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07:01:5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杜鲁多

評論分析:杜魯多政府大手大腳大賭特賭

  【星岛都市网】杜鲁多政府的2024年预算案“砰”的一声落地,几乎没有激起人们的热情,反而招致了商界领袖、投资者、各省省长以及反对党的激烈批评。预算案中的几项内容引起了广泛关注,特别是承诺无休止的赤字、征收更高的资本利得税,以及旨在解决加拿大住房危机的各种新计划和政策措施。 但在随后的政治和媒体评论中,预算案中几个引人注目的数据点却被淡化了。 一是政府规模庞大。 刚刚结束的财政年度是一个里程碑,因为渥太华的总支出达到了5万亿加元(准确地说,是4980亿加元,不包括“精算损失”)。根据预算,政府在 2024-25 年度的支出将比三年前的计划多出 950 亿元,凸显了杜鲁多总理执政期间支出增长的迅猛速度。 我们有理由问,联邦政府是否已经变得过于庞大、复杂和臃肿,根本无法进行管理,即使我们假定掌权的政客们真正关心健全的管理。有多少议员--甚至是内阁部长--对庞大的联邦机构有足够的了解,能够对渥太华现在的巨额开支进行有意义的监督? 众所周知的是ArriveCan丑闻和国防采购的长期问题,但政府在日常开支项目和为加拿大人提供服务方面做得如何呢? 审计长和议会预算官就这些问题提供了有用的见解,但只是有选择性的。议会本身倾向于关注财务监督以外的事情,比如每天的提问时间和其他有利于在社交媒体上快速点击的话题。议会在要求政府对其总体支出负责方面并不特别有效,尽管这是其最重要的职责之一。 预算案中的第二个数据点涉及联邦政府归类为“老年人福利”的快速上涨。 这些项目主要包括老年保障金和保证收入补助金,今年将吞掉810亿元的联邦税款,到2026-27年将达到900亿元,而两年前这一数字仅为690亿元。现在,渥太华在老年人收入转移方面的支出大大超过了它的消费税收入。在某些时候,未来的政府可能会发现有必要改革老年人福利计划,以减缓无情的成本上升。 最后,预算案提供了更多细节,说明杜鲁多政府下了一个史诗般的赌注,即由纳税人出资的大规模补贴将启动在加拿大建立一个主要的、商业上成功的电池和电动汽车制造“供应链”。 政府承诺将拨款超过1600亿加元来支付其零排放经济计划,其中包括在2034-35年间为电池、电动汽车和其他“清洁”产业提供930亿加元的补贴和奖励。政府坚称,这些开支将吸引更多的私人投资,确保加拿大在清洁经济领域的领先地位。 说这是一项高风险的产业发展战略,未免言过其实。加拿大正在努力应对企业投资滞后、生产力停滞不前的整体经济危机。 面对这种情况,政府选择将迄今为止难以想象的巨额资金用于支持在经济中占比较小的产业。即使该计划取得成功,也无法解决私营部门投资疲软和生产力增长下滑等更大的问题。 (ref:https://torontosun.com/opinion/columnists/finlayson-trudeau-government-unleashes-massive-spending-and-epic-betting)

杜魯多大勢已去?民調顯示2024年預算案未能起效果

  【星岛都市网】据益普索(Ipsos)周二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2024年联邦预算案未能引发自由党在民调中急需的反弹。 据民调机构称,加拿大人对自由党政府最新支出计划的反应显示,执政党面临着历史性的挑战。 益普索全球公共事务公司首席执行官达雷尔-布里克(Darrell Bricker)说:“如果预算案的目的是为了让政治重启,那似乎并没有实现”。 上周提交的2024年联邦预算包括数十亿元的新支出,旨在改善“代际公平”和迅速填补加拿大的住房供应缺口。 益普索(Ipsos)专门为《环球新闻》(Global News)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选民对2024年联邦预算案的反应大多从乏善可陈到基本负面不等。 在剔除那些表示“不知道”自己对联邦预算有什么看法的人(28%)后,在预算公布后的两天内,只有17%的受访加拿大人表示他们会“完全赞同”。与此同时,约 40% 的人表示他们会 “完全反对”,其余的人(43%)则象征性地对 2024 年预算案 “耸耸肩”。 阿省受访者中反对的比例上升到63%,萨省和曼省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为55%。 约10%的受访者表示,该预算案将对他们个人有所帮助,而37%的受访者表示,该预算案将对他们造成伤害,这还是在剔除了那些表示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的受访者之后。 在被问及如果今天举行联邦大选,他们会如何投票时,43%的受访者表示会选择保守党,24%的受访者表示会投自由党,19% 的受访者表示会倾向于新民主党。 布里克指出,保守党的领先优势比一个月前上升了一个百分点,这表明《2024年预算案》未能为执政的自由党止血。 在益普索的民意调查中,只有8%的受访者表示该预算案使他们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更有可能投票给自由党,而大约三分之一(34%)的受访者表示该预算案使他们更不可能投票给自由党。 布里克说:“加拿大人的初步印象是,预算案并没有产生多大影响”。 Z世代和千禧一代选民对自由党的支持率略高,他们似乎是2024年预算案的重点人群,但布里克表示,不同世代的选民对自由党的看法仍然是“压倒性的负面”。 益普索上月进行的民调显示,在2024年预算案中,自由党面临着在生活成本不断上涨、住房市场难以进入的情况下提高加拿大人负担能力的压力。 支出计划包括取消银行服务和音乐会门票的垃圾收费项目,以及一些旨在让首次购房者更容易进入住房市场的项目。该计划还包括对部分资本收益征税方式的拟议修改,自由党声称这将针对最富有的加拿大人。 Generation Squeeze的创始人保罗-克肖(Paul Kershaw)在联邦预算案公布后告诉《环球新闻》,虽然他对年轻一代人口所面临的经济不公平问题的认识受到鼓舞,但住房市场的可负担性危机没有快速解决方案。 杜鲁多、他的内阁部长们和自由党议员们在预算案发布前后都上路宣传支出计划中的细列项目。 布里克说,这是典型的预算案发布后的做法,但目前看来,在支出计划发布后的最初几天里,还没有什么能真正引起加拿大人的注意。他说,自由党有机会在这条路上有所作为,但前景并不乐观。 他说:“也许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他们能够证明他们确实改变了一些东西”。 不过,布里克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联邦政坛的民意变化不大。 下一次联邦大选最迟将于2025年10月举行,但如果自由党在信任投票中失败或自己推翻政府,大选可能会提前举行。 但如果今天进行投票,自由党很可能会输给保守党非常、非常大的多数,布里克说。 他说:“我们看到的是,如果情况继续像去年那样发展下去,他们最终的席位数将几乎达到历史最低点”。 根据益普索的民调结果,保守党在全国各个地区都处于领先地位,但魁北克除外,因为魁人党(Bloc Quebecois)在魁北克占据绝对优势。 与此同时,自由党正面临着公众的强烈反对,布里克说。约32%的选民表示,他们永远不会考虑投票给自由党。 布里克说,通常情况下,执政党可以在某些人口、年龄组或地区保持领先地位,并在此基础上制定连任战略。 但这届自由党在选民中缺乏立足点,使得下届联邦大选前景黯淡,他甚至引用了进步保守党在1993年投票中的历史性溃败。 布里克说:“他们要翻越的山坡无比艰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globalnews.ca/news/10441965/budget-2024-liberal-conservative-polls/)

各種亂花錢!杜魯多承諾撥款840萬元研究民主衰落

  【星岛都市网】在韩国举行的一次峰会上,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出人意料地宣布将拨款840万元,用于研究专制政体如何在气温变暖的情况下茁壮成长。 “今天,我宣布加拿大将投资840万元用于南半球的研究,以更好地了解气候变化如何与民主衰退相互作用,”杜鲁多总理在第三届年度民主峰会上发表视频讲话时说,该峰会是由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政府精心策划的一次聚会。 杜鲁多补充说:“这些举措还将有助于保护环境维护者的人权”。 这笔现金是用于“加强民主”的3000万元一揽子赠款的一部分,其中2230万元专门用于“捍卫人权和促进包容”。 840万加元的背景介绍将其描述为一个旨在恢复“公民空间以应对气候紧急情况”的项目。 “加拿大将投资840万元,支持在南半球从事气候和环境问题工作的人权维护者”。 这个“民主衰退”项目由国际发展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re)管理,该中心是一家国有公司,是渥太华海外援助的主要渠道之一。 根据总理办公室的背景介绍,国际发展研究中心还将获得 460 万元的额外资金,用于“创建一个公平、女权主义和包容性的数字领域”。 3,000万元一揽子计划的其他组成部分包括 144 万元用于“加强北非法语地区LGBTQI+权利运动的复原力”。 加拿大总理保留批准向外部参与者提供未编入预算的现金拨款的行政权力,而总理办公室在出席海外会议和峰会前夕发布数百万元的公告也是比较常见的。 例如,就在杜鲁多出席2022年东南亚国家联盟会议之前,他的政府宣布向各种亚洲项目、基金和非营利组织拨款3.33亿元。 其中包括一项 3280 万元的基金,用于任何能够证明其致力于促进“性别平等和包容”的“民间社会组织”。 2023 年,杜鲁多在访问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峰会时,宣布向加勒比各机构支出 4480 万元的“气候危机”资金。其中包括通过“当地环境和妇女权利组织”改善生态系统健康的 800 万元。 自俄罗斯入侵以来,杜鲁多对乌克兰的三次突然访问同样都伴随着加拿大对乌克兰援助预算的追加。 例如,总理二月份对基辅的访问就提供了数亿元的定向民间援助,其中包括用于“性别包容排雷”的 400 万元拨款。 这笔资金提供给英国一家名为“哈洛信托”(The HALO Trust)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将成立一个“性别与多样性工作组”,以促进乌克兰排雷行动的性别变革。 2018年,在喜剧演员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在南非举办全球公民节之际,总理办公室将联邦现金指定用于个人慈善事业,这是其中一个更具争议性的例子。 杜鲁多没有在活动中露面,但他宣布向诺亚的慈善机构“教育不能等待”(Education Cannot Wait)突击拨款5000万元,在社交媒体上被病毒式传播。 他在给诺亚的推特中写道:“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但加拿大承诺向......支持世界各地妇女和女孩的教育事业捐赠 5000...

杜魯多牙買加度假朋友買單?道德專員稱要限制朋友送禮

【星岛都市网】联邦道德专员表示,鉴于总理第二次前往朋友在牙买加的独家庄园,如果议会能对内阁成员从朋友处收到的礼物价值设限,将会“有所帮助”。 道德专员康拉德-冯-芬肯斯坦(Konrad von Finckenstein)周四在众议院道德委员会发言后告诉《国家邮报》:“如果有一个限制,那将会很有帮助。限额是多少,由谁来设定?显然必须由议会来设定。但我认为这将有助于解决表面(利益冲突)问题”。 该专员表示,总理杜鲁多与家人在牙买加一个由长期家族朋友拥有的每晚9300元的私人庄园免费居住10天,并没有违反《利益冲突法》。这是因为该法没有对朋友赠送礼物的金额或价值设定限制,只要该礼物没有不适当地增进朋友的私人利益即可。 但周四,冯-芬肯斯坦质疑,考虑到杜鲁多免费入住超豪华庄园的争议不断,这种例外是否应该继续是无限的。 冯-芬肯斯坦说:“既然你们在谈论牙买加之行,那么礼物是否应该有上限?现在,朋友送礼是完全例外的。如果礼物太大,可能会造成错误的印象,也许我们应该对其进行金额限制”。 委员会结束后,当《国家邮报》记者问及限额问题时,这位委员拒绝提出建议,但他开玩笑说,在他看来,一辆“法拉利”就超过了限额。 反对党批评杜鲁多与分居的妻子索菲和他们的三个孩子在度假村免费度假,而加拿大人却在努力应对日益严重的负担能力问题以及不断增加的食品、住房和公用事业成本。 周四,加拿大广播公司(CBC News)报道称,这次旅行还是花费了纳税人23万元,主要是政府提供的服务,如加拿大皇家骑警的安保、加拿大皇家空军机组人员的住宿和餐饮,以及两架往返牙买加的政府飞机(因为一架飞机在牙买加抛锚,需要派出第二架)。 新民主党议员马修-格林(Matthew Green)援引纳税人的旅行费用报告,询问冯-芬肯斯坦是否认为应该修改《利益冲突法》。 这位专员说,他对该法的担忧之一是,该法只考虑直接的利益冲突,而不考虑利益冲突的看法,而利益冲突的看法同样会损害公众对政府官员的信任。 “不幸的是,该法只涉及利益冲突。没有明显的利益冲突条款,”他说。 2017年,杜鲁多一家到阿迦汗的岛屿度假,让这位总理陷入了道德专员办公室的麻烦。虽然杜鲁多辩称阿迦汗是他的老朋友,所以这次旅行是可以接受的礼物,但当时的专员玛丽-道森(Mary Dawson)不同意他们的关系符合友谊的法律定义,并认为总理触犯了法律。 前道德专员马里奥-迪昂(Mario Dion)在周四与冯-芬肯斯坦一起作证时建议,现在可能也是时候审查对违反道德法律者的处罚了。目前的制度以“点名羞辱”为基础,可能的金钱处罚非常低。 他说:“目前还没有与该行为相关的直接惩罚措施。应该对此进行研究。就制度的可信度而言,如果有可能由专员建议、但由众议院或其他上级机构实施的处罚,那将会有所帮助”。 迪昂在作为道德专员时发现杜鲁多在向时任总检察长乔迪-威尔逊-雷布尔德(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时违反了道德规则,迫使他考虑向建筑巨头SNC-Lavalin公司提供暂缓起诉协议,而不是因腐败问题面临刑事指控。 他在报告中强调了对政府从不允许他查看内阁保密文件的不满。 迪昂说:“我对(拒绝披露文件)感到惊讶,因为《利益冲突法》似乎表明,在涉及内阁保密文件时,专员应该拥有涉密权”。 “我曾考虑过到联邦法院对书记员的决定提出异议。但在我 43 年的公职生涯中,我一直特别注意如何使用纳税人的资金,所以我认为不值得花三年时间和两百万元来确定我是否应该查阅这些文件”。(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nationalpost.com/news/politics/limit-on-gifts-from-friends-would-be-helpful)

杜魯多稱總理工作瘋狂且無聊 但肩負使命打死不退

  【星岛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五(15日)在满地可接受加拿大电台(Radio-Canada)采访时誓言将继续担任政府首脑,尽管他称这一职位会带来个人挑战。 加通社报道,杜鲁多周五在加拿大电台“Midi info”节目的热闹部分中开玩笑地告诉电台主持人Alec Castonguay,他每天都在考虑辞去“疯狂”、“超级艰难”、有时甚至是“无聊”的工作。 但他表示,重大的国内和国际挑战仍促使他继续留任,并面对定于明年举行的下一次联邦选举。 杜鲁多声称,妇女权利、LGBTQ权利和应对气候变迁的进展是加拿大目前面临的问题之一,他指出,全球范围内民主国家正遭受他所称的极端民粹主义攻击。 他坚称加拿大人必须在下次选举中就他们想要拥有甚么样的国家做出根本性的选择。 杜鲁多说,他从政是为了服务,而不是为了受欢迎,他相信自己作为总理可以做出一些贡献。 他在接受法语采访时称,自己无法在此刻放弃战斗。 “如果我不曾几乎每天都怀疑自己在做甚么,那我就不是人类了。” 图:加通社 V6

分居半年後蘇菲出書接受採訪 無意中傷了杜魯多?

【星岛都市网】前第一夫人48岁的苏菲与总理杜鲁多2023年8月公开宣布分居,现在她出版了一本名为《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解自己,彼此相爱》的新书,并公开接受了采访。暗示自己已经学会了如何摆脱前第一夫人的生活,有了新的生活观念和目标。 据多伦多太阳报报道,苏菲的新书将于4月23日在上市。书中分享了她从童年到十几岁和成年初期与饮食失调症的斗争,从演讲家和电视节目主持人再到"第一夫人"和三个孩子的母亲的成长历程。 出版商网站上对该书的部分描述如下:“苏菲邀请读者踏上一段深入的个人旅程,借鉴顶级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科学家和思想领袖的专业知识,走向自我认识、接受和赋权。 ” 苏菲也登上本月的《Elle》加拿大版封面,庆祝新书即将上市,她称自己 “玩得很开心,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讨论了幸福、人际关系和家庭,”这位加拿大非官方第一夫人在 Instagram 的标题中写道。 < a href=" " style=" background:#FFFFFF; line-height:0; padding:0 0; text-align:center; text-decoration:none; width:100%;" target="_blank">           在 Instagram 查看这篇帖子                       </ a> < a href="https://www.instagram.com/p/C4bUyrsu33G/?utm_source=ig_embed&utm_campaign=loading" style=" color:#c9c8cd;...

杜魯多前妻蘇菲4月公開露面 任商界女性頒獎禮嘉賓

【星岛都市网】素里杰出商界女性奖颁奖典礼,定4月12日在温哥华吉尔福德喜来登酒店举行,总理杜鲁多前妻苏菲(Sophie Grégoire Trudeau)应邀担任演讲嘉宾 由素里贸易局(Surrey Board of Trade)策划的年度颁奖午宴,通常会有一位“明星级”的主讲嘉宾,其中包括布罗克维奇(Erin Brockovich)、加拿大前总理坎贝尔(Kim Campbell)、现任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和知名歌手香岱儿(Chantal Kreviazuk)。 据素里贸易局在活动网页介绍,苏菲是一位知名的心理健康倡导者,也是性别平等、青少年自尊、情感素养和接触自然的倡导者。 介绍中称,她是杜鲁多的妻子,尽管这对夫妇去年分居了。 苏菲在魁北克开始了她的记者生涯,主持有关野生动物、极限运动、娱乐和科技的节目。她访问过很多人物,包括女权运动者格洛丽亚·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希拉莉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毕彼特(Brad Pitt)、小贾斯汀(Justin Timberlake)等。 素里贸易局总裁兼执行长休伯曼(Anita Huberman)表示,贸局对苏菲在4月的讲话感到“兴奋”。 休伯曼在一份新闻稿中说:“女性面临着源自社会期望的独特心理健康压力,包括护理、职业发展和身体形象标准的要求。苏菲将帮助会众走上我们共同的道路,走向性别平等、心理健康、自我理解和自我接受。” 同样在4月,苏菲将出版她的第一本书《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解我们自己,彼此相爱》(Closer Together: Knowing Ourselves, Loving Each Other)。 午餐会门票定价为195元起,已可上网订票:businessinsurrey.com。 (图:SBOT官网) V02

杜魯多加勒比度假飛機故障 軍方出動軍用飛機將他接回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前往加勒比海度假所搭乘的军用飞机故障,军方于本周被迫向牙买加派遣第二架飞机。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国防部发言人Andrée-Anne Poulin证实,加拿大空军的两架CC-144挑战者号曾前往牙买加。她在一封电邮中说:“接送总理一行的首架飞机在抵达后无法使用,第二架飞机则是接送维修小组以修理第一架飞机,并在必要时留在该地作为总理返国的后备。” 国防部尚未回应有关总理的飞机发生了甚么情况或飞机何时无法使用的问题。 接送总理杜鲁多至牙买加的飞机是军方较新的挑战者号飞机之一。 这是不到4个月内,杜鲁多的飞机第二次因机械问题而无法飞行。 杜鲁多于去年9月在G20峰会后,离开印度的行程被推迟了两天,因为飞行前检查显示CC-150北极星号的某个部件故障需要更换。 出于安全缘故,杜鲁多需要搭乘军用飞机出行,他于12月26日飞往牙买加蒙特哥湾与家人一起度假。 虽然他的办公室最初表示他将支付家人的住宿费用,但后来又说,杜鲁多和家人“免费住在牙买加一个家庭朋友拥有的地方”。 总理办公室周五拒绝就飞机的问题置评,并将问题留给国防部去回应。 在杜鲁多此趟度假期间,军机接送总理及其家人飞往目的地并停留在附近,之后再将他们送回加拿大。 然而,周三时飞行追踪器发现第二架挑战者号飞机前往牙买加;周四下午,航班追踪网站显示两架飞机均飞回渥太华,第二架挑战者号紧跟总理专机不远。 杜鲁多早前的出国度假也曾引起争议。他于2016年拜访亿万富豪阿迦汗(Aga Khan)的私人岛屿,被前道德专员道森(Mary Dawson)发现他违反了禁止接受礼物或其他好处的道德规则。 虽然杜鲁多辩称这次旅行并不违反规则,因为阿迦汗是他的家庭朋友,但道森得出的结论是,在杜鲁多成为联邦自由党党领之前的几十年,杜鲁多和阿迦汗几乎没有联系。 V02

杜魯多將去牙買加度假 雖然分居仍帶蘇菲亞

【星岛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将在圣诞节后,与家人一同前往他常去的牙买加度假。 根据总理办公室于周五(22日)的声明,这次度假计划将在12月26日至1月4日进行,而牙买加一直是杜鲁多喜爱的度假胜地,他曾在8月和去年的圣诞节后选择前往当地旅游。 尽管总理在今年较早时宣布与妻子苏菲亚(Sophie Gregoire Trudea)分居,但办公室强调预期两人将共同参与这次度假,保持密切的家庭关系。 总理办公室进一步指出,他们在旅行前已经向联邦道德专员咨询,以查询有关逗留费用和报销。 V21  

杜魯多否認下台說法!稱「我父親在我這年紀還有12年任期」

【星岛都市网】据《国家邮报》报道,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近日否认了他将很快辞去自由党领袖一职的说法,表示他不会像他的父亲老杜鲁多皮埃尔·杜鲁多(Pierre Elliott Trudeau)在近40年前那样“雪地散步”。 (“雪地散步walk in the snow”:用于做出重大职业决定的场合,尤其是辞职或退休决定时。) 这个话题是在杜鲁多和他的朋友、前电台主持人特里·迪蒙特(Terry DiMonte)每年一次的假期聊天中提出的。杜鲁多在进入政界之前很久就有这个传统,迪蒙特指出,这“不是一次强硬的记者采访”,而是一次友好的讨论。 尽管自由党目前在民意调查中落后保守党,但杜鲁多一再坚持他将参加下届选举,争取赢得第四个任期——这是自Wilfrid Laurier以来从未实现的目标。 “你内心很有斗志,”迪蒙特说。“你哪儿也不去,是吗?” 杜鲁多开始模仿评论员预测他会追随父亲的脚步:“你知道,每个人都在谈论,‘哦,也许是下周在雪地散步’…就像…天哪!” “那件事给你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啊,嗯?”迪蒙特说。 11月,这个话题再次被提起,当时担任前总理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幕僚长的参议员唐恩(Percy Downe)呼吁杜鲁多在下次选举前辞职,称他最好在2024年2月底之前做出决定。 那个月将是老杜鲁多“在雪地散步”的40周年纪念日,他是在1984年2月决定不再竞选。 “当我父亲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他还有12年的总理生涯等着他,”杜鲁多告诉迪蒙特。老杜鲁多在1984年宣布辞职时已经64岁了,而杜鲁多将在圣诞节生日那天满52岁。 杜鲁多还表示,现在不是回避加拿大面临的重大挑战的时候。 “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充满挑战的时刻,气候变化、经济放缓、通货膨胀、供应链中断、围绕地缘政治变化、战争以及所有这些事情都在交织在一起。” “我们把这件事做好真的、真的很重要,”他补充说,然后以一种更私人的语气与迪蒙特交谈。“你很了解我,你知道我的信仰……你真的认为我现在能从这场战斗中脱身吗?” 杜鲁多驳斥了有关他的政府近年来受到COVID-19大流行、乌克兰战争和现在的以色列战争等世界事件困扰的说法,并赞扬了他的政府在和解、包容、多样性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记录。 他把另一个选择——博励治(Pierre Poilievre)的保守党——描述为一个倒退的政府,“就社会和经济发展而言,它将倒退几十年。” “忽视气候变化,回到父亲是一家之主的观念,女性除非经丈夫同意才能堕胎……正是这种想法真正威胁到了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在过去几年所能建立的一切。” 迪蒙特笑着说:“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啊。” 自由党最近一直试图重新定义博励治的保守党,以便在全国民意调查中落后一年多后重新获得一些支持。周二,两名自由党议员发起攻势,指责博励治对加拿大“没有计划”。 加通社还报道称,自由党在乌克兰裔人口众多的十几个选区发布了攻击保守党的广告,强调保守党投票反对一项实施加拿大-乌克兰贸易协定的法案。 保守派表示,他们投了反对票,因为该法案提到了碳定价,这是乌克兰加入欧盟的一个必要条件。 截至发稿前,《国家邮报》的这篇报道底下累计共有1000多条评论。其中高赞的几条评论: “他说:‘我们的国家陷入困境,我们的移民人数飙升,通货膨胀率极高,无法找到可靠的医疗保健,我们的城市交通堵塞,我们的森林和农场变成了无尽的一排排丑陋的排屋和商店,而人们却在排队领取福利……  ‘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我们把这件事做好真的很重要’ 是的。 请不要告诉我你到目前为止都在努力把事情做好? 因为你已经失败了。” “他太自恋了,根本不明白。他一手毁了我们的生活水平,让我们在自己的国家感到不安全,让我们成为世界的笑柄,让我们背负了子孙后代永远无法偿还的债务…” 你怎么看? ref:https://nationalpost.com/news/politics/trudeau-laughs-off-suggestions-hell-take-walk-in-the-snow 图片:视频截图  

大多數人認為杜魯多應該辭職

  【星岛都市网】大多数加拿大人在12月再次表示,现在是总理杜鲁多辞去自由党领袖职务的时候了,但大多数人认为他不会这么做。 超过半数的加拿大人认为明年将举行大选。 最新民调发现,69%的加拿大人认为杜鲁多应该辞去自由党领袖和总理职务。此前,进行的民调显示,72%的加拿大人持相同看法,这一比例下降了3个百分点,但在民调误差范围之内。 调查公司益普索(Ipsos)首席执行官达雷尔·布里克(Darrell Bricker)说,他们对受访者进行了跟踪调查,了解他们认为杜鲁多应该下台的原因。他说,有些人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位总理,但当过去的自由党选民分享他们的想法时,事情就变得更有趣了。 布里克表示,当你开始在那些曾投票支持杜鲁多的人中进行调查时,他们表示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他为加拿大提供了服务,但加拿大确实需要改变。 布里克说:“他的另一群支持者说,这次不行,因为我认为他赢不了,我们需要尽我们所能阻止皮埃尔·波里耶夫尔。” 布里克认为,在杜鲁多应该下台的共识中存在地区性的统一。草原地区和卑诗省部分地区历来如此,但这种情绪正在渗入传统上更有利于自由党的地区。 布里克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种情绪已经渗入安省和魁省,甚至加拿大大西洋地区”。 “这一次,人们似乎要么已经厌倦,要么认为他不具备击败对手的实力”。 民调显示,虽然每10名加拿大人中就有近7人认为杜鲁多应该下台,但63%的人认为他自己下台的可能性不大。 每当被问及这个话题时,杜鲁多都坚定地表示,他打算带领自由党参加下届大选。 达尔豪斯大学的洛里·特恩布尔(Lori Turnbull)说,由于下一次大选要到2025年秋季才举行,而且与新民主党达成的信任协议仍然有效,自由党内部可能不会有太多担忧。然而,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要改变自由党的选情就会更加困难。 特恩布尔说:“我们正处在一个楔形政治的世界里,在很大程度上,这与人有关,与'你是否站在我这一边'有关”。 “因此,当一个人的品牌变质时,选民就很难转向,因为如果他们是因为这个人、这个品牌而加入党派,那么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品牌,你该何去何从?这并不意味着你会喜欢别人”。 加拿大人似乎预计明年将进行投票,59%的人认为2024年可能举行大选。只有29%的人认为不会,其余13%的人表示不知道是否会投票。(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ref:https://globalnews.ca/news/10173752/justin-trudeau-future-ipsos-poll/)

杜魯多喬美蘭會晤中東代表 討論以哈解決方案

  【星岛都市网】来自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沙地阿拉伯和土耳其的外交部长小组,于周五在渥太华与加拿大外交部长乔美兰举行了一场秘密计划的会议,讨论结束以色列与哈马斯战争的努力。 据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导,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也参与了会谈,安排了解加拿大等国如何在哈马斯武装分子于10月7日在以色列发动致命袭击后,协助确保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实现和平。 报道指出,该代表团自称为阿拉伯-伊斯兰特别峰会,通常包括约旦,但乔美兰的办公室表示,约旦需要派遣外交部长处理其他事务。该组织不是与以色列的联合和平项目,并表示其领导人的目标是在以色列轰炸加沙后,代表阿拉伯和穆斯林人民发言。 乔美兰的办公室指,部长们将讨论实现全面持久和平的政治途径,重点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自决、人权和安全”。会谈还将探讨允许更多人道援助进入巴勒斯坦领土的必要性。该代表团在抵达渥太华前,曾访问过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以及西班牙。 杜鲁多表示,以色列有权自卫,同时认为加沙杀害妇女、儿童和婴儿等行为破坏了两国解决方案的可能性,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国家可以和平相处。乔美兰则说,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需要进行谈判来结束冲突,尽管加拿大没有跟随一些欧洲国家呼吁立即停火。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是国际公认的机构,代表巴勒斯坦人发言,包括旨在两国解决方案的谈判中发言。该组织控制约旦河西岸,但自2007年以来一直处于哈马斯控制之下的加沙地带。 加拿大与哈马斯没有关系,自2002年起加拿大就将其视为恐怖组织,因此无法与该组织进行谈判。 2018年,加拿大强烈谴责沙地阿拉伯的人权问题,当时引发了一场争执,之后,加拿大和沙地阿拉伯交换条件后,才同意恢复驻对方国家首都的大使。当年,加拿大呼吁沙地阿拉伯释放被拘留的妇女权利和民主活动人士。 V21

邊境爆炸加國政府列恐襲處理 杜魯多提早離開國會:事態非常嚴重!

【星岛都市网】美加边境尼亚加拉大瀑布彩虹桥今午发生爆炸案,一辆车在美国境内的检查站爆炸,造成至少2死1伤。总理杜鲁多形容“事态非常严重”,向国会议员简单报告后随即离场了解事件。 据消息人士向美国及加拿大传媒透露,加拿大政府虽暂时拒绝评论事件是否恐袭,但暂时政府将按恐袭规格处理爆炸案。现时水牛城四个加美关口全部封闭。 总理杜鲁多在国会回应指尼亚加拉大瀑布边境爆炸的“事态非常严重”。全国各部门正倾力支持调查工作,以及和美国方面合作希望尽快查明爆炸案原因。回应后他向各位国会议员致歉,表示需要提早离会处理爆炸案。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told the House of Commons that Canada is working closely with the U.S. and taking the matter "extremely seriously." He...

杜魯多在溫市華埠酒吧被示威人士圍堵

  【星岛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二(14日)在温哥华用餐期间,两度遭到呼吁以巴冲突停火的示威者包围。其中,一位来自高贵林的男子面临多项与袭击警察相关的罪名。 杜鲁多当晚在温哥华华埠的“跑马地投注站酒吧”(Happy Valley Turf Club)用餐,该酒吧以其独特的装修风格和元素而闻名。据报道,当时有超过250名示威者站在酒吧门外,要求杜鲁多支持停止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温哥华市警方出动了100名警员在现场维持秩序。 其中一名示威者马凯维奇(Jakub Jerzy Markiewicz),在示威活动中袭击一名警察的脸部,并攻击其眼部位置。警方随即将其拘捕,现正面临袭击警员、造成职员身体伤害以及妨碍或抵抗警察的指控。马凯维奇报称自己是一名摄影记者、婚礼摄影师和艺术家。 马凯维奇已被释放,但受到相关保释条件限制,包括:不参与任何示威或抗议活动,除非经法院许可,不得进入温哥华市,并禁止持有任何武器。他将于12月6日再次出庭。 杜鲁多在前往酒吧之前,他在温哥华印度料理Vij餐厅用餐,当时亦有大量示威者在餐厅内外与他对峙。 杜鲁多周五(17日)被问及在温哥华被示威者围堵,以及对以巴冲突引发国内的愤怒程度上升,是否会让他感到担忧时,杜鲁多回应说:“我们发现自己处于这样一个时刻,人们正在经历的强烈情绪、恐惧和悲伤让加拿大人忘记了我们是谁,我们不是一个自己人害怕自己人的国家。多元文化是加拿大家丰富、深度和力量的来源。我认为大家应该互相尊重理解,并保持同理心。 ” V21  

驚爆!杜魯多妻子索菲疑似婚內出軌,新男友前妻鬧上法庭

【星岛都市网】昨天加拿大National Post爆出惊人大瓜,杜鲁多夫妇分居有隐情,疑似索菲在正式分居前已经有了一段新恋情。而事件的爆出则是源自新男友和前妻的离婚诉讼文件。 今年8月,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和妻子索菲宣布他们正式合法分居,两人都没有对他们18年婚姻结束的原因做出任何解释。 而据National Post今天爆料,根据渥太华一名儿科外科医生的离婚诉讼指控显示,当杜鲁多和妻子的分居成为国际新闻时,索菲已经有了另一段新恋情。 在2023年4月26日提交的一份离婚申请中,Ana Remonda声称,她的前夫Marcos Bettolli医生“与一个备受瞩目的人发展新恋情,该人士吸引了大量媒体的关注,并提出了重大的安全考虑。” 法庭文件中没有指明此人的名字,但National Post报道称已证实Remonda指的是索菲。 如果她的说法是属实,这可能会给杜鲁多婚姻的终结提供新的解释,而48岁的索菲在试图摆脱过去的生活和警察保护时所面临的挑战也得以一窥。 爆出此消息的是Glen McGregor。他在10月24日的文章中称,前妻称渥太华的医生和苏菲有新恋情。并在文章中贴出了医生的照片,扒出了医生的一些详情。 Marcos Bettolli,48岁,擅长微创手术和儿童胸壁畸形。除了在渥太华儿科医院CHEO工作外,他还在渥太华大学医学院任教。 Remonda和Marcos医生在阿根廷结婚,并于2004年移居加拿大。根据离婚记录,他们于2020年1月分居,但一直住在同一个房子里,直到他在结婚22年后的2021年2月搬出。 离婚诉讼主要围绕赡养费和金融资产的分割展开,其中包括Rockcliffe地区的一处庄园住宅,在2022年的评估中价值260万,以及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三套公寓,总价值140万。 现年47岁的全职妈妈Remonda说,她对前夫的私生活“不持任何立场”,但她说,他的这段新关系造成了“孩子们在父亲照顾下面临的未知的安全问题”。 她已经请求法院下令,以确保他们两个孩子的隐私和保护。 她在申请中进一步表示:“她原以为双方已经达成协议,孩子们不会与新伴侣互动,但Marcos没有尊重这一点,这给孩子们带来了不适和焦虑。” 据悉,Marcos 医生在对离婚申请的回复中说,Remonda对他的新关系的态度“不符合孩子们的最大利益”。 他声称,Remonda威胁说,如果两人的关系被曝光,她将离开加拿大,返回他们的出生地阿根廷。 “在发现Marcos的新恋情后,她还访问了他的个人电脑文件,并威胁要公布Marcos的私密照片,”他声称。 离婚文件中的所有指控都没有在法庭上得到证实。案件仍在审理中。 Remonda的律师Katherine Cooligan和Marcos的律师Gil Rumstein都拒绝代表他们的客户对此案发表评论。 记者无法联系到杜鲁多置评。 在杜鲁多于8月2日宣布分居后,政府消息人士称,索菲已经搬出了Rideau Cottage,但打算经常来这里共同抚养他们的三个孩子,孩子的年龄从16岁到9岁不等。 她的新家位置尚未公开,但她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些关于心理健康和性别平等的视频,这些视频似乎是在Rideau Hall不远处的一套公寓的阁楼上录制的。 最近几周,在法庭文件中列为Marcos医生地址大楼外,有人看到了没有标记的车辆,车里似乎有便衣加拿大皇家骑警。 皇家骑警通常在前总理卸任后,根据需要,通常是在公共活动或国际旅行期间,为其提供一些个人保护。 然而,索菲的情况不同寻常,因为她的前配偶杜鲁多仍在执政,并一直是受到众多威胁的对象。2020年,一名曼尼托巴省预备役军人开着卡车冲进Rideau Cottage的大门,据信杜鲁多是袭击目标。 在公开活动和竞选活动中,总理多次遭遇愤怒的抗议者。索菲也成为了攻击目标。2017年,加拿大皇家骑警指控一名阿尔伯塔省女子在网上对她发出威胁。 “出于安全原因,为了确保我们成员和我们所保护的人的安全,我们不能讨论保护计划、战术或行动的具体细节,”加拿大皇家骑警发言人Kim Chamberland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应有关索菲安全的问题。 Chamberland说,提供的保护水平是基于“对威胁环境的定期评估”。 关于爆料记者 截止目前,加拿大的其他主流媒体包括CBC、CTVnews没有报道相关内容。而关于这篇文章的作者Glen McGregor在CTV的网站上介绍为CTV国家新闻高级政治记者。称他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记者,此前曾担任《渥太华公民》的国家事务记者,报道联邦政府和国会山政治,重点关注道德、游说、竞选财务等。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麦格雷戈报道了加拿大参议院开支丑闻、“机器人电话”调查、国会议员迪安·德尔·马斯特罗被定罪等许多其他成为全国头条新闻的故事。他会说英语和一点普通话。 编译:YUAN、言西早 图片:星岛资料图 来源: http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who-is-sophie-gregoire-trudeau-dating https://glenmcgregor.substack.com/p/ottawa-doctor-re-partnered-with-sophie

33名國會議員聯署 呼籲加拿大促進以巴停火

  【星岛都市网】逾三十名国会议员联署呼吁渥京在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冲突中立即促进停火协议,这场冲突已造成数千人在两周内丧生。 有33名议员,其中包括23名为自由党成员,周五在一封致总理特鲁多的信中表示,他们有责任代表选民,“像我们所有人一样,他们一直在关心和担忧以色列和加萨地带所发生的事件。” 其他签署者包括新民主党和绿党的成员。议员们在信中表示,谴责恐怖组织哈马斯杀害无辜的以色列平民,暴力和恐怖行为绝不是实现持久和平与正义的途径。我们呼吁释放所有人质。 信中还指出:“加拿大长期以来一直是和平的代言人。这场冲突持续的时间越长,就会有越多的无辜平民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要求加拿大加入国际社会日益强烈的要求立即停火的呼吁。加拿大必须在更多无辜儿童被杀害之前采取行动。” 议员们还呼吁加拿大协助开辟人道走廊,并坚决维护国际法,以保护无辜平民。“加拿大必须认识到,过去几十年以来,巴勒斯坦人民在占领下遭受苦难。加拿大必须重申其对巴勒斯坦国与以色列国和平共处的承诺,并尽一切努力将各方带到谈判桌前。” 加拿大-巴勒斯坦议会友好小组主席、自由党议员扎希德(Salma Zahid)表示,加拿大应尽一切努力保护平民,这一点非常重要。 她说:“作为一名母亲,看到这些影片和图片中无辜孩子的丧生,我真的很难过。因此,这场冲突持续的时间越长,就会有更多的无辜平民付出生命的代价。” 当被问及以色列自卫权问题时,杜鲁多强调战争也有规则。他补充说:“任何违反国际法的行为都应被谴责,例如应该保护平民的生命。这确实非常重要。我们所见的是无辜的儿童正在被杀害。” V21

杜魯多復活節假期花費近$25萬!政府僅報2萬多開銷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广播公司得悉,总理杜鲁多今年复活节到蒙大拿度假,耗费将近$25万,这远远高于政府向国会报告的$23,846开销。 据CBC报道,杜鲁多在4月6日到10日期间到蒙大拿旅游,总共花费$228,839,包括加军、枢密院和皇家骑警的开销。 但是政府两周前回应保守党国会议员伯霍尔(Luc Berthold)的提问,却说加军和枢密院为杜鲁多复活假之旅花费$23,846。这笔款项没有计算陪行皇家骑警、加军飞行队、枢密院工作人员的薪酬。 皇家骑警就有$204,993加班费,此行另有住宿、膳食、杂费和旅费等。 (图 :美联社)T07

杜魯多承諾未來三年為烏克蘭提供6.5億援助!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今天(22日)上午在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访问加拿大期间宣布了这一消息。 杜鲁多宣布加拿大正在做出“一项长期、多年的承诺,为乌克兰提供可预测、稳定的支持。” 他解释说,这笔钱将用于三年内资助乌克兰购买50辆装甲车,包括医疗后送车,这些装甲车将由加拿大工人在安省伦敦制造。 杜鲁多表示,加拿大还将向乌克兰派遣F-15战斗机飞行员和维修训练员。“以便乌克兰人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捐赠的战斗机。” 部分资金还将用于为乌克兰人民提供心理健康支持。 https://toronto.citynews.ca/2023/09/22/canada-ukraine-650m-funding/ 图片:加通社

剛剛!杜魯多宣布房屋、貸款和雜貨三項新措施:為中產階級而戰!

【星岛都市网】 今天(14日)下午,杜鲁多宣布了一系列新措施以支持中产阶级和努力加入中产阶级的人们。这包括建造更多的租赁住房,为小企业主提供救济,并降低食品杂货的成本。 取消新建租赁公寓的商品及服务税(GST) “为了继续采取紧急行动,降低全国各地的住房成本,包括租房者的住房成本,联邦政府: 将通过立法取消新建公寓的商品及服务税(GST),鼓励建设急需的租赁住房。这是另一种创造必要条件的工具,以建造大家需要的住房类型,以及家庭想要居住的住房。” 据悉,取消的GST税将适用于新的专用租赁住房,即专门为长期租赁住房建造的公寓楼、学生公寓和老年住宅。 杜鲁多呼吁目前对租赁住房征收地方销售税或HST的省份加入他们,对新建租赁住房实行相应的税收抵免。 该措施将降低房屋建筑商的劳动力和材料成本,是杜鲁多在安省伦敦自由党党团会议结束时宣布的几项负担能力措施之一。 要求地方政府结束排他性分区,鼓励在公共交通附近建造公寓,以便通过住房加速基金获得联邦资金。 杜鲁多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所有加拿大人都关心的事情。我们知道住房问题需要几十年才能解决。” 安省进步保守党内阁发表声明支持这一提案,并表示安省计划尽快取消对“专门建造的租赁住房”的HST份额。 据悉,自由党最初在2015年竞选期间承诺取消租赁建筑联邦税。 近几个月来,杜鲁多和他领导的政府一直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要求他们对住房短缺做出回应。 昨日在安省伦敦,杜鲁多宣布“与伦敦市达成了里程碑式协议”,该市已成为加拿大首个根据住房加速基金与政府达成协议的城市,该基金在2021年竞选期间首次宣布,并在2022年联邦预算中引入。 相关阅读:杜鲁多宣布达成住房里程碑协议!“房价不能再涨” 战略转向中产! 该基金将在2026-27年之前拨款40亿,以促进城市更多的住房建设。根据协议,伦敦将获得7400万,作为交换,伦敦同意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改变当地的分区规则,使建造更多租赁单元变得更容易。 根据联邦和市政官员的说法,该协议将使伦敦市在未来三年内建造2000套经济适用房,并将在之后的几年中帮助建造“数千套”住房。 解决食品杂货不断上涨的问题 联邦政府呼吁大型食品杂货连锁店在短期内稳定食品杂货价格。 近年来,大型食品杂货商赚的钱越来越多,而与此同时,食品杂货的价格却大幅上涨,许多家庭都在为养家糊口而苦苦挣扎。 杜鲁多表示加拿大创新部长商鹏飞将要求食品杂货公司在感恩节之前拿出一个稳定加拿大食品价格的计划。 他说,如果他们不这样做,联邦政府不排除通过税收措施迫使他们这样做。 在一份新闻稿中,政府表示“将立即采取措施,加强整个加拿大经济的竞争,重点是食品杂货行业,这将有助于降低加拿大中产阶级的成本。” 他们将对那些联合起来扼杀消费者选择的公司采取行动——特别是那些阻止竞争对手在附近开店的大型杂货店。 小企业疫情贷款偿还期限延长一年 杜鲁多表示,联邦政府将把小企业疫情紧急贷款项目的还款期限延长一年。 加拿大紧急商业账户(CEBA)是在疫情最严重时设立的,旨在帮助因公共卫生措施而被迫关闭或限制业务的小企业。该项目提供由联邦政府支持的无息贷款。 任何未在截止日期前偿还不可免除部分的企业都必须偿还全部贷款。在截止日期过后,贷款的剩余部分也开始产生利息。 最初的还款期限是2022年底。后来延长到2023年底。 特鲁多今日表示,最后期限将再次延长至2024年底。 据悉,近90万家企业被批准参与该计划,发放了略高于490亿的贷款。但截至5月31日,这些企业中只有21%全额偿还了贷款。 杜鲁多表示:“我们承诺为中产阶级挺身而出,我们不会停止战斗,直到每个人都有真正公平的成功机会。下周我们将进入新的议会会议,我们将继续关注对加拿大人最重要的事情:让生活更负担得起,在现在和未来创造良好的中产阶级就业机会。” ref: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liberals-gst-rental-apartments-1.6966608 编译:YUAN 图片:CBC视频截图、加通社  

杜魯多今天將宣布加拿大住房戰略第一步!

【星岛都市网】据CTV News报道,一位高级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将于今日(13日)宣布多管齐下的住房战略的第一步。 为了增加加拿大经济适用房的数量,该公告将展示安省伦敦正在实施的“切实”解决方案。如果在加拿大各地效仿,可能会为“数千人”提供负担得起的住房。 然而,该公告将不包括新的拨款资金,但将概述如何使用以前指定的资金。 加拿大住房、基础设施和社区部长肖恩·弗雷泽将在安省伦敦与杜鲁多一起宣布这一消息。预计两人在宣布前将参观一个经济适用房地点。 消息来源表示今天的消息是在杜鲁多召集他的核心党团闭门会议之前——将为自由党议员提供一个向选区交待的行动榜样。 弗雷泽在7月份的大规模内阁改组中担任了新的住房部长,他最近告诉CTV新闻的首席政治记者Vassy Kapelos,政府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宣布新的措施,以“帮助解决加拿大各地的住房负担能力问题”。 弗雷泽当时表示,他不会受限于等待某个日期,比如即将到来的秋季经济数据更新才开始推出新措施。 Nanos Research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解决住房负担能力问题上,博励治领导的保守党和辛格领导的新民主党比联邦自由党更受信任。 上个月总理表示,进入秋季,房价上涨将是少数自由党政府的“核心”优先事项之一,然而他因在夏洛特敦结束内阁战略会议,但没有宣布这方面的任何具体行动而面临批评。  此次自由党的党团会议,在住房问题上采取行动和更好地沟通他们的政策是共同的主题。 安省西伦敦(London West)选区议员Arielle Kayabaga表示:“我今年32岁,是一名国会议员。我还没能买到房子。所以,这不仅仅是一场政治斗争。这是一些人的个人斗争,这很重要,我们需要为加拿大人提供更多的住房。” 相关: 刚刚!杜鲁多宣布达成住房里程碑协议!战略改变转向中产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https://www.ctvnews.ca/politics/pm-trudeau-fraser-to-announce-first-step-in-new-housing-strategy-source-1.6559265

杜魯多開始印太之行 謀求與東盟各國結成戰略夥伴

【星岛都市网】总理杜鲁多今天抵达雅加达,开始对印太地区为期六天的访问。 杜鲁多和他的儿子泽维尔(Xavier)受到了印尼舞者的欢迎,总理还收到了一条传统围巾。 杜鲁多将在雅加达停留两天,他将于今晚会见总统佐科·维多多。 明天,加拿大总理将在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发表讲话,这个由10个国家组成的集团正准备让渥太华成为其最新的战略伙伴。 杜鲁多此行的重点将是培养与亚洲领导人的关系,并推进贸易谈判。 他还将前往新加坡会见商界领袖,然后前往印度参加20国集团峰会。

杜魯多支持率大幅下滑 過半受訪者認為他不適合擔任總理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最新的一份民调显示,总理杜鲁多的支持率大幅下滑,有专家认为这是对杜鲁多的一个警示。 民调公司阿巴卡斯(Abacus Data)公布最新一份调查,联邦自由党的支持率落后于保守党12%,更有56%的受访者认为杜鲁多不适合担任总理。 学者麦克劳林 (Barry McLoughlin) 接受City News(城市新闻)访问时分析说,民调结果表明杜鲁多可能成为自由党的一个负担,甚至是对自由党的前途拖后腿。对于被保守党的支持率抛离,杜鲁多是时候反省自己是否适合继续做总理。 他又指,杜鲁多及自由党的支持率降低,是由于他们执政近8年的表现让市民不安,杜鲁多应该考虑如何重新建立与国民的关系,树立信心,特别是住房及经济问题,应该放在首位。 另一名学者麦克伊琴(Greg MacEachern)是前自由党支援,他则表示:“经过与自由党内的深人士交谈,他们承认必须在住房经济等问题上采取更多措施,但这需要和各省市合作,因此具有挑战性,事情的进展并非大多数人想象得那么快。” 麦克伊琴认为,最新的民调是希望向政府发出警告,而并非立刻改变现在的情况。 杜鲁多曾透露,他希望带领自由党进入下一次选举,由于与新民主党达成信任协议,下一次联邦选举可能仍需两年时间。 不过,两位学者都认为杜鲁多在竞选方面比较有活力。 V21

和妻子分道揚鑣 杜魯多首度開腔談分居!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今天(21日)发表与妻子苏菲 (Sophie Gregoire Trudeau) 分居的声明后首度开腔,他感谢加拿大人发来的友好信息,他将专注于向前迈进。 杜鲁多周一在爱德华王子岛参加联邦内阁会议前对记者说:“首先,我要感谢所有在过去几周里表达关心的人士,他们给我送上了温暖的祝愿、发来个人短信和个人故事,这些都是美好和积极的。” “我和家人度过了非常美好的10天,专注于孩子们,专注于我们在一起,继续前进。我真的,真的要感谢加拿大人,感谢他们尊重我们的隐私和空间。这真的让事情变得更容易了。” 自从两人在8月2日共同宣布分居,结束18年的婚姻以来,这是杜鲁多第一次被问及分居的问题。官宣之后,两人带着他们的孩子——Xavier、Ella-Grace和Hadrien一起去卑诗省的托菲诺(Tofina)度假。 苏菲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回顾了这段时间,她写道,“一家人一起冲浪、骑自行车、徒步旅行、钓鱼、观赏日落或在可持续收获的海藻中洗澡”,这是“一种纯粹的祝福”。 当杜鲁多被特别问及分居后的感受时,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两人要一直共同抚养孩子,但苏菲不再被视为总理的任何官方身份的配偶。 被问及分居的妻子今后是否会担任公共角色时,总理很快将他的评论转回到他的工作上。 “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说。“我很高兴能在这里谈论儿童保育以及我们正在共同努力建设更美好未来的一切,不仅是为了我的孩子,也为了全国各地的每个人。” 据CTV新闻在宣布分居时采访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苏菲将不再被视为总理的任何官方身份的配偶,也不会以总理配偶的身份出席活动。 据报道她已经安排搬到附近的一处私人住宅自费入住,并计划继续自己的事业。 杜鲁多不言放弃 尽管当时有很多人质疑杜鲁多成为国际头条人物的分居会对他产生怎样的政治影响,但杜鲁多表示,他仍然专注于领导这个国家和自由党。 周一,在被记者问及他是否考虑过自己成为“负担”的可能性时,杜鲁多谈到了疫情后“更严重的两极分化和不满情绪”,同时表示他“不会放弃任何人”。 “政治永远不会是一致的支持,而是一群有思想的、优秀的人聚在一起,试图找出前进的最佳途径。是的,有些人受到伤害,有些人在发泄,我们需要向他们保证,他们将能够成功。” “所以我不会放弃任何人,我会继续每天努力工作,建设我们都知道加拿大可以拥有的未来。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让我们继续把它变得更好。” https://www.ctvnews.ca/politics/pm-trudeau-says-he-s-focused-on-moving-forward-post-separation-1.6527854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美联社  

杜魯多抨擊Meta屏蔽山火新聞 罔顧民眾安全!

【加拿大都市网】正值山火继续迫使数千名加拿大人离开家园之际,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抨击社交媒体巨头 Meta 决定封锁加拿大新闻,将企业利益置于人民安全之上。 CBC 报道,杜鲁多说:“在目前紧急情况下,最新的本地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Facebook 将企业利润置于人民安全之上、置于高质量的本地新闻之上,现在不是这样做的时候......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加拿大目前很需要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接触到最新山火消息。但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母公司 Meta 已禁止加拿大人查看加拿大媒体的新闻。这是因为自由党政府 6 月通过的《在线新闻法案》C-18 法案,该法案要求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在加拿大新闻出版商的内容被共享时要提供补偿,但 Meta 和 Google 拒绝执行,因此决定屏蔽了加拿大新闻。 虽然各方批评 Meta 做法,但上星期发给 CBC News 的一份声明中,该公司表示将坚持其立场。它还表示,政府网站和其他传播信息的来源不受该禁令的约束。 该公司表示,它已经激活了一项名为“安全检查”的功能,该功能允许用户单击按钮来更新他们的状态,并让他们的朋友和家人知道他们免受山火的威胁。 图:CBC v01

杜魯多結束卑詩省度假 探望黃刀鎮山火疏散居民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周五(18日0)结束在卑诗省度假,乘搭专机抵达亚省爱民顿,视察接待西北地区山火撤离居民的安顿中心,并探望受山火影响的黄刀镇居民。 负责安顿西北地区山火撤离居民的临时庇护中心已开放,主要为黄刀镇居民提供即时需求,例如住宿、食物、衣服、医疗保健和宠物护理。 黄刀镇是西北地区的首府,人口为22,000人,约占该地区人口的 40%,也是观看极光的热门地,但日前受到山火影响,全镇居民要疏散至亚省多个城市,包括:爱民顿、卡加利、红鹿市等。 现时黄刀镇附近共有236处山火,距黄刀镇最近的火场距离仅16公里。 V21

杜魯多與妻子分居後一周 全家一起到卑詩度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总理办公室表示,杜鲁多(Justin Trudeau)和他的家人将在卑诗省度假一个多星期。 总理办公室没有具体说明他们将住在哪里,但表示他们将于8月18日返回渥太华。 杜鲁多和结婚18年的妻子苏菲(Sophie Grégoire Trudeau)上周宣布分居,但他们仍计划全家一起度假。为了三个孩子的幸福,他们还要求保护隐私。 总理办公室表示,这次旅行已经通过了道德专员的审核,杜鲁多夫妇将自己支付住宿费用。而出于安全考虑,即使是私人旅行,总理也会乘坐加拿大皇家空军的飞机。 杜鲁多在2016年前往富豪阿加汗(Aga Khan)的巴哈马私人岛屿度假,违反了利益冲突规则,他的办公室说,他在私人旅行前咨询了道德专员,以确保旅行符合准则。 (图:加通社)T10

電影迷!杜魯多陪女兒看奧本海默 和兒子看芭比!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整个星期都在和孩子们一起看电影。 周二(8日),他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张与女儿Ella的照片。两人站在电影《奥本海默》的IMAX海报前。 “做了平衡的事:和Ella一起看奥本海默,” 他在帖子中写道。           在 Instagram 查看这篇帖子                       Justin Trudeau (@justinpjtrudeau) 分享的帖子 这位51岁的父亲似乎很兴奋地与他的孩子们分享这种被称为“Barbenheimer ”的经历。(芭本海默,网络流行词起源于两部截然不同风格的电影——芭比和奥本海默) 上周末,他分享了一张和大儿子Xavier在芭比电影海报前的合影,两人微笑着,穿着粉红色的衣服。 We’re team Barbie. pic.twitter.com/bdwhuTUHxM — Justin Trudeau (@JustinTrudeau) August 6, 2023 “我们是芭比团队,”配文写道。 ref:https://dailyhive.com/canada/trudeau-oppenheimer-daughter-ella

網友惡搞!杜魯多和大兒子穿粉色看芭比電影 合照露出了額頭傷口!

【加拿大都市网】和其他数百万影迷一样,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和他的大儿子泽维尔也在周末去电影院观看了芭比电影,他们都穿着粉色的衣服。 这对父子俩在当地一家电影院的芭比海报前开心地合影,51岁的杜鲁多于昨日(6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这一时刻,并配文说:“我们是芭比团队。” We’re team Barbie. pic.twitter.com/bdwhuTUHxM — Justin Trudeau (@JustinTrudeau) August 6, 2023 这部由玛格特·罗比和瑞恩·高斯林主演,格蕾塔·葛韦格导演电影于7月21日上映,近期票房突破了10亿大关。 除了美泰玩偶系列和88%的烂番茄评分外,这部电影现在还获得了领导者的认可,这也为它的成就增添了一笔。 就在杜鲁多发布这则以家庭为中心的帖子几天前,他宣布和妻子苏菲在结婚18年后分居。 相关阅读:杜鲁多夫妇分居,难逃家族魔咒!两人艰难对话决定分手 “大家好,苏菲和我想告诉大家一个事实,经过多次有意义和艰难的谈话,我们决定分开,”杜鲁多写道。 杜鲁多和苏菲都是在蒙特利尔长大的。2003年6月,他们成年后重新联系,几个月后开始约会。他们于2004年订婚,于2005年5月28日结婚。 除了15岁的泽维尔,这对夫妇还有两个孩子。 有网友注意到合照上杜鲁多额头的圆形创口贴已经被拿掉,露出了伤口。 网友们恶搞猜测称“这是高跟鞋弄的”。 “我明白苏菲为什么离开你了” “从来没见过大人还穿这种衬衫。” 也有网友称“这是一张非常有爱的父子合照。” “父子俩去看芭比电影…” ref:https://dailyhive.com/canada/justin-trudeau-son-barbie-pink-outfits 图片:杜鲁多推特

一文了解杜魯多夫婦分居後有什麼主要影響?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夫妇二人日前在社交媒体发表简短声明表示,两夫妇经过“多次有意义和艰难的对话”,两人最终决定分居。杜鲁多的分居新闻成为国际关注焦点,对于妻子苏菲(Sophie Gregoire Trudeau) 及孩子在分居后的议题也受到大众关注。联邦新民主党驵勉诚(Jagmeet Singh)则表示,他已联系杜鲁多并给予慰问。 分居等于离婚吗? 杜鲁多夫妇用“分居”一词向外公开两人分手消息,杜鲁多办公室已跟进两人已签署合法分居协议,同时会确保在此过程中采取所有适当的道德步骤。有消息人士透露,虽然两人已分居,但并不代表已经离婚。 两人的孩子将如何抚养? 作为分居计划的一部分,苏菲被指已经搬出杜鲁多住所,她将自费承担新住所的费用。对于加拿大皇家骑警是否会继续为其提供保护仍未确定。在一般的情况下,总理及家人都有全天候的保安保护。 虽然两人分居,但预料苏菲会时常在杜鲁多住所逗留,因为他们计划共同抚养孩子。杜鲁多及苏菲均表示,他们的关注点仍然是孩子的生活及成长。 苏菲还是“第一夫人”吗? 由于苏菲和杜鲁多已经分居,今后她将不再被视为总理的配偶,这意味着她不能以总理配偶的身份出席国内外的任何活动。 尽管按照加拿大习俗,她从未拥有“第一夫人”头衔,但她将不再与杜鲁多一起参加活动,也不会参加总理的任何正式访问,包括下一次的联邦竞选。苏菲预计将在没有联邦工作人员支持的情况下,会继续自己的个人职业生涯和慈善事业。 会对杜鲁多的政治生涯有影响吗? 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鉴于许多家庭都经历过类似的困难时期,加拿大人可能会对杜鲁多抱有一定程度的同情,但是否会影响未来的选举仍是未知数,目前民调指出自由党的支持率稍微落后保守党。 新民主党的反应? 联邦新民主党驵勉诚(Jagmeet Singh)表示,他的团队已联系杜鲁多,他说:“这对任何家庭来说都是很难的,任何经历过分离的家庭都可以回忆起那段真正困难的时光,当然,作为一名联邦政客或多或少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那就更困难了。而且,重要的是会影响孩子们,所以我想尊重所有这些事情,尊重他们对私隐的要求。对此事给予慰问。” 他最后补充指出许多加拿大人面临着必须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的问题,以及生活成本不断上涨等因素带来的额外压力。 V21

杜魯多夫婦分居,難逃家族魔咒!兩人艱難對話決定分手

【加拿大都市网】8月2日中午,总理杜鲁多宣布和妻子Sophie Gregoire Trudeau分居,18年婚姻触礁。 杜鲁多在他的 Instagram 账户上发布的一条消息中写道:“索菲和我想分享这样一个事实:经过多次有意义和艰难的对话,我们做出了分手的决定。” 一家人最后一次一起出现是在上个月的加拿大国庆日活动上。 而从2022年9月的公开照片,第一夫人苏菲和以前不同,已经没有一丝笑容。 苏菲曾是一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在杜鲁多的政治生涯中一直是他身边的重要人物,并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公众人物,倡导多项慈善和社会事业,包括心理健康和性别平等。 总理办公室发表声明称,两人已签署“合法分居协议”,并“努力确保就分居决定采取所有法律和道德步骤,并将继续这样做。”  杜鲁多办公室表示:“他们努力确保就分居决定采取所有法律和道德步骤,并将继续这样做。”  “他们仍然是一个亲密的家庭,索菲和总理致力于在安全、充满爱心和协作的环境中抚养孩子。父母双方将持续存在于孩子的生活中,加拿大人可以经常看到家人在一起。从下周开始,家人将一起度假。” 现年51岁的杜鲁多和48岁的苏菲在2005年5月结婚,婚后育有三名子女。 苏菲是股票经纪和护士之女,是杜鲁多已故幼弟的同学。她曾担任电视节目主持人,在杜鲁多从政后随夫奋斗多年。同时她参与多项慈善活动,包括心理健康及性别平权。 这对夫妇于2004 年订婚,一年后在蒙特利尔 Sainte-Madeleine d’Outremont 教堂举行的仪式上喜结连理——“按照加拿大的标准,这是一场甜蜜而又恰如其分的童话般的婚礼”,《麦克莱恩》杂志的一位作家如此描述这场婚礼。 “我们的婚姻并不完美” 杜鲁多和苏菲有时都会坦诚地谈论他们的关系和婚姻的挑战。 杜鲁多在 2014 年出版的《共同点》中写道:“我们的婚姻并不完美,我们经历过艰难的起起落落,但索菲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伴侣、我的爱人。” 苏菲2015 年对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婚姻是容易的”。  “我几乎为我们经历过的困难感到自豪,是的,因为我们想要真实性。我们想要真相,”她说。“我们希望在一生中作为个体变得更加亲密,我们都是梦想家,我们希望尽可能长时间地在一起。” 两夫妇婚后伉俪情深,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大晒恩爱。妻子苏菲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回忆两人初次约会,当时她形容“这段经历何等奇妙”,更发出爱的宣言“历尽人生高低起伏,但你始终是我的人。我爱你。” 杜鲁多于2007年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2008年和2011年获胜后,他开始考虑寻求自由党领导权。他写道,这个决定最终将归结为“索菲和我之间的一次深入的私人讨论”。 杜鲁多和苏菲于2003 年开始约会。苏菲是股票经纪人和护士的女儿,是杜鲁多已故弟弟米歇尔的前同学。 “那年夏天我们进行了许多长时间、诚实的会谈,”杜鲁多回忆道。“我想确保她从我自己的经历中知道这种生活有多么艰难。我告诉索菲我的父亲曾经告诉我,我永远不应该感到被迫竞选公职。“ 毕竟二十一世纪政治中有持续不断的卑鄙尖酸刻薄。 杜鲁多写道:“我喜欢激烈的斗争,我的脸皮很厚,我是在公共生活的现实中长大的。” “苏菲没有,我们的决定在某种程度上对我们孩子的影响比我们任何人都大。” 苏菲近况 苏菲最近在公共场合出现在杜鲁多身边的次数减少,就引发了人们对他们关系状况的可预见的猜测,但她仍然继续利用她的平台来促进她关心的事业,包括心理健康和保健。 今年春天,有消息称她正在写两本书,将由企鹅兰登书屋出版。 第一本《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认识我们自己,彼此相爱》被宣传为“一本适合成人的励志自我发现和健康书籍”,预计将于 2024 年春季出版。 苏菲还在制作一本儿童图画书到 2025 年,这将“利用索菲本人对自然的热爱以及她在心理健康和情感素养方面的倡导工作。”  难逃家族魔咒 杜鲁多的父母——前总理皮埃尔·杜鲁多和玛格丽特·杜鲁多——于1977年分居。 杜鲁多的父亲是前总理老杜鲁多(皮耶·杜鲁多 Pierre Trudeau)。老杜鲁多和杜鲁多的生母Margaret Trudeau在1977年分居。杜鲁多曾在自传中表示,媒体对他父母分居的描述大多「骇人听闻且不准确」。 老杜鲁多于1968年起两度出任加拿大总理至1984年,总理任期长达15年。现时51岁的杜鲁多跟随父亲步脚,走上政坛,在2015年获选为加拿大总理,为加拿大历史上第二年轻的总理,并连任至今。 网友对杜鲁多离婚的恶搞: 有网友发了31日马斯克的一个推文,貌似预测了今天的事件。 阿尔伯塔省人:我们也想和联邦离婚(分开)! 美国网友恶搞:特朗普夫人梅拉尼娅正在去往加拿大的飞机上。 我不知道苏菲是怎么和你一起坚持那么久的,杜鲁多。现在你也可以和加拿大离婚吗?我们尽快需要一位新总理。没有人喜欢你。 我以为他们已经分开一段时间了。 两人离婚是至少两年的旧闻了。 31日,杜鲁多出现在汉密尔顿的新闻发布会上时,额头上离奇的出现了个圆形痕迹。今天爆出分居后网友猜测说“难道是索菲把戒指砸到了她的头上?” 难道这真的是预言嘛? 相关阅读:杜鲁多的额头怎么了? 苏菲将搬离里多小屋,三个孩子和杜鲁多同住 杜鲁多夫妇官宣分居 两人艰难对话做出分手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