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年轻人对「性」失去了兴趣?

加拿大都市网

这哥们拥有一切——聪明、帅气、多金。他的性生活应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事实上也是如此。只不过没有性生活——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

Spa!杂志说,可能比你想的要普遍的多。性,曾经是年轻人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如今已经不再是了。该杂志让500名至少有1年没有过性生活的20岁至34岁的男性进行投票。杂志的问题是:“你们想要吗?”22.4%的人投票给“完全不想”。21.2%的人选择“不太想”。35.2%的人选择了“有点想”。还有21.2%的人选择了“想”。

其实就算不提新冠疫情,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对COVID-19的恐惧几乎和它没关系。Spa!提到了一位男性系统工程师Masato Kudo,30岁,外表帅气。他小时候上的是男子学校,成长过程里很少和女孩子接触。上大学以后,他疯狂的迷上了偶像组合。爱豆能给他的东西,普通女性怎么可能给的了?

当然,普通女性可以提供一样爱豆给不了的东西,一段真实的恋爱——灵魂对灵魂,身体对身体。但如果你不想要,那它就毫无价值了。显然Kudo并不想要。

31岁的飞特族Fumiaki Komatsu说:“这是一个风险管理的问题。”他解释说,性会导致结婚或是分手。压力太大了。图啥?“没有性,你也可以爱一个人,”他说。对他而言,理想的关系是约会。在一个安静的咖啡馆,一杯香醇的咖啡,一段交心的畅谈——夫复何求?

“想当年,”他说,“我还在大学的时候,一个比我年长的朋友软硬兼施的把我带进了一个‘保健俱乐部’里。后来我和那个女孩聊了很久。我担心会有得病的风险。”

他目前在和一个大他4岁的女人交往。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他们接吻。这很好,已经足够了。他们做了以后怀孕了怎么办?“我是个飞特族,”他说,“我一个月能赚20万日元。”风险管理。“如果我结婚了,”他说,“婚姻会夺走我的生活。”

Junta Kanei 26岁,今年是他进入“第二段童贞”的第十年。他第一次是在高中——相当的早。这给了他自信。他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游刃有余了。毕业后他找到了一份电商的工作,社交圈也主要是男性,基本已经丧失了和女性交际的本事。

年复一年。有一天他碰巧遇见了一个女孩,他们小时候曾经上的同一所小学。他去了她家,喝了酒,聊起了当年,还有现在——还有什么比以本垒打为结束更加自然而然的?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我太紧张了,”他对杂志说,“太久没做了。我害怕自己会出糗。”

我们不知道那个女孩的感受。至于他,他也没怎么难过。“还是和男的一起喝酒才更爽,”他说。(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爱滋恐慌|日媒指有中国留学生确诊爱滋后买春 或酿东京逾千人中招

多伦多天气油价汇率 今日油价152.9分/升

0度以下!大多地区发布霜冻警告

诺贝尔医学奖出炉 瑞典遗传学家帕布发现灭绝人类基因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