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3月01日 星期五 11:37:2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公司

求职者通过面试后失联 去年58%公司留不住人才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劳工短缺,近六成公司发现求职者可在通过面试后不应聘,更有超过四成高管抱怨,求职者见工后完全失去联系,情况较两年前更严重。去年有58%公司未能及时留住人才。 国际人力资源公司Robert Half的调查显示,逾800受访公司高管中,43%反映面试后求职者完全失联(Ghosting)的情况愈来愈多。43%失联求职者声称,因未能获得预期的工作;31%不满意面试的过程;18%另有高就,8%因公司强制规定到办公室上班。 招罗人才需展示企业文化 Robert Half加拿大高级行政总监David King表示,雇主要在目前事求人的劳动市场中招聘员工并不容易,很多有资历的求职者会申请多份工作,获得不同公司招揽。因此公司要成功聘请员工,必须在整个招聘过程中,展示公司的实力和企业文化,让求职者对未来的职务有明确的认识,行动更要果断。 报告指出,失联并不是公司聘请人手的唯一困难。去年有58%公司未能及时留住人才;当中有35%应征者反映公司迟迟未决定招聘,33%不满工作时间缺乏弹性,30%认为薪酬太低。 他说,现时大部份招聘工作,仍然是采取遥距方式进行。求职者预期能够在短时间内进行面试,并且能够快速得知是否获聘。雇主要以容许完全在家上班、有竞争力的薪酬和福利等条件才能够成功吸引新人入职。 (星岛记者报道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去年申请专利公司前10 中国美国占9家

【加拿大都市网】愈来愈多外国公司在加拿大申请专利权,主要来自科学和科技行业,去年在加拿大申请专利的前10名公司,美国与中国占9间,包括中国的3间,申请最多专利项目的公司更来自中国,共达281项。 据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报道,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Guangdong Oppo Mobile Telecommunications),一家中国电子和智能手机制造商,于2019-20年度在加拿大知识产权局申请了281项专利,位居在加拿大申请专利的10大公司之首;美国半导体晶片巨头高通(Qualcomm)位居第二。 在申请专利前10名公司当中,还有几家美国公司和两家中国跨国公司,其中华为位居第六,阿里巴巴集团名列第十。此外,沙特阿拉伯国营石油巨企沙特阿美(Saudi Aramco)排在第七。 去年在加拿大申请专利的前10名公司,全部都是外国公司,其中9间是美国公司或中国公司,主要集中于科技行业,内容包括自然手机软件,以及汽车电池的化学配料。 多年来,专家一直警告渥太华的政策制定者,加拿大公司缺乏知识产权的情况有可能使加拿大处于严重劣势,随着经济继续转向更加数码化的无形资产,这种劣势将越来越大。这将反过来使加拿大越来越依赖外国跨国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削弱加拿大经济的生产力。 加拿大知名专利律师、创新资产组合(Innovation Asset Collective)共同创办人辛顿(Jim Hinton)表示,这种情况令人很尴尬。他说:“就无形资产而言,我们甚至无法对自己的市场拥有有意义的知识产权。” 观察家将加拿大的专利申请不足归咎于一系列因素,主要是渥太华未能将其世界一流的研究部门转化为可以商业化的产品或服务。与此同时,加拿大领导人签署了许多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加美墨自由贸易协定》,允许外国公司在加拿大获得重要的知识产权,即使加拿大公司在国外未能做到这一点。 辛顿说:“与所有其他人相比,尤其是美国人和中国人,我们过去10年的个人专利申请没有增长。如果不进行重大改变,我们将沦为中等收入国家。” 虽然美国公司继续在加拿大的专利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中国近来的崛起为这种情况增添了新的紧迫性,美国和中国公司都在争夺技术霸主地位。 加拿大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Canada)高级副会长阿瑟林(Robert Asselin)表示,这显示了中国在科技领域加倍努力的方式,并且有明确的议程。 V05 图片: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去年在加拿大申请专利数目位居榜首。欧珀公司官网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如果你不接种疫苗 雇主能否以这个理由辞退你?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人再次进入一种陌生的新常态,新冠疫苗提供保护,但那些选择不接种疫苗的人有什么权利?如果员工不接种疫苗,公司可辞退他们吗? 据《星报》报道,Mathews Dinsdale律师事务所的就业法专家麦克林(Paul McLean)表示,他的公司最近收到很多雇主的查询,询问有关如何与员工和客户讨论疫苗接种的问题。 他说,到目前为止,政府提出的有限建议只是警告说,明天一切都可能发生变化,因此还是个变数。 至于雇主要求员工披露他们的疫苗接种情况是否合法,Ally Workplace Law律师事务所共同创办人斯克里肖(Kirsten Hume Scrimshaw)表示,雇主必须平衡隐私问题和他们在健康和安全法范畴的义务,为员工和公众提供安全的空间。 她说:“雇主必须评估风险,例如员工与客户的互动程度。如果他们向员工询问疫苗接种情况,作为评估工作场所健康和安全的合法努力的一部分,那么隐私法就有一个合理性部分,可以保护雇主的询问权。” 她又表示,公共卫生官员高度鼓励接种疫苗。如果雇主必须上法庭来证明他们的规定是合理的,那最好使用与公共卫生官员相同的指导原则,来表明引入相关规定是基于证据。 麦克林说,在某些情况下,员工可能会争辩说他们没有必要披露自己的疫苗接种情况。 他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雇主提出要求是公平的,但可能会有不同情形,例如在老人院工作的员工与在家远程工作的人,情况大不相同。 安省劳工厅发言人表示,对工作场所的疫苗接种政策有疑虑的工人,可向工会或公司健康与安全委员会查询。 这位发言人说,《就业标准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并未涉及强制接种疫苗。但是,如果雇主因雇员拒绝接种疫苗而终止其雇用,则该雇员可能有权根据《就业标准法》获得解雇费和遣散金。 至于未接种疫苗的员工是否可以起诉雇主不当解雇,麦克林说这有可能,但当事人必须考虑,雇主是否能够证明疫苗对于工作场所的运作是必要和适当的。 对于隐私权,斯克里肖指出,雇主不应公开分享员工的医疗信息,但这是一个新的灰色地带,例如部分商家对外宣传员工的疫苗接种率。 V05 图片:雇主有权评估工作场所风险。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