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11:44:2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长期护理院

改善长期护理院服务 工会提10建议

■■工会希望取缔牟利的护理院。   星岛日报讯   安省公共服务雇员工会(OPSEU)向前线员工收集意见,并致函省长福特提出多项建议,希望解决长期护理中心系统性问题,包括增加巡查护理院人员数目,立法规管院舍须聘请足够人手维持服务,以及取缔牟利的护理院。 该工会主席汤马逊(Warren Thomas)早前向会内成员的护理院巡查员收集意见,为现时长期护理中心面对的问题寻求解决方案。他说既然省长福特表明要了解前线工作人员的看法,工会已经代劳。 汤马逊致函省长向当局呈交建议作为参考,期望能够采用。信中提到多年前设立巡查长期护理院制度,过去数届政府制定的指引,工会一直就该系统出现的问题发出警告。 处罚不守法护理院 工会提出多项建议使长期护理中心的巡查系统更为有效,包括: *立即对每间长期护理中心再次执行年度居民质量检查(RQI),不能仅依赖院友或担忧失去工作的护理人员举报,或有待重大事件发生后才前往巡查,正如新冠肺炎疫情突显灾难性的问题; *雇用适当数量的巡查员进行年度检查,以及由投诉和严重事件引发的检查; *确保省府部门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和应急物资,让巡查员安全地进行现场检查; *建立用于长期护理院检查的安全规程,对巡查员进行培训,并在检查过程中必须遵循规程,及通告所有长期护理中心; *将巡查员分配到特定的长期护理院,使他们了解这些院舍的问题; *在巡查后确保为长期护理院提供支援,一些院舍获得检查报告但不了解结果,或者不知道如何实行改善措施; *对不遵守规定的长期护理院予以处分; *当他们从检查报告中删除检查员的发现时,对MLTC中的经理进行额外的监督,以确保经理的指示落在政策之内; *立法制定长期护理中心的适当人员数目,以确保优质护理水平,并为长期护理中心的巡查员提供足够的人手,工具和执行权; *把长期护理中心纳入公共医疗体系,并从系统中删除牟利的护理院舍。当长期护理作为公共服务,受政府部门监管,为居民提供更好护理服务,减少违规情况和重大事件供巡查员进行调查。牟利的护理院因盈利而减少工作人手、院友的护理和个人防护装备,导致在这类护理院在疫情期间死亡率增加四倍。 在疫情前,牟利的护理院的死亡率比公立的高16%,住院率高33%。而且有更多院友跌倒及大小便失禁等问题。 星岛记者报道

咸美顿一间长期护理院被吊销牌照

【星岛综合报道】位于咸美顿疫情最严重之一的Rosslyn长期护理院,已被吊销经营牌照。 退休居所管理局(Retirement Homes Regulatory Authority,简称RHRA)宣布,位于咸美顿的长期护理院Rosslyn Retirement Residence,已于6月4日被吊销牌照。 RHRA公关经理Phil Norris表示,经审查、考虑、审阅工作人员及公众的投诉后,决定吊销Rosslyn的经营牌照。 Rosslyn于上月爆发疫情,共有64名住客及22名员工染疫,14名住客更因染疫死亡。 Norris表示,对长期护理院住客及其家人而言,这属于具破坏性,极令人感到沮丧;管理局已跟咸美顿及其他社区合作,确保Rosslyn原有住客能安全地迁至其他护理院。 由于Rosslyn被吊销牌照,住客不能在该护理院继续居住,受影响的人士,RHRA会拨出紧急基金作支援。 安省新民主党领袖Andrea Horwath于周一(15日)已呼吁安省吊销经营Rosslyn的Martino家族所拥有的8间护理院牌照,理由是这些护理院的居住环境十分恐怖,长者居住在肮脏环境中,臭虫滋生,老鼠粪便及四围都生满霉菌。 (图片:Global News) T02

安省6月18日开始 无疫情长期护理院可重开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省长福特宣布,由6月18日开始,“审慎地重开”省内没有爆发疫情的长期护理院,家人亦可以进入护理院内探望住客,但探访会有限制。   福特表示,到长期护理院探望家人的人数会有限制,每次只可容许1名家人进入护理院,而每名探访人士,每周只可探访1次,而探访人士亦须遵守社交距离,及必须在过去2周内,进行病毒检测且结果须呈阴性。 被问到周三(10日)进行的病毒检测,福特表示,过程十分顺利,进行检测是出于谨慎的考虑。 根据安省卫生厅的数据,截至周四(11日)早上,有65间长期护理院继续爆发疫情。 另外,被问到长期护理院住客的死亡人数时,福特表示,对数字感到失望,省府承诺会改善受损的系统。 (图片:CTV) T02

万锦一间护理院宣布疫情结束 曾经95%住客得新冠

【星岛综合报道】位于万锦市的Participation House长期护理院,经过2个月抗疫后,宣布疫情结束。 该护理院执行总监Shelley Brillinger表示,已获得约克区公共卫生部门通知,该院的疫情已经结束;但她表示,管理团队仍会保持警惕,及致力维护住客及员工的健康与安全。 Participation House长期护理院在疫情爆发期间,最高峰时有95%住客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即42名住客中,有40人染疫,另有38名职员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 该护理院至今有6名住客染疫死亡。 (资料图片) T02

安省护理院又出事了 住客没死于新冠死于营养不良

【星岛综合报道】Pietro Bruccoleri上月在Woodbridge Vista长期护理院死亡,虽然该护理院有23名住客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死亡,但他并非死于染疫,死因是营养不良。 Bruccoleri的家人表示,当5月29日赶到Bruccoleri的床前时,发现其房间十分焗热,而且没有空调;其长女Rina Di Salvo表示,没想到他会被忽视。 Bruccoleri的小女儿Mary Bruccoleri亦表示,对事件感到十分恶心及伤心欲绝。 82岁的Bruccoleri,患有后期老人痴呆症,大约1年前被转送至Woodbridge Vista长期护理院居住。 由于附近有住客感染新冠肺炎,故Bruccoleri于5月时被搬出原先的房间;Mary Bruccoleri表示,感到Bruccoleri自搬到另1房间后,好像被抛弃一样,身体状况更一直走下坡。 Bruccoleri过去一共进行5次病毒检测,全部结果呈阴性反应;护理人员通知其家人,Bruccoleri的身体状况很好,但数周后却接到Bruccoleri的死讯。 死因裁判官发表的报告,将Bruccoleri的死因列作“营养不良”,意思是缺乏营养而导致精疲力竭。 经营Woodbridge Vista的Sienna Senior Living发表声明,表示对事件不予置评;声明指出,希望向住客的家人作出保证,现正努力确保每名住客能达到或超过卫生当局的标准,且正密切监视各住客,确保住客获得健康及应有营养。 当被问到房间太热时,Sienna没有回应。 Sienna目前正面对住客家人提出的诉讼。 Woodbridge Vista于5月31日,即Broccoleri死后2天,将18名住客送往医院治理,理由是护理院的护理需求,已超出供应水平。 (图片:CBC) T02

省府拟整顿长期护理院 护士协会提35项建议

星岛日报讯 就省府有意整顿长期护理中心系统,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egistered Nurses' Association of Ontario, 简称RNAO)提出数十项建议,包括增加工作人员,提升职员工作技巧,以及改善拨款模式,促请当局参考及采纳,以便修正多年来累积的问题。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汇编的报告“长期护理系统过失:20年来人手及拨款建议”(Long-Term Care Systemic Failings: Two Decades of Staffing and Funding Recommendations),当中详细列出35项有关人手调配和资金方面的问题,同时提及公众咨询,以及法医官对20间长期护理中心出现问题的调查。 该协会提出数十项的建议,主张在长期护理中心要增加工作人员,适当技巧管理职员,以达到所需服务的敏锐度,并且改善拨款模式以配合需求。 护士协会行政总裁格林斯潘博士(Dr. Doris Grinspun)指出,该会多年来已研究这些问题,呼吁长期护理厅、卫生厅和省长应该立即采取行动,如果再花时间和金钱做已知答案的研究,这是令人感到沮丧。政府应该知道如何作出改善,才可以挽救在长期护理中心住客的生命。 住客每天需4小时直接护理 格林斯潘说,省长福特已表明会改革系统,这是政府的责任。所以要由上而下落实推行,护理院住客、家属和职员希望当局尽快改善现有的情况,目前需要更多的拨款及增加人手。 该会就早期的报告和研究为基础,并满足有关需求而提出工作人员调配方式。报告建议护理院每名住客,每天至少要接受四小时直接护理和个人护理,这要取决于受监管和不受监管护理人员的技能组合。这四个小时护理,包括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简称RN)每天提供48分钟,注册护理护士( registered practical nurse,简称RPN)每天60分钟,不受规管的个人护理员(personal support worker,简称PSW)每天132分钟的服务。...

病人监察办公室调查长期护理院监督问题

安省病人监察办公室正就长期护理院疫情爆发,引致大量住客及护理人员染疫事宜展开调查。 安省病人监察办公室监察专员Paul Dubé确认,他会展开研究安省长期护理院在疫情爆发后的处理方法。 安省病人监察办公室的主要工作,是调查长期护理院及医院的患者投诉,自3月至今,共收到150个投诉,且投诉个案仍然上升之中。 这是安省病人监察办公室在疫情爆发后,首次公布会进行调查。 4月26日,有长期护理院的员工、住客家人、护理人员及住客发出公开呼吁,要求公开长期护理院的不安全情况,令住客、护理人员及其他工作人员可了解所面对的严重危机。 Dubé表示,会致力解决有关问题,及可以从住客及护理人员的经验中汲取教训。 Dubé将集中调查长期护理厅及卫生厅对长期护理院系统的监督,但亦会收集爆发疫情的长期护理院内,住客与护理人员的经验。 调查包括长期护理院的人手水平、探访限制、防控程序及讯息交流等多方面。 (资料图片) T02

杜鲁多:周四与省长商谈长期护理院问题

总理杜鲁多表示,会就长期护理院的问题,跟省长商讨解决办法;另外,杜鲁多亦呼吁雇主在经济重新启动时,保障员工可获得工作。 杜鲁多表示,周四(28日)会跟省长举行电话会议,商谈长期护理院的问题;他强调,联邦政府会为各省的长期护理院提供支援;他表示,军方就长期护理院所撰写的报告内容,令人感到十分不安。 杜鲁多又呼吁申请工资补贴的雇主,应协助员工在加国经济逐步重新启动后再获得工作。 联邦政府的数十亿元财政援助措施,一直有人感到存疑,因为有超过800万人失业,每人继续每月领取2,000元紧急援助金,会令人对联邦财政感到担心;另外,亦有人担心员工重返工作岗位时,是否有足够个人防护装备。 (图片:CTV) T02

民调:66%民众促联邦订老人院全国标准

(■■逾6成民众要求政府接管长期护理机构。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感染新冠病毒直接或间接死亡的患者,大约有82%是居住在长期护理机构的长者。一份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养老院不断爆发疫情,促使66%的民众要求政府接管长期护理机构,或制定一个全国性的标准以维护长者的健康和安全。 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的调查结果发现,政治倾向明显左右民众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 去年联邦大选投票支持保守党的人争持不下,有47%人支持制订全国标准,但也有53%人反对。投票支持其他政党的人,则最少有四分三赞成由政府接管私营养老院。 长期护理机构属于各省和特区自行监管的范畴,不纳入《加拿大卫生法》(Canada Health Act)的全国标准之列。全国公务员及普通雇员工会(National Union of Public and General Employees)要求联邦政府把《卫生法》延伸至长期护理机构,以确保各省有一致的标准。总理杜鲁多也曾表示,将在疫情过后的检讨中加以考虑。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资料,居住在长期护理机构的加拿大长者,并非唯一生活在新冠疫情恐惧下,欧洲大约有半数感染病毒的死者是养老院住客,美国长期护理机构也占死亡人数近40%。 魁省近8成人赞成设全国标准 安省和魁省的长期护理机构是重灾区,安省有超过280间养老院爆发疫情,近1,500名长者死亡。魁省有超过270间长期护理机构爆发疫情,超过2,000住院老人死亡。 调查发现,魁省民众最赞成制定全国标准,支持率为77%,安省和卑诗省的支持率与全国平均的66%相同。 沙省是全国唯一反对订立全国标准人数较高的省份,有51%反对,赞成只有49%。 在去年联邦大选中投魁人政团(Bloc Quebecois)一票的选民,有高达90%赞成制订全国标准,其次是新民主党支持者的83%,自由党支持者也有77%,支持保守党的人则只有47%赞同全国统一标准。 研究又指出,家庭收入对民众意向的影响轻微,各阶层均最少有63%人支持全国标准。性别和年龄层的意见则呈现明显的分界线,35至54岁的女性有73%赞成统一服务水平,55岁以上有71%支持率,18至34岁也有64%;男性支持全国标准的比率普遍较低, 55岁以上有65%支持率,35至54岁有64%赞成,18至34岁只有59% 支持率。星岛记者报道

为何护理院成新冠重灾区? 省府将开展检讨工作

■安省的长期护理院,是新冠肺炎的重灾区。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政府昨天宣布将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由今年9月开始,检讨长期护理院系统,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应对表现和问题,并提出改进措施。不过,反对党和工会方面,则坚持对行业展开全面的公开调查。 加通社报道,安省长期护理厅长富勒顿(Merrilee Fullerton)周二发表声明指出,省府将用接下来几个月时间完善委员会的细节,包括委员会人员组成、负责人人选、职权范围及工作时序等。 委员会将于9月份开始展开检讨工作。富勒顿强调,“一个独立的、无党派的委员会,是进行一次快速彻底检讨的最佳途径。” 委员会将提改善建议 不过,安省长期护理协会(Ontario Long-Term Care Association)、反对党及代表6万名前线医护工作者的SEIU工会,呼吁省府对这一行业展开公开调查。新民主党领袖贺华丝(Andrea Horwath)表示,政府指定的委员会,不等于公开调查,是一种闭门操作。只有公开调查,才能给护理院住客和家人发声机会,令他们得到所期望的答案、尊重和改变。 SEIU亦表示,只有公开调查,才能给疫情中去世的护理院住客及家人一个真相。该工会主席史都华(Sharleen Stewart)表示,“我们清楚认为,这一委员会如果不是以全面公开调查的方式设立,要么难以保持真正的独立,要么难以有效率。”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汇集安省各地卫生局报告的数字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全省有280间长期护理中心,爆发新冠肺炎,目前疫情仍未结束的还有220间。尽管省府加强了限制措施,并在长期护理中心内,展开广泛的病毒检测,在过去几周内出现疫情感染的护理中心数字,仍不断增长。与长期护理院关联的疫情死亡人数,达到1,467人。 省府上周发布一项紧急法令,允许省府暂时接管那些新冠疫情严重的护理院的管理工作。不过,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表示,现时并无即时的计划行使这一职权。 她指这做法旨在加强对长期护理院内弱势长者的保护,并确保省府在这些机构需要紧急援助时,可以快速出手行动。

省府颁紧急强制管理令 必要时接管爆疫情护理院

安省政府颁布紧急权力指令,容许省府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挣扎的长期护理院,可以执行“强制管理令”,让政府在危机期间接管爆发疫情的长期护理院。 省府表示,这项指令,是“快速”即时与有效的管理替代方案,管理代理人可以是任何人,当中包括公司或医院。 安省共有626间长期护理院,当中有249间曾经或继续爆发疫情,而住客染疫死亡人数,占全省感染死亡人数逾四分三。 省长福特表示,会竭尽所能,加强对长期护理院住客及护理人员的安全,透过这步骤,省府可快速地采取行动,压抑这种致命病毒的传播。 省府早前已宣布,护理人员只可以在1间长期护理院工作。 安省长期护理厅长富勒顿(Merrilee Fullerton)表示,最新指令是“另1步骤”,可以“确保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刻,为长期护理院提供所需支援”。 (资料图片) T02

长期护理院疫情爆发严重 驵勉城: 应结束私营

■驵驵勉城认为,应停止私有化护理院。 星报勉城认为,应停止私有化护理院。 星报 鉴于全国各地许多长期护理院成为疫情重灾区,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城(Jagmeet Singh)认为,加拿大应停止私有化护理院,并建立长者护理的公营框架。 驵勉城星期日接受CTV新闻节目的采访时说,政府应将长期护理纳入《加拿大卫生法》之下,交由联邦监管。“我认为需要结束私有化经营。我们看到长者处在一些恶劣条件中,护理院有最高的死亡率,对此毫无疑问,我们需要结束私人营利的长期护理院。”驵勉城说:“当我们在照顾老年人时,利润不应成为动机。” 多伦多瑞尔森大学国家老龄研究所(NIA)的最新报告,在新冠状病毒疫情中,长期护理院中就有3,300多人死亡,占全国总死亡人数的82%。由于加拿大没有标准化的长期护理系统,因此这些机构在疫情中的表现差异很大。NIA报告指,目前长期护理院服务是通过非营利和营利提供者共同拼凑下组建的系统,通过一系列公共资助计划而成。 驵勉城表示,这次疫情证明私营模式失败了。整个系统标准不一、运作不佳,所以应该要制定国家统一的标准,通过《加拿大卫生法》纳入公共领域,以公营方式来经营高质量的护理设施。 他也对亚省Cargill肉品工厂重新复工的问题表示关注。该肉品厂是本国最严重的单一设施疫情爆发点,整个工厂超过900人检测出阳性,其中2人死亡。但半个月后,工厂安全措施获得省级批准,员工可以恢复上班,但仍有工人非常担心自己的健康安全。 驵勉城强调雇主要保证带薪病假。他说:“工人需要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不会受到感染或感染同事的危险。若有工人生病,他们不应该冒险上班,不应该在请病假和不知道如何支付帐单之间做出选择。”驵勉城在虚拟国会质询会议上,已要求强制性的10天带薪病假,并施压杜鲁多政府,询问关于那些被准许重返工作岗位但又感到不自在的人,是否仍然有资格获得加拿大紧急应变金。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没有直接给予答案,仅重申政府保护工人的承诺。 星岛综合报道

全国长期护理院疫情严重 专家:设计太过时!

■有专家指出,长期护理院的疫情严重,主要与院内设计过时及过于挤迫有关。CBC 有专家及学者表示,全国长期护理院的疫情爆发严重,主要与院内设计过时及过于挤迫有关;专家亦批评各级政府,未有为长期护理院翻新或重建提供任何资助。 加拿大长期护理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Long Term Care,CALTC)主席Jodi Hall表示,疫情引致公众对长期护理院的关注,但问题实质已存在多年,且各级政府对长期护理院的资助不足,故呼吁联邦政府应加紧改善长期护理院的环境。 现有不少长期护理院的设计,仍是一间房间内放置有4张床,像医院的设计一样,仅用布帘分隔,而且是公众洗手间及浴室,饭厅及走廊十分狭窄。 Hall表示,从控制感染角度看,这是十分大的挑战。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至今,染疫死亡人数中,长期护理院住客占大约80%。 Hall表示,现代化设计会有助预防病毒传播;她表示,加拿大公共卫生部上月推出有关长期护理院的防控指引,其中部分准则,在陈旧的长期护理院中,根本不可能可以遵守。 缺乏空间难实施隔离患者 加拿大长期护理协会,过去曾四度提交联邦资助申请,但政府至今没有任可投资承诺。Hall最近致函总理杜鲁多及多名部长级官员,强调联邦政府解决长期护理院设计陈旧的问题是“当务之急”。 她在信中指出,长期护理院现有疫情爆发的管理计划,包括隔离患者,都受到空间不足,或设计上有问题而受到阻碍。 Hall表示,不足40%的长期护理院是私人经营,其余都是公营,非牟利,或公营与非牟利机构合办的,而长期护理院是由省级政府所管辖,但省政府一直对长期护理院的资助都不足够,故希望联邦政府在资助长期护理院方面作出改善。 约克大学社会系教授Pat Armstrong表示,不少长期护理院的设计已经过时,主要因部分护理院是建于1960年代,这可能会导致病毒快速传播。 Armstrong表示,缺乏适当公共资源来改善设施及设计,反映加拿大政府认为老年人的价值偏低。 星岛讯

长期护理院人手不够 受疫情重击空缺难填

星岛日报讯 由于遭受疫情重创,安省的长期护理院正面临前线护理人员急缺的状况,而且不容易招聘到人手。 据《星报》报道,多伦多市中心长期护理设施The Rekai Centres,正竭力填补前线工作人员的空缺,他们打电话给1000名之前曾在那里工作过的医疗实习生,试图寻求帮助。最终只有14个人同意帮忙,来上班的更只有8人。其中还有一人在工作一天之后,第二天就没再出现。 Rekai中心的行政总裁格雷厄姆-纳特(Sue Graham-Nutter)说:“所有人都害怕在长期护理中心感染病毒,我能理解,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林赛市(Lindsay)罗斯纪念医院(Ross Memorial Memorial)的注册临床护士伯利(Meghann Burley),前不久收到主管的电邮,询问她是否愿意临时请假,去她的前雇主、鲍勃凯金社区(Bobcaygeon)的Pinecrest护理院帮忙,那里迄今至少已有28位院友死于新冠肺炎。 伯利考虑了一天之后同意了。 她说,从逻辑上讲,她的决定是合理的,因为与许多其他医护人员不同,她没有孩子或较年长的家庭成员同住。 伯利于3月下旬回到Pinecrest护理院工作,担任下午班和早班的工作。她说:“我只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就感到情绪上的极度困扰,因为实在不能一下子接受那么多长者的死亡。” 担心会传染子女或父母 安省的长期护理机构,没有足够的前线工作人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7.7万名居住在这些机构的长者和病患,长期处于缺乏足够服务人员配置的状态。在现在的新冠疫情之下,很多护理院更是急需工作人员。 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简称CUPE)安省分会表示,因为有工作人员被感染或需要隔离而无法工作,长期护理院的护理人员,正尽力维持对住户的看护服务水准。但一些工作人员害怕去有病毒疫情的护理院工作,担心他们会传染给家中的子女或父母。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egistered Nurses’ Association of Ontario,简称 RNAO)主席格林斯潘(Doris Grinspun)认为,多年来的系统性资金不足,加上政府在上个月没有迅速采取行动,阻止疫情发展,长期护理机构出现了太多的感染和死亡病例。她说, RNAO正在与专门推进长者护理服务的非牟利组织Advantage Ontario合作,为长期护理中心寻找合适的护士专业学生,但前提是这些护理机构,须要提供足够的防护装备。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