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母親到底有沒有殺死殘疾女兒?此案有看頭!

加拿大都市网

 

【星島都市網】辛迪·阿里(Cindy Ali)在多倫多重審時堅稱,她的殘疾女兒辛納拉(Cynara)死於 2011 年的一次入室搶劫,而檢方則認為她是出於憐憫才殺害了女兒。

當助理檢察官克雷格·考夫蘭(Craig Coughlan)問辛迪·阿里是否傷害了她的女兒時,她強忍着淚水告訴法庭:「我絕不會那麼做。她是我們家的歡樂」。

這是辛迪七年來第二次因女兒辛納拉的死而面臨一級謀殺指控。

辛納拉於 2011 年 2 月 21 日在病童醫院去世。兩天前,辛迪撥打了 911 報警電話,聲稱有兩名男子闖入她位於士嘉堡 Burrow Halls Boulevard 的聯排別墅尋找一個「包裹」。她告訴911接線員她的孩子已經沒有了呼吸。

急救人員發現辛迪躺在地板上,似乎沒有受傷,但反應遲鈍。辛娜拉躺在沙發上,沒有生命體征。

2012 年 3 月,多倫多警方指控辛迪犯有過失殺人罪,並於秋季將指控升級為一級謀殺罪。

五年後案件開庭審理時,檢方認為辛迪悶死了辛納拉,並在家中偽造了破門而入的假象。他們稱,她這樣做是因為照顧辛納拉的負擔太重了。

在 2016 年的證詞中,辛迪堅持自己對入室盜竊和辛納拉死亡的說法。她說,其中一名闖入者引導她在家中尋找包裹,另一名闖入者則和辛納拉待在客廳。當辛迪回到客廳時,她說她看到女兒躺在沙發上,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其中一名男子還拿着一個枕頭。

她對法庭說,這兩名男子隨後說他們走錯了房子,然後就逃走了。

陪審團商議了 10 個小時,最終判定辛迪犯有一級謀殺罪,並自動判處這位四個孩子的母親終身監禁,25 年不得假釋。

辛迪被監禁四年後,她的辯護律師詹姆斯·洛克耶(James Lockyer)和傑西卡·齊塔(Jessica Zita)對她的定罪提出上訴,認為給陪審員的指示過於狹隘。

一審法官指示陪審員,如果他們相信阿里編造了搶劫的故事,就應推斷她參與了女兒的死亡,並應被判謀殺罪名成立。洛克耶和齊塔辯稱,這迫使陪審團做出非此即彼的決定,沒有考慮其他情況。

2021 年,辛迪贏得了上訴。她的定罪和終身監禁判決被推翻,並獲准重審。重審自 10 月中旬開始,由法官簡·凱利(Jane Kelly)單獨主持。

周四,辛迪出庭為自己辯護。她講述了自己與辛納拉的日常生活、照顧辛納拉的要求以及她有多愛這個女孩。

她重述了所謂的闖入事件,在講到她被帶回起居室時發現辛納拉躺在沙發上,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時,她停了下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她臉色發青,眼睛睜着,」辛迪邊說邊擦拭臉上的淚水。

辛迪承認,撫養一個殘疾兒童並不總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她說她的家人從未因此而放棄照顧辛納拉。她說,這個女孩並不是家庭的負擔。

她說:「雖然日子很艱難,但我喜歡這樣。我喜歡和她在一起」。

艾倫在兩天的證人席上也談到了家人對辛納拉的付出。

他說:「(辛娜拉)從來都不是我們的負擔,一天都不是。我們照顧那個孩子」。

辛迪和艾倫在特立尼達島相識,那時他們還是孩子,艾倫告訴法庭。他和辛迪已經結婚 30 多年了。

他說,當他們發現辛迪拉出生時會有殘疾時,這對夫婦對自己進行了腦癱方面的教育。

艾倫說:「辛迪和我想給辛娜拉最好的生活」。

艾倫告訴法庭,這對夫婦從來沒有請過保姆,他們有一個由家人和教會朋友組成的親密網絡。她說,辛迪的姐姐經常願意提供托兒服務。

艾倫在證詞中說,辛迪不僅照顧自己的孩子,還經常照顧教會同伴的孩子。

辛拉·阿里在2016年多倫多高等法院庭審中展示的辛納拉與她的姐妹們在慶祝生日

他說:「當你在教堂里走動時,總能看到辛迪懷裡抱着別人的孩子」。

當被問及艾倫是否懷疑過辛迪關於辛納拉死亡的說法時,這位父親堅定地表示沒有。

「我從不認為辛迪悶死了辛納拉」。

辛迪·阿里在2016年庭審中作為證物向陪審團展示的照片,可以看到艾倫、辛迪和辛納拉在海洋公園。(高級法院)

檢方提出動機

在對辛迪的交叉詢問中,檢方縮小了她多年來陳述中措辭變化的範圍。

例如,在一審作證時,辛迪告訴法庭,她試圖跑出辛納拉的卧室,從樓梯上跑下,以躲避其中一名男子。然而,在周四的證詞中,她告訴法庭她是在下樓梯到一半的時候開始跑的–檢方稱這一細節上的差異「很大」。

在另一個問題上,控方律師考夫蘭(Coughlan)指出,辛迪對她進入客廳發現女兒已無生命跡象時,其中一名男子是否拿着枕頭的說法有四種略微不同的說法。

對於這些說法,辛迪堅持認為她經歷了一場悲劇,她受到了創傷,而且她一直「儘力記住所有事情」。

她說:「我只知道我上樓時,(那個男人)背對着我,他離開時,枕頭掉在了地上。我女兒躺在沙發上,沒有了呼吸。這就是我關注的焦點」。

檢方還稱阿里一家在辛納拉死後幾個月收到的一封信,辛迪應該是信的作者。這封信是以闖入者的口吻寫的,信中說這兩人是在「老闆」的指示下闖入的,但「找錯了房子」。

艾倫將這封信交給了多倫多警方 42 分局,阿里家族的每個成員都提交了筆跡樣本。時至今日,這封信的作者和出處仍不得而知。

考夫蘭認為,辛迪寫這封信是為了掩蓋她的故事中存在的漏洞。

周五的交叉質證讓法庭首次看到了控方可能辯稱的動機,檢察官認為辛迪殺死女兒是為了減輕她的痛苦。

在辛納拉死前一晚,她經歷了一次嚴重的癲癇發作。作為一名癲癇患者,這對這名少女來說並不常見,但根據證詞,辛納拉在當晚之前的好幾個月里都沒有發作過。

控方認為,那次癲癇發作讓辛迪開始擔心辛納拉今後的生活質量。

控方和辛迪都認為,這名少女很可能在未來數年裡繼續受到癲癇發作的折磨。

考夫蘭接著說,辛迪知道辛納拉已經過了她的預期壽命,而且還會繼續癲癇發作,她意識到女兒的生活永遠不會好轉。

考夫蘭說:「我想說的是,你當晚意識到,辛納拉將繼續經歷類似的事件–她本來有三年的壽命,你讓她活了 16 年,在這段時間裏,你為她盡了最大的努力,你試圖給她最好的生活」。

「我想說的是,你並不想讓她過上這樣的生活,在 2 月 19 日早上,你的家人一離開,[……]你就上樓去卧室打開抽屜,你去地下室打開抽屜,讓它看起來像有人去過那裡」。

「一旦你做了這些,房子看起來就像被翻過一樣,你就去找辛納拉,然後悶死了她」。

最後,考夫蘭表示辛迪不是因為自己的遭遇而撥打 911,而是「她對辛納拉做了什麼」。

辛迪一一否認。

「我從來沒想過這些。我照顧了她 16 年,」她說。

審判將於 12 月 5 日在多倫多高等法院繼續進行。(都市網Rick綜合編譯,圖片來源pixabay)

(ref:https://toronto.ctvnews.ca/mother-denies-killing-disabled-teenage-daughter-in-suggested-act-of-mercy-at-toronto-retrial-1.6660788)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电脑手机两用!256GB便携式外置固态硬盘 打折加优惠券20.82

突发!约克大学3000名教职员工将于今日罢工

UBC华裔住户疑打边炉致爆炸 水淹邻居闹上法院

未来一周加拿大商界值得关注之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