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16:36:2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留学生

暴漲!留學生租房難 迫繳多25%房租成危機 !

【加拿大都市网】3年前,当珀库欣(Ivana Perkucin)还是西安大略大学的一名本科生时,她在安省伦敦租了一套单位,每月房租是500加元。 2020年搬到多伦多后,这位25岁的女士目前是多伦多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博士生,她的房租已翻了两倍之多。 珀库欣和她的伴侣,每月支付2,200加元租用500平方尺的一居室公寓。 那只是他们承租的第一年。 据加拿大抵押贷款和住房公司的数据,在2021年租金上涨之后,他们的月供增至2,600加元,比2021年多伦多一居室公寓的平均价格高出近1,200加元。 但对于全国数十万学生来说,他们当中许多人收入很少或没有收入,他们在房租上的花费比普通人多的情况并不少见。 魁北克经济适用学生住房非营利组织UTILE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学生支付的住房费用比普通加拿大租房者高出25%,这主要是因为许多大专院校位于人口稠密的城市中心,而且通常位于一些最负担不起的社区。 租赁市场持续升温 根据Rentals.ca的数据,随着加拿大的租赁市场持续升温,7月份平均租金成本同比上涨10.4%。住房专家和财务规划师警告说,由于缺乏住房供应商,学生住房危机加剧。专门的学生住​​宿,正在急剧增加学生债务并威胁高等教育的可及性。 专家说,这个问题还牵涉到更广泛的住房市场,因为学生负担得起的住房的缺乏迫使许多人与在职专业人士和年轻家庭竞争优质房地产,进一步推高了租金价格。 UTILE执行董事莱韦斯克(Laurent Levesque)说:“学生住房的缺乏正在侵蚀加拿大所有主要城市的负担得起的租金。如果我们不建造更多住房,我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感受到这种挤压,这将对学生、大专院校、更广泛的租赁市场和其他低收入家庭产生负面影响。” 珀库欣和她的伴侣在她的旧单位租金大幅上涨后,于7月搬到一套两居室公寓,她将超过50%的月收入支付租金。 大多数金融专家都同意理想的租金收入比是30%。除此之外,租房者经常面临财务压力,将被迫削减其他开支。 但这就是加拿大绝大多数学生租房者的情况。据UTILE调查,有7成受访者表示,他们将总收入的30%以上用于房租。在多伦多和温哥华,普通学生将一半以上的收入用于住房。 对珀库欣来说,经济适用房危机让她的希望渺茫。谈到她和她的伴侣的财务状况时,她说:“我们每月为储蓄贡献的收入与我们租房时的收入不同,因此甚至无法弄清楚我们最终将如何购买房产。” “这让我们感到紧张,因为我们都热爱这座城市,我想在多伦多度过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但这似乎并不是最实际可行的选择。” 160万大专生仅20万床位 专家说,学生住房危机源于缺乏专门建造的学生宿舍。专门研究学生公寓的市场研究公司Bonard在2021年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加拿大有近160万全日制大专学生,但专门建造的学生公寓只有20万张床位。 虽然一些学生选择住在家中,但其他无法获得学生宿舍的学生则被迫在更广泛的租赁市场上寻找住房,与年轻家庭或在职专业人士竞争,因为他们往往更喜欢房东有更广泛的信用和工作经历。 随着多伦多的租赁市场继续收紧,2022年第二季度专用出租房屋的空置率达到1.4%,低于去年的5.1%,令许多无法获得住房的学生转向了无家可归者收容所。 弱势青年支援机构多伦多圣约之家(Covenant House Toronto),2019年有26%的居民是学生,其中一半是大学生。如今,该个青年庇护所估计学生占其服务对象的三分之一,随着租金的飙升,这一数字可能会上升。 圣约之家执行董事艾斯顿(Mark Aston)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多伦多出租房屋的负担能力问题。” 皇家地产公司(Royal LePage)销售代表沃里亚(Amrit Walia)表示,今年夏天对该市的租赁市场来说是一场“完美风暴”。 他说:“这座城市正在从新冠肺炎中开放,因此人们搬回这座城市的需求被压抑了。大学也在同时开放。此外,不断上升的利率迫使购房者搁置购房目标并倾向于租房。” 加拿大理财师认证的理财规划师格雷(Janet Gray)认为,专为学生建造的住宿设施应由高等教育机构承担。她说:“如果他们想吸引学生,必须确保有可用的住房。”然而,格雷也承认,教育机构预测未来的住房趋势具有挑战性,一些人出于担心他们可能无法盈利而犹豫是否批准新的开发项目。 今年早些时候,多伦多城市大学取消了在市中心建造一座可容纳近600名学生的高层住宅的计划,理由是建筑成本“急剧”增加。 莱韦斯克认为,如果大学和学院不投资专门的学生宿舍,他们可能会失去国际学生,因为几乎所有这些学生都依赖出租住房。 近年来,大学越来越依赖国际学费作为资金来源。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国际学生的平均本科学费已从2018/19学年的27,613加元升至2022/23学年的 36,123 加元,而过去4年,国内本科生的学费一直徘徊在7,000加元以下。 莱韦斯克说:“我们一直在大力投资以吸引更多的国际学生,并鼓励学生在各省之间流动,所有这些都引发了对学生住房的需求,而我们在校园发展和住房投资中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V02

剛剛!加拿大移民部發佈留學生境外網課政策變動!

【加拿大都市网】刚刚,加拿大移民部延长了境外网课政策至2023年8月31日,这一学年被称为“过渡期”,还没准备回来的留学生们暂时可以不用担心了。不过为了毕业工签,也要准备回加拿大啦! 疫情期间,国际学生可以在境外生活期间通过网课在线学习,并在毕业后仍然有资格获得毕业后工作许可证(毕业工签,PGWP)。 8月25日,加拿大移民部(IRCC)宣布,境外网课措施将持续到2023年8月31日,以给国际学生返回加拿大的时间。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s we transition back to pre-pandemic requirements, we are extending distance learning measures to pursue your studies online from outside Canada while...

開學在即中國留學生們犯愁 房源短缺恐無處落腳!

■■开学季到来,租房仍是留学生头号难题。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开学季来临,有移民留学中介表示,加拿大驻北京使馆的签证进度不稳定,有些学生可能要因此延期开学。也有留在本地的华裔学生表示,由于回中国机票昂贵以及需要隔离,不少学生都选择暑期不回中国,但租房难仍是他们面临的头号问题。 卑诗大温一间移民留学公司的负责人Wendy表示,目前加拿大驻北京使馆签证办理速度不太稳定,如果是单纯学生的学签还比较快,一般一两个月内可以拿到,但如果是家长的陪读签证则有些困难。如果是家庭经济实力较好的,家长陪读签证与孩子学签一起申请还相对较快,但如果有些经济实力一般的家庭,先申请孩子,再申请家长的陪读签证则会比较慢,甚至拿不到签证。 她还表示,一些非大学新生在中国续学签也遇到麻烦,有留学生试过6个月都未能续签成功,只能跟学校申请延期。但如果在加拿大境内申请续签则很顺利,几乎没有任何问题。 Wendy说,即使能顺利拿到签证,租房也是留学生们面临的大问题。“价格高、房源少,很多客人让我们帮忙找房,但是每到开学前的季节都是一房难求”,她说。 两房公寓租金3200元 即将在卑诗大学(UBC)就读三年级学生小陈也遇到同样的困难。他从7月就开始找房,最后花3200元在温市Marine Gateway天车站附近找到了一间两房公寓。“这对留学生来说太贵了,还有些同学预算不高的就只能租远一点,或者租地下室”,他说。 小陈表示,学校的宿舍一般都是优先给大学一年级新生,高年级的同学则需要排队申请有限的宿位。他暑期还在学校宿舍居住时发现,留下来过暑假的有四分之一都是华裔同学,这一来是因为回中国机票太贵,二是回去之后还要隔离,不少同学索性留在这边上一下暑期课程,“好过回中国把时间浪费在隔离酒店里”,他说。 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小付则计划9月开学前才飞到温哥华。 他说,7月就开始托人在温哥华帮忙看房,但是一方面提前太早很难锁定房源,另一方面房租涨幅之快令他吃惊。 他说:“我原来是希望3000元在本拿比铁道镇(Metrotown)附近租一个三房公寓与同学合住,结果现在发现3000元租两房都很困难。” 另一方面,不少房东都要求租客先找好合租的室友,小付人还在中国,想要通过网络找到合适的室友也并不容易。他加入了几个微信租房群,希望可以尽快找到室友以及合适的房子。 星岛温哥华记者王学文报道

華裔留學生來加為「美國夢」 !南下求職續享加國福利

■■不少大温加籍毕业生完成学业后,放眼美国希望获得更高薪酬。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正值大学毕业季,许多本地大学的毕业生,开始计划日后工作发展或移民计划,其中不少华裔学生认为加拿大一些专业岗位的薪酬比美国低,希望南下实现“美国梦”,有大温家长认为子女赴美工作机遇多,日后若在美国成家立室,后代可拥有加美双国籍,不仅可接受美国本地教育,还可享受加拿大优厚的国民福利。 另外,有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则表示,他从美国本科毕业后赴加读硕士,为的是获得加国身份,然后赴美工作。他也表示,身边的确有华裔留学生为求实现“美国梦”,不惜在美国花费近十万与当地公民假结婚,或申请虚假的政治庇护,最终发现“美国梦”并非如想象美好,奉劝大家切勿误信某些移民中介的赴美“策略”。 大温居民杨女士的儿子是加国公民,在温哥华从事市场策划及平面设计工作,但大温物价及房价持续高企,薪酬却无法追上通胀,杨女士开始为儿子了解加籍公民赴美工作的事宜。 她说:“儿子现在处于事业瓶颈位,薪酬税前大约4,000多元加币,大温房价及物价不足以让儿子经济独立,成家立室也不敢多想。我发现美国同类职位的薪酬约每月5000美元,除了纽约、洛杉矶或三藩市这些大城市外,美国大多数城市的公寓租金均比温哥华低一大截,儿子在当地的生活质量肯定比在大温好。” 她续指,身边较富裕的大温朋友,都会在子女完成高中后,送他们去美国的高校升学,毕业后多数选择留美发展,薪酬可负担当地的置业及日常生活需求。 另外,杨女士还认为,若儿子在美国工作并成家立室,其后代因在美国出生,从而获得美国国籍,在享受美国教育的同时,还可因父辈关系申请加拿大国籍,她笑着说:“儿子去了美国工作生活,后代便可用美国人身份入读当地学校,省下不少钱。我现在非常赞成儿子去美国工作,希望他在美国生活变得更好。” 不过,来自中国内地的李同学,却后悔当年在温哥华的高中毕业后,并没有留在加拿大升学,而选择赴美读大学,毕业后在当地难以获得绿卡(永居身份)。 李同学在去年又重返加拿大读硕士,希望通过加拿大友好的移民政策,从而获得加国身份,日后再曲线赴美工作,赚取更多的薪酬。 他说:“我们留学生毕业后若想留美工作,须申请H1B签证或相关实习签证,本科生仅有一次H1B抽签机会,对于我这种文科生来说,留美工作并取得绿卡难如登天。” 他续说,身边不少读商科及文科的同学,为求实现“美国梦”,不惜代价听从移民中介的“策略”,例如办理假结婚及虚假政治庇护,“美国当地不少移民中介提供一条龙服务,例如假结婚会安排宴会酒席、拍照、文书故事等欺骗移民官。虚假政治庇护多是声称自己为信徒,并有牧师或宗教权威人士帮忙作证,担心日后返回原居地后,被政府迫害。” 他指出,美国的移民官其实每天收到所谓的政治庇护,都是千篇一律,“身边有些中国留学生花7至8万美元伪造故事,最终无法通过移民面试,又无法返回原居地,只能进入漫长的上诉程序,动辄8至10年。我觉得此举十分不值得,为了能实现美国梦,我决定在加拿大读硕士办理移民,获得加国身份后,再通过加美两地的贸易政策赴美工作。” 美工作签证非移民类别 仅适用于部分加籍公民 疫后加美边境重启,加上美国一些专业工作的薪酬远高于加拿大,大温移民律师钱路对此表示,近年不少加籍毕业生,特别是医生、护士、工程师、以及信息技术(简称:IT)等专业人士,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赴美发展,但强调该类签证仅是工作签证而非移民签证,而且不适用于所有加籍公民。 钱路星期天(14日)接受《星岛日报》访问时表示,由于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签订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方允许加拿大和墨西哥公民使用Trade NAFTA(简称TN)非移民签证,前往美国从事专业技能工作,他说:“以加拿大人的TN签证为例,加籍专业人士在得到美国雇主聘用后,毋须进过美国劳工部批文,便可在美国边境获得,该签证持有人便可在美国以工签方式进行工作。” 钱路指出,不少加拿大的医生、护士、工程师、电脑科技、或IT等专业人士,在大学毕业后会考虑美国作为事业发展地,像在卑诗大学(UBC)的IT电脑毕业生为例,大多数放眼去美国新兴科技公司云集的硅谷,当地开出的薪酬也相比加拿大或翻一倍。另外,美国大型企业众多,优胜于加拿大的职业发展及机遇,从事科技行业的毕业生通常选择赴美发展,但同时导致加拿大人才流失。 必须是北美自贸上表列职业 不过,申请TN签证赴美工作除了必须是加拿大公民,在美从事的职业必须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上的表列职业,申请者还须满足相应的学历要求,“通常为大学学历,职位必须是对专业人士的需求,像服务生或收银生等类型并不符合”。 钱路说,TN签证是非移民类的工作签证,并不代表着持有者在赴美后,拥有永久居留权,该类签证具有时限性并须续签,若想申请美国永久居民身份,须按照美国的移民程序办理。星岛记者报道

改善留學生簽證申請積壓 當局促增信息透明度

■■每年都有许多国际学生到加拿大读书。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据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报道,联邦移民部讨论留学申请积压问题,加拿大国际教育局(CBIE)建议联邦、各省及专业机构之间加强合作,增加信息透明度。 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报告称,国际学生对学习许可证的需求空前激增。根据ICEF Monitor的数据,随着全球疫情限制的放宽,以及学生重回加拿大,开始或完成他们的专上教育,这一数字正在继续增加。 今年首季收17.5万申请 移民部主任拉里卡斯(Cynthia Ralickas)表示,虽然新冠疫情对加拿大吸纳移民的计划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但已看到强劲的复苏。最近的学习许可数字已超过疫前水平,在2021年发出超过50万份学习许可,截至2021年底,加拿大有超过60万份学习许可处于活跃状态。 2022年头四个月,大多数申请来自印度、菲律宾、尼日利亚和哥伦比亚。而印度和菲律宾也是最大的两个移民来源国。 加拿大一向以国际学生理想的学习地方而闻名。加拿大国际教育局最近关于国际学生的报告称,加拿大在安全和稳定方面的声誉是海外学生选择就读的主要决定因素。 在2021年,移民部报告称,与2020年相比,学习许可申请增加了56%,而仅在2022年第一季度就收到了17.5万份申请,导致处理时间拖长。 最近数据显示,到2021年,报读至少6个月课程的国际学生总共持有621,565个学习许可,仍低于疫前水平。 建议选择学生标准更透明 截至7月17日,近20万人等待他们的初步学习许可申请得到处理。移民部处理时间工具显示,加拿大境外的学生如果不申请“学生直接计划”(Student Direct Stream),平均需12周时间处理学习许可。“学生直接计划”是一项加速学习许可处理计划,主要适用于申请在加拿大专上指定学习机构学习的学生。 为了缩短处理时间并改善移民政策,公民及移民常设委员会已提交一份报告给众议院,列出了35项重要建议。 建议包括移民部检视和扩大“学生直接计划”,有资格使用计划的人也许可在20天内获得许可。报告又特别提到把西非国家列入合格国家名单;移民部在选择学生时使用的标准要更加透明,以及各省和指定的学习机构之间需要加强合作。星岛综合报道  

19歲中國留學生遭前男友殺害 校方承認處理失當

■中国留学生董之凡(音)。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犹他大学一名中国女留学生今年二月遭同样来自中国的前男友杀害,校方日前公布涉案相关文件,承认校方人员在此事上处理失当,延误跟进。 十九岁遇害学生董之凡(Zhifan Dong,音译)在犹他大学就读一年级,警方今年二月十一日在盐湖城一家汽车旅馆的房间里,发现她死在前男友王皓宇(音译)身边。二十六岁的王皓宇当天早上向校方住宿部员工发电邮自首,表示给董注射网购的海洛英将其杀害,并打算自杀。王在三月被控谋杀。 曾反映遇袭 宿管未跟进 《盐湖城论坛报》花了数月时间查询此案相关记录,法院要求犹他大学在本周四前,必须允许查阅董之凡被报失踪后提交给校警的报告,结果校方直接公开一百多页的档案,包括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和内部报告. 资料显示,董最早于一月十四日向宿舍管理人员表示,两天前住在同一栋宿舍的王,在盐湖城一家汽车旅馆的房间里袭击她。后来董之凡旷课,也没返回宿舍,但宿管并未跟进,也没有通过电话或访问宿舍联络她。直到室友在二月六日表示已一个多星期没见到董,宿管翌日确认她自一月二十八日后就没有用过宿舍门卡,之后一天才与校方行为干预小组开会,由该小组向校警报告学生失踪。直到此时,校警才首次得悉一月十二日的汽车旅馆袭击案。 犹他大学称其“疏忽”,包括工作人员的延误、宿管部门培训和流程上的不足,以及内部沟通的“不完善和不专业”。 校方表示,已着手解决这些问题。数年前,犹他大学另一名二十一岁女学生麦克拉斯基被约会仅数周的一名男子开枪击毙,校方也曾承认未能妥善处理。 该案死者父母控告校方在女儿求助后未能采取行动,2020年达成135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董的父母已聘请同一律师,指控校方“虽然多次收到关于之凡面临真实危险的报告,但未能采取必要行动来阻止她被谋杀”。  

留學生到加拿大變YouTube網紅!視頻播放量達40萬

  【加拿大都市网】辛格(Gursahib Singh)于2018年从印度来到安省。他最初住在雷湾(Thunder Bay),现在在伦敦市(London)。辛格指,如果可以从头再来,他会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30岁的辛格于2018年从新德里移居加拿大,在安省雷湾的联合学院(Confederation College)上学。他在家乡的工作是一名在职工程师,但其后想在加拿大开展新生活。然而,几年来,他曾经陷入迷茫当中。 现在,他通过社交媒体YouTube发放视频,影片更被浏览近40万次。他向即将由印度来加拿大的学生提供建议,帮助他们融入生活,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今年终于正式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辛格说:“每个人都喜欢在社交媒体上炫耀,例如会发名贵汽车或非常昂贵的东西的图片。所以当国际学生准备来加拿大时,他们会想,‘哦,在加拿大很多人都有能力负担这些东西。’结果有这种想法的学生,在抵达后的几个月内就会负债累累。”辛格表示自己毕业后,也曾经陷入这个陷阱。 辛格本身在安省伦敦市的一家工程公司工作,最近转到滑铁卢一间名为Molex的公司工作。辛格和他的另一半于2019年也跟随来到加拿大,并计划在不久的将来搬到滑铁卢。 这对夫妇正在准备购买房屋,他说:“我的目标是要拥有一个好的事业,并有能力购买一间好的房子,让我的父母感到自豪。”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从2018/2019年到2019/2020 年,国际学生入学率增加了 13.7%,而加拿大学生入学率下降了 0.9%。因此辛格的视频有着巨大的潜力。 辛格在工余时间,每周制作约两到三条YouTube和Instagram视频,为打算到加拿大的学生提供各方面的建议,包括杂货店购物贴士、寻找兼职工作的心得,以及每月支出的资讯等等。 V10

安省無良房東3房變7房租給留學生!屋內臭蟲蟑螂老鼠橫行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无良业主,将原先设计只有三间睡房的物业,装修成七间睡房,再租给留学生居住,但居住环境十分差,除暖气不足外,屋内臭虫、蟑螂及老鼠更随处横行。 Chinmoy Kar Victor于5月2日首次到安省Sudbury市,由于已经夜深,从机场到出租物业,已花了高昂交通费,但令他震惊的是,发现所租住的单位,并非与网上所看到的一样。 他表示,物业原设计是三间睡房,现在已装修成七间睡房,每间睡房都有租客居住。 他表示,作为留学生,没有多余金钱租住酒店;他表示:“到达后首个晚上最难熬,因为房间暖气不足,没有床,很冷。”“之后意识到有更大的问题,是臭虫、蟑螂及老鼠在我身上走来走去。” Victor来自孟加拉,2019年秋季到纽芬兰读书,但要到Sudbury进行为期4个月的实习。 他在Kijiji看到出租物业的广告,且同意以每月525元租用一间睡房。 Victor看见房间的实际情况后,试图向房东取回租金,但并不成功;之后知道其他室友也有相同的遭遇,他们全是留学生。 他表示,试图要求房东取回租金时,房东更威胁他们。Victor已经将短讯及电话录音截图以作为证据。 其中一名租客Sibi Soundarajjan表示:“坚持要房东取回租金,我要求搬走,他就提出我必须面对的法律问题。” 这批租客表示,房东利用他们是新到加拿大,并不了解加拿大的法律,或安省租客权益。 电视台CBC发给该名房东短讯,但未获回复,而他们给予CBC的房东电话号码,是位于美国新泽西州。 安省法院1名发言人表示,租户可以出于多种原因,向房东及租户委员会提出申请;但提交申请需要费用,如果申请人符合财务资格要求,可以免除费用;该发言人建议租户在继续追讨前,应获得法律专业建议。 另外,经初步检查后,Sudbury消防在该物业,发现烟雾警报器,及一氧化碳探测器不能正常运作。 Sudbury消防正计划向该物业的房东提出法庭诉讼,指控房东严重违反《省犯罪法》,租用没有运作正常烟雾警报器或一氧化碳探测器的房屋,一旦被定罪,罚款可以高达5万元。 其中1名租客是Cambrian学院的学生;该学院的发言人表示,大部分大专院校都有协助新到加国的学生,强调学院对私人房东的行为没有管辖权。 租客也向当地公共卫生部门投诉,该部门的发言人表示,一名检查员将到物业进行检查,是否有任何违反《健康保护与促进法》的行为;若有问题,房东将负责纠正,不遵守该命令者,将面对巨额罚款。 Victor表示:“我在这个地方完全没有安全感,但同时也没有太多选择”。 他表示:“如果我搬走后,相信会有另一批新学生搬入,而且会有同样的遭遇。”“他只利用我们非常糟糕的优势……我不希望其他人有同样的感觉”。 (图片:CBC) T02

士嘉堡一學院單方面暫停春季入學 留學生交1.6萬學費陷困境

■■该学院数百个学生表示,他们已交了学费,可是现在校方暂停春季入学。CBC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士嘉堡一间学院无预警停止春季入学,使已缴一万多元的国际留学生无所适从,甚至学生签证都受影响。 数百位向士嘉堡圣劳伦斯学院(St. Lawrence College)附属的阿尔法商业与技术学院(Alpha College of Business and Technology)支付了1.5万元以上学费的国际学生表示,他们的注册入学已被单方面暂停,这也影响他们的学习签证。 最近在该学院修读了一个学期课程的考尔(Harmanpreet Kaur)表示,她在5月17日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通知她春季学期的入学已被暂停。她指出,国际学生没有学校入学通知书是不行,因为他们需要录取通知书以证明在加拿大的学生身份。 考尔与另外十个学生日夜在该学院门前抗议。 促校方书面保证能按时毕业 另一个学生诺尔(Ekam Noor)称,一些目前仍身处印度的阿尔法商业与技术学院学生支付了费用,大约是两个学期1.6万元,可是最近校方通知他们,暂停春季入学,校方现在的做法令他们不仅损失了学费,而且不能来加拿大读书。 学生希望该学院以书面形式保证他们能够按时毕业。然而,该学院表示,休息学期是学年的典型部分,不应影响学生申请工签的能力。所有符合入学要求的学生仍然保有学籍。 该学院续道,由于冬季和春季学期的需求增加,学校提出了替代注册方案。 考尔指出,过去一周发生的事件对学生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影响。“我们带着很多梦想和希望从自己的国家来到这里,现在这件事损害了我们的心理健康。”她形容,事件令她感到十分震惊,也感到很沮丧。 据悉,安省专上学院厅已知道这一情况,已联络圣劳伦斯学院,并了解该学院及其附属机构正在努力为受影响的学生寻找解决方案。 不过,有学生表示,学生与学校之间的信任已经受损,而学生收到来自学院的信息不一。学生对该学院的唯一要求就是,给学生一份书面证明,保证他们可以完成学习和毕业。也有学生称,不会再相信该校的承诺,因为校方每天都在告诉学生不同的事情。星岛综合报道

注意!留學生遭遇車禍申請索賠 卻因兼職送外賣被保險公司拒付

■■男子送餐座驾被撞毁,保险公司拒赔1.5万元维修费。CTV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一名留学生利用自己的车辆送外卖,赚取额外的金钱,但在汽车因故被撞之后,保险公司拒绝他的1.5万元维修费索赔,理由是因为他担任送餐司机。 安省米顿一名来自印度的留学生,他偶尔为一家食物送餐服务机构工作,但今年初,他的汽车与一辆被盗的汽车撞上,当时他并没有在送餐。 这位留学生万纳拉图(Ranjan Yadav Vannarathu)当初买了一辆2015年的本田雅阁,为了赚取外快钱,去年10月他开始为Skip the Dishes公司送餐。今年1月,当他开车回家时,一辆被盗车辆在Don Valley Parkway上撞上了他的车,车上的人事后下车逃跑了。 万纳拉图说:“我的车被撞至无法行驶,撞我的那辆车的司机和两名乘客跑了。”之后他报了警,并向他的保险公司报告了这次事故。他在Co-operators保险公司投保,当时他被问及是否曾用车赚取收入,“他们问我是否在做任何食物送餐服务,我说我在为Skip the Dishes开车。” 情况用途有变化要通知保险商 之后他被告知为送餐而开车有“重大的风险变化”(material change in risk),因此,他的15,000元的保险索赔遭到拒绝。 加拿大保险局(IBC)说,任何使用车辆送餐的人都必须认识到,他们的车辆将被认为是拥有商业用途。 IBC的消费者和行业关系主管汤玛士(Anne Marie Thomas)说:“如果你没有买正确的保险,最终可能会让你付出巨大的代价⋯⋯作为其中一个应用程序的送餐司机,车辆因此被认为是业务用车或部分业务用车。”IBC说,像Uber Eats这样的一些送餐服务确实在送货时为其司机提供了保险,但其他的则没有。 在Uber Eats网站上,它说司机受到经济保险的保护,保险范围包括在接受送餐和到达送餐目的地之间发生意外的情况下获保护。 在Skip the Dishes网站上,它说:“成为送餐员的要求是‘一辆可靠的车,有效的驾驶执照,车辆保险,车辆登记,背景调查’。” 事发时未送餐将获1.5万元赔款 当多伦多CTV联系Skip the Dishes时,一位发言人说:“我们目前无法评论。”而在CTV联系Co-operators保险公司时,他们同意再审查万纳拉图的个案。 保险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由于我们正在继续调查,关于这次事故特有的具体细节新信息已经曝光。根据这些信息,我们通知万纳拉图先生,能够支付与他的车辆损坏有关的所有适当费用。然而,我们想提醒消费者,当他们的情况发生变化时,要通知保险商,以避免在发生事故时在索赔保险方面遇到挑战。” 这个结果,对万纳拉图来说是个好消息,他现在将得到1.5万元的赔款,他说:“我现在只是感到松了一口气,没有压力了。” 如果你是一名食物送餐司机,应该向你的保险公司和你工作的应用程式检查保险范围。如果你必须额外支付商业保险费,每年可能要花费数千元,这可能会使做一名送货司机变得太昂贵。

騙子冒充警察致電 多倫多至少三名中國留學生遭詐騙

■■过去加拿大发生多宗以中国留学生为对象的骗局。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至少3名在多伦多的中国留学生遭诈骗,警方正展开调查。 约克区警方表示,烈治文山接报发生针对中国学生的骗局。自称为中国公安或政府官员的骗子联络事主,指他们因为在中国犯下罪行正被调查。每宗骗案的事主都被告知要躲起来,并要远离手机和社交媒体。骗子随后联络事主在中国的家人,称事主已被绑架,除非支付赎金,否则不会获释。 约克地区警方在周五的新闻稿中写道,这些类型的骗局可能有几种变化,骗徒可能会利用各种谎言或威胁来胁迫受害者配合要求,并阻止他们与当地警方联络。 冒中国公安威吓事主 警方指出,该种骗局一直在全球各地发生,但本月较早时候在多伦多的3名中国学生成为受害者并躲藏起来后,该骗局首次在大多伦多曝光。3人最终都被发现安全,警方未有逮捕任何人。 约克区警方提醒民众,尤其是中国学生,在接到可疑电话时要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要被说服以自己不熟悉或不舒服的方式提供个人资料或付款,并要打电话给有关的公司或机构以核实情况。呼吁任何人士如相信自己曾成为骗局受害者,或有任何相关消息,与警方联络。 过去,加拿大也发生过针对中国留学生的骗局。在2018年爆出,大温两个中国留学生先后陷入虚拟绑架骗局,其中一个是20多岁中国女生,骗子冒充中国公安致电,指她卷入一宗在中国发生的洗钱案,必须向警方及法庭支付费用。该女生不堪威吓,骗徒采取技术方法令来电显示为“中国警方”,更令她信以为真。女事主以比特币提款机向骗徒付款后,骗徒更威逼继续付款,否则将拘捕她。该名女生按指示自行录制被绑架视频并以微信传给在中国的家人,骗徒以此成功勒索赎金,女生身体未受伤害。 此外,在2017年,多伦多发生数个中国留学生先后被骗失联的事件,其后全部事主都寻回。其中有骗子在致电给受害人时,讹称是中国国际刑警驻渥太华联络处警员或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工作人员,指受害人怀疑涉及重大刑事案件或非法居留,将面临起诉或遗返,恐吓受害人最好是躲起来,切断与亲友联络。骗徒之后再联络受害人在中国的父母,声称已经绑架其子女,勒索赎金。

加拿大去年招收國際學生創新高!中國留學生超10萬!

加拿大在2021年总共接受了创历史最高水平的45万名国际留学生。CBC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在2021年总共接受了创历史最高水平的45万名国际留学生。他们日后会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一个重要来源。去年国际学生的来源国,以印度为第一位,中国位居第二位。 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报道指,尽管2021年加拿大仍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影响,但不仅移民人数创下历史纪录,国际留学生人数也达到创纪录的45万人,轻易打破了2019年创下的40万人的最高纪录,而2020年加拿大全年接收的学生人数仅得25.5万人。 去年接收的45万人当中,仅在7月至8月两个月中,就有超过20万人。这是由于大批学生申请留学签证,以赶上2021至2022学年入学。这一人数几乎追上2015年全年接受学生的人数。 此外到去年底,持有学生签证在加居留者达到62.2万人,几乎追赶上2019年底疫情之前的64万人。在2020年底时受疫情影响,全加留学生人数一度下降至53万人。 毕业后工签放宽效果佳 2021年加拿大国际学生前十大来源国,居首的是印度21.74万人,占总人数约35%。这主要与印度拥有全球第二大讲英语人群有关。接下来依次是中国10.52万人,法国2.66万人,伊朗1.69万人,越南1.62万人,韩国1.58万人,菲律宾1.55万人,美国1.43万人,尼日利亚1.37万人,以及墨西哥1.16万人。 除了放松入境限制之外,加拿大放宽“毕业工签”(Post-Graduation Work Permit,PGWP)的申请也是吸引留学生的一大原因。疫情之前移民部规定远程学习的学生没有资格申请PGWP工签,不过后来宣布到今年8月31之前临时放开,允许他们申请工签。PGWP工签帮助留学生毕业后取得加国工作经验,为其日后申请永久居民创造重要条件。 此外,一如既往,加拿大高等教育的高质素仍然是吸引全球各地学子求学加国的主要原因。

經濟制裁累及俄羅斯留學生 拿不到錢處境艱難

(■■马斯卓连说,明白乌克兰朋友的处境更艰难。 CBC) 卑诗大学(UBC)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国际学生表示,俄罗斯被经济制裁下,令他面临着不确定的前景。 卑大二年级学生马斯卓连(Artemi Meshcherin)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透露,已数日无法从身在莫斯科的父母获得金钱,令他在经济上与家人隔绝。 随着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愈演愈烈,加拿大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严厉制裁。 马斯卓连称,许多俄罗斯人,包括他自己、在卑大以及世界其他地方与俄罗斯主要银行有关系的俄国学生,都被封锁起来。在加拿大的俄国学生所要面对的任何挑战,乃视乎政府的决定,自己无法控制,认为指他们与正发生的事有关联并不公平。 卑大称或可提供紧急缓助 作为一名国际学生,马斯卓连只能做兼职,希望在本地赚到的钱能让他暂时维持生计,但不足以支付学费。他指出,与本土学生相比,国际生的学费高很多。 卑大表示,许多学生处于类似情况,建议他们与大学人员磋商,校方亦可提供紧急助学金等支援。 不过马斯卓连说,与在校园内的乌克兰朋友比较,自己的情况已是较好,原因是他们的朋友和家人正处于直接危险中。 星岛综合报道  

女留學生誤信移民代理 在加多年面臨驅逐出境

一名24岁身患残疾的印度女生,在加拿大完成学业并工作多年后申请移民时,才发现当年通过移民代理人获得的入学通知书是假的,她现在正面临被加拿大驱逐出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考尔(Karamjeet Kaur)在印度北部旁遮普一个小社区长大,童年的一次意外令她右侧的血液循环受到影响,她的右臂和右腿难以活动。她说,残疾女性在印度会受到很多歧视,她从小就被人另眼相待,在学校还遭到同学骚扰。她认为残疾令她在印度无法找到一份好工作或配偶。 于是,她的父亲作为一家之主决定让她出国,并付钱给移民代理处理考尔的出国事宜。不过,考尔的父亲是一位农民,母亲是家庭主妇,两人受到的教育不超过10年级水平。考尔的律师西杜(Manraj Sidhu)表示,这家人没有电脑,对移民过程也知之甚少。 身患残疾体会加国包容之美 考尔于2018年持移民代理提供的辛力嘉学院(Seneca College)的录取通知书来到加拿大,边境官员批准了该封信,并给了她学习许可。在考尔到达后,移民代理联系她说,辛力嘉学院的安排已经不能再用,因为他已经与学院断绝了关系。他鼓励考尔进入一所昂贵的私立大学,但考尔申请了爱民顿的诺奎斯特学院(NorQuest College)并成功被录取。 考尔于2020年6月于该学院毕业并获得工商管理文凭,其间她还交到朋友,也找到一份收银员的工作。 她说:“我没有受到这个国家任何歧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人。” 当她申请永久居留权之前,她长期留在加拿大的计划正在按步进行。然而,2021年5月25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一名员工告诉她,当年辛力嘉学院的录取通知是假的。 获悉录取通知造假感震惊 考尔说,她对这一发现感到震惊。她和她的家人对移民过程知之甚少,并且信任中介。聘请移民代理是她所在社区希望移居国外的人们的普遍做法。 非牟利倡权组织“亚省移民”(Migrante Alberta)的主管卢西亚诺(Marco Luciano)说,掠夺性的移民代理人利用希望移民加拿大的人的做法很常见。“这是一个价值十亿元的行业。这些顾问或第三方确实利用了这个移民行业”,他说:“最重要的是,在让移民顾问或招聘人员处理他们的文件之前,每个人都必须进行研究。” 考尔于1月19日在加拿大移民和难民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提出了她的案子,尽管相信她的证词可信,但监督听证会的决策者站在联邦公共安全部长的律师一边,并发布了遣返令。一旦离开,考尔将在5年内不得重返加拿大。 该决定称,作为一个首先设法前往加拿大的成年人,考尔应该采取措施亲自核实她在辛力嘉学院的身份。考尔的律师已申请许可寻求司法审查以推翻遣返令。 (星岛综合报道)

留學生被餐館壓榨,每天工作12小時,時薪僅5塊錢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留学生为了取得加拿大身份,在宾顿市一家名为Chat Hut的餐馆打工,拿低于法定工资的薪水,每天工作12小时。目前这名留学生已向劳工厅提起上诉。 据CTV报道,22岁的Satinder Grewal于 2018 年作为留学生从印度来到加拿大,并完成了网页设计课程。 然后在一家大卖场工作,但在疫情期间失去了工作。 为了能留在加拿大,Grewal继续找工作,结果宾顿市的Chat Hut餐馆表示可以出雇主信,不过餐馆给她开的工资是一天60块钱。 Grewal说,她每天需要工作12个小时,相当于时薪只有5块钱,远低于法定的14块钱的最低薪水。 Grewal已向安省劳工厅提交了就业标准索赔。索赔文件显示,她在 2020年6月至12月期间担任了七个月的服务员、厨师、清洁工和收银员。 大约六周后,她每天工作 12 小时的工资增加到100加元,之后如果她在同一天工作更长的时间,每小时可以获得8加元。按照14块钱的最低时薪计算,餐馆少付给她超过1.8万加元的工资。 不堪重负的Grewal最终还是辞职了。辞职前她曾经问老板能不能给她开雇主信,或者给她加工资,但老板拒绝了。 Chat Hut的老板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专门帮助国际学生和工人维护权益的Naujawan Support Network给Grewal维权。机构发言人Parmbir Gill表示Grewal的遭遇并不少见。 Gill说,过去半年,机构已经收到数百名年轻人的求助,其中很多人都生活在贫困中。 “许多工人无法进入法律体系,这是一个复杂而缓慢的过程,即使工人提出索赔并让雇主付款,雇主也会通过转移资产、宣布破产或无视命令来逃避索赔,”Gill说。 劳工厅表示已收到Grewal的投诉,目前正在调查。此案将分配给一名专员,他将在必要时采取执法行动。 (Shawn,资讯来源:CTV,图片来源:CTV视频截图)  

多倫多一個月6名留學生死亡!學業、金錢壓力太大了…

【加拿大都市网】在一个工厂和仓库林立的工业园区内,多伦多一家殡仪馆举行了一次聚会,悼念一名来自印度的年轻留学生的自杀身亡。 这是该殡仪馆老板Kamal Bhardwaj在一个月内看到的第六个留学生的死亡。 最近的这一个,30多位认识这位年轻人的朋友和他叔叔聚集在一起参加悼念活动,他的遗体被空运回他在印度哈里亚纳邦的一个村庄。 21岁的普林斯最后一次被他的舍友看到是在11月8日—几个留学生住在位于Brampton的一个镇屋里。他们说,当晚普林斯没有回家,他们报了警,后来在士嘉堡Bluffer’s 公园的一个海滩附近发现了他的尸体。 "我们都很困惑,"他的一个室友说,”没有任何自杀的理由。" 每年,在加拿大约有4000人自杀,但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国际留学生学生或应届毕业生。 Kamal Bhardwaj经营两个殡仪馆,他说每个月大约都有五六个留学生死亡—并非都是自杀,但他说根据 "对尸体的观察",其中大多数的人似乎是自杀死亡。 这一惊人的比率足以引起他的关注,促使他与社区内的其他人联系,探讨来自印度的国际学生的情况,印度是迄今为止加拿大国际学生的第一大来源国。 "我觉得我需要做一些事情,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帮助这些学生。” 通过焦点小组,他们发现了这些年轻的印度学生所面临的一系列压力和心理健康挑战。 首先是来自父母和金钱的压力。 留学生在这里独自生活,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的父母为了把他们送到加拿大过更好的生活,卖掉了房产并借了钱。 “这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压力,他们需要挣钱,并把钱寄回给父母以偿还债务,这是一个压力。” 其次是学业和时间分配的压力。 他们要有足够的工作时间来支付账单,以继续上学,确保他们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 同时还要完成学业。 "身处于一个新的国家,他们不知道很多法律。一个学生一直在说她没有通过她考试,因为在印度没有抄袭这回事"。 还有食物的压力。惊讶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常在食物的质量和数量上做出妥协,还有其他一些人说他们经常错过饭点,并大大减少了食物摄入量。 这些年轻人已经在一个新的文化和第二语言中挣扎,也不知道他们的权利是什么,在哪里可以得到帮助。 由于国际学生不是永久居民,很多政府资助和安置服务他们无法享受。 2019年加拿大迎来了638,960个国际留学生,这个数字在2020疫情之下减少至530,540,但仍是可观的数目。 他们的生命安危牵动着背后无数家庭的心... 编辑:言西早 小星 加通社图

留學生境外在線上課 明年夏天畢業也可獲工簽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拿大,国际学生上网学习,通常不符合获得毕业后工签(PGWP)的条件,但自新冠疫情以来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国际学生现在可以在加拿大境外进行100%的在线学习,并且在课程完成后仍然可以获得毕业后工签。 加拿大已将国际学生的在线学习期限,从2021年12月31日延长至2022年8月31日。该措施最初于2020年实施,作为与新冠疫情相关措施的一部分,旨在让受影响而未能入境的国际学生,仍然有资格获得毕业后许可。 加拿大政府网站表示,即使正在修读两个课程,只要这些课程在2020年3月至2022年夏天期间正在进行或开始,新规则也适用。 相关课程时间必须在符合条件的指定学习机构(DLI)进行,并满足其他毕业后工签要求。一个课程的最短长度可以是8个月。2022年8月31日之后,在加拿大境外学习的时间,以及申请学习许可之前的任何学习时间都不获计算。 课程时间的长短,对于毕业后工签的资格以及其有效期都很重要。如果课程时间超过8个月但不到两年,则毕业后工签的期限,可能只跟课程时间一样。但如果课程时间超过两年,毕业后工签的期限可能长达三年。 工作经验有助申请居留 毕业后工签为加拿大移民开辟了道路,拥有加拿大工作和学习经验对申请移民大有帮助。加拿大统计局的一份报告称,60%的国际学生(首次学生签证持有者)在学习期间或留下工作之后,成为永久居民。 某些经济类移民途径,如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魁北克体验计划 (PEQ)和省提名计划(PNP),都非常重视加拿大的工作经验。 例如,加拿大经验类别(The 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是一个快速通道的项目,需要一年的加拿大技术职业工作经验。 魁北克体验计划,是魁北克法语国际学生毕业生的热门移民途径。此外,省提名计划亦为不符合快速通道资格的人,开辟了移民途径。 毕业后工签是一种开放式工签,持有者可以为加拿大任何雇主打工,也可担任不同职业的工作。但毕业后工签是一次性的,不能续签或延期。 但是,如果得到毕业后工签,就有机会在加拿大的任何地方工作。研究表明,同时拥有加拿大工作和学习经验,可以提高移民的机会。由于这些原因,毕业后工签是一种广受欢迎的工签。 (图片来源:星报)

中國留學生大溫買豪宅疑洗黑錢 安省華裔前官員涉事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反洗黑钱机构和执法部门报告内容,有中国父母被怀疑利用在本国留学的子女,买卖豪宅和转帐巨额资金,以作为洗黑钱手段。文件显示,一对来自中国的父母,同过在本国留学的儿子,在卑诗省买卖多幢总值数以千万元计的豪宅。过程中涉及本国华裔前官员和外国驻本国领事馆官员,联邦执法部门要求法庭颁令将涉案学生递解出境,但未获审批。 据Global News报道,在2012年8月,当时年仅19岁的学生张冠群(Zhang Guanqun,译音),从中国广东省经多明尼加共和国抵达满地可,当时他的背包内,塞满了价值23,800元的欧元和美元现钞;4个月后,他在卑诗省高贵林市,以210万元购入了一座面积达8,500平方呎的房产。据中国公安局文件指,张于2012年4月到温哥华,在高贵林购买了一座有6房7厕的豪宅。 这仅是此名就读于高贵林书院(Coquitlam College)的学生的多笔巨额交易之一,在2012至2015年间,他透过本国及香港的银行户口,最少注入了3,375万元款项和现金。 加拿大边境服务管理局(CBSA)和反洗黑钱机构加拿大金融交易及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简称FINTRAC),不但一直有留意张的举动,也在调查他那对居于安省万锦市的父母——王振华(Wang Zhenhua)和严中香(Yan Chungxiang)。 边境局在2015年向法庭呈交的法证会计报告中形容,张收取及转帐的金额“真的令人吃惊”,看来远非出自一名没有工作的学生。该份厚达600多页的文件指,张的父母在儿子来到温哥华约半年后,也移居到本国。FINTRAC提交法庭的文件纪录显示,随后他们看来在利用房地产物业、空壳公司和外国公民,透过大量来自海外的电汇,从事洗黑钱和潜在的逃税活动。 边境局档案文件指,两人经香港和加勒比海地区一些“避税天堂”,处理来自中国和秘密离岸户口的资金,可能借此将黑钱转到境外,并用以购买外国护照,以及将其不法收益隐藏于本国的地产物业中。 在中国,张的双亲也曾被控告。本国边境局呈堂文件显示,中国公安局指两人在天津成立的投资公司,涉及层压式欺诈计划,受害人数目达6万人,涉款两亿元。张母2011年从深圳前往香港,张父则被逮捕,其后获准保释并赴香港。公安局指,两人当时策划潜逃至加拿大。 根据联邦法院纪录,在2012年9月,两人持由本国驻多明尼加共和国领事馆签发的签证,入境加国,并与另一对中国夫妇,在万锦市开设了一家名为MixCulture Capital的公司。该公司向多明尼加共和国驻渥太华领事馆一名负责签证续期的官员,转入两万元款项,两日后,王、严两人来到加国。FINTRAC文件指,该名官员涉嫌曾为MixCulture洗钱。 此外,FINTRAC指,事件还涉及安省前社区外展官员周昕(Xin Zhou,译音),他在网上履历称,自己曾任联邦自由党筹款部的共同主席。报道指,他曾协助杜鲁多于2016年竞选期间主办社区活动。文件指出,周的帐户活动与其申报的职业不相称,银行表示无法查证其资金来往来源。FINTRAC表示,注意到周曾向多家移民顾问公司和诉讼律师行转入50多万元款项,并对上述各帐项感到可疑。 边境局的法证会计报告称,张冠群在购入高贵林的房产一年多后,将其以190万元售出,看来十分可疑,可被视为“他试图整合从父母处收到的资金”。他还曾在卑诗省购入4个物业,包括以315万元在列治文买下一所豪宅,此外以36万元于该市购入一个柏文单位。报告同时指出,这名留学生向加勒比海岛国转出两笔分别为490万和450万元的款项,同样疑与洗钱有关。 FINTRAC指,自2013年底起,张在4个月内,向本国、香港及圣基茨等地帐户,转出了1,750万元。在2016至2018年间,进行了27次电汇及一次可疑交易报告,涉款729万元。 边境局在2018年的报告中,要求颁令把张递解出境。张的移民律师黄劳伦斯(Lawrence Wong,译音)称,联邦法官已批准他们,就边境局的提诉进行司法复核,并且没有对FINTRAC的指控作出审裁。黄形容FINTRAC文件中的内容,“纯属来源不名的道听途说”。 FINTRAC拒就张的个案发表评论,但强调该机构的金融情报准确,并获本国各执法部门重视。 负责本案提诉工作的边境局官员卢克拉伦斯(Clarence Lo,译音)表示,对张涉及洗钱的调查,具备充足证据,并且已到达一个阶段,判断究竟张是否在知情之下,为其父母执行这些交易活动。   V20 (图片来源:Google map)

警惕!加拿大兩留學生被國際電匯詐騙捲走15萬!

大家有没有觉得最近接到的诈骗电话越来越多了? 甚至还越来越具有迷惑性。 无论听起来再“有板有眼”,都不要信呀! 最近,滑铁卢大学的两名国际留学生就在国际电汇诈骗中损失了$15万! 警方表示,这两名学生来自东亚社区。受害者接听到的电话中对方自称中国大使馆,受害者疑似中国留学生!   据滑铁卢地区警方,两名学生经历的骗局性质相似。 这些骗局包含的关键指标,包括:  自称来自中国政府或中国大使馆成员的电话,声称受害者涉嫌实施刑事犯罪  坚持受害者每天多次向当局报告他们的位置和活动  通过电话或 Skype与当局(如警察和法官)沟通  提供看起来真实的警察身份证明  认定一名叫柳岩的男性为头号嫌疑人  据称有逮捕受害者的逮捕令  要求访问受害者的银行账户以“证明”非法资金没有通过他们的账户洗钱  要求将大笔资金转入香港专门从事“资金追踪”的银行账户 警方还表示,这两种骗局都涉及恐惧、恐吓、监禁威胁,以及紧迫感和要求保密等手段。   Pixabay图   中国大使馆多次提醒防范电信诈骗 今年以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多次发布通知提醒防范电信诈骗。   但尽管如此,还是会有人一不留心中招。 上个月,小编的一个朋友就差点被骗,对方自称是多伦多领事馆办理签证事宜的,正好当时他们有家人在办签证,信息都对得上,差一点被骗。   不小心中了诈骗分子的骗局 该怎么办? 任何成为类似骗局的受害者并遭受经济损失的人,请使用滑铁卢地区警方的在线报告页面或拨打非紧急热线报告该事件。 那些接到类似电话或信息但没有遭受经济损失的人,请致电 1-888-495-8501 与加拿大反欺诈中心联系。 警方提醒居民不要根据通过电话提出的要求或提供个人信息来电汇、发送或电子转账。 警方表示,人们可以联系国家信用机构 Equifax 和 TransUnion,要求在他们的个人资料中添加欺诈警报。 如果欺诈发生在网上,则鼓励受害者联系应用程序网站持有者了解事件。   Pixabay图 如果嫌疑人使用这些通信方式联系他们,人们还可以更改他们的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地址、社交媒体或其他帐户。 身份证件丢失或被盗应报告和更换。 如何防止可能发生的诈骗行为? 反欺诈中心提供了防止可能发生的欺诈行为的提示,包括拒绝电话推销员试图向您出售商品或立即向您要钱。 不应在未经请求的电话中透露姓名、地址、出生日期、社会保险号码或信用卡信息等个人信息。   Pixabay图 建议居民不要点击计算机上的弹出广告并安装防病毒软件。 对于在线账户,反欺诈中心建议使用字母、数字和符号组合的强密码,并为每个账户设置唯一的密码。该中心还鼓励在可能的情况下使用多因素身份验证,并且仅从可信来源登录帐户。 点击查看实时疫情更新!   编辑:言西早 小星

中國留學生必看!安省各大學關於疫苗的要求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 多伦多大学则并没有强制要求全部学生接种疫苗。但鼓励学生能够接种。如果是住学生宿舍,则要求在入住前至少接种第一剂疫苗。另外,对于某些活动,如校队运动、音乐教学和教育实习,参与者将被要求全面接种疫苗。 对于海外留学生,多大建议注射加拿大认可的新冠疫苗。但如果无法实现的话,多大也接受WHO认可的新冠疫苗。 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 按滑铁卢大学同样要求住宿学生接种疫苗。对中国的留学生来说,只接种了一剂科兴或国药,则需要重新接种2剂加拿大认可的COVID-19疫苗。校内疫苗中心提供接种。接种了两剂科兴(Sinovac)或国药(Sinopharm)疫苗的人返校时无需再接种疫苗。 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 约克大学一样要求住宿学生接种疫苗。疫苗种类要求加拿大卫生局批准或世卫组织批准。 西安大略大学(Western University) 西安大略大学住宿学生将被要求在到达校园前至少28天接种第一针疫苗。 那些无法接种疫苗的人将有14天的时间在他们搬进校园后接种疫苗。 疫苗品种方面,西安大略大学做法与滑铁卢大学类似,中国留学生只接种了一剂科兴或国药疫苗的人,需要接种两剂加拿大认可的疫苗。如果完全接种了科兴或国药,则无需再接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