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16日 星期六 02:52:3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毒品

Tag: 毒品

倫敦人可卡因吸太多 泰晤士河裡的魚都high了

資料圖 倫敦泰晤士河裡的可卡因濃度太高,生活在裡頭的鰻魚都嗑high了…… 據《倫敦旗幟晚報》、《地鐵報》等英媒1月21日報道,科學家指出,泰晤士河裡的鰻魚近期異常活躍,原因是倫敦廢水含有高濃度的可卡因。 倫敦國王學院一研究小組進行了為期一周的研究發現,不僅是在周末,倫敦人整整一周都在使用A類毒品。人們擔心這將傷害河流里的野生動物。 研究人員在論文中寫道:「本周(14日起),廢水中可卡因和苯甲酰愛康寧(可卡因代謝物)的濃度一直高居不下,周末僅略有上升,這與其他城市不同。倫敦被認為是可卡因消費最多的城市之一。」 《星期日泰晤士報》曾報道稱,科學家在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監測發現,流入河中的可卡因含量一直很低。 但此前暴雨淹沒了排水系統,倫敦的污水處理廠未能過濾掉A類毒品,導致吸毒者尿液中的可卡因進入河流。下水道溢出後24小時,研究人員就發現河流中的咖啡因、可卡因及苯甲酰愛康寧濃度有所升高。 去年,那不勒斯費德里克二世大學的一篇報告則稱,研究表明,當把歐洲鰻魚放入含有少量可卡因的水中時,它們「表現得極度活躍」。 來源:綜合新聞

加拿大擬定新法規 攜大麻入境最高判14年!

■■CBSA正制定新規,從境外帶大麻進入加拿大,將面臨罰款。加通社資料圖片   加拿大邊境服務處(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CBSA)正在制定一項新法規,從境外帶大麻進入加拿大,可能將面臨罰款。 據加通社報道,自從去年10月17日加拿大休閑大麻合法化以來,本國成年人允許擁有並分享多達30克的大麻,但從境外把毒品帶進加拿大仍然屬非法,最高可面臨14年的監禁。儘管嚴厲處罰目前仍只是法律上的一個選項,但聯邦邊境管理當局正在制訂行政製法規,使其能夠更靈活地處理攜帶大麻入境的人士。 攜大麻入境最高囚14年 CBSA周二表示,如果入境者在進入加拿大時攜帶大麻,必須向邊境管理當局申報,否則,可能會面臨被捕和起訴。 加通社根據《資訊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一份聯邦邊境安全暨打擊全國幫派罪案部長貝理爾(Bill Blair)向CBSA官員發出關於實施新的大麻法規的簡報。貝理爾在簡報中聲稱:「未經批准的大麻跨境流動仍屬嚴重刑事犯罪,執法行動包括刑事調查和起訴。」 邊境官員將可以扣下大麻以及任何用於把毒品運入加拿大的車輛。不過,邊境當局似乎也認識到,一些休閑大麻使用者可能會在無意當中將少許大麻留在外套口袋內,或者不知道跨境限制仍然存在。 CBSA發言人多里昂(Nicholas Dorion)表示,正在制訂的新法規將為處理攜帶大麻入境的邊境官員提供「額外工具」。 目前,新的罰款細節,包括罰款金額,仍在制定中。內部文件顯示,該項新規將於明年開始實施,而遭受罰款的人士也有權提出上訴。

世界頭號毒梟和情婦一同受審 都是實力派「戲精」

來源:新京報 20世紀30年代,美國有一對名噪一時的「鴛鴦大盜」——邦妮和克萊德。兩人結伴浪跡天涯,偷盜、打劫、謀殺,無惡不作。 而今,人們把「邦尼和克萊德」的名號給了墨西哥毒梟古茲曼和他的情婦桑切斯。 據今日美國網站,古茲曼與桑切斯17日在美國布魯克林聯邦法院出庭受審,古茲曼的妻子艾瑪·科羅內爾也在旁聽席。 當法官問29歲的桑切斯與古茲曼是什麼關係,她說:「直到現在都覺得我們還是情侶。我有點困惑,有時很愛他,有時又不愛。」   她在法庭上泣不成聲地講述自己與古茲曼有一段3年多的情史,曾幫古茲曼購買數百千克毒品。   桑切斯是墨西哥北部錫那羅亞州的前地方議員,自2016年就被懷疑與古茲曼有往來,但是她一直否認,也未受到正式指控。昨天,她將自己和古茲曼的故事和盤托出,好似一個愛情奇遇。 在法庭上,聲稱曾為古茲曼左右手的西弗恩特斯表示,古茲曼曾向多個電影製作人講述自己如同動作巨星般的冒險經歷,尋求有人能將他的故事拍成電影。   據《紐約客》,現年62歲的全球頭號毒梟古茲曼,有過3段婚姻,育有15個孩子。關於他的傳說總是很離奇,而他與情婦桑切斯的故事也同樣不可思議。   出雙入對,密道逃生   據路透社,桑切斯2011年與古茲曼相識,沒過幾個月,她就開始去錫那羅亞州的山上為古茲曼運輸毒品,從不索取報酬。   她對法官說:「我把幾千克的大麻打包走船運,在包裝上畫了一顆愛心並寫上數字4,代表我對這個生日是4月4日的男人的愛。」 不過,桑切斯覺得毒品生意總是讓他們分隔兩地,她想回到古茲曼身邊。於是,古茲曼在墨西哥城建立一個用於洗錢的果汁公司,讓其掌管。   桑切斯稱:「古茲曼曾說,任何背叛他的人都是死路一條,包括家人在內。」   2014年初,古茲曼和桑切斯前往墨西哥海邊度假勝地卡波聖盧卡斯,他們到那之後在「安全屋」聊了幾個小時,半夜突然被一聲巨響驚擾,墨西哥海軍正在設法打開安全屋的前門。 他們立即逃入了浴缸之下的一條地下密道,密道內有木製階梯,與下水道連通。桑切斯說古茲曼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在地下走了一個多小時,最終到達一條小河邊,成功逃脫。   在那之後沒多久,2014年2月,墨西哥警方和美國緝毒局在墨西哥採取聯合行動將古茲曼捕獲。 據BBC報道,墨西哥官員說,古茲曼被拘後,桑切斯曾用虛假文件前往監獄看他。2017年兩人還共度新年前夜。   看似兩人情深,但是古茲曼曾經的合作夥伴作為證人在法庭上表示,桑切斯只是古茲曼的眾多情人之一。   據福克斯新聞,法庭上一位證人表示,古茲曼利用間諜軟件同時監控他的妻子和情人們。但是他一直拒絕與妻子科羅內爾見面或直接聯繫,這是為了保障她的安全。   可見,桑切斯一往情深,但是古茲曼是真情還是利用其販毒就不得而知了。而古茲曼的妻子在法庭上全程一言未發,但時而微笑。 古茲曼有個「電影夢」   古茲曼有個「電影夢」   據《紐約郵報》,雖然古茲曼在法庭上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一些古茲曼曾經的手下作為證人講述了古茲曼想拍電影的願望。 證人西弗恩特斯說,古茲曼曾約見過多位電影製作人,想要讓他們將自己的逃亡的經歷拍成電影。   古茲曼曾介紹,2012年他被軍方抓捕,手被步槍擊中,軍人將他雙腿捆綁住懸吊在直升機上飛行。   《紐約郵報》調侃,聽起來很像是湯姆·克魯斯出演的《碟中諜》。 在過去的25年,古茲曼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毒品帝國,走私超過155噸毒品,犯下販毒、洗錢、謀殺等17項重罪。他曾多次被捕,2次越獄。雖然經歷了漫長的逃亡,但是他的生活卻極其奢華。   據美聯社,去年11月古茲曼首次在紐約出庭,聯邦檢察官費爾斯在陳述中說,古茲曼擁有私人重裝備軍隊,隨身攜帶的手槍上鑲滿鑽石,AK-47步槍則是鍍金的。 古茲曼的前好友兼親信馬丁內斯說,1990年代,古茲曼就已經擁有4架飛機。在墨西哥,幾乎每個海灘邊都有他的豪宅,還有私人動物園,飼養着老虎、獅子、美洲豹等動物。   靠販毒暴富之後的古茲曼還去往各國旅遊,使用假護照幾乎玩遍了全世界。   2015年古茲曼被捕,然後於去年11月被引渡至美國接受審判。今日美國網站報道稱,對於古茲曼的世紀審判大約將持續到2月。

繳獲210萬毒品現金 多倫多警隊偵破販毒大案

■■警方搜獲的部份毒品。杜咸區警隊圖片   杜咸區警隊與皇家騎警,偵破一宗販毒大案,檢獲黑市價值約150萬元的毒品及逾60萬元現款,並拘捕了九人。   杜咸區警方表示,警隊槍械與黑幫調查組與騎警聯手,早於去年秋季展開代號「維克里」計劃(Project Vickery),針對大多倫多地區的販毒活動展開調查。   經過為期四個月的聯合偵查,兩警隊探員於前天(16日)收網。當天早上,在其他地區警隊支援下,大批警員持搜查令在位於杜咸區、多倫多市、皮爾區及京士頓市(Kingston)合共十五個住宅展開搜查。   行動中,探員檢獲多種毒品,包括芬太尼、可卡因、冰毒及海洛英,黑市價值合共高達150萬元。搜查人員亦起出四枝槍械、逾60萬元現款及五部涉案汽車。   此外,警方拘捕了十九人,他們合共面對超過148項控罪。眾被告稍後將在多倫多市法院提堂。

中國政府會從寬處理謝倫伯格案嗎?

趙朴不認為中國政府會從寬處理謝倫伯格案。 網上圖片 本報綜合報道 加拿大卑詩省男子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在中國被判死刑一案,聯邦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已與中國駐加拿大大使聯繫,希望中國能從寬處理謝倫伯格案件。不過,根據一些熟悉中國國情的專家表示,推翻死刑的可能性僅一成,微乎其微。 方慧蘭表示:「我們已經與中國駐加拿大大使談過。加拿大在死刑方面的立場長久不變。正如加拿大人所知,加拿大沒有死刑。我們認為這是不人道和不恰當的,加拿大人無論在何地被判死刑,我們都會反對。」 謝倫伯格的死刑,導致加拿大與中國緊張的外交關係進一步升級。 當被問及總理杜魯多是否該致電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方慧蘭說,兩國政府部門都密切保持聯繫,相關問題正在討論中。「我自己兩次和中國大使通話溝通,我們與中國政府正多方聯繫,保持這種對話非常重要。」 5年前另一加拿大人也遭處決 星報報道,2014年底有兩個加拿大華裔公民因毒品走私而遭判死刑,其中一人持中國證件入境,中國不視其為加拿大人;另一人持加拿大護照進入中國,有獲得領事服務。當時的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與總督庄斯頓(David Johnston)都介入此案希望中國從寬處理那個加拿大人。 前加拿大駐中國大使趙朴(Guy Saint-Jacques)披露這段往事說,就在得知此加拿大人將被處決前一天,總理哈珀還寫了一封私人信件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求中國從寬處理。但中國隔天還是處決了這個男子。 趙朴認為,這次加拿大向中國提出寬大處理的要求,也不會改變中國政府的態度。 方慧蘭強調,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是非常長久的,兩國應該繼續向前發展,但「這的確是一個艱難的時刻」。另一方面,謝倫伯格的律師張東碩表示會提出上訴。長期關注中國司法的對話基金會負責人卡姆(John Kamm)表示,在中國上訴成功率不到15%,而推翻死刑判決的上訴就更少,還不到10%。 加中關係回暖或有幫助 CBC報道,卡姆創辦的對話基金會是一個非牟利民間組織,主張通過對話與合作的方式,來改善中國在押囚犯的境遇。他正在向謝倫伯格的家人提供協助,但是對謝倫伯格通過上訴保住性命並不樂觀,認為唯一的希望是加中關係的回暖。因為高級法院不一定會立刻審理上訴,這可能會拖幾個月,甚至幾年,如果在這期間加拿大和中國的關係好轉了,中國可能會決定不執行死刑判決。 如果謝倫伯格提出上訴,負責審理的是遼寧高院。如果遼寧高院維持死刑原判,執行之前還要經過中國最高法院的複核,這個過程不會很短。卡姆認為,如果上訴審理迅速進行,對謝倫伯格的命運來說就不是好兆頭。 卡姆表示他不會放棄為謝倫伯格爭取減刑的努力,並希望加拿大政府和聯合國有關組織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他說,當其他國家做了什麼不符合中國利益的事時,中國政府喜歡說這件事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杜魯多現在應告訴中國政府,這件事損害了加拿大人對中國的印象。

加拿大外長要求中國寬大處理 免謝倫伯格死刑

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稱已要求中方免去謝倫伯格死刑。資料圖片 加拿大要求華對涉毒公民寬大處理。 加拿大男子謝倫伯格被控在華走私毒品,周一在遼寧大連中級法院重審後被改判死刑,引發中加外交風波升溫。加拿大外交部要求中方寬大處理被判死刑的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 加拿大外長方慧蘭在魁北克省對記者表示,判決出爐後曾經與謝倫伯格的父親通電話,形容雙方有一段非常激動的對話,又指渥太華當局已經與中國駐加大使對話,要求中方免去謝倫伯格的死刑,認為判決既不人道,亦不恰當,要求中方從輕發落。 她又說,加拿大長久以來對死刑的立場一貫,加拿大並無死刑,認為死刑是不人道和不適當,無論何處將加拿大人判處死刑,加方都反對。 謝倫伯格的律師早前已表明會提出上訴,謝倫伯格的家人周二發聲明指,非常關注謝倫伯格在中國面對的困境,盼望政府能儘力確保謝倫伯格得到公平對待。

中加關係惡化 接下來事態發展三種可能

作者:牛彈琴 (一)   終於,中國對加拿大對真格了。   因為之前的一些行動,譬如,緊急召見大使,提出嚴正交涉,表達強烈抗議,感覺主要還是語言層面的。   但1月15日,開始採取實際行動了。媒體是這樣報道的:   據外交部領事司消息,近期,加拿大發生中國公民被加執法部門以第三國要求為由任意拘押事件。外交部和中國駐加拿大使領館提醒中國公民結合自身情況,充分評估前往加拿大旅行的風險,近期謹慎前往加拿大。如遇緊急情況,請及時聯繫中國駐加使領館尋求協助。   後面,還附加了外交部和中國駐加使領館的聯繫電話。加拿大   這應該是特殊時間、特殊背景下,一次特殊的風險提示。至少幾個看點吧:   1,發佈警示的起因,毫無疑問是孟晚舟事件。說得也很明白:「近期,加拿大發生中國公民被加執法部門以第三國要求為由任意拘押事件。」除孟晚舟外,沒有其他能對號入座的事情。   2,外交部由此提醒中國公民,去加拿大有風險,要「近期謹慎」前往。也就是說,如果覺得不妥當,就別犯傻去冒險了。   3,孟晚舟去年12月1日被拘押,中方到了1月15日才發警示,顯然還是保持了足夠的耐心,並進行了充分的溝通,但最終覺得,還是發出警示吧,別讓中國公民冒險了。   當然,很多人可能要問,中國不是已經採取行動了嗎?   譬如,依法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邁克爾和康明凱,還判處了一名加拿大毒販謝倫伯格死刑。   必須注意到,上面的這一系列行動,雖然在加拿大看來,也是中方基於孟晚舟事件的報復,但就中方而言,這與孟晚舟事件無關。   按照中方的說法,兩名加拿大人被捕,是因為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   至於加拿大毒販被判死刑,那是因為他罪大惡極,販賣毒品達到了222公斤。再說了,中國對販毒從來不手軟,光被執行死刑的日本毒販,應該就已經有6人了。   但直接針對孟晚舟事件,中方這次發出安全警示,顯然還是一個大動作。 西方漫畫,可能政治不正確,看看還是蠻有意思的   (二)   對中方來說,這更是來而不往非禮也。   因為在加拿大毒販被判死刑後,加拿大立刻更新旅遊警示,警告加拿大公民前往中國時「保持高度警惕」,因為加拿大人可能在中國承受「任意執行法律的風險」。   15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華春瑩就這樣反擊:   加拿大政府確實應該向本國公民發佈一個提醒,但不是提醒他們來中國可能面臨危險,而是提醒加拿大公民千萬不要到中國來從事走私販毒這樣的嚴重罪行。如果來中國從事這樣嚴重的犯罪行為,那一定會面臨嚴重後果!   加方發佈所謂提醒有點賊喊說賊。實際上,以所謂法律為由任意拘押外國公民的恰恰是加拿大,而不是中國。   華女士確實也夠犀利:   1,加拿大確實應發提醒,但不是提醒他們在中國有風險,而是別來走私販毒了。如果那樣干,後果很嚴重!   2,加拿大的指責,完全是賊喊捉賊。也就在當天發佈會上,她還用「此話差矣」,評點加拿大方面說中方「隨意」判決!   3,有些人的指責,其實是偏見和惡意。也難怪中國駐加拿大大使此前發飆:有些人習慣於傲慢地採取雙重標準,歸根結底還是「西方中心論」和「白人優越論」在作祟。   鬥爭是很考驗功夫的。別忘了還有另一個大背景。   在美國等西方國家,阿片類藥物濫用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特朗普就曾因此發誓,必要時就該對這些毒販判處死刑。   中美元首阿根廷會晤後,記得白宮當時的聲明中,就有這麼一句:「非常重要的是,中國以一種高尚的人道主義姿態,同意將芬太尼指定為一種受控物質,這意味着向美國出售芬太尼的人將受到中國法律規定的最高刑罰。」   中國這樣做,美國很感激。   最高刑罰是什麼?   毫無疑問是死刑。   按照中國法庭披露的信息,這個謝倫伯格,犯下的罪行,還不是向中國人兜售毒品,其實是試圖走私到西方國家。   一方面,幾乎是請求中國要嚴打類似毒品走私;另一方面,中國動真格最高刑罰了,西方就不自在了?   那不是自己打臉了不是?國際政治還是很有意思的吧。   讓加拿大尤其尷尬的是,就在指責中國「隨意」判決的幾乎同時,有加拿大媒體就披露,就是這個謝倫伯格,2003年和2012年,也是因為販毒,分別被判入獄6個月和16個月。   因此,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毒販。   還是再次引述那位加拿大人的評點吧:   作為一個加拿大人,我對他沒太多同情。我沒有空洞的愛國主義,他是一個毒販,多少人死於這種阿片類藥物……或許,這向那些毒販發出了一個很好的信號:不管你來自哪裡,總有一顆子彈在等待着你!   加拿大沒有子彈,中國不能手軟。   (三)   鬥爭還在繼續。   孟晚舟事件後,1月15日,任正非第一次接受外媒採訪。據英國《金融時報》,任正非說:   「我依然愛我的祖國,我擁護中國共產黨,但我絕不會做任何有損世界上任何國家的事情。」   他表示,華為「從來沒有從任何政府接到關於提供不適當信息的請求」。另據外媒,任正非還表示,他「非常」想念自己的女兒,並堅信自己女兒的案子將以正義的勝利告終。   這顯然也是有針對性的:主動澄清,也是反擊所謂華為參與間諜活動的各種指控;展現親情,也是在向加拿大方面喊話。   對加拿大來說,現在應該也有點騎虎難下,孟晚舟在它們手裡不假,但感覺它們手裡握着的,其實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留給加拿大的時間其實不多了。按照美加之間的引渡條款,美國有60天時間提出引渡申請,孟是12月1日被拘押的,推算下來,美國提出引渡申請的最後期限是1月29日。   畢竟,這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加拿大人都在埋怨,美國方面的指控,百分之二百是有政治目的,某些加拿大人沒腦子,夾在中美之間成了炮灰。這顯然不是法律的問題。   接下來的事態發展,不外乎就三種情況:   1,美國不引渡,加拿大放人。這算是最理想結果,加拿大估計也可以大舒一口氣;對孟晚舟來說,也算是有驚無險。   2,美國要求引渡,加拿大拒絕。但這也意味着長時間的法庭鬥爭,會很驚心動魄,並影響到民眾情緒和國家關係。   3,美國要求引渡,加拿大同意。中方必然會反彈,加拿大也必須認真掂量掂量可能的後果。   後果會怎麼樣?肯定還不是現在這麼簡單!   別忘了,人民日報評論此前就說過一句狠話:中方不會惹事,但是也決不怕事,誰也不要小看中國的信心、意志和實力。   鬥爭形勢很複雜。但這就是2019年,歷史將會記住這一年的。

中國環球時報:有一個重要信息傳遞給加拿大

《環球時報》社評,原題為:《武斷的是加拿大方面,而非大連法院》 在中國販毒的風險比在西方高,那裡有死刑在等着鋌而走險者。中國為執行本國法律不懼外部壓力。 加拿大籍被告人謝倫伯格因犯走私毒品罪14日被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刑。這是此案被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回重審後,大連市中院另組合議庭並公開審理後的新判決。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北京時間星期一晚上迅速發出無理的指責,宣稱中國法院的判決是「武斷的」。   走私毒品在中國是重罪。本世紀以來已有多名外國人因在中國走私毒品而被判處死刑,其中日本籍的就至少有6人。巴基斯坦裔英國籍公民阿克毛2009年被中國法院判處死刑後引起西方輿論的廣泛關注,時任英國首相布朗親自為阿克毛求情,但他還是被執行了死刑。   謝倫伯格的上訴審理髮生在華為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遭扣押之後,加拿大和一些西方輿論在第一時間就將此案與孟晚舟事件聯繫了起來,宣稱中方在拿此案向加方施壓。這種無理的推測是對中國法律的粗暴輕視。   在14日大連中級人民法院宣判之前,很多西方媒體已經預感到謝倫伯格有可能被判死刑,這說明當他們了解了中國刑法和之前毒販遭到的判決之後,自己就形成了這一推測,因為謝倫伯格參與走私的冰毒數量實在是太大了。   但是特魯多總理的評論顯示,加拿大方面還是對法院判決立即開始了價值判斷,而不是法律對照。他們要對照也是對照自己的法律,而不是中國法律,加拿大法律沒有死刑,但中國刑法對毒販的死刑規定十分嚴厲、明確。近來加拿大輿論一直在說中國將謝倫伯格案「政治化」,然而加拿大方面恰恰在做將法律政治化的表演。   西方中心主義在這一輪中加衝突中的加拿大一方表現得非常明顯。加拿大無論做什麼都是法律,中國做什麼都不是法律,這樣的雙重標準被加拿大的精英們搞得如此「理直氣壯」,這樣的文化和價值自戀到了該沉到安大略湖湖底的時候了。   謝倫伯格案在西方很受關注,儘管一些人會歪曲解讀此案,但有一個重要信息還是會傳遞到加拿大和西方:在中國販毒的風險比在西方高,那裡有死刑在等着鋌而走險者。中國為執行本國法律不懼外部壓力,這個信息同樣會被西方公眾接收到。   對謝倫伯格的判決是中國司法主權的一次常態表現,西方輿論如果對它們本國公民負責任,就應如實講述此案的來龍去脈,不要誤導針對中國法律的潛在犯案者。莫將這次典型的司法判決說成是「政治判決」,否則,難道特殊政治原因一旦消失,就可以來中國販毒了嗎?那樣的評論是會殺人的。   加拿大近來像是有點中邪,很熱衷於拉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為它發聲,好像這會有利於迫使中國屈服。這是對中國法律和中國國家意志的雙重低估,但可以肯定地說,加拿大會碰壁的,中國對自己法律和國家利益的堅持是加方以為一推就倒、但實際上卻很堅硬的牆。

謝倫伯格7年前販毒曾被判刑 議員敦促總理營救

法斯特促請總理介入,營救謝倫伯格。網上圖片   本報綜合報道 法庭文件顯示,在中國被判死刑的卑詩省阿波斯福(Abbotsford)男子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早於2012年在加拿大因為販毒而被判監16個月,當時卑詩最高法院法官布朗(Neill Brown)在芝里華克(Chilliwack)判刑時,曾警告謝倫伯格,幸好謝倫伯格在加拿大販毒,否則如果在利比亞或敘利亞有死刑的國家被捉,後果嚴重得多。 案情透露,經過深入調查,警方鎖定被告為目標,相信被告位於阿波斯福的柏文單位被用作「毒品分發中心」。其後警方突擊搜查被告的4樓柏文單位,起出市值6,080元的可卡因和海洛英,以及3,025元現金,相信是販賣毒品收益。當時,被告正在緩刑。 謝倫伯格的刑事紀錄可追溯至2003年2月,當時他因為藏有毒品作販賣用途,被判監6個月。他在2012年被判刑時,染有癖癮。這源於他在工作期間曾遇上事故,傷了股骨,要服食止痛藥,結果他開始濫用止痛藥。 代表被告律師向法官布朗求情時稱,其當事人已對自己的罪行深感羞愧,並且擔心父親,其當事人承認全部4項罪名。 布朗在判刑時指出,被告的父親因為兒子誤入歧途而沒有與兒子聯絡,幸運地,被告仍有一些家人支持。 選區國會議員促總理營救 布朗又語重心長表示,永遠不要低估犯案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 布朗又稱,被告正處於人生的關鍵時刻,希望被告戒除癖癮,改過自新,重過生活,並盼望這是被告最後一次出庭。 另外,阿波斯福選區國會議員法斯特(Ed Fast)促請總理杜魯多介入,營救謝倫伯格。 法斯特稱,謝倫伯格原先在中國於2014年因涉嫌販毒而被拘留,其後被判監15年於是提出上訴,現被判死刑。 法斯特表示,看來,中國政府把謝倫伯格的案件政治化,以報復加拿大應美國要求,拘捕華為高層孟晚舟。法斯特又稱,自孟晚舟在上月1日被捕以來,多個加拿大公民便受到中國政府的報復拘留。

庭審現場圖曝光:加拿大籍毒販中國走私毒品被判死刑

2019年1月14日,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加拿大籍被告人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以下簡稱謝倫伯格)走私毒品案依法進行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併當庭宣判,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謝倫伯格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2018年11月20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謝倫伯格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十五萬元,驅逐出境。謝倫伯格不服,提出上訴。12月29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遼寧省人民檢察院出庭檢察員認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為從犯和犯罪未遂並從輕處罰明顯不當,經審理,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將案件發回原審法院重新審判。大連市人民檢察院補充起訴了新的犯罪事實。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對此案公開開庭審理。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凱姆、史蒂芬與「周先生」(均在逃)等人實施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控制着中國境內平安銀行、招商銀行的兩個賬戶,為其毒品犯罪提供資金支持。2014年10月中旬,凱姆僱傭翻譯許某為其工作,指使許某到大連市租賃倉庫、訂購輪胎,接收「周先生」、簡祥榮(因運輸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另案判處無期徒刑)從廣東省運往大連市的藏有222包冰毒的20噸塑料顆粒並放入倉庫,同時告知許某,將委派一名外籍人士處理此批貨物。 11月19日,凱姆指派謝倫伯格到大連與許某會合,擬將毒品藏匿在輪胎內膽中走私至澳大利亞。此後,謝倫伯格要求許某帶其購買了用於將毒品與輪胎內膽重新包裝的工具,訂購了輪胎、內胎和二手集裝箱。謝倫伯格查看貨物、評估工作量後,將船期由11月更改為12月。27日下午,謝倫伯格給麥慶祥(因運輸毒品罪被另案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打電話,要求其幫助另找倉庫存放毒品。麥慶祥隨後給大連倉儲經營商戶打電話聯繫倉庫事宜。 29日,許某向公安機關報案。謝倫伯格察覺後,於12月1日凌晨離開酒店前往大連機場準備逃往泰國。途中,謝倫伯格扔掉手機SIM卡、更換新的SIM卡。當日13時,飛機經停廣州時,謝倫伯格被公安機關抓獲。經鑒定,公安機關查獲的222包冰毒凈重222.035千克。   經審理還查明,2014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周先生」指使簡祥榮兩次雇車將混裝有毒品的貨物從廣州運至杭州,簡祥榮、史蒂芬、麥慶祥分別負責接運。12月5日,公安機關將麥慶祥抓獲,查扣501千克冰毒。在上述犯罪期間,凱姆、史蒂芬與「周先生」等人控制的兩個賬戶多次向簡祥榮、麥慶祥等人賬戶轉款用於相關支出。   公訴機關當庭出示了物證照片、書證、現場勘查筆錄、毒品鑒定意見、另案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等證據,證人許某出庭作證。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謝倫伯格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夥同他人走私冰毒222.035千克,其行為構成走私毒品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謝倫伯格系主犯,且系犯罪既遂。根據被告人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嚴重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有關規定,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謝倫伯格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審判長在宣告判決時,當庭告知被告人如不服本判決,有權在接到判決書第二日起十日內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案件審理期間,人民法院依法保障了被告人在訴訟過程中的辯護、翻譯等各項權利。開庭前,人民法院依照相關規定通知了加拿大駐華使館,該館官員到庭旁聽。各界群眾、部分中外媒體記者50餘人旁聽了庭審和宣判。 來源:新浪新聞

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上訴後改判死刑

2018年11月20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謝倫伯格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十五萬元,驅逐出境。謝倫伯格不服,提出上訴。12月29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遼寧省人民檢察院出庭檢察員認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為從犯和犯罪未遂並從輕處罰明顯不當,經審理,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將案件發回原審法院重新審判。大連市人民檢察院補充起訴了新的犯罪事實。 2019年1月14日,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加拿大籍被告人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走私毒品案依法進行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併當庭宣判,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謝倫伯格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有媒體分析說,謝倫伯格成了加中外交關係的犧牲品。

加拿大使館官員到庭旁聽

謝倫博格毒品案件審理期間,中國人民法院依法保障了被告人在訴訟過程中的辯護、翻譯等各項權利。開庭前,人民法院依照相關規定通知了加拿大駐華使館,該館官員到庭旁聽。各界群眾、部分中外媒體記者50餘人旁聽了庭審和宣判。

走私冰毒超222千克 是主犯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凱姆、史蒂芬與「周先生」(均在逃)等人實施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控制着中國境內平安銀行、招商銀行的兩個賬戶,為其毒品犯罪提供資金支持。2014年10月中旬,凱姆僱傭翻譯許某為其工作,指使許某到大連市租賃倉庫、訂購輪胎,接收「周先生」、簡祥榮(因運輸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另案判處無期徒刑)從廣東省運往大連市的藏有222包冰毒的20噸塑料顆粒並放入倉庫,同時告知許某,將委派一名外籍人士處理此批貨物。 11月19日,凱姆指派謝倫伯格到大連與許某會合,擬將毒品藏匿在輪胎內膽中走私至澳大利亞。此後,謝倫伯格要求許某帶其購買了用於將毒品與輪胎內膽重新包裝的工具,訂購了輪胎、內胎和二手集裝箱。謝倫伯格查看貨物、評估工作量後,將船期由11月更改為12月。 27日下午,謝倫伯格給麥慶祥(因運輸毒品罪被另案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打電話,要求其幫助另找倉庫存放毒品。麥慶祥隨後給大連倉儲經營商戶打電話聯繫倉庫事宜。29日,許某向公安機關報案。謝倫伯格察覺後,於12月1日凌晨離開酒店前往大連機場準備逃往泰國。 途中,謝倫伯格扔掉手機SIM卡、更換新的SIM卡。當日13時,飛機經停廣州時,謝倫伯格被公安機關抓獲。經鑒定,公安機關查獲的222包冰毒凈重222.035千克。

加拿大男子中國被判死刑 走私毒品超過222公斤

綜合消息:加拿大籍被告人謝倫伯格因犯走私毒品罪被依法判處死刑。14日,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加拿大籍被告人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走私毒品案依法進行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併當庭宣判,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謝倫伯格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據央視消息:2019年1月14日,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加拿大籍被告人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走私毒品案依法進行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併當庭宣判,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謝倫伯格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2018年11月20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謝倫伯格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十五萬元,驅逐出境。謝倫伯格不服,提出上訴。12月29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遼寧省人民檢察院出庭檢察員認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為從犯和犯罪未遂並從輕處罰明顯不當,經審理,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將案件發回原審法院重新審判。大連市人民檢察院補充起訴了新的犯罪事實。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對此案公開開庭審理。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凱姆、史蒂芬與「周先生」(均在逃)等人實施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控制着中國境內平安銀行、招商銀行的兩個賬戶,為其毒品犯罪提供資金支持。2014年10月中旬,凱姆僱傭翻譯許某為其工作,指使許某到大連市租賃倉庫、訂購輪胎,接收「周先生」、簡祥榮(因運輸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另案判處無期徒刑)從廣東省運往大連市的藏有222包冰毒的20噸塑料顆粒並放入倉庫,同時告知許某,將委派一名外籍人士處理此批貨物。 11月19日,凱姆指派謝倫伯格到大連與許某會合,擬將毒品藏匿在輪胎內膽中走私至澳大利亞。此後,謝倫伯格要求許某帶其購買了用於將毒品與輪胎內膽重新包裝的工具,訂購了輪胎、內胎和二手集裝箱。謝倫伯格查看貨物、評估工作量後,將船期由11月更改為12月。27日下午,謝倫伯格給麥慶祥(因運輸毒品罪被另案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打電話,要求其幫助另找倉庫存放毒品。麥慶祥隨後給大連倉儲經營商戶打電話聯繫倉庫事宜。29日,許某向公安機關報案。謝倫伯格察覺後,於12月1日凌晨離開酒店前往大連機場準備逃往泰國。途中,謝倫伯格扔掉手機SIM卡、更換新的SIM卡。當日13時,飛機經停廣州時,謝倫伯格被公安機關抓獲。經鑒定,公安機關查獲的222包冰毒凈重222.035千克。 經審理還查明,2014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周先生」指使簡祥榮兩次雇車將混裝有毒品的貨物從廣州運至杭州,簡祥榮、史蒂芬、麥慶祥分別負責接運。12月5日,公安機關將麥慶祥抓獲,查扣501千克冰毒。在上述犯罪期間,凱姆、史蒂芬與「周先生」等人控制的兩個賬戶多次向簡祥榮、麥慶祥等人賬戶轉款用於相關支出。 公訴機關當庭出示了物證照片、書證、現場勘查筆錄、毒品鑒定意見、另案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等證據,證人許某出庭作證。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謝倫伯格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夥同他人走私冰毒222.035千克,其行為構成走私毒品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謝倫伯格系主犯,且系犯罪既遂。根據被告人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嚴重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有關規定,以走私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謝倫伯格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審判長在宣告判決時,當庭告知被告人如不服本判決,有權在接到判決書第二日起十日內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案件審理期間,人民法院依法保障了被告人在訴訟過程中的辯護、翻譯等各項權利。開庭前,人民法院依照相關規定通知了加拿大駐華使館,該館官員到庭旁聽。各界群眾、部分中外媒體記者50餘人旁聽了庭審和宣判。  

違規現象嚴重 安省自訂車牌內容堪憂

■■「Peg Sheg」旁遮普語意思是「飲酒」。 Gagandeep Kanwal 根據安省交通廳對汽車牌照用語的指引,一些不符合規定的車牌都要回收,但還是有一些漏網之魚。大多區就有一些車輛的自訂車牌,用旁遮普語翻譯過來帶有冒犯之意,甚至是F字眼的髒話。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賓頓市一名印度語社區報紙的記者Gagandeep Kanwal,一直在拍攝這類帶有違規用語的訂製車牌照片,並將其傳送給省府有關部門。他說,「我每天都看到這樣的車牌,這很令人不安,因為如果我的孩子看到它們,我無法向他們解釋這意味着什麼。」 ■■「Feem」旁遮普語意思是「鴉片」。 Gagandeep Kanwal   他稱,一些車牌上用英文字母拼寫的旁遮普語短語,包括「鴉片」、「飲酒」和F字的髒話等詞彙。甚至他還見過代表男性生殖器的字眼,以及可以翻譯為「我想和你妹妹發生性關係」之意的語彙。 省府稱會過濾掉不合規車牌申請 幾個月前,CBC多倫多新聞曾報道一則,關於社區對旁遮普語車牌拼寫出「步槍」或「來福槍」擔憂的報道。隨後,交通廳對52個車牌進行了審查,並收回其中33個,因為它們違反了訂製車牌的指引,其規定不允許使用冒犯性語言或提及毒品、酗酒、暴力或性行為。 ■■這些車輛的自訂車牌用旁遮普語翻譯過來,就帶有冒犯之意。 CBC   加拿大世界錫克教組織發言人Balpreet Singh也認為,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他表示,旁遮普語是安省使用最多的語言之一,所以認為能看出這些語言的車牌的含義並不太難。 安省政府稱,省府的工作人員包括能講各種語言的人,一直都會過濾掉不符合規定的訂製車牌的申請,同時還會使用各種翻譯工具。 據省府統計,2018年安省司機共自訂大約31,650個新的個性化車牌,其中約有3,350份申請被駁回。 雖然Singh認為,有旁遮普語髒話的車牌是不可以接受的,但他也不認為這個問題特別緊迫。他說,「這肯定很刺眼,但這還是少數人,尤其是一些年輕人試圖吸引眼球的做法。」

毒品危機嚴峻 2018多倫多至少146人因此喪命!

■■吸毒者領取配有解毒劑納洛酮的急救包。星報   綜合報道   根據多倫多救護服務部的資料,多市在2018年至少有146人懷疑因服毒過量死亡。不過,該數目不包括送院後不治的吸毒者,也不包括被救護員認定為意外死亡,但驗屍後確定為吸毒過量的個案。有批評意見指,當局目前的做法,無助於解決鴉片類毒品引發的危機。   多倫多首席衛生官德薇拉醫生(Dr. Eileen de Villa)表示,雖然救護服務部的報告顯示,2018年下半年的服毒過量死亡個案,比2017年同期少,但這是否代表問題已出現好轉,依然言之過早。她又指,當省驗屍服務處公布死因統計數字時,估計相關的死亡人數會增加。   驗屍服務處的初步數據顯示,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111人因吸食過量鴉片類毒品死亡。   多倫多公共衛生局(Toronto Public Health)從2018年起,透過過量服毒資料系統(Overdose Information System),監察由救護服務部提供的過量吸食鴉片類毒品數字。   根據多倫多公共衛生局公布的資料,由2005至2017年期間,每年平均有94人因服食鴉片類毒品死亡,死亡人數在2017年更大幅增加至308人。   首席醫官指政府做法無法解危機   根據加拿大衛生部(Health Canada)2017年的數據,全國有近4,000人懷疑因吸食鴉片類毒品死亡。   德薇拉指出,有太多人因為可預防的原因而死亡,吸毒者從非法市場取得含有芬太尼(fentanyl)及各種強化物質的毒品,令問題越來越嚴重。   德薇拉說,過量吸食鴉片類毒品,是現今社會面對的最大醫療問題。政府應該認識到,目前的做法無助解決問題,也無助於降低毒品的傷害。她稱,社區需要公共衛生部門介入,幫助吸毒者建立和維持健康的生活。   參與反毒品倡議活動多年的伯傑醫生(Dr.Philip Berger),也同意這種看法,他認為當局應該提供更廣泛的戒毒及治療方案,每個吸毒者也應該備有包括解毒劑納洛酮(naloxone)在內的急救包。

大多地區節日期間 170人因醉駕被捕

■■大多倫多地區在節日期間,有170人因不清醒駕駛被捕。CTV   根據2018年節日反不清醒駕駛路檢行動(R.I.D.E.)的數據,大多倫多地區在2018年11月14日至12月31日期間,共有170人因不清醒駕駛(impaired driving)被捕。加國母親反醉駕組織(MADD)負責人指出,被捕人數之多,令人震驚。   多倫多警隊在周三表示,雖然警方拘捕了不少涉嫌不清醒駕駛的人,但相信沒有被發現的不清醒駕駛行為,遠比被發現的多。   警隊又指出,在2018年共有1,042人因醉酒駕駛被捕,有74人被控在毒品影響下駕駛。   12月18日推新法 盼改善情況   警方又提醒駕駛人士,根據新的大麻管制法規定,如果車廂有包裝封條已打開的大麻產品,而司機又可以伸手拿到該大麻產品,即屬違法。   加國母親反醉駕組織負責人絲雲遜(Carolyn Swinson)表示,涉及不清醒駕駛的人數之多,令人感到既意外又震驚。她說,難以明白這些人為什麼明知犯法也要繼續在喝酒或吸毒後駕駛,希望在12月18日開始實施新法規後,情況會有改善。   根據新法規,警方有權要求被合法截停的司機進行呼氣測試。此外,對於不清醒駕駛的重犯者,最高罰款金額會增加至2,000元,並處以強制性監禁。   綜合報道

安省現新型鴉片類藥物 劇毒且不受國家管制!

■■安省首次發現一種毒性類似芬太尼(圖)的新型合成鴉片類藥物,名叫U-48800。網上圖片 本報綜合報道 據多倫多警方最新消息,聯邦衛生部證實安省首次發現一種與導致世界各地大量死亡有關的新型合成鴉片類藥物。這也凸顯了鴉片類藥物危機的性質,正發生新的演變。 據《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報道,12月下旬,多倫多警方宣布在兩個月前,對多倫多西區一處住宅進行與毒品無關的搜查時,發現一種白色粉末。該樣本被送到加拿大衛生部藥物分析實驗室,最終被確定為名叫U-48800的新型合成鴉片類藥物。 徵狀包括瞳孔收縮及嗜睡  加拿大衛生部此前僅在國內發現過6次此種藥物,首次是在去年2月,而且從未在沙省以東發現過。據加拿大公共衛生署和加拿大衛生信息研究所的數據,去年1月至6月,鴉片類藥物在本國造成2,000多人死亡,其中的70%以上是由芬太尼及其類似藥物導致。 今次在多倫多緝獲的藥物不是芬太尼,但它產生類似效果,在美國三藩市灣區從事打擊街頭毒品犯罪的藥物識別專家、退休警長Keith Graves表示,它們都會引起相同的徵狀和體征,例如瞳孔收縮、嗜睡和容易有過量服用的風險。 加拿大衛生部發言人Eric Morrissette表示,U-48800在加拿大沒有任何合法用途,但也不受國家管制。這意味着,這與其他合成鴉片類藥物如U-47700不同,加拿大的警方不能根據《受管製藥物和物質法》向擁有U-48800的人提出控罪。 U-48800在加拿大不被認為是U-47700的類似藥物,儘管美國政府一項最新調查發現,有證據表明兩者在交易時是可以相互替代的。美國方面也在研究國際郵件系統中的漏洞,以了解美國人如何從中國網購這種毒品。 中國生產 改變化學結構輸北美 據報,去年夏天在U-47700被列入中國受控物質清單後,警方卧底在網上與中國賣家溝通,冒充第一次購買者,對方表示U-47700已經停產,可以購買U-48800。 Graves表示,限制U-47700不僅導致了U-48800的產生,而且還推出了U-49900和U-50488。制毒者只是改變了一些化學結構,以繞過北美的法律。這些是在中國生產,再通過網上用一般的搜索引擎都搜不到的暗網購買,並郵遞到買家家中。 多倫多警方警告公眾,如果接觸任何未知物質-特別是他們知道或相信是鴉片類藥物的白色粉末,就要「極其謹慎」。因為即使是長期吸毒者,在使用新的合成藥物時也可能用錯份量,造成服毒過量死亡。

遼寧省高院指原判量刑過輕要求重審 加拿大籍毒販或面臨死刑

■遼寧省法庭29日開庭,有記者及多名加拿大人旁聽。 中央社/網上圖片   本報訊 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之後,中加關係急轉直下。繼中國逮捕3名加拿大公民後,29日一名涉嫌企圖走私高達220公斤冰毒的加拿大籍毒販謝倫伯格在大連接受二審。遼寧省高院認為,嫌犯一審判決入獄15年,量刑過輕「明顯不當」,要求重審。根據中國《刑法》,該加拿大男子有可能面臨死刑。 ■■圖為高院認定一審量刑過輕。 網上圖片   檢方指被告人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在2014年11月19日抵達大連,按照另一名毒販的指示,分裝一批在大連貨倉的220公斤冰毒,並準備把毒品放入輪胎走私運往澳洲。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警方接到報案後在貨倉搜出300多袋塑料顆粒,其中15袋為白色晶狀物品。 本案由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6年3月15日一審,於今年11月20日宣告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走私毒品未遂,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5萬元人民幣,驅逐出境。宣判後,被告提出上訴。 該案從案發到一審,中國官方原本一直低調進行,沒有任何媒體報道,只有加拿大駐華使館派員到庭旁聽。直到今年12月1日,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之後,上周突然有大連官方媒體報道,有一名加拿大毒販即將公開二審,且所涉及毒品數量巨大。 29日下午2時,本案二審開庭,各界民眾、部分中外媒體記者50餘人旁聽了庭審。遼寧省高院29日晚間發佈消息,被告人羅伯特「極有可能參與了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在走私毒品犯罪過程中起重要作用」,一審法院認定其為從犯和「犯罪未遂」並從輕處罰明顯不當,建議發回重新審判。根據中國《刑法》以及和最高人民法院量刑解釋,走私、運輸、販賣海洛英或甲基苯丙胺(冰毒)50克以上,或是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的,處以15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沒收財產。

因走私大量毒品 一名」正宗」加拿大人將在中國大連公開受審

■■根據遼寧高級人民法院周三在官網發出的開庭公告,謝倫伯格走私毒品罪上訴一案將在本月29日開庭審理。截屏圖 本報綜合報道 加拿大一個公民在中國被控走私毒品,中國法院將在本月29日審理。這是12月1日孟晚舟案發生以來,第四個曝光姓名、在中國遭拘捕或審訊的加拿大人。有人擔心,此案可能進一步加劇加中之間的緊張局勢。加拿大政府暫未就事件置評。 根據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官網發佈的審理通知指出,本月29日下午2時,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將公開開庭,審理上訴人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犯走私毒品罪上訴一案。查看遼寧高法官網開庭公告欄,發現本案為該高院2018年第一案。而在之前的「庭審直播」公告,已是2017年4月26日發佈。 另據大連當局運營的新聞網站天健網Dalian.runsky.com稱,謝倫伯格較早前涉及把大量毒品走私到中國。該網站稱,謝倫伯格是一名「正宗」加拿大人,他走私的毒品數量「公布出來會嚇你一跳」。 中國網站稱「正宗加拿大人」 天健網又強調,中國刑法對販毒罪行絕不姑息。中國實施的毒品法,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嚴厲的國家。 在中國被裁定走私大量毒品到中國罪名成立的人士,會面臨入獄15年至終身監禁的刑期,甚至死刑。 由於審理通知並未提及謝倫伯格的年齡或其他訊息,中國官方的《環球時報》第一時向有關部門求證,獲知謝倫伯格是加拿大人的肯定簽覆,並指謝倫伯格是近來第一名因「走私毒品」而在中國受到依法審理的加拿大公民。加拿大政府暫未就事件置評。 ■■大連中級人民法院。美聯社 在2009年,中國處決了被抓獲走私海洛英的英國公民謝赫(Akmal Shaikh)。此事在英國引起公眾的憤怒,認為判刑未有考慮到被告患有躁鬱症精神疾病的因素。翌年,中國當局處決被判走私毒品罪名成立的日本公民赤野光信。 第四個姓名曝光被拘加人 加拿大當局於本月1日應美國政府要求,在溫哥華國際機場拘捕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引起中國不滿,並要求加拿大立即釋放孟晚舟。 幾天之後,中國拘留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指他們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而一名亞省女教師也因「非法就業」被拘,正面臨被驅逐的命運。 外界普遍相信,中國的拘捕行動明顯是針對加拿大的報復。 另外,中船重工集團原第718所究所所長卜建傑日前因「違規取得加拿大國籍」,遭開除中共黨籍之事,也引起外界關注。12月24日,河北省紀檢委指出,卜建傑違反組織紀律,違規取得加拿大國籍,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未將單位部分收入記入法定賬簿,形成賬外資金;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佔有公款,涉嫌貪污犯罪;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卜建傑曾於1996年至2006年間在安省西安大略大學和皇后大學進行研究,他目前還被懷疑與問諜和非法技術轉移有關。

省警搜獲紫色海洛因 28歲男司機被控3項罪

■■省警在Bracebridge地區查車時,檢獲一批紫色海洛因。圖為Bracebridge地區。網上圖片   安省省警前晚深夜於安省Bracebridge地區截查一部可疑汽車,發現駕車28歲男司機藏有毒品,懷疑他販運毒品,併到他入住的酒店搜查,搜獲12克「紫色海洛因」及200克可卡因,以及2600元疑透過非法途徑取得的現金,涉案男子正面對合共3項罪名。 搜出可卡因及非法現金 省警形容涉案男子藏匿的「紫色海洛因」,其實是將芬太尼與海洛因混合而成的毒品,如份量拿捏出現問題,容易導致吸食者過量服用休剋死亡。 省警是經過一段時間調查後,前晚深夜在Bracebridge地區截查一輛目標車輛,警員在車上搜出受管制毒品,並搜查司機居於Bracebridge地區一所酒店,在酒店房間起出200克可卡因及12克「紫色海洛因」,另外亦搜獲2600加元現金。 省警已向涉案司機提出檢控,他正面對3項罪名,包括2項販毒罪及一項藏贓罪。 綜合報道

加拿大毒品危機嚴峻 僅半年逾2千人喪命

■■官方最新數字顯示,今年上半年逾2千名加人因吸食鴉片類藥物而死亡。 網上圖片 根據加拿大公共衛生局剛公布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已有逾2,000名國民因吸食鴉片類藥物而死亡。 加拿大公共衛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於本周三發表本年首六個月國民死於吸食鴉片類藥物的個案數字。在今年上半年,多達2,066人因吸食鴉片類藥物(opioid)而喪命,當中94%屬過量吸食意外,此類個案中有72%涉及芬太尼(fentanyl)。自2016年1月至今年6月,就有超過9,000名國民是死於吸食過量鴉片類藥物。 當局指上述統計數據顯示,政府尚未扭轉吸食鴉片類藥物的危機,同時亦凸顯黑市出售的芬太尼毒品受污染之問題。 近半死者39歲以下 ■■譚詠詩醫生。 加拿大首席公共衛生官譚詠詩醫生(Dr. Theresa Tam)認為,該些最新數據實在令人擔心。她謂,鴉片類藥物的持續危機,需要政府堅定不移地致力與所有夥伴合作,發揮靈活和協作的回應。 在今年上半年國民吸食鴉片類藥物致命個案中,大部分受害人是青年和中年人士,其中20%死者是屆乎20歲至29歲,27%死者是屆乎30歲至39歲,21%死者是屆乎40歲至49歲2,22%死者介乎50歲至59歲。而19歲或以下及60歲或以上死者,分別為1%和8%。 若以省份分析,致命個案數目最高的三個省,依次是卑詩省(754宗)、安省(638宗)及亞省(379宗)。 男性比例佔7成 此外,公共衛生局亦引用加拿大健康資訊研究中心(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統計數據指出,2017年平均每天有17人因吸食鴉片類藥物中毒,而要留院治療,較2016年增加6.25%。該中心又錄得,由2016年至2017年,安省和亞省醫院急症室接收吸食鴉片類藥物中毒的病人數目飆升,前者增幅高達73%,後者有23%。 根據來自全國醫院急症室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在所有懷疑吸食過量鴉片類藥物的病人個案中,男性比例佔71%。 本報記者

香港移民醫生中刀慘死 其親生兒子誤殺罪名成立

■■在彼德堡市執業的醫生陳志誠。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報道 2015年12月底,居於安省彼德堡市的50歲港移民腸胃科醫生陳志誠(Andrew Chi-Shing Chan,譯音)中刀慘死,警方拘捕死者當時19歲的兒子陳唐斯(Thomas Chan,譯音),起訴一項誤殺及一項企圖謀殺罪名;主審法官月初判詞總結案件是倫理悲劇(詳另文),被告腦部長久受損,加上案發前服用毒品「魔術蘑菇」,行為不能自控,但誤殺父親證據確鑿,即使寄以同情,也必須依法判其誤殺罪成。 涉嫌弒父、現年23歲華裔被告陳唐斯,案發時被同學譽為美式足球校隊明日之星,也是學校內風頭躉,然而據高等法院主審法官判詞表示,被告罹患中度腦部外力創傷,一旦受藥物影響容易失去理智、行為失控。 代表陳唐斯的辯護律師麥法登(David McFadden)認為,該案審訊重點在於案發時受毒品控制的被告,在完全失去理智之下,應否為殺父行為負上刑責。 酒吧喝酒返家再食毒品 案發於2015年12月28日凌晨3時30分,警方接報指安省彼德堡市Haggis Dr一民居發生兇案,警方抵達現場,發現50歲腸胃科華裔醫生陳志誠倒斃家中廚房,身上有刀傷;與其同住的女友韋特芬(Lynn Witteveen)亦告受傷,當時傷勢嚴重。 據高等法院主審法官布士維爾(Justice Boswell)判詞表示,案件起源是在27日晚上8時半,被告陳唐斯與多名友人到酒吧喝酒及觀看球賽後,返回母親位於Denure Dr的房屋地庫再聚,其間部分友人離開,剩下包括被告在內5人,有人決定購買毒品「魔術蘑菇」共享。 其中一名當晚負責購買「魔術蘑菇」的被告友人作供時稱,不記得當時購買了多少份量,只知所購份量足夠各人服用。眾人服用毒品後感昏昏欲睡,當時在場的被告友人均稱,他們沒有留意被告服用毒品過後有何不良反應。 至28日凌晨近2時,被告其中一名友人基斯頓遜(Soren Christianson)發現被告行為出現異常,被告問他自己該睡在哪裡,並從地庫走到樓上,期間漫無目的來回樓上及地庫至少2次。他作供指被告當時語無倫次,表示自己很恐懼而亮着手機電筒走到樓上。 語無倫次稱母為魔鬼撒旦 被告母親維塔諾(Vestano)作供稱,28日凌晨約3時18分,被告走進其房間,當時她正與男朋友菲臘斯(Jeff Phillips)同床睡覺,被告稱想與母親聊天,母親要求被告關上手機電筒令他回房睡覺。 ■■涉嫌服用毒品後失去理智弒父的Thomas Chan。資料圖片 被告離開母親房間返回自己睡房,母親思索下感到不妙,與身處另一房間的女兒一同跟着被告,並想走進被告房間,但被告拉着門鎖不讓二人進入;他之後突然開門,高聲指母女二人是「撒旦」及「魔鬼」,自稱見到光,並表示要到約一街之隔的父親住所。 當時上身沒着衣且僅穿上長褲的被告突衝出屋外,母親見狀立即穿上外套,並持被告一件外褸追了出去,但她追不到被告;被告母之男友及被告友人基斯頓遜見狀亦追出來,二人乘車欲截住被告,但已不見其蹤影,他們驅車駛至被告父親陳志誠住所,發現被告在家門前徘徊,眾人上前阻止他,母親欲給被告外套卻遭被告用粗口謾罵,母親將外套交給兒子友人,讓兒子披上外套。 基斯頓遜問被告有否問題,被告以小孩語氣說「OK」,但被告此時撿起地上一塊石頭,走向基斯頓遜欲擊打他,友人害怕返回車輛上,但被告不罷休,持石塊擊打司機位車窗,眾人遂驅車返回被告母親住所報警求助。 眾人怕會出事再驅車回到陳志誠住所,但不見被告身影,母親從窗外查看屋內,見到屋中有人走來走去,母親按門鍾卻聽到被告叫囂說﹕「我是神,你是魔鬼」。 法官指被告非常不幸 形容命案屬家庭悲劇 ■■港移民腸胃科醫生陳志誠在安省彼德堡市寓所遇害。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法官在判詞指出,辯方強調,就讀私校的被告於美式足球校隊表現出色,但曾經2次遭對手擊倒地上,致頭部受傷與昏迷,確診有中度腦部創傷,法官同意案發時被告在毒品影響下,沒能力分析行為對錯,無法分析眼前是否現實;但法官傾向採納控方論據,指被告案發時精神狀況,並非因創傷引致而是毒品引發,裁定被告需就事件負上刑責。 法庭文件顯示,案發當天凌晨被告擊破窗戶入屋,但其實被告可透過指紋析別器寧靜地入屋,死者家客廳安裝2部保安攝錄機。據攝錄影像顯示,被告入屋後大叫並亮燈,他說:「我不再恐懼了」﹔被告之後直接走到父親房間,攝錄機雖沒有拍到被告,但有明顯踢門聲。 另一段呈堂片段聽到被告與父親正身處廚房,並多次出現叫囂聲,案中被刺至右眼失明的女受害人Lynn Witteveen,即死者女伴,站在家中走廊,一直注視著廚房位置,女受害人作供稱,當時被告持刀,死者則企圖安撫兒子說:「Thomas,我是爸爸,我是爸爸。」女受害人作供說,她目睹被告持刀猛力刺向死者,死者流很多血。 警員:被告如有神力一樣 片段隨後顯示被告從廚房跑出,持刀追斬女受害人,女受害人供稱,雖然多次向被告表明自己是誰,並說很疼惜他,但被告對其所言全無反應繼續襲擊她;女受害人說,當時被告擊打其腹部及刺向其腹、手臂與胸部。 女受害人負傷返回房間致電911求助,期間被告疑持刀刺向女受害人右眼,導致其右眼永久失明。被告一度離開房間之後再次折返,並用刀割傷她的頸項。 2名警員到場欲踢門入內但不成功,警員勒令被告開門,被告遂開門,並被警員戴上手扣與按在地上;被告之後企圖掙扎,其中一名警員形容被告如有「神力」一樣,制伏他非常困難,幸好之後增援警員到場成功將他拘捕。 欖球賽期間曾2次頭部重創 警員作供時稱,向被告錄取口供時,被告喃喃自語,聽到被告以低沉聲量說:「我是神,我已經完成計劃,快些開槍打死我吧」的語句。 法官同意辯方所言,被告有否用刀殺害父親及重創女受害人是毋庸置疑的;問題在於被告犯案時的精神狀態,是否足以判斷其毋須為此負上刑責。 法官認同被告在15至16歲期間,不單是學校明星美式足球員,更曾參加本國17歲以下欖球國家隊,然而也因該項運動曾在一星期內2次嚴重頭部創傷,首次受傷時,並無求醫及作詳盡檢驗,第2次受傷後,被告出現頻繁頭痛、對光極為敏感及抑鬱,母親帶他求診及檢驗,發覺腦部因外傷受創,一度暫停兒子繼續打美式足球,死者則容許他繼續打下去。 法官布士維爾接納被告有中度腦部創傷徵狀,但認為其腦部創傷並非造成是次案件起因,而是因為被告在案發前服用毒品「魔術蘑菇」所引起。 法官在判詞中指被告是一個好人,遭遇非常不幸,其不幸不單是因運動受到創傷,也包括他身邊出現了不好的人。 法官相信被告愛父親與家人,以及愛父親的新伴侶,相信被告不會對社區構成安全威脅,認為只要獲得適當治療,仍可繼續追逐夢想。 法官表示,對被告遭遇深感同情,整個案件是家庭悲劇,然而人情以外還需遵守法律,裁定被告一項誤殺及一項嚴重傷人罪名成立。 本報記者

奧沙華巡警破獲運毒案 26歲男子被控6罪

■■警方會隨時截查可疑車輛。星報   本報記者 杜咸區巡警於星期日晚上在奧沙華市(Oshawa)截查一輛可疑汽車時,意外發現車上藏有多種毒品、吸毒用具和現款,合共價值約35,000元。涉案26歲男司機已遭警方拘捕並控以6項罪名。 警方表示,案發現場是奧沙華市Gibb Street與Stevenson Road交界地區。星期日(9日)晚上10時45分左右,巡警看見一輛曾遭一宗盜竊案匪徒使用的汽車,出現在上述地區。警員截查該車時,發現車上有一批毒品、吸毒用具和現款,合共價值估計高達35,000元。 涉案被捕男子是Shaquille Martin,26歲,居於多倫多市Dunn Avenue。他被控6項罪名,當中包括一項涉嫌藏有可卡因作販賣用途,一項涉嫌藏有海洛英作販賣目的,以及一項涉嫌藏有大麻作分銷目的。他目前被扣押待進行保釋聆訊。 警方呼籲,任何人士若掌握與該案有關的消息,可聯絡杜咸區警隊中央西區探員D/Cst. Collins:1-888-579-1520內線5200,或致電杜咸區滅罪熱線:1-800-222-8477,又或者使用杜咸區滅罪熱線網站作匿名報告www.durhamregionalcrimestoppers.ca。

一夜爆紅的芬太尼 又被稱作「中國女孩」 藥效比海洛因強50倍

據新華社消息,當地時間12月1日晚,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向中外媒體介紹中美元首會晤情況時表示,雙方同意採取積極行動加強執法、禁毒合作,包括對芬太尼類物質的管控。中方迄今採取的措施得到了包括美國在內國際社會的充分肯定。中方決定對芬太尼類物質進行整類列管,並啟動有關法規的調整程序。 一時間,這款被稱為芬太尼的藥物,「搶」了不少眼球。 芬太尼到底是什麼? 本身是種「好葯」 芬太尼藥物資料圖 芬太尼被昵稱為「中國女孩」(China girl)和「中國白」(China White),可見被廣泛認主要來自中國。但它卻是非常毒,其藥效比海洛因還要強50倍,攝入0.25mg就會死亡。 根據百度百科,芬太尼,適用於各種疼痛及外科、婦科等手術後和手術過程中的鎮痛;也用於防止或減輕手術後出現的譫妄;還可與麻醉藥合用,作為麻醉輔助用藥;與氟哌利多配伍製成「安定鎮痛劑」,用於大面積換藥及進行小手術的鎮痛。 南京軍區總院一位麻醉師告訴中證君,芬太尼系列藥物本身是種「好葯」。近期,美國FDA批准了Dsuvia(舒芬太尼舌下片)的上市。在臨床研究中,Dsuvia具備快速緩解疼痛、舌下非侵入式給葯以及較少副作用的優勢,使其成為急診室及室外環境中開展鎮痛治療的有利治療選擇。 據上述麻醉師介紹,作為芬太尼家族藥物,舒芬太尼其鎮痛持續時間約為芬太尼的2倍,因此正在臨床麻醉、術後鎮痛以及ICU鎮靜中得到越來越廣泛的應用。 和「實驗室毒品」有關 這麼一款藥物,為何受到美國如此重視? 根據澎湃新聞報道,這是因為芬太尼不僅是藥品,同時又是繼傳統毒品、合成毒品之後的第三代毒品——「實驗室毒品」中的重要成分。 多年以來,美國官員不斷地向中國政府施壓,希望北京能對芬太尼採取更強硬的管製作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017年10月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時曾提及此問題。今年9月月再發貼批評。 特朗普今年9月在twitter出貼批評中國將芬太尼輸入美國。 據國家禁毒辦稱,2012至2015年間總計僅發現芬太尼類物質6份,而在2016年發現的新精神活性物質中,芬太尼類物質有66份。因此,從2017年3月1日起,公安部、衛計委、國家食葯總局決定將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四種物質,列為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製品種。但新的替代品還在源源不斷地研發,和監管比速度。 實際上,2018年11月27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曾就這種「實驗室毒品」表態,他表示,中方一直高度關注並積極採取有效措施應對芬太尼類物質的走私和濫用問題。 比如在2017年10月舉行的中美禁毒情報交流會上,中方將400餘條尋購芬太尼的情報通報給了美方。對美方通報的販賣芬太尼類物質的線索,中國的執法機關也都積極核查,並及時地反饋給美方。 耿爽還強調,包括芬太尼類物質在內的毒品問題是全球性問題,合作打擊毒品犯罪是國際共識。中國政府高度重視毒品問題的全球共治,在聯合國禁毒公約和本國法律框架內,積極與包括美方在內的各國開展合作。禁毒合作也一直是中美執法安全合作領域的亮點和典範。我們願意繼續加強與美方在這一領域的溝通與合作。 來源:巴士的報 中國證券報 綜合報道

青少年濫毒報告出爐 因毒品死亡數字翻倍 最小才10歲

■■查爾沃思稱,原準備明年春季才公布報告,但政府亟需就相關政策作決定,故提早公開。 圖文:星島日報溫哥華記者沈雯潔 卑詩兒童及青年代表查爾沃思(Jennifer Charlesworth),周四公布青少年濫毒問題報告,顯示本省去年有24位青少年的死因與鴉片類毒品有關,年齡最小僅為10歲,死亡人數是2016年的兩倍。這份報告向省精神健康和癖癮廳、兒童及家庭發展廳提出五項建議,旨在把青少年濫毒危害降到最低,保護青少年健康。 這份報告名為「是傾聽的時候:青少年對濫毒問題的看法」,由卑詩兒童及青年代表(簡稱:RCY)查爾沃思,於周二提交給卑詩省議會,報告提到去年共有1,452個省民濫毒死亡,其中青少年(10至18歲)佔24人。 報告綜合來自18個社區,共100位青少年的觀點,每位受訪者對濫毒問題均發表看法,也提出建議。查爾沃思指出,青少年濫毒現象極為普遍,去年其辦公室收到154份濫毒傷亡案例,數量幾乎是前年的兩倍。然而死亡僅是問題的一部分,最嚴重的是每天都有青少年嘗試吸食毒品,相關部門應採取一系列保護行動。 濫毒與成長環境有關 查爾沃思表示,青少年濫毒與成長環境有關,例如家庭成員和社會群體的忽視,都會導致未成年群體藉著毒品來消除精神壓力,其中原住民群體受到的損害最嚴重。報告還向精神健康和癖癮廳,以及兒童及家庭發展廳提出五項建議,其中一項是呼籲政府資助和開發一系列支援服務,滿足來自不同文化背景青少年的需求。 查爾沃思稱,許多青少年不了解能獲取相關服務的地點,提供一份寫有濫毒服務的清單,是最理想的方式。報告還建議,精神健康和癖癮廳對寄養家庭的父母,開設有關濫葯支援服務的培訓課程。 省精神衛生及癖癮廳長達爾茜(Judy Darcy)表示,將與兒童及家庭發展廳合作,仔細閱讀報告提出的建議,也會與卑詩省兒童及青年代表合作,持續重視濫毒危機,改善青少年心理健康與濫毒問題。 她說:「我們將密切關注該如何藉著支援服務,滿足年輕人的需求,並幫助他們重建希望。此外,還着重育兒福利和住房供應問題,通過創建良好物質保障,減少青少年濫毒可能性。」

黑槍謊報電影道具郵寄加國 海關人員起疑牽出毒品大案

■■騎警在京士頓市一個行動中搜獲的槍械。皇家騎警 星島日報報記者報道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人員,月中在多倫多國際郵件處理中心,發現一個裝有2支手槍的包裹,包裹註明手槍只是拍戲道具,然而海關人員不相信,將案件轉介皇家騎警調查,騎警根據包裹收件人姓名及地址,發現收件者本身被頒令禁止管有槍械,警方更在其寓所搜出不同種類的大批毒品,起訴2名涉案的京士頓男女。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本月18日,在位於多倫多的國際郵件處理中心例行郵件檢查,發現一個經由加拿大郵政服務送運的包裹中,暗藏2支9毫米手槍。包裹上註明「內里物品僅屬電影道具」,然而海關人員相信包裹內槍械在本國屬違禁槍械,原因是這些槍械極有可能被改裝為具殺傷力槍枝。 警突擊搜出毒品分銷工具 邊境服務局認為事態嚴重,將事件轉介皇家騎警跟進調查,並共同採取聯合行動,警方按照涉案郵包所註明之收件人調查,相信郵包26歲男收件人Kevin Lyons-Fougere,本身是禁制不得管有任何槍械及正在守行為期間。 皇家騎警因該宗槍案於上周二(23日)前往涉案男子在安省京士頓市(Kingston)寓所,豈料突擊搜查其寓所時有額外收穫,在寓所內搜出可卡因、冰毒,需處方的鴉片類藥品,以及一批相信用作毒品分銷的製作工具。 警方當場拘捕26歲京士頓市男子及一名相信與其同住的25歲女子。 被捕男子面對10項罪名,包括2項走私受管制物品到本國、2項在明知槍械屬違禁品仍入口本國罪名、藏有受管制物品及槍械,以及管有毒品作販賣用途等罪名;至於同案被捕25歲女子被控一項藏有毒品作販賣用途罪名。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安省北區執行及情報部門總監迪維信(Jeff Davidson)表示,是次起獲企圖流入本國之違法槍械及拘捕行動,正好完美演譯了本國海關人員,如何透過先進科技,以及與本地執法機關合作,將欲從海外流進本國之不法槍枝及危害社區之毒品,掃除在本地社區之外。 ■■多市警方展示在約克街搜獲的手槍。多市警方   多市兩址另檢獲槍毒逮3嫌   此外,多市警方在剛過去周末,分別在北約克及市中心共拘捕3名男子,他們涉嫌與市內販毒案件有關。多市警隊西區槍械暴力打壓分部,在周六持2個手令,突擊市內2個地址採取行動。警方到其中一地點,多市中心約克街(York St)夾Bremner Blvd附近一高層住宅大廈單位搜查,行動中起獲2支槍械、250克可卡因、海洛英及芬太尼,以及巨額加幣現金。   ■■多市警方展示在約克街搜獲的手槍。多市警方 3名被捕涉案男子年齡屆乎19至22歲,3名合共被控以24項罪名,包括不小心藏槍、在沒有合法登記下管有受禁制槍械、非法藏有毒品作販賣用途及藏贓等罪名。

安省安全注射屋改模式 重點轉為幫吸毒者治療戒毒

■■倫敦市的一個毒品安全注射屋, 為吸毒者提供的物品。CBC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安省衛生廳宣布,將繼續為毒品安全注射屋提供資金,但注射屋的工作重點將轉為幫助使用者接受治療並得到康復。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消息,衛生廳長葉麗雅(Christine Elliott) 周一早上稱,「防止濫葯非常重要,但僅僅防止是不夠的。我們需要長期的方案來解決這一問題。每天都有生命逝去,如果放任吸毒者,將給我們的醫保系統帶來新的負擔。只有幫助他們戒除毒癮,才是真正拯救生命。」 安省限定的毒品安全注射屋的數量是21個,目前有19個在運營。 護士協會表歡迎 葉麗雅表示,現有的注射屋需要重新向政府申請在新模式下運營,不過它們中的大多數已經符合該新模式。新模式下的注射屋將提供監管注射等減少傷害服務,並將為使用者安排治療和康復服務。這些注射屋將接受隨機抽查,亦需要向省政府彙報使用者的情況。 安省註冊護士協會(Registered Nurses' Association of Ontario)對政府的這一宣布,表示歡迎。

女子參加音樂節被朋友塞嘴裏半顆「糖」,結果悲劇了…

△ 繳獲的毒品 當下,很多地方都會舉辦音樂節,吸引大批年輕人參加。沒想到,一場音樂的聚會居然會變成吸毒聚會,有販毒人員專門前往各個音樂節給毒友送貨,聚眾吸食。近日,南京秦淮警方根據線索一次抓獲30多個「毒蟲」。 前不久,南京秦淮警方得到線索,有人在國內外一些音樂節上聚眾吸毒,其中南京約有30人參與其中。經過五老村派出所和秦虹派出所的偵查,警方發現這伙毒友陸續回到南京。民警迅速出擊,將這30多人抓獲。經檢測,這些人均吸食了毒品,而他們也承認,確實是在參加音樂節期間吸毒。 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這30多人都是年輕人,最小的18歲,最大的也不超過30歲,家庭經濟條件比較富裕,不少人還有過海外留學經歷。因為對音樂有着共同愛好,於是常常追着音樂節到處跑。漸漸的,僅僅沉浸在音樂中已經無法讓他們過癮,於是有人提議吸毒。 今年4月14日晚,其中一名成員小雙(化名)正在某音樂節上沉浸於音樂中時,突然一個打過照面的「朋友」直接往她嘴裏塞了半顆東西。猜測對方應該沒有惡意,且都是來參加音樂節的,小雙便放心的將嘴裏的東西吃了。事後詢問其他朋友才知道,她吃的竟然是搖頭丸。「那個東西吃的我都變醜了,我再也不玩這個東西了,過了那個勁兒之後,回家後每天都很抑鬱……」面對民警,小雙十分後悔地交代。 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這群人私下聚會時,還有人專門負責帶毒品分發給大家,而有的人則趁機賣毒品。順着這條線索,民警很快查出毒品的上家是一名瀋陽籍的男子孫某。根據線索,民警趕赴成都,將正在散發毒品的孫某當場抓獲,現場查獲100多顆搖頭丸和一些K粉。 目前,孫某因涉嫌販賣毒品已被刑事拘留。參與吸食毒品的30人,因都是第一次吸毒被查,警方依法給予罰款等行政處罰。 來源:現代快報

加國毒品芬太尼主要來自中國 海關高科技查郵包予以堵截

■■導致濫毒致死的芬太尼藥丸。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報記者李群溫哥華報道 據資料顯示,主要來自中國的毒品芬太尼(fentanyl)是導致卑詩每年數百宗濫毒致死意外的主要元兇,而通過郵政系統是其進入加國主要途徑之一。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過去3年統計數據顯示,卑詩所在的加國太平洋區邊境執法者,2017年截獲郵寄入境芬太尼9,640克,較2015年的5.5萬克有大幅度降低。不過,面對更加嚴格的邊境執法,不法分子已改變策略,改以「化整為零」方式闖關,而CBSA則在先進的設備協助下,加強執法將毒品堵截於國門之外。 ■■卑詩公共醫療系統,正面臨濫毒致死危機。資料圖片   CBSA太平洋區發言人近日向《星島日報》記者獨家披露,位於列治文的太平洋區國際郵件處理中心,所有通過郵寄方式入境加西太平洋區的境外郵件包裹,都在這裡接受檢查。 ■■國際郵務中心CBSA官員,在來自海外包裹內發現藏匿的違禁品。資料圖片 主要來自中國 化整為零闖關 加拿大邊防官員執法主要依據加拿大《海關法》(Customs Act),初級郵件檢查採取「非入侵」(non-intrusive)方式以盡量保護郵件完整及公眾隱私。CBSA的偵測設備除傳統常見的X光機外,也使用離子光譜掃描儀(Ionscanner)、手持密度測試儀等,在不打開包裹的情況下,初步檢查是否夾帶毒品及其他違禁品。此外,CBSA全國毒品及可疑樣品檢測實驗室,負責對全國各地海關查獲的可疑物品進行檢測,以確定毒品成分。 CBSA太平洋區自2015年開始統計查獲的郵寄芬太尼數據,統計包括芬太尼或其粉末狀成分,以及其衍生品及類似衍生藥物。2015至2017年的3年統計數據顯示,查獲的試圖闖關芬太尼總量呈大幅度降低趨勢,但查獲的相關郵件數量則明顯增加(見附表)。這種趨勢顯示,不法分子得悉加國邊防執法者已加強檢查,於是增加郵寄次數,並且降低每次郵寄數量,希望透過這種「化整為零」方式成功闖關。 ■CBSA截獲郵寄芬太尼統計   CBSA指出絕大多數非法郵寄芬太尼都來自中國,而且在該郵寄毒品風潮泛濫之初,不法分子十分大膽,單次郵寄的毒品數量龐大。例如,2015年查獲的一宗郵寄毒品入境案,邊防官員僅在一個包裹內就查獲芬太尼多達50公斤(即5萬克),占當年查獲總量5.5萬克的大部分。 所有以郵政系統郵件進入加國的物品,都要經過CBSA邊防官員的檢查。官員首先使用不同種類、不必打開郵件的掃描或偵測設備檢查郵件,若發現郵件有可疑,則對其做進一步檢查。發現芬太尼或者其他毒品後,CBSA將同騎警、市鎮警隊及其他執法機構合作展開調查,藏毒包裹由此無法進入國內郵政系統,即被堵截在國門之外。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