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母亲到底有没有杀死残疾女儿?此案有看头!

加拿大都市网

 

【星岛都市网】辛迪·阿里(Cindy Ali)在多伦多重审时坚称,她的残疾女儿辛纳拉(Cynara)死于 2011 年的一次入室抢劫,而检方则认为她是出于怜悯才杀害了女儿。

当助理检察官克雷格·考夫兰(Craig Coughlan)问辛迪·阿里是否伤害了她的女儿时,她强忍着泪水告诉法庭:“我绝不会那么做。她是我们家的欢乐”。

这是辛迪七年来第二次因女儿辛纳拉的死而面临一级谋杀指控。

辛纳拉于 2011 年 2 月 21 日在病童医院去世。两天前,辛迪拨打了 911 报警电话,声称有两名男子闯入她位于士嘉堡 Burrow Halls Boulevard 的联排别墅寻找一个“包裹”。她告诉911接线员她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急救人员发现辛迪躺在地板上,似乎没有受伤,但反应迟钝。辛娜拉躺在沙发上,没有生命体征。

2012 年 3 月,多伦多警方指控辛迪犯有过失杀人罪,并于秋季将指控升级为一级谋杀罪。

五年后案件开庭审理时,检方认为辛迪闷死了辛纳拉,并在家中伪造了破门而入的假象。他们称,她这样做是因为照顾辛纳拉的负担太重了。

在 2016 年的证词中,辛迪坚持自己对入室盗窃和辛纳拉死亡的说法。她说,其中一名闯入者引导她在家中寻找包裹,另一名闯入者则和辛纳拉待在客厅。当辛迪回到客厅时,她说她看到女儿躺在沙发上,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其中一名男子还拿着一个枕头。

她对法庭说,这两名男子随后说他们走错了房子,然后就逃走了。

陪审团商议了 10 个小时,最终判定辛迪犯有一级谋杀罪,并自动判处这位四个孩子的母亲终身监禁,25 年不得假释。

辛迪被监禁四年后,她的辩护律师詹姆斯·洛克耶(James Lockyer)和杰西卡·齐塔(Jessica Zita)对她的定罪提出上诉,认为给陪审员的指示过于狭隘。

一审法官指示陪审员,如果他们相信阿里编造了抢劫的故事,就应推断她参与了女儿的死亡,并应被判谋杀罪名成立。洛克耶和齐塔辩称,这迫使陪审团做出非此即彼的决定,没有考虑其他情况。

2021 年,辛迪赢得了上诉。她的定罪和终身监禁判决被推翻,并获准重审。重审自 10 月中旬开始,由法官简·凯利(Jane Kelly)单独主持。

周四,辛迪出庭为自己辩护。她讲述了自己与辛纳拉的日常生活、照顾辛纳拉的要求以及她有多爱这个女孩。

她重述了所谓的闯入事件,在讲到她被带回起居室时发现辛纳拉躺在沙发上,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时,她停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她脸色发青,眼睛睁着,”辛迪边说边擦拭脸上的泪水。

辛迪承认,抚养一个残疾儿童并不总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她说她的家人从未因此而放弃照顾辛纳拉。她说,这个女孩并不是家庭的负担。

她说:“虽然日子很艰难,但我喜欢这样。我喜欢和她在一起”。

艾伦在两天的证人席上也谈到了家人对辛纳拉的付出。

他说:“(辛娜拉)从来都不是我们的负担,一天都不是。我们照顾那个孩子”。

辛迪和艾伦在特立尼达岛相识,那时他们还是孩子,艾伦告诉法庭。他和辛迪已经结婚 30 多年了。

他说,当他们发现辛迪拉出生时会有残疾时,这对夫妇对自己进行了脑瘫方面的教育。

艾伦说:“辛迪和我想给辛娜拉最好的生活”。

艾伦告诉法庭,这对夫妇从来没有请过保姆,他们有一个由家人和教会朋友组成的亲密网络。她说,辛迪的姐姐经常愿意提供托儿服务。

艾伦在证词中说,辛迪不仅照顾自己的孩子,还经常照顾教会同伴的孩子。

辛拉·阿里在2016年多伦多高等法院庭审中展示的辛纳拉与她的姐妹们在庆祝生日

他说:“当你在教堂里走动时,总能看到辛迪怀里抱着别人的孩子”。

当被问及艾伦是否怀疑过辛迪关于辛纳拉死亡的说法时,这位父亲坚定地表示没有。

“我从不认为辛迪闷死了辛纳拉”。

辛迪·阿里在2016年庭审中作为证物向陪审团展示的照片,可以看到艾伦、辛迪和辛纳拉在海洋公园。(高级法院)

检方提出动机

在对辛迪的交叉询问中,检方缩小了她多年来陈述中措辞变化的范围。

例如,在一审作证时,辛迪告诉法庭,她试图跑出辛纳拉的卧室,从楼梯上跑下,以躲避其中一名男子。然而,在周四的证词中,她告诉法庭她是在下楼梯到一半的时候开始跑的–检方称这一细节上的差异“很大”。

在另一个问题上,控方律师考夫兰(Coughlan)指出,辛迪对她进入客厅发现女儿已无生命迹象时,其中一名男子是否拿着枕头的说法有四种略微不同的说法。

对于这些说法,辛迪坚持认为她经历了一场悲剧,她受到了创伤,而且她一直“尽力记住所有事情”。

她说:“我只知道我上楼时,(那个男人)背对着我,他离开时,枕头掉在了地上。我女儿躺在沙发上,没有了呼吸。这就是我关注的焦点”。

检方还称阿里一家在辛纳拉死后几个月收到的一封信,辛迪应该是信的作者。这封信是以闯入者的口吻写的,信中说这两人是在“老板”的指示下闯入的,但“找错了房子”。

艾伦将这封信交给了多伦多警方 42 分局,阿里家族的每个成员都提交了笔迹样本。时至今日,这封信的作者和出处仍不得而知。

考夫兰认为,辛迪写这封信是为了掩盖她的故事中存在的漏洞。

周五的交叉质证让法庭首次看到了控方可能辩称的动机,检察官认为辛迪杀死女儿是为了减轻她的痛苦。

在辛纳拉死前一晚,她经历了一次严重的癫痫发作。作为一名癫痫患者,这对这名少女来说并不常见,但根据证词,辛纳拉在当晚之前的好几个月里都没有发作过。

控方认为,那次癫痫发作让辛迪开始担心辛纳拉今后的生活质量。

控方和辛迪都认为,这名少女很可能在未来数年里继续受到癫痫发作的折磨。

考夫兰接着说,辛迪知道辛纳拉已经过了她的预期寿命,而且还会继续癫痫发作,她意识到女儿的生活永远不会好转。

考夫兰说:“我想说的是,你当晚意识到,辛纳拉将继续经历类似的事件–她本来有三年的寿命,你让她活了 16 年,在这段时间里,你为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你试图给她最好的生活”。

“我想说的是,你并不想让她过上这样的生活,在 2 月 19 日早上,你的家人一离开,[……]你就上楼去卧室打开抽屉,你去地下室打开抽屉,让它看起来像有人去过那里”。

“一旦你做了这些,房子看起来就像被翻过一样,你就去找辛纳拉,然后闷死了她”。

最后,考夫兰表示辛迪不是因为自己的遭遇而拨打 911,而是“她对辛纳拉做了什么”。

辛迪一一否认。

“我从来没想过这些。我照顾了她 16 年,”她说。

审判将于 12 月 5 日在多伦多高等法院继续进行。(都市网Rick综合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ref:https://toronto.ctvnews.ca/mother-denies-killing-disabled-teenage-daughter-in-suggested-act-of-mercy-at-toronto-retrial-1.6660788)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大号超细纤维被套套装三件 闪购到手价29.59

日本发现两只中国纯种“娃娃鱼” 一度被认为濒临绝迹

大S首次公开露面 被拍到头顶白发 黑色裙子还是前夫买的?

喝水太少易致痛风?吃车厘子可减少发作?医生教3招摆脱痛风纾缓关节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