需要上下文才能清楚了解,而且指美国误导法院没有根据。

该陈述书又称,没有证据证明寻求引渡的美国,所提出的摘要涉及不当行为或其他滥用情况。还有,摘要中仅缺少某些证据,并不能确定遗漏不相关的证据为不当行为,更不消说暂停诉讼程序。

本周聆讯标志着引渡程序最后部分的开始。控辩双方的律师们将在未来几周内就引渡请求的实质内容进行辩论。首先,孟晚舟的律师会力图说服法官霍姆斯停止诉讼,理由是美国向法院提交了虚假陈述。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霍姆斯裁定,不接纳辩方从香港汇丰银行取得的文件作呈堂证据文件。辩方指,这些文件能证明汇丰银行知道华为与星通之间的关系,孟晚舟和华为没有隐瞒汇丰。皇家骑警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拘捕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的孟晚舟。孟晚舟和华为均否认指控。星岛综合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一个气球带来的外交风波

中方侦测气球曾飞过加拿大 联邦官员三箴其口

中国外交部:美国击落中国无人飞艇 明显反应过度 违反国际惯例

为什么现在的火灾比以往燃烧得更热、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