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5日 星期日 08:05:1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加国教育

Seneca明年秋季开办4年制护士学位课程

(■■圣力嘉学院病人护理模拟教室。校方网站图片) 面对本地护士短缺,多伦多圣力嘉学院(Seneca College)宣布将于明年秋季独立开办4年制护士学位课程,该校执业护士文凭毕业生可直接入读该新学位的第三年课程。 圣力嘉学院提供护士教育已有50多年的历史,包括自1997年起与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合作开办护士学位课程,该课程报读者先在圣力嘉学院成功修完首两年课程,便有资格继续升读约克大学,再完成两年学习,毕业时获约克大学护士理学士荣誉学位。 省政府去年2月改变政策,准许省内学院和大学独立提供护士学位课程。对于各学院来说,这是首次毋须伙伴大学便可单独开办护士理学士(BScN)学位课程。 圣力嘉学院声明表示,该校将于明年秋季学期独立开办4年制护士课程,毕业生将获校方颁授荣誉理学士-护士学位(Honours Bachelor of Science - Nursing degree)。而该校执业护士文凭(Practical Nursing diploma)毕业生,亦可直接入读新学位的第三年课程。 校方指出,新护士学位和衔接该新学位途径,已获得安省护士学会(College of Nurses of Ontario)初步批准。毕业生将有资格申请为安省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 自2005年1月起,所有在安省护士学会进行专业注册的新申请人,必须考获护士学位。 文凭班学生可直升第三年课程 本身是一名注册护士的圣力嘉学院应用文学与健康科学学院院长梅玛丽亚(Maria May)表示,新冠疫情大流行令人们意识到对护士的迫切需求,学院通过开办自己的护士学位课程,将能致力协助满足这需求。 梅玛丽亚说,随着2018年圣力嘉学院在约克区国王分校(King Campus)Magna Hall新校舍落成,校方愿景一直是开办一个护士学位,以补充应用文学与健康科学学院其他7个学位课程。 学院拥有最先进的教学设施,病人护理教室和模拟室是首屈一指。 除了提供衔接课程机会外,圣力嘉学院新开办的护士学位课程中,亦会包罗在新冠病毒疫情所汲取的经验教训。 该学课程还包括传染病和免疫学、人口老化,以及课程第四年全国考试准备课目。 在课程设计方面,校方亦注重学生增进临床推理、病理生理学和药理学领域的知识。星岛记者报道

柏杨《丑陋的中国人》2024年后不再发行

【加拿大都市网】台湾著名作家柏杨的遗孀张香华,近日断然拒绝将柏杨著作《丑陋的中国人》(见图)摘文选入台湾中一的国文教材,并正式向两岸出版商声明:“依柏杨生前交代,如今将永远停止发行《丑陋的中国人》”。 张香华直言,不同意授权的一大原因,在于对现在台湾教育和新课纲“去中国化”甚至“反中”的无法苟同。 《丑陋的中国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风靡华人社会,并且引发争议。该书对中国人劣根性和国民性尖锐批评,如中国人的“脏、乱、吵”、“窝里斗”、“不能团结”、“酱缸文化”等等。 张香华指出,柏杨的作品在台湾向来授权远流出版社发行,近日远流收到龙胜文化合约,希望授权将《丑陋的中国人》摘文选入中一教材,“当初柏杨于一九八四年发表演讲时,主要针对的演讲对象是成年人,对于一个还没建立起民族自信的国一学生而言,并不适合。” 本身是作家的张香华痛指,民进党执政之后的国文、历史教材,删减文言文,以“东亚史”观点取代“中国史”,根本是执政者“去中国化”的教学策略,“在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的情况下,即便读了柏杨的文章,又怎能领会柏杨的精神?” 张香华更表示《丑陋的中国人》如今应“功成身退”,与台湾的远流出版社、大陆的人民文学出版社于二〇二四年合约到期后,不再发行此书。她表示:“柏杨生前一再交代,当大陆文明已经进步了,就要废除这本书的发行”。 (星岛日报报道)

十元日托协议迟迟未决 多市促省府尽快与联邦谈判

(■■教育厅长莱切质疑联邦日托计划的说法,遭到组织抨击。加通社资料图片) 联邦政府承诺减低各省的托儿费用成本,但安省只用书信往来,暂时未能签订协议。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促请省府加快处理此事,以减轻众多家庭支付托儿服务的压力。 庄德利接受CP24新闻台访问时称,福特政府继续受到质疑,为何安省是仅有的两个省份之一,尚未能够签署价值300亿元全国儿童托儿计划,另一个是纽奔驰域省。他批评省府,只用书信来往,根本永远不会获得答案。 庄德利续称,托儿服务对人们的财务状况,以及该市的经济和社会福祉产生重要影响。他认为,他们只需要面对面讨论,因为发出信件和电子邮件,从来不是达成交易的方式。这就像生活中的其他事一样,双方必须在某个空间里一起商议,并同意在未完成前不会走出来。 教育厅长质疑联邦计划不足 联邦政府表示,与各省份签署全国托儿服务计划,到明年底费用将会降低50%,至2026年将进一步降低到每天10元。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说,这笔交易亏空安省省民,因为省府为4至5岁儿童的全日制幼儿园投资36亿元。他又质疑安省将收到这笔大约100亿元的资金,是否真的可以把托儿费用降低至平均每天10元。 安省更优质托儿服务联盟政策统筹主任芬斯(Carolyn Ferns)表示,当听到莱切厅长说这番话,可知省府没有考虑全日制幼儿园,这笔资助从来不是让各省用于偿还已经实施的项目。 她指出,这笔钱将会帮助家庭可以负担托儿费用,通过支付更多幼儿教育工作者的薪金,以解决劳动力的短缺问题,并在全省扩大托儿名额。所以大前提是资助家庭,而不是政府部门。 莱切曾表示,安省将向联邦政府提供更新的资助模式,显示该计划中一些不足之处。 庄德利说,多伦多市有可能与联邦政府达成协议,但目前还没有考虑这种变通方法。多伦多育有孩子的父母每年支付的托儿费用的中位数是全国最高,达到22,394元。现时很多省份已经达成协议,包括亚省已于周一完成,所以他只希望二级政府能够坐下,开始完成这笔交易,因为这些家庭需要减免托儿费用。

只需开通教育储蓄账户,合资格家庭将领到2000加元补助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符合条件的父母只需为他们的孩子开设一个教育储蓄账户,就可以从联邦政府获得高达 2,000 加元的补助。 加拿大学习债券(也称为 CLB)是联邦政府为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添加到注册教育储蓄账户(RESP) 中的资金。 这笔钱用于支付孩子高中毕业后的学习费用,无论是在学院、大学、贸易学校还是学徒计划。 每个孩子最多可以从政府获得 2,000 加元添加到他们的储蓄计划中,其中包括符合资格第一年的 500 加元。之后,他们每年可以获得 100 加元(直至并包括他们年满 15 岁的福利年度)。 这意味着,如果该帐户是在孩子的第一个生日开始的,除了符合资格的第一年的 500 加元一次性付款外,他们还可以在 15 年内获得 1,500 加元。 符合条件的家庭,只要开通该计划,即使父母以后不再存款,仍然能得到福利。 要符合资格,孩子必须是加拿大居民,出生于 2004 年 1 月 1...

至少18例!怡陶碧谷一小学今天被关闭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表示,在上周发现至少18例新冠病例后,怡陶碧谷的一所天主教小学今天关闭。 周五,公共卫生官员证实,由于 COVID-19 的爆发,位于Rathburn Road 和 Highway 427附近的Nativity of Our Lord 天主教学校的学生将从今天开始暂时停止面对面学习。 在一条推文中,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证实,在学校发现的18例病例中有8例是在周五发现的。 公共卫生官员在周五发布的一条推文中说:“我们建议整个学校停课,作为一种预防措施,以保护教职员工、学生和社区免于在学校内进一步传播 COVID-19。” 目前安省现在有三所学校因疫情而关闭。 截至周五,安省有4,844 所学校的教职工和学生中至少有 1 例 COVID-19 确诊病例,有 985 例与学校有关的活跃病例。 (小西报道,图加通社)

大多这个地区教师不够,教育局聘老师不需要教育专业学位了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人手严重短缺,Durham区教育局发布了一则招聘广告,希望招聘数百名“未经认证的紧急代课教师”。 Durham教育局(DDSB)表示,他们是安省为数不多的扩大规模的教育局之一。这意味着工作不需要教育专业的学位。 教育局长Heather Mundy昨天(周四)说,教育局如今每天都有空缺的教师职位。这些空缺职位目前由教育局工作人员、校长和副校长填补。 申请人资质要求 虽然不需要教育相关学历,但教育局对申请人的经验有较高要求。 想要得到教学职位,申请人必须目前就读于大学学位课程或已完成学位课程。 申请人还必须具有与儿童或青少年一起工作或志愿服务的经验,而且还必须有与具有不同文化背景、不同需求和能力的学生一起工作的经验。 “我们已经收到了 400 多份申请,”Mundy 说。 “我们将对他们进行审查,当然是为了确保他们有监督和与儿童一起工作的经验,并且要么正在努力拿到学位,要么完成了学位。” Mundy 说他理解人们会对这个项目有顾虑,但强调申请者将被“非常仔细地审查”。教育局将在下周开始面试,希望能在月底前安排好老师。 按照目前的申请人数,届时每所学校将分配两到三名未经认证的代课教师。 教育厅长莱切昨天表示,安省在“特殊情况”下一直允许雇用不合格的教师。“像任何父母一样,没有人喜欢那样,”莱切说。 “我们希望更多的教育工作者挺身而出。” (Shawn,资讯来源:CTV,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安省9年级学生明年起不能选读应用或学术课程

【加拿大都市网】2022年9月升读9年级的学生,将不再能选修应用(applied)或学术(academic)课程。 过去,高中学生被要求在数学、科学及英语等核心学科上,可以在使用和学术类课程之间进行选择,但很多人一直认为这种选择会分裂学生,而不是给学生提供更多选择,且对少数族裔及低收入学生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的发言人表示,省府一直采取措施,目的是为所有学生消除障碍,当中包括种族歧视问题。 发言人表示,省府会继续采取行动,提升所有学生的素质,并制定计划,支援学生获得技能、大专及高薪工作的途径。 安省政府今年为高中生实施了1项全新合并数学课程,重点是编码(coding)及金融知识。 安省推出的全新数学课程,是逐步淘汰所有9年级科目的分流(streaming)课程的第1步,但省府过去一直没有提供合并其余课程的时间表。 教育厅今天(11日)确认,会从2022年9月开始,9年级学生的分流(streaming)课程将会结束;这将影响科学、地理,及作为第2语言的英语与法语等课程。 去流(de-streamed)科学课程,将涉及生物、化学、物理、地球与空间科学。 (图片:CP24) T02

安省多个市政府拟绕过省府,与联邦制定可负担托儿计划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联邦政府与安省政府就可负担托儿计划上的谈判持续拖延,让省内部分市政府,计划绕过安省政府,直接与联邦政府合作,制定可负担托儿计划。 多伦多市议会周二(9日)讨论1项动议,要求在安省政府没法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可尝试就每天10元可负担托儿计划,直接向联邦政府提出上诉。 汉密尔顿紧急社区服务委员会成员,也将在本月晚些时候考虑提出相类似的动议。动议指出,在疫情复苏计划中,可负担托儿计划十分重要,因可向家长作出支援,尤其是女性,让女性可重新投入劳动力市场。 尼亚加拉地区委员会上月已指示工作人员,评估市政府与联邦政府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以便该市能够直接参与该项计划。 联邦政府已承诺,未来5年内,会拨出300亿元,将全国托儿费用每天降至10元。 全国7个省份及1个地区,已跟联邦政府签订协议,但阿省及安省至今仍未签订协议。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表示,安省政府对计划持开放态度,但希望与联邦政府继续谈判,以便获得更多资源来确保现有系统可持续发展。 (加通社资料图) T02

美国这个9岁男孩在万圣节的这个举动,感动了几万人

【加拿大都市网】在刚刚过去的万圣节,美国俄亥俄州一个外出要糖的小男孩的举动感动了几万人。 小男孩的名字叫迪伦(Dylan),今年9岁。据美国电视台WVTM13报道,今年万圣节,迪伦和家人出门要糖。他来到一户人家,发现这家人放在家门口的糖碗已经空了。迪伦想了想,从自己糖果袋里掏出了一大把糖 ,放到碗中,然后飞奔着去追赶已经走远的家人。 This is Dylan. When out trick or treating, he noticed a house with an empty candy bowl. So what did he do? He reached into his...

疫情影响上大学计划 84%高中生抱怨远程学习

申请明年入读大学的限期即将来到,但最新全国民调显示,有84%受访第11班和12班中学生表示,遥距学习影响他们学习习惯、集中力和信心,难以承受功课繁忙的大学生活。 该民调由科技公司GrantMe于10月时访问超过1,000名的第11班和12班中学生,在新冠疫情下的遥距学习,影响大部分人如何为进入大学作好准备。有57%的受访者说,因疫情而处于隔离状况,令他们难以维持良好的学习习惯。 另外,有53%中学生认为,在网上学习要保持集中精神甚为困难。34%受访者称,不太确定能否处理大学繁忙的学习与功课,因为自疫情开始以来,他们花大量时间在网上上课。53%的学生更指出,疫情影响他们入读大学的计划、就业或选择大学。 半数改申请本地大学 此外,72%的人士表示,要选择排名较低的大学,因为在疫情期间他们的分数受到影响。当中一半人原本想住在校园里,但现在更愿意留在家中,所以只能申请本地大学。有41%的人说,他们将在本地上大学或选择兼读课程,因为他们的家人在疫情下遇到经济困难;约三分之一的人出于健康和安全原因,改变了本科学位计划或职业选择。 教育专家兼GrantMe总裁叶积逊(Jason Yee,译音)称,是次调查结果反映在教育咨询工作的趋势,现今的学生对未来的前途,比以前更为不确定,也不知道在那里寻求帮助。在协助学生时,首先从申请入读大学开始,当中有很多人担心疫情对申请程序产生负面影响。 他从民调结果分析,有一半学生既担心从老师获得好的推荐信,因为疫情期间更难建立师生关系,又担心疫情下义工和实际工作的经验有限。最重要的是,37%学生因疫情影响平均分,担心可能入读顶尖大学。 叶积逊解释,与专上教育相关的不确定性因素也包括财务方面,有77%的学生说,疫情令他们对支付大学教育费用的信心下降。在过去一年半,很多家庭都经历财务挑战。约一半学生表示,担心偿还学生债务能力,在疫情期间有所增加,特别是因为他们获得兼职或暑期工作的机会有限。 学生要为入读大学作好准备,请参考下列的建议: (1)早于第10班时开始计划未来大学的进修,包括决定心仪的大学及改进个人的简历; (2)向校方寻求专上教育指导,另可以使用私人教育咨询服务; (3)寻找教育经费如奖学金,每年加拿大有众多学校,企业和非牟利组织提供数以亿计的奖学金; (4)使用应用程序和科技平台协助学生选择大学及申请奖学金等。星岛记者报道

励志!87岁老奶奶获得约克大学硕士学位

【加拿大都市网】居住在旺市的Varatha Shanmuganathan,今年已经87 岁了。她在昨天(周二)从约克大学毕业,获得了自己第二个硕士学位,成为约克大学年纪最大的硕士毕业生。 Shanmuganathan是85岁时开始了她的第二个硕士学位的学习。她的研究主题是内战后的斯里兰卡与和平前景。 据约克媒体关系部报道,Shanmuganathan出生在斯里兰卡的维拉奈村。 她在印度马德拉斯大学获得学士学位。 回到斯里兰卡后,她成为了印度历史和英语的老师。 后来,她获得了锡兰大学的教育文凭。 50多岁时,Shanmuganathan获得了英国伦敦大学的硕士学位。2004年,她在女儿的资助下移民加拿大。 “我会告诉他们,年轻一代,攻读学位,而不仅仅是为了职业。这应该是改变生活的事情,”尚穆加纳坦在推特中说。 Varatha Shanmuganathan, the oldest person to graduate with a master's degree from @yorkuniversity, advises future generations of students to...

无视2岁童哭闹 保母拗手捂口强行喂食

照小朋友需要很多的爱心,但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一位保母在照顾一名两岁男童时似乎欠缺耐性,在多次要求男童进食都不果后,保母竟然捉着男童双手,再强行把食物送进他嘴里,无视男童一直大哭。男童的父母翻摄影机的片段才揭发事件,立即将保母解雇,保母亦面临虐儿罪的指控。 保母Lauren Rowe10月26日受雇去照顾两岁男童Declan,在网上公开的片段看到,Lauren多次要求Declan进食,甚至出动玩具利诱,但Declan都未有理会,于是Lauren先是捉着Declan双手向后扭,期间Declan不停哭闹,挣扎并试图从椅上站起下来,更大喊叫“爸爸!爸爸!”,但Lauren都未有理会,强行将食物送进男童嘴中,又捂着其嘴避免他将食物吐出。 Declan一直在哭,而Lauren则不断地命令:“吃你的食物吧”,又会对Declan说:“我们今日要学习。你要学习吃你的食物。” Declan在外工作的父母利用网路摄影机发现Lauren对自己儿子的粗暴行为,便立即赶回家,再发现儿子两只手臂都有瘀痕,令他们感到非常愤怒,立即决定解雇罗韦。2人又将涉事的片段上载至网络,提醒家长要慎选保母。 而Lauren事后亦被警方以涉嫌虐待儿童罪拘捕,目前获准以2,500美元(约1.9万港元)保释,将于11月8日提堂。  

孩子要不要上法语学校?听听有经验的妈妈怎么说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是双语国家,很多华人,尤其是新移民,在孩子入学时,不知道是不是要让孩子选择上法语学校,接受法语教学。媒体人穆林(Laura Mullin)的女儿就选择了法语教学。她把一些经验分享出来,希望能够帮助家长们抉择。 你很难辅导孩子功课 “把法语留给我们。” 这是法语学校在新生培训会上告诉家长的。 但事实上,许多家长(尤其是华裔家长),仍然会辅导孩子学习,所以,Google translate是家长们常用的工具,可是当孩子升到9年级后(对于没有法语基础的家长可能更早),你会发现真的没法辅导了。 孩子的法语或英语拼最初都会成问题 我发现了女儿去年在夏令营给我们写的一张便条,上面几乎所有单词都拼错了。当孩子开始学习法语和英语拼写时,会出现某种程度的混淆。但不用担心,他们很快会赶上的。 法语学校真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 每年,我女儿都会有一些同学选择放弃法语教学。 事实是,它不适合许多孩子。当孩子还小时,他们的学习障碍问题不容易被发现,年纪越大,问题越明显。虽然这不一定意味着必须放弃,但法语教学的确增加了额外的学习难度。 据统计,大约一半的学生在中途会放弃法语教学。 你的孩子的口音会非常好听 从小学习一门新语言会产生可爱的口音。 我女儿说法语时,我永远都听不厌。她轻松交谈的能力是法语教学的最大优点之一。 然而,写作需要更多时间。 你的孩子对语言将有更深的感悟力 这些天我女儿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这个用英语怎么说?” 我喜欢她可以用另一种语言表达的想法和想法。 精通法语是一份礼物,将丰富她的整个生活。 您的孩子将成为双语人才 您可能认为整天沉浸在法语教学中会让孩子具备流利的双语(对很多华裔孩子来说是三语)能力。其实不是这样。事实是,虽然沉浸式教育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但这还不足以让孩子成为真正的双语人才,但孩子的确得到了阅读和写作方面的所有优势——并最终掌握法语。 优势不会立即显现 我女儿上五年级,到目前为止她表现良好。 我希望法语教育能给她带来更多的职业机会、更好的大脑发育和学习其他语言的能力,但我知道这些在未来几年内都不会实现。 但我很感激她有这个机会。 (Shawn,资讯来源:CBC,图片来源:Pixabay ) 参考链接:https://www.cbc.ca/parents/learning/view/what-you-need-to-know-before-enrolling-your-child-in-french-immersion

安省政府拨款1350万 推动儿童课外活动

(■■学童在日常上学之余,也要参加合适的课外活动。网上图片) 安省政府通过课余计划(After School Program),投放1,350万元支援110个机构,在省内需求高的社区,为儿童提供康体及训练活动,使他们保持身心健康,并且学习领袖等技能。省体育及文化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于上周五,在渥太华探访因纽特儿童、青年和家庭中心(Inuuqatigiit Centre for Inuit Children, Youth and Families),并与该中心行政总监亚当斯(Stephanie Mikki Adams)宣布是次拨款。 麦克劳德表示,对于安省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挑战和前所未有的时期,而且对儿童的身心健康产生重大影响。随着父母返回工作场所上班,孩子们回到学校上课,政府明白课余活动的重要。这笔资金确保用于优先需要的社区项目,并根据各区的需求安排课余活动。 促进儿童课余全方位发展 安省的课余计划支援全省优先社区进行安全及有监督的活动,让学生在学年期间参加活动。当中通过体育、康体活动、个人健康、反欺凌、营养教育和互联网安全等活动,帮助儿童保持活跃并参与其中,提高学习成绩及培训领导技能。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说,现时学童已回校上课,与同学和老师一起学习,省府正在加强支援家庭所需的优质托儿服务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当局将继续扩大提供课前和课余计划的机会,并为在职父母提供更实惠,方便和优质的托儿服务。 儿童及妇女事务厅长麦克纳(Catherine McKenna)称,课余计划让省内的儿童在安全的情况下,与朋友一起参与有趣的互动活动。有关的资金确保这些项目,让有需要的儿童参加,对优先需求社区的父母和家庭将受会受益。 此外,该笔资金将会帮助机构发展网上或实体活动以配合需求,并继续实施健康和安全措施,确保参加者和机构员工的安全问题。 亚当斯指出,课余计划促进儿童在学业、情感、心理和身体等方面发展技能,并且发挥重要的作用。该中心努力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们公平地参加不同文化项目,而且能够负担得起。星岛记者报道

多伦多学校儿童午餐禁止交谈 家长恐影响孩子社交能力

(■■图为戴着口罩的小学生坐在隔间,在教室内听课。据悉他们在午餐时除下口罩后是不准交谈的。加通社资料图片) 根据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建议,要求学校午餐时间要简短及安静,因此不希望学生进餐时交谈。有小学生的家长表示,子女在校内午餐时被要求不许说话,以减少传播新冠病毒的机会。但他们担心这项措施,将会妨碍孩子发展社交的能力。 家长奥斯壮(Teresa Ostrom)接受CTV访问时称,她的孩子就读士嘉堡Alvin Curling公立学校,学生在校内午餐时除下口罩后,被要求不可以说话。而直至她有机会与孩子的老师见面后,才知道该政策。 奥斯壮续称,孩子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当获悉时感到震惊。学生在午餐时不容许说话,因为他们除下口罩吃饭,但她担心会妨碍孩子的社交能力。他们已错过很多事情,特别是社交活动,如今在午餐时与同学聊天的途径似乎又被剥夺。 多伦多教育局发言人伯德(Ryan Bird)表示,根据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建议,学校要求午餐时间要简短及安静,这个指引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实行。在吃饭时除下口罩,要尽量减少说话,这是减低新冠病毒传播的可能性。用餐时间结束后,学生可以到外面自由地说话 。由于2009年后出生的儿童目前仍未合资格接种新冠疫苗,因此大部分小学生仍未接种。多伦多卫生官迪维娜(Eileen de Villa)在周三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周内获得批准,为5岁及以上儿童接种预防疫苗。 另一康姓家长(Narie Ju Hong,译音)有两名孩子就读多伦多的学校,也被指示在用餐时间不要说话。她担心子女缺乏社交机会,形容这是残酷的政策。她本身是一名高中老师,但不会告诉学生不要说话,而孩子的老师在午餐时间,经常播放法国电视节目。 经常看荧幕易抑郁焦虑 李姓家长(Julia Lee,译音)表示,她的孩子目前在卡尼顿公立学校(Carleton Village Junior and Senior Public School)就读第三班,经常在午餐时间看电影,这样学生就不会在吃饭时四处走动和说话。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多伦多教育局教师说,学生吃午饭经常播放简短的教育电视节目或学习视频。他们不会感到受到阻碍,知道除下口罩时尽量不说话,这是尊重每个人并保持安全。 多伦多病童医院的研究人员于今夏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新冠疫情危机对安省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产生持续而显著的影响,部分原因是经常观看荧幕。 据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早期数据显示,在2月至3月期间,有758名8至12岁儿童中有一半以上,以及520名13至18岁青少年中,近四分之三有明显的抑郁征状。该研究声指,观看荧幕的时间增加,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产生广泛影响。在1,494名参加者中,增加看电视、数码媒体和视频游戏的时间,与更多的易怒、多动、注意力不集中,抑郁和焦虑有关。该研究的作者兼病童医院的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家哥察克(Daphne Korczak)在新闻稿指出,孩子需要上学,与朋友交往,也要要玩得开心。随着社会重新开放,必须优先考虑儿童和青年的需求而进行有意义的对话。

约克区推行混合教学模式 家长纷纷抱怨成免费助教

(■■约克区公校教育局推行返校与网课混合教学模式遭到抱怨。星报资料图片) 约克区公校教育局不顾家长和教师的反对,在小学推行网上和教室上课的混合教学模式(Hybrid)。由于难以同时兼顾,不少教师已经表示濒临崩溃,很多在家中上班的家长也抱怨成了免费助教。教育局在上星期五曾经为混合教学的教师加开进修培训,但家长反映毫无改善。 有两名分别就读幼稚园低班和第一班女儿的华裔家长陈张帆表示,约克区公校教育局的小学去年也是分开网上授课和课室上课,但今年却采取混合教学。教育局在今年5月曾向教师和家长进行调查,当时教师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并指出去年尝试混合教学的5个教育局均一致强烈不赞成在小学阶段实施混合教学。 教育局在上星期五为混合教学的教师提供培训,但据教师反映技术方面甚少,也有学校在培训期间的WiFi已经中断。陈张帆说,这个星期上课也未见改善。有教师已经表示两头难兼顾,已濒临崩溃。家长很担心会一如去年,很多教师会因为压力太大请假(Stress Leave)。 教师戴口罩 线上难听清晰 他说,由于两名女儿尚未能接种疫苗,家庭又增添一名婴儿,为安全计只好选择上网课。去年网课的家长最感不满的是教育局并非按照学区分班而是依姓氏,网课的同学基本上是互不相识,令学生在课余也难以聚会碰面,损失人际交往的机会。 他说,陪女儿上课时发现教师获发的Google Chrome Book手提电脑所配的镜头并不清晰,教师也不熟悉如何使用Google的课堂功能。因此开学的头一个星期基本上是一团糟,甚至有些学校的WiFi不时中断,令在家的学生完全无法上课。 教育局提供的手提电脑只有一个USB接口,教师插了摄像头后便不可以接线戴耳机;况且,耳机太紧,难以整天戴着上课,很多教师非常抗拒。他说,大女儿上法语课时,教师戴口罩后声音已经听不清楚,又不能够看到嘴形,电脑的摄像头又差,往往看不清教师在白板上写的字。他女儿的法文教师曾把外接摄像头对准白板,却又没有了声音,最终只能作罢。据悉,有高中教师表示,每天上课要开4部电脑才够用,包括他的私人电脑。 教局回应指拨款不足 他说,有教师在美术课时因为无法照顾网课的学生,干脆叫学生找家长帮忙。 陈先生的大女儿和其他去年上网课的学生均学会使用“举手”功能,但因为教师不懂消除或接扩音喇叭,反而禁止学生举手,导致上网课的学生不敢提问,愈来愈不能够融入班上。他说,家长希望子女在原属校区上课是希望子女有较熟悉的教师和同学。教育局也以这个理由推行混合教学,让上网课的儿童也可以与课室的其他学生有互动。不过,事实上是网课与课堂的学生分隔,教师也难以兼顾。去年的全网课,教师会预留一些时间让所有学生有机会互相交流,但混合模式的学生反而缺乏交流机会。 有部分家长把子女转回课室上课后发现,由于网课的学生经常被忽略,与课室的同学有相当差距,需要极为辛苦才追得上。他说,教育局回应指政府拨款不足,因此未能一如去年开完全的网课;有家长发现约克区公校教育局所获得的经费与多伦多和皮尔区公立教育局相若,但这两个教育局均没有混合教学。

美父打机输了 狂摇5月大女儿出气致流血泪惨死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名父亲锡安·肖克利(Zion Shockley)在网上玩射击对战游戏《Call of Duty》因输了游戏,遭一名玩家拿他的败绩来嘲笑,竟发疯抓起自己5个月大的女儿肖克利(Rosalie Faith Crothers-Shockley)剧烈摇晃近1分钟。这恶行导致女儿大脑出血、眼睛流血泪,最终惨死,事件引起许多网民愤怒,纷纷称他为“魔鬼”。 事发在2018年,当时17岁的锡安住在爷爷家中,亦即是事发地点,当时女婴的母亲将宝宝送去锡安处,结果就发生了悲剧,直到事发隔天,锡安父亲发现女儿没有反应,才紧急报警让事件曝光。最终,女婴在2月12日死亡,事发后,锡安被揭露,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伤害女儿了,在发生死亡事件约6星期前,锡安也曾因为打机,而把女儿猛烈摇晃5分钟之久,行为十分恶劣与冷血。 据报,现年22岁的锡安承认三级谋杀、严重殴打和危害儿童福利后,被判处31年至62年监禁。

万锦设立“大学路”,为迎接约克大学新校区

【加拿大都市网】约克大学万锦校区的建设迎来新进展。市中心一条道路正式命名“大学路”(University Blvd)。 万锦市市长薛家平(Frank Scarpitti) 在15日的道路命名仪式上说:“大学路将是设计精美的约克大学万锦校区的完美补充,并将巩固万锦作为高学历人才中心的地位。” 大学路位于万锦校区的中心地带,将在2023年秋天,校区投入使用后,迎来第一批学生。 约克大学校长兼副校监朗达·伦顿 (Rhonda Lenton) 随着:“随着我们离新万锦校区开放时间越来越近,这是约克大学发展中的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期待在2023年秋季迎来我们的第一批学生,并为下一代学生提供相关的、可就业的学术计划和研究机会,专注于创新技术、创业和创新管理、数字技术、新媒体和通信、金融技术以及计算机科学和软件开发。” 据悉约克大学万锦分校落成后,可为该区创造逾2,000份工作职位,带来3.5亿元收入﹔另外校舍投入使用后,预计可收学生4,200人,提供创新科技、医药及崭新媒体为主的学科。 (Shawn,图片来源:约克区网站)    

13岁学生上学路上被郊狼追 家长应教给孩子安全措施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一名13岁中学生昨天(周一)在上学路上,被5只郊狼追赶。他的妈妈十分害怕,在网上呼吁大家都注意安全。  周一早上 8 点左右,Coralynn Gehl 的儿子亨特(Hunter)像往常一样离开家。五分钟后,他又跑了回去。 Gehl告诉CityNews:“他冲回门口,气喘吁吁,惊慌失措,”“他说街上有五只郊狼,一直跟着他。这太可怕了。这不是你期望听到的。这不是我们期望发生的事情。他们绝对是在街上追他。” 亨特事发时正前往公车站,前往西温哥华中学。当郊狼离他大约 50 英尺时,他注意到了这些动物。 “我向前看,看到四只郊狼在那,然后我看到第五只郊狼绕着整个狼群转来转去,开始向我走来。狼群跟着那只郊狼。他们没有跑,而是在跟踪我,” 亨特回忆。 “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时刻,因为我从未真正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亨特说他遵循了本能:冲刺到安全的地方。但他后来了解到,在这种情况下,逃跑是最糟糕的事情之一。 “回到街上我仍然很紧张,但为了预防起见,如果他们靠近我,我会随身携带一个小气喇叭来吓唬它,”他说。 Gehl说郊狼很常见,但她以前从未在附近看到或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这促使她与她的儿子讨论如果一只土狼再次接近他该怎么办,她希望其他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样他们就可以和孩子进行类似的对话。 “你需要让他们知道面对郊狼应该怎么做,那就是让自己变大,让自己变得可怕,向它扔东西,绝对不要跑,因为这会引得郊狼追逐,”她说。 “附近还有一所小学。而且有很多小孩上学,所以我认为父母应该知道怎么做,尤其是小孩子需要两三个人一组走路。” (Shawn, 资料来源:Citynews, 图片来源:Pixabay)    

疯狂!加拿大名校8000多学生街头聚众 上房顶、砸警察!

还记得之前西安大略大学和麦克马斯特大学几千人的狂欢吗?在街道上聚众派对,喝酒,上房顶,向警察扔酒瓶…   混乱的场景今天再一次发生, 是安省另一所名校!而且规模更大,更乱了!     感恩节后的第一个返校日被称作“homecoming weekend”,一般大学都有聚会的传统,过去几年的非官方活动包括整个周末的大型街头派对。   然后今天,派对失控了… 8000多人皇后大学校园附近的Aberdeen Street 和 William Street,庆祝两年来的第一个返校周末,引来警方出动,聚散街头聚会。   而就在上周四,皇后大学的校长专门向同学们发邮件,要求不要在返校周末举办大型活动。   可还是有近万学生无视警方和女王大学的要求,进行了疯狂的派对!     下午1点刚过,警方表示大学区开始出现大型集会,许多道路变得拥挤。   下午 1 点 30 分,警方表示 Aberdeen Street 上有一群“动荡的人群”。   金斯顿警方在推特上说:“有东西被扔向地面的警察,一名警官受伤。”   后经调查,有学生向警察扔了啤酒罐和水瓶!   成千上万人出现在街头、草坪上,甚至出现一些房屋的屋顶上。     学生怎么说?   “我从人群中挤出来,里面发生了一些疯狂的事情,”皇后大学一年级学生泰勒·谢伊 (Tyler Shea) 说。   “这只是庆祝大学的时间,找点乐子,所以我决定从寝室出来参加,”另一名学生大卫·申德曼说。   然而这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找点乐子”,CTV新闻的镜头拍下了街道、草坪、门廊和房屋屋顶上的数千名学生疯狂享乐的学生。   一名学生对 CTV 新闻记者说:“我们尽力留在后面,前面人太多了。”   其他学生表示,在去年因 COVID-19 大流行而取消后,他们想庆祝返校。   另一名学生说:“因为疫情去年我们没能办返校派对,所以今年大家都玩的更疯一些。”   “我们都接种了疫苗,我们只是想玩得开心。”   警方宣布派对违反紧急命令,清理!     下午 5 点前,眼看事态进一步失控,安省金斯顿警方宣布...

多伦多又有一所学校关闭 校内已发现10例新冠确诊

【加拿大都市网】Rexdale的一所中学在发现10个新冠病例后,从明天起将关闭现场学习。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周四下午宣布,在发现新的病例后,靠近Kipling Avenue和Albion Road的Greenholme初级中学将从明天起改成远程学习。 这是本周至今,多伦多第二所因新冠疫情而关闭的学校。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已经发现了10个新冠病例,并将继续与我们的学校社区合作,并已通知密切接触者,要求他们留在家里,监测症状并接受测试,"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在Twitter上说。"关闭学校是一项预防措施,以防止新冠在学校内进一步传播,我们将继续与校方合作,确定什么时候可以返校上课。” 在Greenholme初中关闭之前,Etobicoke的Silverthorn学院也于周一晚间转为远程学习。 安省报告了126起与学校有关的病例 教育部说,其中117例是学生,5例是教育工作者,另外4例的关联不详。 在4844所学校中,有696所学校至少有一个活跃病例,有5所学校被关闭,比6天前的9所学校有所减少。 与学校有关的现行案件数量目前为1320起,约占安大略省已知现行案件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比10月1日报告的1637起高峰有所下降。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该省的活跃病例下降了约20%,同期学校病例下降了约19%。 在整个大多伦多和汉密尔顿地区(GTHA),公立学校董事会报告了625例学生和工作人员的活跃病例,比一天前增加了17例,但仍比一周前减少了7%。 截至周四,整个GTHA地区至少有180个班级的学生在家里隔离。   (都市网Judy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参考链接:https://www.cp24.com/news/rexdale-middle-school-ordered-to-close-after-10-covid-19-cases-detected-1.5622944

美华裔音乐家被停职,竟然只是因为做了这件事

【加拿大都市网】在美国密歇根大学任教的知名华裔音乐家盛宗亮,因在教学中播放白人演员脸涂黑扮演非裔的老电影《奥赛罗》(Othello),遭学生投诉冒犯非裔,被大学停止教授有关课程。 盛宗亮上月十日在教学时向学生播放一九六五年根据莎士比亚作品改编的电影《奥赛罗》,旨在向学生展示歌剧作曲家威尔第如何将莎士比亚的戏剧改编成歌剧。但在电影播出后,一年级新生库克向校方投诉,称影片中扮演主角、非裔摩尔国王的演员奥利维尔将脸涂成黑色,对盛宗亮播放这样的电影大为震惊。 在这堂课结束后几小时,盛宗亮马上向学生道歉,承认“对种族问题不敏感及过时”。他并向学系发出道歉信,还列出以往与他一起工作的非裔同事清单,以显示他并无种族歧视。但这反令学生更愤怒,指他在为自己辩护。超过四十名学生及教职员发出联署信,敦促校方停止他本学期的本科课程。 吉尔上周表示,盛教授的所为“不符合学校反种族主义、多元化、公平和包容的承诺。校方已经将盛教授停课,但他仍受聘于本校。” 盛宗亮来自上海,一九八二年移民美国,一九九五年起在密歇根大学音乐喜剧和舞蹈学院教授作曲,曾两次入围普利策奖决赛,作品常年在很多欧美及亚洲著名乐团演出。

爆发疫情!多伦多一学校被关闭 全员病毒检测

【加拿大都市网】怡陶碧谷一所学校爆发新冠疫情,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已经宣布关闭该校,全部学生转为远程学习。 爆发疫情的学校是位于怡陶碧谷Mill Road 291号的Silverthorn Collegiate Institute。 在周一晚间发布的新闻稿中,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表示,经过详细的调查、周末新报告的病例以及在多年级活动中可能接触到的病例诸多因素,决定将所有学生从面授转为远程教学。并建议对整个学校全员进行病毒检测。 多伦多教育局表示,所有该校学生将从周二开始转向远程学习。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写给家长的一封信说,学校将提供带回家的PCR检测试剂盒,所有教职员工和学生都应检测,或者也可以在 COVID-19 评估中心接受测试。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没有确切说明目前有多少病例发现,但校长给家长的说明中说有11例。 根据省级数据,截至周五,该校共有3例确诊的COVID-19学生病例。然而,由于感恩节假期,这些数据自周五以来一直没有更新。 爆发疫情的标准是14 天内在一个环境中关联的两个或多个实验室确诊病例。 “这意味着至少有一个病例很可能是在学校感染,包括交通中、课外活动以及课前和课后。”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说。 多伦多教育局对CP24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学校关闭会持续多久。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表示,可能会关闭10天左右,但这取决于调查的进展情况。 (言西早报道 CTVnews截图)

美国母亲教7岁儿子理财:自己租金自己赚

如何理财是成年人的一大课题,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位母亲决定让她7岁的儿子从小学起,并向7岁儿子收房租、电费和上网费,以建立儿子的理财观,但她的教学方法令不少网民不敢苟同。 该名妈妈以@craftedandcozy为网名,在社交媒体平台片段,儿子每天若完成整理床铺、刷牙、打扫浴室以及执拾脏衣服等工作,每次可获得1美元(下同,约8港元)报酬。 到了月底,儿子则需要支付“账单”,包括5美元(约40港元)租金,上网费、电费各2美元(约16港元),余下的就是儿子的“娱乐费”。 当儿子某个月付不出房租,就必须在下个月底前还清债务,否则他们会“找儿子约谈”。该名母亲认为这么做可以让儿子理解1美元的价值,并提升责任感,儿子因此更懂得用钱原则,同时又强调这个方法并不一定适于其他儿童。 不过,不少网民批评该母亲的做法:“这个方法不错,但7岁就这么做有点太早了,我会等小孩大一点才这么做”、“家族成员本来就该共同分担家事,用金钱当诱因反而失去‘负责任’的原意。” 亦有网民赞同这样的育儿方针:“学校没有教小孩理财观,家里是最好的实践场所”、“真希望我小孩小一点时就知道这个方法”。

首个真相与和解日 原住民夹杂悲伤与希望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30日)是加拿大首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这一天是为了纪念那些在寄宿学校丧生的儿童、幸存者、其家人和社区,通过这个纪念日加强国民认识寄宿学校的悲惨历史和持续影响。对原住民社区来说,这个日子夹杂着悲伤和希望。 近日,《星报》采访了几位原住民领袖,他们分享了对这个日子和历史的观感。Anishinabek议会大酋长尼格诺比(Reg Niganobe)说:“我们要尊重这个日子,人们可以在此聆听幸存者的故事并了解历史。”他计划带年幼的儿​​女到安省北部,萨德伯里以西的西班牙原住民寄宿学校(Spanish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s),当年他的父亲、阿姨和叔叔都被送到了那里。 Sipekne'katik第一民族酋长赛克(中),以复杂的心情看待真相与和解日。星报 他说,许多人只是把一个假期当成普通的日子,但其实每个假期都有重要意义,“希望加拿大人可以花时间看看教育材料,无论是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报告,还是原住民的出版物或幸存者的故事。”对于有些省和地区选择不将9月30日定为省级法定假日,尼格诺比感到失望。“这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这件事的严肃性。” 原住民大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全国主席阿奇博尔德(RoseAnne Archibald)表示,这一天是非原住民反思加拿大种族灭绝历史以及原住民儿童受迫害的机会。“我们需要找到一条治愈之路。我们的孩子在那里死去,那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直到最近,非原住民加拿大人才真正在内心感受到这段悲惨历史。我很感激很多人与我们站在一起。” 她说,这个节日与国殇日类似,我们会纪念失去生命的士兵,如今也悼念那些曾经不幸死亡的孩子。 格兰德河六族(Six Nations of the Grand River)酋长希尔(Mark Hill)说:“这是关于教育、意识、寄宿学校幸存者的荣誉、尊重我们的孩子及其家人和社区。”在他领导的社区,向居民免费发放草坪立牌和旗帜以纪念这一天,橙色标志上写着:“尊重每个孩子”和“因为每个孩子都很重要”。该地区于周四晚间在Ohsweken的Chiefswood公园举行烛光纪念会,活动将通过脸书(Facebook)进行直播。 希尔希望非原住民国人保持开放的心态,从原住民的角度阅读历史,并抽空亲访原住民社区,或者接触一位寄宿学校的幸存者,这将对彼此的和解有很大帮助。 Sipekne'katik第一民族酋长赛克(Mike Sack)以复杂的心情看待真相与和解日。“一方面,我非常感谢每一个花时间反思和承认历史的国人;但另一方面,我一直认为政府只是空谈所谓的真相与和解,没有实际足够的行动来推进这个目标。多年来,人们一直说著真相与和解,但仍有原住民没有干净的饮水,还有原住民不被允许行使其固有权利。” 他说,全国真相与和解日的设立虽然是一小步,但可以为子孙后代的反思提供基础。“人们以为寄宿学校事件发生在1800年代,但最后一所学校在1996年才关闭。我希望人们意识到一点:我的社区中,仍有很多人、很多事情因为那段历史而受到深深的影响。”星岛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多伦多星报)

安省新增106学生感染新冠 全省14.5%学校有病例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学校再有122人染疫,令与学校有关的染疫人数上升至1,306人;而录得病例的学校则增至702间。 根据安省政府的公布,过去24小时,与学校有关的病例再多122宗,其中,106名新增患者是学生,教职员再增14人染疫;至今学生的总感染人数达1,110人,教职员病例则有153宗。 安省学校在新1个学年正踏入第3周,4,844间学校中,已有702间学校录得病例,反映安省有14.5%学校有人染疫。 大部分染疫学生,集中于未满12岁的学童,因为12岁以下儿童至今仍没有疫苗接种。 (网上图片) T02

多伦多发现病例公立学校再多13间 学生新增17人确诊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再有13间公立学校发现新冠病例,与学校有关的感染个案亦进一步增至127宗,而学生的新增病例则再增17宗。 根据多伦多教育局的数据显示,截至周四(23日)早上8时30分,有98间公立学校发现新冠病例,较周三(22日)再多13间。 与公立学校有关的感染个案已上升至127宗,学生感染总数增至110人,较周三(22日)发现的93人,再多17人;教职员亦再有2人确诊,令总数增至17宗;至今有6名患者已康复。 发现最多病例的King George初中,情况已见稳定,病例继续维持在8宗不变;而位于士嘉堡的Alvin Curling小学,亦继续保持5宗病例。 连同King George初中及Alvin Curling小学在内,共有21间学校发现2宗或以上个案;所有发现病例的学校仍然开放。 (网上图片) T02

安省学校3天增293人确诊 总活跃病例破千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公立学校于过去3天,新增293宗与学校有关的病例,令过去2周的活跃感染总数增至1,009宗。 安省教育厅表示,由9月17日下午2时,至9月20日下午2时,新增293宗与学校有关的新确诊病例;之前1周同期仅新增169宗;最新的7天平均值为118.4。 教育厅表示,目前有1,009宗与学校有关的活跃病例,其中,学生占874宗,教职员占117宗。 2020年这个时间,安省只新增91宗与学校有关的活跃感染个案。 截至周一(20日)止,安省有593间学校新增至少1宗病例,而2020年同期则新增有75间。 大多伦多以至咸美顿的地区,受疫情影响,至今至少有124班学生转为网上授课;但这并不真正反映真实数字,因为有不少教育局,仍没有公布须暂时隔离的班级数字。 传染病专家Isaac Bogoch医生表示:“学校出现病例,我们知道会发生,且会反映在社区内;但由于安省有超过200万名学生,目前只有数百宗病例,因此,今年不应再次关闭学校”。 (图片:CP24) T02

多伦多发现病例学校增至81间 87学生确诊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有81间学校发现新冠病例,师生的总感染人数已上升至102人;至于被宣布爆发疫情的学校则有5间。 根据多伦多教育局的数据显示,截至周二(21日)早上9时,总共有81间学校发现病例,共有102宗感染个案,其中,87名学生确诊,教职员亦有15人受感染。 数据指出,King George初中的学生感染人数已增至8人,是各学校中最多,其次是Alvin Curling公立小学,继续维持4名学生及1名教职员确诊。 发现3宗病例的学校有2间,分别为Chester Le初中(2名学生及1名教职员),及York Memorial初区学校(2名学生及1名教职员);至于发现有2宗病例的学校,包括Birch Cliff小学、Earl Haig中学、Elmlea小学、Faywood Arts-Based Curriculum学校、Grenoble小学、Leslieville小学、Malvern社区学校、Norseman初中、Rose Avenue初中及Ryerson社区学校。 多伦多教育局表示,至今有5名患者已康复。 另外,根据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数据,截至周一(20日)晚上,有5间公立及私立学校被宣布爆发疫情,包括位于士嘉堡的Alvin Curling公立小学、位于怡陶碧谷的Elmlea初中、位于约克的King George初中、Metamorphosis Greek Orthodox学校及Central Montessori学校。 (网上图片) T02

西大学生罢课抗议校园暴力 校方积极回应

【加拿大都市报】西安大略大学上周被曝多起性侵和一起凶杀案后,学生今天中午开始罢课,要求校方制定保护学生措施。校方周四发布声明,承认校园文化存在问题。 大批学生今天中午走出教室,聚集在校园内,抗议校方对校内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的性别歧视视而不见。 学生的诉求包括要求校方迅速推出“强制性的性别和性暴力教育培训课程”,以及向学生阐明遭遇性暴力事件后的报告程序。学生们同时要求省高校厅对大学的“性别暴力政策”进行调查,因为政策“没能保护学生”。 Absolutely massive crowd gathering at Western University for a student-led walkout to protest sexual assault and demand action from the school and community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