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1月23日 星期三 06:17:5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最低时薪

Tag: 最低时薪

工人维权干事:“吃蛋糕”正是商会主席真心话

■■刘碚溪   多伦多工人维权中心干事刘碚溪作为多年来争取15元最低时薪运动的积极倡导者和参与者,对于本应是15元最低时薪生效的日子,看到安省商会主席发布这样一条推特,感到触目惊心。   刘碚溪昨日对本报表示,罗西除夕夜在其推特上发表的言论正是其真心话,他认为之后作出道歉是虚伪的无奈之举。   他声称罗西在除夕夜发的推文是在欣喜地庆祝富人的胜利。   这让人们更清楚地看到了1%富人的猖狂和自以为是。   显示资本家与劳工实际对立   他还表示令人愤怒的不仅是罗西在推特上炫富的照片和文字,还有他和商会作为资本家的代言人与劳工对立的实际行动。   他称这也证明作为资本家的代理人和说客,游说安省政府废除劳工法改革,目的不是所谓的为了促进经济,更不是为了社会和工人。   刘碚溪指出,法国玛丽皇后“让他们吃蛋糕”的典故,让人想到了雨果笔下的《悲惨世界》在今天仍有着现实意义。资本家永远不是百姓的救星,而是制造了制度性的贫困。   罗西冒犯的不仅是穷人,而是社会上99%的人民。他希望百姓应认清现实,不要再麻木和沉沦,一定要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而奋起抗争,否则当社会矛盾积累超过临界点时,所有的人都会成为受害者。   本报记者

新年夜炫富撞枪口 安省商会主席公开道歉

■■安省商会主席罗西在除夕夜,在个人推特账号上发了一条炫富的推文。Twitter   安省商会主席罗西(Rocco Rossi)在今年的除夕夜,于自己的个人推特账号上发了一条炫富的推文,因文字中含有身为1%富人对穷人的嘲讽意味而引起轩然大波,最后他将该条推文删除,并于元旦当晚公开道歉。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引起广大网友愤怒的这条推文,是罗西在除夕夜晚上9时左右发出,包括一瓶Veuve Clicquot名贵香槟和鱼子酱及一些甜品的照片,触发众怒的主要是他的配文称,“以1%的方式庆祝新年!让他们吃蛋糕吧。(Celebrating New Year's the 1-percenter way! Let them eat cake.)”   原来,“让他们吃蛋糕”是西方一个著名典故。说的是法国大革命时期被处死的玛丽皇后( Marie-Antoinette) 。传说当她被告知农民因为没有面包吃而造反时,她说,可以让他们吃蛋糕。这个典故与中国古代晋惠帝那句问饥民“何不食肉糜﹖”,可谓异曲同工,都表明贵族不知民间疾苦。   撞上已废提高最低时薪生效日   另外,推文发出的时间也正巧撞上枪口,因为2019年1月1日,本应是前朝自由党省政府推出的劳工法改革,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5元正式生效的日子。   但根据现任安省保守党政府推出的第148号法案,废除了前朝劳工法改革,拿最低工资的劳工,因此失去时薪上涨1元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曾经竞选多伦多市长的罗西和他代表的安省商会,均为废除自由党劳工法改革的主要推手。罗西去年秋天曾表示改革“太多太快了”。他还称“复杂的劳工改革和意想不到的后果,给安省经济带来了太大的代价。”   去年10月份,福特政府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元,作为全面支持企业的一部分,同时废除安省工人两个带薪病假,及兼职、临时工与全职员工同工同酬的规定。   罗西元旦日晚9时在推特上发表公开道歉称,“我在除夕发了一条推文,本意是想讽刺,但回想起来却是麻木不仁,引起了围攻。我真诚地为推文道歉,因为我从来没有打算冒犯。”   对于他的道歉很多人还是觉得不够。也有人对他表示同情。如多伦多MaRS高科技创业园的华裔行政总裁Yung Wu,就在推文中称,“Rocco是一个很好的人,一个致力于公共服务的人。 这是一个不幸,不合时宜的推文,并不代表我认识的这个人。”   综合报道

你的工资三年都不会涨!省议会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至2020年

■■支持15元最低时薪的劳工权益倡导团体,不满省保守党政府废除自由党上次劳工法改革,在旁听席进行抗议。 CityNews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在反对党和劳工组织强烈反对下,安省保守党政府昨日正式通过新的劳工立法《47号法案》,废除了前朝自由党政府对劳工法的许多变革。 据加通社消息,新通过的立法内容主要涉及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元,直到2020年,将工人的两日带薪病假取消。 保守党认为该立法将鼓励本省的就业增长,并表示前自由党政府所做的改变给企业带来巨大成本压力,新的立法将减轻这一负担。保守党议会领袖史密斯表示,这对雇主来说是好事,对员工也有利。 每年2天有薪病假煞停  一些商界人士对此表示赞赏,但反贫活动家、工会和反对党则对此大力谴责,他们认为这些改变将使普通人的生活更加艰难。新民主党领袖贺华丝说,“我们刚刚看到工人的权利被剥夺了,最低收入的工人因为政府今天通过的立法,每年失去了增加2,000元工资的机会。” ■■安省议会昨日通过新的《47号法案》,废除前朝自由党政府对劳工法的变革。CityNews 自由党议员Nathalie Des Rosiers表示,由于这项立法,安省人失去了两日带薪病假的事实是“真正的耻辱”。她说,前自由党政府改革的目的,是要确保最低就业标准符合当今工作的现实。 保守党政府表示,省长福特曾因此受到了死亡威胁,而劳工部长在上个月提交立法后,她的选区办公室遭到了破坏。这些事件曾受到各方的谴责。 劳工权益倡导团体则警告称,保守党立法的仓促使许多人被剥夺了发表意见的机会。Fight for $15 and Fairness的代表表示,仅仅5个小时的公听会,与自由党上次劳工法改革中举行的14天全省听证会形成鲜明对比。其发言人Pam Frache称,“让我们明确一点,富裕的公司是唯一能从《47号法案》中受益的公司,而最低工资的工人将被迫重新陷入贫困状态。” 收入少于3万元免除省税 今年1月1日,安省的最低时薪从11.60元增加到14元,在自由党的劳动法下,明年最低时薪将达到15元。但现在则在2020年10月之前维持在14元,之后的增长与通货膨胀率挂钩。 作为补偿,保守党政府已经决定给收入低于3万元的人免除省级所得税,并对那些收入不到38,000元的人减税。但批评人士认为,减税为工人省的钱少于他们通过加薪获得的。新法还将个人紧急休假天数从10天减少到8天,且规定3日用于个人疾病,2日用于丧假,3日用于家庭责任。 该立法还保留了自由党提出的一些条款,如,个人或子女遭受家暴或性侵,则可以给予工人10天的假期。另外,允许工作5年后享受3周带薪休假。然而,取消了一些排班的规定,例如,在不到48小时内取消班次,则至少付3小时工资。

近150劳工闯省议会 强烈抗议福特削权益

■■刘碚溪 多伦多工人行动中心干事刘碚溪是试图阻止今次立法通过的劳工组织的抗议者之一。他昨日在立法通过后接受本报访问时称,这是令人痛心和失望的一天,但他坚信“这让人们看到了福特政府的真面目,他们背叛了人民,劳工将变得更加强大。” 刘碚溪指由于工人的抗议行动,安省政府通过这项法案的日期实际上推迟了一天。前天,由工人行动中心主导发起的“15元时薪与公平运动”的抗议人士,有150多人抵达省议会,在现场强烈抗议,高呼“福特违背承诺,福特不是为人民”、“我们不能等7年,现在就要15元”、“我们要带薪病假”。 他说,面对劳工的抗议,省议会临时将原定的表决,改成了辩论,但省长福特前天也没有出现在省议会大厅,没有直接面对抗议民众。 ■■梁万邦 他又表示,受到《47号法案》直接影响的有170万工人,如果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影响得就更多。“我们对此很气愤。福特并不是如他所言是为了人民,他是为财团服务的,这让大家认识了他的真面目。” 冻结最低时薪有政治考量 万锦烈治文山及旺市华商会副会长、特许会计师梁万邦认同新的立法,会令广大最低收入人士受到打击,并指保守党政府将最低时薪冻结的时间点也有其政治目的。 梁万邦也认为,将最低工资冻结3年的时间过长,也就是从现在起冻结33个月,到时正是政府换届之时,这样保守党可以在选举之前的几个月再重启此议题拉票。这是有着政治考量的。 他还表示,新法固然对雇主有些帮助,但并非实质性的帮助,只不过是让企业主在今后发展业务时,对工资成本有些可预见性和稳定性。但雇主与员工并非对立,新法只不过是规定劳工权益的最低标准,但并不意味者雇主就会以最低标准来对待员工。 另外,劳工法是为了给最弱势的工人,提供不用争取就可以获得的权益,而很多员工还是有与雇主讨价还价的空间,这也鼓励工会在今后为工人多争取一些福利。 星岛日报记者

安省餐馆涨价年轻人失业率增高 都是最低工资涨太快惹的祸?

■■研究发现,安省最低时薪上涨过快,导致餐馆涨价,大批年轻劳工失业。《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研究显示,最近一年安省餐馆涨价速度快,年轻的劳工失业率高,皆因最低工资涨得过快。 加拿大智库组织满地可经济研究所(Montreal Economic Institute,MEI)周二发表的一份最新报告称,自最低工资法2017年11月实施以来,截至2018年10月,15岁至24岁的年轻人就业率下降,已有5.6万年轻劳工失业。另一方面,餐馆的菜单价格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9月间上涨了5.6%,上涨速度比其他省份快三倍,在该行业,近70%的劳工时薪低于15元。报告作者莫罗(Alexandre Moreau)称,考虑到最低工资的涨幅,这两项研究结果不足为怪。 餐价涨速快其他省三倍 安省前自由党政府在工会和反贫困组织的敦促下,曾宣布将加快最低时薪的涨幅,从今年1月的14元,至2019年提升到15元。进步保守党政府上台后叫停了将时薪升至15元的计划,代之以削减低收入者的所得税。 安省劳工厅长斯科特(Laurie Scott)称,今年1月全省减少了5万份工作,8月则减少了8万份,其中绝大部分为兼职工作。她说,这是最低时薪突然增加21%带来的影响,主要原因是小型企业无法吸收这一变化。 莫罗认为,毋庸置疑的是,那些继续要求快速提高最低时薪的人,他们的愿望是好的,但这不是消除贫困的有效方式。

社区劳工团体省议会前抗议 省府听证走过场

■■社区和劳工团体昨日在省议会大楼前发起人民公听会。主办方提供 星岛日报记者   社区和劳工组织昨日在安省的11个地点举行了“人民听证会”,抗议福特政府将财政和经济事务常务委员会的《第47号法案》听证会,限制在仅仅5个小时。 昨日参与在省议会门前抗议行动的多伦多工人行动中心干事刘碚溪对本报表示,省府的公听会只不过是装样子、走过场,因为5小时的听证,最多只能听取20个人的意见,且多数是大商家和机构的代表,而听不到人民的声音。 他进一步表示,听证会的时间选在发布首个财政公报的日子举行,也分散了外界的关注。值得注意的是,上次劳工法改革是进行了2年的咨询,听证也有12天。“我们决定举行人民听证会,就是想要受到《第47号法案》影响最大的人的声音被听到。” 抗议活动遍及安省11地 工人之所以反对《第47号法案》,除了其推翻了15元最低时薪的计划外,还将取消2日的带薪病假,和减少无薪个人紧急休假日数,从8日减为3日;对违反这些规定的雇主也减少罚款;取消了同工同酬和更公平的调度规则,并取消令工人更容易加入工会的措施。 昨日的社区和劳工团体抗议活动在布兰特福德(Brantford)、纽马克、渥太华、士嘉堡、圣汤马斯和多伦多等安省的11个地方举行。

工人的基本权益在哪里?省政府冻结最低时薪 多个华裔团体联合抗议

■■团体召开记者会指省府的47号法案剥夺工人的权益和保障。 图文:本报记者 安省华裔社区多个团体联合指责省政府,冻结最低时薪和取消每年2日有薪病假的《第47号法案》,对新移民、少数族裔和女性伤害最大,令不少辛劳工作的家庭无法获得基本的温饱。团体号召社区和民众向省长和省议员提出抗议。 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分会行政主任江永聪,昨天在记者会上表示,省长福特声称为人民,但《第47号法案》却正好相反,剥夺工人的权益和保障。 大多伦多华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行政主任吴瑶瑶称,很多在餐馆、农场、工厂和零售业工作的员工,每日长时间工作,但仍生活在贫穷线之下。很多少数族裔、新移民和妇女受雇主剥削是因为不懂法律,也有很多是怕失去工作而不敢举报。工人带病上班除了是为生活,更是担心会被解雇。省政府将就业标准倒退令所有人受害。 她说,省府扬言鼓励商业,但必须尊重工人权益。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指出,全国有28.9%人口为少数族裔,少数族裔与主流的收入差距由25%扩大至26%,少数族裔妇女的收入差距更大,达47%。提高最低工资对安省经济有好处,因为低收入者所获得的薪酬,绝大部分在社区消费,富人反而会到外国消费。 增工伤或更得不偿失 华咨处执行总监谭黄梅初表示,除了学生赚取最低时薪之外,有40%以上领取最低工资的人是25岁以上的成年人,当中大多数是弱势社群的妇女、有色人种和新移民。省政府计划冻结最低工资33个月,无疑将令居住在大多伦多和咸美顿地区的人百上加斤,以现时每小时14元的最低时薪实在是很难生活。况且,如果一个家庭得不到温饱,影响身心健康,整个社会也有问题。事实上,冻薪和取消每年2日有薪病假是极为短视,工人不健康和患病,工伤或意外增加,政府要花更多开支在医疗服务,是得不偿失。加拿大作为一个已经发展的国家,国民应该有基本的人权。 她说,安省经济自2011年以来不断好转,虽然今年提高工资的步伐较快,但与商界预测相反的是,失业率由8.2%降至今年6月5.4%的18年来最低点。联邦统计局资料显示,7月份新增6万个就业机会,可见调整工资没有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明年再提高1元的幅度比今年小,更不会有问题。由商界组成的联盟Better Way Alliance,时薪全部超过15元,由于流失率低,员工更落力和更有效率,对生意有好处。 二日有薪病假是基本 颐康创办人及基金会主席王裕佳医生表示,在多伦多市中心执业超过40年,大部分是低收入家庭。很多病人担心手停口停,因此带病仍坚持继续工作。现时的法案为低收入工人提供些许保障,每年2日有薪病假已经是最低的标准,也是基本常理。 他又抨击《第47号法案》必须病假纸的做法是有害无利。因为不少疾病只需要休息。要求病人冒大风雪花很多交通时间向医生取得病假纸,反而减少病人的休息时间。 联邦公共卫生部门发现,很多工人由于没有病假,被迫带病上班。多伦多公共卫生护士胡翠仪说,这个情况在华裔社区的饮食业和托儿服务相当普遍。带病工作除了令生产力下降之外,也更容易患流行性感冒,并传染其他人。很多疾病未能及时获得治疗,严重时可能要送医院急症和长期治疗。 她说,“健康维护及推广法案”(Health Protections and Promotions Act)是安省医护人员的工作指引,但省政府冻结最低工资和取消2日有薪病假的做法,与法案是背道而驰。

15元最低时薪取消 新劳工法掀起加拿大10多年来最大规模抗议浪潮

■■劳工团体在士嘉堡爱静阁的街头举行抗议,呼吁民众向省议员施压。星岛日报记者摄 星岛日报记者 安省劳工联盟与多伦多工人维权中心在全省54个地点展开10多年来规模最大抗议行动,反对省政府废除新劳工法,取消15元最低时薪和保障工人患病的基本人权。 工人维权中心指安省商会曾预言新劳工法,将令全省丧失18.5万份工作,但联邦统计局8月底的数据却显示,安省反而增加了8万个全职工作和大量兼职。 工人维权中心干事刘碚溪表示,虽然保守党在省议会内占有大多数,但省民对最低工资有截然不同的意见。安格斯和另外一个机构的民意调查均显示,有66%民众支持15元的最低时薪,包括有42%投票予保守党的选民。有62%的小企业也支持调整最低工资;反映出绝大多数省民赞成15元的最低时薪。 就业增加但民众反而贫者愈贫 省长福特除了取消调整最低工资外,更残忍的是取消工人每年的10天病假。他说10天病假当中,只有2天是有薪假期,即使是一般小商户也可以承受得起。病假主要是保障员工不会因为患病而被解雇。任何人都会生病,他反问如果省长患病是否也没有病假? 工人维权中心义工亚辉说,省长福特声称是为人民,但废除新劳工法却是牺牲工人的基本权益,维护大企业的利润。这次全省抗议行动是劳工团体10多年来规模最大,全省有54个地点展开宣传及抗议活动,希望民众参与,向省议员反映小市民的心声。 刘碚溪说,安省经济好转和就业机会增加,但老百姓并未获益,反而是贫者愈贫。他认为,调高最低工资对经济有好处,因为工资增加,工人消费力提高,企业生意好,自然增聘人手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安省工人的工作时数和工资,在新劳工法实施后均有所提高,并且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证明新劳工法对经济有利。

安省政府:明年最低工资仍保持每小时$14

加通社图据加通社报道,9月26日星期三,安省政府宣布,明年安省的最低工资会继续保持在每小时$14元,2019年1月,不会将最低工资上调到每小时$15元。至于在明年1月以后,最低工资是否还会上调,安省劳动厅长Laurie Scott没有明确表态,只说进步保守党政府目前还在就此事进行讨论。省长福特在竞选时曾承诺,拿最低工资的省民将无需负担个人所得省税(Provincial income tax),家庭年收入低于$30,000的人无需负担该税务。但一项经济分析报告显示,比起减免赋税省下的钱,上调最低工资能给低收入员工带来更高的利益。(智苏编辑)

省府欲冻结时薪上涨 各地工人集会支持最低时薪15元

■■集会在省长福特办事处门外举行。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各地周六有工人集会,支持将最低时薪提升至15元,并高呼:“我们无法在低于15元时薪下生存。” 工人在多伦多市和其他15个城市集会,要求将最低时薪调升至15元。安省政府早前称,将取消前任政府的逐步调升时薪计划。 参与集会的代客泊车司机巴雷(Abdullahi Bare)表示,如果时薪低于15元,根本就无法生存。巴雷指,为了生活,很多人必须做两三份工作,连与家人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回到家只是睡觉,生活非常艰难。 前任自由党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在2018年将最低时薪调升至14元,并计划在2019年调升至15元。不过,省长福特(Doug Ford)早前表明,会将最低时薪冻结在14元。 安省劳工厅长斯科特(Laurie Scott)称,虽然最低时薪有需要提升,但前任政府的调升速度过快,令小企业东主难以承担。 多位加拿大经济学家也表示支持提升最低时薪,认为此举对经济发展有利,也为低薪工人及其家人带来好处。

明年是否能实现最低时薪上涨到$15?

■■图为多伦多一家连锁快餐店员工在工作。安省商会呼吁废除新的劳工法改革法案,阻止明年实施最低时薪上涨到15元的规定。 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商会(Ontario Chamber of Commerce)作为本省最重要的商业组织之一,呼吁安省保守党政府废除上届自由党政府的全面劳工法改革,阻止明年开始实施最低时薪上涨到15元。 据HuffPost Canada报道,在上届自由党政府修订的劳工法中,将安省最低时薪提高到了14元,安省商会表示,他们要求的废除该法律,并没有试图推翻最低工资标准,只是希望停止计划中的下一阶段,即明年最低时薪将达到15元。 新规例生效后缺勤人数飙升 除了最低工资增长外,前自由党政府的148号法案,即《公平职场,更好工作法案》,包含了许多劳动法的变更,其中大部分都对员工有利。在这些变化中,商会首先反对的是有关随叫随到的排班(on-call scheduling)规则。第148号法案允许员工,拒绝不足96小时的提前通知当值班次,但有一些例外情况。如果轮班被取消或减少,还要求雇主支付至少三个小时工资。 商会政策副总裁Ashley Challinor表示,这些法规对农业、旅游业和餐饮业的打击特别大,使得企业无法妥善安排业务所需人手,他们可能还要为超出控制范围的事情“支付经济损失”,例如下雨天导致旅游景点人数下降。 商会还反对扩大紧急事假范围。根据以前的规定,拥有50人或以上的公司员工,有权每年休10天无薪紧急休假。第148号法案将其扩大到包括小企业。Challinor表示,许多企业反映,在新规定生效后,缺勤人数突然飙升。 令企业经营和发展更困难 她说:“148号法案使企业经营和发展变得更加困难,并使经济更难以将工人与工作相连接。” 尽管商会认为劳工法改革减缓了就业增长,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立法对安省的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虽然1月份最低工资上涨的第一个月,就业人数大幅下降,但就业市场自那以来一直强劲反弹。安省7月失业率为5.4%,是18年来的最低点。 就工作而言,安省最依赖最低工资工人的经济环节,与其他省份相比表现优异。住宿和食品服务环节的就业增长率,自年初以来高于加拿大平均水平,而零售和批发业则出现了岗位流失,但速度低于加拿大其他地区。 Challinor表示,商会对该立法的主要反对意见是,没有就那些法例改变与企业进行适当的咨询。该法案很快就给企业带来了许多新的财务和行政双重负担,而雇主的担忧却没有被纳入第148号法案。

安省大幅提高最低时薪 却并未影响就业市场

■安省大幅调高最新时薪,但劳动市场未受影响。 星报 综合报道 尽管不少经济学家与企业东主都曾警告,提高最低时薪将使经济放缓、影响就业,但从最新的就业市场报告来看,似乎提高最低时薪并未影响劳动力市场。 加拿大央行今年初公布的研究提到,2018年安省、亚省、魁省等全国许多省份提高最低时薪,将使就业市场受到冲击,至2019年,恐怕全国会有6万个工作岗位受到影响。不过,安省的就业情况似乎依然保持强劲,7月份该省的失业率降至5.4%,为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仅落后于卑诗省。 7月就业人数增0.8% 近30年最多 安省今年1月1日起,把最低时薪从每小时11.6元大幅调高到14元。不过,安省的就业人数上个月增长0.8%,创下1989年以来的最大增幅,就业人数自2月以来,一直在攀升。 提高最低时薪总是引发争议。支持者认为,此举可使低收入家庭拥有更多可支配收入;反对者则说,企业成本升高只能削减员工和减少工作时间,受害的反而是低收入者。 杂货店和餐馆东主表示,为因应政府大幅调高最低时薪,他们积极做出改变以舒缓这一打击,例如购买更多设备取代人手或提高价格。 安省前自由党政府省长韦恩执政期间不断调高最低时薪,但现任进步保守党省长福特(Doug Ford)却认为,减税才是帮助家庭的更好方式, 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高级经济学家兰卡森美(Krishen Rangasamy)表示,由于经济强劲,所以公司有能力支付更高的工资成本,整个市场劳动力短缺,雇主更不可能不调高薪资因应市场趋势。

最低工资能保障弱势群体吗?

据A1中文电台报道,安省今年初实施最低工资新措施后, 有雇主停止聘用智障人士。环球邮报报导, 省府最低工资新措施, 要求雇主聘用智障人士, 工资不能少于最低工资。有雇主因此不再雇用智障人士,以降低成本。有智障人士的母亲说,政府原本用最低工资去保障弱势群体,却反而帮倒忙。因此,一批家长希望安省社会服务厅可以重新研究该问题,为智障人士争取就业机会。

大西洋省份调高最低时薪 加国各省一览表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大西洋四个省份、西北及育空地区4月1日起调高最低时薪,其中,西北地区升幅最高达96仙,调整后最低时薪达13.46元。 西北地区升幅最高 最低时薪13.46元 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把有经验工人的最低时薪由10.85元升至11元。 该省较早时的最低时薪,是全国最低的省份,调整后变成略高于沙省(Saskatchewan)的10.96元。 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的最低时薪增加15仙至11.15元;纽奔驰域省(New Brunswick)最低时薪则增加25仙至11.25元。 爱德华王子岛最低时薪仍在大西洋省份名列前茅,增加30仙后达到每小时11.55元。 大西洋省份在每年4月1日,都对时薪进行调整。 另一方面,西北地区最低时薪也于4月1日起上调96仙,由原先的12.5元调高至13.46元;育空地区的最低时薪则于4月1日上调19仙至11.51元。 省/地区 最低时薪(元) 生效日期 安省 14.00 2018年1月1日 亚省 13.60 2017年10月1日 西北地区 13.46 2018年4月1日 努纳武特地区 13.00 2016年4月1日 爱德华王子岛 11.55 2018年4月1日 魁省 11.55 2017年5月1日 育空地区 11.51 2018年4月1日 卑诗省 11.35 2017年9月15日 纽奔驰域省...

提高最低工资和减税 哪个更让民众受益?

星岛资料图根据A1电台消息,安省自由党政府表示提高最低工资比安省保守党新党领提出的削减入息税措施更可以帮到低收入员工。劳工厅厅长费利因今早在记者会上表示, 从新党领得福德提出的税务措施显示, 保守党不关心劳工。得福德之前指出, 一旦保守党胜出省选, 会暂停在省府提出明年提高最低工资至15元的计划,相反, 会向年收入低于三万元的省民削减入息税。费利因话, 大部分年薪三万元以下的人已经不用交入息税, 要交的人都只是交少于五百元一年。他还说, 调高最低工资比减税可以使员工拿到更多钱, 全职职员一年可多拿近2千元。(Grace编辑)

最低工资调整 餐饮价格飙升

加通社图加通社报道,自从今年安省政府调整最低薪水,餐饮业随之涨价。根据加拿大统计局,餐馆涨价与去年同期相比升幅高达2.3%。由此导致食物价格飞涨,与去年同比涨幅3.7%。资深经济学家Robert Kavicic认为这与安省最低工资调整息息相关。加拿大中部餐馆协会副主席James Rilett预测餐饮价格会继续上涨。他表示,对于餐馆来说,食材是仅次于人工的最昂贵的成本,当最低工资影响到食材价格,可以预期会再次上涨,因为农民和加工商也面临成本上涨的问题。(Charleen编译)

最新统计:加国最低时薪持有大多为女性

■统计数据显示,本国挣最低时薪的大部分是女性。CBC 处于大选年的安省自由党政府2018新年开始就把最低时薪,从每小时11.60元猛升到14元,并承诺在2019年把最低时薪再次上调到每小时15元,从而开始了加拿大主要省份大幅度拉升最低时薪的浪潮。 今年10月份亚省新民主党政府将把该省的最低时薪,从每小时13.60元拉升到15元。 但加拿大有不少人认为,这么短的时间里大幅度提高最低时薪是揠苗助长、不利于加拿大经济的发展。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统计局的数字显示,加拿大劳动人口中挣最低时薪的人中有60万是女性,占挣最低时薪人总数的60%。 加拿大经济专家耶利恩(Armine Yalnizyan)指,安省政府今年把最低时薪提高到每小时14元,这差不多等于安省平均工资水平的55到60%;但最低时薪到底应该是多少,应该与社会平均工资水平保持在什么样的比例,这个问题从来就没有在经济界得到过共识、也没有得到过加拿大社会的共识。 根据维权组织Living Wage Canada的测算,在多伦多这样住房费用昂贵的城市,生存薪金应该是每小时18.52元。 由于安省把最低时薪水平提高到每小时15元,也远远达不到在多伦多生活所需要的生存薪金18.52元的水平,在多伦多面包店打工的21岁女孩凯洛(Emily Hurlock)才决定离开多伦多,前往最低时薪只有10.70元的新斯高沙省生活,因为那里的最低时薪水平不高,但生活费用也不高。 资料来源:RCI

安省超市半年内涨价 不超过两成

本报记者 随着安省调升最低时薪,坊间普遍预期商品价格也会水涨船高。有超市负责人表示,人工成本增加在未来半年将陆续反映在商品价格上。 华盛超市集团董事长李贵先表示,超市是被动加价,商品在未来半年将陆续加价,但估计不会超过两成。目前接到的供应商加价通知,主要是加拿大生产食品,最低加幅为5%;牛奶商的新报价单已加价5%。本地工厂生产的饼乾和麦片等早餐谷类食品,批发价涨幅最高,达到15%。 李贵先指出,超市有过万种货品,大约要半年时间才全部更新,估计最多不会加价超过20%。 他又表示,安省提高最低时薪,零售业的总开支大约增加6%,而超市利润一般为2至3%,如果不调整售价,恐面临亏损。

魁省今年5月1日将上涨最低工资至12元!

星岛资料图根据加通社消息,今年5月1日,魁北克将把全省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2加元。劳工部长Dominique Vien今天证实,将最低工资从现在的11.25元增长75分是魁北克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上涨。魁省工资上涨到12元后,将仅次于艾伯塔省和安大略省,位居全国第三。(Grace编译)

最低时薪增加 咖啡店员工受惠

■JJ Bean决定一并调高多市及温哥华分店员工的工资。 Twitter 综合报道 在多伦多和温哥华设有分店的JJ Bean咖啡店,今年1月1日将产品价格从1%提高到3%,以抵销安省最低工资从每小时11.60元升至14元的上涨幅度,公司决定除了提高多伦多分店雇员的工资外,亦一并调高温哥华雇员的工资,使到东西两地的雇员同工同酬。 据CBC引述JJ Bean的创办人尼特(John Neate)说:“我们不能以不同待遇对待不同的员工,所以我们决定咬紧牙关,为每个人做正确的事。” JJ Bean负起企业社会责任,却不是没有风险,尤其对温哥华的零售业有很大的影响,昂贵租金和财产税的增加给整个城市的小企业施加了压力,还有担心更高的价格可能会导致客户流失。尼特说:“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生存下去,我想给员工更多薪酬,但究竟客户愿意付出多少?” 菲沙大学(SFU)比迪商学院(Beedie School of Business)副教授Shafik Bhalloois认为,大多数加国特许经营的连锁店均关注客户流失,除非受到省级法律约束,否则不会效仿JJ Bean的做法。

最低时薪提高后 大多区日托费用涨了24%!

■戴维斯夫妇称没法想像一对子女的日托及校外课程费用会上升多少。 星报 综合报道 安省最低时薪从今年1月起提高至14元后,进一步增加大多区市民的负担,一些地区的日托中心基于工资和其他各项成本上升,已经大幅提高托儿月费,其中部分增幅高达24%,令到家长叫苦连天。 大多区部分日托中心在今次加价前,已经是收取全国最高托儿月费。安省政府去年11月曾经表示会拨出1,270万元公帑,协助日托中心纾缓最低工资上升带来的压力,避免家长增加开支,不过有日托中心仍未接获省府提供资助的资料,却已率先增加托儿收费。除了最低工资外,租金、食物、气体和电费成本上升亦是提高收费原因。 加价被指缺乏透明度 宾顿市居民戴维斯(Scott Davis)及妻子基丝甸娜(Christina Davis)育有一对年幼子女,3岁儿子的日托中心月费已经提高60元,至1,148元,还未知道6岁女儿参加的校外课程会否加费。居住在巴里(Barrie)的艾坚(Taryn Aitken)有两名子女送往一间私营日托中心,从1月开始面对收费调高18%,令到托儿月费每月平均超过2,426元。 荷顿区伯灵顿(Burlington)有家长更要面对日托月费急升24%的情况,令中产阶层亦感到难以负荷,不禁质疑安省政府如何应付提高最低工资造成的后遗影响。 多伦多大部分日托中心已经因应最低工资提高月费,家长认为日托中心利用最低工资上升作为加价借口,并且指出日托中心加价缺乏透明度。 资料来源:星报

Tim Hortons早餐要涨价!都是加薪惹的祸~

Tim Hortons 官方网站图片据BBC消息,不同地区Tim Hortons的早餐价格被证实要涨价。根据上周消息,受最低工资涨幅的影响,由于部分特许经销商无法提高价格,公司削减了员工的福利。Tim Hortons发言人表示,公司定期会调整菜单价格,这次涨价与最低工资涨幅没有关系。上周有一名为The Great White North Franchisee Association(GWNFA)的组织曾代表多家Tim Hortons特许经营经营商,就业主削减员工福利的情况提供了辩护,引起了公众的愤怒。GWNFA声明表示,加薪导致劳动力成本增加,但是总部不会让他们以提高价格的方式解决问题。Rola 编译

最低时薪上升支出大增!安省商会求帮助

■苏善民被要求援助因最低时薪上升而支出增加的企业。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安省财政厅厅长苏善民(Charles Sousa)称省府将通过网上投票,让省民在13项建议中拣选几个项目,结果将放入今年的预算案中,而省府会拨款最多500万元推行被拣选的项目。 今年是省府第4年推出同类的省民投票活动,可拣选项目包括聘请长者教导有阅写困难的小朋友、安省北部兴建种菜温室等。省民可到网页https://talks.ontario.ca/,从13个项目中拣选心头好,投票截止时间是1月26日下午5时。 此外,在全省135个社区有6万名成员的安省商会(Ontario Chamber of Commerce),要求苏善民在下一份预算案推出援助措施,以抵销安省最低时薪上升,令企业薪金支出不断上升的影响。 资料来源:星报

最低时薪14元以后…雇主损失50亿,4.3万岗位流失!

■加拿大会议局估计最低时薪提升或酿职位流失。 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安省调高最低时薪迅速落实,导致有雇主大幅削减工作时数和福利,以弥补人工支出。加拿大会议局认为,企业实施的政策可能会在明年底之前造成4.2万个就业岗位流失。 据《金融邮报》(Financial Post)报道,在加拿大人口最多的安省,自1月1日生效的最低时薪上涨幅度很大,一些雇主通过削减工时和福利,以减少对盈利的影响。安省的最低时薪标准提高了21%,达到14元,成为加拿大最高的最低时薪。 安省自由党政府将该政策定位为改善雇员生计的措施,特别是全国最大城市多伦多和渥太华的雇员受益最大。 有雇主冻结招聘 然而,一些雇主则采取应对措施,包括冻结招聘、削减工时、取消带薪休假和不再提高福利。 这些公司,包括大型连锁快餐店Tim Hortons,这家加拿大标志性的快餐连锁店。有经济学家表示,雇主采用这样的措施将减少因涨工资而带来的影响。 加拿大会议局初步估计,这一变化将从雇主的营业利润中转移大约50亿元到员工的口袋。 加拿大会议局行业趋势小组主席伯特(Michael Burt)表示,企业采取的对策,可能在明年底之前造成4.2万个职位流失。 安省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上周指摘Tim Hortons创办人的子女,在他们所拥有的两家连锁餐厅取消带薪休息和其他员工福利,是欺凌员工。 该企业和连锁经营集团回应说,加薪对企业来说是一项繁重的工作,这项计画的实施是为了对安省执政的自由党为今年6月份的省选进行政治加分。他们希望工资增长能回到与通货膨胀率挂的做法。 省府没有就指控发表评论,也没有回应企业对工资增长幅度的担忧。一些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对Tim Horton发出强烈的抵制声明,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种做法是否会损害连锁店的销售。

士嘉堡一Tim Hortons禁止员工收小费

照片来源:EDUARDO LIMA /加通社为了应对2.4加元的时薪涨幅,士嘉堡的一间Tim Hortons已经禁止员工接受小费,并且剥夺其带薪休假。位于Lawrence东街和Markham路的这家特许经营店已经告知员工,2018年,将不再有小费,此外休假将不再带有薪水。根据加拿大劳工部的规定,雇主可以决定员工是否可以收取小费。来源:thestar.comC08

TD: 提高最低时薪将导致九万人失业

安省将最低时薪调高三分之一到15刀,已经在过去十八个月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而TD在今天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这项政策的执行速度相对较快,加之时机不对,或将对安省的就业市场产生负面的影响。 TD预计,到2020年底,将减少80000到90000个岗位。 “就业市场在接下来几年仍然会增长,但会以每年0.5%的速度增长。” TD建议,为了降低负面影响,在安省应当实行差异化的最低工资政策。 “例如在多伦多这一生活成本最高的地方,可以是15刀,但在温莎,11-12刀的水平更合适。”

安省提高最低时薪 商界吁中小企表不满

本报记者   安省执政自由党自提出逐步提高最低工资法案,最终拟在2019年将最低时薪升至15元,一直为本省商界尤其中小企业团体强烈反对,认为省府做法罔顾中小企困境,安省总商会日前与约克区企业人士会面,呼吁省内商界人士在省议会复会与明年省选前,表达企业对最低工资修订法案意见,且向省议员反映中小企的苦况。 虽然安省政府所提出的最低工资递增,分开2年多的阶段式实施,但商界反响却非常激烈,安省总商会副主席巴尔杜夫(Karl Baldauf)在上周四(7日)与约克区商界人士见面,谈及一旦省府逐步将最低工资提高至时薪15元,对企业尤其中小企将带来何种影响。 他向出席的约克区商界表示,明白省府推出148号法案之原意,但质疑省府只眼于劳工阶层的利益,忽略了挣扎求存中小企业的窘境;巴尔杜夫称省府似乎没有考虑清楚法案对商界所带来的无意伤害。 他认为纵使省府提出分阶段提高最低工资,达致于2019年的15元时薪,然而长远来说,此决定无疑令省内企业“心碎”与沮丧;他相信一旦实施后不单中小企业受挫,非牟利机构等也会先见其害,即使是光顾中小企的顾客,亦难以避免见到零售及服务业价格因而上升。 巴尔杜夫指安省总商会早前曾就省府此项最低工资政策,向会员进行民意调查,约74%商界成员担心法案会伤害到营商环境,有87%成员更关注此法案一旦实施后,会对安省经济带来不可挽回的伤害。 有出席的企业家认同最低工资增至15元一小时,会赶走部分省内企业,他指法案一开始,雇主不只要加工资,也影响到员工病假、年假与紧急情况休假的补贴;有商界人士认为省府推出最低工资递增的同时,应该给予省内商企业更多税务优惠,以抵销最低工资递升后的营商损失。

环境部预警:多伦多今晚至明早 冰雨+雪+狂风!

Reebok多款运动鞋史低价 低至3折!不到$40收大热粉色EBK!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 中国三大使馆都怒了

爸妈网购有多野?他们的购物车远远比你的精彩

加拿大这座山景豪宅只需25元!但买下它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引渡孟晚舟,中方是否会报复?媒体六问中国外交部孟晚舟事件

2019团聚移民下周一开闸 业内人士料不会立即额满

万锦华人餐厅遭劫 勇猛老板驾车追踪 三匪徒两名被擒一人逃脱

大多地区小学排名榜出炉 私校名列前茅 公校却…

回应卢沙野公开警告 渥太华称不向威胁低头

被捕公民每天平均受审4小时 加拿大驻华大使争取各国支持

加拿大伙盟国向中国施压 中国外交部:一点都不担心

谢伦伯格案引外交骂战 加中关系陷入僵局

谢伦伯格7年前贩毒曾被判刑 议员敦促总理营救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