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17日 星期日 07:36:5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Home 教育

教育

Home remedies都是old wives』tales?

傷風感冒季節,大家進入戒備狀態,加緊預防,希望可以避過染病。 對抗流感,可以打流感針。流行性感冒是influenza,或簡稱flu。例如︰I was down with the flu last week.(我上星期流感病倒了。)打預防針是injection,但簡單說shot也可以。流感針通常叫flu shot,例如︰Have you gotten you flu shot?(你打了流感針沒有?) 傷風是cold,或common cold。 Catch a cold 就是害傷風,例如︰Dress warmly or you will catch...

公校開支10年增12% 九成屬教職員薪酬

■菲沙研究所周四發表報告,指出卑詩省公校開支10年增12%。網上圖片

英語學習:你的個人信息安全嗎?

任人取用的personal data Personal data是個人信息。姓名、性別、年齡、住址、電話號碼,身份證號碼、護照和回鄉證號碼等,都是重要的personal data,讓不法之徒得到,就可以做很多傷害人的事,例如用偷回來的資料申請信用卡,大肆花費,當然不會找數,受害人就算可以證明是因為identity theft(身份被盜竊),善後也十分費神。 我們的個人資料,很多已被上載到包括政府機構、銀行、學校、商業機構等的電腦系統。就是出外旅遊住酒店,也須提供很多個人資料。 提供個人資料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但以往資料記錄於實體檔桉中,要大量的偷和抄不是那麼容易,但IT世代,一切都改變了。 防盜系統不可靠 有人認為,機構的電腦資料庫一定有周密的防盜系統,資料不會被偷。但有關資料泄漏的新聞卻接二連三的來,令人懷疑機構保障你的personal data,就算有心都可能無力。 Reuters(路透社)報道: Marriott International said hackers stole about 500 million records from its Starwood Hotels reservation system in an attack that...

英語學習:放棄還是不放棄 這是一個好問題

Winners都懂得smart quitting Quitter is a person who gives up easily or does not have the courage or determination to finish a task. Courage是勇氣,determination是決心。或是缺乏勇氣,或是決心不足,遇上一點阻力或挫折,quitters就會做他們最常做的事:quitting——放棄、停止、辭職、退出、離開。Quitter就是經常半途而廢、虎頭蛇尾,輕易放棄工作或職務的人。 所以說:Winners never quit, and...

英語學習:Gullible、predictable和ghost stories

Halloween是每年十月最後一天的萬聖節前夕,那是西方的鬼節,那一晚孩子都會聯群外出逐家拍門玩trick or treat,戶主不給糖果就給他們搞惡作劇。扮鬼扮怪出來嚇人是習俗。香港也有Halloween活動,海洋公園就年年都會開設鬼屋,讓自認膽大的人去闖個飽。 科學世代,相信靈異事物會被當作愚昧或gullible。 Gullible是形容詞,解easily persuaded to believe in something,易受騙的。另一個意思相若的字是credulous,解輕信的、容易信人的,a credulous person就是容易上當的人。 不信鬼又怕鬼 Gullible或credulous都帶貶義,例如︰You are so gullible!(你是那麼容易就上當!)意思是批評對方缺乏常識、頭腦簡單。大家都希望具有科學頭腦,所以都不想承認相信一些離奇古怪的事物。不過心底真的怎麼想,似乎又是另一回事。 Princeton University社會心理學教授Sander van der Linden,在Scientific American的文章"How Come Some People Believe in...

學習中文的加國學生 可以申領$500元獎學金!

(網上圖片) 卑詩省教育廳在網頁內公布,於省內學習中文的學生,可申領$500元獎學金,其$250元由省教育廳資助,其餘$250元由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館發放,以提倡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名額50人,申請截止日期為2019年3月1日。 申請人必須為加國公民或永久居民、通常居住在卑詩省、2019年6月30日前不超過19歲、公或私校註冊的12班全日制學生、於卑詩省完成11班程度的國語課程,最低分數為86分、註冊或完成12班水平的國語課程、11班所有課程的分數要達73分或以上。 詳情可登入以下網頁查詢:https://www2.gov.bc.ca/gov/content/education-training/k-12/support/scholarships/scholarships-awards/bc-china-award-for-excellence V06

Space travel究竟為何如此吸引?

這個年代,旅遊的種類很多,有專題的、歷奇的、自駕的、舒適享受型的,喜歡自由一點的可自己安排行程,否則可參加旅行團,總之應有盡有,豐儉由人,但最昂貴的旅行,非space travel(太空旅行)莫屬。 載人上太空一向都需要國家的財力、人力和物力才做得到,但有些私人企業正籌備私人太空之旅︰ SpaceX CEO Elon Musk aims to send two people into orbit around the moon - the first entirely private passenger flight ever. His...

Pull an all-nighter 絕無好處的臨時抱佛腳

英國Royal Holloway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Jakke Tamminen說很多學生都會用臨急抱佛腳的方式應付考試:"staying up all night right before an exam, in the hope of stuffing in as much knowledge as they can"。 Stuffing in是填入、裝滿。...

特朗普政府考慮出台新限制令 對中國學生加強背景調查

德克薩斯大學達拉斯分校的中國學生參加新生入學培訓(資料圖) 據路透社今天(11月29日)報道,由於對間諜活動的日益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行政當局正在考慮對到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進行新的背景調查以及規定新的限制。 多個消息來源對路透社說,特朗普行政當局正在考慮在中國學生入學之前對他們再次進行審查,審查的內容包括學生的通話記錄、他們在中國和美國社交媒體平台的個人賬戶,看看能否發現中國學生在美國的真實意圖,包括他們進入美國政府機構相關部門的意圖。 路透社的消息來源包括一名美國官員和三名國會、大學的人士。 此前美國國務院今年6月縮短了在航空、機械人和高科技製造業讀研的中國學生的簽證有效期,從5年縮短至1年。美國官員表示,此舉的目的是遏制在涉及國家安全的重要領域發生間諜活動和盜竊知識產權風險。 美國一位資深官員說,美國執法部門預計還將向學術官員提供培訓,教他們如何偵測間諜活動和網絡盜竊。這名官員對路透社說,每一個從中國來的學生都要經過黨政批准,他可能不會像傳統定義那樣進行間諜活動,但是來到美國的中國學生沒有一個不受國家的控制。 白宮沒有置評正在審議的對中國學生新的審查要求。不過,國務院一位官員在回答相關問題時說,國務院正在幫助確保拿到簽證的學生都是符合條件的,對美國國家利益不構成傷害。 來源:綜合新聞

台灣女主持史詩級翻譯車禍現場,台媒:丟臉丟到國際!

滬江英語 中國日報雙語新聞 提起口譯員,一般人的印象都是「高端、洋氣、上檔次」。 但前不久,中國台灣的花博會上,出現了一場史詩級的「翻譯車禍現場」。 一位臨時充當口譯員的台灣女主持人全程「一本正經,胡說八道」,讓人跌破眼鏡。 就連台媒都忍不住狠批——「丟臉丟到國際」。 來看獨特的車禍現場↓↓ 視頻開始,這位台灣女主持主動請纓,要求充當英語翻譯。然而一上台就請求講慢一點,不要太難。 So please speak a bit slower. And don't use too hard words, okay ? 麻煩講得慢一點,也不要用太難的詞,可以嗎? 臨時充當翻譯,向嘉賓提提要求,也是可以理解。 不過,too hard words又是什麼鬼? 小編把這句話發給外專,外專妥妥地給改成了difficult words。 當然啦,口語關鍵在於說,再好的語法,老外聽不懂也是白搭。 但是接下來,這位女主持人,就開始了她的鬼畜版翻譯。 開場白的這句—— 好好的一句活躍氣氛的開場白,硬生生被翻譯成: 「他準備要開始講了,非常好,給他一點掌聲!」 之後,老外向市長、嘉賓、市民問好的一長段話,統統簡化成了四個字——大家早安! 看看這自信的姿態 簡短得連當事人都覺得有問題,匆忙來問,「還容易嗎?」 沒想到,這位台灣妹子爽快地來一句: No No it's okay I translate all you want...

Sabotage mental health有好方法

想經常開心可能不太容易,但想不開心、危害自己的精神健康,就非常簡單。 Amanda Gardner就教大家一些必然奏效的方法。 文章的標題是"12 Ways We Sabotage Our Mental Health"。 Sabotage是動詞,解deliberately destroy, damage, or obstruct (something), especially for political or military advantage,蓄意破壞;例如︰The government's computer network...

回國求職的海歸一抓一大把 沒了光環如何才能脫穎而出?

網上圖片 今年8月底從英國研究生畢業回國的張含(化名),在秋招季投了70多份簡歷後,等來了兩個不太滿意的offer,和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調劑」——HR問她,是否願意給地產公司老闆的女兒當家庭教師。 「回國前沒想到競爭那麼激烈,面試時才發現,80%都是海歸和研究生。」留學經歷並沒有帶來預想中的優勢,張含開始反思,自己準備得是否足夠充分。 而正在法國留學的楊笛(化名)已經在準備找自己的第六份長期實習了。她發現身邊留學生選擇回國的比例增加,留學身份的「含金量」已不比從前,希望不斷「加碼」積累經驗,為未來回國增加優勢。 我國正迎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留學人才「歸國潮」。教育部數據顯示,40年來,共有313.5萬名留學人員回國。2017年,我國各類留學回國人員總數達48萬餘人,創歷史新高,2012年這一數字僅為27萬人。 在歸國大潮下,海歸們頭頂的光環逐漸減淡,激烈的競爭帶來落差和迷茫,但回國發展依然是不少海外留學生的選擇。一些人開始反思留學生「水土不服」、眼高手低等以往被詬病的缺點,努力擴大優勢。 秋招:競爭激烈,「海歸一抓一大把」 今年7月,趙岳(化名)回國了,在澳大利亞讀研兩年後,他回國的第一件事就是約本科已經就業的同學吃飯,為即將到來的秋招做準備。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當年和自己一起走出校門的同學,已經發生讓他「想像不到的變化」,「談起工作和求職,他們都很有職場人的感覺,也挺成熟的。」甚至已經有同學在短短兩年里,升到了小主管職位。相比他們,趙岳覺得自己還是剛出校門的「小毛孩」。 趙岳的父母都是高中教師,母親教授英語,父親教授化學。2012年高考前,父母已經有意向送他出國,「當時出國還是很流行的,特別是教師家的孩子,很多高中一畢業就送出去了。」後來趙岳因為身體問題,留在國內讀本科。 從大二開始,趙岳正式為留學做準備,考雅思、選學校,甚至母親還教他做飯。2016年,趙岳前往澳大利亞攻讀研究生。當時的他已經感受到「海歸越來越多」。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報道,在趙岳出國的這一年年底,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留學回國人員總數已經達到了265.11萬人,而當年就有43.25萬留學人員回國,比2012年增長超過58%。 到達澳大利亞後,趙岳也發現身邊有不少留學生都表達了回國想法,「有的已經工作了幾年,有的是和我一樣剛來的,覺得國內前景更好。」 大量留學生歸國帶來的激烈競爭,讓趙岳感到了焦慮。今年畢業後,趙岳踏上了回國的航班,而9、10月的秋招季也一如他的預料。「相比于海外留學生,用人單位其實更喜歡國內名校研究生,而且面試的時候海歸一抓一大把,美國和英國的居多。」 一知名地產公司HR邵策(化名)告訴澎湃新聞,在今年的秋招里,有一半求職者的簡歷都有海外學習經歷,「有的是交換生、雙學位,有的是研究生留學、本科留學。」海歸對於企業而言已經不再稀奇。 在投遞了17個簡歷後,趙岳有3個面試進入了最後一輪,最終拿到了兩個offer,在他看來,已經高於「找不到工作」的預期,儘管兩個offer都不太讓自己和父母滿意,「覺得工資比較低,最高給到稅前9000,稅後就五六千吧。」 如今趙岳已經決定接受其中一家公司,「總不能在家閑置着,有工作才有機會上升。」 研究生畢業於德國慕尼黑工業大學的溫煦(化名)求職之路順利得多,他認為這得益於自己目標明確,準備充分。 從小就熱愛汽車的他,在本科期間就自學德語,研究生成功申請到德國留學,學習汽車工程專業。回國後,憑藉著曾經在寶馬公司德國慕尼黑總部實習過6個月等經歷,溫煦在今年的秋招中拿到了4家汽車企業的offer,他最終選擇了廣州一家知名汽車公司,offer上的年薪介紹為22萬元,他覺得很滿意。 溫煦說,基於對汽車的熱愛,他在本科階段就通過同學介紹、網站論壇等方式,接觸了一些在德國學習汽車專業的留學生,「一開始只是想取取經,希望申請到一個好學校。」大三寒假,溫煦前往德國旅遊,順便「見網友」,這些「網友」後來給予他不少幫助。 等溫煦到慕尼黑工大後,有一些「網友」已經畢業,且在德國的汽車企業找到了不錯的工作,溫煦在寶馬總部的實習,就是源自於一個在寶馬工作的「網友」的推薦。「沒有推薦想拿到這個實習還是很困難的,而且我去的部門也比較核心。」這件事,讓溫煦意識到人脈資源的重要。 對於校招,溫煦認為海投簡歷未必是件好事,「會把自己搞得很疲憊」。他的目標很明確,只投了7家自己心儀的汽車公司,並在面試前對應聘企業的文化、未來發展思路等進行了詳細了解,有些企業內部有認識的同學或者「熟人的熟人」,面試前溫煦都會爭取約一次見面,「進一步了解一下,爭取在面試時能讓面試官眼前一亮。」 溫煦認為,準備充分,認真對待每一次面試,是自己在今年的秋招中能夠成功的原因之一。 預期:不糾結工資,「看的是長遠發展」 剛回國的張含始終不想「太屈就」。 她覺得在「喜歡的工作和令人滿意的薪水」之間,至少要有一個,而自己拿到的兩個offer,都不太符合。趁着秋招的尾聲,她趕緊又投了一波新的簡歷。校招加上社招,她已經投了70多份簡歷。 張含本科畢業於上海一知名高校,又在英國排名TOP5的高校攻讀了研究生,此前還有過5份實習經歷。這讓她對今年的秋招充滿期望,「想去一些快消巨頭,對工資預期是(年薪)15萬元及以上」。 然而在求職時,張含才發現競爭者「80%都是海歸和研究生」,「因為海歸的求職目標都比較一致,都是一些大公司。很多巨頭公司直接在簡歷關就把我給淘汰掉了,像可口可樂這種。」而小公司則以「你太優秀,我們怕留不住」為由拒絕了她。 11月13日,接近秋招尾聲,張含只拿到了1個offer。與此同時,有一家她面試時感覺不錯的地產公司HR給她打來了電話,問她是否願意調劑到一個特殊的崗位——給老闆女兒當家庭教師,一份長期且全職的職業,並且可以居住在「老闆」家隔壁的別墅。 「我當時就滿腦子的問號,但她說她老闆只要復旦或交大的研究生,應聘者中只有我一個人符合這個要求。」張含婉拒了這個「調劑」後,被告知她申請的營銷管理崗位也「沒戲了」。 此後,張含又收到了一個offer,但先後提供offer的兩家公司一個地點在外地,一個工資太低,她都不太滿意。在反覆面試、等待結果的過程中,張含對工作的預期也開始降低,「之前只看着大公司,現在會開始投一些小公司,還有創業公司,對工資也沒那麼糾結了,如果是我喜歡的工作,我可以降低我的薪水預期。」 回國兩個月後,盧俊已經逐漸適應了新的環境和生活,調整好了心態。 1994年出生的他,不僅在美國完成了本科學業,也成立了家庭。在讀本科時,盧俊一直在不同酒店實習,積累了近三年的實習經驗,還沒畢業就拿到了美國一家全球知名品牌酒店的offer。 在工作一年後,他和妻子做出了回國發展的決定。「還是繼續從事酒店業,當時計劃的是,經理級別以下的都不接受,因為我在美國已經是主管職位了。」 然而現實還是讓他有些失望,儘管不少公司都投來了橄欖枝,但職位卻不如預期。甚至有一家酒店人事部門直接告訴他:全市我都敢打包票,沒有一家酒店可以讓你從主管做起。 最終,他在所在城市選擇了(美國工作)同集團下的另一家知名品牌酒店,對方承諾他小半年內可以升到經理級別。 而對於工資,盧俊並不抱很高的預期。「回國前了解過。」他說,在國外有過工作經驗的人,常常會忍不住用美國工資乘以人民幣匯率,然後和回國後的工資進行對比。而他「很明智的不去轉化匯率」,要不然就會有很大落差。他坦言,在美國的工資是如今工資的三倍多。 對收入預期的落差,存在於大多數海歸身上。全球化智庫(CCG)發佈的《2018年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認為收入高於甚至遠高於的預期的海歸不足1%,而認為收入低於預期和遠低於預期的海歸佔比80%,2017年該比例為69%。 工作後,因為酒店行業的特殊性,盧俊沒有固定假期,高峰時期甚至小半個月才放一天假,沒有周末,也沒有節假日。理想情況下,每天工作時間從早上7點到下午4點。但實際上,他很少能在晚飯前回到家。 工作辛苦,有時又感覺付出的勞動不被尊重,這些並不影響盧俊對未來的樂觀態度。 隨着國內經濟的不斷發展,更高端的酒店、服務,開始受到消費者們的追捧。在盧俊看來,市場對高端人才是有需求的,現階段需要積累的並不是工資,而是工作經驗。 「酒店業是一個看重經驗的行業。」盧俊認為,求職時,普通企業對求職人員的海外經歷並沒有太高需求。但在職業後期,上升到一定崗位後,會開始對學歷和海外經歷進行要求。「我們總監、總經理級別,無一不是有海外經歷的。」這讓他對自己未來的發展充滿了信心。 「海外經歷不在求職的前期發揮作用,而是職業的後期。」盧俊對自己的職業發展有着明確的規劃,也做了詳細分析。「分析清楚後,就不會覺得自己現在很虧,因為看的是長遠發展。」 加碼:積累優勢,拒絕眼高手低 進入研究生課程的最後一個學年,楊笛(化名)已經在準備找自己的第六份長期實習了。 在留學低齡化的趨勢下,2012年,楊笛高中畢業後就前往法國就讀本科,現在是在歐洲留學的第六年。在國外的時間越長,她對未來一定要回國的想法就越是清晰。 留學的這幾年,楊笛發現不僅留學生選擇回國的比例在增加,身邊也開始有越來越多的歐洲人學習中文。「像我們專業需要選修一門外語,學校就只提供兩門外語,一門是西班牙語,一門就是中文。」而楊笛身邊大多數法國「小夥伴」或其他國家同學,都選擇了中文作為選修外語。還有一些歐洲同學和她表達了未來想去亞洲工作的想法。 「國內發展好,工作機會多。」已經成為不少海外留學生們的共識。 但對目前國內海歸的求職情況,楊笛心裏也很明白。「現在留學生那麼多,含金量肯定不如從前。而且專業不是工科就是商科,很雷同,說實話,並不是所有公司都需要一個留過學的人來工作,相比而言,國內畢業的學生可能更接地氣,也更適合。」 此外,楊笛也意識到,自己本科階段就出國留學,在國內找工作幾乎沒有任何人脈資源,「如果我一畢業就立刻回去,是真的沒什麼求職優勢。」 基於這些考量,楊笛決定明年8月畢業後,先在歐洲工作三年左右,積累一定的工作經驗後,再回國找工作。這也是很多留學生為回國求職「加碼」的方式之一。 《2018年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顯示,在海外工作經驗分佈情況方面,海歸群體中有近七成具有一定的海外工作經驗。其中,具有「1-3年以下」海外工作經驗的佔比23%,與2017年相比提高了5個百分點。而擁有「3-6」年較長海外工作經驗者佔比11%,較2017年提高了5個百分點。 但這個「路徑」,不配合十分的努力,也並不一定能成功。為了明年可以順利在國外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楊笛從本科階段就開始不停的找各種實習。 2016年8月本科畢業後,她也沒有馬上開始研究生學業,而是選擇了「間隔年」,推遲一年入學,而這一年則在上海一家法國企業進行全職實習。此前她已經在該企業的法國本部實習了半年多。 如今還有1年就要畢業,楊笛已經在法國、荷蘭、德國、上海積累了5份實習經歷,其中有兩份都是長達半年的「大實習」。但接受採訪時,她又在繼續籌備自己畢業前的第六份實習。 在楊笛為自己不停「加碼」的同時,遠在南半球悉尼大學的黃子瀾,正在為了自己的研究生畢業論文而通宵熬夜。他希望通過一份優秀的畢業論文,引起導師對他的注意,願意收他做「徒弟」,從而可以繼續留在悉尼大學攻讀博士。 和其他留學生不太一樣的是,黃子瀾在留學前已經在國內工作了一年,任職於一家知名電視台。出國留學,是他想為職業加碼。 但越來越多的留學生集聚澳洲,海歸的「含金量」早已無人談起。「如果要說有優勢,只能是語言上的優勢了。」據他了解,和他同專業的留學生,回國後大部分都前往國企工作,或者考公務員。 隨着環境的變化,他自己的職業規劃,也在留學後慢慢發生了轉變。「以前想回到傳媒行業,但接觸到一個領域的學術研究後,我發現自己或許更喜歡相對偏向於學術的工作。」現在,能進入高校國際關係研究院,是他最心儀的歸宿。但高校研究院對學歷的要求,又成為了一個新的門檻。 據留學機構啟德教育《2017海歸就業力調查報告》顯示,高學歷已經成為了海歸的基本標籤,擁有碩士及以上學歷的佔比達到78.3%。而僅僅是碩士學歷,已經不太滿足於一些高校或企業的要求。 因此,寫一份優秀的論文,獲取讀博機會,以及拿到可以支撐自己讀博的獎學金,是黃子瀾當前最大的「功利心」。如果不能申請成功,他的計劃也和楊笛差不多,先在澳大利亞找到一份工作,積累一定的海外工作經驗後,再帶着「加分」的簡歷回國發展。 留學期間,黃子瀾也時常會關注國內媒體對海歸就業報告、海歸求職現狀的報道,落差、迷茫是文章里常常提及的詞彙。在他看來,這些都和心理預期有很大關係,「有的人抱着出國就一定光環加身的想法,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才會出現落差和眼高手低。」 支招:揚長避短,正確評估自身實力 在等待面試結果的過程中,張含開始分析自己這次秋招不太如意的原因。 以往張含會以因實習經歷豐富而充滿信心,但經歷過秋招後,她才發現,由於在本科期間缺乏明確的職業規劃,自己的5份實習脈絡並不太清晰。「有媒體、公關、營銷,沒有專門往一個方向去做,可能給人感覺雜而不精,匹配度不高。」 「匹配度」是在招聘中常常被提及的詞彙,一地產公司的HR邵策告訴澎湃新聞,增加實習經歷已經成為了很多學生的共識,「比較少出現毫無實習經歷的簡歷」。因此,實習經歷的含金量和匹配度,成為了HR們在招聘時的重要考量指標。「對於實習經歷只有一個月的,我們是排除掉的,一看就是為了應付找工作。」還有一些學生實習經歷豐富,卻和求職崗位並不太匹配,這在邵策看來,屬於「沒想好自己想要做什麼」。 與此相對應,在大企業實習、與應聘的工作匹配度高、實習時間大於3個月的實習經歷,屬於「優質經歷」,「即使只有一份實習,但含金量高就行。」 準備時間太晚,也讓張含比較後悔。雖然她8月底就回國了,但當時並沒有意識到秋招的競爭激烈,「沒有用心準備」,在國內「玩了一陣子」才開始投入秋招之中。而在這時,一些準備得比較早的同學,已經拿到了滿意的offer。 還有部分海歸,因為不了解國內的招聘時間,而錯過了最佳招聘機會。AO史密斯海外招聘負責人趙毅告訴澎湃新聞,相比於國內畢業生,海歸往往比較缺少求職信息源,「像國內不僅有宣講會,還可以找導師推薦,師兄師姐內推等。而留學生只能靠自己搜集招聘信息,有的出國比較早,或者忙於畢業論文,還會錯過秋招或春招。」 作為海外招聘的負責人,趙毅在招聘時,首先看重的是海歸的獨立和創新能力。在他看來,留學生從熟悉的環境中突然到一個陌生的文化環境下,能夠快速適應,並且獨立生存,是一種很珍貴的能力。「企業希望求職者能夠快速適應陌生環境,並且把自己的工作做得優秀。」 但對於出國後並沒有主動融入當地文化和圈子,而選擇和中國留學生「抱團」,繼續生活在舒適圈的海歸,趙毅表示「不是我們想要的」。 和不少招聘人員的看法類似,趙毅覺得「不接地氣」也是海歸最大的問題。「海歸從國外回來後,會覺得自己帶着留學光環,再加上海歸的家庭條件普遍比較優渥,在態度上就會不太一樣。」在文化上也存在一些差異,「國內的學生如果做錯了什麼事,老師會直接指出來『你是錯的』,而在國外,即使你是錯的,老師也會在錯的裏面挑出對的內容,鼓勵學生。」趙毅表示,這些差異,會導致一些海歸在職場上「不屑於聽取別人的意見」。 這些評價,楊笛也有所耳聞。「現在確實有些海歸還會覺得自己回國後很厲害,不太看得起國內學生,但實際在工作上可能還不如國內學生。」楊笛說,自己也曾經聽說過海歸「難管教」的說法。 針對這些優缺點,趙毅給留學生們的建議是「揚長避短」。「海歸需要明白的是,企業要招的是合適的人,而不單單是看高學歷。」獨立能力、海外眼界、英語水平等都是海歸們的優勢。而對於劣勢,趙毅建議「千萬不要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高」,應該根據自己的真實實力和當前的求職大環境,對自己進行正確地評估。 來源:澎湃新聞

全球最悠久「羅德獎學金」名單公布 女性21人 4人為華裔

■■14歲時從伊朗移民美國,之後住在紐約市的阿祈爾,獲羅德獎學金,將往英國牛津大學免費深造。 美聯社 星島日報訊 全球歷史最悠久的「羅德獎學金」(Rhodes Scholarship)18日公布32名獲獎學生名單,當中21人為女性,比例歷來最高,另外也有近半屬新移民或第一代公民,其中4人為華裔女生,全部可於明年9月往英國牛津大學免費深造。 美聯社報道,4名成為「羅德學人」的華裔女生,分別是珍妮弗.黃(Jennifer Huang,音譯,下同)、基斯天娜.姚(Kristiana L. Yao)、克萊兒.王(Claire R. Wang)、麥迪遜.董(Madison L. Tung)。 珍妮弗.黃去年在印第安納大學畢業,主修數學和社會及文化研究,曾經在一份傑出科學期刊登出論文,也曾在校內贏得小說獎項,她計劃在牛津攻讀互聯網社會科學理學碩士課程。 基斯天娜.姚今年在邁阿密大學考取了雙學位,包括公共衛生理學士及工商管理學士,較早前在白宮國內政策委員會,以及醫療照顧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實習,她計劃在牛津鑽研比較社會政策。 克萊兒.王是杜克大學畢業年級學生,主修環境科學和政策,也是校內組織「杜克氣候聯盟」主席,為校園可持續發展和氣候政策提供意見,她計劃在牛津攻讀環境變化學管理,以及全球治理和外交的碩士課程。  麥迪遜.董來自加州,就讀於空軍學院。 另外韓裔的朴善圭(Jin Kyu Park)同樣得獎,他7歲隨父母來美,是奧巴馬政府提出的「童年入境暫緩遣返計劃」(DACA)受惠者,也是DACA首名「羅德學人」。現年22歲的朴善圭曾在哈佛大學修讀分子與細胞生物學,2014年成立非牟利組織協助無證學生申請入學,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移民融入社會。 今屆「羅德獎學金」共有880人申請,信託基金以申請人的思維能力、性格、領導才能和責任感遴選,每名學生可謂各擅勝場,其中在普林斯頓大學主修比較文學的霍夫梅耶(John Hoffmeyer),以及在空軍學院主修電腦科學的勃拉姆斯(James W. Brahm),更加選擇以中國語文及文化作為副修科。 羅德獎學金根據英國商人羅德(Cecil Rhodes)的遺願於1902年創立,供全球學生申請,獲獎者可以在牛津免費深造至少兩年,不少國家領導人和傑出學者都曾獲此獎學金,例如前總統克林頓、澳洲前總理霍克,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彭斯(Michael Spence)等。

Psychological first aid應付心理創傷

美國頻頻發生集體槍擊事件,其中一宗發生在Pittsburgh(匹茲堡)一間猶太教堂。當時教堂內正舉行嬰兒命名儀式,一名中年白人男槍手突然闖入並高喊「所有猶太人都要死」,然後開槍,造成十多人死傷。 在場的人的心理自然受到很大衝擊,但社區中的其他人,特別是猶太人社群,就算沒有目睹血腥場面,心理、情緒一樣受到影響。 CNN報道: Dismay, horror and disbelief were feelings shared by many in the aftermath(後果) of the mass shooting at a synagogue(猶太教堂) in Pittsburgh that left...

上700小時西班牙語課仍不合格 14中國留學生被勒令離境

14名中國留學生因語言問題被西班牙政府勒令離境。資料圖片 中國學生一向以成績上佳與態度勤奮見稱,但日前竟傳出有14名中國留學生因語言問題被西班牙政府勒令離境。西班牙政府稱中國學生即使接受了700小時的西班牙語培訓,語言能力仍不足以在大學內以西語學習,而且班上同學亦因語言不通而不願和他們分組作業,故政府下令他們要在15日內離境。 巴利亞多利德大學。網上圖片 據報道,這14名中國留學生透過在帕倫西亞(Palencia)的「學習、旅遊和體育基金會」入讀西班牙巴利亞多利德大學(Universidad de Valladolid),通過該組織提供的7百小時西班牙語課後,校方將提供就學名額。然而西班牙政府最終仍因語言問題,堅決要求他們離開。 網上圖片 校方表示中國留學生相當勤奮,也有學生考試成績不錯,惟須允許他們在考試時用字典。若學生語言水平不足,校方亦無法改變政府堅定的態度。 網上圖片 來源:巴士的報

亞裔起訴哈佛案揭招生秘密 這4種方法易獲青睞錄取率高

■ 示威者上月在波士頓的法院大樓前抗議,哈佛大學歧視亞裔申請人。相關訴訟在該法院審理。 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 陸祝明編譯 法庭對哈佛大學涉嫌在招生中歧視亞裔訴訟的審理上周結束,哈佛堅決否認指控,不過通過法庭證詞和內部文件,卻讓外界得以一窺哈佛嚴格保密的招生程序中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原來有4種方法可以讓申請人更易獲得校方的青睞。 據《紐約時報》報道,第一種方法是,哈佛對4種申請人會優先考慮,即運動員、哈佛畢業生的子女、在系主任興趣名單上的申請人(通常是大捐款人和傑出人物的子女,多數是白人)以及教職員工的子女。這4類學生只約佔全部申請人的5%,但卻占被錄取學生的30%,他們被錄取的比率高達45%,而其他申請人被錄取的比率僅為4.5%到5%。每年約4萬名學生申請哈佛,卻只有約1600人能被錄取。 哈佛的證人稱,優先考慮哈佛畢業生的子女很重要,因為這將鼓勵畢業生為學校出錢出力、貢獻專業技能。 哈佛每年會部分根據PSAT(SAT預考)成績,向數千名學生髮出邀請函請他們申請該校,接受邀請申請哈佛的學生,被錄取的可能性比其他申請人高出一倍。這被視為敲開哈佛大門的又一方法。 對於20個相對較少學生申請哈佛的農村州,哈佛在發出邀請函時,會為白人學生降低PSAT的考試成績要求。2013年,這些州的白人學生PSAT成績達到1310分就可獲得哈佛邀請函,而其他州的白人和亞裔女生PSAT分數需要達到1350分,白人和亞裔男生需要達到1380分。非裔、西語裔和土著居民以及其他少數族裔學生,無論居於哪個州,PSAT成績只要達到1100分就可以獲邀申請。 哈佛還要求招生人員注意那些在個人特質方面具有超乎尋常吸引力的申請人,包括「充滿活力和熱情、熱衷慈善、成熟、品格優秀」,法庭文件和證詞顯示,性格外向的學生似乎獲益最多,所以這也是申請人增加勝算的一種方法。不過在法院上月開庭審理前數日,哈佛在發出的新指引中提醒招生人員,不要將性格上的優點總是等同於性格外向,對於「具有特別思考力、洞察力和(或)奉獻精神」的申請人,也應該在個人性格上給予高分。 哈佛在庭審中並未否認亞裔申請人平均而言在個人性格上的分數低於其他族裔,但辯稱這不是歧視,部分原因是由於申請人的高中教師或輔導員提供的支持較弱。 發給哈佛招生人員的指引等法庭文件還多次顯示,貧窮學生和弱勢學生獲得明顯的優先考慮,對自己如何戰勝困難的動人個人陳述,也會讓申請人脫穎而出,所以這也是讓自己出類拔萃的一個方法。

Simplicity和predictability令人墮陷阱

「網上廉價情騙」案,18名女士報案,指網上認識一名男子,見面後他訛稱生日要求收禮物,各女士怕尷尬送上數百至數千元賀禮,共值逾9萬元,警方在馬鞍山拘捕懷疑涉案健身教練。 5名市民報案,指應徵網上招聘廣告時被騙款項逾12萬元。另外,年輕內地女子墮電話騙案陷阱,被一名來電的陌生男子騙去8萬多元。 這些都是最近接連發生的騙案其中幾宗,很多這類案件都是利用手提電話或互聯網行騙,看來是資訊科技發達的黑暗面。受騙亦與年齡、背景或教育程度無關。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句話用來形容騙案就最合適,最聰明的人也有人性的弱點,讀書多明顯不是防騙的保證。 長騙長有 Fraud是名詞,解wrongful or criminal deception intended to result in financial or personal gain,行騙的罪行、詐騙;例如︰The man was sent to prison for fraud.(那男子因行騙罪被判坐監。) Fraud也解a person or thing intended to...

杜魯多宣布撥千萬 UBC校內建同位素研究中心

■ 杜魯多稱,今年是TRIUMF成立50周年,祝賀在實驗室工作的職員和學生。 圖文:星島日報記者沈雯潔 總理杜魯多周四重回母校卑詩大學(UBC),宣布聯邦政府將撥款逾1千萬元,用於在校內的加拿大粒子及核子物理國立實驗室(TRIUMF)創建核醫學同位素研究中心,全新設備將用於研發治療轉移性癌症的藥物。杜魯多稱,所有加拿大人將從計劃中受益。此外,杜魯多會後在另一地點與候任溫哥華市長甘迺迪、候任素里市長麥卡勒姆見面。 加國首屈一指的物理實驗室TRIUMF,一直被認為是國際領先的亞原子物理研究中心。杜魯多參觀TRIUMF後宣布,將成立加國首間醫學同位素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Advanced Medical Isotopes,簡稱IAMI),冀能吸引科學家及合作夥伴,研發癌症治療藥物等其他醫療方式,造福國民。屆時隸屬於衛生服務局的卑詩癌症中心(BC Cancer),將使用新設備研發治療轉移性癌症的藥物。 ■ 杜魯多在TRIUMF實驗室中心向在場學生揮手示意。 全新醫學研究中心佔地面積達2,500平方米,屆時將容納一台新的TR24醫用回旋加速器、研究設施和核實驗室。TR24回旋加速器專門製造用於製藥的放射性物質。目前TR24回旋加速器由位於列治文的Advanced Cyclotron Systems公司製造,並在全球出售。杜魯多稱,醫學研究中心不僅為市民直接提供治療幫助,也能為初創企業家提供更多合作機會,為該領域畢業生提供工作職位。 強調投資科學創新技術 杜魯多表示,TRIUMF一直都是物理科研領域的先驅,並強調科學創新技術的重要性。他說:「我們的團隊一直把創新科技放在首位,讓國家在經濟領域展現領導作用,且為民眾提供更多工作機會,我們必須投資於科學家和研究機構。」 ■ TRIUMF是加國首屈一指的物理實驗室,圖為實驗室一角。 由聯邦和卑詩省府、TRIUMF、卑詩省癌症基金會和UBC共同斥資成立的IAMI醫學研究中心,設施價值為3,180萬元,連同額外的慈善資金和其他設備,總額將超過5千萬元。聯邦政府將提供1,020萬元資金,省府提供1,220萬元,卑詩癌症基金會和UBC分別斥資200萬元,TRIUMF也提供540萬元。 杜魯多晤溫候任市長 油管擴建未達共識 圖文:星島日報記者李群 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周四下午在溫哥華市中心,分別會見了候任溫哥華市長甘迺迪(Kennedy Stewart)及候任素里市長麥卡勒姆(Doug McCallum)。杜魯多及甘迺迪都認為,聯邦及溫市在房屋、地區交通基建及毒品危機等方面,都能密切合作做出成績。 杜魯多與甘迺迪的會晤下午5時過後,在溫市中心一家酒店內進行。大溫地區傳媒代表受邀到場攝影攝像,但沒有機會提問。兩人在警衛嚴密的一個房間內會談,一眾記者被安排在對面房間內等待,最後獲准入內拍攝僅約兩分鐘時間。 杜魯多與甘迺迪握手後落座,並分別發表簡短講話。杜魯多先發言表示,與甘迺迪就影響低陸平原乃至卑詩的多個議題交換意見,但很顯然在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輸油管擴建上,意見不一致。 甘迺迪則表示,兩人有很好的交流,冀聯邦及文府能在多方面加強。 此外,杜魯多與麥卡勒姆會面時談到素里市的運輸發展,卡勒姆會後表示,二人沒有提到由輕鐵轉為興建天車的額外資金問題,但他有信心聯邦將會合作。

加息重壓法律畢業生 破產仍背12萬元學貸

■ 畢業半年即申請破產的律師斯維尼(左)和她7歲的女兒。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央行再次加息,利率不斷攀升,政府學生貸款和私人信貸額度的借貸者擔心要支付更多利息。法律專業學生斯維尼(Kym Sweeny)在畢業半年後即宣布破產,依然逃脫不了12萬元的學生貸款債務。 斯維尼從2009年起連續完成了三個學位,包括達爾豪斯大學一個法律學位,到2017年她畢業時,已經累積背負22.3萬元學生貸款。 像斯維尼這樣一畢業就陷入債務壓力的人不在少數。據加拿大統計局2013年數字,近半大學畢業生在畢業時背負與學業有關的債務,本科學位畢業生平均欠貸2.63萬元,碩士學位欠貸2.66萬元,博士學位畢業生則欠貸高達4.11萬元。 斯維尼畢業後為哈利法斯一家律師行工作,儘管薪水「可觀」,仍無法負擔每月大約1千元的貸款還款。斯維尼申請破產後,從銀行借出的信貸額度和信用卡欠款被抹去,但根據破產法律規定,政府學生貸款不能免。單親母親斯維尼仍背負12萬元的債務。申請破產還給斯維尼帶來了其他負面影響,包括因抑鬱而無法工作,無法申請信用卡等。 幸運的是,斯維尼得到了朋友和社區籌款支持,只是債務仍是她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需面對的問題。 多倫多政策財務顧問穆爾豪斯(Jessica Moorhouse)表示,類似斯維尼的情況在法律和醫學畢業生中較常見。這位財務管理專家認為,學習理財任何時候開始都不算晚,這些技巧包括制定預算、記錄每月支出和收入、制定還款計劃等。

中領館提醒中國公民及留學生 避免接觸和使用大麻

■ 中領館提醒中國公民,避免接觸或使用大麻。加通社 星島日報訊 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館上周六(10月27日)發聲明,提醒領區內的中國公民,特別是留學生,為了保障自己的身心健康,應繼續避免接觸或使用大麻。不要誤以為大麻在加拿大是合法,從而為所欲為,因為聯邦及省市政府都對大麻推出了更加嚴格的監管。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大麻屬於毒品。 中領館發出的聲明指,大麻監管法規對在加拿大居住的中國公民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因為根據加拿大移民及難民保護法要求,一個外國人一旦有了刑事犯罪紀錄,對他的遣返程序就會啟動。也就是說,一個在加國讀書、訪問或工作的外國人(包括加拿大永久居民),如因違反聯邦政府對大麻的監管法規而被刑事起訴及被定罪,產生刑事犯罪紀錄,當事人有可能被遣返。 提醒乘搭國際航班勿攜帶 中總領館強調,雖然加拿大已經實施大麻合法化,大麻目前仍是聯合國禁毒公約規定的嚴格管製品,在絕大多數國家攜帶、吸食大麻仍屬違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57條也明確規定大麻屬於毒品,在中國境內非法種植、持有和使用大麻是違法行為。加拿大聯邦法律亦規定攜帶大麻乘坐國際航班屬違法行為。乘坐國際航班的中國公民需嚴格遵守以上規定,切勿在行李中藏匿或夾帶大麻。 聲明又中國公民介紹加國相關法例,根據聯邦政府規定,18歲或以上的成年人可以持有30克干大麻,同時也可分給其他成年人最多30克的大麻。一個成年人可以在一個住所種植最多四株大麻;這些大麻的種子必須是由有執照的生產商提供。所有大麻必須從省級政府指定的供應商購買。違反上述任何一條,都會構成刑事犯罪。 此外,向18歲以下未成年人士出售或分派大麻是嚴重的犯罪行為,最高刑期可達14年監禁。攜帶大麻出入加拿大海關,不管攜帶者是否成年、攜帶的量是否在30克以內、攜帶的大麻是自己合法種植還是從指定的零售商處購買,都構成犯罪行為。同時,聯邦政府也通過立法加大對麻駕的打擊。 卑詩省的《大麻管制及許可法》更規定,購買、銷售及吸食大麻最低年齡為19歲,成人在公共場合最多可持有30克大麻、所有禁煙區域皆禁止吸食大麻、學校範圍及車輛內禁止吸食大麻、家居範圍最多可種植4株大麻。違反相關規定的處罰包括罰款2千至1萬元、入獄3個月至1年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