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1月22日 星期六 04:04:2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毒品

阿贾克斯市查获40万元毒品及枪支弹药等

杜咸区警队日前在阿贾克斯市(Ajax)拘捕3名男女青年,并检获4支枪械及价值约40万元毒品。 警方表示,警队枪械与毒品调查组探员上周五(20日)完成一宗贩毒案的侦查行动,拘捕3名涉案男女,并在士嘉堡一处商用物业及疑犯在阿贾克斯市的住所进行搜查。 在搜查行动中,警方检获3支手枪和1支步枪,黑市价值约40万元的可卡因和芬太尼毒品,一批子弹,以及逾15,000元现款。 涉案被捕3人分别是24岁居于阿贾克斯的Tremaine Daley-Hyatt、28岁没固定住址的Jessica Capesky及28岁没固定住址的Kristina Morais。首被告遭控包括两项藏有毒品作贩卖目的,及一项藏有受禁枪械与子弹等,合共6项有关罪名,其余两被告则同遭控一项违反保释条件的罪名。众被告还柙,待提堂进行保释聆讯。 任何人士若掌握与此案有关资料,可致电杜咸区警队枪械与毒品调查组:1-888-579-1520内线5100,亦可致电杜咸区制止犯罪热线:1-800-222-8477,或者访问杜咸区制止犯罪网站www.durhamregionalcrimestoppers.ca作匿名报告。 综合报道

揭秘亚洲新毒王 居然是加拿大华裔!

一名加拿大华裔男子成为“亚洲新毒王”!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领导全球多地约20个执法部门,展开历来最大规模的缉毒行动,目标是加拿大华裔毒枭谢志乐(Tse Chi Lop,音译)。他被认为可以和拉丁美洲最传奇的毒贩 El Chapo 或 Pablo Escobar 相提并论,涉嫌在10多国走私冰毒、海洛英及俗称K仔的氯胺酮,其集团操控亚太地区每年达700亿美元的毒品交易。 55岁的谢志乐,生于中国广东省,圈内的人都叫他“三哥”(Sam Gor)。他1988年移居加拿大,1998年因走私海洛因在美国被捕,2006年岀狱,2011年在香港注册一间投资公司,警方怀疑他重操旧业。警方认为谢志乐在2006年刑满出狱后,很快便与港、澳、台、日各大帮派合作,在亚太地区经营代号“公司”(The Comapny)的毒品王国。   《环球邮报》报道,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在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是来自安省的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他说过去3年来一直与澳大利亚、中国、缅甸等国家的警察合作来追踪谢志乐。 道格拉斯称谢志乐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他结合制毒的化学技术和后勤资源,在制毒贩毒领域不断推陈出新,创造庞大的市场规模。“就像Uber颠覆传统运输工具和Netflix引领新的电影业务一样,这个家伙看到了一个机会,抓住它并对其进行革新。” 据警方透露,1990年代,谢志乐往来于北美、香港、澳门、和东南亚之间,成为毒品走私集团中的中流砥柱。据法院记录,1998年,谢志乐曾在美国纽约法院因贩毒罪被提审,该罪名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 不过,当时谢志乐向法庭求情称,自己的父母年迈生病,需要照料;而时年12岁的儿子还患有肺部疾病,更是离不开父亲。谢志乐还发誓称,如果获释,他会洗心革面,开一家餐馆,好好赚钱养家。 最后,法院只判了他9年有期徒刑,并让他在美国俄州埃尔克顿的联邦教养所工作。 2006年,谢志乐刑满释放,返回加拿大。当局怀疑他很快就回到了毒品交易中。但是直到2016年,执法人员才真正意识到他领导的“公司”毒品帝国规模之庞大。 谢志乐的跨国贩毒集团有钱、组织严明,手法也远比拉丁美洲的贩毒集团高明。“公司”提供客户承诺,如果货品被警方截获,将无条件重新发货或全额退款。这种生意手法让“公司”在过去5年内在冰毒市场内市占扩大了4倍之多。估计他的“公司”年度总收入在38亿美元至177亿美元之间。这相当于满地可银行 (BMO)去年的全球收入。 他成功集结各国黑帮组织一同分享利润,例如加拿大的“大圈帮”(Big Circle Boys)也有一份。道格拉斯说,这代表加拿大的毒品问题、甚至洗钱问题等都与谢志乐的集团脱不了关系。 只是谢志乐和拉丁美洲的大毒枭不同,他非常低调,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但据美国媒体报导,他曾在澳门赌场一夜之间输掉6,600万加元却面不改色。另有传闻称,谢志乐曾雇佣了8个泰拳打手做保镖,每年生日坐私人飞机到旅游胜地的五星级酒店举办奢华生日派对…。 无论如何,他的身分底细已经曝光,目前,警方正全球通缉这名低调的加拿大华裔大毒枭。 网上图片

皇家骑警捣毁伦敦冰毒工场 逮捕3名越裔男子

皇家骑警扫毒组侦破一个位于伦敦市制造冰毒(Methamphetamine)的工场,拘捕3名居住在皮尔区的越裔男子。 警队发言人莎华德(Louise Savard)向本报表示,扫毒组警员在周一持法庭搜查令,到伦敦市Commissioner Road 923号一个商业单位进行调查。当场查获俗称冰毒的安非他命和多种制毒化学原料。她称,由于警队昨日仍在建筑物内进行调查,因此尚未能完全确定工场内的毒品数量和市值。 居住密西沙加的35岁男子潘成(Thanh Phan译音),居住宾顿市的38岁男子林游(Du Lam译音)和居住宾顿市的39岁男子萧成(Thanh Tieu译音),各被控1项涉嫌制毒和1项涉嫌藏毒罪。 警方呼吁民众致电1-800-387-0020与骑警联络;或以匿名方式打灭罪热线1-800-222-TIPS(8477)提供线索。本报记者

统计局正在收集你的便便!分析哪个毒品受欢迎

加拿大统计局保存了很多数据,这些信息可以在很多不同的方面发挥作用。例如,他们可以通过许多不同的方法研究加拿大的毒品使用情况,包括查看污水。 研究人员正在通过观察居民的粪便,以确定加拿大哪些城市更喜欢哪些毒品。 在加拿大的五个主要城市:哈利法克斯、蒙特利尔、多伦多、埃德蒙顿和温哥华对污水进行了测试。 这些检测旨在发现多种毒品的痕迹,包括大麻、海洛因、芬太尼、吗啡、可卡因、摇头丸和甲基苯丙胺。 事实证明,根据你所在城市的不同,当地居民肯定会偏向选择某一种毒品。哈利法克斯的污水中THC的浓度最高,考虑到该省获得药用大麻的相对困难,这令人惊讶。蒙特利尔的THC浓度排名第二,这两个城市的THC浓度都明显高于多伦多、埃德蒙顿和温哥华。 说到温哥华,这项研究显示会让人们感到惊讶,这个城市的首选毒品居然是可卡因,可卡因在人体内会分解成苯甲酰芽子碱(benzoylecgonine)。温哥华的污水中这个成份的浓度最高。但更另人吃惊的是,其他城市的含量也不低,看来可卡因在整个加拿大都很有市场。 像海洛因和芬太尼这样的阿片类物质更难测量,因为它们在污水中分解得更快。虽然其中一些可以分解成吗啡,这是很容易测量的,但不可能确定是哪些毒品导致了这种吗啡浓度。在这项统计中,温哥华又拔得头筹。 最后,甲基苯丙胺在埃德蒙顿是最受欢迎的。考虑到大量冰毒从其他地方进入该省,这并不奇怪。然而,埃德蒙顿和温哥华之间的差异并不显著,这表明甲基苯丙胺在西海岸也很受欢迎。 虽然报告指出,使用以不同速率排出的大麻食品可能会对统考造成一些困难,但这类检测在未来可能被证明是有用的。无论如何,收集污水可能不是大多数人想要的工作。(narcity,都市网Rick编译,题头图片来源网络,统计图片来自加拿大统计局)

安省警方曝14月贩毒帮派调查细节:涉性交易!

图片来自安省省警察局Instagram 本周三,安省警方OPP分享了为期14个月令人震惊的毒品贩运网络调查细节。据报道,这个巨大的毒贩网络涉及了安省摩托车犯罪团伙成员。警方表示,这些帮派串联在一起向全省范围内运送非法毒品。 渥太华、萨德伯里、尼亚加拉警方和OPP组织犯罪执法局共同合作开始了代号为代号为“Skylark”的项目,专门打击安省范围内被指运送芬太尼,可卡因和甲基苯丙胺的人。目前已逮捕了共15名面临200项罪名的重要犯罪团伙成员。 在新闻发布会上,OPP证实12名摩托车犯罪团伙凌驾于法律之上,肆无忌惮的在渥太华、萨德伯里、尼亚加拉这三个地区帮助运送非法毒品。 根据CP24,OPP主管麦基洛普(Bryan MacKillop)透露,以上三个地区的警察从2018年6月就开始调查这个犯罪团伙,此前他们怀疑该团伙贩卖非法毒品并强迫妇女从事性交易。 上周在安大略省几个城市进行突袭后,警方搜查出了12.5公斤可卡因,12.2公斤大麻,2000片甲基苯丙酸和数百个50微克芬太尼贴剂。并且还发现了11支枪,其中包括3支突击步枪。 麦基洛普说:“这些人都是安省非法摩托车帮派的重要人物。” 在被拘留的十五个人中,其中六人是摩托车团伙的成员,包括“Hell's Angels Nomads”。警方称,该组织被指控参与了未知数量的妇女的性奴役。 据CBC报道,加拿大皇家骑警将非法摩托车团伙定义为一群有骑手和支持者的团队,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来合作从事犯罪活动。这种有组织的犯罪存在于各个省。 都市网 Zoella编译

【视频】女司机407逆行 结果警察在车内搜出…

一辆汽车在万锦市一段407收费公路逆线行车,最终被警方截停,司机被控多项罪名,车厢内则搜出大麻及烈酒。约克区警队表示,7月27日(周六)凌晨大约2时,警区直升机Air2发现接近Keele街的一段407收费公路西行线,有一辆汽车逆线行驶,且不断穿越迎头汽车,Air2继续观察情况及通知地面警员,由于有警车开始接近该辆汽车,令到该辆汽车在接近第9街的407收费公路时掉头,但最终仍被警员截停。警员在截停该辆汽车后,车内冒出强烈烧焦大麻味,而车内的一名女司机明显不清醒,故警员将她拘捕,及在车厢内搜出大麻及一樽已开的烈酒樽。该名女司机被带到第5分局进行呼气测试,结果显示她体内酒精含量超标。警方现检控这名28岁女司机多项控罪,包括不清醒驾驶、驾驶时体内酒精含量超标、危险驾驶、驾驶时使用大麻、将大麻放置到可触及的车厢内、车厢内放置已开的酒樽及酒后驾驶。警方亦提醒公众,下周一长周末,警方会在道路上严格执行法例,捉拿不清醒的驾驶人士。(图片/影片:约克区警队) T02

警方搜获540万元毒品 6人被捕2人在逃

多伦多与温莎警方举行记者会,宣布在一项名为“Oz行动”中,共搜获总值540万元芬太尼及可卡因等毒品,及55万元现金,涉及8名犯罪疑犯,其中6人已被捕。带领该次行动的警长Don Belanger表示,8名疑犯在温莎市、宾顿市及多伦多之间布下复杂的连环网络,以进行毒品交易活动。警方表示,“Oz行动”在6月27日进行,行动中,警方共搜查8间屋及6辆汽车,搜出24公斤可卡因,2.5公斤芬太尼,100片芬太尼及可卡因皮肤用贴剂,以及多达2,000粒药丸装毒品。警方表示,其中一辆用作运毒的汽车车顶裂缝内,亦检出少量可卡因。另外,警方亦搜出5支已上弹的半自动手枪,1支左轮手枪及3个放满杂志的箱,以及238发子弹。Belanger表示,警方在行动中共拘捕4男2女,除了其中1人外,其余5人仍在拘留中,而当中一名女疑犯可获得保释。至于另外两名正被追缉的疑犯,分别为33岁的Jaidyn Downes,及30岁的Sebastiano Profetto;警方指两人曾被控运毒及非法拥有枪支等罪名。(图片:多伦多警队) T02

带儿子出国旅游 加拿大女子行李箱里装满毒品!

障眼法依然逃不过海关的火眼金睛!有谁能想到,带着儿子出国旅行的中年妇女,行李箱里竟然装着大量的毒品??? 一名加拿大妇女带着儿子去澳大利亚旅行,结果却被澳洲边境人员查出她的行李中藏有大量可卡因,随机在机场被澳洲警方抓获。 澳大利亚边防局(ABF)表示:这名来自加拿大的妇女今年42岁,名叫L. Roberts。她在今年的6月20日带着自己的儿子从加拿大飞往澳洲旅行,并且带着三个超大的行李箱。当她们抵达悉尼国际机场时,澳大利亚边境人员对她例行检查,在用X光对她的行李箱进行扫描时,却发现了几个不同寻常的异象... ABF官员在行李箱里发现了某种白色粉末物质。初步检测结果为总重量约为12公斤的可卡因。 女子随即被澳大利亚联邦警察逮捕,并被控“进口商业数量可卡因”的罪名,其最高可被判无期徒刑。 澳大利亚儿童福利机构和加拿大领事官员也正在讨论如何照顾她的孩子,并且希望可以尽快将她的孩子送回加拿大的家人身边。 根据澳大利亚犯罪学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Criminology)提供的最新数据:除了美国和南非,加拿大是澳洲边境查获可卡因最多的国家之一 澳大利亚联邦警察表示这些毒品走私活动都是有组织犯罪集团支持的,他们正在和加拿大皇家骑警以及其他国家的警察展开联合调查。 星岛加拿大都市网Leslie编译 参考资料:http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australian-police-canadian-woman-arrived-at-sydney-airport-with-her-young-child-and-a-large-load-of-cocaine

警截停高速行驶汽车 搜出手枪及毒品

荷顿区警队公布周四凌晨在奥克维尔截停一辆以时速160公里行驶的汽车,在车内搜出一支已上子弹的手枪,一定数量可卡因及超过1万元现金。警方表示,周四凌晨大约3时,在Queen Elizabeth Way(QEW)高速公路执法时,发现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之后警员进行追截行动,最终在Speers路与Dorval Drive交界附近截停该辆汽车。警员在车内搜出小量大麻,但同时搜出一定数量可卡因,一支已上弹的手枪,及逾1万元现金,警员随即拘捕一名23岁名为Tristen Mason Passee的男司机,他将面对7项与拥有枪支及毒品有关的指控,及数项违反公路交通法的控罪。至于车上另一名乘客,警方没有作出任何指控,及已释放。(图片:荷顿区警队) T02

女童营地误拾毒品放入口险送命

一名4岁女童在一次露营期间,在地上拾起一些物品并放到口内,令该名女童走入死亡边缘。刚于上周末,该名女童与家人到距离利斋拿(Regina)东南面大约200公里远的Woodlawn郊野公园露营,该女童在停泊在营地上的汽车前方拾得一个白色闪光容器,之后在高尔夫球车的座位上玩弄,更一度放到口内,其后该女童开始呕吐,家人随即给她饮水,及发现她手中拿着一个小玻璃樽。家人将女童送往附近医院,并指小玻璃樽不属于她,警员取走该个小玻璃樽作检验,发现樽内装有甲氨(Meth)的毒品。女童的母亲表示:“这可能会杀死我的女儿”。皇家骑警表示,该小玻璃樽内已确认为甲氨的毒品,现正调查为何在营地内会有这些毒品。(图片:CBC) T02

翻老底?英国新首相热门人选被曝曾吸毒

作为新党首热门人选之一,戈夫对年轻时犯下的“错误”深感后悔,希望它不会影响自己竞逐相位。英国保守党党首及首相角逐升温之际,媒体曝光英国环境、食品与农村事务大臣迈克尔·戈夫的吸毒经历。 公开认错 英国《每日邮报》7日援引戈夫的话报道,他年轻、当记者时在社交场合吸食过可卡因。 “那是一件错事。我回首往事,希望自己没那么干过,”戈夫说,“那是20年前,没错,那是一件错事。但是,我不认为过去做的种种错事会让人失去资格(从事现在和今后的工作)。” 英国2016年经由全体公民投票决定脱离欧洲联盟。公投近3年后,议会对政府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不予批准,“脱欧”日期延至最迟今年10月31日,首相特雷莎·梅辞任执政党保守党党首并留任首相至新党首选出。 随着特雷莎·梅7日正式辞去党首职务,新党首“角逐”趋于激烈。新党首选举程序定于10日正式启动。经多轮党内遴选后,胜出者预计7月底揭晓。 担心出局? 依照媒体梳理,包括戈夫在内,十多名保守党要员角逐党首。在戈夫吸毒往事曝光前,一些舆论推测,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胜算最大,戈夫其次。 戈夫告诉《每日邮报》,希望他吸毒过失不会影响他竞逐相位。 “显而易见,我在议会的同僚和保守党成员将决定我是否应当成为领导人,”他说,“我想,所有政客从政以前都有(自己的)生活。” 随着新党首“角逐”推进,关于“脱欧”方式、时间甚至是否“脱欧”的争论热度攀升。约翰逊承诺引领英国今年10月“脱欧”,即便以无协议方式;戈夫支持把“脱欧”日期延至明年底。 戈夫先前发表文章,警告如果以无协议方式“脱欧”,会拖垮保守党政府,把反对党工党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送入首相府。

以毒攻毒?每天免费注射海洛因 瘾君子:试验计划救命

■■柯林斯每天到诊所接受免费海洛因注射。CBC 很多人非常反对提供免费毒品的做法,但有媒体记者追踪一名瘾君子的遭遇后,揭发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事实:他可以有尊严地生活,为社会做些事。而研究显示,一个街头吸毒者每年至少耗费社会成本4.5万元,但提供海洛英(heroin)的费用,每人每年花费为2.7万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3年前的柯林斯(Kieran Collins)每天花100元在街头随意买毒品注射,他戒不了,非常憔悴绝望。不过3年后他加入了温哥华东区克罗斯敦诊所(Crosstown Clinic)一个有争议的毒品计划:通过给予控制剂量的毒品来帮助吸毒者控管他们对海洛英的倚赖。 “感到自己再次成为人类” 从2016年起,鸦片类药物危机已经造成1万多人死亡。柯林斯在这场危机中成功地活了下来,他说是这个独特的药物计划救了他。 柯林斯每天两次到温东的克罗斯敦诊所注射处方海洛英。大约有140人参与这个计划。 卑诗省府公共资助该计划的动机是:如果像柯林斯一样的瘾君子,能获得干净的海洛英供应,他们就不会服用像芬太尼这样的街头毒品,芬太尼是当前毒品致死危机中的罪魁祸首。 另一名参与计划的58岁麦克葛根(Kevin McGarragan)也说,这项计划救了他的命。 该诊所的首席医生麦克唐纳(Scott McDonald)带领加拿大唯一开具海洛英处方药的诊所,他说,遏制危机的方法是停止将鸦片类药物成瘾视为犯罪问题。“这是一种治疗慢性复发性疾病的方法,就像治疗糖尿病和高血压一样。这是医学问题,不是犯罪问题。” 柯林斯说,过去他几乎被所有人鄙视,如今他接受海洛英治疗后,生活起了大变化,他开始和家人联络,知道自己妹妹有孩子,他已当了叔叔。 ■■位于温东的克罗斯敦诊所。CBC   他也感受到周遭人对他态度的改变。“我感受到自己再次成为人类。” 柯林斯的父亲韦恩(Wayne)说,现在柯林斯懂得坚持做事情,重新投入社会,自己也不需要随时担心会失去儿子。 海洛英不是毒药吗?免费提供瘾君子,难道就是解决的方法吗? 很多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克罗斯敦诊所的研究协调员勒克(Kurt Lock)说,是因为街头毒品多数有问题,才让毒品成为大危机。“我不会说毒品有好处,但如果没有任何污染物,有人可以每天使用海洛英,但还活到100岁。” 他说,“过去几十年,我们尝试把瘾君子送到监狱、送去戒毒所,都做了,但问题还是存在,甚至恶化,如今何不换一种方法呢?” 支持免费毒品计划的人表示,为柯林斯一样的瘾君子提供一年海洛英的成本约2.7万元,但如果柯林斯在街头吸毒,产生的社会、警务和医疗费用等将是两倍以上。多伦多卫生局曾表示,治疗鸦片类药物瘾君子的社会成本估计为每年4.5万元。

免费海洛因? 全国唯一的试验计划成功吗?

(柯林斯每天到诊所接受免费海洛因注射。    CBC)提供免费毒品给瘾君子?很多人非常反对这种想法,CBC记者追踪柯林斯(Kieran Collins)的遭遇,发现了另一种面貌,他可以有尊严地活,为社会做些事。研究显示,一个街头吸毒者每年至少耗费社会成本4.5万元,但提供海洛因的费用,每人每年为2.7万元。CBC报道,三年前的柯林斯每天花100元在街头随意买毒品注射,他戒不了,非常憔悴绝望。不过3年后他加入了温哥华东区克罗斯敦诊所(Crosstown Clinic)一个有争议的毒品计划:它通过给予控制剂量的毒品来帮助吸毒者控管他们对海洛因的依赖。从2016年起,阿片类药物危机已经造成1万多人死亡。柯林斯在这场危机中成功地活了下来,他说是这个独特的药物计划救了他。柯林斯每天两次到温东的克罗斯敦诊所注射处方海洛因。大约有140人参与这个计划。卑诗省府公共资助该计划的动机是:如果像柯林斯一样的瘾君子,能获得干净的海洛因供应,他们就不会服用像芬太尼这样的街头毒品,芬太尼是当前毒品致死危机中的罪魁祸首。另一名参与计划的58岁麦克葛根(Kevin McGarragan)说,这项计划救了他的命。该诊所的首席医生麦克唐纳(Scott McDonald)带领加拿大这唯一一家开具海洛因处方药的诊所,他说,遏制危机的方法是停止将阿片类药物成瘾视为犯罪问题。“这是一种治疗慢性复发性疾病的方法,就像治疗糖尿病和高血压一样。这是医学问题,不是犯罪问题。”柯林斯说,过去他几乎被所有人鄙视,如今他接受海洛因治疗后,生活起了大变化,他开始和家人联络,知道自己妹妹有孩子,他已当了叔叔。他也感受到周遭人对他态度的改变。“我觉得自己再次成为人类的感觉。”(柯林斯和父亲。    CBC)柯林斯的父亲Wayne说,现在柯林斯懂得坚持做事情,重新投入社会,自己也不需要随时担心会失去儿子。海洛因不是毒药吗?免费提供瘾君子,难道就是解决方法吗?很多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克罗斯敦诊所的研究协调员勒克(Kurt Lock)说,是因为街头毒品多数有问题,才让毒品成为大危机。“我不会说毒品有好处,但如果没有任何污染物,有人可以每天使用海洛因,但还活到100岁。”他说,“过去几十年,我们尝试把瘾君子送到监狱、送去戒毒所,都做了,但问题还是存在,甚至恶化,如今何不换一种方法呢?”支持免费毒品计划的人表示,为柯林斯一样的瘾君子提供一年海洛因的成本约2.7万元,但如果柯林斯在街头吸毒,产生的社会、警务和医疗费用等将是两倍以上。多伦多卫生局曾表示:“治疗阿片类药物瘾君子的社会成本估计为每年4.5万元。”图:CBCv01

他住在低收入房屋 家中竟藏着300万现金

(法庭文件称,警方在本拿比这个低收入房屋中的一间内发现大量现金。)一间本拿比低收入住宅单位中竟藏有300万元现金!屋主瓜加多(Rolando Guajardo)声称自己退休了,对这笔钱财来源说明不清,警方判断这笔钱与澳大利亚最大毒品案有关。CBC报道,卑诗省民事没收主管向法庭申请保留这笔300万元现金。根据法庭诉讼文件显示,瓜加多在加拿大没有犯罪记录,住在本拿比山脚下的低收入联排别墅。皇家骑警与国际警方经过数月的调查后,于2月份突击搜查了瓜加多的房屋,在屋内发现袋子和箱子,藏有3,227,340元现金。诉讼文件提到:“瓜加多住在大温补贴住房内,目前被认为是‘退休’,以前是‘自营职业’。”文件称:“事实不相符,因为瓜加多有能力频繁前往澳大利亚和加州,他又多次存款超过1万元现金...屋内又发现现金逾300万元。”(澳大利亚警方今年2月破获的毒品案。)澳大利亚警方今年稍早破获大规模毒品,逮捕了6个人,但瓜加多没有面临任何形式指控。他的律师上周四在温哥华省级法院短暂露面,与检控方就2月份从瓜加多家中搜出的物品和汽车达成协议。但律师拒绝发表评论。2月份美国国土安全部门发现价值超过12亿元的毒品藏在运往澳大利亚装满立体声设备的集装箱中,随后,加拿大皇家骑警搜索了瓜加多的住宅。卑诗省民事没收法案允许该省针对与非法活动有关的财产提起诉讼,无论此人是否已被定罪或甚至未被指控犯罪。(Abo Abdo。  )法庭文件上并提到,2018年6月瓜加多和另一名男子试图离开澳大利亚时就遭到质疑,因为“澳大利亚边防警察在瓜加多的手机上发现两张照片,是真空密封袋,里面装着被认为是可卡因的白色粉末。”相信这个照片是在他本拿比的家中拍摄的。瓜加多声称他和一位名叫阿布多(Abo Abdo)的朋友在澳大利亚见面,阿布多在加州开设汽车扬声器公司。阿布多随后在美国申请1,800个扬声器出口到澳大利亚,卧底探员后来发现,这批集装箱中藏了1,728公斤甲基苯丙胺、25公斤可卡因和5公斤海洛因。阿布多和妻子等人被逮捕成了今年2月澳大利亚的大新闻。但同一时间卑诗省皇家骑警突袭了瓜加多和他的女友法加多(Rosa Fajardo)的住所,法加多正好是阿布多妻子的妹妹。警方从两人的居所中搜出300多万现金,大部分的钱都藏在床底下。澳大利亚警方相信,瓜加多领导一个离岸毒品集团,将非法毒品输入该国。皇家骑警在瓜加多的其中一辆汽车内发现后车厢内衬中藏着“用于可遮挡X射线检查的铅板”。而瓜加多去年已被FINTRAC(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注记为“观察人物”,因为他一年内有4次在个人帐户中存入超过1万元现金。这样的人怎么还能住在政府补助的低收入房屋中?政府是不是要向他索赔过去的补贴款?大温房屋局只说基于隐私,不评论相关问题。这些指控均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网上图片v01

加拿大人吸毒醉酒全球名列前茅 排名令人惊讶

 根据一项最新调研,加拿大在两件不那么光彩的事上分列世界第二名和第三名。Dr. Adam Winstock主持进行了年度环球毒品调研(Global Drug Survey),根据调研结果,加拿大可卡因使用量高居全世界第二。全球36个国家逾13万人参加了调研,其中包括1,960个加拿大人。参调者需要回答在过去12个月里,他们使用可卡因的天数。全球平均天数是6天,加拿大人的中位数是10天。调研同时发现,加拿大人的可卡因使用量是半克,这和世界平均水平相当。拿大人吸毒较大部份国家为高,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加拿大可卡因相对便宜。全球每克平均价为120元,加拿大仅85元。根据调研,十名参调的加拿大人中,六名希望能够减少使用可卡因。名列可卡因使用量第一的是苏格兰,一年使用天数达到12天。巴西、意大利、葡萄牙、丹麦、英国和加拿大并列第二。醉酒度全世界第三根据该项调研,加拿大醉酒的程度名列全世界第三。调研请近2,000名加拿大披露他们饮酒的习惯。根据调研结果,参调加拿大人一年里平均有47天处于醉酒状态。第一名的英国一年为51天,第二名的美国一年为50天。近半数的参调者表示,希望来年能少喝点。下面是醉酒程度最高的前十个国家:1 英国2 美国3 加拿大4 澳大利亚5 丹麦6 印度7 爱尔兰共和国8 墨西哥9 捷克共和国10 芬兰(图片:Global Drug Survey)(T04)

警方破获价值1700万元毒品 逮捕八名嫌犯

贝朗格说明在最近缉毒行动中查获的大批现金及毒品。多伦多警方 多伦多警方昨日召开记者会表示,有组织犯罪科与毒品小组共同进行的一项缉毒行动“DOS计划”(Project DOS)中,搜获700公斤毒品,市值约1,700万元,以及现金30.8万元,另拘捕8名疑犯,8人将面对24项指控。 多市警局缉毒组警官贝朗格(Insp. Don Belanger)表示,警方在数个月前确认一批贩卖可卡因的匪徒后开始进行调查,当警方获得进一步消息后,认为该批毒贩所贩卖的毒品可产生数百万元利润。 多市警查获最大宗麻黄碱 警方于4月25日申请29份搜查令,在多伦多、旺市、基秦拿及Stoney Creek进行搜捕行动,搜查地方包括住宅、货仓、储物柜及车辆,行动中搜获29公斤可卡因,以市值计约300万元;另外,亦搜出3,905棵总值1,000万元的非法种值大麻草,以及大量现金。 ■■警方搜获的大量毒品。多伦多警方 另外,警方亦搜获接近700公斤药用麻黄碱(ephedrine),总值约210万元,以及20公斤药用非那西丁(phenacetin)。 警方表示,此次搜获的麻黄碱,是多伦多警队有史以来搜获的最大数量。警方表示,搜获的700公斤麻黄碱,可以制造490公斤非法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s)。 警方表示,被扣押的违禁品中,有相当一部分被发现于柏文的储物室内,这些储物室或多或少被用作“藏匿房屋”。 行动中共拘捕8名疑犯,他们将面对24项指控;8名疑犯中,多人疑似为越南人,包括32岁的Duc Duy Pham、38岁的Quoc Pham、33岁的Thi Thuy Van Nguyen、19岁的Mario Palermo、32岁的Ai He、34岁的Hung Phi Nguyen、26岁的Ryan Yetman,及32岁的Amanda King。本报记者

警方破获700公斤毒品 拘捕8人 多名越南裔

多伦多警队表示,有组织犯罪科与毒品小组共同进行的一项行动中,搜获700公斤毒品,市值逾千万元,以及大量现金,另拘捕8名疑犯,8人将面对24项指控。多伦多警队警长Steve Watts表示,警方在数个月前确认一批贩卖可卡因的匪徒后开始进行调查,当警方获得进一步消息后,认为该批毒贩所贩卖的毒品可产生数百万元利润。警方于4月25日申请29份搜查令,在多伦多、旺市、基奏拿及Stoney Creek进行搜捕行动,搜查地方包括住宅、货仓、储物柜及车辆,行动中搜获29公斤可卡因,以市值计约300万元,另外,亦搜出3,905棵总值1,000万元的非法种值大麻植物,以及大量现金。另外,警方亦搜获接近700公斤药用麻黄碱(ephedrine),总值约210万元,以及20公斤药用非那西丁(phenacetin)。警方表示,搜获的麻黄碱,是多伦多警队有史以来搜获的最大数量。警方表示,搜获的700公斤麻黄碱,可以制造490公斤非法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s)。警方表示,被扣押的违禁品中,有相当一部分被发现于柏文的储物室内,这些储物室或多或少被用作“藏匿房屋”。行动中共拘捕8名疑犯,他们将面对24项指控;8名疑犯中,多人疑似为越南人,包括32岁的Duc Duy Pham;38岁的Quoc Pham;33岁的Thi Thuy Van Nguyen;19岁的Mario Palermo、32岁的Ai He;34岁的Hung Phi Nguyen;26岁的Ryan Yetman及32岁的Amanda King。(图片:多伦多警队) T02

新“毒品之王”药效比海洛因强50倍!中国将全面监管这类药品

■芬太尼药性比海洛英强50倍。图为美国海关从一辆入境的墨西哥卡车上缴获芬太尼。 路透社资料图片 本报讯 在美国的压力下,中国4月1日宣布将整类列管芬太尼类物质。这一药性比海洛英强50倍的强效镇痛剂,因滥用问题造成每年有数万人死亡,而中国被指是芬太尼制销主要国家之一。由于中美即将在华盛顿开展新一轮对话,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当天也启程赴美,外界认为,中国出台该禁令是准备好做出让步,以解决同美国的部分分歧。 芬太尼是一种强效、类鸦片止痛剂,其药性比海洛英强50倍,2017年美国至少有2.8万人因芬太尼使用死亡。 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国是芬太尼的最大生产国之一,该药物因在北美和澳洲的滥用受到质疑。芬太尼议题也成为美中两国贸易争端的内容之一。在去年12月双方元首会晤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向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诺要加强对芬太尼类药物的管控。 4月1日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宣布,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决定将芬太尼类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自今年5月1日起施行。 否认是主要来源国 对于此举的重大意义,刘跃进认为,这标志着中国政府已正式整类列管芬太尼类物质,这是中国禁毒法制建设历程中的重大创新性举措。当天出席新闻发布会的美国官员没有对北京的管制措施置评,但一位瑞典外交官表示,中国的这一宣布“非常重要”。 实际上,可作为癌症患者镇痛剂的芬太尼药物本身并不违法,而其交易也十分简单,据此前美国国会一份报告指,无论身在世界何处,购买者只需通过网购,就可以轻易获得该产品。但中国对该药物制造推销受到质疑,法新社报道指,中国无论是合法或地下生产芬太尼的实验室都会面向所有人销售产品。而应对政府正在对地下生产芬太尼的管制,制造商只需通过稍稍调正配方,就可以重新获得新的合法产品推向市场。 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美国一直在指责中国是其芬太尼类物质的主要来源国”的话题时,刘跃进表示,美方的指责缺乏证据、有违事实。 他说:“中国对芬太尼类药品的管控是非常严格的,合法厂家生产的芬太尼类药品从来没有发生过流弊,也不可能流入美国。中国执法部门曾经侦破过数起非法加工和向美国贩卖芬太尼类物质的案件,都是境内外不法分子相互勾联,以伪装、夹藏等方式通过国际邮包输往美国,但数量极为有限,不可能是美国的主要来源。美方的指责缺乏证据、有违事实。”  《每日经济新闻》引述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的话表示,芬太尼类药物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意味着今后获得药品的难度也提升了。 不过他表示,芬太尼在临床上作为止疼药是很少用的。平时使用就很少,也有一些可替代的止疼药,不用担心影响临床用药。 解决分歧促达成协议 针对中国管控芬太尼的最新举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这是特朗普的一大胜利。《纽约时报》也报道称,中国禁止所有种类的芬太尼,兑现了给特朗普的承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曾对特朗普做出过相关承诺。报道还称,一些美国官员一直以来都抱怨中国不兑现此前的承诺,中国这次的声明似乎表明,中国准备好做出让步,以解决同美国的部分分歧,以期达成一份贸易协议。 据悉,中美代表本周将在华盛顿举行新一轮谈判,结束长达将近一年的贸易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4月1日已启程前往美国,从4月4日开始将与美国贸易代表、美国财政部长展开新一轮贸易谈判。

皮尔区警方破最大军火库 疑犯被控62项罪!

■■警方昨日展示搜获枪械和毒品。 警方提供 皮尔区警队昨日公布,上周四侦破一宗历来最大规模之一的枪械案,搜出多达26支长短枪、大批子弹及市值120万元的毒品。一名35岁宾顿市男子涉案被捕。 警方透露,警队风化、毒品及街头有组织罪案组探员于今年1月接获皮尔区和周边地区贩毒活动的线报,于是展开一项代号名为“男爵计划”(Project Baron)调查行动。经历两个多月侦查,探队在上周四(21日)收网,拘捕一名35岁男子,探队随后持搜查令到区内和多伦多市多个有关地点及车辆进行搜查。 宾顿市疑犯被控62项罪名 在搜查行动中,警方检获16支手枪、4支猎枪、6支步枪、大容量弹匣、1,500发子弹及一件避弹衣,并搜出多种毒品,包括3.5公斤可卡因(cocaine)、2公斤甲基安非他明冰毒(methamphetamine,俗称冰毒)、1公斤海洛英(heroin)、1公斤芬太尼(fentanyl)、311克西洛西宾(psilocybin,俗称迷幻磨菇),它们黑市价值合共约120万元。此外,警方亦搜获一大笔加币现款。 ■■部分枪械及毒品藏于汽车的暗格内。 警方提供 涉案被捕35岁男子Salem Talke是宾顿市居民,他已被控多达62项罪名,包括涉嫌贩毒及与枪械有关控罪。被告稍后将在宾顿市安省法庭提堂。 警方呼吁,任何人士若掌握与此案有关的资料,可联络皮尔区警队风化、毒品及街头有组织罪案组:(905)453-2121,内线3515,或致电皮尔区灭罪热线:1-800-222-8477,又或者使用皮尔区灭罪热线网站,作匿名报告www.peelcrimestoppers.ca。 本报记者报道

加完油不付钱就逃走?警察拦下后竟搜出12万元毒品

■■警方指出,芬太尼属十分危险的毒品。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安省省警接报,一个位于安省北面的油站,有司机加油后不付钱及逃走;警方之后截获该辆汽车,在车上搜出价值12.4万元毒品芬太尼(fentanyl)。 省警表示,3月21日下午大约1时,警方接报安省北面Nipigon一个油站,有一辆汽车加油后没有付费及逃走,警员之后在854号公路以西的11号高速公路截停涉事黑色跑车,并且拘捕车上两名居住在密西沙加的男子,在搜查该辆汽车时,更搜出248克芬太尼,市价达12.4万元。 省警又强调,芬太尼属“十分危险”的毒品;而两名被捕的男子,分别是19岁的Mohamad Al Zarif,及21岁的MHD Ali Bashir Amadani,两人均被控盗窃及管有芬太尼作贩卖用途等罪名。

“我吸毒了,我妈喂的!”新型毒品盯上青少年,别乱吃!

妈妈怎么也没想到, 最初只想帮女儿提高成绩, 怎么会把她推向吸毒的深渊。 新型毒品已盯上中国孩子, 吓得万千家长出了一身冷汗。 世上真有“聪明药”吗?高三女生田静(化名)因考试压力大,服用妈妈给的“聪明药”,2个月后成绩突飞猛进,一下子考进班级前十。 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药? 高三女生田静(化名)接过妈妈递来的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白色药片。 妈妈说这是“聪明药”,能提升她的学习状态。她想想不断下滑的成绩,又想想那些无论如何都没法静下心来完成的物理题,混着水把药片吞了下去。 药是妈妈给的。田静对这种药并不了解,也不清楚妈妈知道多少,只记得妈妈说:“有人吃了成绩就变好了,你试试。” 吃了药,摊开书,田静的心思还是扎不到课本里。尤其是最难学的物理,做题时还是没思路。最初,她每天早晨上学前吃一片,觉得变化不大。两三个月后,服药量变成了每天两片、三片,早上出门前、晚上回家后各吃一次。田静感觉自己的课堂专注度提高了,听完物理课,做做练习,很容易就学会了。 服药两个多月后的那次月考,田静考进了班级前十。 副作用大,会上瘾 医生:和吸毒一样! 这药那么厉害,孩子如果经常吃,岂不是可以迅速“走向人生巅峰”?不是! 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脑科主任胡跃强表示: 这种所谓的“聪明药”,真正的商品名称叫“利他林”,“专注达”。跟冰毒成分苯丙胺,有相似化学结构,成分差不多。越吃会越上瘾,剂量也会越来越大,非常危险,切勿随意服用。 “专注达”是一种处方药,同时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在医学上该处方药主要用于治疗儿童注意力缺陷综合征等。 女孩的母亲为什么会买这种药呢?原来她听说这种药,能够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提升“智力”,对于正在上高三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好东西”。 服药一个多月后,田静开始掉发、失眠,几乎每一个夜晚都在辗转反侧中度过。 高三上学期快结束时,妈妈发现了这些异常,让田静停了药。可停药后,她开始头疼、恶心,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课又听不进去了,看书、做题也不行。 田静没去医院检查,想要说服妈妈让自己重新吃药,但被拒绝了。为了吃药,说话轻声细语、从不跟父母吵架的田静,开始和妈妈大声争吵:“当初是你给的我这个药,现在为什么不让我吃!” 田静妈妈禁止田静服药后,田静忍不住,自己到网上找药、买药。她输入关键词利他林,在某个百度贴吧一连串的帖子中看到一个QQ号,加了好友。 药房里平均20元左右一片的“利他林”,卖家开价每片100元。第一次,田静只买了3片,没敢留家里的地址,让卖家寄到了放学路上常去的文具店。 和以往的白色药片不同,袋子里的药是粉红色的。回家吞下后,田静有了头疼、恶心等第一次服药时没有过的症状。询问卖家时,对方说这些都是“不同生产厂家”引起的差异。 渐渐地,她彻底离不开这种粉红色的小药片了,服药量从每天一片变成了两片、三片,高考前一个月左右稳定在每天四片,高考当天一下吃了五片。 她开始向父母要钱买药,编造了学校交费、外出游玩等各种理由,有时要五百,有时要一千。高考结束后,已默认女儿服药的田静妈妈将孩子带到医院。医生检测后发现,田静行李箱中的粉红色药片有七成左右苯丙胺类物质。也就是说,那根本不是“聪明药”,而是亚甲双氧甲基安非他命,俗称摇头丸。 高二学生发传单赚钱 偷吃了半年“聪明药” 每天自习课间,刘涵(化名)都会偷偷吃一粒阿莫达非尼。没有人知道他在吃药,他的身边也没有同学知道这药是干什么的。半年多来,几乎每天他都会吃。 刘涵是广东省梅州市一所重点高中的高二学生。2018年上半年,他在网上看到了“聪明药”这种东西。出于好奇,刘涵查了不少这方面的资料。“考虑了好几个月才买的。”他是去年9月开始吃药的,那时他刚刚升上高二。刘涵说,即将高三,他的压力非常大。 刘涵并不相信“聪明药能让人变聪明”,但他觉得对于提高专注力、精力很有帮助。一开始,刘涵买的是利他林,但是利他林一粒30元的价格,他实在负担不起。只好改成阿莫达非尼,“因为便宜,一粒8元,吃了还很提神。” 刘涵可支配的钱不多,他瞒着父母,偷偷去发传单赚药钱。 吃了半年多的药,“每次的药效管四五个小时,吃了就非常精神,学习起来很有劲。”不过,刘涵也渐渐感受到了一些“副作用”,比如口渴、睡不着觉和体能下降。 商家称海外代购 价格高达上千元 在记者的采访中,刘涵并非个例,国内像他一样买药的学生还有很多。有卖家成立了“聪明药”交流的社群,每个都多达千人,很多人在此分享用药经验。 记者发现,大量售卖“聪明药”的卖家和组织,他们都用“考公、考研、高考”等字眼进行宣传,来吸引相关人群。 △网上售卖的利他林和阿莫达非尼 记者以考研学生的身份添加了一些卖家。这些卖家“开药”的过程都十分简单,出售的“聪明药”以利他林和阿莫达非尼为主。想买哪种药,直接微信转账就行,药品以快递的方式送达。 一位卖家提供了一份“聪明药”价格表,主要有利他林和阿莫达非尼两种药。利他林分为美国版、瑞士版和巴基斯坦版,一套药价格从300多元到2000多元不等,阿莫达非尼则相对便宜一些,不过也要400多元。 至于药的用量,卖家们并不是根据说明书来指导,而是宣称“靠自我感觉调节”。“拿到之后,先服用一粒看你复习的感觉。如果比平时效率高就按这个量,副作用明显就减半。效果不明显,那就加一粒。” 长期服药损伤大脑 聪明反被聪明误 “世上没有后悔药,同样,也没有聪明药。”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理精神科医学博士牟晓冬表示,所谓的“聪明药”,利他林(哌醋甲酯)是中枢兴奋药,一般在治疗注意力缺陷综合征(ADHD,即多动症)时,会用来提高注意力。阿莫达非尼是一种抗抑郁的药物。它们属于一类精神药品。 对于这类药物,医院管理非常严格,即俗称的“红处方”类药物。牟晓冬说,“必须由医生诊断才能开具,使用特殊病历,并由医生盖麻醉章,本人取药、代取都需要出示户口本。” 那么,这种药是否真的能让人变聪明,有没有副作用?“有人说它能提高注意力和精力,提高成绩。它确实可以,如果是以记忆为主的科目,可能会有帮助。” 牟晓冬说,但目前还没有研究能证明吃了这类药物会变聪明,更多的是适用于相关疾病的治疗。 牟晓冬介绍,这类药物按医嘱短期服用对人的影响不大,但若长期服用,会产生一定的依赖性,严重的话会对大脑造成损伤,以后注意力就很难集中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你很难保证你从网上买到的这些药是否可靠。”牟晓冬表示,有卖家用摇头丸冒充利他林售卖的情况,这就非常危险。“服用这些药的人因为竞争压力、学业压力,采用这种作弊的手段来希望获得成功,但最终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 来源:观察者网、中国搜索  

韩国娱乐圈出大事了 吸毒、性招待、贿赂…一瓜接一瓜!

昨日(11日),因涉“性招待”等多项罪名指控,韩国知名男团Bigbang成员李胜利,宣布正式退出娱乐圈。   而这背后的瓜,恐怕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李胜利所在的组合Bigbang从属于韩国三大娱乐公司之一的YG娱乐。Bigbang五人团自成立以来在韩国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拥有众多粉丝,颇受欢迎。 然而近年来Bigbang却麻烦不断。先是组合队长权志龙2011年被检验为大麻阳性反应,据悉是因为不慎吸食了他人给的烟草,后被判缓起诉。而后,组合另一人气成员崔胜贤,2016年被首尔地方警察厅毒品犯罪搜查队调查发现其吸食大麻,被判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2年。 ▲崔胜贤向公众道歉   经历多件丑闻之后,2017年开始,组合其他成员先后入伍,目前只有队内年龄最小的李胜利(以下简称胜利)依旧活跃在娱乐圈内。而在娱乐圈之外,胜利个人也经营着多家公司,涉足餐饮娱乐多个领域,并与东南亚众多名人过从甚密。 ▲李胜利 资料图   然而就在今年1月29号,韩网爆出了一段视频瞬间引爆韩国舆论。据视频显示,去年11月份,胜利出任董事的夜店 Burning Sun的保安将一名男顾客金某拖出屋外并连续殴打对方。对此事,夜店和当事人各执一词。据报道,该金姓男子表示自己是因为路见不平,在夜店救下一个遭遇性骚扰的女子,结果被夜店工作人员围殴。金某随后选择报警,然而警察调查夜店后,称夜店并无问题,夜店方面则反而指责说视频中被施暴男子是因性骚扰女顾客才被员工进行了“驱逐”。 ▲打人视频截图   此事瞬间激起了韩国网友的愤怒,纷纷情愿表示要警方彻查此事。  更令人震惊的是,韩国知名娱乐媒体D社又爆出对夜店员工的采访,据夜店员工透露,该夜店会秘密对女性顾客采取药物等手段实施性骚扰和性暴力行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2月11日,韩媒又爆出胜利夜店员工怂恿顾客吸毒,并存在毒品交易。但被胜利极其公司YG娱乐进行了否认。 ▲图为胜利与疑似毒品提供者的合影   因不堪巨大的指责,胜利所在公司YG娱乐的老板杨贤硕发文代表胜利向公众致歉,并表示胜利并未直接参与夜店经营,胜利随后也发文称自己对夜店的管理并不知情,并且辞去了其在夜店的相关职位。接着在2月21日,警方正式将胜利纳入调查范围,成为嫌疑人。并要求其进行毒品测试及相关调查工作。 更大的瓜,在2月26日被韩媒曝光。这一次韩媒爆出胜利涉嫌进行“性招待”,用女性来贿赂与其有商业往来的人士。但YG娱乐再一次予以了否认。  接着在2月28日,胜利毒品检查结果显示为阴性,公司宣布其将暂停演艺工作,配合警方继续调查。然而事情并未因此停息。随后韩媒更是爆出胜利参与了夜店向警察行贿12万人民币的行为。事件进一步发酵。   而在3月5日,警方表示掌握了胜利涉嫌“性贿赂”、“性招待”的聊天记录等等相关证据,并且证实存在夜店、警察相互勾结的情况。在同日上午举行的国务会议上,韩国总理李洛渊也对胜利事件做出指示:“对于警方的勾结疑惑,希望以警方的命运为赌注,彻底调查并依法处理。如果不能彻底消除疑惑,做好准备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 ▲韩国总理李洛渊 资料图   最终在3月10日,警方证实“性招待”聊天记录属实,胜利被警方正式列为犯罪嫌疑人并且不允许其出国,而即将在25日入伍服兵役的他,也可能因此无法入伍。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韩媒在昨日(11日)还挖出了涉嫌胜利“性招待”事件的多名其他韩国知名艺人,据悉,他们在建立的聊天群组里传播“性爱录像”。最终在11日,胜利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正式宣布退出娱乐圈,继续配合警方调查。 ▲胜利发表的退出娱乐圈声明截图   而胜利事件也给韩国演艺公司带来了重创。韩国各大娱乐公司股价纷纷下跌。   此外就在今日(12日),另据韩国记者爆料,胜利事件还牵扯出了韩国财界和政界的崔顺实残余势力,该记者表示已查清胜利夜店被拘留的职员赵某就是当初给政界大佬金武成的女婿提供毒品的人,也查清了江南各大娱乐场所利益链顶端的人物是谁,暂不能具体透露。   今天,多家知名外媒也关注了此事的进展。 这场震动韩国演艺圈并牵扯韩国政商界的风波,恐怕还将继续发酵。 来源:环球时报

日本办了个创纪录毒品大案 抓住一名加拿大人

日本最近办了个毒品大案,涉案毒品量创历史记录。   据日本《每日新闻》3月11日报道,一名21岁的加拿大籍旅客因走私29.94千克毒品被日方逮捕起诉。这批毒品若流入市场,零售价格将达17亿97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8亿元)。日本海关表示,在港口和机场从旅客行李中查扣了如此大量的毒品,在日本史上尚属首次。 这批毒品为中枢神经兴奋剂。日本国内对于不同类型的毒品制定了不同法律,如冰毒、安非他命等中枢神经兴奋剂属于《兴奋剂管理法》的管理范围。   3月11日,成田海关支署和千叶县警成田国际机场署因涉嫌以营利为目的违反《兴奋剂管理法》将这名加拿大人逮捕。千叶地检也于同日提起诉讼。   根据《兴奋剂管理法》41条2项:以营利为目的从国外运进兴奋剂的,处无期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根据情节轻重,处无期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千万日元以下。   起诉书称,被告从加拿大蒙特利尔起飞于2月17日抵达成田机场,被缉毒犬发现在两个行李箱中藏有29.94千克毒品。日本海关称,被告当时供述:“因贪图高额报酬,在加拿大机场受人所托运送这两个箱子,不知道里面有啥。”被告在加拿大是卖鱼的。   毒品被分装在30个塑料袋中,每袋约重1千克。这些小包被衣物包裹隐藏,行李箱为此人随身行李。   海关介绍,本次查扣的毒品量创历史新高。此前记录是在2018年4月,羽田机场查扣了自肯尼亚走私的29.52千克毒品。   此外,千叶地检在11日还起诉了另一名59岁的加拿大人。此人从加拿大温哥华飞抵成田时,被发现携带了16.75千克毒品(中枢神经兴奋剂),若流入市场零售价值将达10亿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67万元)。 来源:观察者网 新浪国际 综合报道

伦敦人可卡因吸太多 泰晤士河里的鱼都high了

资料图 伦敦泰晤士河里的可卡因浓度太高,生活在里头的鳗鱼都嗑high了…… 据《伦敦旗帜晚报》、《地铁报》等英媒1月21日报道,科学家指出,泰晤士河里的鳗鱼近期异常活跃,原因是伦敦废水含有高浓度的可卡因。 伦敦国王学院一研究小组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研究发现,不仅是在周末,伦敦人整整一周都在使用A类毒品。人们担心这将伤害河流里的野生动物。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道:“本周(14日起),废水中可卡因和苯甲酰爱康宁(可卡因代谢物)的浓度一直高居不下,周末仅略有上升,这与其他城市不同。伦敦被认为是可卡因消费最多的城市之一。” 《星期日泰晤士报》曾报道称,科学家在英国议会大厦附近监测发现,流入河中的可卡因含量一直很低。 但此前暴雨淹没了排水系统,伦敦的污水处理厂未能过滤掉A类毒品,导致吸毒者尿液中的可卡因进入河流。下水道溢出后24小时,研究人员就发现河流中的咖啡因、可卡因及苯甲酰爱康宁浓度有所升高。 去年,那不勒斯费德里克二世大学的一篇报告则称,研究表明,当把欧洲鳗鱼放入含有少量可卡因的水中时,它们“表现得极度活跃”。 来源:综合新闻

加拿大拟定新法规 携大麻入境最高判14年!

■■CBSA正制定新规,从境外带大麻进入加拿大,将面临罚款。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边境服务处(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CBSA)正在制定一项新法规,从境外带大麻进入加拿大,可能将面临罚款。 据加通社报道,自从去年10月17日加拿大休闲大麻合法化以来,本国成年人允许拥有并分享多达30克的大麻,但从境外把毒品带进加拿大仍然属非法,最高可面临14年的监禁。尽管严厉处罚目前仍只是法律上的一个选项,但联邦边境管理当局正在制订行政制法规,使其能够更灵活地处理携带大麻入境的人士。 携大麻入境最高囚14年 CBSA周二表示,如果入境者在进入加拿大时携带大麻,必须向边境管理当局申报,否则,可能会面临被捕和起诉。 加通社根据《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一份联邦边境安全暨打击全国帮派罪案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向CBSA官员发出关于实施新的大麻法规的简报。贝理尔在简报中声称:“未经批准的大麻跨境流动仍属严重刑事犯罪,执法行动包括刑事调查和起诉。” 边境官员将可以扣下大麻以及任何用于把毒品运入加拿大的车辆。不过,边境当局似乎也认识到,一些休闲大麻使用者可能会在无意当中将少许大麻留在外套口袋内,或者不知道跨境限制仍然存在。 CBSA发言人多里昂(Nicholas Dorion)表示,正在制订的新法规将为处理携带大麻入境的边境官员提供“额外工具”。 目前,新的罚款细节,包括罚款金额,仍在制定中。内部文件显示,该项新规将于明年开始实施,而遭受罚款的人士也有权提出上诉。

世界头号毒枭和情妇一同受审 都是实力派“戏精”

来源:新京报 20世纪30年代,美国有一对名噪一时的“鸳鸯大盗”——邦妮和克莱德。两人结伴浪迹天涯,偷盗、打劫、谋杀,无恶不作。 而今,人们把“邦尼和克莱德”的名号给了墨西哥毒枭古兹曼和他的情妇桑切斯。 据今日美国网站,古兹曼与桑切斯17日在美国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出庭受审,古兹曼的妻子艾玛·科罗内尔也在旁听席。 当法官问29岁的桑切斯与古兹曼是什么关系,她说:“直到现在都觉得我们还是情侣。我有点困惑,有时很爱他,有时又不爱。”   她在法庭上泣不成声地讲述自己与古兹曼有一段3年多的情史,曾帮古兹曼购买数百千克毒品。   桑切斯是墨西哥北部锡那罗亚州的前地方议员,自2016年就被怀疑与古兹曼有往来,但是她一直否认,也未受到正式指控。昨天,她将自己和古兹曼的故事和盘托出,好似一个爱情奇遇。 在法庭上,声称曾为古兹曼左右手的西弗恩特斯表示,古兹曼曾向多个电影制作人讲述自己如同动作巨星般的冒险经历,寻求有人能将他的故事拍成电影。   据《纽约客》,现年62岁的全球头号毒枭古兹曼,有过3段婚姻,育有15个孩子。关于他的传说总是很离奇,而他与情妇桑切斯的故事也同样不可思议。   出双入对,密道逃生   据路透社,桑切斯2011年与古兹曼相识,没过几个月,她就开始去锡那罗亚州的山上为古兹曼运输毒品,从不索取报酬。   她对法官说:“我把几千克的大麻打包走船运,在包装上画了一颗爱心并写上数字4,代表我对这个生日是4月4日的男人的爱。” 不过,桑切斯觉得毒品生意总是让他们分隔两地,她想回到古兹曼身边。于是,古兹曼在墨西哥城建立一个用于洗钱的果汁公司,让其掌管。   桑切斯称:“古兹曼曾说,任何背叛他的人都是死路一条,包括家人在内。”   2014年初,古兹曼和桑切斯前往墨西哥海边度假胜地卡波圣卢卡斯,他们到那之后在“安全屋”聊了几个小时,半夜突然被一声巨响惊扰,墨西哥海军正在设法打开安全屋的前门。 他们立即逃入了浴缸之下的一条地下密道,密道内有木制阶梯,与下水道连通。桑切斯说古兹曼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在地下走了一个多小时,最终到达一条小河边,成功逃脱。   在那之后没多久,2014年2月,墨西哥警方和美国缉毒局在墨西哥采取联合行动将古兹曼捕获。 据BBC报道,墨西哥官员说,古兹曼被拘后,桑切斯曾用虚假文件前往监狱看他。2017年两人还共度新年前夜。   看似两人情深,但是古兹曼曾经的合作伙伴作为证人在法庭上表示,桑切斯只是古兹曼的众多情人之一。   据福克斯新闻,法庭上一位证人表示,古兹曼利用间谍软件同时监控他的妻子和情人们。但是他一直拒绝与妻子科罗内尔见面或直接联系,这是为了保障她的安全。   可见,桑切斯一往情深,但是古兹曼是真情还是利用其贩毒就不得而知了。而古兹曼的妻子在法庭上全程一言未发,但时而微笑。 古兹曼有个“电影梦”   古兹曼有个“电影梦”   据《纽约邮报》,虽然古兹曼在法庭上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一些古兹曼曾经的手下作为证人讲述了古兹曼想拍电影的愿望。 证人西弗恩特斯说,古兹曼曾约见过多位电影制作人,想要让他们将自己的逃亡的经历拍成电影。   古兹曼曾介绍,2012年他被军方抓捕,手被步枪击中,军人将他双腿捆绑住悬吊在直升机上飞行。   《纽约邮报》调侃,听起来很像是汤姆·克鲁斯出演的《碟中谍》。 在过去的25年,古兹曼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毒品帝国,走私超过155吨毒品,犯下贩毒、洗钱、谋杀等17项重罪。他曾多次被捕,2次越狱。虽然经历了漫长的逃亡,但是他的生活却极其奢华。   据美联社,去年11月古兹曼首次在纽约出庭,联邦检察官费尔斯在陈述中说,古兹曼拥有私人重装备军队,随身携带的手枪上镶满钻石,AK-47步枪则是镀金的。 古兹曼的前好友兼亲信马丁内斯说,1990年代,古兹曼就已经拥有4架飞机。在墨西哥,几乎每个海滩边都有他的豪宅,还有私人动物园,饲养着老虎、狮子、美洲豹等动物。   靠贩毒暴富之后的古兹曼还去往各国旅游,使用假护照几乎玩遍了全世界。   2015年古兹曼被捕,然后于去年11月被引渡至美国接受审判。今日美国网站报道称,对于古兹曼的世纪审判大约将持续到2月。

缴获210万毒品现金 多伦多警队侦破贩毒大案

■■警方搜获的部份毒品。杜咸区警队图片   杜咸区警队与皇家骑警,侦破一宗贩毒大案,检获黑市价值约150万元的毒品及逾60万元现款,并拘捕了九人。   杜咸区警方表示,警队枪械与黑帮调查组与骑警联手,早于去年秋季展开代号“维克里”计划(Project Vickery),针对大多伦多地区的贩毒活动展开调查。   经过为期四个月的联合侦查,两警队探员于前天(16日)收网。当天早上,在其他地区警队支援下,大批警员持搜查令在位于杜咸区、多伦多市、皮尔区及京士顿市(Kingston)合共十五个住宅展开搜查。   行动中,探员检获多种毒品,包括芬太尼、可卡因、冰毒及海洛英,黑市价值合共高达150万元。搜查人员亦起出四枝枪械、逾60万元现款及五部涉案汽车。   此外,警方拘捕了十九人,他们合共面对超过148项控罪。众被告稍后将在多伦多市法院提堂。

中国政府会从宽处理谢伦伯格案吗?

赵朴不认为中国政府会从宽处理谢伦伯格案。 网上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卑诗省男子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在中国被判死刑一案,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已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联系,希望中国能从宽处理谢伦伯格案件。不过,根据一些熟悉中国国情的专家表示,推翻死刑的可能性仅一成,微乎其微。 方慧兰表示:“我们已经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谈过。加拿大在死刑方面的立场长久不变。正如加拿大人所知,加拿大没有死刑。我们认为这是不人道和不恰当的,加拿大人无论在何地被判死刑,我们都会反对。” 谢伦伯格的死刑,导致加拿大与中国紧张的外交关系进一步升级。 当被问及总理杜鲁多是否该致电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方慧兰说,两国政府部门都密切保持联系,相关问题正在讨论中。“我自己两次和中国大使通话沟通,我们与中国政府正多方联系,保持这种对话非常重要。” 5年前另一加拿大人也遭处决 星报报道,2014年底有两个加拿大华裔公民因毒品走私而遭判死刑,其中一人持中国证件入境,中国不视其为加拿大人;另一人持加拿大护照进入中国,有获得领事服务。当时的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与总督庄斯顿(David Johnston)都介入此案希望中国从宽处理那个加拿大人。 前加拿大驻中国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披露这段往事说,就在得知此加拿大人将被处决前一天,总理哈珀还写了一封私人信件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中国从宽处理。但中国隔天还是处决了这个男子。 赵朴认为,这次加拿大向中国提出宽大处理的要求,也不会改变中国政府的态度。 方慧兰强调,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是非常长久的,两国应该继续向前发展,但“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另一方面,谢伦伯格的律师张东硕表示会提出上诉。长期关注中国司法的对话基金会负责人卡姆(John Kamm)表示,在中国上诉成功率不到15%,而推翻死刑判决的上诉就更少,还不到10%。 加中关系回暖或有帮助 CBC报道,卡姆创办的对话基金会是一个非牟利民间组织,主张通过对话与合作的方式,来改善中国在押囚犯的境遇。他正在向谢伦伯格的家人提供协助,但是对谢伦伯格通过上诉保住性命并不乐观,认为唯一的希望是加中关系的回暖。因为高级法院不一定会立刻审理上诉,这可能会拖几个月,甚至几年,如果在这期间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好转了,中国可能会决定不执行死刑判决。 如果谢伦伯格提出上诉,负责审理的是辽宁高院。如果辽宁高院维持死刑原判,执行之前还要经过中国最高法院的复核,这个过程不会很短。卡姆认为,如果上诉审理迅速进行,对谢伦伯格的命运来说就不是好兆头。 卡姆表示他不会放弃为谢伦伯格争取减刑的努力,并希望加拿大政府和联合国有关组织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他说,当其他国家做了什么不符合中国利益的事时,中国政府喜欢说这件事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杜鲁多现在应告诉中国政府,这件事损害了加拿大人对中国的印象。

加拿大外长要求中国宽大处理 免谢伦伯格死刑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称已要求中方免去谢伦伯格死刑。资料图片 加拿大要求华对涉毒公民宽大处理。 加拿大男子谢伦伯格被控在华走私毒品,周一在辽宁大连中级法院重审后被改判死刑,引发中加外交风波升温。加拿大外交部要求中方宽大处理被判死刑的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 加拿大外长方慧兰在魁北克省对记者表示,判决出炉后曾经与谢伦伯格的父亲通电话,形容双方有一段非常激动的对话,又指渥太华当局已经与中国驻加大使对话,要求中方免去谢伦伯格的死刑,认为判决既不人道,亦不恰当,要求中方从轻发落。 她又说,加拿大长久以来对死刑的立场一贯,加拿大并无死刑,认为死刑是不人道和不适当,无论何处将加拿大人判处死刑,加方都反对。 谢伦伯格的律师早前已表明会提出上诉,谢伦伯格的家人周二发声明指,非常关注谢伦伯格在中国面对的困境,盼望政府能尽力确保谢伦伯格得到公平对待。

中加关系恶化 接下来事态发展三种可能

作者:牛弹琴 (一)   终于,中国对加拿大对真格了。   因为之前的一些行动,譬如,紧急召见大使,提出严正交涉,表达强烈抗议,感觉主要还是语言层面的。   但1月15日,开始采取实际行动了。媒体是这样报道的:   据外交部领事司消息,近期,加拿大发生中国公民被加执法部门以第三国要求为由任意拘押事件。外交部和中国驻加拿大使领馆提醒中国公民结合自身情况,充分评估前往加拿大旅行的风险,近期谨慎前往加拿大。如遇紧急情况,请及时联系中国驻加使领馆寻求协助。   后面,还附加了外交部和中国驻加使领馆的联系电话。加拿大   这应该是特殊时间、特殊背景下,一次特殊的风险提示。至少几个看点吧:   1,发布警示的起因,毫无疑问是孟晚舟事件。说得也很明白:“近期,加拿大发生中国公民被加执法部门以第三国要求为由任意拘押事件。”除孟晚舟外,没有其他能对号入座的事情。   2,外交部由此提醒中国公民,去加拿大有风险,要“近期谨慎”前往。也就是说,如果觉得不妥当,就别犯傻去冒险了。   3,孟晚舟去年12月1日被拘押,中方到了1月15日才发警示,显然还是保持了足够的耐心,并进行了充分的沟通,但最终觉得,还是发出警示吧,别让中国公民冒险了。   当然,很多人可能要问,中国不是已经采取行动了吗?   譬如,依法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迈克尔和康明凯,还判处了一名加拿大毒贩谢伦伯格死刑。   必须注意到,上面的这一系列行动,虽然在加拿大看来,也是中方基于孟晚舟事件的报复,但就中方而言,这与孟晚舟事件无关。   按照中方的说法,两名加拿大人被捕,是因为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   至于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那是因为他罪大恶极,贩卖毒品达到了222公斤。再说了,中国对贩毒从来不手软,光被执行死刑的日本毒贩,应该就已经有6人了。   但直接针对孟晚舟事件,中方这次发出安全警示,显然还是一个大动作。 西方漫画,可能政治不正确,看看还是蛮有意思的   (二)   对中方来说,这更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因为在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后,加拿大立刻更新旅游警示,警告加拿大公民前往中国时“保持高度警惕”,因为加拿大人可能在中国承受“任意执行法律的风险”。   15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就这样反击:   加拿大政府确实应该向本国公民发布一个提醒,但不是提醒他们来中国可能面临危险,而是提醒加拿大公民千万不要到中国来从事走私贩毒这样的严重罪行。如果来中国从事这样严重的犯罪行为,那一定会面临严重后果!   加方发布所谓提醒有点贼喊说贼。实际上,以所谓法律为由任意拘押外国公民的恰恰是加拿大,而不是中国。   华女士确实也够犀利:   1,加拿大确实应发提醒,但不是提醒他们在中国有风险,而是别来走私贩毒了。如果那样干,后果很严重!   2,加拿大的指责,完全是贼喊捉贼。也就在当天发布会上,她还用“此话差矣”,评点加拿大方面说中方“随意”判决!   3,有些人的指责,其实是偏见和恶意。也难怪中国驻加拿大大使此前发飙:有些人习惯于傲慢地采取双重标准,归根结底还是“西方中心论”和“白人优越论”在作祟。   斗争是很考验功夫的。别忘了还有另一个大背景。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阿片类药物滥用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特朗普就曾因此发誓,必要时就该对这些毒贩判处死刑。   中美元首阿根廷会晤后,记得白宫当时的声明中,就有这么一句:“非常重要的是,中国以一种高尚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中国这样做,美国很感激。   最高刑罚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死刑。   按照中国法庭披露的信息,这个谢伦伯格,犯下的罪行,还不是向中国人兜售毒品,其实是试图走私到西方国家。   一方面,几乎是请求中国要严打类似毒品走私;另一方面,中国动真格最高刑罚了,西方就不自在了?   那不是自己打脸了不是?国际政治还是很有意思的吧。   让加拿大尤其尴尬的是,就在指责中国“随意”判决的几乎同时,有加拿大媒体就披露,就是这个谢伦伯格,2003年和2012年,也是因为贩毒,分别被判入狱6个月和16个月。   因此,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毒贩。   还是再次引述那位加拿大人的评点吧:   作为一个加拿大人,我对他没太多同情。我没有空洞的爱国主义,他是一个毒贩,多少人死于这种阿片类药物……或许,这向那些毒贩发出了一个很好的信号:不管你来自哪里,总有一颗子弹在等待着你!   加拿大没有子弹,中国不能手软。   (三)   斗争还在继续。   孟晚舟事件后,1月15日,任正非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据英国《金融时报》,任正非说:   “我依然爱我的祖国,我拥护中国共产党,但我绝不会做任何有损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事情。”   他表示,华为“从来没有从任何政府接到关于提供不适当信息的请求”。另据外媒,任正非还表示,他“非常”想念自己的女儿,并坚信自己女儿的案子将以正义的胜利告终。   这显然也是有针对性的:主动澄清,也是反击所谓华为参与间谍活动的各种指控;展现亲情,也是在向加拿大方面喊话。   对加拿大来说,现在应该也有点骑虎难下,孟晚舟在它们手里不假,但感觉它们手里握着的,其实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留给加拿大的时间其实不多了。按照美加之间的引渡条款,美国有60天时间提出引渡申请,孟是12月1日被拘押的,推算下来,美国提出引渡申请的最后期限是1月29日。   毕竟,这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加拿大人都在埋怨,美国方面的指控,百分之二百是有政治目的,某些加拿大人没脑子,夹在中美之间成了炮灰。这显然不是法律的问题。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不外乎就三种情况:   1,美国不引渡,加拿大放人。这算是最理想结果,加拿大估计也可以大舒一口气;对孟晚舟来说,也算是有惊无险。   2,美国要求引渡,加拿大拒绝。但这也意味着长时间的法庭斗争,会很惊心动魄,并影响到民众情绪和国家关系。   3,美国要求引渡,加拿大同意。中方必然会反弹,加拿大也必须认真掂量掂量可能的后果。   后果会怎么样?肯定还不是现在这么简单!   别忘了,人民日报评论此前就说过一句狠话:中方不会惹事,但是也决不怕事,谁也不要小看中国的信心、意志和实力。   斗争形势很复杂。但这就是2019年,历史将会记住这一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