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5日 星期六 19:25:3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市政府

多伦多政府雇员3月21日回办公室工作 仍须完全接种疫苗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政府在省府解除大部分防疫措施后,仍会维持政府雇员必须完全接种的规定,而在家工作的雇员也预计在3月21日回到办公室工作。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周三在电视台早上节目表示:“多市政府雇员需要完全接种的强制措施仍然生效,并会一直维持”。早前在家工作的多市雇员预计会在3月21日回到办公室工作,“那些本来在办公室工作但在家工作的人,我们已让他们自愿回来工作,预计3月21日会让他们回来”。 省府大部分新冠肺炎卫生措施已经解除,也意味着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已撤销了一些命令,包括工作地方爆发疫症时必须通知卫生局,以及取消自我隔离的集体命令。 部分城市同样维持职员须接种疫苗的政策,包括密西沙加市及约克区。约克区发言人指维持员工接种疫苗的规定是符合市政府在《职员健康与安全法》(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Act)下的义务。 大多伦多地区以外,温莎市和卡灵顿也表示其雇员接种疫苗规定仍然生效。 (图片:CityNews)T07  

多伦多市政府下狠手了,461名员工因违反疫苗政策被解雇

【加拿大都市网】数百名多伦多市政员工因未能按时完成疫苗接种而被解雇。这些员工或者完全没有接种疫苗,或者没有按时报告疫苗状况。 多伦多市政府今天(5号)称,目前98%以上的在职员工已完全接种疫苗——相当于 32,478 名员工,另有461人被解雇。 多伦多疫苗政策要求员工接种该疫苗并披露疫苗状态的最后期限是 1 月 2 日午夜,这已经是延长了去年疫苗接种政策的期限。。 市政府在今天的声明中称:“随着高度传染性 Omicron变种的爆发,确保所有城市员工都接种疫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这对于提供安全的工作场所并向公众提供持续和安全地服务,尤其是关键和基本服务,十分重要。” 。 市政府表示,有248名员工报告说只接种了一剂疫苗,这些员工将从本周开始与他们的经理面谈。“如果在会议上发现员工仍然没有接种两剂COVID-19疫苗,那么当天可能就被解雇。对于已经预约了第二剂疫苗的员工,政府将考虑其去留。” 另有 37 名员工由于正当理由无法接种疫苗,目前暂时被停职。 周二,市长庄德利 (John Tory) 承诺,多伦多将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维持紧急情况、疫苗接种和其他基本服务,不过由于COVID-19引起的人员短缺,已经迫使数十家城市图书馆关闭。 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庄德利表示,由于疫情爆发,市府正在将员工从非关键部门重新部署到关键部门。他表示市政府将专注于确保居民所依赖的基本和关键城市服务不会停止。 (Shawn, 咨询来源:CBC,图片来源:星报资料图片)  

Omicron变体流行,多伦多市政府重返办公室计划不变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今天(7号)表示,尽管 Omicron变体很危险,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仍将按原计划,在下个月返回办公室上班。 多伦多市政府之前宣布将从1月4日开始,要求自疫情爆发后一直在家上班的员工返回办公室工作。 然而,这一消息是在 Omicron 变种首次在南非被发现后几天内发布的,当时对该变种的危险程度并不完全清楚。 今天,当被问及市政府是否会重新评估返回办公室工作的计划时,庄德利说:“目前我只想说,我们正在仔细观察,我们每天都在听取建议,但没有计划改变已宣布的决定,……当然,我们会像在整个疫情期间所做的那样,采取谨慎和负责任的做法,但目前我的计划没有任何变化。” 安省的每日病例数在上个月翻了一番,但传播的增加主要集中在农村社区,尤其是安省北部。 事实上,截至周一,按人均计算,多伦多的每周发病率是安大略省最低的(在 34 个公共卫生单位中排名第 26 位)。 除了办公楼外,市政厅、Metro Hall和市政中心将于 1 月 4 日重新向公众开放。另外,市议会也计划明年重新在市政府召开,但议员仍可以选择以线上方式参加。 (Shawn, 资讯来源:CTV,图片来源: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市议会1月重开,公务员拟重返办公室上班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公务员在家办公的日子即将结束。市政府将在明年1月份以最大容量重新开放其所有办公楼,并要求员工至少返回办公室做兼职。 市长庄德利(John Tory) 周二(30号)宣布,市政府办公楼将于2022年1月4日对所有员工重新开放,同时仍遵守公共卫生限制。 他在新冠简报会上说:“多伦多市的每座办公楼都将按照规定开放至最大入住人数,随着疫情的消退和省政府关于工作场所社交距离要求的放宽,办公楼的人数上限将逐渐增加。” 庄德利说,目前在家工作的市府雇员都将被允许以混合工作模式回到办公室。预计大多数员工每周将在办公室工作三天,其余时间在家中工作。 在整个疫情期间,约 75%没有选择的多伦多员工一直到办公室上班,25% 的员工能够在家工作。 市长说,他希望此举能激励其他雇主重新开放工作场所。 “我相信这对私营和公共部门的其他工作场所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信号,我们可以安全地返回单位,并重振经济和市中心的核心工作。”托里说。 City of Toronto announces plan to reopen City Hall, Metro Hall and civic centres and expanded return of office staff...

教育局状告市政府索赔近1亿元 因纪念中学被大火焚毁

■■具有历史价值的约克纪念中学两年前遭大火吞噬。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前年5月怡陶碧谷具历史价值的约克纪念中学遭大火吞噬,近百年传统建筑物付之一炬。多市公校教局上诉法院,要求多市市府、消防部门、安省消防队长办公室等,要为火势不受控制负责,索赔9,000万元,上诉指消防当局没尽力施救,任由原可受控的火势吞没整幢建筑物,事后又以各方式隐瞒救火不力。   多市市府昨日就此宗诉讼发声明,表示原本上诉已进入司法程序,作为被起诉一方原不宜作评论,但认为事件曝光后对市府人员,包括消防员等或带来不公平看法,故罕有地发声明,指隶属市府架构的各执行机关,包括消防人员及警员等,在火警期间及之后,都尽最大努力控制火势及保留证据。   市府续指不想评论多市公校教育局及保险机构在上诉状内的指控,但坚定地表示市府毫无疑问及积极地,为当时在场负责施救与搜集证据的市府辖下人员辩护,并会在法庭上反驳教育局所提之指控。   死灰复燃导致整幢建筑被焚毁   该焚毁近百年历史建筑物的学校大火发生在2019年5月,多市公校教育局审视所有与火警相关文件与证据之后,决定就此与市府对簿公堂。   教局在上诉状内提到,前年5月6日下午,怡陶碧谷的约克纪念中学2楼礼堂火警钟响起,消防员赶到现场时礼堂已起火,在火警钟响前该校戏剧组学生使用过礼堂设施。   上诉声明指出,到场灌救的消防员企图捣破舞台墙灌水救火,但由于现场堆积多层木材与其他障碍物,转而使用气瓶泵水救火;之后消防员报告称火势已扑熄,声明阐述消防员“放弃”尽力地将起火舞台用水浸泡,务求令舞台可能仍燃烧的星星之火完全熄灭。   上诉状指出,消防人员的怀疑“失职”,导致火势死灰复燃,最终令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火势一发不可收拾,百年建筑付之一炬。   上诉状还称遭大火吞噬的建筑物,是一座老化且使用了古老物料的建筑,即楼层内缺乏救火设备,消防部门应知道在这类型建筑物救火时,要再三确定与观察会否死灰复燃,保证起火地点火种完全扑熄,没有复燃危机才离开;然而消防及警方在未确保火种完全熄灭后便离开,火警最终蔓延至地面及墙身,并焚毁了整座建筑物。   教局指消防人员在当天晚上离开起火学校,但数小时后即7日凌晨3时15分,保安人员发现学校内部起火,再致电911通知消防员到场,此时建筑物已陷入火海。   随后多市消防总长柏治(Matthew Pegg)分别向公校教局及传媒描述,7日凌晨发生在学校的火警,与6日下午礼堂舞台火警没有关连;负责调查是次火警的安省消防队长办公室,基于多市消防局资料所撰写的起因报告,则充满著“误导、淡化、掩饰及压着消防人员的疏忽与救火不力”。   影响九百师生 损失难以估量   多市公校教育局称该局与保险公司本欲通过和解平息事件,要求当局负起该负的责任但却被无视,在无可奈何下唯有对簿公堂。   教局发言人贝特(Ryan Bird)称学校被焚毁了2年,约900名学生与教职员受事件影响;公校教育局动用公校资源,清理火后废墟与重建校舍,该幢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难以重建,事件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教育局称索赔9,000万元,是盼通过法院审理寻求公义。(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多伦多市政府外惊现两名持枪男子 职员讲述惊魂一小时

■■多伦多市府大楼外发现持枪客,警员到场调查。网上图片 多伦多市政府大楼外周三发现两名持枪男子,警方一度把市府大楼封锁调查。警方指出,周三下午大约3时,接报在市府大楼外的Elizabeth街,有两名持枪男子在散步,其中一人不知何故跌下一支枪,之后向市政府大楼方向逃走。 警员到场后,在附近拘捕一男子,及找到一支枪,另一男子则在逃。警方表示,由于未寻获第二名疑犯,所以须把市府大楼封锁以便调查。而事发时正在大楼内的市府职员认为,大楼要加强保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政府职员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周三下午约3时半,听到保安广播全面封闭大楼。她表示,据悉外面有几名保安守住门口,当时由于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始终有点害怕,但尽量控制情绪,同事也尽量冷静。“惊都不可以惊。”她表示,首次广播时,大家仍可以如常工作,但到保安第二及第三轮广播时,大家就静了很多。原本仍在开会的房屋及规划委员会,到第二及第三轮广播后,也暂停开会。 她说,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手机翻查消息,知道附近有人持枪,另一疑犯在逃。当时大家的反应是,希望枪手不会走入市政厅。“希望他不是持枪入来,希望他们快点捉到枪手。” 市府职员盼加强保安 她表示,当时难以控制情绪,在首次宣布全面封闭大楼时,大家都即时寻找安全的地方躲避,关掉所有灯,等候下一次广播。她则躲在办公室一个没有窗的角落,同事就蹲在桌底,直至接近4时半解封后才出来,当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而她也提早下班。她认为,市政府大楼应该加强保安,希望可效法省议会,加派警员巡逻。 多伦多市议员封赖桂霞向该节目表示,事发时正在开会,听到保安全面封闭的广播,职员收到保安的电子邮件,呼吁在场人士需要放下窗廉,关灯,不要动,不准进出,留在安全地方。当时快要开完会,于是立即返回办公室。她当时不知发生什么事,直至看电视才知道。她认为,市政府没告知原因,以免引致恐慌是恰当做法。 封赖桂霞认为,虽然附近有男子持枪,掉了枪械,刚好被在场警方截获及拘捕,但也毋须恐慌,因为一般枪击案都是有目标行事,涉及帮派。她认为,市政府大楼保安已经加强,访客出入要搜查,就算她有时忘记带职员证,保安不认得她,也会搜查她的手袋。 本报特约记者杨婉文

修树工人偷懒日做不足3小时 庄德利拟兴讼要求“回水”

根据多伦多审计报告指出,多伦多市政府的外判修剪树木商严重偷懒,令纳税人损失280万元;市长庄德利周二建议,应采取法律行动对付这些外判商。多伦多审计总长根据工作人员的日志,及汽车卫星导航系统,发现有62%个案中,外判商并非在他们声称的地方工作;某些情况下,外判商没有停在服务地点,只在服务地点附近的咖啡店或商场。报告指出,这些外判商规定每日工作8小时,但有日志内指出,每日修剪树木的实质时间仅为2.8小时。庄德利表示,这是一个不诚实行为,这些外判商不在乎工作,故此,市政府必须追回那些没有工作的资金。多伦多市政府外判树木维修工作予外判商,每年开支约2,000万元;根据审计报告计算,纳税人在这方面的损失达280万元。庄德利周二向审计委员会主席发信,市府会积极追回外判商未完成工作的资金;他表示,显而易见的工作,纳税人已经付出,但仍未完成,这是一个严重不恰当行为,反映市政府遭剥削,从而延伸至纳税人身上。庄德利亦要求有关方面考虑,日后不再与有任何不恰当行为的外判商签订合约。(图片:CTV) T02

搁置高等法院裁决颇为罕见 市政府或仍有上诉的可能性?

■■律师曾启荣认为,安省上诉庭决定搁置下级法院的裁决,情况罕见,事件仍然存在不明朗因素。 星报资料图片 特约记者杨婉文 有律师认为,安省上诉庭裁决搁置高等法院的裁决,情况颇为罕见,而事件仍然存在不明朗因素。 上诉庭不单搁置原审法官裁决,更在判词中认为,下级法院判错。律师曾启荣周三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由于上诉庭要解释,为何要采取特别的补救方法,去搁置裁决,所以才说得那么清楚。上诉庭认为,下级法院裁决被推翻的机会大,才会采取这个罕见的程序。 虽然外界认为,省府在市选竞选期间,削减多伦多市议员人数不公平,但曾启荣指出,所谓公道的范围,及宪法赋予人权的范围,未必相同。上诉庭也表明,公道不是宪法给予国民的保障,宪法的保障是国民有言论自由。上诉庭认为,市选余下一个多月,国民仍然有机会表达对市政府应该怎样做及有什么方针的意见。上诉庭也认为,究竟一个议员代表多少选民才算合理代表的问题,值得考虑,但留待日后才考虑。 加拿大最高法院受理门槛相当高 他又说,多伦多市政府及候选人虽然日后仍然可以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但法院受理的门槛相当高,变量也不大。而由于上诉庭是三位法官一致裁决,共同犯错机会低,因此即使有变量,但不会太大。 多伦多市议员候选人刘燕向该节目表示,上诉庭搁置裁决后,已经没有不明朗因素。她在拉票时也有一些沉默的选民表示,赞成削减市议员人数,希望市议会可以更有效率,去兴建地铁,改善治安。 她认为,就算因为市议员人数减少到25人而输了,也完全没有遗憾,无怨无悔。 前多伦多市议员邹至蕙表示,现时有律师可能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省府削减市议员人数是否合法,仍是未知数。 但上诉庭搁置裁决,令市议员人数减少,会削弱少数族裔及年青的新晋候选人当选机会。有些候选人甚至辞职、卖屋及借贷,招募义工等,但有部分人现时拟不再参选。

后巷业主118年前去世 小巷虽为交通要道 市政府却拒绝整修!

■■韦恩向电视台记者介绍该条小巷的破烂情况,到处都是路坑,下雨后路面就积水。 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中心肯辛顿市场(Kensington Market)附近Bellevue街西侧临街房屋的后巷,是一条年久失修的后街小巷,但是对于附近的行人和住户非常重要。多年来市政府从来没有对这条小巷道路进行维修,因为在田土登记纪录上,它不属于官地,而是私人所有。但是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调查发现,这一地块最后一位业主已在118年前去世。有市议员表示,这种情况并非单独案例,在多伦多市至少还有数百宗类似情况。 CBC报道指,这条在地图上没有名字的小巷,位于Bellevue街西侧,由书院街开口与Bellevue街平行向南延伸,南端没有出口。它的一侧是肯辛顿社区学校,另一侧是Bellevue街,是住户前往屋后车库唯一通道。每天这里不断有学童、骑脚踏车者和行人经过。但是这段路面早已日久失修,到处都是路坑,下雨时路面就积水成为水氹。 居民则说,每次泊车经过这里都要提心吊胆,生怕路坑损坏自己的车辆。由于是一条没有南端出口的死巷,该处又成为一些人丢弃垃圾的地方。居民韦恩(Adam Wynne)对CBC表示,经常看到小巷内有大量垃圾、被丢弃的大件家具、有污染或危险的废弃物,甚至是被汽车撞死的动物尸体。 业主后人不知家族拥有业权 韦恩和其他居民多次向市政府投诉,要求对这条小巷进行修整,但都没有获得积极回应。市府职员告诉他们,这不是市政府的职责所在,因为这条路所在地段属于“私人物业”,不属于公共地段。 根据安省田土办公室(Land Registry Office)的纪录,这一地段由1861年起即属于一户姓丹尼森( R.B Denison)的家庭所拥有。但是这户人家的纪录显示,该处最后一任业主罗伯丹尼森,早在1900年去世。罗伯有12位子女,但大多数都先于他去世,未能继承其遗产。这一家族的一位后人对CBC表示,他并不知道这一地块属于他们家族。多伦多市政府回应CBC查询时表示,这一地段多年来没有物业估值纪录,根本没有单独设立地税户口,多年来也没人向市政府缴地税。 居民对这一情况十分不解。韦恩表示,每天有数百人使用这一条通道,无论如何,该处是一条繁忙的通路,但是在市政府文件上却没有任何的纪录。 代表这一地区的多伦多市议员周凯捷(Joe Cressy)表示,他会考虑要求市政府征用(expropriate)这一地段变成公共土地,然后市政府可以对其进行维修养护。他指类似这种情况并非单一例子。在多伦多至少有数百处后街后巷地块实际上作为公共交通道路使用,但却是属于私人业主拥有,也因此不能被当做公共街道而受到市政工人的维护保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