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將成國民患病主因?加國醫保太缺乏這項服務

加拿大都市网

■2020年抑郁症将会成为国民患病的主导原因。网上图片
■■2020年抑鬱症將會成為國民患病的主導原因。網上圖片

星島日報記者

據最新調查報告指出,有53%的國民認為焦慮及抑鬱症在加國已甚為普遍;這種觀念在年輕一代更為明顯,有58%年齡在18至34歲的人士表示認同。有服務機構促請政府制定新法,以解決未能滿足精神健康的需求,並且與身體健康護理同樣保持平衡。

加拿大精神健康聯會(CMHA)發表的全國報告,發現在年輕一代有59%視焦慮及抑鬱症在加國如疫情;其次是癮癖達到56%;身體疾病如癌症是50%;心臟及中風34%;糖尿病31%;而HIV或AIDS是13%。

該會全國總裁史密夫醫生(Dr. Patrick Smith)表示,雖然本國擁有全民的醫療保健制度,但未能讓國民獲得最基本的精神健康服務及支援。報告指58%國民稱精神健康服務,在整個醫療保健制度中撥款最不足夠;有86%建議政府在這方面的資助,應該如醫療保健的水平。

即使近日聯邦政府承諾將會撥出有關資金,但每年超過160萬名國民未能獲得所需的服務。有資料顯示,全世界精神健康資金占所有疾病的23%,加拿大在醫療護理預算中只資助7.2%。而且所需的服務及支援正不斷增加,在2020年抑鬱症將會成為國民患病的主導原因。

缺乏社區為本的護理服務

史密夫醫生稱,在政策文件中概述的,便是糾正這種平衡,該會所倡導的《心理健康平等法》(The Mental Health Parity Act),不僅是增加精神健康服務撥款,同時要改善統籌、治療、研究及獲取服務,以便有效運用護理資金。

此外,輪候時間也是其中問題,由於長期缺乏以社區為本的精神健康服務,只能依賴高昂費用的服務如醫院或見心理專家。有80%的國民依靠家庭醫生來獲得所需的精神健康護理,這種服務仍是有限。

其實,由輔導員、心理專家及社工等提供的實證為本的護理,正是其他G7國家回應精神健康的基礎,但在本國公共系統未能保證有這些服務。國民每年花費口袋30%金錢來見輔導員,所付出的達到9.5億元。有眾多患上複雜或出現長期精神健康問題的人士未能獲得全面的護理,最終要入急症室才可以治療病症。

因此,通過社區心理健康服務提供綜合護理,可以滿足許多有心理健康問題人士的需求,包括早期干預及預防工作,加強治療的效果﹔對於嚴重及長期患者可以跟進和指監督疾病。除了改善生活質素和健康效果,需要推廣心理健康,預防精神疾病及早期干預,才可以減少醫療保健系統的負擔。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机会难得!Coach Outlet低至3折+额外8.5折+限时免邮!

最丑狗狗比赛|8岁北京犬夺冠 助主人筹款拯救乌克兰同类

为什么加拿大人均财富12年暴增了63.7%?

惊魂!大韩航空波音客机失压急坠6000多米 乘客流鼻血13人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