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14:47:3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ICBC

工会支持改革 冀保费继续可负担

■ 梅休 代表ICBC雇员的工会组织MoveUp发言人梅休(Lori Mayhew)表示,工会支持尹大卫提出的财政改善措施,尤其是对轻微受伤赔偿额设置上限,因为轻微受伤发生次数频繁。 梅休表示,工会认同省政府针对轻微受伤索赔上限设置为5,500元,因为根据2016财政年度数据显示,比起灾难性重大损伤,轻微受伤发生次数更多。 梅休说:“对于ICBC的新政策,工会很满意,我们将致力与ICBC合作,确保卑诗省民的汽车保费能继续可负担,车祸受伤者在获得治疗的同时,也能获得财政支持。” 不过,梅休补充说,尽管尹大卫周二提出的改善措施仅是开始,但这些建议都很正确。梅休还表示,对许多在车祸中受重伤的人士而言,把工资损失赔偿提升至740元(每周)是极大的进步。她认为,ICBC下一步应雇用更多员工。 分析员倡改善公共交通设施 加拿大另类政策研究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公共财政分析员汉明威(Alex Hemingway)表示,引入私营车保公司并不能降低保费价格,反而导致整个市场混乱,车保费可能变得更高。   ■ 汉明威   汉明威指出,一些拥有最便宜车保的省份,例如缅省和魁省,采用公营车保系统,而实施私营化车保系统的安省,车保价格极高。因为私人拥有的车保公司,需要在市场营销方面投入大量金钱。 他说:“首先,私营企业获取更多利润的方式是做广告。其次,如果私营车保公司旗下拥有多家分店,在行政管理方面需花费更多。” 汉明威表示,由于卑诗省车保系统经常有法律诉讼,一旦发生车祸,伤者寻求律师帮助的机率较大,因而导致ICBC在车保索赔方面耗费巨大。目前ICBC的索赔费用仅有57%是归受害者拥有,余额都用于支付律师费。不过,他认为省府提出的改善措施能缓解这些问题。 汉明威说:“解决ICBC财政危机的最佳方式是提高城市公共交通设施,市民开车根本原因是因为交通不便捷,改善他们出行的最佳方式,是让市民骑自行车或徒步出行更方便。”

警派反光手环 吁行人注意交通安全

■ 警长克拉克(左)派发反光手环。 图文:本报记者张文慈 素里皇家骑警周二联同卑诗保险公司(ICBC)发起宣导行人安全活动,在素里交通事故黑点地区,派发反光手环和安全册子,提醒行人横过马路注意安全。素里去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中,有四成涉及行人,今年初又有一位九旬男长者遭货车撞伤。 司机及行人均有责任 这项名为“看到和被看到”(SeeBeSeen)的宣导行人安全活动,周二上午11时到下午1时在素里乔治国王大道(King George Blvd.)夹104路(104th Ave.)交界处举行,该处曾多次发生行人被汽车或货车撞倒事故。警员和义工周二在场派发宣传品和劝告民众。 ■ 工作人员向行人派发安全册子。 据素里骑警警长克拉克(Gary Clarke)在现场向媒体表示:“大部分涉及行人的交通事故,都是因为司机在十字路口左转时,不是未让行人先横过马路,就是行人穿着深色衣服,或者没有专心过马路。” 克拉克强调,道路安全是司机及行人共同责任。“司机在交叉路口时须加倍注意,避免边行边用手机,并准备让途人。行人在过马路的时候,须要让司机看清行进路线,并与司机保持眼神接触。” 在劝导活动期间,警方同时严格执法,对违规驾驶或行人发出警告和罚单。警方除在现场推广讯息,也会在社交媒体宣传。 此外,ICBC素里及白石镇地区道路安全协调员克莱因(Karen Klein)表示:“行人安全在夜间和下雨天气需更加关注,因为事故中,十分之九是驾驶员,十之八九是行人。” 据ICBC研究发现,每年由10月至翌年1月,43%的交通意外与行人有关。大部分涉及行人的交通意外都发生在十字路口,比率达76%;当汽车左转或右转时发生,司机应该在转弯或抵达停车点时,预备让行人先横过马路,可以避免事故发生。 ICBC要求司机在冬季月份驾车时,要专心驾驶,但行人也亟需小心,在行人过路线横过马路、与司机有眼神接触、勿戴耳筒走路、过马路时停止使用手提电话,以及尽可能穿着反光衣服或带备手电筒等。

ICBC出招纾缓财政困境 新措施预计4月1日施行

■ICBC为改善财政状况,自2019年4月起,轻微受伤和痛苦索赔上限定为5,500元。加通社 本报记者沈雯洁报道 为了解决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面临的财政危机,省律政兼专责卑诗汽车保险公司事务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周二公布ICBC财政改善措施,自2019年4月1日起,轻微受伤和痛楚索赔上限定为5,500元,预料每年可为ICBC节省10亿元。 另外,意外受伤的医疗护理和康复索偿额,上限将由15万增至30万元。ICBC希望可以从而减少诉讼开支。 尹大卫表示,为了确保ICBC在未来十年内能持续运作,第一步是确保今后保费的公平,且着重减少车保赔偿期间所产生的律师费,节省下的费用将直接用于帮助受伤人士,确保卑诗省汽车保险费率维持在市民可负担范围内。 料每年可节省10亿元 尹大卫提出,轻微受伤赔偿自2000年起增加了265%,在2016年,这项个案的平均赔偿额为1.65万元。现在建议赔偿上限定在5,500元,估计每年可为ICBC节省10亿元。   ■ 尹大卫表示,新措施可望每年为ICBC节省约10亿元。加通社 而意外受伤的医疗护理津贴,将会倍增至30万元,这政策追溯至2018年1月生效。此外,部分受伤索赔个案,将由一独立仲裁程序处理。以上措施能节省ICBC的法律诉讼费用,相关开支已占ICBC财政预算的24%。 尹大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ICBC还会承担车祸受害者部分治疗费,包括医生预约看病、身体理疗、运动机能改善、心理咨询、甚至是针灸费用。” 另外,ICBC还计划展开一系列咨询,研究调节保费率,确保有良好驾驶纪录车主,可以支付较低保费,而不良纪录司机则须较高保费。他说:“整个咨询过程将向民众保持透明度。” 增医疗赔偿冀减诉讼费 ICBC主席麦菲(Joy MacPhail)表示:“省民不能再承受不断增加的车保费用,目前需采取紧急措施减缓ICBC的车保费压力,保障受害者利益是我们首要任务,从法律诉讼方面节省下费用能为受害者提高护理和治疗方式。” 尹大卫说:“如今我们不仅确保保费可负担性,且为在车祸中受伤人士提供更好的照顾,省府要让ICBC继续运作。我们首要工作是扑灭财政大火,下一步再思考未来该如何走。” 在本财政年度前9个月里,ICBC营运净亏损9.35亿元,预计截至今个财政年度结束,亏损将高达13亿元。

开车用手机是致命车祸主因 律师:ICBC误导公众

本报记者 本地一个律师批评卑诗保险公司(ICBC)在分心驾驶问题上误导公众,令民众以为驾车时使用手机,是引致致命车祸的主因之一。 根据卑诗法医服务处的资料,在2008年至2016年,共有14人在车祸中死亡,这些与驾车人士在开车期间使用电子装置,例如手机有关。然而,ICBC在网页中指出,每年有78人因为分心驾驶而丧生。 温市Acumen Law的律师多罗申科(Paul Doroshenko)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上述资料,他认为有需要重新思考对分心驾驶的惩罚。 ICBC没有明确否认多罗申科所提供的资料的准确性,但指出,研究显示,司机开车时使用手持电子装置,会增加发生车祸的风险5倍。

ICBC面临“财政大火” 全省车保业要进行重大调整

■ ICBC预计今个财政年度,亏损将高达13亿元。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沈雯洁报道 尹大卫怨前朝提取10亿元 省律政厅长兼专责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事务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周一就ICBC亏损问题作出回应,他预计2017至2018年财政年度,ICBC亏损达13亿元,在财政年度前9个月,ICBC营运净亏损已达9.35亿元。尹大卫把ICBC目前的状态比作“财政大火”(financial dumpster fire),声称要对全省的汽车保险业作出重大调整。不过,有学者认为,即使引入私营公司竞争,也不能避免保费加价。 尹大卫表示,省政府不会改用不论过失赔偿原则(no-fault insurance system),并保留卑诗省民向法院提出诉讼的权利(省府的考虑方案详另表)。     尹大卫说:“在过去10年内赔偿额增加了250%,该方法并不具可持续性。不管我们怎么做,都会有人感到不满。” 尹大卫在记者会上指,无论消息有多残忍,省民都应得到真相。他并且把ICBC的财政危机归咎于前自由党政府的不作为,他续称,由于前政府不采取任何行动,导致保费不断增长。为了保证ICBC的财政平衡,省民或将面临400元的保费增长,尹大卫表示,会尽量避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 无意引入私营公司竞争 尹大卫表示:“ICBC之前运作模式缺乏可持续性,前政府还直接从公司内取出10亿元作红利。3年前,ICBC已收到财政危机的报告,以及另一独立机构的建议,但这些建议都未呈现在对外公布的报告中。” 此外,对于会否考虑在汽车保险引入私营公司经营,尹大卫表示,ICBC向公众提供了许多重要服务,而看安省把车保私营化后,也没有降低纳税人的投保成本,因此,暂时未有此计划。 另一方面,省自由党ICBC事务评论员叶志明(John Yap),周一回应尹大卫的批评时指,省新民主党政府并没有对ICBC面临的挑战,立刻采取措施处理。 叶志明说:“前政府执政时已请求第三方机构审查ICBC,审查结果于去年7月10日已公布,并放在新任厅长的桌上。在这7个月,尹大卫没有根据报告要求立刻采取行动,而是要求再次进行审查。”   保险业建议赔偿额 改按月支付审查防诈 卑诗大学(UBC)商学院教授安特魏勒(Werner Antweiler),周一接受《星岛日报》采访时表示,引入私营汽车保险公司不能降低车保费用,反而会增加保费,实行私营保险的安省,平均车保费用高于卑诗省。他指出,车保费用以螺旋式的增长与事故频发和受伤索赔有关,省政府应参考卑诗工作安全局(WorkSafeBC)的劳工赔偿补贴方式,制定更规范的赔偿系统。 安特魏勒称,ICBC实行盈亏平衡的制度,尽管前朝政府要求已甚为严格,ICBC资金储备仍迅速上涨,但后来前政府为了填补财政漏洞,动用了ICBC储备;但造成保费上涨的真正原因,离不开事故发生频繁及索赔成本。 轻微受伤平均赔3万元 他说:“在十字路口发生事故较为频繁,自2011年至2015年,事故发生次数增加23%,受伤和死亡人数上升了17%。更令人不安的是,因轻微受伤而需支付的平均索赔费用,从2000年的8,220元增至2016年的30,038元,几乎上涨四倍。” 安特魏勒提议,为了让保险公司更好地监督司机的行为,针对高风险群体(如新牌司机)安装远程追踪驾驶系统,防止分心驾驶或超速。若车主自愿安装该系统,则可享受较低保费。他说:“解决ICBC目前面临的问题,并不需要把保险公司私营化,而是要创新技术。” 保险公司负责人蓝章铨向本报记者表示,ICBC应参考其他省份来制定保险索赔规则,为了防止骗保情况频现,建议受害人定期由保险公司审查康复情况。 蓝章铨指,他从业以来,见到不少事故“受害人”一星期内就痊愈,立刻辞职,使用保险公司赔偿金额去旅游的情况。他建议ICBC每月为伤者进行审查,并建议采取每月赔偿伤者的方式,而非一次性赔偿,防止骗保情况发生。 另外,他还认为赔偿应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区分,若轻伤,则按照不论过失赔偿原则(no-fault insurance system)由保险公司进行赔偿;若是重伤,则需寻求律师帮助。 ...

ICBC本年度已净亏13亿 每个车主至少加价400元

■ 卑诗保险公司今年财政年度结束,预料会有13亿元亏损,本省司机每年保费或要平均加价400元。星报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卑诗保险公司(ICBC)财政危机恶化。在今个财政年度头9个月里,ICBC录得营运净亏损9.35亿元,预计截至今个财政年度结束,亏损将高达13亿元,较3个月前预测多出近10亿元。预料卑诗律政厅长兼专责ICBC事务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周一会就此事作出回应,不过财政厅长詹嘉路(Carole James),暂未就这事是否影响下月公布的财政预算案而置评。据称一份呈交给尹大卫的简报指出,如不采取措施,卑诗司机每年支付的车保或须至少加价400元。 据ICBC星期日发出新闻稿指出,该公司的亏损大增,主因本省发生交通意外的数目迅速增加,继而导致向该公司索赔数目也上升。 年度头9个月蚀逾9亿 ICBC续道,本省发生交通意外的数目逐年增加,因此该公司收到索赔个案,每年增加速度数以千宗计。受伤索赔的开支现在每年差不多30亿元,其中平均金额45万元的大额索赔个案,在过去12个月大涨八成。 此外,ICBC指出,由去年4月1日至12月31日,该公司净亏蚀为9.35亿元,换言之,保费不足以填补汽车意外赔偿额。 还有,据《省报》(The Province)报道,一份呈交尹大卫的简报称,ICBC目前每天亏损350万元,预计截至今年3月31日止的财政年度,亏损额达到12.9亿元。除非采取措施,否则到了明年,本省司机所支付车保每年或增至少400元。 上周,尹大卫批评前朝自由党省政府,未有依照2014年报告的建议而行,包括就轻伤索赔金额设上限。他当时指出,该等建议应有助ICBC节省数以亿元计的开支。 急须采措施遏ICBC赤字 消息人士称,鉴于ICBC目前的财政状况,新民主党省府认为不得不采取措施,以减低ICBC的赤字,包括更严厉打击分心驾驶行为、扩大在十字路口装设冲红灯摄影机、增加驾驶纪录不佳司机的汽车保费,以及就车身修理公司收取费用制订新规定。 但是,在前自由党省府担任运输及基建厅长的斯顿(Todd Stone)就强调,任何指前自由党省府没有采取适当行动的批评,都是不正确的。

卑诗省府批评前朝 忽视ICBC缓解财困建议

■ 卑诗保险公司正面对受伤索偿,以及法律费用上升的财政压力。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有报道指,一项于2014年对卑诗保险公司(ICBC)所做的独立检讨,建议ICBC把轻伤赔偿设定上限,又增加高危驾驶者的汽车保费,然而当时执政的卑诗自由党省政府在翌年发表的最后报告中,把该等建议删除。 据Postmedia News取得的文件,获省府委托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在其2014年12月23日呈交的草拟报告中,用了7页篇幅,提出了多项旨在改善ICBC财政状况的建议,包括在轻微受伤索偿金额设立上限,可能由2,500元至7,500元不等;增加多次违反交通规则,诸如分心驾驶的高危司机的汽车保险;以及改变省府如何定下ICBC的资本储备水平。 该份报告称,一旦推行该等措施,可望每年能为ICBC节省数以亿元计的金钱。 自由党政府从独立检讨报告中删除 不过,该等建议不但被当时的省政府所忽视,而且在2015年3月16日公布的最后版本报告中被删除。 要到2017年,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撰写另一份报告,并提出多项相同的建议时,该等建议才被认真考虑。当时,ICBC的财政状况已恶化,报告更警告,除非作出大幅度改变,否则ICBC的财政难以持续,未来两年要加保费约三成。 现任运输及基础建设厅长徐蕴娜(Claire Trevena)表示,令人感到愤怒的,不仅是当时卑诗自由党省政府漠视该等建议,更把该等建议删去,犹如没有在报告中出现过。

圣诞假平均车祸千二宗 ICBC吁司机安全驾驶

■ 圣诞假期,卑诗省平均发生1,200宗交通意外,造成约340人受伤。当局呼吁驾驶人士,注意道路安全。Global电视图片  本报记者莫家敏报道 近日天雨路滑,交通意外频生。据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的数字,在圣诞期间卑诗省平均发生1,200宗车祸,而在平安夜至节礼日一段时间内,更是车祸高峰期。 据ICBC的数字显示,在圣诞假期卑诗省平均发生1,200宗交通意外,造成约340人受伤。尤其是平安夜晚上6时至节礼日午夜期间,平均每小时发生22宗车祸,酿成6人受伤(详附表)。 平安夜至节礼日车祸统计 *(平均数字) 资料来源:ICBC                                车祸       受伤 低陆平源           ...

斯顿:ICBC需由长远计划 私营概念值得研究

■ 前运输厅长斯顿 (Todd Stone)。 本报记者 卑诗自由党的党领候选人正讨论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应否转为私营的问题,其中前运输厅长斯顿(Todd Stone)以前主管ICBC时,并不赞同私营,但现在对有关问题则持开放态度,认为将ICBC改为私营是一个有趣的想法,或令ICBC更具竞争,值得研究。  据News 1130电台报道,斯顿表示,ICBC需有长远的计划,应付不断上升的成本和加费的压力,私营的概念值得研究和分析。  加拿大纳税人联盟早前提出有关建议,令ICBC由目前公营改为合作社形式经营。 ICBC在2016年度亏损超过5亿元,估计2017年情况持续,省新民主党政府正审核ICBC财务运作,希望能降低成本,并且检讨自2001年起,修车公司是否滥收维修费用等问题。

省府委托普华永道对ICBC进行审计并提出改革建议

■ 省府委托普华永道对ICBC运营展开全面检讨。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卑诗省政府周三宣布委托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PwC)对卑诗保险公司(ICBC)的运营进行检讨,包括确认公司业务浪费、寻找防止诈骗和超额计费的方法,以及提出针对ICBC业务改革的建议等。 独立检讨将随机抽调100份文件进行全面分析,类似税务审计,但主要是针对业务层面,目标是减少浪费、额外开支和降低成本。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这是我们其中一个行动,目的就是为了让省民对ICBC重拾信心。”他说,普华永道提出的任何建议都将协助ICBC为公众提供和改善服务。 ICBC董事会主席麦菲(Joy MacPhail)强调,ICBC董事会和其余资深管理层人员承诺会积极配合,从而让ICBC迅速找到有效改进的方法。 基本保费昨日开始加6.4% 除挑选100份文件外,普华永道还会就ICBC过去5年的运营纪录展开调查。 尹大卫强调,如果ICBC不在任何一个层面作出改变的话,这个政府辖下的机构根本不可能做到财政健康和为省民提供最可负担的保费。 普华永道预计会在2018年初将相关的报告递交省府,之后会把报告向外界公布。另一方面,ICBC由周三开始调升保费,以填补亏损。新收费下,基本保费将上调6.4%,选择性保费首季增加3.1%,期后逐步增至上限9.6%。

部分修车行报价灌水 估价员:ICBC索赔损失数百万

■ 有ICBC估价员投诉,部分修车行报价灌水,导致ICBC损失数百万元。图中人士及修车中心,与本报道无关。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11月1日起开始上调6%基本保费,但有ICBC估价员投诉部分修车行修理报价“灌水”(夸大实际金额),令索赔损失高达数百万元。不过,ICBC表示指控缺乏证据,并指去年有超过30万次碰撞事件,没发现重大估价不一致情况。卑诗省汽车零售商协会(BC Automotive Retailers Association)也否认车行修理报价灌水。 据大温电台News1130报道,素里纽顿(Newton)区索赔中心估价员莱斯威克(Lance Leswick)表示,自从2001年9月起,ICBC的快捷服务车行(Express Shops)可自行填写估价单后,他一直提出投诉。 快捷服务修车行 可自行填估价单 他说:“到付款时,如果我们注意到文件有不规则情况,我们也不能停止付款。我们必须支付,但车行未必有完成工作。” 其他5个至少具10年的经验的ICBC估价员,也支持莱斯威克的说法。他们指出,未经估价检查的滥用行为大增,因为ICBC估价员人数从2001年的400多人,下降到目前的不足300人,减幅达四分一。 估价员数目大削1/4 乏人手监督 他说:“他们(指ICBC)已经削减我们员工,我们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来监督所有事情。过去16年来,我们或损失数百万元。我已经记录多付的索赔,每宗均超过1到1.2万元。” 据ICBC发言人格罗斯曼(Adam Grossman)表示,该机构留意到一些修车行确有报大数,但他否认ICBC损失高达数百万元。 他说:“在2016年,我们没有发现严重估价不一致的行为。最重要的是,客户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毋须预约估价,就可以直接去车行维修,并尽快回到路上。” 据ICBC另一位发言人奥尔森(Lindsay Olsen)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有关ICBC监督不力的指控缺乏证据,并指如果有这样的证据,希望看到它。 她说:“当然,我们想监督每宗车辆维修的估价,但这是不切实际的。仅在去年就有32万宗碰撞,如果每辆车都要ICBC评估,这意味着我们每天要估大约900辆车。” ICBC:指控欠证据 去年审查4千索赔 奥尔森强调,如果每辆车都由ICBC评估,所需的时间,将可能由目前的几天,延长至数周或更久。 她又透露,为取得平衡,并保证估价合理,去年ICBC就审计了184宗损害索赔个案,另单独审查了4,000宗索赔个案。 另一方面,卑诗省汽车零售商协会行政总裁麦考马克(Ken McCormack)表示,ICBC自2010年开始,就没有调高给车行的修理费,但维修成本却确实有增加。不过,他否认修车行修理报价灌水。 麦考马克指出:“我们不是慈善机构,我们是企业,ICBC则负责80%以上汽车维修业务。修车成本越来越高,绝对是;但车行从中受益吗?绝对不是。相信我,ICBC制订修理费,他们监督和检查每一张发票,不会让车行收取比ICBC所愿意支付的更多费用。”

ICBC拨93万 提升温街道安全

■温市府正对布拉德街与太平洋大道交界,实施改善工程。    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今年已经拨款93万给温哥华市政府,改善多条街道网络的安全,并有助温哥华在市内街道网络,更快实现“零交通相关死亡和严重受伤的目标”。 温市府工程部总经理布罗沃尔尼(Jerry Dobrovolny)周五表示,得益于ICBC的这笔拨款,温哥华将能够更快地对多条街道网络进行改进:“我们已将该项拨款,用以安全改进措施,从而改善全市的道路交通安全。”该项拨款是ICBC改善道路计划的一部分,通过与各市镇及省府合作,在全省范围内提升道路交通安全。 ICBC道路安全部主任马修斯(Lindsay Matthews)表示:“尽管本省的车祸索赔费用持续上涨,但我们的道路改善计划正显示积极的结果,在全省多个交通黑点地段,减少了车祸发生。我们很高兴与温哥华市府合作,对市内街道网络进行改善,让社区的每个居民都有更安全的保障。”温市府表示,将利用该笔拨款,对包括市中心布拉德街(Burrard St.)与太平洋大道(Pacific Blvd.)交叉路口在内的多个街道网络,进行改善(详见附表)。     图文:本报记者庄昕  

北温ICBC总部 NDP省府叫停出售

图为位于北温的ICBC总部。Google Map    据区报《北岸新闻》(North Shore News)报道,卑诗省前朝自由党省政府,有意把卑诗保险公司(ICBC)位于北温的总部出售,以改善ICBC的财政状况。不过,现时执政的新民主党(NDP)省政府已停止该项计划。   报道指,较早前,ICBC根据当时自由党省政府的指示,罗列出坐落于西埃斯帕兰纳德路(West Esplanade)的物业的未来方向。该物业自1980年起,便一直作为ICBC总部。   根据报告,即使该物业继续保留,但是由于该总部大楼的楼龄及状况,未来10至20年所需要的维修和更新开支不少,预料高达1.84亿元,其中改善抗震便需要3,600万元。   报告中提到的其他可选择方案,包括出售该物业,然后在低陆平原租赁写字楼,又或购买/兴建新的写字楼总部。   在2016年,尽管该大楼本身的价值只有1,580万元,但是卑诗物业估价处估计整个物业的价格为7,976.8万元。在前年(2015年),该大楼的价值接近2,300万元。   数月前,由ICBC委托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所做的203页的报告,有最新的研究报告指出,如果卑诗省府不大力检讨目前的保险制度,本省的驾驶人士在未来两年,将要面对汽车保险费增加近3成的打击。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