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23:19:3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可口可乐

可口与百事内部开会 今年要把中国的元气森林干倒

 【加拿大都市网】元气森林主体部门的年终奖均未发放,一线员工虽然已拿到年终奖,但相较往年已大幅缩水。另据消息人士透露,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内部,均已对元气森林下了“最后通牒”:今年势必要消灭元气森林气泡水。   诸多讯号显示,元气森林的日子已不太好过。   “两乐都开过会,下定决心干倒元气森林”   对元气森林“不看好”,一位快消行业资深高管直接下了结论。   而回到2021年,元气森林面临着农夫山泉和可口可乐的双重夹击。比如钟睒睒发起“天降财神”狙击战,用真金白银对元气森林进行围攻,店家只要把农夫山泉的产品放到元气森林的冰柜,就能获得等量长白雪矿泉水。   另一边,接近可口可乐中高层的业内人士告诉新浪财经:“可乐说2022年,市场上不会再有元气森林的气泡水;两乐双方都开过会,下定决心干倒元气森林。”   与农夫山泉的擦枪走火不同,元气森林已经触动两乐的命根。   在品类上,气泡水和可口可乐具有相似性。两乐最担心的是,如果元气森林继续宣传含糖饮料(包括可乐)不健康,加上父母对孩子可乐的管控,可乐很可能会在下一辈孩童中失去记忆,取而代之的是喝气泡水的一代。   在气泡水市场,元气森林也面临着农夫山泉、可口可乐、娃哈哈等多方产品的压力。然而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元气森林除了气泡水这个大单品,尚未有更大的爆品狙击市场。但是元气森林走的也不是大单品策略,红牛、椰树等单品行天下的模式它也没有吃透。最重要的是,气泡水没有门槛,元气森林做好了0糖0脂的市场教育,但是产品谁都可以做。   比如,2018年3月,元气森林才推出真正意义上的破圈产品0糖0卡苏打气泡水,7个月后,喜茶就推出低卡甜菊糖苷为甜味来源的饮料,号称较蔗糖茶热量降低90%。喜茶通过在线下门店现制茶中推行低热量甜味剂,尝试对抗瓶装饮料无糖化带来的冲击。   而与传统网红产品不同的是,元气的销售已经逐渐偏向线下。这意味着,元气森林面临着和传统企业一样的压力,要去应对线下的人员管理。一个明显的指标是,元气森林的业务员在增加,大量的业务员也稀释了老员工的年终奖。   去年12月,据媒体报道,元气森林正围绕组织架构进行大范围调整,创始人唐彬森则会把更多精力放到渠道、销售管理和产品研发。这个举动,被业内人士解读为利空。   “唐彬森亲自抓渠道了,说明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一位头部快消企业前高层分析。   另一个势弱的举动是,元气森林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做新零售,卖起了智能柜。“新零售就像便利店,估值不会太高。传统快消企业,都是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开始做新零售,元气森林应该是被逼着去做智能柜。”前述头部快消企业前高层分析。(新浪财经 刘亚丹 内容有删减,图片来源pxiabay)  

分析员:可口可乐盈利预计年增12% 每股目标价或调高至68美元

【加拿大都市网】有分析员认为,可口可乐(KO)每股盈利料可录得12%按年增长,故给予“吸纳”投资评级,目标价最高达68美元。 对饮料制造商而言,疫情爆发后的经营并不容易,虽然标普500指数回复疫情前的高位,但可乐股价于2021全年仅上升8%,现价处于60.33美元水位,与2020年2月21日录得的60.13美元,升幅仅0.3%,更令人感到失望的是,百事(PEP)股价于2021全年上升17%,且现股价较2020年2月的高位录得近20%升幅。 可乐于疫情爆发初期遇到不少阻力,主要原因,是可乐十分依赖食肆的销售,且在2021年内,该集团更将Zico Coconut Water及Odwalla等品牌停止运作,再加上没有百事一样拥有庞大零售业务。 但Guggenheim分析员Laurent Grandet表示,相信可乐的业务,在2022年的表现会颇佳,故此,将可乐的投资评级调高至“吸纳”。 他表示,可乐的业务正以预期为快的速度改善,其中,新兴市场业务表现理想,故此,预计由目前至2023年,可乐的每股盈利将以12%按年幅度增长,从而有助股价走高。 Grandet表示,根据FactSet的数据显示,以未来12个月盈利预测计算,可乐的市盈率达24.8倍,略低于百事的25.8倍,故将可乐的目标价调高至66美元。 CFRA分析员Garrett Nelson则表示,可乐与美国税务局的税务纠纷,可能令可乐录得120亿美元损失,但可乐可透过更佳销售与定价政策来抵销这项损失。 Nelson表示:“在我们看来,其税务案件将可获得解决,投资者的专注力将可重回其基础业务及强大潜在本地销售与定价上,故此,将可乐的目标价调高至68美元”。 以Nelson的预测目标价,相对可乐上周五的60.33美元收市价计算,可乐股价仍有12.71%上升空间。 (网上图片) T02  

C罗拒喝可乐事件发酵威胁20亿收入 欧足协盼叫停

【加拿大都市网】欧洲足协(UEFA)周四表示,为了应对葡萄牙球星C罗(Cristiano Ronaldo)在欧国杯上掀起的“移瓶”风潮,要求各参赛球队的球员停止移走在新闻发布会上“精心摆放”的赞助商饮料。 C罗、博格巴和洛卡特利在记者会上都把赞助商的瓶子从镜头前拿走了。 欧洲足协行政总裁卡伦(Martin Kallen)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赞助商的收入对这个赛事和欧洲足球来说都很重要。” 博格巴是一名不喝酒的穆斯林,他反对使用2020年欧洲杯官方啤酒赞助商喜力(Heineken)独特的绿色瓶子。这种啤酒在市场上被推广为“没酒精啤酒”,酒精含量为0.0%。 卡伦说,大会要求遵守欧洲足协对赞助商的承诺,尽管有宗教信仰的球员“不需要在那里放瓶子”。 博格巴在周二法国1比0战胜德国的比赛中被评为最佳球员,之后他在采访室接受记者提问,而这个奖项正是由该啤酒商赞助的。 周一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C罗引发了这股移瓶潮。他把两瓶可口可乐瓶子藏起来,换成了一瓶也是可口可乐厂生产的瓶装水。 这星期可口可乐的股价下跌,被指跟C罗的举动有关,但没有任何实质证据表明这两件事有联系。 周三协助意大利击败瑞士之后,洛卡特利“复制”C罗的做法。欧洲足协随即促请各队提醒旗下球员要尊重赞助商和他们对欧洲足球的贡献。欧洲11个比赛球场的媒体经理也应该在穆斯林球员到来之前帮他们移走啤酒瓶。 可口可乐(Coca-Cola)和喜力(Heineken)等12家顶级赞助商为2020年欧洲杯贡献了近20亿欧元(24亿美元)的总收入。个别赞助商的价值没有公布,但欧洲足协从2016年法国欧国杯的10个合作伙伴那里获得了4.83亿欧元(5.76亿美元)的赞助费,球员也可以通过国家足总和球会间接获得2020年欧国杯的商业收入。 参加2020年欧国杯的24个国家足总将分享欧洲足协的3.71亿欧元(4.42亿美元)奖金,这些奖金通常用于支付球员奖金。冠军队如果能拿下三场小组赛,最多可获奖金3400万欧元(4060万美元)。 欧洲足协会从2020年欧国杯收入中拨出了至少2亿欧元(2.39亿美元),作为向全球数以百计球会容许球员向所属的国家队效力的报酬。在这笔资金中,有1.3亿欧元(1.55亿美元)分配给约630名参加决赛周的球员。 欧洲足协也承诺,2020年欧国杯收入将为其55个属会提供7.75亿欧元(9.25亿美元)用于2020-24年期间年度拨款和发展项目资金。 图片:路透社 T09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皮尔区可口可乐厂爆疫 多人确诊厂区部分关闭

皮尔区公共卫生局命令一家可口可乐装瓶厂部分关闭,原因是该厂多名员工感染新冠病毒。 据Dailyhive报道,位于宾顿市的可口可乐加拿大装瓶公司(Coca Cola Canada Bottling Limited),于5月21日部分关闭,将持续关闭至少10天。 6处职场 5处部分关闭 皮尔区公共卫生局本周共关闭了包括上述公司在内的6处职场,其中5处为部分关闭,而同样位于宾顿市的一家Popeyes餐馆则被令完全关闭。该项卫生令于4月23日在皮尔区生效。 多伦多也发布了同样的命令。根据该命令,如果一处职场在14天里有5名或者以上的员工确诊新冠阳性,地方公共卫生局有权关闭该职场。 部分关闭表示该处职场的一个班次或者一个工作区域被关闭,完全关闭表示该处职场必须全部关闭。 星岛综合报道

可口可乐全球重组 北美计划裁员4000

■可口可乐宣布,作为企业重组的一部分,公司将削减其员工人数。路透社   星岛日报讯   全球最大饮料制造商可口可乐公司28日表示,旗下事业单位将裁撤近半,并向美国、加拿大和波多黎各等北美地区的4000名员工提供自愿离职方案。新冠肺炎疫情对可口可乐公司销售造成了重创。 可口可乐(Coca-Cola)表示,重整后将在四大地区拥有9个营运单位,以及全球合资企业和装瓶投资部门,目前的17个事业单位将裁撤近半。 路透社报道,可口可乐也将对加拿大和波多黎各员工提供优离方案。可口可乐还将裁员,但未透露裁员细节。 可口可乐表示,公司将提列遣散费用约3.5亿至5.5亿美元。 旗下拥有美粒果( Minute Maid)和芬达等品牌的可口可乐公司上月公布,受到新冠疫情导致餐厅、电影院和运动场馆关闭拖累影响,今年二季度可口可乐的销售额为72亿美元,同比下降了28%,净利润同比下降32%,至18亿美元。 截止2019年12月31日,可口可乐公司拥有8.62万名员工,其中包括大约1.01万名美国雇员。 早在2017年可口可乐也因首季纯利按年跌20.3%而宣布总部裁员1200名员工,实行节流自救法。 而在2015年,可口可乐亦进行过一轮裁员,当时计划在全球范围炒掉1600个白领职位,作为其中一个方法达至2019年前节省30亿美元成本的目标。

可口可乐宣布裁数千名加拿大美国等地员工

【星岛综合报道】可口可乐(KO)宣布,由于受疫情影响,需要裁减数千名美国、加拿大及波多黎各的员工,以面对市场对饮品需求下跌的影响。 可乐表示,裁员是采取自愿及非自愿形式进行,首先向美国、加拿大及波多黎各的4,000名员工提出,之后会再向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员工提出这计划。 该集团没有公布具体裁员的人数,但表示,裁员行动可能会作出3.5亿至5.5亿美元遣散开支。 根据资料显示,可乐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全球雇用8.62万名员工,其中,有大约1.01万名员工位于美国。 可乐又宣布,计划将部门数量,由目前位于4个地区的17个,减少至9个;集团亦会专注受市场欢迎的主要可乐产品线,例如运动饮品、咖啡及茶业务,另亦计划扩展不断增长中的业务,例如苏打水及植物性饮料。 可乐截至6月26日止的第2季度,销售收入下跌28%,至72亿美元。 (网上图片) T02

脑洞:如果古代只有可乐没有酒会怎样?

可能会推出五气液可乐,毛台可乐,剑北春可乐,还会推出酱香型的可乐,清香型的可乐,气泡多的可乐,气泡少的可乐。 有位猛汉在一家号称的三碗不过岗的可乐店里连喝三碗可乐,一个嗝没打,还上山打死了一只老虎,被后人称赞。 古人把打嗝,称为醉,有诗人写诗道:可乐不醉,人自醉。被誉为千古佳篇。有位大诗人最爱喝可乐,曾在天子呼唤的时候喝得酩酊大醉,自称可乐仙。还有位大将,阵前请战,拿出一瓶冰镇好的可乐但没喝,等斩下敌将的头颅回来后,众人竟然发现可乐还是冰的,传为佳话。 饮可乐一直是上流社会的表现,但后来科技发展,人们发现如果可乐喝多了,身体会过度肥胖甚至患上糖尿病等,导致有些部门会严格要求禁止过多喝可乐,部分人结婚时甚至会提要求:没有可乐瘾。 喝可乐成为了餐桌上的一种文化,领导们个个在餐桌上喝得不停打嗝难以自控,职场新人必须在可乐桌上替领导喝可乐。 喝什么样的可乐,怎么喝才会喝得多,此类问题开始在职场上广为流传,人们用“可乐量”来形容一个人能喝多少可乐,“可乐量”大的人甚至称为被人敬佩的对象。 逢年过节,人们总会买上不同品种的可乐,走亲访友,在动筷子之前,由辈分最高的长辈拿出一瓶可乐,摇晃后打开瓶盖,寓意喷的越远,小辈的路越顺。 人们广泛认为冰镇的可乐才是上等的可乐,于是国外有人在冰山下冷藏了一批 1982 年的可乐,被数十年后的人们奉为珍品,一瓶可以卖到数十万美元。 但是由于可乐微苦,有麻麻的刺激感,一直不被年轻人喜爱。 后来,有人无意中发明了通过粮食酿酒,制作出了酒,被老一辈喝可乐的人看不起,却意外的在年轻人的圈子里广受好评。 有媒体报道,喝酒会致癌,肝硬化,喝多了会神志不清,但由于没有证据,只能在社会大范围的不推崇饮酒,但在节日聚会中,人们依然会带几瓶酒给小孩喝。 直到某一天,一个年轻人喝完了手里的酒,看着长辈们喝着可乐,心中不解,上知乎提问: 如果古代能酿酒,那么可乐文化是不是就不存在了?(知乎日报,作者 / 锦者四十九,图片来源pixabay)

新冠疫情重创可口可乐 全球销量锐减25%

■可口可乐相信2020年下半年业绩有望持续改善。资料图片 新冠肺炎重创全球饮料龙头可口可乐,为防止疫情扩散所实施的封锁措施,令其4月迄今全球的销量下降约25%。可口可乐盘前公布截至3月27日止第一季度财报,公司营收下降1%至86亿美元,超过市场预期的83.7亿美元;调整后每股盈利增长8%至51美仙,超过市场预期的44美仙。 可口可乐透露,自4月初以来,旗下产品全球的销量下降了约25%,降幅主要来自户外管道。可口可乐首席执行官昆西(James Quincey)称,中国的可口可乐工厂恢复运作,但当地仍有人群限制措施,销量比去年有所下降。日本等地也有新的人群限制措施。昆西指出,由于可口可乐约一半销售来自餐厅、酒吧、电影院和体育馆等渠道,人群限制措施对业务构成影响。 消费者减少上街,途经便利店购买饮品的机会也有所减少。此外,部分消费者可能因应经济下滑而减少消费,预期第二季的销售影响最大。 可口可乐称,关于公共卫生事件对2020年第二季度和全年的最终影响,主要取决于保持社交距离和封锁的持续时间,以及宏观经济复苏的实质速度,因此目前无法合理估计全年业绩。不过,该公司认为压力是暂时的,并相信2020年下半年有望持续改善。可口可乐补充说,由于美元走强,预计全年收入也会因此受到4%~5%的影响。 根据路透社报道,可口可乐是“道琼指数30档成分股”,股价已经下跌了4%,年度营收到目前为止已经减少了16%,包括公司赞助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在内的几场音乐会和体育赛事也已被推迟或取消。 可口可乐指出,由于消费者急于囤货来因应封城,因此在某些市场上的库存需求是增加的,电子商务销售也急遽上升,但是电子商务未必能够弥补损失,即使电子商务的销售量已经翻了好几番,但是对于饮料而言,仍然只占通路的一小部分。

突发!宾顿市可口可乐灌装厂一名员工新冠阳性!

可口可乐加拿大公司表示,在一名职员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后,该公司暂时停止了部分生产,并对其位于宾顿市的灌装厂部分区域进行消毒。 可口可乐加拿大公司的发言人尼科拉·克里希纳(Nicola Krishna)告诉媒体,该公司位于15 Westcreek Boulevard工厂的一名员工周三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 克里希纳说:“这名雇员正在接受适当的医疗护理,目前正在康复。在得知疑似病例后,我们的人力资源部门迅速采取行动,甄别可能与他接触的人。” 与该员工有过密切接触的工人现在都在家工作。她说,之前这名员工整个星期都感觉不舒服,没有去工厂。 工厂的一些生产已经停止,以便彻底对受影响的区域进行消毒。 她强调,这名工人并没有在可口可乐装瓶的地方附近工作。 “我们的产品、我们的生产或运营设施没有发现任何风险,”她说。 该公司正与代表其员工的Unifor local 973工会合作,计划在周四晚些时候恢复剩余的生产。 最近几周,由于担心感染的员工而引发的工作场所封闭和消毒屡有发生。包括疏散密西沙加加拿大皇家银行大楼一整层人员;北约克一所私人技术学院消毒;还有昨天,新闻报多伦多市区一家金矿公司雇员感染后关闭。 安大略省目前有59例确诊的COVID-19病例,其中5例已完全康复。(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谷歌地图) (ref:https://www.cp24.com/news/coke-disinfects-bottling-plant-in-brampton-after-office-worker-comes-down-with-covid-19-1.4850311)

受新冠疫情影响 可口可乐首季营收料下滑

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中国市场的影响波及甚广,一些跨国巨头近来披露财报时,都提及了疫情可能对自身2020年业绩造成的影响。饮料巨头可口可乐日前就在投资者会议上提到了相关的几个数据: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对其第一季度营收内生增长率造成1%到2%的下滑影响,每股收益下滑1至2美分,此外出货量也有2%到3%的下滑。 不过,可口可乐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不会影响其全年财务预期。可口可乐预期2020年营收内生增长5%,调整后每股收益增长7%至2.25美元。据界面新闻报道,早前可口可乐披露的2019年财报显示,可口可乐每股收益为2.07美元,全年净销售额373亿美元,全年营收增长6%。目前,中国是可口可乐全球第三大市场,占到可口可乐全球出货量的10%左右,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对其第一季度的产品销售带来波动。中信证券分析认为,疫情下,以春节送礼等场景为主的食品饮料公司,可能受负面影响,家庭餐饮、线上消费等场景则相对受益。必选消费品——如乳品、家庭调味品、方便食品等企业受到的波及范围较小。 对于可口可乐来说,如果能尽快解决生产线的全线复工和物流、渠道供应等问题,疫情的确不会对其全年业绩造成很大波动。不过,可口可乐2018年收购的咖啡连锁品牌Costa,势必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可口可乐原本计划今年在全球不同国家市场推出Costa的RTD(即饮)咖啡产品,但据可口可乐全球CEO James Quincey表示,今年中国的Costa包装产品上市计划会有所推迟。 目前来看,新冠肺炎疫情下,食品饮料、零售商业和连锁餐饮品类的跨国公司都多少已经开始下调第一季度的财务预期。达美乐比萨此前表示,2019年达美乐在中国新开了80家门店,但今年开店速度将大大放缓,目前有一些门店还在暂时停业状态。 通用磨坊旗下的哈根达斯早前也关掉半数门店,而在中国,通用磨坊40%的销售额来自哈根达斯这类实体门店。此外,一些主要产地在中国的跨国公司目前还有工厂并未复工、或者产能还在恢复阶段,导致一些跨国企业的全球产能还未达到原先状态。 玩具生产商孩之宝此前表示,公司有2/3的生产和装配都在中国完成,但旗下的很多工厂还在未复工的状态。在日前的电话会议上,孩之宝CFO表示,到目前为止疫情对公司的影响还很小,“但我们很难量化未来的潜在影响,这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我们正在重新规划直接来自中国的货物,计算我们损失的产能……我们会全力保障货物流通……我们会按产品的发售计划确定产品的优先级并尽快恢复产能,满足接下来一年的需求。”

今年年底,你就能喝可口可乐推出的“可乐咖啡”!

目前市场上的即饮咖啡已经有不少大小玩家,而这一市场还将继续增长。今年年底,你就能喝到可口可乐推出的可乐咖啡了。 在24日的投资者大会上,可口可乐CEO James Quincey宣布,将在年底于全球25个市场推出“可乐咖啡”——这款新饮料将是咖啡与碳酸饮料的结合,咖啡因低于咖啡又高于普通可乐。 “可乐咖啡的消费场景可以是午后需要提神的时候,”Jame Quincey说,“这也是可口可乐从汽水公司转型成为彻底的饮料公司其中的一步。”可乐咖啡外,这家公司还计划今年在欧洲市场试点推出功能性饮料,进一步扩张旗下的饮料品类。 可口可乐上一次因咖啡业务受到关注是在去年8月。当时可口可乐宣布以51亿美元收购咖啡连锁品牌Costa,并表示将借助Costa的咖啡供应链、自动售货和分销管道等补充可口可乐现有的咖啡专业能力。这一收购将于今年上半年全部完成,而本次可口可乐也宣布将于今年底在欧洲市场试点推出即饮的Costa咖啡。 可口可乐对于即饮咖啡市场的兴趣并不令人意外。 即饮咖啡是整个咖啡市场当下增长最迅速的品类。根据市场咨询公司英敏特,在2016年至2017年中品类增速31%;调研公司Euromonitor资料则显示,到2022年全球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增长31亿美元的规模,增速超过瓶装水和软饮料。 “人们没那么多时间在咖啡店里喝杯热咖啡,”Euromonitor高级分析师Matthew Barry说,而便利店和商超都有售的即饮咖啡由于便携、节约时间且随手可得,愈发受消费者青睐。 目前市场上的即饮咖啡已经有不少玩家——比如星巴克在商超管道售卖的各种罐装、瓶装即饮咖啡,精品咖啡Blue Bottle和Peet's都有自己的即饮咖啡产品线,可口可乐在美国地区拥有唐恩都乐和麦当劳品牌下即饮咖啡的生产销售权,Keurig Dr. Pepper此前也加入了即饮咖啡市场。 对于可口可乐而言,可乐咖啡也是在乔雅咖啡之外、在咖啡饮料市场的新增长点。 2014年,可口可乐也将乔雅咖啡引入了中国,但目前乔雅咖啡业务在日本市场发展得更好——日本拥有密集的便利店和自动贩卖机,也是全球即饮咖啡最成熟的市场之一。据CNBC报道,乔雅咖啡在日本的销量已经超过10亿美元,并逐步向其他亚洲国家市场渗透。 即将新推出的可乐咖啡则能进一步扩充可口可乐的即饮咖啡产品线。目前看来,它适合夏季冰饮(冰咖啡也是咖啡消费市场的潮流之一),对咖啡消费者颇有吸引力;作为可口可乐品牌产品的一部分,它也能吸引一些原本的可乐爱好者。其实可口可乐从2017年就开始在澳洲和亚洲等市场,小范围试点这种可乐咖啡。“早前的市场测试结果很有前景,也给可口可乐这个品牌带来了一些增长,”James Quincey说。

饮料巨头争抢功能饮料市场 可口可乐推出全新能量饮品

■可口可乐披露的2018年第三季度及前九个月财报显示,公司扩张产品线、发力高端水及无糖饮料的举措已经生效。路透社资料图片   饮料巨头纷纷进军细分饮料市场,功能性饮料就是其中的热门品类之一。可口可乐计划推出全新的功能饮料产品“Coca-cola Energy”的普通版与无糖版。这款饮料含完全由植物提取的天然咖啡因与瓜拿纳(Guarana)果实浓缩精华。“为那些注重能量饮料里天然成分的消费者提供消费的选项”,可口可乐发言人对Today Food表示。 瓜拿纳是近年来较为流行的能量食物,作为最早生长于南美洲的热带雨林药用植物,其咖啡因含量是普通咖啡豆的4倍。由瓜拿纳提取而成的饮料,如今被当作咖啡饮料的替代消费品逐渐作为小众趋势进入消费者视野。 用天然咖啡因、有机饮料作卖点进军能量饮料市场,符合可口可乐CEO James Quincey去年5月上任时指出的公司策略——消费者正用茶饮、果汁、咖啡和水来取代过去的苏打饮料,可口可乐公司未来将进一步通过收购、开发新产品来扩张细分产品线。 不久前可口可乐披露的2018年第三季度及前九个月财报显示,公司扩张产品线、发力高端水及无糖饮料的举措已经生效。可口可乐第三季度净收益82.5亿美元,虽然由于北美地区装瓶厂调整导致净收益同比下跌9%,但有机收益同比增长6%,超出了华尔街81.7亿美元的预期。 还未正式上市,Coca-cola Energy就引发了争议。最大的争议点在于:推出这款能量饮料,可能违反了可口可乐与能量饮料巨头魔爪(Monster)的合作协议。 2015年可口可乐曾购入魔爪16.7%的股份并宣布与其战略合作。可口可乐拥有魔爪饮料在不同地区的市场分销权、利用公司的管道帮助其销售;双方也进行了业务转移,可口可乐将旗下Ultra、Relentless等能量饮料产品线转移给魔爪,而魔爪则把旗下的柠檬茶、苏打水等非功能饮料品牌转移给可口可乐。 这份协议还规定,可口可乐不能推出与魔爪产生直接竞争的功能饮料来抢夺市场;除非是直接隶属于可口可乐产品家族下的产品——像零度可乐与健怡可乐那样。 协议的模糊之处在于:可口可乐将新功能饮料命名为“可口可乐能量饮料”(Coca-cola Energy)看起来正是其可乐家族的新成员。其发言人也表示,这款新功能饮料的卖点和目标客群都与魔爪不同,因此不会影响魔爪原本的消费者。魔爪则持反对意见,“可口可乐开发了两款他们认为是可乐品牌下的功能饮料,而我们觉得这一理由并不成立”,魔爪执行总裁Rodney Sacks说。 双方将就此做进一步仲裁。由于面临仲裁,可口可乐的这款天然能量饮料目前还未确定正式上市时间,可能要拖到明年4月。

咖啡市场三国杀 可口可乐谋400亿入主Costa Coffee火拼星巴克

咖啡业界近月屡起风云。大型食品集团雀巢早前入主美国精品咖啡店Blue Bottle,其后又与星巴克建立全球咖啡联盟,以约560亿港元购入星巴克包装咖啡及茶类的永久分销权。 至两周前,股神巴菲特的挚爱可口可乐亦提出以近400亿港元,收购全球第二大连锁咖啡品牌Costa Coffee,首度染指咖啡店生意,准备挑战星巴克的龙头地位。 可口可乐表明,会带领集团的咖啡业务迈向全世界,收购Costa Coffee正是配合这个方向。市场人士估计,星巴克与Costa现时分别雄霸美国和欧洲咖啡市场,未来哪一家咖啡巨企可以称霸,中国市场将会起关键作用。 撰文:韦宁 为配合新一代的消费和饮食习惯,近年国际饮食巨企都加强在中高端咖啡市场的布局。连有132年历史的可口可乐亦不例外。 业内人士表示,过去不少人大清早饮可口可乐。时至今日,无论是早上还是下午,连锁咖啡店却大排长龙,为的就是要饮杯咖啡提神。 可口可乐的行政总裁昆西也坦承:“我了解到带领公司成功130年的东西,不会再令公司成功多130年。”他认为随着经济发展和全球城市化,消费者对饮料的选择会呈多样化,令传统汽水及相关饮品失去优势。 有顾问公司的调查显示,未来四年全球咖啡销售量将增长15.6%。当中以内地市场增幅最令人瞩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中国咖啡市场的规模,正以每年25%以上的速度增长。 ▲Costa行政总裁罗格斯曾表示,集团会追求国际化,中国市场是重点战场。 对可口可乐来说,要在咖啡市场上分一杯羹,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收购一间已具规模兼且发展成熟的咖啡连锁店。 Costa Coffee毫无疑问在各方面都能够满足可口可乐的需要。 瞄准中国咖啡族 1971年创办于伦敦的Costa是英国品牌,市场定位跟星巴克相近,都是走中产路线。在美国,星巴克是咖啡业一哥。但去到英国甚至整个欧洲,星巴克的光芒却完全被Costa掩盖。 Costa近年不断在欧洲开疆辟土增设分店,单计英国已经有2400百多家连锁店。而全球分店亦增至大约4000间,营业收入因此水涨船高。截至今年3月底止的财政年度,Costa全球收入高达12.9亿英镑,相等于约130亿港元,8年间飙升了两倍。在英欧的强大基础,无疑是可口可乐垂涎Costa的主因,但当中还有中国因素。 2007年,Costa才进军中国市场,在上海开设首间分店,比星巴克迟了8年。不过Costa在华业务不断扩张,迄今已在内地开设超过400间连锁店铺。 ▲可口可乐行政总裁昆西坦承,带领公司成功了130年的产品,不会再令公司成功多130年。 早前Costa扬言,至2022年在中国的连锁店数目将会翻两番,增至1200间。虽然与星巴克提出未来4年,将中国分店增至6000间仍难相提并论,但比起其他外资咖啡连锁店,Costa在中国的咖啡销售平台已相当具规模。 不过中国市场虽大,竞争却同样激烈。 Costa不单要面对星巴克,还有麦当劳旗下的McCafe。即使星巴克,近年亦受到如“瑞幸”(luckin coffee)等本地姜狙击,不单售价便宜一截,更大搞外卖App抢去不少生意。结果迫使星巴克与阿里巴巴旗下“饿了么”筹组Starbucks专属外送团队,在全国提供咖啡外送服务。 市场规模料翻一番 除庞大分店网络外,Costa早年已收购全球最大即磨咖啡售卖机集团Coffee Nation,在全球拥有逾8000座Costa品牌咖啡售卖机。在这个市场,Costa比星巴克更早起步,发展亦比对手理想,估计亦是获可口可乐青睐的另一原因。 ▲星巴克近年在内地被“瑞幸”等本地姜抢去不少生意,要与阿里巴巴的饿了么筹组专属外送团队反击。 可口可乐的管理层正致力发展非酒精类饮品市场,包括开拓新产品和新市场,咖啡正是主打项目之一。可口可乐在美国的销售非常依赖碳酸饮料,例如全美销量六成二便来自于碳酸饮料,全球销量更占七成一。相反竞争对手百事的业务更为多元。 收购Costa无疑可丰富可口可乐在非酒精类预制饮品的市场深度。目前公司可接触的市场规模约为8000亿美元。如果成功收购Costa,规模几乎一下子增加一倍,达到1.5万亿美元。更何况市场预期咖啡市场正快速增长,这对可口可乐的未来盈利能力大有帮助。 今次收购还可以令可口可乐和Costa Coffee的收入产生协同效应,因为两者将可以在本身的店铺售卖对方产品,令双方的销售网络显著扩大。不过这宗收购还须监管机构审批,预计明年上半年才正式落实。 大股东卖盘 劲赚200倍 今次可口可乐收购Costa,即时得益最大是持有Costa Coffee的英国公司Whitbread。消息公布后,Whitbread股价几日之间已升了超过一成七。 Whitbread在英国是货真价实的老字号。这间有276年历史的公司总部设于伦敦,主业是经营连锁酒店Premier Inn及餐饮业务。近年公司正研究将Costa Coffee从酒店业务中分拆,岂料时来运到,可口可乐提出以巨资收购。 大型食品集团雀巢早前与星巴克建立全球咖啡联盟,以约560亿港元购入星巴克包装咖啡及茶类的永久分销权。 Whitbread 95年将Costa收归旗下。当时的Costa不过是一间完全不起眼的中型咖啡店,全国分店只有39间。因此,当时的收购价并不高,仅为1900万英镑。比起可口可乐这次提出的收购价,帐面计Whitbread赚了超过204倍。 当然这不是说可口可乐买贵货,毕竟23年后的今日,Costa已经脱胎换骨,在英国坐拥2422间分店,全球各地另有大约1400百间店铺,已晋身全球咖啡业的二哥。

可口可乐想从大麻市场分一杯羹 寻找加国合作伙伴

■■可口可乐考虑进军大麻饮料市场。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大麻市场正夯,全球最大的饮料公司可口可乐周一表示,有兴趣进入大麻饮料市场,正与加拿大的Aurora Cannabis大麻公司进行谈判。如果成功合作,将是首家非酒精饮料大厂开发大麻相关产品。 加拿大金融频道《BNN Bloomberg》稍早首次报道可口可乐公司考虑开辟新战线,提供多样化的饮料选择,以克服汽水销售量下滑的情况。 该报道称,无法保证两家公司的谈判会取得成功,但此消息已经激励Aurora股价一度上涨逾22%,最终收涨近17%至9.98元。 汽水销量下滑 须找出路 可口可乐和Aurora均发出各自声明表示,他们对含有大麻的饮料都感兴趣,但不评论两者合作的可能性。 据BNN报导,可口可乐和Aurora可能会开发能缓解炎症、疼痛和痉挛的饮料。如果两家公司携手合作,标志着一家非酒精饮料大厂首次进入大麻相关产品。因过去对大麻饮料表达有兴趣的厂商,都是具有酿酒背景的生产商。 Corona啤酒制造商Constellation Brands已向大麻生产商Canopy Growth注资逾40亿元,用于生产大麻产品;而Molson Coors Brewing啤酒商的加拿大分公司也表示,将与Hydropothecary公司合作生产大麻饮料。 另一家位于安省的大麻商The Green Organic Dutchman Holdings Ltd.,亦计划开发一个产品测试与生产中心,以开发使用大麻在所有冰茶、果汁和运动饮料等产品中。 市场分析师艾泽儿(Vivien Azer)表示:“预计加拿大大麻公司与全球酒类市场中大型参与者之间会有更多合作交易。”她估计,很快就会看到百事可乐公司也将投入大麻饮料市场。

可口可乐51亿收购Costa,咖啡市场将上演“三国杀”

可口可乐宣布51亿美元收购Costa。网上图片 随着可口可乐宣布51亿美元收购Costa,咖啡市场的格局陡然生变。连锁咖啡市场将演变成星巴克和可口可乐的竞争,而咖啡零售市场将变成可口可乐与雀巢的直接对垒,咖啡市场将上演星巴克、可口可乐、雀巢之间的“三国杀”。豪赌咖啡市场的可口可乐是否能将Costa打造成另一大超级品牌也有待时间考验。 咖啡市场到底有多火热?三天之内,咖啡行业诞生了两笔天价交易,快消巨头们都忙着在咖啡市场“跑马圈地”。 8月28日,全球食品巨头雀巢宣布以71.5亿美元完成对星巴克部分产品行销权收购。 话音刚落,8月31日,全球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则宣布,将以39亿英镑(合51亿美元)的价格从Costa母公司韦博得集团手中收购Costa。《北京晨报》报道,在中国,可口可乐、星巴克与雀巢少不了一场大混战。 近年来,中国咖啡市场的高速增长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可口可乐早就在中国咖啡市场有动作。2014年可口可乐将旗下即饮咖啡品牌乔雅引入中国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是雀巢。 而将Costa揽入怀中之后,在连锁咖啡领域,可口可乐的竞争对手变成了星巴克,还有包括瑞幸在内的新零售咖啡品牌。过去几年,Costa 将投资、铺设的自助咖啡吧看作是提升经营效率的一种方式。Costa Express的业务模式使得Costa和其外带咖啡出现在包括加油站、电影院和旅游中心的各种移动场所。而雀巢也在重点打造咖啡零售业态,这也意味着在咖啡零售领域,可口可乐将与雀巢展开正面交锋。 在咖啡连锁方面,可口可乐与星巴克的交锋更为犀利。Costa在海外布局了超过1400家咖啡店,其中包括在中国布局的459家咖啡店。按照该公司先前的计划,中国咖啡店的数量将在2022年达到1200家。而按照星巴克计划,未来5年每年新增600家门店,在2022财年末(2022年9月底)将中国大陆市场的门店数量倍增至6000家,进入230个中国城市。这也意味着,到2022年,星巴克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将是Costa的五倍。

低卡饮料界争了15年 可口可乐被判无权独占“Zero”

可口可乐“Zero”系列产品标志。网上图片 可口可乐无权禁止其他饮料公司为旗下名称中含有“Zero”的产品申请商标保护的权利。 为了这个单词,可口可乐和Dr. Pepper两大饮料公司争执了15年。可口可乐认为,大众消费者都会将“Zero(中文译名‘零度’)”联想到可口可乐旗下的“零度”系列产品。但Dr. Pepper Snapple集团旗下品牌、同样生产可乐的皇冠可乐(Royal Crown Cola)则认为,“Zero” 一词含义太过广泛,消费者对其的理解是任何卡路里含量低于5卡的饮料,因此“Zero”不能被注册成商标。 美国联邦上诉法院的法官早前对这一争执做出了最新裁决。法院站在了可口可乐的竞争对手一边,并且命令可口可乐重新考虑是否要争取“零度(Zero)”的名称专属权。 此前,美国专利和商标管理局(USPTO)及商标审理与上诉委员会已经批准,可口可乐可以将“Zero(零度)”作为专有商标使用。但是联邦上诉法院在最新的裁决中表示,之前的批准操作中运用了不正确的法律标准。 法官Kathleen O’Malley认为,商标审理与上诉委员会( Trademark Trial and Appeal Board )此前在处理这项由皇冠可乐和Dr. Pepper Snapple集团提出的诉讼中“犯了错误”,没有区分清楚消费者对于“Zero”这个词语的理解是普标描述词还是专有名词。她还表示,可口可乐注册零度可乐作为商标是名正言顺的行为,但“问题是可口可乐能否禁止其他公司在产品名称中使用‘Zero’一词”。 这也意味着,可口可乐无权禁止其他饮料公司为旗下名称中含有“Zero”的产品申请商标保护的权利。Dr. Pepper Snapple集团可以再次在产品名称中使用这个单词。 现在此案件已经被退回商标审理与上诉委员会等待下一步处理。 Royal Crown表示,公司并不反对可口可乐将零度可乐和零度雪碧注册为商标,只要可口可乐不将“Zero”这个单词注册为自己的专有名称。 Royal Crown自己曾经就注册使用过Diet Rite Pure Zero和Pure Zero,但是并没有将“Zero”据为己有。Royal...

可口可乐要进攻酒精市场 出罐装气泡调酒

可口可乐为了拓展新营收来源,决定打破创业125年来专攻软性饮料市场的传统,将在日本推出首款酒精饮料试水温,抢攻日本近年快速成长的“Chu-Hi”罐装气泡调酒市场。 去年底富国银行分析师就曾引述消息表示,可口可乐可望在近期宣布进攻酒精饮料市场的计划。据《金融时报》报道,当时可口可乐执行长昆西(James Quincey)并未否认传闻,但也没透露新产品详细内容或推出时程,直到今年2月可口可乐官网公布日本事业总裁卡杜诺(Jorge Garduno)的专访内容,才间接证实这项消息。 根据官网公布的访问内容,卡杜诺表示今年可口可乐将推出实验性的罐装气泡调酒饮料,在日本当地独有的“Chu-Hi”酒类市场试水温。 “Chu-Hi”在日本泛指以烧酎、气泡水及香料调味而成的罐装气泡调酒。长年以来包括麒麟(Kirin)、朝日(Asahi)及三得利(Suntory)等日本酒厂不断研发,至今市面上已累积上百种不同口味的“Chu-Hi”产品。 “Chu-Hi”酒精含量介于3%至8%之间,是啤酒的直接竞争产品,但近年日本业者推出的优格、西印度樱桃甚至是罗勒等新奇口味在女性消费市场大受欢迎。三得利估计,2013年起“Chu-Hi”市场营收平均每年成长5%至25%不等,做为“Chu-Hi”酒精基底的烧酎市场营收自2011年至今也成长40%。 卡杜诺受访时表示:“可口可乐一直以来全心投入非酒精饮料市场,这次决定在特定的新市场小试身手。” 业界人士认为,可口可乐开发新市场是切合时代潮流的决策。如今年轻一代消费者越来越重视健康,开始少喝高糖份饮料,导致各食品大厂的碳酸饮料销售下滑。 可口可乐近年为了弥补核心事业成长减速,已开始投资瓶装水及茶饮市场。

10亿元品牌 可口可乐布野心版图

■可口可乐首席执行官Quincey说,可口可乐需要变得更快、更具实验性。图为位于洛杉矶的可口可乐瓶装厂外墙。路透社 在不少食品饮料大公司受到消费趋势变化冲击的当下,已经拥有21个十亿美元品牌的可口可乐公司却变得更野心勃勃了。这家全球最大的饮料公司近日声称,要创造更多盈利能力强劲的品牌。 可口可乐日前在亚特兰大总部举办了其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投资者日活动。该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昆西(James Quincey)告诉出席的130多位投资者和金融分析师,可口可乐目前正在加速向一家全面的饮料公司转型,并重新关注创新和增长。“我们必须更敏捷,更快地把产品推向市场。” 会上,Quincey和其他国际高管解释了该公司要如何扩大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产品组合,如何将一个市场的成功经验快速扩大至另一市场,以及如何采用实验性的、边做边学的手段和方法。 “我们必须更敏捷,更快地把产品推向市场。”Quincey说, “我们现在在超过200个国家开展业务,坦白说,产品在一个国家卖得好并不算什么,只有在一个以上的大型国家取得成功才算是让情况变得不一样。” “因此,要在我们的多元化产品组合里催生出更多的十亿美元品牌,关键是要把全球范围内最好、最成功的想法运作起来。”他举例道,公司明年将在欧洲上市大豆饮料品牌AdeS,该品牌目前在拉丁美洲很受欢迎。 将成功之处迅速规模化推广,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比如,茶饮料品牌Honest Tea和饮用水品牌smartwater最近从美国市场远渡重洋来到了英国的货架上;近期,可口可乐公司的中欧和东欧单元也开始效仿起了公司在北美设立风险和新兴品牌部门(Venturing &Emerging Brands,简称VEB)的做法,投资、培育和孵化有前途的饮料。 在过去的几年中,可口可乐公司将其装瓶业务的所有权归还给了各地的独立公司。这种新的特许经营体系让该公司得以重新把精力集中于建立和培育品牌上,并携手这250个装瓶商合作伙伴,实现其“一家全面的饮料公司”的市场愿景。 “通过我们的运营方式,我们与装瓶商的合作方式,以及集体销售的方式,我们正在推动着一种文化变革。”Quincey说。 在投资者日的演示中,可口可乐首席增长官法兰西斯科.克雷斯波(Francisco Crespo)向在场的听众介绍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增长科学。“增长不是目标……这是一门学问。”他说,“当你去实践这一科学的时候,结果就是增长。” Crespo表示,科学增长的途径,包括用“高品质领导力”来建立品牌组合,而最终达到的结果就是:利润率高于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