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10:03:3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洗黑钱

利用子女洗黑钱成风 温哥华个案涉款逾亿

(中国银行内部报告指,腐败分子利用在外留学的子女购买房产,向境外转移资金。 路透社) 【加拿大都市网】高贵林留学生被指涉嫌替父母洗黑钱的案例,可能仅为这股歪风的冰山一角。边境局的档案显示,有越来越多家庭,透过本国房地产中一些讳莫如深的交易模式,利用留学生作为幌子,将资金变成豪宅和物业。 由卑诗最高法院法官库伦(Austin Cullen)领导的库伦委员会(Cullen Commission),正在检视本省的洗黑钱活动。该委员会指,学生经常被利用购买本省的豪宅。 在其中一个个案中,委员会律师发现,一名曾在中国被控行贿的地主,从当地经香港的外汇途径,向卑诗省注入了最少1.14亿元与犯罪活动有关的款项。 该名地主及其家人,在本省购入了价值不下于3,000万元的房产,其女儿以1,400万元,在温市买下一座豪宅,她在田土厅上申报的职业为学生。 委员会引述2008年中国银行外泄的一份报告指,一项称为《中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方法》的研究表明,犯罪分子要求子女等亲属,在他们居住的城市就读或工作,以及利用学生购买包括房产在内的不动产。 反贪污组织“国际透明度”(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加拿大分部最近研究过温市豪宅物业市场的趋势,认为“学生”买家的现象,值得深切关注。该组织分部行政总监科恩(James Cohen),在了解过高贵林留学生张冠群的个案后表示,“这是我们已经提出了警示好一段日子的模式中,其中一个研究案例。”   V20

国会议员旗下律师行被指助华裔客户洗黑钱 他的身份是…

■■图为省律政厅长尹大卫公布报告细节。资料图片     卑诗省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选区国会议员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此前的律师行,被指以“简易信托”的合资项目,卷入通过大温柏文洗黑钱。而律师行被指合作的一名华裔客户,正是加国执法当局指称是中国大陆贩毒集团“大圈帮”(Big Circle Boys)的重量级人物谭国聪(Kwok Chung Tam)。法庭文件显示,苏立道的律师行在谭国聪服刑期间,通过简易信托隐藏自己身份,在卑诗省高贵林买下豪宅。苏立道周二回应称,从未与谭国聪打过交道(详另文)。   据Global电视台报道,苏立道的律师行曾协助谭国聪所持有的公司,完成一项简易信托合资项目。简易信托常被用于保护投资者真实身份,在豪宅市场和商业地产项目中非常普遍。但简易信托在卑诗极具争议,因为允许投资者隐瞒他们对土地的所有权,只有律师才能查看相关文件,这也被不少人诟病是导致该省洗黑钱问题严重的原因之一。 当局指客户被定罪乃危险信号 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资料显示,谭国聪是中国贩毒集团“大圈帮”的重要人物。金融犯罪专家分析说,这种类型的金融项目并不违法,但如果涉及的客户是被定罪的毒贩,对该律师行而言是个危险信号。 谭国聪不仅被指与“大圈帮”有关,也与卑诗赌场和房地产市场有着很深的渊源,成为省府打击洗黑钱的典型调查对象。苏立道律师行参与的这项交易,令其也可能成为调查焦点,因为省府方面调查的主要内容,就包括研究简易信托和监管漏洞,这个漏洞让律师毋须向加国反洗钱监管机构FINTRAC报告可疑交易。 ■■苏立道称,从未与谭国聪打过交道。资料图片 据了解,卑诗省律师协会(B.C. Law Society)在今年4月就接管了苏立道的律师行,但拒绝给出明确原因。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动作是否与谭国聪或其他类似交易有关,该律师行现已不是协会成员。 谭国聪的律师回应称,目前对于谭国聪的指控,包括参与帮派等,都没有在法庭上得到证实。谭国聪本人也否认这些指控,称自己是合法商人。谭国聪在2016年7月向法院提交的宣誓书中就写到:“我现在不是,也从未加入帮派或成为犯罪集团一员。” 但有资料显示,在1991到2014年间,加拿大执法部门就指谭国聪发放高利贷、贩运海洛英以及操控制毒工厂等,也认为他从1988年移民温哥华后的财富来源有问题。 谭国聪服刑时775万元买豪宅 警方在1991年一次行动中拘捕谭国聪,指他涉嫌持械、暴力闯入房屋及抢劫珠宝、恐吓富裕的华裔加人家庭。根据CBSA文件,谭国聪被发现藏有10只被盗的劳力士手表,但警方没有就案件作出检控。2010年,卑诗省最高法院还裁定谭国非法藏有大麻作贩运用途,并非法藏有麻醉品的罪名成立,他被判处15个月有条件刑期。 法庭文件显示,谭国聪就是在服刑期间,通过简易信托隐藏自己身份,在高贵林买下一栋价值775万元的3.7英亩土地物业,之后又在2015年以1,480万元的价格转手。 一些媒体报道也多次提及谭国聪与大圈帮的可能联系,以及警方对他的调查。包括2006年,《省报》(The Province)的一篇文章标题就将他称作“警方熟悉大毒枭”。这些报道都是在2011年这项交易之前就被披露。 ■■曾因贩毒入狱的谭国聪。资料图片 金融犯罪专家指出,这些事实都让人有理由质疑,苏立道的律师行在该项交易完成之前,是否曾采取措施避免与谭国聪做生意。 警指律师有责确定是否涉违法 加拿大皇家骑警国际有组织犯罪调查组的前指挥官马仕(Kim Marsh)认为,律师应当询问客户有关资金的来源。他指出,只要谨慎调查,甚至通过网页搜索,都能发现这些危险信号,说明这些人可能涉及非法活动。如果还与他们做生意,要么就是真的什么都没做,要么就是选择性的视而不见。他认为有必要修补漏洞,要求律师及时向监管部门报告可疑交易。 前皇家骑警副总长杰曼(Peter German)在最新的房地产洗黑钱报告中指出,受律师客户保密特权影响,执法人员无法有效监管这些被称为“黑匣子”账户下的可疑交易,其中就包括简易信托,这导致大规模的洗钱行为在加拿大发生。 他并强调,律师有责任明确客户身份及其公司是否涉嫌违法。如果发现可能协助对方诈骗或处理非法交易,律师应当及时抽身。 本报综合报道

卑诗打击洗黑钱 联邦称全面配合支持

星岛日报讯 联邦边境安全及打击有组织犯罪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称,政府致力打击罪案,把罪犯绳之于法,为此联邦政府将全面配合和支持卑诗省政府的洗黑钱公开研讯。卑诗省政府对此表示欢迎。 贝理尔称,他曾与卑诗省的领导人会晤,包括省长贺谨(John Horgan),并承诺联邦机构会全力支持卑诗省的洗黑钱公开研讯,只要公开研讯不干扰正在进行的起诉或刑事案件。 贝理尔又称,随着最近有关卑诗省洗黑钱问题报道,他指示联邦反洗钱机构FINTRAC深入研究房地产和赌场的现金交易。同时会增加资源来解决洗黑钱问题。 投放新资源打击洗黑钱 贝理尔指出,预期在卑诗省进行洗黑钱公开研讯的同时,联邦政府投放新的资源来打击洗黑钱上,会带出新的调查和作出新的起诉。 有人担心联邦政府无法强迫皇家骑警、FINTRAC官员、海关及税务局人员作供。 贝理尔没有直接回答,是否会强迫联邦官员在公开研讯上作供。他指出,他不打算对公开研讯会审查什么作出任何假设,无论如何,联邦政府将会就该公开研讯,全面合作,并提供所需协助。 此外,贝理尔已排除联邦政府对洗黑钱活动进行公开研讯,强调联邦政府会集中在如何打击洗黑钱问题。卑诗省政府日前发表报告,指出单单是一年,保守估计有50亿元黑钱透过房地产市场漂白。综合报道

触目惊心!470亿黑钱推高加拿大房价

卑诗省绝不姑息楼市洗黑钱行为,右为詹嘉路。 卑诗省府周四公布的两份最新洗黑钱报告显示,去年约有74亿元脏钱在卑诗“洗白”,而其中约50亿元是通过房地产交易,这导致全省楼市平均价格上涨5%,而大温等楼市兴旺的都会区,洗黑钱导致的楼市涨幅更高。 有关报告并为卑诗及联邦提出29项建议,卑诗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直指,加大监察执法将让不法分子体会到“洗黑钱的派对已结束”。而帮助罪犯洗黑钱的隐形物业代持人,将面对巨额罚款,省府也在努力修改相关法律,同警方及税务执法部门合作,充公以黑钱购买的物业。 卑诗省府报告指出,国际黑钱经常试图通过卑诗楼市来漂白。图为温市中心公寓。资料图片 两份调查报告均由省府在去年9月,委托独立调查机构进行,一个由西门菲沙大学(SFU)教授、前卑诗副法务厅长马洛尼(Maureen Maloney)领导的委员会,就洗黑钱对楼市影响进行调查;另一个由执业律师、前皇家骑警副总长杰曼(Peter German)负责,杰曼已在去年6月公布了名为《脏钱》(Dirty Money)的报告,主要分析赌场洗黑钱,他将最新公布的报告命名为《脏钱2》,主要讲述楼市、豪车市场及赛马行业的洗黑钱情况,其中豪车市场内容已在数日前公布。 周四公布的两份报告内容丰富,合计共长达538页,马洛尼、杰曼、尹大卫及卑诗财政厅长兼副省长詹嘉路(Carole James),当日在维多利亚举行记者会,介绍两报告内容 马洛尼表示,卑诗去年74亿元洗黑钱金额还是保守数字,而加拿大全国的数字则高达470亿元。她说:“卑诗在预防洗黑钱犯罪上迈出重要一步,就是计划推出土地受益所有人登记系统。” 全国洗黑钱高达470亿 尹大卫在记者会结束后,接受《星岛日报》记者电话专访,他说,以往海外买家或不法分子以犯罪所得,在卑诗寻找信任的人购买并代持物业,这种隐形代持行为将无所遁形。他说:“比如本地工薪人士赚取5万元年薪,却突然购买了数百万元的物业,此人就要解释清楚资金来源或如何获得贷款。我要告诉他们现在这样做十分危险,将面对至少5万元或物业估价值15%的巨额罚款。” 杰曼报告揭示楼市洗黑钱活动触目惊心。例如,杰曼调查团队发现一位学生身分的买家,物业登记地址为卑诗以外的租赁办公室,居然能在同一幢公寓大楼内购买总值2,900万元的15个单位。一位家庭主妇,3年时间先后购买了价值410万元、约12个排屋(row house)。 一学生购买15个公寓 一个二手豪华车销售商,在大温地区拥有总值860万元的3处物业,这些物业有多个按揭,不过,每个新按揭的利率都比前一个低。还有一个案例为,494个不同物业分别有4至29个按揭,登记后以迅速方式还贷,这是楼市交易可能涉及洗黑钱的警示信号(见表一)。 楼市可能洗黑钱情况 尹大卫说:“杰曼报告发现了缺乏监管、信息蒐集不足,以及政府莫不关心导致的严重后果的坚实证据,这些直到现在都是我们经济体系及社区的毒瘤。” 他籍此批评前自由党省政府不作为,导致事态恶化,也表示卑诗面对的洗黑钱问题十分独特,需要联邦联手行动。 詹嘉路说:“通过卑诗房地产市场洗钱的严重性,大大超过人们的想像,我们的房屋市场是为居民服务的,不是用来为犯罪所得漂白。” 马洛尼的报告,为省府及联邦提出了29项建议(见表二), ■马洛尼报告建议摘要 卑诗省府已开始实施了其中的部分建议。尹大卫指出,将同联邦政府沟通,以便所有可行建议能尽早落实。有温市反洗黑钱律师表示,报告中很多建议有助堵上洗黑钱的漏洞。 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报道

美连续5年把加拿大列为 主要洗黑钱国家

■■去年省府公开的视频截图,赌场员工在点算赌客存入的大量现金,疑似非法所得。资料图片 美国国务院发表最新报告,将加拿大列为主要洗钱国家,更批评本国对外国贩毒集团洗钱的执法力度不够,定罪比率也过低。 本地有熟悉反洗钱的律师指出,美国已连续5年将加拿大列为主要洗钱国家,本国需加大国际合作以打击洗钱犯罪。 美国国务院上月发布的报告,再将加拿大列入易受重大毒品资金影响的国家名单,与中国、阿富汗、英属维京群岛、哥伦比亚、以及澳门并列。报告指出:“利用外国犯罪所得在加拿大洗钱,且采取专业第三方洗钱是关键问题。跨国有组织犯罪集团和专业洗钱者,往往具关键威胁角色。” 报告称,加拿大特别容易通过赌场、房地产及地下钱庄洗钱。 专业人士参与洗钱活动,不仅为跨国集团提供便利,还对加拿大金融安全构成极大威胁。 指加国私隐法律有助洗钱。此外,加拿大相关私隐法律的限制,也为洗钱留下空间。根据现行法规,加拿大律师并不需要报告可疑交易。在2010到2014年间,加拿大仅有169宗涉及洗钱控罪最终成立,使得本国洗钱指控入罪成功率显得过低。 报告指,本国虽然有强大监测洗钱机制,但在执法及控罪方面需要加强。另外,皇家骑警没有直接查看反洗钱机构“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数据库的权限。FINTRAC负责蒐集关于金融可疑交易的数据,包括银行、地产等行业。如果警方能够监控这些数据,将会帮助更快地定位犯罪活动。 不过,加国2017年通过反洗钱法修正案以来,FINTRAC对执法部门的披露已有所改善。 ■■杜希米。资料图片   本国近年来深受芬太尼(fentanyl)药物毒害,仅2016年就有超过8,000人滥药死亡,而这些芬太尼主要来自中国。虽然有本国报告指出,自中国邮件查获的芬太尼数量已有所减少,不过有加拿大官员认为,随着加中关系恶化,芬太尼问题或变得更加严重。 报告也指出,尚未发现有加拿大官员参与洗钱或贩毒活动。 熟悉洗黑钱犯罪活动的温哥华律师杜希米(Christine Duhaime)周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已连续9年关注美国国务院报告,本国是连续第5年被列为主要洗钱国家,这已不算是新闻。 律师不赞成骑警可查FINTRAC 杜希米认为报告中肯,本国确实往往受私隐相关法规限制,导致律师无法及时报告可疑交易,尤其是洗钱入罪成功率过低,急需改善。 不过,她不赞成允许骑警有权直接查看FINTRAC数据库,认为需设定防火墙,否则容易导致混乱。 她表示,报告指来自中国芬太尼数量已有减少,这消息令人欣慰。杜希米说:“严格来说,本国打击洗钱进步不大,未来需加大国际合作。联邦政府最新公布的2019财政预算中,对打击洗钱犯罪做出拨款,这是好的一步,但还有努力空间。” 本报记者张文慈

谁是多伦多这些豪宅的真正主人?“匿名业主”隐藏资金高达200亿!

■报告显示,多伦多的房地产市场给了犯罪分子可以轻易用赃款投资的机会。星报 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加拿大”(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3月21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多伦多的房地产市场给了犯罪分子可以轻易用赃款投资的机会,并推高了房价,让普通民众难以负担。 据《星报》获得的该份报告称,加拿大是金融犯罪天堂的名声,已经在国际上传播开来。 “加拿大房地产吸引了来自全球的腐败政府官员,和有组织犯罪集团(以及来源可疑的资金)的关注。” 在近日公布的联邦预算案中,政府宣布了通过卑诗省房地产市场打击洗钱的措施,但忽视了多伦多市场。 公司购房隐匿真正业主 透明国际加拿大研究了自2008年以来,大多伦多地区的所有住宅物业交易,并发现超过200亿元的匿名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且没有任何监督或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在此期间,企业实体购买了超过50,000套住房,并用假公司董事,轻易地隐藏物业的真正业主。用于购买这些住宅的资金中,有超过2/3来自无法追踪的资金来源,其中98亿元是现金,104亿元是来自不受监管的贷方抵押贷款,这些贷款不受反洗钱报告规则的约束。 买房只需披露公司名和邮箱 报告称,对于那些希望购买房产而不被发现的人来说,公司是非常有效的伪装。公司可以在安省注册财产所有权,而毋须披露有关其董事、所有者,什至其注册国家的任何信息。只需披露公司的名称和地址(邮箱),或律师的地址就足够了。如果无法找到该公司,警察或税务机关几乎不可能调查任何可疑活动。 虽然该报告不可能量化房地产市场投入了多少赃款,以及犯罪活动推高房价的程度,但报告指出,很明显房地产对要洗钱的罪犯很有吸引力,而且基本经济学表明,价格会随着需求的增加而上升。 《星报》曾深入报道过加拿大如何发展成为避税和洗钱天堂。加拿大反洗钱规则存在大量漏洞,让房地产专业人士遵守法律也是一项挑战。 匿名业主集中于豪宅 去年发布的一项《星报》调查显示,加拿大房产经纪提交的可疑交易报告,占2013年至2017年间房产销售的不到0.008%。 ■特许专业会计师梁万邦 该报告发现,匿名业主集中在豪宅市场,更有可能是以现金购买,而当他们确实贷款时,他们会寻求银行以外的放贷方,以逃避银行的反洗钱规则。 报告还发现,虽然只有4%的大多伦多区住宅交易涉及公司,但房子越贵,就越有可能拥有匿名业主。 只有3.5%低于100万元的住宅是企业拥有。但700万至1,000万元的住宅中,有54%是通过公司拥有的。匿名业主以现金买房的可能性是个人的3倍以上,这使买家能够规避金融机构的审查。 卑诗计划落实业主公开登记 现在,世界各地的房地产市场已经收紧监管,匿名拥有房产变得越来越困难。卑诗省也计划要求购买房地产的公司,进行真正业主的公开登记。其他省份也承诺收集更多信息,但还没有明确时间表。 严查购房资金来​​源律师有责   对于有报道指,有人以企业名义利用买楼方式来进行洗黑钱活动,令加国楼价飙升,特许专业会计师梁万邦认为,说法较为武断,这是关乎律师把关不足,只能解释楼价上涨的部分原因。 梁万邦表示,报道涉及的调查已有10年,当中所提及200亿元,其中104亿元为按揭,96亿元以现金买楼。如果以5万间楼房交易来推高楼价,其实并不容易。 由于所有楼房买卖必须通过律师楼进行,律师跟随严谨的守则,要登记买家工卡号码等资料,并要查证款项来源才会交收,约2年前在温哥华有律师没有审查资金来源,因而被当局罚款处分。 建议鼓励民众用信用卡付款 ■报告指出,大多区700万至1,000万元的住宅中,有54%是通过公司拥有(资料图片) 梁万邦指出,如果以有限公司名义买房,必须列明董事资料,身份不明或不存在的董事,律师也不能进行楼宇买卖交易。在田土厅登记所有持物业者的资料,若是非居民拥有物业,也会登记其护照号码。外国公司在加国运作,也要有加拿大人出任董事,必定有其个人资料,所以他不知如何能够匿名、利用购买房屋来达到洗黑钱的目的。 他又称,政府对本国银行的规管什为严格,银行不会接收来历不明的款项,即使向人借钱支付首期,也要查问从何而来。自联邦政府收紧按揭贷款规定,令银行不容易批出,而财务公司如雨后春笋涌现市场,有些买家向财务公司申请贷款买屋。其实,当局对财务公司规管较为宽松,他不排除有人可以通过这类中介公司,以借贷买屋来进行洗黑钱的可能。 他说,政府有条例调查洗黑钱活动,未必经常执行,惩罚也不高,可能有人甘愿冒险。若想解决问题,便要整顿监管力度。该报道指黑钱来自全球包括本地,这些现金源自地下经济。政府可以推动国民多使用银行卡和信用卡付款,市面减少现金流动。对于不明来历的现金进行登记,税务局可以另一种方式征税,但会造成扰民,当局须衡量影响性。 地产经纪难识破洗钱 安省华人地产专业协会副会长吴树声表示,他接触的客户以私人买卖楼房占绝大部分,不建议使用现金支付定金。 有关房屋交收经过律师进行,房地产经纪难以知道是否会有人通过买卖楼宇进行洗黑钱活动。他称个人没有遇到或听闻这些事情,假如怀疑款项来源,便要向政府有关部门汇报。 吴树声指出,按现行规定,在进行楼房交易时,必须核对客人的身份资料。所付定金根据成交价计算,可能数万元至10万不等,所以必须以银行汇票或认证支票交收,确保能够收到款项,因此连个人支票也建议不收,避免出现弹票情况。 吴树声解释,业界不收现金的原因包括:可能收到假钞;或是数钱过程出错银码不对;携带现金有机会被贼人打劫。如果收到现金金额达到一万元或以上,必须向政府申报。当局对不明来历的现金,将严肃调查是否为黑钱或恐布分子集资。 他说,以公司名义购买住宅单位,这种情况什少出现。如果企业买Condo单位给予高层员工短期居住,需要花钱打理物业,又要支付地税及维修保养,这样会增加额外开支;反而租用一些已有家具的单位更为划算,不会增添烦琐事情。 卑诗省100个最昂贵房产 近半公司名义隐业主身份 谁是豪宅真正主人?卑诗新登记制度让秘密全部披露。星报 温哥华是加拿大豪宅密度最高的地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拥有数千万的顶级豪宅呢?卑诗省启动加拿大首个登记管理制度,使得房地产转让交易的纪录“全都露”,豪宅真正主人将曝光。专家表示,此举可抑制炒卖、逃税和洗钱行为。 《星报》报道,一间温哥华市区占地面积6,459平方呎的Fairmont Pacific Rim大楼顶层单位,是一座闪闪发光的玻璃豪宅,可欣赏到北岸山脉的壮丽景色,价值2,800万元,是温哥华第三大最昂贵的公寓。土地所有权文件显示,该物业由一家名为Leemar Investments FZE的公司所有,该公司在阿联酋注册,该物业百分百付清,没有使用贷款交易。只知道温哥华的律师戈卢博夫(Richard Goluboff)于2013年签署物业转让文件,但他没有回应记者查询,所以不能确知究竟物业实际的持有人是谁。 房产实际拥有人的资料将曝光 专家说,这种秘密业权会成为处理逃税和洗钱问题时的障碍,因为业主可以通过安排家庭成员持有财产来保护自己的身份,或通过创建控股公司,只安排律师来签署文件,不公开有关公司股权的讯息。 反腐败倡导组织—透明国际加拿大(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于2016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卑诗省100个最昂贵的房产中,有近一半使用公司名义来隐瞒业主的真正身分。 如今卑诗省新制定加拿大的第一个公寓登记制度,揭开秘密财产拥有权的神秘面纱,将显示实际拥有和控制房产的个人资料。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在2015年4月至2018年12月期间,从卑诗省房地产相关的审计活动中收回3.1亿元的税收,相比之下,在安省收回了5.47亿元。安省涉及的住宅面积几乎是卑诗省的3倍。已退休的加拿大皇家骑警主任克莱门特(Garry Clement),过去专门处理洗钱犯罪问题,他相信实施公寓登记制度是正确的一步,因为许多大额资金都流入房地产市场,只有掌握资金流动情况,才能有效杜绝洗钱或逃税等行为。他希望其他省份也能效仿卑诗省,否则这些黑钱将流到管制松散的省份了。

300皇家骑警捣破国际洗黑钱活动 拘15人4人在逃

皇家骑警表示,捣破一宗在安省及魁省进行的国际洗黑钱活动,拘捕15人,缉获大约170万加币元及外币,以及数种毒品。 骑警Luc Thibault表示,警方由2016年春季开始进行调查,今早的行动,共动用300名皇家骑警,在满地可及大多伦多地区,进行11次搜捕行动,共拘捕15人,及缉获大约170万元现金,包括加元及外币,以及数种毒品,相信尚有4人在逃。 他表示,是次行动,除皇家骑警外,满地可、多伦多及Laval等地区的警局,以至加拿大税局均有协助。 Thibault没有公布嫌疑人士的名称,但强调会指控贩毒及洗黑钱等犯行,皇家骑警会在周二举行发布会,届时会向公众交代事件详情。 (图片:Global News) (编译:T02)

加拿大已成“洗黑钱天堂” 入罪率不足6%

■■本国多数省份洗钱者的定罪比例都很低。CTV 本报综合报道 据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不仅是卑诗省的洗钱案罪名难以成立,本国多数省份将洗钱者定罪的比例都很低,在被指控者中,近四分获被无罪释放,安省入罪率更不足6%。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分析,2000年至2016年间,加拿大的洗钱案件中共做出了321项有罪判决,另有约809宗案例被搁置、撤销或被驳回,洗钱案的总定罪率仅为27%。这个比例比其他犯罪要低得多,例如2017年的成人刑事案件中,约有63%最后成功入罪。 全国7成半被告无案释放 曾经在加拿大反洗钱监管机构FINTRAC工作的金融犯罪专家、法务会计师麦圭尔(Matt McGuire)认为,本国的洗钱案定罪率之低令人难以置信。加拿大素以稳定的金融体系著称,加上调查人员不愿意起诉复杂金融犯罪或缺乏起诉的资源,本国已成为洗钱者的“天堂”。 尽管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呼吁,要求对卑诗省的洗钱和有组织犯罪展开调查,但是新的数字显示,这个问题几乎触及到本国的每个省份。 Global电视台的调查收集了本国10个省份的洗钱案起诉结果,其中包括: 据卑诗省司法厅的数据,在2002年至2018年间,共有50宗洗钱案件提交至卑诗省检察院。34名被告被控至少一项罪名,只有10人被判有罪(即入罪率仅约29.4%)。 据亚省司法厅的数据,亚省从2002年到2018年11月共提出422项洗钱指控,其中只有24项被判有罪,321项被撤销、驳回、搁置或撤回,77项指控被归类为“其他”。 据安省司法厅的数据,2006年至2017年间,安省共提出3,133项洗黑钱指控,但仅186项罪名被判成立(即入罪率仅约5.93%),大约2,360项指控被判无罪,包括那些因指控被搁置或撤销而被无罪释放者。 爱德华王子岛2002年至2018年,有三宗与洗钱有关的案件,2006年两人被判有罪,2014年有1人被控两项罪名,但案件被驳回。 新斯高沙省在2005年至2018年间,共提出了63项洗钱指控,仅13项指控被判定有罪。 根据智库组织贺维学会(C.D. Howe Institute)的数据,洗钱在加拿大是一个数以十亿元计的大问题,涉案金额估计在50亿元到1,000亿元之间。 Global电视台披露,自2012年以来,温哥华的房地产市场可能已洗掉多达50亿元黑钱,令当地的房价扭曲,鸦片类药物泛滥。 制订反洗钱标准的国际监管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的最新报告中,对加拿大起诉洗钱者的能力提出了警告。

加拿大为什么成洗黑钱温床?基金和公司太易成立!

钻研加国因何成“洗黑钱”温床的本国研究员,上月尾致函联邦财务政策决策人,直指“洗黑钱”者利用本国缺乏审批而轻易成立公司或基金之法律漏洞,透过一些财务户口及公司,进行逃税与“洗白”黑钱行为,他敦促加国应仿效欧洲国家做法,要求本国公司增加其利益合伙人身分透明度,打击黑钱从海外流入本国。 曾任前加国财务交易暨报告分析中心副总监、现为专门研究如何打击本国洗黑钱行为的独立咨询员梅里亚(Denis Meunier),上月28日致函本国财务政策一众官员,敦促本国政府正视不法之徒,利用商业及法律罅隙,愈趋猖獗地将海外不法金钱,引入本国从事“洗黑钱”勾当。 他指出根据官方估计,本国约有50亿至1,000亿元的“洗黑钱”行为,所涉及黑钱来源,包括贩运毒品金钱、逃税金钱、诈骗得来赃款、走私及从海外国家贪污等得来的“不见光”款项,不法之徒透过在本国所成立的公司户口或基金等,“洗白”黑钱。 瞄准本国商业法灰色地带 梅里亚称,即使本国税务机关及警方,近年尽力打击本国洗黑钱行为,但始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法之徒透过本国公司运作及成立不同名目基金,将黑钱“洗白”,然后将变成“合法”金钱存入银行,藉以支付或支持非法行为。 他形容这些“黑钱”是一道菜式中的“秘密酱料”,这表示部分于本国成立的新公司,其持牌者或公司创办人,本身并非该公司的真正“金主”,这些持牌者或公司创办人并非该公司的“大老板”,然而本国对成立公司的真正“金主”背景审查,制度颇是宽松,让操控实际“洗黑钱”者瞄准此漏洞,成功向本国政府隐藏其身分,与成立公司的真正目的。 梅里亚坦言本国一些对公司商业法律非常熟悉的专业人士,熟知本国商业法律灰色地带,为其客户成立离岸公司,令本国负责调查“黑钱”及逃税金的人员,难以追查这些“不见光”款项来源及去向。 他认为本国联邦政如有心打击流入本国之“洗黑钱”行为,或应向欧洲国家借鉴,要求成立公司人士、持牌者及股东等,必须向政府提供其背景资料,这些资料是公开予任何市民查阅。 他又建议联邦政府应与省府及本国特区,紧密联系,成立公司或基金之背后“金主”与“话事人”的中央登记制度,而他们的资料是公开与具有透明度;并建议政府强制本国公司及基金,必须如实及全面地公开其“金主”与“话事人”的个人或公司资料。

防利用交税洗黑钱 温哥华议员促政府停收现金

■■温市议员郑慧兰周二将提出动议,促市府停止接受现金付款。网上图片   温哥华市议员郑慧兰(Melissa De Genova)表示,市府应该停止接受现金付款,包括支付物业税及房屋空置税,从而防止有人通过此类付款洗黑钱。她称曾亲眼见过有人带着大量现金,到市府大楼交税。   据News1130报道,郑慧兰将于本周二(1月29日),在市议会提出停止接受现金付款动议。   据郑慧兰称,她曾经在上届市议会提出过类似的动议,但当时未获得同僚支持,她希望新一届市议会将会同意,市府今后不再接受现金付款。   周二将提出动议   目前,温市政府接受市民用现金支付物业税、房屋空置税、牌照费,以及其他服务费。   郑慧兰表示:“市府接受数以十万元计的现金付款,这些款项完全没有资料可以追查。我知道有人这么做,而且我也亲眼见过有人带着大量现金在市府大楼交税。”   郑慧兰表明,时代不同了,长期以来,市府对于现金付款的“不问、不说”政策应该改变。   尽管郑慧兰并没有提出具体建议,但她认为,不接受用现金支付超过5位数的账单是个好开始。   她举例指出,房屋空置税税率是房屋估价1%,以1幢1,000万元的空置住宅计算,物业税和房屋空置税加起来超过10万元。

法院延长临时保存令 继续冻结两洗钱华裔资产

■■当局正争取没收,曾一度被控洗黑钱的一间华人公司及负责人名下部分资产。资料图片   卑诗最高法院日前裁定,延长一项临时保存令,继续冻结曾经被指协助洗黑钱的一间华人公司及两个负责人的资产。   卑诗民事充公办事处正争取没收,银通海外公司(Silve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下简称银通公司)、华裔负责人秦蔡选(Caixuan Qin,译音)及朱建军(Jian Jun Zhu, 译音)的部分资产,包括一幢在温哥华市值230万元的住宅物业、210万元现金、来自河石赌场(River Rock)的1.78万元筹码、一批手饰,以及约1万元礼物券。   银通及秦氏和朱氏于2017年秋季被控,有关洗黑钱及管有犯罪所得收益等5项罪名。法庭原定于2019年1月展开审讯。直至2018年11月,检控部突然宣布搁置起诉程序。   辩方称已无没收理据   辩方律师内桑森(Matthew Nathanson)强调,他的当事人所有控罪已经被撤回,当局没有任何理据没收他们的资产。   同时,他再次强调,2016年10月份,警方前往他的当事人住所及银通公司进行搜查,已经侵犯了他们的宪法权利。   根据代号“电子海盗”(E-Pirate)的洗黑钱调查行动结果显示,在列治文设有办事处的银通协助清洗了5亿元的黑钱,款项与中国、墨西哥及中东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关。

加拿大华裔洗黑钱案获撤诉 要求即时退回没收的200万

  ■■法院裁定,当局可在30日内退回搜查期间所没收的物品。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涉嫌与卑诗省洗黑钱活动有关的一间华裔公司及其两名华裔负责人,上月22日获检控部门搁置起诉后,通过律师于上月26日入禀卑诗最高法院,要求即时取回在皇家骑警调查期间遭没收的超过200万元。法院裁定,当局可在30日内才退回。 根据列治文省级法院文件显示,检控部已决定搁置起诉银通海外公司(Silve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Ltd.简称:银通),以及两个华裔男子秦蔡选(Caixuan Qin,译音)及朱建军(Jian Jun Zhu,译音)。 代表律师Matthew Nathanson在上周二(11月27日)出庭。据媒体Postmedia报道,该笔款项是在秦、朱两人的住所,以及银通位于列治文的办事处搜出,但庭上没有披露二人获撤诉的原因。 30日归还期乃正常时限 代表律师向法官表示,警方在搜查行动中,侵犯两名事主的宪法权利,因此,他们的金钱及两个保险箱内的物品,应即时退回。 联邦检控官沙尔(Gary Sair)在庭上称,据刑事法规定,一宗案件结束后,在调查期间被没收的物品一般会在30日内退回,由于他是在前一日才收到通知,不能就对方律师的宪法问题申请作出评论,不过,从处理款项至安排退回,30日时间是有效的。卑诗民事充公办公室也正检讨有关档案。 ■■银通海外办事处位于列市一幢商厦内。资料图片 警方在2015年8月曾目睹两名持行李箱的男子进入银通,卑诗民事充公总监于今年初充公了行李箱内接近100万元,银通指,公司在该笔现金上没有利益。 沙尔强调,在控罪搁置起诉后,持有财物数日,不会构成涉事人的宪法权利遭侵犯。 检控官指非法物品不应退回 二人的代表律师反驳,不即时退回款项,并申请民事充公程序,令款项时间拖长,对当事人不公平,再继续扣押属违法行为,要求即时取回金钱。 不过,沙尔之后称,部分没收的物品属非法获得,不应退回,包括步枪弹药筒、信用卡擦卡器、以及一些白色粉末等。 法官最终裁定,当局可在30日的期限内退回现金与两个保险箱内的物品,但他会在本月12月,聆讯代表律师要求更快取回物品的宪法申请;此外,如期间出现民事充公的法律挑战,律师也可提出原先的没收行动属违法。 银通、秦蔡选和朱建军,去年秋季各被控洗黑钱及管有犯罪所得收益等5项罪名。 联邦检控部门上周透露,决定搁置起诉,是基于有关指控未能通过检控测试。 检控部门发现,证据不足以提供入罪的合理机会,并且符合最佳的公众利益。而骑警及辩方律师均拒绝置评。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对于检控部门搁置起诉的决定,表示极度失望各关注,已经要求皇家骑警和联邦检控部门提供资料,了解哪里出错。 这是骑警一项代号“电子海盗”(E-Pirate)调查行动的唯一提出起诉案件。警方追踪调查发现,列治文有洗黑钱服务,涉及金额逾5亿元,即每天处理大约150万元。 调查中更发现,多达40个不同的组织与亚洲有组织贩毒集团有关,而犯罪分子把装满了现金的行李箱运至该公司。 此外,在2015年10月突击搜查该公司办公室的行动中,骑警起出逾200万元现金,大部分是20元钞票,以及分类账和每天交易纪录。从分类账可看到,该公司在短短一年之内,便涉嫌在卑诗省清洗2.2亿元黑钱,又把超过3亿元送到海外。  

加拿大两华裔涉卑诗省洗黑钱活动 一年洗黑钱5亿!

银通曾在卑诗省列市设有办公室。资料图片 涉嫌与卑诗省洗黑钱活动有关的一间华人公司及其两个华裔负责人,日前获检控部门搁置起诉。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周三表示,对有关决定感到极度失望。 ■■去年10月,本报记者前往卑诗省列治文市一幢商厦,发现大堂指示牌显示银通海外公司名字。资料图片 根据列治文省级法院文件显示,检控部决定搁置起诉银通海外公司(Silve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Ltd.),以及两个华裔男子──秦蔡选(Caixuan Qin,译音)及朱建军(Jian Jun Zhu,译音)。 法庭原定于2019年1月至4月进行为期5周的审讯。银通海外及1984年出生的秦蔡选,以及1975年出生的朱建军,去年秋季各自被控洗黑钱及管有犯罪所得收益等5项罪名。 检控部门发现证据不足 联邦检控部门发言人霍尔(Nathalie Houle)在回复《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查询时透露,决定搁置起诉,是基于有关指控未能通过检控测试。 她补充说,检控部门发现,证据不足以提供入罪的合理机会,并且符合最佳的公众利益。而骑警及辩方律师均拒绝置评。 这是皇家骑警一项代号“电子海盗”(E-Pirate)调查行动的唯一提出起诉案件。警方追踪调查发现,列治文有洗黑钱服务,涉及金额逾5亿元,即每天处理大约150万元。 根据骑警调查,列治文一个“私人贷款人网络”从银通公司借来现金,然后借给来自中国的豪华赌客在卑诗省赌场,包括在河石赌场赌钱,这样该群赌客可以在加拿大得到款项,还款时可通过在中国的地下钱庄,以避过中国当局的外汇管制。换言之,毒犯及其他犯罪分子通过在大温地区的赌场洗黑钱。 一年涉清洗共5亿元黑钱 骑警在调查中更发现,多达40个不同的组织与亚洲有组织贩毒集团有关,而犯罪分子把装满了现金的行李箱运至该公司。 此外,在2015年10月突击搜查该公司办公室的行动中,皇家骑警起出逾200万元现金,大部分是20元钞票,以及分类账和每天交易纪录。从分类账可看到,该公司在短短一年之内,便涉嫌在卑诗省清洗2.2亿元黑钱,又把超过3亿元送到海外。 ■■本报记者去年10月发现银通海外公司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资料图片 银通于2014年开设,曾经在列治文库尼路(Cooney Rd.)5811号一个办公大楼设有办公室,而办公室大门更以防弹玻璃制造。 涉案的公司和当事人代表律师,没有就检控部门的决定作出回应。 综合报道

未遵守国际反洗钱准则 加拿大房地产行业变洗黑钱“重灾区”?

加拿大房地产业涉及洗黑钱问题,不仅受到本国政府关注,连国际机构也特别指出,加拿大没有严格遵守国际反洗钱准则。 缺乏足够的资源和专业知识 “财务行动特别组织”(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简称FATF)是一家国际监察机构,专门评估与贪污和犯罪有关的财务风险。FATF于2016年发表过一份关于加拿大的报告,指责加拿大不遵守有关防止洗钱、恐怖主义融资和贪污的国际准则,“特别是在房地产行业”。该份报告又指,一些存心违法的加拿大房地产专业人士,特别是房地产律师,经常被犯罪集团利用进行洗钱活动。 FATF称,由于加拿大缺乏足够的资源和专业知识,涉及洗钱活动的犯罪分子很少被检控。虽然加拿大没有被普遍认为是洗钱或逃税天堂,但根据《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和《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调查文件显示,许多犯罪集团利用加拿大过于宽松的财务法规,以及执法不严的情况,将大量黑钱转到本国。

多伦多房地产市场沦为“洗黑钱胜地” 仅靠经纪举报真的靠谱吗?

《星报》一篇调查报道指,由于法律过于宽松,多伦多房地产市场很容易被用作洗钱渠道。根据联邦政府规定,如果地产经纪发现交易有可疑之处,必须向当局呈交可疑交易报告,但多年来呈交的报告很少,成效欠佳。反洗钱机构“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决定加强对房地产业的审查。 FINTRAC在其最近的年报中指,可疑交易报告可为执法机构提供非常有用的情报,是侦破洗钱活动的关键因素。不过,根据加拿大房地产协会(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的资料,由2013至2017年期间,全国房地产交易数量超过250万宗,但地产经纪和发展商只呈报了197宗可疑交易报告。 单靠经纪主动举报难有成效 房地产分析网站Realosophy创办人帕萨里斯(John Pasalis)认为,当局依靠地产经纪主动举报洗钱活动,根本不会有成效,因为交易佣金太丰厚,很少经纪愿意去认真监督客户。 为加强打击洗钱活动,FINTRAC在2016至2017年期间,向房地产从业员执行152次“合规评估”。FINTRAC计划在2018至2019年期间,进行更多次数的合规评估。 加拿大房地产市场涉及洗钱的问题,也引起国际机构的关注(详另文)。 国会财经事务委员会指,房地产业“非常容易”被洗钱集团利用,建议向房地产业实施更严厉的反洗钱规定。该委员会主席、自由党国会议员伊斯特(Wayne Easter)向《星报》表示,房地产业涉及的洗钱活动问题严重,必须加以制止。 不过,洗钱活动并不容易被成功定罪。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在2006至2016年期间,有3,222宗的洗钱案被提控,但最终只有11%被定罪。 FINTRAC强调,非法资金大举流入房地产市场,很可能推高房价,最终令屋价难以负担。

加国反洗黑钱法被批充满漏洞 肮脏黑钱轻而易举流入市场

■■朱理民指报告未有建议中央公共登记系统,难杜绝洗黑钱。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根据上周呈交国会的一份财政委员会报告,加拿大的反洗黑钱法例充满漏洞,让犯罪分子、腐败的外国政客和恐怖分子,把肮脏的黑钱流入加拿大房地产市场、赌场和购买奢侈品。 该报告指出,加拿大经济面临一连串黑暗角落,带来洗黑钱风险,包括艺术品拍卖、不记名股票和加密货币,因此提出32项建议,修订加拿大反洗钱法例,以解决这些问题。 尽管当中许多建议受到金融罪案专家的欢迎,但有几个专家认为,该委员会未能提出有效打击洗黑钱和逃税的工具。加拿大国际透明协会(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行政总监科恩(James Cohen)称,这是令人失望的遗漏。 委员会建议集中登记,要求所有公司保留东主的记录,以便当局有需要时,可以要求该等公司提供这些记录。但有指该建议与中央公共登记相差甚远。 目前公司注册毋须透露姓名 加拿大因在打击洗黑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方面的落后而受到广泛批评,以至于有一个专门形容在加拿大洗黑钱的术语,就是洗雪(snow washing)。 现时在加拿大,仍然可以在毋须透露姓名的情况下注册公司、开设银行账户、向海外发送和接收资金。 加拿大是七国集团(G7)中仅有的两个国家之一,没有改变法例来提高公司所有权的透明度。 加拿大税务公平组织发言人卡尔德拉(Sasha Caldera)表示,中央公共登记是一种更有力的制度,因为有更多的审查。 担任财务委员会副主席的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朱理民(Peter Julian)称,他的政党不同意该委员会的报告,因为未有建议公共登记。 朱理局续道,当局资金不足,公众怎能指望皇家骑警独自处理加拿大洗黑钱?而公共登记则有助解决问题。

多名中国留学生私人换汇被判入狱,为出狱选择“认罪”

据报道,近日,一名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名叫小莉(文中均为化名)因为帮了朋友一个忙,被英国警方逮捕入狱。因为这个忙直接涉及到私人换汇! 在狱中,小莉发现还有好几个中国留学生也因为类似的事情被捕,无一例外他们全部都是被人利用,而不懂英国法律法规是触犯法律的主要原因。因而,她希望将自身经历说出来,告诉大家,让大家不要遭到奸人利用。 违法换汇,帮忙而已 小莉在英国一所大学就读研究生,去年9月左右,她加入了一个私人换汇微信群,群里的人大多都是为了将人民币换成英镑。 因为汇率比银行利率低,且没有手续费,当天到账,大家交易起来快捷方便。小莉也试过几次,都挺顺利的。 突然有一天,小莉的一个业余从事“私人换汇”的同学希望小莉可以帮个小忙: 他希望小莉在换汇和接头人拿到英镑现金之后,用自己的英国银行账户把钱分别汇入其他几个换汇人的英镑账户里。 小莉当时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答应了。 就这样,不同地址、不同换汇人、不同金额小到几百大到几万英镑,小莉与接头人拿好现金后,便给不同的换汇人卡上打钱。 这位同学为了答谢小莉会偶尔请她吃过饭。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回报。 结果,有一次小莉在去拿现金的时候,警察叔叔从天而降,二话不说便将她和接头人铐上手铐了!而且全程录像。小莉吓傻了... 高墙内的“同伴” 英国警方为小莉提供了法律援助,让小莉在有律师陪同的情况下接受了审讯。经过两晚的审讯后,小莉因洗黑钱被起诉关押入狱。 小莉说: “监狱里的环境还好,和大学宿舍差不多。就是每天挺害怕的,她怕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签证会怎么样、学业还能不能继续下去,会不会留 好的记录影响以后。 她还在狱中结识了其他几个中国留学生,大家都是因为类似的原因被关了进来。 大家都缺乏法律意识, 并不了解私人换汇可能涉嫌违法, 后果将有多么严重! 律师说 如果按“无罪”来打官司,就是不知者无罪。小莉不知情,且不了解“私人换汇是犯法”,也是可打下这个官司来,但时间可能会拖很久。 如果想要尽快解决此案,最好“认罪”。 最终,小莉与家人商量,还是决定“认罪”。 在监狱里“住了”两个月后,她收到了法院的判决——涉嫌洗黑钱罪名缓刑,被罚做义工。 幸运的是小莉的学生签和学校这边都没受到什么影响,只要她能按时完成学业及考试,还是可以按时毕业。” 而且她也和之前做私人换汇的同学已经彻底断交,不再联系了。 给学生的警醒 华人刑事律师康清表示: “洗黑钱罪”可以很严重,要知道案情严重的嫌疑人,一旦定罪,可能获得长达10年刑期。 首先,小莉与人在街头取了现金,再把钱分散出去,最终被定罪,这说明控方已证明她取的这个钱是‘赃钱’,这个钱可能源自毒品交易、抢劫等来历不明的钱,如果当事人当时拿钱的时候,已经对钱的来源有怀疑,这样就已经犯法了,具体罪行如:持有或拥有‘赃钱'。 其次她将赃钱又分别汇给了需要换汇的人,大多数可能是留学生,留学生将其变成生活费、学费,是合理支出,这就等于把钱洗干净了,所以触犯了相关法律。当然,入罪的前提是当事人在进行这些行为时,是知道或怀疑这些钱是有问题的。” 像小莉这样的案子通常会在监狱里待半年以上,小莉选择了以最快的方式出狱——认罪,从长远来看其实并不好。因为这个罪名会一直跟着她,对她之后的影响很难说的。所以如果信自己没有犯法,或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并不知道钱是‘赃钱’,那么应该在律师的帮助下主张自己的权益。” 在这里所有留学生提个醒,无论是英国还是澳洲或者其他国家,大额现金如不能提供合理来源解释,都存在“洗黑钱”风险: 注意事项: 1.对于出国随身携带大量现金,但对这些现金的来源没有合理解释,就有犯罪嫌疑; 2.许多留学生因为有银行账户,亲朋好友便转账过来,想借此买房,同样无法证明现金来源的,账户持有人也可能要承担风险; 3.偷税、逃税也是洗钱的一种方式。公司老板工资不走帐,而是给员工现金,员工收取了现金去消费,就是帮公司洗钱的行为; 4.代购。因为代购买手通常需要很多现金流,经常会在华人网站上找到换汇人“黄牛”来换取大量外币,很多时候,由于不了解钱的来源,经常会牵连到洗钱嫌疑; 5.很多华人也看到商机,做起换汇生意,经常在微信里做换汇广告,其实这本身已经违法,从事类似金融服务行业的人员,一定要拿相关牌照。 结语: 对于这种所谓的现金交易一定要警惕,不能随便帮忙。但如果真的被牵扯进去了,一定要咨询专业人士,了解自己到底有没有触犯法律,如果自己没错,根据法律程序保护自己的最大利益,尽量不要留下案底。 总之,还是不要因为汇率、手续费的问题铤而走险。做人最重要是清白啊!(作者:趣味思想)

在赌场洗黑钱 华裔女总监被摘牌

■河石赌场一名华裔职员因涉及违反“第三方现金交易”规例而遭取消其登记资格。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卑诗省律政厅证实,卑诗彩票公司(BCLC)已经取消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一个贵宾关系部总监的登记资格。事件涉及“第三方现金交易”,违反洗黑钱条例。 根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周四报道,河石赌场贵宾关系部、洋名莉萨的高姓(Lisa Gao)女总监已遭取消其登记资格。BCLC拒绝就事件置评,并且把记者查询转至省律政厅。 曾在深圳工作 省律政厅回复时透露,2017年11月初对河石赌场一个职员展开调查,最后证实该雇员违反BCLC,以及联邦金融监管机构加拿大财务交易与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简称FINTRAC) ,有关第三方现金交易的规例。至同年11月底,当局作出上述决定。 不过,省律政厅补充说,这是属于一个初步决定,并且已经收到复核要求,目前正在进行最后阶段检讨工作。根据高氏的个人资历资料显示,她曾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工作,2010年开始受聘于河石赌场。 已收到复核要求 2017年9月,本地传媒披露河石赌场涉及洗黑钱消息。根据会计师事务所MNP的一份报告显示,单是2015年7月,河石赌场先后接受了总值约1,350万元、面额20元的钞票交易。警方过去曾经表示,大部分相关现金可能来自贩卖街头毒品所得的金钱。 MNP报告更指出,上述现金大多数来自亚裔豪客,其中更有赌客一次过使用小额钞票,兑换超过50万元筹码。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其后委任专员渣以文(Peter German)进行独立调查。至今个月较早时,省府宣布推出新规定,以加强审查大额赌款来源,包括:任何赌客在24小时内欲以1万元或以上金额,来换筹码赌博,必须要证明他们的金钱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