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1日 星期四 01:42:1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专栏观点

星报专栏

进军日本30年 全球最大快餐店Subway兵败如山倒

▲在日本,有Subway特许经营商近日接获法院通知,须为旗下20间Subway加盟店展开清盘程序,破产收场。 全球最大快餐店,坐拥超过三万五千间连锁店铺的“潜水艇三文治”Subway近年风光不再。随着业绩滑落连年亏损,店铺更是一间接着一间关门大吉。单是美国,去年便关掉五百家分店,两年已有逾千分店关张。 至于另一个主力市场日本,情况同样不堪入目,短短四年多内分店已大减超过一半。雪上加霜的是,早前有Subway特许经营公司接获法院通知,须为旗下20间Subway加盟店展开清盘程序,破产收场。 进军日本近30年的Subway兵败如山倒,一方面是经营不善,未能追上时代步伐。另一方面则是竞争对手甚至便利店纷纷抢攻健康快餐,不断削弱Subway的最大卖点和优势。 撰文:韦宁 1991年,日本大型餐饮企业三得利(Suntory)买入Subway的特许经营权,原本打算大展拳脚,但业务一直不算突出。踏入2000年虽然一度靠引入“健康食品选项”,迎合日本新一代对营养餐单的追求而略有起色,可惜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又再堕入深渊。 ▲日本Subway短短四年多内分店已大减超过一半,掀起倒闭潮。 三得利经过二十多年努力,始终一无所成,2016年开始撤退,将特许经营权退回给Subway的总公司。自始日本Subway便加快裁减分店数目,最新削减至227间。 雪上加霜的是,早前有Subway特许经营公司接获法院通知,须为旗下20间Subway加盟店展开清盘程序,意味日本店铺数目将会进一步减少。 现时Subway的日本门市,主打自由组合面包、蔬菜和酱汁为卖点。根据公司做过的市场调查,约七成顾客帮衬的原因是“蔬菜”,为了健康饮食而光顾Subway。 便利店狂抢生意 因此2010年至2014年期间,公司在日本的分店数量激增一倍,多达480家。狂开新分店下,Subway成为全球最大快餐连锁店,分店超过4万间。连原本一哥麦当劳也瞠乎其后。 然而2014年之后,日本Subway便走下坡,不断关闭分店。据日本业内人士分析,箇中原因是日本原本就不流行以三文治作午餐,走过车站或街头不难发现,日本人偏爱旅行便当和街边小吃。而Subway的产品又未能与时并进;不少店铺装潢更颇为残旧,墙色暗淡,店内狭窄,难以吸引新一代帮衬。 另一方面,Subway的竞争对手近年纷纷抢攻健康快餐,不断削弱公司的最大优势,例如吉野家便推出蔬菜丼。 此外,日本便利店如Lawson等亦不断加强快餐食品款式。除了三文治外,还有饭团、便当等等,售价比Subway低一大截。单是三文治,便利店只售200至300日圆,比Subway便宜近半。 Lawson近年甚至增设沙律,平均销量比年前高出五成。凡此种种,都令Subway不断流失顾客。 由于Subway近年业绩欠佳,已效力45年的行政总裁Suzanne Greco早前要“背锅”辞去CEO一职退休,由首席商务发展主任Trevor Haynes暂代。在她任内,Subway多次爆发丑闻,如食物有死老鼠、面包内添加用来制造橡胶鞋底与瑜伽垫的化学物质、生菜大肠杆菌超标等等。 经营一间Subway究竟有多艰难,可以从其收入看到。根据一项在美国的调查,一间Subway加盟店每年营收仅42.2万美元,即约329万港元,每月平均收入约274000港元。 负评缠身掀倒闭潮 ▲以分店计,Subway超过麦当劳,是全球快餐店“一哥”。 骤眼看似不太差,但扣除灯油火蜡及人工开支,其实只有微利,甚至要蚀住经营。若与麦当劳每年营收比较,更加小巫见大巫。因为“麦记”每店平均年收超过2000万港元,即月均169万港元,足足比Subway多逾五倍。 营收的巨大差距,解释了Subway的特许经营权价值,何以远远落后于麦当劳。调查显示,Subway的特许加盟费仅为1.5万美元,开铺及其他成本介乎10万6千至39万美元。加起来最多也不过是40万美元左右。 相反开一间麦当劳便贵得多,单是加盟费便要4.5万美元,比Subway贵两倍。连装修随时要花费220万美元才可以开铺。 随着业绩转趋疲弱,单是美国市场便连年见红,Subway开始调头缩减分店。最近三年,Subway全球分店数目已削减超过1600间。日本更是重灾区,较高峰期大减逾半。 五十多年历史之中,Subway其实有过不少惊人之举。例如找来声称改吃Subway食品后减磅逾200磅的科格尔做代言人,以标榜其健康食品;2007年又推出《5美元呎长($5 Footlong)》三文治,犹如香港酒楼推出的“一蚊鸡”,成为平价战的先行者。 谁料这两个创举最后成为公司的负累。科格尔因罪入狱,固然令Subway形象大插水;曾引起热论的《$5 Footlong》也愈做愈差。去年9月公司干脆宣告《$5 Footlong》“已死”。可惜一切为时已晚,Subway想大翻身,恐怕并不容易。 创办人 医人变 医肚 在美国和日本讲起Subway,想到的很可能是地下铁;在网上输入Subway搜寻,出现的也多是地下铁的资讯。 Subway不像麦当劳,大家不易联想起已经有超过半世纪历史,由佛烈.迪卢卡(Fred DeLuca)和彼得.巴克 (Peter Buck)一起创立的“潜水艇堡”连锁店。 ▼佛烈.迪卢卡(Fred DeLuca)自小发梦做医生,日后却成为一家全球大型快餐连锁店的揸弗人,由医人变成“医肚”。    1965年,年仅17岁的迪卢卡向家族朋友巴克借了1000美元,成立一间三文治铺。当时他原本只是想为读大学筹一点学费和生活费,谁料开张当日,其门如市。    在电台卖广告时,他们决定采用“彼得潜艇堡”(Pete's Submarines)作为店铺名称。在发现名称近似另一家餐厅后,他们决定改名“Pete's Subway”,之后再简称“Subway”,一直沿用至今。    这是一个适逢其会的创业故事,两个Subway创办人与快餐事业本就风马牛不相及。当时巴克已是拥有博士衔的科学家,迪卢卡仅是一位发梦做医生的年轻人,岂料成就一家日后的全球大型快餐连锁店,由医人变成“医肚”。

中美贸战卑诗得益 Interfor输华木材升

卑诗省木材公司Interfor Corp.(TSX: IFP)日前公布第四季业绩,该公司称,由于中国向美国的进口木材征收关税,令该公司增加了输往中国的木材数量。 据Interfor销售部副总裁班德(Barton Bender)周五在有关盈利报告的电话会议中表示,来自中国的订单明显上升,在中美两国互征关税的情况下,加拿大木材业是得益者。 中国在去年开始向美国部分产品,征收最高25%的报复性关税,中美两国目前正进行艰难的贸易谈判。 班德指,虽然将木材运往太平洋彼岸的中国,运输成本要比运往美国高约50%,但依然无阻Interfor对中国的出口量增长。 忧美房地产致价格大跌 由于出口到美国的软木材须缴付关税,加上卑诗省的木料供应出现问题,Interfor及其他一些加国林木业公司,近年纷纷投资在美国的木材生产业。 Interfor行政总裁戴维斯(Duncan Davies)在电话会议中表示,销售收益下降,以及木料成本在下半年急升,公司决定在第四季缩减卑诗省的营运规模。 木材价格去年的波动非常大,在去年夏季价格曾升至破纪录高价,但价格在第四季却大幅滑落,部分原因是市场忧虑美国房地产业的前景。 Interfor在2018年的盈利达到1.12亿元,或每股1.60元,远高于前一年的9,700万元。不过,该公司在第四季却录得亏损1,320万元,或每股19仙。 经调整后,Interfor在第四季的每股亏损为29仙,亏损远高于分析师普遍预期的每股亏损20仙。 Interfor的股价在周五下跌84仙至16.67元,跌幅为4.8%。

独立屋20年前”一分为三“ 20年后却违反了规划条例?

有城市规划师认为,多伦多为独立住宅区制定的“黄带”规划,是实现市长庄德利可负担住房目标的障碍 作者Bob Aaron(多伦多房地产律师) 多伦多一幢单户独立屋在20年前未经许可即“一分为三”,改建成一幢多户式房屋,并出租给不同租客。该幢大屋在2015年转手,新业主要求消防局检查物业是否符合消防条例。消防局完成检查后,依例通知市政府土地用途规划部门,指出有关物业曾经非法改建,因此违反土地用途规划附例(zoning regulations)。 城市规划师加尔布雷思(Sean Galbraith)表示,上述独立屋所在社区处于所谓的“黄带”(yellow belt,独立住宅规划区),只容许兴建单一家庭房屋,因此不能把一幢独立屋改建成多户式房屋。而该栋独立屋在20年前就未取许可分拆成3户。人们入住后,政府部门从未登记过受到投诉。 邻居议员齐声援 2015年,加尔布雷思的客户买下该栋大屋。不过,加尔布雷思指出,新业主买入该幢房屋前,并不知道前业主未经许可改建物业。租客之一是位年长且有残障的单亲妈妈,为了孩子能继续在附近学校上学,她需要继续租住该区域。新业主仍将租金维持在了可负担的价位。 新业主还请消防部门进行了房屋安全检查。由于房子高于消防条例所要求的标准,消防检查过关了。但是消防部门通知市府规划部门,房屋有3套居住单元,而房东正在尝试经历复杂程序令其合法化,因此不必迫迁租客。 去年12月,新业主向当局申请修订土地用途规划,稍做变动,允许房屋保留三拼屋状态,并将停车需求从3个车位减少到一个。他并获得45户邻居和1位市议员写信支持。 听证会结束后,土地用途规划修订委员会表示,同意市府幕僚报告所提出的反对理由,即一幢三户房屋和一幢单户房屋“分别甚大”,导致房屋使用强度不符合附例规定,因此违反当地社区的单户房屋土地用途规划。新业主保留现有三拼屋的申请被拒绝。 距离合规只差一道门 加尔布雷思表示,其客户目前只有两个选择,一,下令其中一户租客迁出,同时增加城市住房危机;他称之为“愚蠢”的第二个选择是,把目前分隔其中两户的可上锁大门拆除,将两个居住单元合并为一个。当大门拆除后,该两户租客就要名义上“共用一个单元”。同时,建筑物就一下子从三拼屋变成了设有第二套间(secondary suite)的独立屋,这是法律允许的用途。 如果新业主正式向市政府申请,更改物业本身的用途规划,基本申请费用是惊人的41,664元,而且不保证申请一定成功 加尔布雷思说:“我不能接受提供3套可负担住房,并且不对任何人产生影响,是非法的。” 他认为,多伦多市应该允许更多多户式房屋,而不是限制此类物业的存在,否则市长庄德利(John Tory)许下的增加4万个可负担住宅单位承诺,更难实现。 他呼吁赞同市府修例的市民,向自己选区的市议员,反映对本市房屋短缺的关注,并要求市府改变目前的土地用途规划政策。

第一电力支付一亿分手费,谁来承担呢?

集聚了多年的怨恨,并没有因为前自由党政府推出的公平电力计划所平息,新任保守党政府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电老虎开火。 第一电力Hydro One的600万之男总裁被拉下马,过去公司的项目当然也被取消。虽然分手总是难免的,但是分手费也是不菲的。这不是,今天第一电力公司就因为在自由党政府下的收购项目搁浅,如果在今年3月前不关闭,就不得不向美国华盛顿州的Avista电力公司支付1.03亿美元的分手费。 这并不是一笔小钱,按照目前的汇率折算成加币,够让人心痛的,几乎是Hydro One公司去年一个季度的盈利收入都打了水漂。面对支付如此巨额代价的分手费,放弃了到到保罗多布森表示,我们公司将集中精力在本土,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为股东提供更多价值。 第一电力公司至今没有总裁,原因还是工资问题,总裁候选人坚持要最低拿到400万年薪,而安省政府则坚持最多只给150万年薪,因此职位一直空缺。 第一电力本来是政府拥有的公用事业公司,在私有化上市之后,安省政府仍然拥有47%的股权。美国Avista电力公司所在的华盛顿州公用事业监管委员会表表出担忧,安省政府可以用不超过51%的股权,行使权力改变董事会,控制这家公司,显然是非理性的而且是无视市场规律的。 当然,安省百姓对于保守党政府的这些做法还是绝对支持的,踢走了这些吸血鬼的管理层,换上新的管理层,还要降低电费12%,谁会不开心呢? 那么,请问现在第一电力支付的巨额分手费,由谁来承担呢?这样一来我们安省百姓的电费是不是又要上涨了呢? 不过,大家不必担心,安省能源部长Greg Rickford出来安抚大家,这一个亿不会加到安省电力用户的身上,而且不仅不会加价,保守党政府还要降低电力费用12%! 不过大家心里很清楚,这笔账总要有人承担,即使不是安省第一电力的用户,也是安省的纳税人最终来承担,毕竟一亿美元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忽略的数字啊! 1987年,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决定以公开上市的方式,出售“英国机场管理局”(英国机场管理局,以下简称“BAA”),开创了全球机场私有化的先河。但是BAA会成为一个垄断集团,其服务已给乘客和航空公司带来了不良后果。这个集团拥有机场后,他们立即提高机场收费项目,这就对航空公司经营和消费者非常不利。美国各个州的自来水厂的私有化令水费的价格平均提升了59%。 由此可见,公共财产私有化,涨价是必然的趋势。除了垄断能力带来的定价权,私有化带来的成本提升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作为私营企业,企业本身的盈利要求,股东分红诉求以及税收变相提升了水厂的成本。更重要的是,企业的融资成本一般比政府发债成本要高一些。美国的私有企业平均的融资成本维持在7.5%-14%,比政府部门的成本高2-3倍。 安省100多年前的电力是私营系统,因电价太高民怨沸腾,才于1906年将其公有化,之后电价下降了超过一半。在之后的百年的时间里,创造了数以百万计的好工作。从私有化到国有化,再到去国有化,这么来回折腾,普通百姓很受伤,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企业,都是生活必须的,这些企业私有化后,给普通人带来不利影响。 因为私有企业为了攫取超额利润,尽可能不投资或少投资,让老设备超期服役,结果使公共产品供给领域事故频发,服务质量下降。 今天看到的1亿美元分手费可能让人觉得很昂贵,可是长远看来,由于公用事业私有化带来的寻租效应,造成贫富差距扩大。这笔账,究竟应该怎么算呢?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 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丁果:方慧兰去达沃斯论坛的真正目的

作者:丁果 当环球邮报报道美国将正式提出对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女士的引渡,加拿大杜鲁多政府一定是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渥太华不至于做“白痴”,被美国耍了。不过,渥太华也不能太高兴,毕竟特朗普已经表达“政治干预”的意图,两国首脑也高调通话谈及引渡事宜,孟晚舟的辩护律师自然以此为理由,要求加拿大新任司法部长,最终能够留住孟晚舟不被引渡。其实,孟晚舟的引渡问题只是一个引子,她把中加外交关系的“脆弱性”暴露出来。一如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在上周的记者招待会上所言,他对加拿大的印象非常好。这种印象来自于中国媒体的报道。事实上中国媒体对加拿大进行了广泛、客观、全面的报道,有时候甚至是美化。 “正因为中国人民把加拿大视为在西方国家中最好的朋友,所以在发生孟晚舟事件后,中国人民在感情上受到很大的伤害。在中国有一句俗话叫'为朋友两肋插刀',但现在很多中国人的感觉像是'被朋友背后捅刀'。” 卢沙野大使的讲话,点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文媒体对中加关系有美化的倾向,以至于孟晚舟事件的出现,让事实暴露了出来。但是,着绝不单单是媒体的问题,而是有杜鲁多的问题。我们可以反问一个问题:假设现在是克里田总理、马田总理或者哈珀总理执政,会是怎样的应付方式?历史当然没有假设,但至少克里田政府时的副总理、同属联邦自由党元老的曼里评论是一个答案,那就是加拿大完全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避免卷入扣押孟晚舟的风波里去。对于曼里的评论,加拿大英文媒体和国际政治学者,皆有正面肯定。 令人疑惑的是,不管中国扣留两名加拿大人是属于加拿大对孟晚舟被拘留的报复,还是跟加拿大一样“依法处理”,如果政府真的要救人,当然要通过有效的渠道。这一点穆朗尼做过,克里田马田做过,哈珀也做过。但很少有政府总理会像杜鲁多一样,在国际上联络盟友进行施压。如此一来,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我虽然不赞成卢大使把加拿大的举动定位成“麦克风外交”或者“拉帮结伙”,因为中国在对美外交中动员非洲国家或者其他不结盟国家表态的案例举举皆是。我想强调的是,如果真的把救人放在第一位,那就不是这种做法。这种做法,显然目标不在救人,而在寻求某种政治效应。那是什么呢?难道是拉抬10月联邦大选的支持率? 更有意思的是,加拿大外长方慧兰声称,她下周要去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会,要把中国扣押加拿大公民提出来,跟外长去的还有经济部长等人。把状告到国际经济论坛,有点令人摸不着头脑。卢大使的回应有点有趣,他说,中国政府愿同加政府共同努力、共同寻找有效的途径来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需要诚意,需要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搞清楚,要抓住问题的症结,分清彼此的责任,是谁的问题谁就要负责解决,而不能说自己的问题一笔勾销,却要对方解决自己的关切。我们希望通过双边渠道冷静地处理有关问题,而不要诉诸“麦克风”外交,这样把问题炒热反而无益于解决问题。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双方的相向而行、共同努力尽快把这些问题解决掉,使两国关系回到正轨。 谁都知道,这两年的达沃斯论坛,基本是中美两国的“斗法场”,谈的是全球化还是贸易保护主义的争端。去年达沃斯论坛,习近平的讲话在加拿大引起轰动,杜鲁多都是赞扬多多。今年则变成了中加斗法,因为特朗普和美国高级代表团都不去,英国首相法国总统也不去。所以,我的解读是,表面上方慧兰是去挑战中国,实际上是寻求和解。因为杜鲁多在加拿大舆论的批评下,已经被认为其对华政策严重损害加拿大的国家利益,他想选边站,结果两头不讨好。因此,在中加高层根本难以互访的情况下,杜鲁多想抓住达沃斯论坛跟中国拉上线,因为中方出席达沃斯论坛的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他素来对加拿大有好感,加拿大外长当然想走一下“后门”。 由此可见,达沃斯论坛后,中加关系会有所缓解,但杜鲁多为了大选,还是要坚持对华强硬立场,说一套做一套。

杨凡:加拿大以房养老现实吗?

每次谈到退休养老,就会引起一大堆话题。从最新的调查数据反馈看来,加拿大人的退休问题日益严重。目前,加拿大65岁以上本该退休的老年人就业人口首次超过年轻人的就业人口。过去几十年里,一直都是中年人为主力军,而15至19岁的就业人口比例为65岁以上就业人口的2.5倍的样子。在1980年代,这个数据更是高达6倍。 BMO满地可银行的分析师Porter表示,这是一个急剧变化,自从2000年以后,老年就业人口就一直增加,没想到发展到今天这般程度。在一个就业岗位相对恒定的社会里,老年就业人口增加就意味着年轻人找工越来越难。 理论上讲,每个加拿大老年人都已经供完房子,现在应该已经过上卖房套现养老的美好退休生活,加上从个人的RRSP,TFSA等免税延税储蓄工具,到政府的CPP和OAS老人金,再加上一些公司的养老金,一个正常的加拿大老人,应该是退休无忧,但为何会出现20%的接近退休人士的退休零储蓄的情况呢? 不过从事实看来,这些年的房地产牛市,使得绝大部分人都放弃了个人储蓄,无论是RRSP还是TFSA等非常有效的储蓄延税工具,人们都弃之如敝履。也难怪,这几年里,在房产投资,买楼花投资,盈利都是几万甚至十几万加币,而TFSA和RRSP储蓄却在股市上起起伏伏,两者之间比较下来,十个人中有九个都会放弃RRSP。 随着加拿大房市史无前例的20年牛市下来,本应在年轻时期储蓄的老人们,所有资产都集中在一个流动性较差的房子里。现在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都属于住在大房子里的低收入“贫困”老年人。 那么,到了退休年龄是否老年人就可以卖房子养老呢?实际情况是,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这样做。根据IPSOS机构在2018年秋天的一项调查,93%的65岁以上老年人都不愿意卖房子,牺牲现在的生活方式来养老。即使想要卖房的老年人,随着利息的上升,房屋价格的下跌,这些人也会推迟卖房子的计划。这样问题就来了,当初把所有资金都压在房子里,现在到了以房养老兑现的时刻了,怎么办呢? 办法是有的,房子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砖头瓦块,即使市场不好,暂时不卖出去,一方面自己可以继续住着享受大房靓屋,一方面还可以把房子作为资产向银行抵押,获得充足的资金。从数据上看,越来越多的老年退休人员采取这种做法。在2017年加拿大6大银行的房屋抵押信用额度大幅飙升,许多老年人都靠着这个提款机生活。 这几年大家提到的都是加拿大人债务深重,可是那些担忧都集中在现有的房屋按揭贷款上。即使已经还清贷款的老年人,已经开始动用房产来退休养老了,但这些从房子中套出的退休金真的那么靠谱吗?答案是这要基于一个前提:加拿大的房地产价格一直涨下去,利息水平不会大幅度提高。以房养老的老年人,由于利息不断累积,如果房价下跌,那么将来拿什么来归还这些欠款呢? 随着过去10年的零利息政策终结,房地产市场的牛市也同时终结,退休老年人微薄的储蓄,根本无法追上维护房子的成本以及老年生活成本。房屋价格的下降,利息水平的上升,两方面的双刃剑,使得这些人群变得异常脆弱。 加拿大FCAC(Financial Consumer Agency of Canada)的官员Goulard 表示,很多老年人从房子里借出钱来花,以为将来卖房时可以轻松换掉这笔债务。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一个风险,如果房地产市场不好,长期集聚的利息和欠款可能会超过房屋的市场价值。 其实,所有银行对借款人都是苛刻的,不要说低于市值,一旦你欠银行的钱达到房子的65%市值,银行就可能会采取行动要求还钱。我们将来可能会看到一代加拿大老人,从房子里拿钱来维持退休生活,最终从拥有自己的房产,变成租银行产权的房子住。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 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杨凡:一年一度RRSP季节到了 哪种投资风格更适合你?

一年一度的RRSP季节又到了,银行,基金公司,保险公司的各类产品琳琅满目,银行的理财顾问、保险公司的理财顾问、独立的投资顾问各拿一把琴,各弹各的调,让投资者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笔者看来,如果想让RRSP投资成功,投资者选择哪种投资风格就显得格外重要。 投资RRSP如果不选择债券和固定收益产品,那么就只有风险投资即股票市场,一般而言股票基金有两种风格:增长型和价值型。 增长型的基金主要投资在有很大增长潜力的股票上,这类上市公司,专长在发明新产品,开拓新的服务项目,市场总在预期它们有开拓先河的能力,股票价格一般偏高,本益比P/E ratio较高,但是,投资者鉴于他们的盈利前景,还是不断涌入。 价值型基金投资在利润增长缓慢的上市公司,本益比低,一般有分红,基金经理为什么愿意出钱投资呢?原因是,这类公司股票价格便宜,基金经理通过严格的基本面和技术面分析,认为它们被市场严重低估了价值,一旦公司盈利达到或者超过市场预测,价值型基金就会获利。 笔者本周参加大型基金公司的会议,两个著名的基金经理Joel和Danoff都曾是华尔街最传奇的基金经理彼得林奇助手。在林奇管理麦哲伦基金期间,年增长达到29%,成为华尔街最传奇的基金经理,至今没有人可以超越他。 作为普通投资者如何建立一个合理分散的投资组合,如何让你的RRSP带来长期稳定的增长是个很头痛的问题。选择价值还是增长投资都不是问题,因为从彼得林奇的两位同门经历看来,市场的起伏让两人时而成绩显着,时而损失惨重,但是20年的时间下来,却是殊途同归,两个经理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线,采用的是水火不容的投资风格,最后两个人管理的基金都为投资者拿到高于大盘平均指数的回报。 我们投资RRSP是个长期的过程,今天的市场波动,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一个小水纹。河永远是这条河,一直会向前流,不同的是看你可以游多远。作为一个投资者,为自己将来的退休存点积蓄,选择股票基金时就要格外小心。自己多作点功课,多利用免费的资源(各种讲座),多听专家的意见,无论增长还是价值型投资,关键还是要有人管理,关键还是要有信心坚持下来。 彼得林奇当初匆匆退休,他恐怕也没有想到,他的两个门徒一直斗到今天都没有休止。 但是这两个人的成绩都不逊于林奇,坚持才是胜利,谁活着谁就看得见明天。匆匆辞职的林奇才46岁,虽然写了几本脍炙人口的书,再也没有大的作为。 笔者因此在这里提醒一下,投资者在读书时也要注意,除了谁写的书很重要以外,还要看书是什么时候写的,作者一旦不在其位,许多所谓的经验也就随着过时。 虽说经典的书,经典电影百读不厌,百看不厌,可是,有句俗语叫戏台底下掉眼泪-替古人担忧。 现在生活中,如果觉得人生境遇过的不好,那么就不是简单的运气不好命不好之类的简单原因,想一想是否读错了书,遇错了人?大家都是赤手空拳的两个箱子来到加拿大,为什么20年后有人大房靓车呼风唤雨,有人生活拮据满腹牢骚呢? 看书看戏是消遣,如果用同样的方式来研究投资,后果可想而知,股市是前瞻性的,如果连现在的市场内容都没更新,怎么会成功呢? 1980年代的股票平均持有时间是6年,现在是3个月,再加上新的衍生工具,电脑速度的提升,旧市场环境的许多旧投资经验,只能看看而已: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 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烟雾探测器未失效 法团有权强制更新吗?

作者:星报《共管物业法》专栏作家 Gerry Hyman律师 问:物业法团通知业主,将在每个单位安装新的烟雾探测器,收费50元。我已装有一个正常运作的烟雾探测器,他们可否强迫我安装全新的烟雾探测器? 答:如果法团有理由相信你的烟雾探测器是有缺陷的,并且,如果探测器不是物业的公共元素,而是你单位的一部分,法团可能需要检查单位。 如果探测器存在问题,法团可要求你更换。如果你不这样做,则需要法团更换并由你支付更换费。 但是,如果检查显示你的探测器没有问题,则法团无权更换并向你收取费用。 问:你以前谈过公寓禁止养狗的规定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无法执行。这是否适用于禁止猫的规定? 答:是的。以共管物业法团规则(condominium corporation rule)禁止所有宠物(哪怕只是猫),将被认为是不合理和不可行的。《共管物业法》和省法院要求法团规则必须合理。 但是,如果宠物禁令是写在共管物业章程书(declaration)中,那么就是有效的。 问:除非每次会议支付25元,否则我们就无法接触到董事会会议记录。我可以要求法团给我500元吗? 答:据《共管物业法》的新规定,法团可向要求记录的业主收取费用。该法桉还规定,该费用应是合理估算的所需金额,用于偿付法团交付记录副本而产生的实际人工和交付费用,费用将包括印制和复印费,每页不得超过0.2元。如果以电子形式交付副本,则不收取印刷费或影印费。 该法桉以前规定,如果法团无合理理由,而不允许业主审查所要求的记录,或者不向业主提供副本,则必须向业主支付500元。 现在该规则已经被另一条款取代:法团向业主支付的金额需按照规定确定,那些规定的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

杨凡:加拿大高管越来越贪婪 普通人日子越来越难

讲起加拿大,人们都会觉得这是个相对平等的社会,甚至有人把加拿大叫做大家拿。可是,在企业CEO收入与普通员工的差距方面,加拿大在主要的发达国家中仅次于美国和英国。 加拿大企业高管与普通员工的收入差距,大于多数欧洲国家,以及日本和韩国。在丹麦CEO年收入是普通员工的3.7倍,在日韩企业高管是普通员工的42倍,加拿大企业高管收入与普通员工的比例中位数却达到200倍。 根据加拿大另类政策研究中心的报告,在加拿大股票市场TSX上市的公司中,前100家上市公司的CEO,2016年平均的年收入为1,040万加元,刷新一项加拿大高管工资的历史记录,加拿大上市公司CEO平均工资首次超越1,000万加币大关。 再看看普通上班族的年收入,只有区区不足5万加币(49,738加元),在我们刚刚庆祝提高最低工资到14元加币的今天,加拿大CEO的平均小时工资竟然高达2,489加元。在一个什么都涨就是工资不涨的年代,相比2018年,加拿大普通工薪族在2019年薪增长预计仅仅为2%。另类政策研究中心的高级分析师麦克唐纳表示,公司CEO的年薪年年高速增长,普通人要涨钱难上加难,这样公司高管和公司员工的收入差距越拉越大。如果说上市公司业绩好,股票增长好,公司效益好的话,公司的CEO多拿点钱也无可厚非。能者多劳多得,我们普通人也无话可说。 可是,现在如果从业绩上看,高管们的贡献与其收入呈正比吗? 整整10年,加拿大TSX指数从2008年到2018年几乎回到原位,企业价值没有增长,可是企业CEO的收入却从平均500万加币,翻了一倍到现在的近1,000万加币。即使在2009年金融海啸,到加拿大经济进入暂时技术性衰退的2015年期间,加拿大企业的高管收入照样上涨47%。这个还只是评价数据,加拿大双重股权的公司,根本不顾投资者的清规戒律,像Rogers这种公司,企业高管与普通员工的收入差距达到305倍。 另外,还有一些公司就更加奇怪了,加拿大TSX上市的许多公司虽然业绩增长不利,但至少还能够赚钱。像庞巴迪这样的公司虽然是上市公司,在企业大幅亏损,股价暴跌的情况下,却在去年向6名企业高管增派奖金花红3,260万加元。 面对民众的质问,魁北克省长Philippe Couillard非常冷淡的回应公众说:“我不认为政府的角色是干预企业的内部运作。” 难道真是如此吗?如果没有加拿大两级政府对于庞巴迪的政策干预,这家殭尸企业早就倒闭了。如果秉承这种让企业自行运作的原则,两级政府白白送给庞巴迪的14亿加元纳税人资金,又应该作何解释呢? 我们安省第一电力的600万之男,要不是选民推举的福特省长果断将其拉下马,不是还在董事会上继续作威作福吗? 可是,这毕竟是凤毛麟角的独立事件,加拿大上市公司高管是最好的职业,除了股份以及认股权,无论公司经营好坏,薪资以及花红可谓一分钱都不能少。 让事情更加难办的是,加拿大企业高管工资和奖金,竟然还有一个行业平均标准Benchmark,企业为了挽留人才,一般会把薪资和奖金定的比标准高一些,甚至一些企业的高管奖金比行业标准高出 25%。现在的情况下,公司为防止高管人才流失,每个公司都把奖金标准提高,这个行业的标准Benchmark就会逐年增加,高管奖金就会竞争性的上涨。可见,高管们靠工资奖金,开发商靠炒房炒地,富人愈富,辛苦打工人们不仅工资不涨,而且担心工作朝不保夕。 加拿大经济增长GDP的四分之三都来自普通人的消费,现在看来,公司高管CEO与普通人的收入差距如此之大,1%的富人阶层企业高管却贪婪的占据越来越大的收入馅饼,普通人的日子却越来越难。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杨凡                                  更多 >>


关绮雪                               更多 >>


法律连线                             更多 >>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