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星期五, 十一月 24, 201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都市10年

都市報10周年酒會 嘉賓雲集歡聲笑語

■ 《星島日報》和《都市報》管理層向來賓敬酒。從左至右:《星島日報》營業及市場經理梁素珊、總編輯何良懋、《星島日報》營業及市場總監黎家盛、《都市報》營業及市場經理潘雪芬、《都市報》主編董清霞、《星島日報》市務拓展及發行經理陳露玲。本報記者王慧晴攝 為慶祝10周年生日,《加拿大都市報》8月24日在列治文River Green展銷中心,舉行了大型酒會,人山人海,氣氛熱鬧。 ■ River Green 代表 – Tebo Ma 三級政府代表、多年來支持《都市報》的廣告客戶、與報社緊密聯繫的社團領袖,以及筆下生輝長期惠稿的作者,超過了150人到場支持,共賀《都市報》走過的10年輝煌,期待再上層樓。 10年,好像就在轉瞬之間,《都市報》卻走過了漫長的道路。從報架上的新面孔,到走進千家萬戶;《都市報》的專題,根植於華裔移民生活的豐厚沃土,準確地抓住了移民需求。 講述華裔移民在加拿大生存、奮鬥、發展、融入社會的故事,信息全面,貼心到位,關注國語小區需求,為移民發聲,支持共建加拿大精神家園。十年磨一劍。 《都市報》現為大溫發行量最高、影響力最大、每周頁數最多的免費報。 感謝客戶們的大力支持! ■ 老中醫診所 - Sherry Zhou  ■ 英華貸款All in One Mortgage (Silver Sponsor) - Roy Cui (中)  ■ BioTouchCanada (Gold Sponsor) -...

「我的10年 」徵文比賽 出結果了啦!

■ 圖片:由左至右《星島日報》及《加拿大都市報》總編輯何良懋、NCIX 代表 Sam Li、獲獎者曲惠敏、李艷屏、《星島日報》營業及市場總監黎家盛、獲獎者謝斌、翟崇生以及 Venus Furniture 代表  Toby Wang。圖片:本報記者靖蓮英 十年,好像就在轉瞬之間,《都市報》卻走過了漫長的道路。從報架上的新面孔,到走進千家萬戶;《都市報》的專題,根植於華裔移民生活的豐厚沃土,準確地抓住了移民需求。講述華裔移民在加拿大生存、奮鬥、發展、融入社會的故事,資訊全面,貼心到位,關注國語社區需求,為移民發聲,支持共建加拿大精神家園。十年磨一劍。《都市報》現為大溫發行量最高、影響力最大、每周頁數最多的免費報。 《都市報》在慶祝創刊10周年之際,舉辦的「我的10年」徵文比賽,於8月24月假列治文 River Green 展銷中心舉行的慶祝酒會上公布了獲獎者名單,他們現場領取了豐富的獎品。 網上最高人氣獎: 李艷屏 獲獎作品:《驕傲的五孩之母》 要在此多謝網友的熱列投票 ! 她獲得的獎品是 OSIM uCrown 3 Head Massager。《星島日報》營運及市場總監黎家盛代表獎品贊助OMIS 為獲獎者頒獎。圖片:本報記者靖蓮英 第三名:曲惠敏 獲獎作品:《從零開始的移民路》 她獲得的獎品是...

都市報創刊10周年酒會 客戶作者齊賀歡笑滿堂

■《星島日報》和《都市報》管理層向來賓敬酒。從左至右:《星島日報》營業及市場經理梁素珊、總編輯何良懋、《星島日報》營業及市場總監黎家盛、《都市報》營業及市場經理潘雪芬、《都市報》主編董清霞、《星島日報》市務拓展及發行經理陳露玲。 本報記者王慧晴攝    本報記者沈雯潔報道 為慶祝10周年生日,《加拿大都市報》8月24日在列治文River Green展銷中心,舉行了大型酒會,人頭涌涌,氣氛熱鬧。三級政府代表、多年來支持《都市報》的廣告客戶、與報社緊密聯繫的社團領袖,以及筆下生輝長期惠稿的作者,超過了150人到場支持,共賀《都市報》走過的10年輝煌,期待再上層樓。 十年,好像就在轉瞬之間,《都市報》卻走過了漫長的道路。從報架上的新面孔,到走進千家萬戶;《都市報》的專題,根植於華裔移民生活的豐厚沃土,準確地抓住了移民需求。講述華裔移民在加拿大生存、奮鬥、發展、融入社會的故事,資訊全面,貼心到位,關注國語社區需求,為移民發聲,支持共建加拿大精神家園。十年磨一劍。《都市報》現為大溫發行量最高、影響力最大、每周頁數最多的免費報。 ■ 參與《都市報》創刊10周年慶祝活動的部分報社員工。Happy Man攝  馬保定自言已成為鐵杆粉絲 周四到場同賀的政要包括:國會議員黃陳小萍、國會議員戴偉思(Don Davis)、省議員周炯華、李耀華、康安禮、列治文市長馬保定(Malcolm Brodie)、列治文市議員區澤光、本拿比市議員王白進等。 列治文市長馬保定發言時表示:「《星島日報》和《都市報》同屬非常重要的媒體,不僅幫助新移民融入社會,也為老移民帶來最新資訊和社會熱點話題。」馬保定笑說道,他已經成為《都市報》的鐵杆粉絲,以後每星期都會用谷歌翻譯來閱讀中文報紙。  ■ 現場道賀的部分三級政府代表合影,左四為《星島日報》營運與市場總監黎家盛。本報記者靖蓮英攝  加拿大三級政府領導,都發來了賀函,祝賀《都市報》10歲生日。發來賀信的政要有: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國會議員戴偉思(Don Davies)、卑詩省省長賀謹(John Horgan)、省議員屈潔冰(Teresa Wat)、列治文市長馬保定(Malcolm Brodie),以及本拿比市長柯瑞根(Derek Corrigan)。 總理省長均發來賀信 《都市報》在大溫地區的發展,離不開社會各界支持,以及國語社區人士提供各類消息。現場支持的社團代表計有: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執行會長牛華、加中城市友好協會執行會長、悠悠戶外行發起人吳家明、加拿大文化創意產業基金會會長、深圳聯誼會會長錢華、大專校友會會長、上海聯誼會會長李卉、加拿大華裔作家協會會長陳浩泉、京城文化會會長劉祖鷹、山東同鄉會理事長解可禮等。 ■ 多年支持《都市報》的部分作者合影。Happy Man攝  《星島日報》營運及市場總監黎家盛,為支持《都市報》10周年的金贊助、銀贊助及獎品贊助商家,逐一致送感謝狀。 ■ 「我的10年」徵文比賽獲獎者,與禮品贊助商家合影。Happy Man攝  慶祝創刊10周年舉辦的「我的10年」徵文比賽,在慶祝酒會上公布獲獎者名單,他們現場領取了豐富的獎品。接着,由《星島日報》及《加拿大都市報》總編輯何良懋,為多年來惠稿支持《都市報》的20位作者,頒發了感謝狀,以表達報社的敬意。 發展微信公眾號 擴建網報合一平台 大力支持《都市報》的畫家畢恭,即席揮毫祝賀十周歲生日。古箏表演小藝術家朱思濛與她的拍檔西人女孩Ava Frye,組成的「東西碰撞」組合,現場演唱及演奏歌曲,更把酒會的氣氛帶到高潮。 ■...

《都市報10周年》慶祝酒會下周四隆重舉行

都市報10歲了 - 我們的里程碑 《都市報10周年》慶祝酒會將於8月24日假列治文River Green展銷中心舉行,我們邀請了多年來給予我們無限支持的客戶、合作夥伴、僑界好友及三級政府代表與我們一起分享這份喜悅 ! 而「我的10年」徵文比賽的各個獎項,包括大獎、二獎、三獎和網上最高人氣獎,亦將於當天公布及頒發。慶祝酒會的精彩照片及報導,將會輯錄在9月16日出版的《都市報10周年報慶》特刊內。部分花絮當然亦會在dushi.ca都市網為你送上,請繼續留意! 表演嘉賓率先看 畢恭 - 即席書法及作畫表演 畢恭字柏泉號石上,生於中國天津。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國畫家協會理事、中國國畫書畫院副院長,畢業於中國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北京中國畫院研究生,在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成功舉辦個人展覽,作品被包括中國美術館在內的許多藝術館和個人收藏。其作品以山水畫為主,兼寫花鳥和人物,亦是中國雲南風情山水畫派創始人之一。 East Meets West組合 - 古箏及歌唱表演 朱思濛在第五屆中國少兒小金鐘音樂大賽中獲得古箏金獎,她的拍檔西人小姑娘Ava Frye擁有動人的歌喉,還會演唱中文歌曲。她們組成East Meets West美少女組合,朱思濛彈奏古箏伴奏,Ava Frye引吭高歌,中西合璧,別具特色。他們曾在加拿大和美國多個文化藝術節上演出,大受歡迎。   感謝以下贊助商戶支持:    

多謝支持與關注!「我的10年」徵文比賽網上投票結束了

《加拿大都市報10周年》「我的10年」徵文比賽網上投票 已經結束!感謝各位讀者的熱情參與! 徵文比賽的大獎、二獎、三獎和網上最高人氣獎,將於8月24日於列治文River Green展銷中心舉行的《都市報10周年》慶祝酒會上公布。慶祝酒會的精彩照片及報導,將會輯錄在9月16日出版的《都市報10周年報慶》特刊內。 《 都市報10周年 》與您同行!

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網上投票正在火熱進行ING~

請點擊這裡投票選出您心目中最好的文章!截止日期:8月12日晚上11時59分 「我的10年」徵文比賽參賽作品: 作品名稱                                              ...

都市報『我的十年』徵文比賽 網上投票已經開始!

《加拿大都市報10周年》「我的10年」徵文比賽網上投票已經開始!點擊這裡投票,選出您心目中最好的文章!投票截止日期:8月12日晚上11時59分。 「我的10年」徵文比賽頒獎禮將於8月24日於列治文River Green展銷中心舉行,請繼續關注,活動詳情即將公布。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我和兒子明爭暗鬥的十年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江紅 「叮鈴鈴,叮鈴鈴」一陣電話的鈴聲把我吵醒,原來是在溫哥華的兒子打來的電話。我兒子是土生土長的CBC,思維方式壓根兒和我不一樣,他喜歡通過自己的接觸來認知這個世界。這不,我在北京照顧生病的父母,兒子和老公在溫哥中樂得清凈。兒子那時已經是九年級的學生了。 「媽媽,我有個事兒想問你的意見是什麼?」「哦?什麼事兒?還需要問媽媽。 」我馬上警惕起來,電話那一頭兒停頓了一下「哦,媽媽,我可以戴耳環嗎? 」「什麼?戴耳環? 」我以為聽錯了,又追問了一句。「哦,我就是想問問你的想法。」 我的頭像被什麼東西猛戳了一下,心想怎麼又來了。 也就是在這之前不久的事,兒子開始自己去買衣服了,褲子大的像個面口袋,鬆鬆垮垮,褲腿在地上蹭來蹭去,我總擔心他會被自己的褲腿絆個跟頭兒。我常常跟兒子說你能不能穿的正經一點,兒子不以為然。我們為褲子這事兒一來一往的明爭暗鬥,最後達成了協議:按他的習慣從腰往下一寸,按我的要求往上拽拽。我經常在大街上看到一些正在工作的人彎腰或者是蹲在那兒的時候半個臀部都會露出來,每每遇到這情景就只能半眯着眼睛匆匆走過。 兒子還曾經想把頭髮剃成有圖案的髮型,比如頭上剃個加拿大國旗之類的,衣服要穿骷髏服。雖然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也不是什麼大事,還是讓我心驚膽戰。 記得當年當醫生告訴我肚子里是個男孩,我心裏咯噔了一下,潛意識裡就覺得我們可能會有很多的衝突。於是乎我遵循了一個很古板的規定:在家裡拚命的給他灌輸中國的傳統文化。十年級前兒子似乎很完美的守護了我們東方文化,鋼琴、IB……學習成績優異,用中國媽媽的話來說就是該學的都學了。當他進入10年級的時候我們一起去旅行,如果是他開車的話,一定是放震耳欲聾的像念經一樣的音樂,由於長途開車我和孩子他爸都不願意開,為了讓他開車對噪音式的音樂也就忍了。 其實中西方文化碰撞出來的火花對兒子來說完全是一鍋漿糊。在電話里當我又要開始長篇大論講道理的時候,孩子很輕描淡寫地說:「OK,媽媽不用說了,我對戴耳環沒興趣了。」一句話讓我張開的嘴停住了。孩子慢慢地長大了,很顯而易見的是他讓步了,我還暗自得意「終於我贏了」。在他上十二年級的時候,我就讓他自己單獨開車不再接送他了。但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兒,每次回來就覺得他渾身都是煙味,我會像狗一樣的在他身上聞來聞去,「你不會是吸煙了吧」?他總是會說:「媽媽你鼻子有問題」,或是「我朋友吸煙」。等他一去上學我就到處的翻他的柜子看看有沒有什麼我不願意看到的東西。像天下所有的母親我一直相信我的兒子是很誠實的孩子,他絕對不會說慌話。而且我追問他的時候他一臉很誠實的、很無辜的樣 子,讓我總是相信他。直到有一天,我和我先生吃完晚飯要去散步,我很好奇圍着我自己的房子轉了一圈,當轉到側面的時候抬頭往上一看我兒子的廁所的窗戶伸出了一隻手和紅紅的圓點,「啊!原來是我兒子在彈煙灰。」當時我火冒三丈衝上三樓朝兒子大喊大叫,我很傷心因為我不能容忍的是兒子欺騙了我,居然欺騙了我。我坐在那兒稀里嘩啦地流眼淚,兒子看着我哭得那麼傷心不知所措,他向我保證絕對不再吸煙了,把香煙、打火機都扔在了垃圾桶里。 其實,早在此前,我曾從陽台上看見過他回來的時候手裡有紅點點晃來晃去,我在陽台上遠遠的叫他,嚇得他趕緊把手揣到了兜里,死活不承認吸煙的事兒。只有在這次我讓他看了我寫的文章,他大笑說:「到現在為止我的褲袋裡還有一個煙頭燒的洞洞」。 兒子做到了他的保證。 其實和一堆大道理來比較,最有效的還是「眼淚」,他說:「媽媽,我就是怕看到你哭。 」原來教育孩子就這麼簡單,只要大哭就可以了。對於突然長大的他,你會產生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和兒子的拉鋸戰也讓我們各自領悟了很多很多,兒子也在這些年不斷地尋找他的「使命」、他的「追求」 。文/江紅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給孩子一個理想的家園

■ 王芫在愛麗絲門羅出生地加拿大安大略省休倫縣文海姆鎮。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王芫 2006年底,我以「自雇作家」的身份移民到了加拿大。自90年代開始寫作,我已經在中國出版過五本小說和一本散文集,做過北京作家協會的簽約作家。落地之後,經歷了安家必經的程序,我便習慣性地打開了電腦。在我看來,作家無非就需要「一間自己的房子」,至於它的經緯度是多少,其實並不重要。然而,半年過去了,我的寫作毫無進展。如今回首往事,我才意識到:移民絕不僅僅等於搬家。既然已經作出了飄洋過海的選擇,就應該首先梳理自己的心路歷程。如果忽略這一環節,每天只是坐在「自己的房子」里,時間一長,人就會失去在現實世界的坐標,更無從在文學的天地里行走。 2007年夏天,我在一家中文報紙找到了工作。工作將我帶出了自我的封閉世界,使我和社會有了真實的接觸。2009年我進入溫哥華電影學院(Vancouver Film School)學習編劇。這段經歷提升了我的英語水平和寫作技巧,也給了我更加開放的藝術觀念。畢業後,我信心百倍地重新開始了寫作。 然而,按部就班地工作了一年多,我還是沒有寫出任何能讓自己滿意的作品。 我先生在北京從事管理工作。我和孩子在溫哥華生活期間,他一直過着太空人的生活。他認為北美的企業管理水平很高,他如果過來從事同樣的職業會比較辛苦。中國的經濟正在騰飛之中,但管理水平還沒有達到世界頂峰,這就使得他在中國還有用武之地。於是,2012年,我和孩子入了加拿大籍之後就回到了中國。再一次經歷了搬家、找學校等必經階段之後,我習慣性地打開了電腦。當我瀏覽從前寫下的隻言片語時,我忽然感到有一雙沉睡了許久的眼睛睜開了。過去的經驗變得清晰起來,我也終於可以把過去寫下的斷章殘片整合起來了。我重新開始了寫作,不僅寫小說,還在某綜合周刊開設了以移民經驗和子女教育為主的專欄。在創作上,我被歸類為「海外中文作家」;而就國籍而言,我實際上是「海外加拿大人」。我很享受這種雙重身份,它幫助我拿下了翻譯加拿大著名女作家愛麗絲•門羅的任務。我為譯林出版社翻譯了門羅的故事集《岩石堡風景》,為此我專門帶孩子們去了門羅的故鄉——安大略省文海姆鎮,見識了與溫哥華風貌迥異的另一片加拿大國土。 2017年,我的以溫哥華移民生活為主題的小說集《路線圖》出版。 我這時才意識到:移民到底意味着什麼。 移民是文明高度發達之後才有的現象。我在溫哥華中華文化中心舉辦的展覽上看過一幅歷史圖片。 1896年李鴻章訪問加拿大時,數千華人前往迎接,希望他促使加拿大政府廢除「人頭稅」。然而,腐敗的清政府絕不可能將這蟻民的福祉放在國事談判的議程之中。華人身份問題的終極解決是在加拿大簽署了聯合國人權憲章之後,是世界文明進程的一部分。 2006年,加拿大總理就「人頭稅」向華人道歉,則是世界文明持續進步的結果。現如今,每個人在出生之後可以選擇自己居住的國家,這在一百年前是無法想像的。僅就種族/國籍這一對概念而言,我們這些移民是文明體驗的先鋒。 2012年,我先生的第一張楓葉卡到期了。我依據移民法中「在海外陪伴加拿大公民生活,視作在加拿大生活」這一條規定,為他申請了新的楓葉卡。2014年10月,我們來溫哥華領新的楓葉卡,意外地遭到了移民官的批評。 「你們在濫用我們的系統。」他說,「你們並沒有表示出以加拿大為家的意願。 」我辯解了幾句,大意是說我們有很多苦衷。但他說:「如果你打算以加拿大為家,那些都不算什麼。 」是的,如果我們打算以加拿大為家,自然不應該權衡得失,試圖左右逢源。在那一刻,我對自己作為加拿大人的身份、責任與承諾有了新的理解。也許我此生都不可能對加拿大有百分百的認同,但我應該把孩子們帶回來,讓他們在這裡長大,讓他們的眼睛裏也閃爍着天真、正直的光芒,無須像我一樣斤斤計較,瞻前顧後,無須經歷我的撕裂。 也許,移民的意義就是給孩子一個理想的家園。文/王芫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十年園藝人生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Frank 尚明偉 十年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對於剛剛來加的新移民,應該是一個漫長可怕的概念。對於我這個每天都覺得24小時不夠用的老移民來講,感覺就像一瞬間。驀然回首,一切歷歷在目,彷彿剛剛經歷過一般。 十年前是我移民人生的分水嶺 十年前園藝事業剛剛步入正軌,一切都開始清晰。終於擺脫新移民的仿徨,心情也變得輕鬆起來。其實,那時我已經從學校畢業,並創業兩年了。 27歲的我經歷了創業的艱辛,嘗盡了風吹雨淋、烈日暴晒。能在園藝行業存活下來,真的不容易,特別是面對親人的反對和朋友們的不理解。我努力守護着心中的夢想,堅信能從眼前的一片片草坪,走到自己的大事業。或許有人會想「一個剪草的人」你能有多大夢想,能有什麼出息?我不斷地用事實回答着他們。每一次的自我突破都是最好的證明。我一直保持着學習的習慣,有時一年一門課,有時三門課。 經常有朋友問我:「Frank 你不累嗎?作為一個園丁,學那麼多幹什麼?交那麼多學費有必要嗎? 」我總是一笑了之。心想十年後答案自然會揭曉。 十年後寶劍出鞘,初見鋒芒 時間是檢驗事實最好的辦法。 2017年初我入圍加拿大移民最高獎項RBC Top 25 Canadian Immigrant Awards的決賽,目前為止已經獲得加國「傑出75位移民」(Top75 finalist)的頭銜。能以園藝師身份入圍,我感到格外的驕傲。我用事實證明,園藝可以是一個「高大上」的行業。園藝是一門實用藝術。 2016年我第一次用自己的作品證明了這句話。同年的10月我飛赴美國Louisville,領回「卓越園林工程大獎」(北美園林行業最高榮譽之一)。這是一個著名設計師設計的現代風房子,佔地面積不大,做工精細。如何在狹小的空間內打造出具有空間感且四季都有絕佳表現力的花園?如何為年輕的華裔屋主解決戶外風水問題?如何在現代風的庭院內植入一些東方元素?這些都是擺在眼前的問題。 從測量設計開始,到施工中的多次小發揮,得獎作品就這樣誕生了。一切都剛剛好! 學習才能變得專業,才能在行業中脫穎而出。沒有學習的園藝人不是一個合格的園藝人。在園藝專業畢業幾年後,我考取了「加拿大註冊園藝師牌照」,並在2011年成為BC省園藝協會的註冊園藝師考官。鑒於我對園藝行業的貢獻,BC省園藝協會授予我「2015年度BC省園林行業傑出青年大獎」。2016年我被BC省園藝協會邀請成為「BC省卓越園林大獎」評審。行業的影響力不是靠多登廣告,多參加活動得來的。是要靠不斷地付出,靠真功夫。堅持長期服務社區,回饋社區。不管華裔社區,還是園林行業社區。我都格外關注,儘力用自己的知識幫助有需要的人。和城市電視合作拍攝「快樂園藝」欄目,並經常在新時代傳媒的「專家來開講」和「家居生活Q&A」上回答觀眾聽眾的問題。 2016年Richmond商業局「青年企業家大獎」是對我多年努力最好的肯定。站在領獎台上,我說了很多,有些意外驚喜後的失控。思緒萬千,這麼多年的園藝人生彷彿電影片段般在腦海中回放。 下一個十年的規劃 如果想要好的結果,就不能輕言放棄。記得有人說「眼界有多遠,心才可能帶你走多遠」。2016年修讀完成有機養蜂文憑,今年開始在Richmond開設蜂園,主要為配合園藝協會的號召,致力解決蜜蜂逐年減少,植物授粉困難的問題。另外,通過對藍莓農場的管理逐漸延伸到酒庄建設,酒類釀造的領域。剛剛完成美國大學的酒庄管理證書課程,期待開始自己的另一個角色——釀酒師、酒庄管理人。每次做節目回答聽眾問題時,我都在想要不要創辦一個園藝學院?或許真的有很多華人由於英文不夠好,無法系統地學習園藝。如果我可以將他們培養成另一個合格的園藝師,豈不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希望這一個十年我的角色是園藝師、園藝講師、養蜂人、釀酒師。何為我的本體,何為我的替身?留給大家一個懸念吧!文/Frank 尚明偉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移民的意義就在於 掙扎着去遇見更美麗的自己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謝斌 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和你喜歡的人在一起,生活在你喜歡的的城市,做你喜歡做的事! 2004年3月,我遇到了這個我喜歡的城市。那是剛結束了一年在卡爾加里的公派學習,回國時路過溫哥華。在22路公交車在Downtown的終點一下車,推開幾座銀行的高樓,街道的盡頭是還戴着白圍脖的北岸的群山,眼前腳下就是Sea Wall的步道,一路迤邐前行,穿過Stanley Park的大森林氧吧,路過有懶洋洋的烏龜曬着太陽的Lost Lagoon……有山,有海,有離城市這麼近的森林,有鬧市,也有拐個彎就很幽靜的小公園,可以在一天內上山滑雪下海划船,也總能在一天到晚任何時段看到有人跑步。我對溫哥華一見鍾情。 不過,在申請移民之後的漫長等待中,有些東西就一點一點的淡了,我一直在反覆問自己同一個問題:除了牙醫,我還會做什麼事? 2006年10月正式登陸,很快我在Downtown愛馬仕的樓上叫GYU的鐵板燒找到了中餐的工作。儘管在後廚切掉半個手指甲血流如注,儘管被香港老闆罵,但是那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第一次掙到小費,$20。直到當上牙醫我都覺得小費這個東西其實挺好的,它讓我有服務意識,意識到自己不再是公立大醫院裏等着病人排隊挂號來看牙的副主任醫師了。 5周以後,我接到了加拿大最大的烤瓷牙加工廠AURUM在溫哥華的分部打來的面試電話,這樣我得到了這個跟牙醫夢的距離又近了一點的牙科技師工作,我負責包埋蠟型並鑄造切割,並給黃金牙冠拋光。我每天6點鐘起床提前一個小時趕到lab,為了免費停車,也可以再多讀一會兒書,5點鐘下班6點鐘到家做飯吃飯帶上第二天的午餐,然後就開始了主要就是查單詞的學習。大量的生詞撲面而來,不停的查單詞,甚至有很多生僻的專業詞彙很難查到確切的中文翻譯,每天只有2-3頁的進度,蝸牛一樣前行,凌晨1點抬起頭來看看考試推薦的100本專業書籍的書單,我懷疑自己到底能走多遠了。 周而復始,終於迎來了考試,又是漫長的等待,結果出來只有78分,試着申請一下UBC, 回復我明年再考。 2008年10月,我回到國內療傷。這裡有我的親人,有發小,有熟悉的牙醫工作,可是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夾生的米飯,我覺得自己其實已經開始排斥這個從小長大的環境,幻想回到溫哥華。這時候讀到一個非常勵志的老鷹的故事,不知道真實與否但對我觸動很大。據說老鷹在成年之後因為沉重的羽翼和過度彎曲的喙讓他很難捕獵,就會在懸崖上築巢,然後脫掉沉重的羽衣用力摔斷自己的喙,等到新的羽翼新的喙長成就可以再次搏擊長空開始第二次生命。 2010年10月,我在楓葉卡就要過期之前再次回到溫哥華,開始在懸崖上築巢。也有猶豫彷徨的時候,但是這一次有了強有力的後盾。在國內是放射科醫生的老婆選擇在日本料理當waitress來支持我全職學習,我只偶爾打些零工,送送報紙,Richmond夜市做鍋貼,UBC菜店搬菜,和平飯店waitor。有一次我從早上10點不間歇地刷盤子直到晚上10點,邊刷邊告訴自己,爺跟你拼了,拼不過去,就一輩子這樣刷盤子吧。 加拿大的牙醫考試一共五關,每一關只有3次機會,3次失敗就不能再進行下一個考試。其中最難的一關就是技能考試,僅僅報名費就$6500。在一開始的時候我會在培訓班裡遇到志同道合的來自世界各地的牙醫戰友,一關一關的考試大浪淘沙,每一次站起來抖抖灰土回頭望一眼倒下的戰友繼續悲壯前行,當我最後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straight A的戰績通過考試的時候,老婆卻悠悠的說了一句:我從來就沒有想過你考不過去,因為我覺得你比他們都強!至此我明白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生哲理:人生需要克服的困難確實很多,最難的卻是要戰勝那個不自信的自己!因為不自信,就浪費很多時間在考慮如果不成功怎麼辦,就給自己留很多退路,就不夠專心學習;也正因為這樣所以更難成功! 2014年3月,我在溫哥華西區有了自己的牙醫診所,11月,可愛的女兒在溫哥華出生。我的故事被放在加拿大政府的官方網站里鼓勵新移民努力奮鬥,我自己也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一晃移民10年了,我常想,移民的意義,甚至人生的意義,也許就是努力着掙扎着去追求幸福,去遇見那個更美麗的自己吧!文/謝斌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心態好了什麼都好了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凌劼 當年踏上加國這片土地時我還不到30歲,時光流逝,歲月蹉跎,我從一個羞澀內向缺乏自信的人,已變成一個慷慨樂觀,積極向上,自信滿滿的人。 2004年3月,正是溫哥華櫻花盛開爛漫時節,踏出機場大門迎面撲來的新鮮空氣讓人心曠神怡,坐在車裡,沿途美麗的風景寧人感覺溫哥華就像個大花園,許多內街的兩邊如夢幻般鋪滿了粉色的櫻花瓣,美翻了。 那年老公因國內工作尚未結束,短登2周後留下我一人回國了,起初我就借住親戚家。當時找一份工作不太容易,就挨家挨戶的敲門,操着蹩腳的英語,步行幾個小時到處尋找工作。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的第一份工作也就這樣從挨家挨戶中問來了,這一做就是好幾年。剛開始只是 Partime,收入很低,即便加班,每兩周到手也不多,但內心卻很是開心,因為父母也同意我可以從親戚家搬出去自己租房子住了,雖然過的比較艱辛,但心裏很快樂,心情好了比什麼都重要。 窗帘廠做了兩個月的partime後轉成了fulltime,每個月到手有$1000多點,感覺生活穩定了些,便開始和其他新移民一樣,白天打着辛苦的累脖工,晚上讀ESL ,周末就和朋友拿着月票,捧着地圖,坐上公交車到處遊玩,領略溫哥華的美,欣賞着上帝創造的大自然。過了一段快樂的「單身」生活。 快樂的單身日子過的好快,轉眼11月底,老公辭去了國內工作,也賣掉了上海房子,來到了溫哥華。他是做事比較謹慎小心的人,顧慮很多,絕不會去做冒風險事的人,所以沒有選擇及時在溫哥華買房,而是存在銀行里。所以也就錯過了最好的買房時機。不過值得欣慰的是我們的第一個寶寶在不經意間就有了,記得家庭醫生恭喜我們那一刻時,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欣喜若狂的老公當天晚上就跑去圖書館查找許多有關妊娠期的資料,也像無數的父母一樣,開始了自己所謂的胎教。 2007年5月,我生下了一個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感謝上帝對我和老公移民道路上的眷顧與憐憫,就在哥哥出生三年後,竟然再次旅遊後意外給了我們一個可愛的妹妹。懷妹妹期間老公正好BCIT全日制讀書,家裡開銷相當緊張,不過還是堅持過來了,老公期末考試當天我們還在醫院裏,老公說考試中間還睡著了。不過老公還是以優異的成績從BCIT畢業,畢業典禮那天,我們一家四口出席,現在想想還是滿滿的幸福。 當老公抱着剛出生的女兒,我有了久違的幸福感,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想想自己還有個兒子,那一刻我好知足。雖然上帝沒有給我們富裕的生活,但卻給了我一對可愛的兒女。老公畢業後也順利找到了他喜歡的工作,從那時起,我們的生活慢慢地有了起色,生活需要適當的時間做出適當的改變。現在回頭看來大多數的改變都是正確的選擇。 移民的道路上,各家都有各家的難處,各有各家的幸福,經歷着各自不同的磨難與幸運,但不管再苦再難,一想到自己擁有的一對兒女就又變得特別滿足,在前進的路上更加自信滿滿。若有人問我,移民十幾年最大的收穫是什麼?那我的回答肯定是「一對兒女」再加上有神一路的陪伴。我和老公都屬於特別普通的人,沒有什麼特長,沒有什麼大作為,更沒有值得驕傲的大成就,日子一直在平凡中渡過。這些年看着周圍同期移民過來的朋友,很多在事業上都有了一番作為,靠着自己的努力,日子越過越好,越來越富裕。於是我們也開始嘗試着做一些改變,慢慢地去接觸各行各業的朋友,從中學到很多東西,豐富了自己的閱歷,也讓生活變得更為豐富有趣。感恩! 平凡的我自從有了神的看顧,在思想意識上也有了很大的改變,如今的我不再會去選擇做一名怨婦。記得曾經有那麼幾年我經常嘮叨與抱怨,想試圖去改變他對生活的觀念與態度,但都徒勞無功,我們之間的三觀完全不合。後來通過自己的努力與改變,老公才慢慢開始意識到自己在某些方面的觀點是錯誤的。所以我很想說一句,女人不要去試圖改變你的另一半,只有努力改變了自己,才能真正會感化到他,因為你有沒有變,在這世界上看得最清楚的就是他。最後我要繼續靠着神的話語去愛這個家,愛父母,愛丈夫,愛孩子,愛弟兄姐妹,愛所有值得珍惜的人與事,放下那些該放下的東西,遠離讓自己不悅的事物,並且努力去理解與包容生活中的不適。用心去愛周圍的一切,日子一定會是幸福滿滿的。心有多大,快樂就有多大;包容越多,得到越多。心態好了什麼都好了,2017年肥媽繼續加油! 文/凌劼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唯願我鏡看世界 君心似我心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溫哥畫 時光飛逝,轉眼間已在溫哥華住了十年。溫哥華因其秀美而舉世聞名,東面是蜿蜒的河谷,南面是美麗的西雅圖,西面是遼闊的大海,北面是翠綠的群山。山與海在這裡相遇,演繹出一幅「海天盛宴」!當年我是循着櫻花爛漫的足跡來到這裡的,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決定不走了。 住得越久我就越歡喜,越歡喜就越想了解它,越了解它我就越愛它,越愛它我就越想讓更多的人也知它、愛它。每當我立於西溫山頂,鳥瞰雲霧繚繞的大溫,近觀山巒疊翠或銀裝素裹之磅薄景象時;當我清晨獨自佇立在Deep Cove的港灣,它的曲徑通幽,朦朧迷霧,水清如鏡下的蒼綠倒影無不讓我感到內心的喜悅。當我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頭,看車水馬龍之川流,觀形形色色之人像,聽南來北往之異語;抑或是在昏黃的燈光下,獨自從一個路燈走到另一個路燈時,心裏總會泛起或多或少的漣漪。 ■ 溫哥畫的攝影作品:大橋 夜景 我曾經用文字來描述,但自從把玩了相機,它幾乎取代了日常寫作,圖像的視覺感受也已完全取代了內化的情緒與宣洩。於是,我得了文字失語症,一種無法利用文字天馬行空或者暢所欲言抒發情緒的病症。我用鏡頭去記錄下每一個「決定性的瞬間」,希望能以一種超越語言的方式帶給人們更多的感受及無盡的想像空間。唯願我鏡看世界,君心似我心!儘管「世間無限丹青手,一片傷心畫不成」! 雖然以前在國內也拍過很多照片,但當時的設備條件遠非目前的科技發展水平所能相比。現代的數碼技術代替了古老的膠片,後期製作也已成為攝影的一個重要部分。對我來說,要重新學習的東西太多太多了。於是我參加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攝影組織、學習班和交流會,不恥下問,虛心向各位大師學習請教;仔細鑽研、練習、提高各種攝影技術,養成了每天閱片500張、拍片50張的好習慣。我還利用每天的碎片時間,在各種媒介上發表習作,聽取別人意見,不唯上,不唯師,不怕得罪人,主動點評別人的作品。 幾年堅持下來,自己的攝影水平和審美能力都得到了很大提高。通過攝影活動,我還結識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擴大了社交圈,並為很多社區活動提供了義務攝影服務。值得欣慰的是,這些年來,我除了在一些重要的媒體雜誌上發表過作品並獲得獎 項 外,女兒也在我的影響和帶動下,選擇了藝術專業學習深造,畢業後在《溫哥華時裝周》擔任了媒體總監的職位,邁出了她人生成功的第一步。更開心的是,通過攝影,我還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文/溫哥畫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積極向上的人生源於腳踏實地的態度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Jessica Yan 當2017年的新年鐘聲敲響,我回首一望,不知不覺來到加拿大已經12年,12年對於一個人的一生來說,不算長但也不短,12年看看自己走過的路,平凡無奇,但是,一步一步越走越輕盈,越走越開心,除了平日牽掛故鄉年邁的父母和親人,感覺自己就是這裡的一員。 記得自己剛來,房子是租的,車是租的,國內的手機天天開着,就打算呆4年,女兒上大學,自己拿到身分,立馬回國,投身到過去風風火火的戰鬥歲月,那時在心裏常常套用羅大佑的《鹿港小鎮》亂唱:這裡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三文魚……這裡的安靜和靜謐讓我常常在周末早晨醒來時不知身何處,淚水滴落沾枕巾;總之,就是沒有打算在加拿大長久立足。 如今,我的生活和靈魂都已經停留在這片有山有水的好地方,再沒有客居他鄉的迷茫和慌張。回顧過去,我總結出以下幾方面的體會,分享給大家: 1.心要定,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2005年開始長居加拿大,放棄國內外企的令人羨慕的工作,不是沒有思想鬥爭過,其實2002年就已經登陸的我,還是不喜歡這裡的冷清,呆了7天就回去了!後來為了女兒有一個更好的學習環境,於2005年毅然決然揮別國內熱火朝天蒸蒸日上的通信行業,懷揣着對異國他鄉的好奇和新生活的渴望,踏上移民的征程。既然落地準備長居,就要有一個長期的打算,第一不能脫離社會,哪怕差的工作,也要先幹起來。因為愛好文學寫作的緣故,落地不久很快就找到一份在溫哥華飲食雜誌編輯部做文字編輯和採訪的工作,從此開始了與餐飲行業打交道的職業生涯,一步一步接觸本地社會,慢慢融入當地生活;第二要拓展自己的社會圈,我很快就去了RICHMOND華人家長會做義工,做些相關翻譯和報導工作。事實證明,放下身段,盡自己所能去幫助他人,也是幫助了自己!很快,我就發現自己的社交圈子成倍擴展,成功地進入一家本地餐飲和零售軟件開發公司,找到了一份自己熱愛和並擅長的一直干到現在的市場營銷和推廣工作。 2.體要勤,要勇敢地嘗試和探索新生物。所有新移民面對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語言。畢竟英文不是我們的母語,即使在外企那樣的環境呆了10年,來到加拿大,直接與英語母語的人會話和交流也是力不從心,特別是剛開始,最怕接聽電話。我就思考如何才能儘快提高,於是在網上約到一位本地出生長大的白人女孩,用視頻的方式和她對話交流;也許是年齡及文化的差距,常常是視頻打開,問候幾句,就沒有話題啦!或者是到時間交流的時候,那個女孩又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出現,3個月後,英文還是沒有多大長進,自己也失去信心。後來在華人家長會的一位朋友就給我建議,去學校和小朋友交流,於是我就報考了為期二年,本地教育局主辦的幼兒教育證書的課程,白天上班,晚上上課,系統地給自己補習了一遍英文,順利地拿到了證書,有了可以到幼兒園為3~5歲小朋友上課的資格。幼兒教育的學習讓我了解了北美教育理念的精髓,明白了北美本地化運作的流程,特別是去幼兒園代課後,學到和使用了很多與日常生活相關的詞彙,彌補了自己聽說方面的不足!有時候遇到不會英文的家長諮詢,不會中文的其他老師就讓我翻譯,我就盡自己的能力幫助家長了解情況,提供建議,有種學以致用的成就感! 3.眼要寬,走出戶外遊歷山川。本來就喜歡戶外活動的我,來到加拿大後,如魚得水,基本每周末都要走出去,雖然移民12年,一雙永葆好奇的眼睛,讓我的業餘生活變得五光十色,豐富多彩!特別是2014年參加了一個由志願者籌劃和組織的悠悠戶外行組織,更加把風雨無阻的出行變成了習慣,正如我在去年悠悠戶外行2周年慶典時寫的一首詩了所說的:有了悠悠歲月行,結識新朋,相約老友,在大自然的懷抱中盡情徜徉,步履體態變得更加輕盈,雨季從此也不再漫長!出行的隊伍里不乏各行各業的精英,行走的過程讓身心都得到充電,同行的攝影師也常常為我留下美好的照片,自己的攝影水平也耳濡目染有所提高!去年在一位悠友的介紹下,我還參加了溫哥華民族歌舞團的合唱團,讓從小酷愛唱歌的我找到了放聲高歌的寶貴機會。 放眼未來,人生才有幾個10年啊!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過去的一幕幕都像放電影一樣歷歷在目,有過失意,有過驚喜,有過迷茫,有過豁然開朗,年紀越長,越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健康積極向上的人生來自於腳踏實地的工作態度,來自對他人真誠熱情敞開胸懷,來自不懈怠鍛煉體魄,來自不懶惰勤於動腦;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未來能買一部房車,和志同道合和的好朋友一起,去丈量名山大川,去體驗各國風情,​​然後辦幾所讓貧窮家庭的孩子能上的幼兒園,去愛那些可愛的孩子們,去溫暖他們幼小的心靈,讓那些好奇的眼睛永遠保留不滅的光亮!文/Jessica Yan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退休後邁開「圓夢」的步伐

■ 作者:Nancy Soo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Nancy Soo 十年前一個金融風暴,公司裁員,無奈地被逼加入「遣散」(lay offs) 失業行列。六個月後,丈夫的公司也將他的職位「買斷」(buy out)。暮年失據,多少帶點驚惶與失措!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奇妙地,大半生那重覆又重覆的作息時間表、現實的包袱、心境之虛榮、世俗的認同……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解除了束綁,身心有說不出的自由、暢快!兩個蓍英,非常之有默契地放縱自己——追看電視劇、全日上網、或是一頭栽進小說之中、再不然做個「低頭族」、 廢寢忘食,睡到自然醒!激情過後,自我質疑是否返老還童做「癈青」?回顧在加拿大四十多年,老華僑的辛酸,豈是三言兩語能說完! 「認命」是中華的美德? 「堅毅」是華裔的精神?淚影中,或許太年青,深究何從?異族一句:不懂英文,滾回中國去!我族還算客氣:學懂四邑話,再來上工吧!崎嶇前路,惶惶然、茫茫然、默默上路。與其說我堅強,不如說現實比人強。求生之道,只有溶入社會,增值自己,就算闖不出一片天,最起碼耕出一塊地。光陰似箭,驀然回首,已是百年身!我的頭頂並沒有一片天,腳下只有那麼的一個立足點。不能說沒有遺憾,因為我曾經很刻意的努力過!每一次,暴風雨過後,往往背着五勞七傷的身心,咬牙吞淚再上征途。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天若有情天亦老,是時候要愛惜自己了,毅然決然地走進退休群眾之列,修息養生。 一路走來,這十年、在反樸歸真的日子裏,填寫的每一頁新章,看似微不足道,曾幾何時,竟是大半生的奢侈品!在健康和經濟容許的大前提下、邁開了「圓夢」的步伐。 「尋根」是我們兩代人的心結。上一代,在種種環境因素下,含恨客死異鄉!認祖歸宗的資料也因文盲的背景而乏善足陳。歷史寫下的無奈、拼出了無數悲哀的音符!我輩的前途,多少帶點各安天命。由於中國的崛起 , 以至尋根之旅的推廣,加上適逢退休;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下,我們順理成章就踏上心儀已久的旅程。 「嚇!你們是第一次回國?」。 「五十多年在國外?」。 「省親?」。 「為什麼等到今天才回國呢? 」等等、等等。 夫婦倆成為全團的稀有品種,大方地作為交流情趣。然而,就是心態如何洒脫,也難控心頭莫名的唏噓與惆悵!有誰心甘情願作為二等公民?那份浮萍無寄及漂泊滄涼的心境,誰與共嗚?面對祖國山河,百感交集,宛如一個孤兒重投在一位既陌生而遙遠的母親懷裡!壯觀的萬里長城,雕欄玉砌的頤和園,怡人的避暑山莊……每到一處,洶湧澎湃的激情難以言喻!上海的暮夜,掩蓋不住那綿綿無盡的思古幽情!煙雨燈影下撫平了不少客子情懷。香港之舊地重遊,翻騰起一段恍如隔世的回憶,憾動得不能自己!在這四十多年的濶別中,它冷酷地遺棄了我,不留一點痕迹——故居、人與事,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而我,四十年如一日,為它鍾情,苦戀至今! 諷刺的是,一直嚮往的游輪之旅、竟然不是我那杯茶。自從中國之行,那種長途跋涉與時差把我嚇怕。園藝,一直是我的心頭好。以前,因為職場上的拼博,心力交瘁未能恣意地享受其中樂趣。退休後,將花園擴充。萬料不到的是,兩夫婦常因菜園與花圃的問題「爭地盤」,卻也平潻了不少生活情趣。再不然,寄情山水。溫哥華根本就是一個山明水秀、地靈人傑的地方。上山下海,任隨尊便。社區營造不少蓍英活動,我們偏愛步行組;除了有益身心,也可認識新朋友。畢竟,職場的朋友和退休的朋友是有分別的。我的體會,職場的朋友富競爭性,退休的朋友較平和,沒有一點壓力。 在平淡無奇的退休生活中,學懂感恩。沒有從前的苦杯,突顯不出今日的醇酒。一本書、一個活動、一個傭懶的小睡……那份隨意的心境,猶如春天的薰風,安撫着心魂。友際間的聯誼,神交或面對,總不忘播下正能量的種子,因為相信施比受更為有福。學會珍惜,因為曾經失去。人生苦短,珍惜當下,免日後徒傷悲!而最最重要的,是知足常樂的頓悟,人到無求品自高,退休只是人生另一個里程,豐儉由人,一樣可以活得精彩和寫意!共勉之。

我與都市報 10年歲月 真情相伴 (圖片視頻)

溫哥華都市報10歲了 ! 自2007年5月25日溫哥華版的加拿大都市報創刊以來,我們贏得不小友誼,這陣子他們 一 一 向我們送上祝福並分享與都市報的點滴回憶。 你也在當中嗎?  「我與都市報 」每期都在都市報刊登,請繼續留意。 亦可點摯都市報電子揭頁版重溫過去文章。

「我的10年」參賽作品 : 我的十年-驕傲的五孩之母

■ 李艷屏的家庭生活集錦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李艷屏 生活在加拿大不容易,我還是五個孩子的媽媽呢,你說容易嗎!回想三十年前移民到溫哥華時常聽到老華僑訴說加拿大是「艱難大」,我們移民面對的生活和工作的困難如溫哥華雨季綿綿細雨不斷……特別是語言障礙,像自己根深蒂固的文化與主流社會文化的衝突。到後來漸漸適應溶入社會至努力學習英文入借加國,終成為了加拿大人那種自豪歸屬感不言而喻! 夫家五代紮根在加拿大,我們五個小孩都是在華人家庭成長,自然而然接受雙語教育。為了讓他們能說英中流利語言費盡周章。首先,挖空深思把自己兒時聽的故事不辭勞苦地一遍又一遍演譯,又唱中國民歌熏陶他們;又每星期費盡腦汁計劃安排帶領他們去圖書館讀書或去大溫各公園去認識大自然。 還有這十年里我艱辛地做車夫送他們去做義工、去青少年海軍營學習做紀律部隊隊員。部隊那種自律、團結、大自然生存技能讓孩子們增強了各方面的信心和能力。在我們家長鼓勵下導師嚴格培訓下,大女二女還開螺旋槳飛機飛上天,那一刻煥發出那種特有的加拿大青少年的自信與驕傲。除了讓兒女們在主流文化融會貫通,還要學習我們中國幾千年的文明文化,也輪流帶他們回祖國邊行邊學中國歷史和珍貴文化。我的信念是讓他們生活在西方社會而不忘根,我的信息是潛移默化平凡中盡顯光芒。 像大女到現在都記得怎唱她偶像古天樂唯一熱歌,為溫哥華婦女組織做義工時時常用廣東話幫助我們華人解困。我的老四在學校唱歌團當領唱跟隨團隊到中國北京首都唱起了中國民歌,回來後興奮地跟我們用國語傾談…… 回想小孩們的成長曆程真是百感交集!那種家長對兒女的企盼無時無刻都浮現在腦海中。我是一個從事專業服裝工作的自僱人,事業上能更上一層樓也有賴家人無條件的關懷和協助。特別是孩子們漸漸長大對我的幫助就心存感激。有日客人問:你黑板上書寫的英文這麼工整,誰幫你寫的?一定是學過專業藝術才會有的水準。我自豪答:我那學電腦設計藝術的老二寫的。 幾年前為了響應家鄉義助貧困學生而在公司設捐助箱呼籲有心人捐助,老三聽完我講解後立即用紙箱做了一個捐款箱,還第一個自掏做散工掙回來的錢放入箱內,見到我的客人朋友就詳盡說著在中國貧困區還有小孩沒書讀沒鞋穿……透過她的眼神,你彷彿看到了山區小孩正光着腳痛苦地爬過一座山翻過另一座山去求學。 在西方社會生活很自然吸收到自由的信息,有時西方社會青少年的反叛也令家長頭痛不已。對他們而言就是自由第一!不讓家長管束自己,想做就去做!我的小孩們在他們的黃金十年蔥沃成長中也帶給我不少煩惱。有次我和先生回中國二個星期,深夜中聽到大女從溫哥華打回來的電話,說:「媽你們快回來,老四因不滿我這個大姐姐批評她年紀太小交男朋友,嘔氣不服地衝出去無牌開車跑了。 」我頓時清醒過來問過程,然後細語讓大女先冷靜下來。 教大女先平心靜氣打電話給老四將車開回來,要不報警就後果不堪。還要讓大女求助姨姨救急!事件才得以平息,通過這次事件讓大女從中學會了管教弟妹不能靠惡,要冷靜分析將心比己,且還要帶着一顆善意的心才能更好的解決問題。現在小兒子正在為發揚傳承曾祖父的基業,努力學習且干起西式廚藝,有板有眼的專業學習讓他興緻高昂,滿腔熱情全程投入進行深造。在溫哥華這華洋飲食交雜精萃的好地方,兒女能佔一席位將廚技發揚光大真是我的福氣,我的祈望。 回首十年,看着他們漸漸長大,學業有成,工作顯章。為娘吊起來的心也可以放下來了,頓覺輕鬆不少……能擁有五小福的我真的比別的母親付出的努力和艱辛多幾倍!去年,帶着幾個兒女和女婿回家鄉一趟,在整個回鄉訪親過程中他們那種團結友愛,那份親切感受,鄉親們無不被這班「洋鬼子」一時英語一時粵語逗開懷。而母親享受著兒女們的真愛與關懷,令人難忘。人生就是這樣,可以歲月靜好,也可以精采如虹。文/李艷屏

周知:「我的10年」徵文比賽投稿結束

「我的10年」徵文比賽投稿已經結束,反應非常熱烈。專家評審們已密鑼緊鼓為作品評分,網上投票也即將展開,敬請留意! 「我的10年」徵文比賽頒獎禮將於8月24日於列治文River Green展銷中心舉行,詳細情況將會稍後公布。感謝您的積极參与和對《都市報》的支持,網上投票即將開始,為您喜愛的文章投上寶貴一票! 2016年5月6日「都市悠悠櫻花行」攝影比賽頒獎禮

[我與都市報]- 中華小姐溫哥華冠軍李穆知: 我和媽媽都是 《都市報》的忠實讀者

■ 李穆知與《都市報》結緣多年。 選美達人李穆知說:「我剛移民過來就知道了《都市報》,因為媽媽會從超市把《都市報》一起帶回來 ,我也會看 。 《都市報》的內容很全面而且文章寫的也好,很實用,一路伴隨了我這麼多年。從剛來溫哥華到現在,我媽媽去大統華都會順便把《都市報》拿回家,她從一來就看的就是《都市報》,這麼多年都習慣了,而且《都市報》報道過我多次 ,她都有收藏,更是對這份報紙有特別的好感。 」 2013 年獲得中華小姐溫哥華冠軍的李穆知(JessieLi),在選美之後創辦了自己的模特公司,並成為新絲路模特大賽承辦人,事業風生水起。她和媽媽都是《加拿大都市報》多年的讀者,《都市報》記者董清霞、譚雯雯還採寫了李穆知選美及創業的故事,在她奮鬥的道路上給了她鼓勵。 李穆知就是那種傳說中的「本來可以靠顏值吃飯,卻非常努力」的女孩。在獲得選美冠軍後短短一年半時間,實現了從模特到模特公司老闆的華麗轉身。 2014年初,她在溫哥華開辦了自己的模特公司 J. Li Models,做得有聲有色,有很多國際大品牌成為她的客戶。喜歡挑戰自己的她,又經歷了從參賽者到承辦人的飛躍,擔當起承辦北美新絲路模特大賽的重任。 她的故事對有志於選美的女孩有所啟發。她是資深選美人士,親歷了多次選美大賽。 2010年她剛到溫哥華時,就參加了溫哥華華裔小姐比賽,拿到季軍和完美體態獎;後來,又在海南「第一美差」比賽獲得溫哥 華賽區冠軍; 2013年7月底,她參加2013中華小姐環球大賽北美賽區溫哥華比賽,獲得冠軍。這些不同的選美模式不同,她從不同的選美中學到不同的東西加以總結,用到承辦選美大賽的過程中。 記得2015年記者在採訪她時,正在籌備新絲路模特大賽的李穆知忙得經常是凌晨3點才能睡覺,一大又要爬起來。每天還是精神奕奕,光彩照人。在溫哥華,有很多像她這樣走在奮鬥路上的年輕人。 《都市報》采寫了很多移民的奮鬥故事,給讀者們啟發和正能量,這也是這張報紙受到華裔移民歡迎的重要原因。

「我的10年」參賽作品:十年地衣

溫哥華都市報「我的10年」徵文比賽 作者: 翟崇生 如果您認為題目中的四個字錯了兩個,那可就冤枉我了。今天要和您說的就是我的十年地衣情。 因住在溫哥華的太平洋精神公園(Pacific Spirit Park)附近,幾乎每天我都要到森林裏走上個把小時,這一走就是十年。太平洋精神公園是佔地七百六十三公頃的原始森林,園內既有針葉林,也有闊葉林;既有各色花卉,也有無名野草;既有濕地,也有海灘。蜿蜒曲折的林間小徑有數十公里,我是今天走這段,明天走那邊,多年下來竟也走遍了每個角落。林間草木似乎也與我成了朋友,一年四季,常綠常新高大挺拔的杉樹總要遠遠地舞動着枝幹招呼着我,以其高大的身軀為我遮蔭擋雨。那些無名花卉,每一年都會憑藉明媚的春光,任細細絨毛爬滿花莖葉,繁盛的花朵更是將清淡的花香遍灑我走着的每一步道。有些花朵似小小雨傘一節一節開滿,一層一層絢爛;有些似麥穗,隨風扭動腰肢,是那樣的隨意。 然而四季更迭,不總都是春意盎然。記得寓居生活剛剛開始不久的一天,我到街邊的麥當勞快餐店買漢堡包和薯條,收款女孩輕聲問道「Here, to go?」見我有些茫然,女孩趕忙解釋了一番。原來她是在問我是在店裡吃,還是帶走吃。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自己居然沒有聽懂,要知道我可是1972年就開始自學英語了,並且憑着牢固的自學功底成為恢復高考後的第一屆(77屆)英語專業大學生,並受歐美十數家大大小小律師行會計師行高度稱讚的翻譯專家啊。難道自己這個手持中國翻譯協會首批個人專家會員、中國科學院翻譯協會會員和國際譯聯會會員證的老翻譯連如此簡單的英文都聽不懂? 再到太平洋精神公園健步時,這片曾造訪無數次的原始森林似乎一下子黯然失色,沒了生機。複雜的心情讓我無心觀看那依舊挺拔的杉樹與仍舊美麗的花草。柔和養眼的顏色,沁人心脾的空氣沒能讓我心頭的疙瘩稍稍解開,反而平添一絲孤獨。走着走着,忽然不知踢到了何物,一個趔趄踉蹌摔倒在地。憤怒至極的我迅速起身尋找這可惡的元兇,低頭一看,原來是塊爬滿一層綠茸茸不知是什麼東西的石頭絆倒了我。只見這塊石頭孤零零地躺在那裡,既沒有大樹為其遮陰擋雨,也沒有花兒與其為伴,就連小草也離它遠遠的,可怎麼就偏偏讓我拌上了。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人不走運喝涼水都塞牙。幾天後有個朋友過來聊天,見我愁容滿面,便問道,「你這是怎麼了?誰招你了? 」我把自己如何沒有聽懂那句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英語,又如何被石頭絆倒的事情如此這般地講述了一遍。朋友聽完哈哈一笑道,「這有什麼,聽不懂很正常!你那幾十年學的用的都是陽春白雪式的商務英文。既然到這裡過生活,就要學學接地氣的言語了。至於你剛剛提到的那層石頭上綠茸茸的東西,名叫地衣。老兄你呀,不光不要記恨這地衣石,還要向這小東西學習學習。別看它不如樹木高大,不如鮮花美麗,人家可是了不得的拓荒先鋒。即使在最貧瘠的土地上,地衣也能生存。沒有地衣的存在,哪裡會見到大樹,聞到花香? 」 朋友之言,雖然十分有理,但反而更讓自己難受萬分。難道自己的適應能力就連這小小的地衣都不如了么?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我開始更加頻繁的造訪那片林子,希望能明白這小小的地衣是怎麼如此的頑強。漸漸地,那塊石頭上面茸茸的綠色更加有了質感,甚至還有些星星點點的漂亮小草長於其上。 原來那層茸茸綠色就是地衣,那是由真菌與藻類組成的共生複合體。地衣不計較生存條件的惡劣,既耐嚴寒又抗酷暑;既能生長在瘠薄的峭壁岩石,也可存活於濕潤多雨的森林,頑強的地衣不會發出南橘北枳的嘆息。地衣最可贊之處是它通過分泌地衣酸腐蝕岩石,加上自身死亡後的遺體有機物質,使岩石表面逐漸形成土壤,使花草樹木的繁茂有了可能。還真如朋友所說一般,沒有地衣,何來花草? 此時的我,茅塞頓開。坐擁那麼多年英語的專業學習,有着那麼多年數百萬字英語翻譯的磨練,適應任何語言環境本應不在話下。只是多年的高級翻譯頭銜,讓自己不由自主的失去了地衣那不計較外界環境,努力提高自己的優良品質。想到這裡,我立刻開始光顧街頭的報刊分放處,拿取兩三份免費報刊,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研讀更接地氣的英文。日復一日,不到大半年的時間,便了解到不少浸滿了日常生活酸甜苦辣的英文。但光自己學得了這些寶貴的知識還不夠。 如同地衣在自身成活的同時也給其它植物提供了生長機會一般,我理應用自己的知識幫助他人在未知的土地上開拓出一片新的天地。於是,我報名參加了TESL教師的學習,考取了TESL教師資格證書。隨後又一鼓作氣,考取了移民局的認證翻譯資質,成了移民局及邊境服務署的簽約譯員。此後便以自己陽春白雪與實接地氣完美交融的英語為移民局、為律師行與新移民提供法律方面的口筆譯服務,為尚不諳熟英語的朋友舉辦英語公益講座。 此刻再走進原始森林數十公里的林間步道,頓覺心清氣爽。聞着花香,享受着綠茵的同時,愈發讓我讚賞那無根無莖無葉毫不起眼的地衣。億萬年來一代又一代的地衣無花果,有綠色;無年輪,有滄桑;無根莖,有堅韌;無高度,有綿延,默默地奉獻着自身從不與花草鬥豔麗,不與樹木爭高低。我這位寓居客,觀地衣賞地衣學地衣,不畏生活環境的變更,默默地走過一個十年。我會像地衣那樣繼續無言地奉獻着,讓自己周圍的土地上愈發多些花香。文/翟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