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申请妻儿团聚移民 竟被要求提交文件3次

加拿大都市网

 

【星岛都市网】一名魁省男子去年花费10,000多元提交了一份担保申请,将他的古巴妻子和她的儿子带到加拿大,但移民部门上周却告诉他文件丢失了,他必须重新申请。

据《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报道,灰心丧气的夏博诺(Yves Charbonneau)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妻子不是一块肮脏的抹布,她是一个人,就像阅读她申请的人一样,就像验证申请的人一样。”

他表示,自己已经做了所需做的一切,来确保申请完成。“我并不是要求政府施舍,我所请求的只是获得允许将我的妻子带到这里,这样我们就可以像一家人一样生活,让她(和她的儿子)摆脱那里的痛苦。”

65岁从事建筑业的夏博诺透露,他是2020年1月在古巴酒店度假时遇到未来的妻子、50岁的苏亚雷斯(Elbis Vega Suarez)的,他对她一见钟情。

两人一年后在古巴结婚,他回到加拿大后便开始为她和她13岁的儿子准备家庭团聚移民申请。

他说,准备申请的费用超过1万元,因为他需要往返古巴,向家人和地方当局收集必要的文件以及律师费。除此之外,他还在古巴购买并翻新了一幢价值5万元的房子,供他的妻子和继子以及自己在频繁访问期间居住。

经过一年多的申请工作,夏博诺他的律师、资深移民专家汉德菲尔德(Stéphane Handfield)于2023年2月透过联邦政府的入口网站,提交了苏亚雷斯和她儿子来加申请。

从那时起,夏博诺与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的卡夫卡式传奇就开始了。

电子版提交4个月后再提交纸本申请

汉德菲尔德提供的文件以及对其律师的采访显示,4个月后,IRCC要求夏博诺将整个申请邮寄至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雪梨(Sydney)办事处,因为该部门希望看到某些文件上的原始签名。

“自从IRCC创建线上申请入口网站以来,我就透过该入口网站提交请求。要求我们提交纸本申请是一种特殊情况,而不是常态,我不太明白为甚么他们要求我们重新提交。”汉德菲尔德说。

2023年11月,夏博诺依要求向新省发送了纸质版申请,其中包含大量敏感个人信息,包括家人护照、出生证明、纳税申报表和社会保险号码的副本。加拿大邮务公司(Canada Post)追踪数据显示,该包裹于11月13日发送至IRCC办公室,并于7天后送达。

随后,夏博诺和汉德菲尔德等待了几个月,但直到魁人政团(Bloc Quebecois)国会议员诺曼丁(Christine Normandin)办公室应夏博诺的要求询问申请时,他们才发现IRCC显然遗失了这份文件。

在夏博诺首次透过IRCC线上入口网站提交移民申请15个月后,该部门要求他以同样的方式重新提交。

IRCC上周向诺曼丁办公室发布的最新消息称,“我们似乎无法找到2023年11月13日提交的文件”,该部门要求重新提交文件。

IRCC以私隐为由拒绝对夏博诺的个案发表评论,尽管夏博诺和汉德菲尔德书面同意该部门与《国家邮报》讨论该文件。IRCC坚称苏亚雷斯还需要签署一份同意书,但她的律师表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在古巴上网的机会极其有限。

诺曼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IRCC在夏博诺和苏亚雷斯卷宗上的混乱并不令她感到惊讶。

曾处理过移民案件的律师诺曼丁说,这并非她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这显示了IRCC纸本文件遗失的严重程度。”

夏博诺和汉德菲尔德对充满敏感个人资料的纸本文件去处忧心忡忡,担心个资会泄漏。

“这些文件一定在某个地方,但显然不在IRCC的办公室,因为他们找不到它们。那么它们在哪里呢?该文件包含护照、照片、评估通知、驾驶执照、出生证明的副本,”汉德菲尔德说。

“这超出了窃取某人身份所需的范围。”

“我们付钱,付钱,付钱,然后我们等待,等待,等待,然后他们就失去了文件,”沮丧的夏博诺告诉《国家邮报》。

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表示正在调查是如何丢失的,发言人Loic Ouellette在回复《国家邮报》的电邮声明中说:“IRCC正在继续调查苏亚雷斯(Suarez)女士的案件。”

图:YVES CHARBONNEAU

V6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Walmart 最新一期店内优惠(5月30日至6月5日)

隔墙有耳!专家警告不要在诊所或药房等公共场所干这件事!

巨大商机!大规模木材会成为下一个建筑趋势吗?

超值!Sombrio山地自行车一律6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