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22:00:5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7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供应链

汽车业供应跟不上需求 今冬车胎可能缺货

(■■汽车业较早前遇到芯片缺货的困扰。Global) 汽车业很惨,一开始是芯片缺货,现在可能轮胎都要缺货。 全球半导体芯片短缺已经对汽车业造成巨大影响,可是现在大家越来越担心,今年冬天欲购买某些类型的轮胎可能遇上重大挑战,因为可能缺货,即使没有全球半导体芯片短缺那么严重,轮胎缺货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Motormouth YouTube频道的斯宾塞(Zack Spencer)称:“如果你认为今年需要一套新的冬季轮胎,最好在秋天弄好,因为轮胎可能供应有限,届时要找适合座驾尺寸的轮胎可能不容易。” 全球集装箱短缺,橡胶短缺,加上来自中国作为橡胶主要消费国的需求上升,都影响供应。 业界正仔细监视情况 轮胎公司Kal Tire发言人德波尔(Barrie DeBoer)表示,现时该公司供一般汽车和轻型货车使用的普通冬季轮胎和四季胎的供应充足,但正在仔细监视情况。 不过他承认,特定品牌和尺寸可能供不应求。如顾客需要某些尺寸和型号的轮胎,可能会遇到一些挑战。 提供换轮胎、维修和换车油服务的OK Tire North Shore,行政总裁巴托克(Wade Bartok)表示,商店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为公司提前囤积,希望避免出现短缺。但他仍然敦促客户提前计划。 巴托克续道:“所有的轮胎制造商都向我们保证,轮胎会很充足,不用担心,但在橡胶方面,原材料看来紧张。”因此建议,早作准备,以免届时需要时找不到。 星岛综合报道

疫情困扰加企供应链 成本或转嫁给消费者

(■本国企业仍受供应链问题困扰。网上图片) 在疫情发生18个月后,本国很多企业仍在受供应链问题的困扰,工厂订单堆积如山,运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贵,而关键材料却供不应求。供应链问题的持续时间似乎比最初想像的更长久,正在肆虐的Delta变种病毒让情况变得更糟。 据《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供应链问题给本国企业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满地可的Dorel Industries Inc.表示,其家居用品部门的收入,受到马来西亚和越南供应商停业的影响;新省的High Liner Foods Inc.正在应对集装箱短缺的问题;汽车零部件制造商Linamar Corp.因供应问题而无法像往常一样快速完成订单。 贸易中断已经给本国经济造成了损失。今年第二季度,出口疲软令本国经济意外出现负增长。加拿大统计局指出,汽车的生产及出口均受到零部件进口困难的阻碍。几家汽车制造商以芯片短缺为由,已经削减了9月份的产量。通用汽车公司本月将减少其大多数北美装配厂的产量,包括延长位于安省英格索尔(Ingersoll)的CAMI工厂的停工时间。 料供应中断延续至明年 Capital Economics加拿大高级经济师布朗(Stephen Brown)表示,大多数人认为供应中断问题现在会开始缓解,但实际上,越来越多迹象表明,中断可能会持续到2022年。 布朗说,这种困境源于一系列疫情引发的情况。现金充裕的消费者购买了大量商品,但工厂的生产在封锁结束后却难以跟进;与此同时,航运业无法处理大量货物,导致延误和运输成本飙升。 安省玩具进口商埃文斯(Dan Evans)的公司销售一种微型儿童乘用车,产品在中国制造。疫情之前,每辆车的运费为30元,现在却涨到超过200元,而它们在加拿大的零售价不过在350元到750元之间,正因为如此,埃文斯订购的一批产品至今还停放在中国的一个港口没运过来。埃文斯说:“我大概收到了价值17万元的订单,但不得不对销售说不。如果运输价格在新的一年仍然保持高位,我可能会决定将公司关门。” 安省ClearWater Design Canoes & Kayaks的情况非常不同。该公司的产量几乎翻番,还雇佣了新员工并增加轮班以满足需求。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因为塑料价格飙升至历史新高。不过ClearWater设法吸收了这些成本,而没有转嫁给客户。 成本或转嫁给消费者 公司东主拉弗朗博伊斯 (Michelle Laframboise)现在必须提前8个月订购零件,而以前只要提前1个月。她说:“供应及时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宁愿有一年的零件储存,这样才不会有被迫关门的风险。” 与ClearWater不同的是,许多公司将更高的投入成本转嫁给了消费者,这也是加拿大年通胀率跃升至高达3.7%的部分原因。 加拿大央行表示,一些暂时性因素正在推高价格,预计未来几年通胀将有所缓解,但要到2024年才能可持续地恢复到其2%的通胀目标。 满地可银行首席经济师波特(Doug Porter)称,在央行实现其通胀目标之前,Delta变种可能会进一步推高价格。这是因为供应受到影响的可能性大过需求,而需求得到了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及本国家庭被压抑的数十亿元储蓄的支持。结果是,过多的现金会追逐过少的商品,从而导致通货膨胀率进一步上升。波特说:“我不太关心经济的需求方面,反而更担心供应。”

疫情突显加拿大供应链缺失 企业考虑之后发展方向

(■■制造商盼望新冠疫情,可以带动重新思考加拿大的供应链问题。加通社) 加拿大个人防护装备制造商盼望新冠疫情,可以带动重新思考加拿大的供应链问题。 怀斯(Penny Wise)于2020年2月18日成为3M加拿大公司总裁,那时正是新冠病毒在加拿大开始传播之际。尽管3M以前曾经解决其他健康危机,但怀斯那时与大多数加拿大人一样,并不知道世界要发生多大的变化。 当3M总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推动生产20亿个N95口罩,产量一年内翻三倍的时候,对加拿大3M生产的产品需求激增却令怀斯陷入供应困境。 在疫情期间领导3M的经历告诉怀斯,加拿大需要重新考虑个人防护设备等产品的供应自给自足。3M等制造商希望,在疫情暴露了加拿大供应链的严重弱点之后,这过去的一年能够说服决策者、纳税人和购买者来支持本地的生产线。 怀斯正在安省布罗克维尔(Brockville)新建一个制造N95口罩的3M工厂。她认为,加拿大制造商和企业应就此进行更广泛的探讨,现在加拿大人正在权衡海外进口商品的种类、价格及可负担性,与本国制造的重要性之间的利弊。 怀斯表示,加拿大需要改变和审视本国的产业战略构想,虽然加拿大是公认的国际贸易伙伴且热衷于此,但要考虑怎么才能在前进的过程中自给自足,并在危机期间保护国民。 冀以优质产品抗衡廉价输入 其他制造商也在争先恐后地,填补新冠疫情暴露出的本国供应链空白的问题。曾于2019年关闭的安省奥沙华市(Oshawa)的通用汽车工厂,2020年第一季度重新开放作为零部件工厂。随后通用汽车发现,制造口罩的生产线与汽车零件相似,因此宣布该工厂可每月生产100万个口罩提供给加拿大,解决个人防护用品的极度短缺。 泰坦清洁能源项目公司(Titan Clean Energy Projects Corp.)的巴科斯(Jamie Bakos)也表示,其公司生产可生物降解的熔喷织物,这种材料可用于PPE和空气过滤器,防止一次性PPE对环境造成的负担。他们现在非常忙碌,但这种忙碌不可持续。 位于安省Oro-Medonte小镇的Molded Precision Components公司,去年也开始转型生产口罩等防护装备,除口罩外,他们还设计了一种瓶装消毒洗手液系统,比海外进口的消毒成分更有效。尽管现在一些汽车业务又回来了,但该公司仍计划继续从事医疗用品行业,并为其他供应商建立医疗工业园区。 该企业东主耶曼(David Yeaman)表示,加拿大公司不能只是期望买家永远支付“加拿大制造”的溢价,否则个人防护装备供应链有可能缓慢地转回廉价的海外产品。加拿大企业应有先进的制造技术来制造可与外部竞争的优质产品。星岛综合报道

新冠疫情或断供应链 全球高科技业浮现隐忧

随着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引致全球高科技公司对产品供应链可能出现断裂,有加国科技公司高层更表示,影响已经开始浮现,相信会对生产构成显著影响。 渥太华供应链管理公司Kinaxis行政总裁西卡德(John Sicard)表示,已经看到中国大规模爆发疫情所造成的影响开始浮现。 中国工厂生产运输面临挑战 西卡德指出,相信疫情对加国以至全球的生产会造成显著影响,因为不少商品,只要缺少一件配件,便要完全停止生产,而全球不少公司都依靠中国制造的电子零配件、组装产品以及制成品。 有专家认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威胁的时间越长,挑战会越大。 美国研究与顾问公司Supply Chain Insights创办人Lora Cecere表示,现阶段要面对巨大的不确定因素。 她指出,上一次对全球生产造成巨大影响的事件,是2010年冰岛埃亚菲亚德拉火山爆发,大规模出现巨大灰云,对空中运输造成干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 Cecere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令货物没法运输,从而令高科技供应链出现断裂情况;另外,中国邻近国家的工厂,亦有可能禁止中国工人返回工厂,迫使这些厂房需要寻找其他工人代替生产。 位于美国波士顿的Ferrari Consulting Group创办人兼全球供应链专家Bob Ferrari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已令不少公司的高层关注;他表示,没有人会知道疫情发展如何,目前只有等待。 综合报道

特斯拉遇供应链危机 为避虚假宣传撤下“全自动驾驶”选项

■由于一些供应商申请破产,可能导致特斯拉面临供应链风险。资料图片   特斯拉股票空头法赫米.夸迪尔(Fahmi Quadir)表示,由于一些供应商尚未获得货款,导致这家汽车制造商可能面临供应链风险。 夸迪尔是Safkhet Capital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她曾经因为在制药公司Valeant Pharmaceuticals 2015年发展巅峰时期对其做空而一战成名。夸迪尔发现特斯拉的一些供应商申请破产,而由于许多元件都是单一来源的,因此特斯拉可能面临极大的风险。 “我们怀疑,当特斯拉的供应链可能遭遇巨大破坏的情况下,他们可能无法兑现对客户的承诺。”夸迪尔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我们没看到多少应急计划,我们还看到供应链部门的高管在最近几周和几个月内纷纷离职。” 特斯拉发言人拒绝对夸迪尔言论发表评论。该公司此前曾表示,会定期审查供应商是否履行了所有义务,这可能导致付款延迟。特斯拉并不认为延长供应商的付款周期会产生太大影响,并称之为一种行业惯例。 夸迪尔没有明确提到任何一家供应商,她也没有披露最近从特斯拉供应链部门离职的员工身分。但彭博社早前报道称,该公司全球供应管理副总裁奥康纳已经辞职。该部门由特斯拉全球供应链副总裁扎罕德领导。 特斯拉6月底现金余额仅为22亿美元,其应付账款超过30亿美元。在7月份给供应商的备忘录中,该公司要求一些供应商退还一些款项以帮助它扭亏。 《华尔街日报》8月报道了一项由OEM协会对会员公司高管进行的调查,结果发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特斯拉给他们的公司带来了财务风险。一些小型供应商还表示,他们在过去几个月声称未能获得货款。 特斯拉在8月表示,该公司与供应商建立了牢固的合作关系,而且有更多的新公司表示有意为其提供零件。 虽然特斯拉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大部分时间都在烧钱和亏本,但其CEO马斯克表示,随着Model 3的产量增加,该公司即将止蚀转盈并创造现金流。他本月早些时候在一封内部电子邮件中告诉员工,他们“非常接近实现盈利,并证明反对者是错误的”。 夸迪尔说,她今年7月针对特斯拉股票开了一小笔空单。她的基金目前筹集了大约3000万美元,专注于识别可能导致股票跌幅超过60%的欺诈行为或会计漏洞。 官网撤下“全自动驾驶” 特斯拉日前已从官网所有的车辆预订接口下架了“全自动驾驶”选项,仅剩“增强自动辅助驾驶”供选择。据了解,或因为“全自动驾驶”存在夸大宣传等问题,该功能被迫下架,特斯拉CEO马斯克也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表示,该页面对于“全自动驾驶”的描述会对用户造成了困扰,所以将暂时从预订选项中去除。 据悉,近来年特斯拉一直在推行自动驾驶的过程中遇到阻力,在2016年时德国政府曾要求该公司停止使用Autopilot(全自动驾驶)一词,并且对于特斯拉在官网中演示的“全自动驾驶”功能视频提出质疑,因为车辆并不能保持完全的自动驾驶状态,而是始终需要驾驶员的监督操作。 而这关于这项功能的合理解释,特斯拉官方一直没有给予回应,但近期的一份民意调查再次将“质疑”的声音放大。上周欧盟新车安全评鉴协会委托研究公司对来自中、法、德、英、美等国家共1567名车主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虽然目前很多人开始理性的接受了自动驾驶车型,并表示愿意购买,但这份调查中还显示,有十分之一的人认为在自动驾驶模式下会“犯困”,但这样的状态对于当前阶段的自动驾驶功能而言是非常危险的。 另外有一份报告称,今年特斯拉旗下产品发生的车祸,多数是因为车主过于依赖自动驾驶功能,而导致并没有遵守特斯拉要求的“将双手始终放在方向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