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11:06:4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7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洗钱

28岁华裔多次在加国买卖房产 被指洗钱禁入境

(■■华裔男子就被禁止入境加国提起诉讼,在加拿大联邦法院被判胜诉。网上图片) 一名28岁华裔男子,被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怀疑参与洗钱等有组织犯罪活动,经调查后向联邦公安部提交报告,认定当事人不得入境加拿大。公安部长代表认为理据充分,遂将报告转发给联邦移民部移民与难民局移民法庭,请求就禁止当事人入境加拿大进行听证和裁决。当事人认为公安部错误将其案件移送给移民部听证,就此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联邦法院法官最后较为罕见地以公安部违反程序公义及现有证据不足,以及未能考虑一些关键证据为由,批准了原告的请求。 据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获得的法庭文件披露,案中事主是28岁华裔男子张冠群(Guanqun Zhang,音译)。他于2012年4月以学生身份进人加国,后作为外国工人留在加拿大。CBSA在2017年2月及12月分两次发布针对他的“禁止入境报告”和事实依据,指有理由相信张涉嫌跨国洗钱犯罪行为。批准这两份报告的是同一名CBSA官员。 报告指张的父母现居加拿大,被中国当局指控诈骗6万多名投资者合共2亿元,因此被中国通缉回国服刑。加拿大金融交易及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多份报告显示,张涉嫌参与跨国资金转移总额逾3,000万元,一些交易被列为可疑。加拿大公共工程及政府服务局(PWGS)2015年10月报告中,指张的资金转移呈现出多个洗钱特征。 多次在加国买卖房地产 此外,张多次在加拿大买卖房地产,其中包括一栋200万元的豪宅。他在2012年8月经满地可杜鲁多机场入境时,被边境人员查出未申报携带超过1万元现金上限。其父母的一位前生意拍挡在被警方会见时,表示曾目睹两人将4,000至5,000万资金,转入张的加国银行帐户。 依据加拿大移民法有关规定,CBSA官员有权就某人被指控犯有禁止入境加拿大的罪行展开调查,若调查得出该人确实应被禁止入境的结论,则由调查官撰写报告并列举详细原因。该报告要提交给联邦公安及紧急情况应对部长。若部长认为理据充分,则由其代表将案件转交联邦移民部“移民及难民局”( IRB)下属的移民法庭进行听证和裁决。 根据联邦法院2019年一次判决的司法解释,在上述情况下,无论是CBSA调查官员还是公安部长的代表,都没有被授权或被要求就报告涉及的案件事实或法律适用做出结论。他们只是对事实做出概述,并据此就当事人是否应被禁止入境加拿大,向移民部提出不具约束力的意见。或者说,这报告不是判决本身,只是一个边境筛检过程的事实报告,但可能引起移民部随后展开听证和司法裁决。对案件中争议性问题及法律适用的的辩论过程,将在随后的听证和裁决中展开。 不过本案的特别之处,是在尚未送到移民及难民局展开听证前,事主已针对公安部长代表做出向移民部移送案件的决定,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就这一决定进行司法复核。事主指公安部长代表未考虑CBSA撰写其报告时存在谬误,未考虑其已提交父母在中国没有犯罪纪录的公证文件。 法官指华青若遭禁入境 移民上诉权利将被剥夺 联邦公安部在本案应诉中,请求法官驳回原告司法复核请求,理由是移民局听证尚未进行,此时申请司法复核不合情理。因为若日后原告真的被移民仲裁庭裁定禁止入境,到那时他还有足够上诉及申请司法复核的机会。不过联邦法院法官罕见批准了原告的司法复核请求。法官阿迈德 (Mr. Justice Ahmed)指,原告此时向联邦法院兴讼并非时机过早。因为一旦移民局移民法庭判定原告被禁止入境,以他所涉及的洗钱案属有组织犯罪,不能向移民局的移民上诉法庭(IAD)上诉。 一般情况下,当事人须在所有其它行政上诉渠道都走完的情况下,才去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这是为了避免在案件仍在审理、当事人还有可能获胜时,提起司法复核会导致程序碎片化及不必要的庭审开支。近期联邦上诉法院在一宗判决中也指出,联邦法院只会在极端情况下,才会批准当事人请求就公安部长代表的送审决定进行司法复核。原因也是考虑到在送审判决之后,当事人仍有上诉机会。 另外,IAD接受上诉主要是考虑人道理由。如果原告不能上诉至IAD,亦即是失去以人道理由申请豁免禁止入境机会,也会失去以人道理由申请永久居民的机会。公安部代表声称,原告在移民局听证裁决之后仍有上诉机会,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法官在今年7月该案的判决中指,公安部长代表做出的移交案件给移民部的决定,未遵循程序公平的原则。CBSA禁止入境报告撰写的日期,先于案件事实报告完成的日期,因此不能断定批准该报告的CBSA官员,是否将相关证据纳入考虑。 此外,部长代表没有考虑原告提供的其父母无犯罪公证,因为这一重要文件并未在部长代表所做的移送案件陈述中提及,也未有在移民法庭的认证法庭纪录中所显示。 法官指CBSA“先有结论后有事实” 法官特别提到的一个关注,是CBSA撰写原告禁止入境报告的日期是2017年2月,而案件的事实报告是在同年12月提交,形同先有结论后有事实的情况。同时只因原告父母被控诈钱及被告富有,就认定被告卷入洗钱,其结论证据不足,难免给人以关联而入罪的口实。其中关键一点是,未能证明原告资金的“流动”就是“洗钱”。 此外,法官认定由本案一些关键时间点看,CBSA和公安部没有给原告以程序上的公义。公安部长代表于2018年3月19日做出决定,将原告的案件移交给移民难民法庭。原告在2018年10月24日,向CBSA提供其父母在中国期间无刑事犯罪证明。原告在2019年10月16日收到法庭成套披露文件,内中披露CBSA准备在移民法庭就禁止他入境一事听证时将提交的有关证据。这些文件是在2019年7月23日完成的。 判词指出,现时认证法庭纪录中没有显示部长代表,在2018年3月19日做出移送决定时,手头到底有哪些证据,法官认为在那时证据并没有完全确定。比如认证法庭纪录中包含有原告2018年3月23日提交的永久居民申请文件。CBSA的证据披露文件,是在2019年7月23日才最终完成,这是在部长代表做出移送决定9个月之后。 因为上述文件纪录中的不寻常之处,令人确定在部长代表做出移送决定之后,仍有新的证据来到其面前。法官因此断定部长代表,本来有机会将无犯罪纪录纳入考虑但并没有这样做。星岛综合报道

华裔女律师或无意间协助洗钱1400多万元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一名华裔女律师在没有提供任何法律服务或询问资金来源的情况下,涉嫌让一名客户利用其公司信托账户将1,400多万元从其他国家转移出去。目前该律师被停牌 这个律师是洋名弗洛伦斯的殷姓华裔(Florence Esther Louie Yen,译音),现年52岁,1995年获得律师执照,主要从事地产交易过户,之前从未有不当行为。 卑诗律师协会(Law Society of BC)的听证会小组在对其不当专业操守的纪律处分中提出一种可能性,即弗洛伦斯可能在无意中帮助他人洗了黑钱。 7月21日的裁决中写道:“听证会小组不能肯定得出洗黑钱的结论,这并非我们的职责,但如果洗钱确实发生了,那没有弗洛伦斯的参与和协助,它也不可能发生,无论这种协助和参与是否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之。” 弗洛伦斯已经被停牌三个月,并被要求向卑诗律师协会支付35,209.83元罚款。 裁决称,弗洛伦斯已承诺不再重复这种行为,但她仍然会作为该客户的代表律师,这让听证小组感到“不安”。 裁决还说,弗洛伦斯称,自己很担心,如果被停止,她的说粤语的客户将很难找到其他代理律师。而听证会小组则认为,保护公众和阻止其他人效仿弗洛伦斯的做法更为重要。 听证会小组认为:“弗洛伦斯忽视了大量明显的危险信号。作为公司信托账户的把关人,她完全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 弗洛伦斯没有回应媒体的置评请求。 根据裁决内容显示,所有交易都涉及一名在香港工作的客户,该客户最初聘请弗洛伦斯成立一间数字公司,收购一家餐厅。 第一笔可疑交易发生在2015年5月,当时这位客户说,他想把钱汇到她公司的心痛账户,因为他叔叔的基金会有意投资房地产。总共有604,770.16元被汇入账户,但该客户很快称,其叔叔的报价没有被接受,这笔钱需要被退回。弗洛伦斯按照他的指示,把钱退了。 在接下来的22个月内,这种模式一直持续,存款来自巴拿马、新加坡和一间经由卢森堡的新加坡银行。但律师协会表示,弗洛伦斯没有询问资金来源,也没有和客户的叔叔谈过。 裁决写道:“在第一次存款时,弗洛伦斯不知道叔叔的名字,基金会的名字,甚至资金是否来自叔叔本人或基金会,就连叔叔的地址、雇主或职业,以及财务或基金的起源都一无所知。” 总共有15笔交易向该账户存入了1,000万元和127万加元。大约所有这些钱都以25次提款或转账的方式支付。 这些交易令皇家银行的监察人员感到惊讶,他们在18个月的时间内展开了四次调查。裁决表示:“具体而言,银行向知道的是,为何一间律师事务所接受的信托资金是作为家族成员之间的礼物之用,以及为何这边钱是从巴拿马电汇过来。皇家银行对这些交易持怀疑态度,但弗洛伦斯显然没有。” 律师协会听证小组指出,允许这样的交易对弗洛伦斯没有真正的好处,但它多次违反职业操守,故意视而不见,不知道她所在律师事务所的信托账户是如何使用的。” 在2018年关于卑诗省洗钱的报告中,律师及前皇家骑警官员格曼(Peter German)警告称,律师的信托账户可能“无意中”被用来转移脏钱。 在那份报告发布之后,法律协会出台了一系列旨在防止洗钱的新规定,其中一条禁止将信托账户用于与法律服务没有直接关系的任何事情。 V33

密市男子参与朝鲜黑客洗钱 被美国司法部检控

【星岛综合报道】一名居住在密西沙加的男子,被美国指与3名朝鲜网络黑客,向全球主要银行进行网络盗窃及洗黑钱,以报复外国传媒机构,以及协助朝鲜领导人金正恩逃避制裁而遭检控。 美国司法部指3名朝鲜网络黑客,包括Jon Chang Hyok、Kim Il及Park Jin Hyok,参与多种非法活动,包括在2014年,对Sony Pictures进行网络攻击,以报复他们以朝鲜为主题的电影《The Interview》。 除了进行电影黑客攻击外,3人亦是朝鲜军事情报部门常用侦察局的成员;据称,3人试图向全球各大银行窃取大约12亿美元,并开发用作传播网络病毒的勒索软件“WannaCry 2.0”。 3人于过去3年,已向美国政府及其承包商进行攻击,而“WannaCry 2.0”软件亦有向安省运输机构Metrolinx进行攻击。 据称,3人亦出售1间秘密运输公司的少量权益;该公司据称曾被朝鲜政权用作违反全球制裁的规定,购买违禁品及租赁货船。 美国当局表示,居住在密西沙加的Ghaleb Alaumary,参与协助3人进行洗黑钱活动。 美国司法部表示:“Alaumary在美国及加拿大组织了同谋小组来洗黑钱,该组织是透过银行柜员机来获取资金,包括在2018年从BankIslami及印度的1间银行获得资金”。 司法部表示,Alaumary亦与Ramon Olorunwa Abbas,又名Ray Hushpuppi合谋,于2019年2月,从马耳他1间银行,于网上盗取资金。 美国官员表示,Alaumary已认罪,司法部会向他指控串谋与朝鲜抢劫案有关的洗黑钱活动;他亦因涉嫌针对企业的电子邮件网络钓鱼骗案,而在佐治亚州被起诉。 洗黑钱指控,在美国的最高刑罚为入狱20年。 (图片:美联社) T02

华裔涉2.2亿地下钱庄洗钱 两宅被充公不服控警方

(■■民事充公办事处在大约两年前入禀法庭,要求充公陈海鹏位于温哥华东5街物业。资料图片) 被控涉及地下钱庄2.2亿元交易及洗黑钱的华裔男子陈海鹏(Stephen Hai Peng Chen,译音,又名Hoy Pang Chan),现在卑诗最高法院对抗省府对其两幢独立屋及现金发出的充公令,理由是警方执法过程侵犯了他的宪法权利。 卑诗民事充公办事处(BC Civil Forfeiture Office)在2019年初入禀法院,要求充公陈海鹏的部分财产,包括6.7万元现金,以及在温哥华两个价值270万元的房产,指陈海鹏涉嫌使用非法洗黑钱所得,在温哥华和列治文购买房产。 该办公室提出了充公物业和现金申请,指出涉嫌与卑诗省最大的洗钱案有关。控办双方现就应披该露哪些文件展开争论。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陈海鹏已在卑诗最高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大量披露涉及洗钱案(称为E-Pirate)以及另一个毒品贩运案E-Naos的皇家骑警文件。 这些文件包括警察提供的资料,以获取搜查物业的手令和获取银行记录,以及手写的警察便笺,包括监督E-Pirate调查的高级警官的便笺。 民事充公办事处反对公开文件 陈海鹏正寻求文件来支持他的挑战,即是卑诗民事充公办事处不应没收他在温哥华的两处房产,以及在列治文另一个物业中发现的现金作为犯罪收益,因为警方在搜查和移交银行记录时侵犯了他的宪法权利。 卑诗民事充公办事处在答复中不同意文件的广泛披露,并指出陈海鹏未有在截止日期前提供省府要求的文件清单。 在2019年1月,民事充公办事处向卑诗最高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充公陈海鹏位于温哥华东5街(E. 5th Ave.)及西42街(West 42nd Ave.)两个物业,总计估值为270万元,以及逾6.7万元现金,理由是该两个物业被用来洗黑钱。其中,东5街独立屋,物业业主除陈海鹏之外,还有他的父母。 陈海鹏和他的父母否认了民事充公办公室在申请没收诉讼中的所有指控,包括该两间房屋和金钱是犯罪收益。 根据法院文件,在2015年,皇家骑警在E-Pirate调查中把陈海鹏列为列治文地下钱庄银通海外(Silver International)的众多客户之一,而该地下钱庄被指每年洗黑钱高达2.2亿元。 没收诉讼称,陈海鹏在2015年6月1日至10月1日之间向银通海外存入531万元,其后提取227万元。 陈海鹏在2015年E-Pirate调查中被捕,但没有被落案控告。

华裔洗钱案被扣200万 上诉法庭被判继续冻结

在卑诗省最近的一桩洗钱案中,警方缴获200万元现金。卑诗上诉庭日前裁定,涉案款项将继续冻结,直到法院决定是否让省府没收这笔金钱。 两个涉案人分别是华裔秦彩瑄(Caixuan Qin,译音)及她的丈夫朱建军(Jian Jun Zhu,译音)。卑诗民事充公办事处指,他们通过银通海外公司在列治文运营地下银行洗钱。骑警在代号为“电子海盗”(E-Pirate)的洗黑钱调查行动中,发现该公司一年为客户洗钱的金额高达2.2亿元,包括自墨西哥向加国走私可卡因的款项。 警方在2015年10月15日突击搜查该公司,起获包括加元在内的多种货币现金价值逾200万元,朱建军夫妇后来被警方落案起诉。 不过检控官在2018年决定搁置对两人的检控,但并无交代原因。 当事人拟向联邦法院上诉 民事充公办公室当时继续入禀法院,指搜获的200万现金属于由非法行为所得,但两人对此否认。 卑诗最高法院法官赫莫斯(Heather Holmes)去年9月曾裁定将充公的钱归还两人,同时指民事充公办公室存在不当行为。 民事充公办公室其后入禀法卑诗上诉庭。 在由三个法官组成的小组中,首席法官巴曼(Robert Bauman)裁定,涉案款项继续冻结,原因是款项能作为相关罪行的证据,同时也考虑到需防止其他非法行为出现。 其余两个法官也持有同样的观点。 朱建军夫妇夫妇的代表律师表示,会考虑向联邦法院上诉。

华裔涉洗钱案 卑诗上诉庭颁令继续冻结200万来路不明钱款

  【星岛综合报道】在卑诗省最近的一桩洗钱案中,警方缴获200万元现金。卑诗上诉庭日前裁定,涉案款项将继续冻结,直到法院决定是否让省府没收这笔钱。 两个涉案人分别是华裔秦彩瑄(Caixuan Qin,译音)及她的丈夫朱建军(Jian Jun Zhu,译音卑诗民事充公办事处指,他们通过银通海外公司在列治文运营地下银行。骑警在代号为“电子海盗”(E-Pirate)的洗黑钱调查行动中,发现该公司一年为客户洗钱的金额高达2.2亿元,包括自墨西哥向加国走私可卡因的款项。 警方在2015年10月15日突击搜查该公司,起获逾包括加元在内的多种货币现金价值200万元。朱建军夫妇后来被警方落案起诉。不过检控官在2018年决定搁置对两人的检控,但并无交待原因。  民事充公办公室时候继续入禀法院,指搜获的200万现金属于由非法行为所得,两人对此进行了否认。 卑诗最高法院法官赫莫斯(Heather Holmes)去年9月曾裁定将充公的钱归还两人,同时指民事充公办公室存在不当行为。 民事充公办公室其后入禀法卑诗上诉庭。在由三个法官组成的小组中,首席法官巴曼(Robert Bauman)裁定,涉案款项继续冻结,原因是款项能作为相关罪行的证据,同时也考虑到需防止其他非法行为出现。其余两个法官也持有同样的观点。 朱建军夫妇夫妇的代表律师表示,会考虑向联邦法院上诉。 V33

近半加国地产公司 违反洗钱监控规定

有报告指,近半数地产经纪公司没有遵守反洗黑钱法的规定。CBC 有审计调查报告指出,近半数加国房地产经纪公司,未遵循相关的反洗黑钱监控规定。在识别客户身份方面被指“差劣”,仅53%符合要求,只有52%的地产公司达培训员工要求。监管机构指,必须加强地产从业员的反洗黑钱培训。 加拿大金融交易及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简称FinTRAC)一份内部报告指,近半经审计的地产公司,没有遵守政府的反洗黑钱规定。新闻媒体Global News透过《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取得该份报告。 inTRAC的调查发现,在培训员工如何识别洗黑钱或可疑交易方面,只有52%的地产公司达到要求;在识别客户身份方面,亦只有53%的地产公司符合要求。报告指,对于地产业被利用为洗黑钱和资助恐怖主义的工具,业界依然存有不少误解。 FinTRAC的调查对象,主要是位于卑诗省温哥华以至低陆平原、大多伦多,以及满地可地区的大型地产经纪商。 据FinTRAC前情报官员麦奎尔(Matt McGuire)表示,地产经纪业的合规表现,可以用“差劣”来形容。他指出,如果地产经纪无法识别出可疑交易,尚且情有可原,但如果连确认客户身份的工作都无法做到,却令人无法接受。 指任命反洗钱监督指标误导 根据反洗黑钱法的规定,银行、赌场及房地产业者,必须确认客户的身份,如发现有大笔现金或可疑交易,必须保留相关纪录,并向联邦政府报告。 FinTRAC警告称,与其他行业相比,房地产业的可疑交易报告数字依然很低。 FinTRAC的报告同时指,地产公司在任命反洗黑钱监督员工方面,达到100%合规比率。但麦奎尔称,该项指标有误导成份,因为公司只要任命一名员工担任监督工作,便被视为合规;至于该员工是否表现称职,则没有评估。 FinTRAC发言人伯西尔(Renee Bercier)说,地产业在某些方面表现不错,但在培训和确认客户身份方面则有待改善。 FinTRAC前副主管梅尼尔(Denis Meunier)认为,地产行业须要对从业员提供更好的培训,以及提供更准确的纪录,才可以协助联邦执法机构,打击规模庞大的洗黑钱活动。

洗钱在卑诗省蓬勃发展 赌场、豪车、房地产为3大温床

图为尹大卫去年5月24日在温哥华举行的记者会上摄。加通社 卑诗省就洗黑钱问题而进行的首阶段公开研讯,周一展开。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希望透过公开研讯,能解答到洗黑钱活动如何在卑诗省蓬勃发展,以及谁人容许这事情出现的长期疑问。 省府委托进行的调查,发表了3份报告,显示卑诗省的赌场、房地产市场和豪华汽车业成为不法分子用来洗黑钱的温床。 不过,尹大卫表示,由于公开研讯可以迫使证人作供,所以可以对洗黑钱问题“挖深一些”,进一步了解事情。 尹大卫指出,有很多人包括他在内,对洗黑钱问题如何恶化仍没有答案。还有,有什么警告被忽略,谁从中受益,怎样洗黑钱,以及政府应该采取那些其他措施。这些问题希望能透过公开研讯,一一解答。 由专员卡伦(Austin Cullen)为首的公开研讯,首阶段周一开始,会有十多个参加者讨论,包括来自联邦政府、卑诗彩票公司及卑诗房地产协会的代表。 指前任省府对问题视而不见 公开研讯将在5月恢复进行,了解洗黑钱问题在卑诗省的恶化程度,然后在9月至12月举行主要研讯,探讨特定行业和政府的对策。 尹大卫一直关注卑诗省的洗黑钱问题,由他在当时仍是反对党卑诗新民主党之时起,已不断促请当局采取行动对付。 本身是律师的尹大卫表示,他看见不少人沉沦于毒海,并患有精神疾病,他们花了很多钱去买毒品。他又表示,知道这些钱会流向某个地方,而且很多钱。 预料卑诗省会于明年举行省选,当被问到洗黑钱公开研讯的举行,部分原因是否基于政治因素,尹大卫否认,他指出,许多卑诗省民已经知道前朝卑诗自由党省政府对洗黑钱问题视而不见。 尹大卫补充道,在某种程度上,公众普遍认为是政府出了一些问题,但是作出决定的某些人,并没有真正承担责任。 卑诗自由党暂未就此置评,然而卑诗自由党党领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曾表示,前朝政府其实已着手计划,解决这一问题,犯罪分子却找到了逃避方法。 至于联邦政府,尹大卫称,在某些方面取得了良好的进展,其中包括重写了《刑事法》的某些部分,较容易以洗黑钱罪名提出起诉,并改善了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的资料共享。

加拿大是洗钱者的天堂? 86%控罪审前获撤销

(■■数据显示,近9成的洗钱控罪最终被撤销。图为多伦多金融区的行人。星报资料图片) 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对洗黑钱控罪的定罪率极低,只有约9%,而有86.2%的控罪,在审讯前已经被搁置或撤销。 《星报》(The Star)引述加拿大统计局的综合法庭数据,从2012年度到2016年度的5年间,以洗黑钱罪名落案起诉的个案共计2,026宗,其中只有9%、即190起被定罪或认罪,无罪释放的有44宗,另约1,747宗控罪被撤销,占总数的87%(详见表)。 而同一时期,整体刑事罪名控罪的定罪率,平均达到64%。 前皇家骑警警官马塞尔(Chris Mathers)指出:“这样的定罪率是非常糟糕的。”他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检方通常会拿洗钱罪名作为筹码,让罪犯对其他罪名认罪(主要涉及毒品)而撤销洗钱罪名指控。 他还强调:“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被起诉的个案还仅是那些被认为有定罪可能的案件,事实上还有许多案件直接被拒绝受理。” 安省定罪率22% 对于定罪率偏低,加拿大检控处(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简称PPSC),在回复媒体咨询邮件中承认,在加拿大,许多这类案子都不会进入审讯程序,多数情况下是希望以此令对方就多个其他罪名认罪。邮件中强调,他们(在处理过程中)需要从整体情况出发,以得出一个更精准的结果,而非单单针对个别控罪。 不过,随着更多洗钱问题的曝光,也引发外界对于加拿大对抗金融犯罪的不足的探讨。包括在今年4月,有报告就指出,卑诗皇家骑警没有一名专职警察调查省内的洗钱现象,非专职调查洗钱的警力部门也严重缺人;5月,卑诗省府专责小组调查报告还发现,不法分子通过温哥华房地产交易进行的洗钱金额,就每年超过50亿元;另外,研究还发现,在过去10年,共计约200亿元不明来历的资金,被用于购买多伦多房产交易。 另根据PPSC的统计数据,由联邦法院受理的洗钱个案(通常还会同时涉及税务和毒品相关指控),定罪率也并没有太多改善,同期共有63%的个案被撤销或中止,定罪的仅有28%。按地区来看,安省发生的案件中有71%被撤销,22%定罪;大西洋省份案件的定罪率最高,有41%;缅省无一例定罪。而在卑诗省,被起诉的洗钱个案甚至只有25宗。 温哥华律师、洗钱法律事务专家杜海美(Christine Duhaim)亦指出,这些数字也给有组织犯罪集团提供了指引,找到地方去处理他们非法得来的资金。“我认为,这导致的一个观点就是在卑诗省,没有人关注洗钱问题,显然,这是犯罪分子想看到的。”

国会议员涉华裔犯罪洗钱 联邦操守专员展开调查

据Global电视报道,联邦操守专员已对联邦自由党列治文选区国会议员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展开调查,其前律师行被指与一个华裔有组织犯罪人士的财务交易和商业交易有关。 利益冲突及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在一封写给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的信中,证实其办公室正在调查苏立道,未有申报卑诗律师会(B.C. Law Society)较早前接管他的律师行一事。 调查是由保守党向迪安的办公室所提出,指根据规定,苏立道需要在律师行管理状况变更后60天之内申报,可是苏立道没有这样做。 苏立道称正配合调查 在该封日期为8月6日的信中称,迪安给予苏立道30天的时间,去回应没有按照联邦操守规定,申报其律师行管理状况已有所改变一事。迪安在信中又称,在接到苏立道的回复后,认为有需要进行调查,并已通知苏立道。 较早前有报道指,苏立道的律师行涉嫌协助促成一个有组织犯罪华裔人士,在卑诗省进行一项秘密的房地产交易,涉及金额大约780万元,有洗黑钱之嫌。 苏立道周三傍晚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Global电视,他完全配合调查,并且尊重利益冲突及操守专员的工作。 苏立道续道,由于他目前正在回应操守专员的要求,需要保密,所以他现在无法透露详情。 苏立道之前表示过,他自当选为列治文-史蒂夫斯顿(Richmond-Steveston)选区国会议员,已停止律师执业,并关闭律师行,从未经手任何简易信托协议,也从未与该人士打过交道。 此外,苏立道强调,在执业期间,他一直以专业和正直的态度工作,并遵守所有法律和规则。他亦完全支持政府打击各种形式的洗黑钱活动,包括不法份子利用房地产洗黑钱。

国会议员涉助中国有组织犯罪洗钱被调查

国会议员苏立道被指已被骑警立案调查,但他予以否认并称指控不实且不公平。资料图片 卑诗省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Steveston-Richmond East)选区国会议员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再次被指涉嫌利用他以前的律师行,协助有组织犯罪人士从事房地产交易,并已遭骑警立案调查。苏立道被指多次与两名华人见面,其中一名男子属于犯罪组织,也是骑警代号“电子海盗”(E-Pirate)行动的主要调查目标。 骑警对苏立道被调查一事概未证实也未否认,称警方通常只在提出控告后,才公布被调查者身份。苏立道周四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强调从未有任何人因相关指控向他问话,更指出不认识涉及的两位华人,他只是受邀前去参加社区活动时,与社区人士握手及合照,而这种活动也是他作为国会议员工作的一部分。 两名华人是“电子海盗”监视目标 据Global电视台报道,一项消息来源指,警方在2015年启动的“电子海盗”行动中,获悉苏立道涉及其中一些投资交易,他也知道这些服务的客户与亚洲有组织犯罪有关。报道也指,骑警已就此对苏立道展开调查。 骑警发言人沃恩(Tania Vaughan)在被查询时回应说:“通常只是当调查导致提出刑事指控后,警方才会证实该调查,公布提出指控的内容以及涉案人士的身份。” 在该报道的照片中,苏立道在列治文出席一个体育活动时,与一名华裔男子握手。报道引述消息来源指,该男子是骑警“电子海盗”行动去年秋季调查的主要目标,该组织及其跨国企业集团,涉嫌贩毒、洗钱、非法贩运武器、博彩旅游及狩猎旅游等。 另有照片显示,苏立道出席一个社区中心开幕活动时在来宾席就座,聆听该男子发言。也有照片显示,苏立道与包括该两华人在内的社区人士交谈。 苏立道:报道不公平也不真实 苏立道周四接受本报记者访问及发出声明强调,从未有任何人就任何调查而联络他。苏立道说:“我从来就不认识报道中提到的两人,我不是前去与他们会面,而是受邀参加社区活动。我参加的这两个社区活动,也有其他政界人士在场,例如社区中心开幕就有另两位国会议员在场。” 他指出,选区办事处经常收到参加社区活动的邀请,自己总是尽可能参加,因为这也是国会议员工作的一部分。他强调通常不知道发出邀请机构及人士的背景,更不可能认识见到的每个人,而与社区人士握手、聊天及被要求合照,更是很平常的事情。 苏立道还说:“在经营律师行9年期间,先后有另外13位独立合约律师,他们每天要处理200至300宗案件,都是各自独立监管其档案。我主要从事基础性遗嘱、简单房地产交易个案,从未组织投资交易,也从未参与‘简易信托’(Bare Trust)交易。” 极具争议的简易信托常被用于保护投资者真实身份,在豪宅市场和商业地产项目中非常普遍。 苏立道指Global电视台报道令他感到“不公平也不真实”,他说已经获得联邦自由党提名在现任选区寻求连任,现在要关注如何做好国会议员工作,为区内选民更好服务。 本报记者报道

唐爽爆料:周立波夫妇在境外帮人洗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唐爽和周立波的战争何时结束?6月19日,唐爽爆料周立波 帮助红色通缉犯以慈善名义洗钱。唐爽透露,周立波夫妇在境外与“红通人员”施建祥往来密切,“周立波公开为施建祥站台,他们夫妇四处宣扬施建祥是大善人,甚至封他为海派清口慈善基金会副主席,都是方便施建祥进行诈骗,施建祥再将诈骗回来的钱以某种渠道返给周立波。”目前,相关方面证据唐爽已提供给有关部门。 来源:网易娱乐

华裔夫妇带大笔资金入境 却因一场官司牵出洗钱内幕?!

■■一个专家小组估计估计去年加拿大共有467亿元涉及洗钱活动,洗钱活动不是卑诗省独有,而是全加拿大的问题。CBC 加拿大洗钱问题愈见严重,根据《麦克琳》杂志(Maclean's Magazine)的调查报道,一对来自中国的移民带着大笔资金登陆加国,却因为一场官司而牵扯出疑似洗钱的内幕。报道中引述专家说法称,多伦多和温哥华虽然是洗钱最大中心,一些华人透过房地产和赌博管道进行洗钱活动,但这不是地区性问题,而是全加拿大都有的问题。 《麦克琳》杂志提到一个2017年在安省高等法院曝光的案例。主角是Peter Zhang和妻子Judy Wang,2010年通过投资移民计划登陆加拿大,至少带了600万元财富定居在多伦多北部郊区,此后展开了一个扭曲的、疑似洗钱的故事情节。 开发物业主要用现金交易 2011年初,这对夫妇以125万元在安省烈治文山购买了他们的第一套住宅,6房5卫,现金付清。然而,到2月份,张和王已经分居,2013年并在法庭上声称他们离婚。安省高等法院2017年11月就诉讼中的程序问题作出裁决,称离婚是“可疑的”。 (在一封发自律师的电子邮件中,王现在说他们是2018年6月离婚的。)无论如何,张和王两人继续通过合资公司Yi Hao Investments一起购买和开发三个烈治文山和附近的Thornhill物业,主要是现金交易。王女士于2017年在旺市购买了个人第四套房产。事实上,她和张两人已购买5套价值930万元的房产。 除了房地产之外,张和王的财富还涉及赌博活动。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王证实,她通过出售物业转移了600万元给张。(法官Paul Perell在其决定中指出,除了房地产投资外,王和张在加拿大均未有任何就业或商业行为。)同时,他们两人与丁姓房地产经纪人(Yan-Ling Ding)和律师Rahul Kesarwani进行了一系列抵押贷款交易,为张的赌博筹集现金。法官发现,有一段时间,张某将Yi Hao的所有权转移给了丁以隐瞒张的身份,因此他可以从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获得90万元的抵押贷款,而Kesarwani从他自己的公司安排了15万元高额利息的私人抵押贷款给张。《麦克琳》记者联系了张、王、丁和Kesarwani或他们的律师,但他们均未对事件置评。 华裔妇人拒回答大笔资金来路 2017年,王控告丁和Kesarwani疏忽和违反信托职责等罪名,这些指控均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然而,法官Perell随后在法庭文件上提到“丁进行了可疑的交易”,“Kesarwani的行为是有问题的”并指王和张的证词“自私,令人难以置信,不合逻辑,与文件不一致”。 Perell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包括这些大笔资金来自哪里,是如何转移到加拿大的,但王在她的证词中拒绝回答这些问题。在被告证词中则提到:“张先生是一名洗钱罪犯,他设法将自己的财富从中国带到加拿大。” 《麦克琳》报道提到,讽刺的是,如果不是因为王女士提起诉讼,也不会让这些见不得人、奇怪的故事细节陆续曝光。过去几个月时间里,加拿大人逐渐了解到洗钱模式惊人的内幕,房地产市场价格飙升与黑钱脱不了干系。 上个月卑诗省洗钱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布两份报告称,2018年有74亿元在卑诗省被“洗白”,其中有50多亿元进入房地产市场,助长了房价飙升。报告指出许多法律漏洞,例如银行以外的贷款者不用接受反洗钱机构的检查。 西门菲沙大学教授马洛尼(Maureen Maloney)领导另一个专家小组研究洗钱问题,他说,实际数字比卑诗省的报告还要多,估计去年加拿大共有467亿元涉及洗钱活动,虽然说大温哥华市场是洗钱活动的聚集地之一,但“这不是卑诗省独有问题,而是全加拿大的问题。”若用重力模型计算人均GDP和犯罪数据,安省和亚省的洗钱活动率更高。 亚省司法厅长史瓦斯哲(Doug Schweitzer)不愿承认该省洗钱规模之大,但强调“将继续与执法合作伙伴共同努力,以保护守法的亚省居民。” 安省承认洗钱是一大问题,财政厅长费达利(Vic Fedeli)说:“安省不会容忍犯罪活动,将认真对待此问题。” 本报综合报道

防堵洗钱 省府将禁止大专院校不得接受现金缴学费

为了防堵洗钱问题,卑诗省政府要求全省的大学和学院不要接受学费以大额现金方式支付。卑诗专上教育、技术及训练厅长马兰妮(Melanie Mark)写了一封信给省内的每个公立和私立高等院校,给予它们一个月时间来审查自己的财务政策。马兰妮说:“我们希望确保消除任何漏洞,我们需要确保学生不支付大量现金。”前皇家骑警副总监杰曼(Peter German)之前公布洗钱报告,当中提到了一些洗钱管道,其中高等教育机构可能是被利用的目标之一。卑诗省司法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洗钱问题影响范围有多大尚不清楚,因为FINTRAC--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 - 不追踪大学和学院的现金支付。但是,政府决心堵住每一个可能洗钱的地方。杰曼的报告显示,在某些情况下,学生简单地用现金支付学费,甚至多付一点,然后可能又决定不读,而可以获得部分学费退款,这个退款支票就可以名正言顺存入银行。尹大卫说,这的确是可能的洗钱管道,因为一些学生的学费可能高达数万元。 v01

私自转汇海外买房投资?他被中国外汇局重罚2497万!

星岛都市网:想海外买房投资?在中国祭出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限制后,很多人会选择地下钱庄将钱汇到海外。但这么既承担地下钱庄不可靠的风险,也违反了中国的反洗钱法。近日,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近日通报17起外汇违规案例,其中的案列除了南京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及部分贸易公司之外,公布的17个案列中,有6个都是私人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   案例12:四川籍刘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4年6月至2015年8月,刘某通过地下钱庄分12笔汇入767.17万港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14万元人民币。对其实施“关注名单”管理,并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3:湖北籍曹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5年7月至2016年3月,曹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港元34笔,金额合计899.32万元人民币。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71.95万元人民币。对其实施“关注名单”管理,并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4:重庆籍彭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5年9月至12月,彭某通过地下钱庄购买美元16笔汇往境外,金额合计1383.58万元人民币。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96.85万元人民币。对其实施“关注名单”管理,并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5:安徽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1月至2018年4月,张某通过地下钱庄多次非法买卖港元,金额合计376.24万元人民币。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5.2万元人民币。对其实施“关注名单”管理,并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6:浙江籍洪某私自买卖外汇案   2011年2月至2015年10月,洪某向他人账户支付3.12亿元人民币,私自购买外汇,用于在境外购买房产等。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私自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497万元人民币。对其实施“关注名单”管理,并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7:广东籍孙某分拆逃汇案   2016年1月至2017年7月,孙某利用34名境内个人的个人年度购汇额度,将个人资金分拆购汇后汇往境外账户,非法转移资金合计244.62万美元,用于境外投资等。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七条,构成逃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处以罚款83万元人民币。对其实施“关注名单”管理,并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4名华人入境时神色慌张 海关一查 震惊的发现…

5月13日,澳洲边防部队在自己的官方Twitter上推送了这样一则新闻:边检人员在布里斯班机场拦截了35名入境外籍游客,拦截理由是,这些游客试图进入澳洲进行网络诈骗!   在边防部队官网上,有着详细的新闻描述:这35名被羁押并吊销旅游签证的均为华人!   5月11日,一架从台湾起飞的飞机准时降落在布里斯班机场,一大批旅客开始办理入境手续,接受海关的检查。   在人群中,海关人员发现,有4人神色紧张,表情凝重,一边交头接耳一边偷偷看向海关安检人员。   感觉这4人形迹可疑,海关人员立刻对他们进行了仔细的审查,当打开几人随身的手机时,海关人员震惊了。   里面存储了远超正常旅客应有的手机号码,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澳洲本地的号码。按照道理,4名从台湾飞来布里斯班的游客,怎么可能会拥有如此数量的本地手机联系人呢?   经过严肃的审问,这4人交代了自己的身份,他们隶属于台湾一个诈骗组织,这一次是集体来到澳洲进行一场名为“boiler room”的诈骗,主要针对的就是在澳洲的华人和留学生。   这几人还交代,他们的组织十分严密,这一次来到澳洲有十分详细的计划,因此,海关人员立刻想到,能够执行这样大规模诈骗计划的,不可能只有4个人,一定有同伙还没有被发现。   于是所有海关人员都加大了审核力度,果然,同一趟航班上,还有这个诈骗团伙的5名成员。   这9人立刻被海关羁押,吊销签证,随时准备遣返。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就在第二天,也就是5月12日的时候,又一架从台湾飞往布里斯班的飞机上,海关人员再次捕获了6名隶属于这个诈骗团伙的成员。   在4人的招工下,同一航班上的另外5名来自台湾的旅客被边检锁定,迅速被抓捕。   5月12日,在另一架从台湾飞抵布里斯班的乘客中,再次成功拦截属于该诈骗集团的6名台湾人。   至此,澳洲海关人员羁押诈骗组织成员人数达到了15人。   经过对这15人的突击审问,海关人员震惊的发现,这一组织的成员竟然高达35人,还有20名成员随时可能进入澳洲。   对于这一信息,澳洲各地海关立刻提高了警惕,并对这20人的身份信息进行了公示,一旦发现,立刻拦截。   可惜,按照诈骗组织的严谨程度,第一批成员没有顺利进入澳洲,或许已经让剩余的成员心存警惕,在随后的几天,澳洲各地的海关都没有发现隶属于这一诈骗团伙的犯罪份子入境。   多亏了澳洲海关的严谨和认真,这才将一个35人的诈骗团伙拒之门外,一旦这些人进入澳洲,会对当地的华人和留学生产生极为严重的影响,或许会有无数人上当受骗,进入骗子的陷阱。   澳洲的电信诈骗日渐猖獗,自2017年起,一场针对全澳洲华人的“洗钱诈骗”,让无数人损失惨重。   就连总领事馆都多次发文警示:警惕电信诈骗!   澳洲警方也多次公示了类似的信息,提醒全体在澳华人,一场针对华人群体的诈骗正在发酵。   这场诈骗的最初形态是诈骗加绑架:   根据受害人描述,骗子会伪装成国内的政府官员或者警务人士,致电给在澳的中国留学生,电话里这些骗子会虚构一个跨国性质的严重罪行,并以此为由要求留学生关闭所有的社交平台,手机关机前往指定地点接受调查。   如果留学生按照要求前往指定地点,到了之后就会被直接绑架,骗子会立刻勒索留学生国内的父母,索要巨额赎金。   后来,这种诈骗方式发生了改变,变得更加恶劣:   诈骗分子冒充“中国领事馆”名义,通过技术手段冒用总领馆和使馆电话号码,用中文录音电话致电中国留学生,谎称接电人涉伪造银行卡案件并涉嫌犯罪需要协助警方调查,要求接电人按录音提示按键转接人工服务,   接电人听信录音操作后,被诈骗分子套取个人隐私信息,接着诈骗分子对接电人进行威胁恐吓,并向接电人发送伪造的公安机关通缉令网页信息,称如不配合“调查”,其家长将面临危险。   同一时间,骗子诱导接电人拍摄自己裸照,并向家长哭诉自己被绑架,要求解救等等。   此后,诈骗分子让接电人切断手机、微信等通信渠道,藏匿起来不得与家人或亲友通话。   诈骗分子趁接电人与外界“失联”期间,冒用接电人微信或手机联系接电人家长,谎称孩子被“绑架”,并发送事先逼迫接电人拍好的裸照证明“绑架”的真实性,向家长骗取巨额“赎金”。   由于无法与孩子直接联系,且有孩子相关的图片、视频,尤其是诈骗分子能准确了解并告诉父母关于孩子的隐私信息,   家长信以为真,   误以为孩子真的被绑架。   凭借这一方式,仅仅是这一类诈骗   已骗取   约4782万RMB!   除了这种骗局,澳洲境内针对华人的骗局还有很多,而且都是同胞所为!   2018年,澳洲媒体爆料,一位墨尔本的华人女子利用假护照从银行骗取了数十万澳币的巨额钱款。   这名女子的诈骗手法是:首先获取受害者的详细个人信息,包括家庭住址、出生日期、银行账号数据等等,之后拿着制作好的假护照,假冒受害者的身份进行一系列操作。   她针对的主要是东南区的华人居民,2018年4月11日至4月26日期间,她多次前往位于Doncaster East、Bulleen、Balwyn、Blackburn、Box Hill、Kew和Templestowe的不同银行和ATM机。   在银行期间,她使用一本假的中国护照进行了一系列银行账户操作,从而盗取受害者账户里的钱财。   2018年4月24日,她进入位于Kew的一家银行,从受害者的账户里转走了数额巨大的一笔现金。   2018年4月26日,她又进入位于Bulleen的另一家银行,试图利用同样的手法,转走另一名受害者银行账户里的钱。   但是,这次交易被受害者及时察觉。受害者随后联系了银行,阻止了这笔转账。   但是,她依然通过这样的方式骗走了同胞的数十万澳币...   现如今,澳洲境内的诈骗依然猖獗,有快递诈骗,有税务诈骗,还有的电话以签证被吊销为切入点,就是为了用严重的问题吸引民众的注意,从而落入圈套。   这一次,澳洲海关及时阻止了一个35人的大型诈骗团伙进入澳洲,避免了众多澳洲华人遭受经济损失,许多网友纷纷表示为这些尽职尽责的澳洲工作人员点赞。

国际留学生用这个方法在加国大学疯狂洗黑钱

卑诗律政厅长尹大卫(右三)与杰曼(右二)。CBC   之前刚刚爆出450亿的黑钱推高加拿大房价,皇家骑警最新报告又惊爆出国际留学生在学校洗黑钱。用的方法就是现金支付学费,然后退学收支票。   现金注册退学收支票   据卑诗省府一份调查报告指出,本省专上教育院校也成为洗黑钱工具,目前有证据显示,一些国际学生使用现金支付每年数千至2万元不等的学费,然后在退学时获校方以支票退回未用款项,从而进行洗黑钱活动。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该份由前皇家骑警副总监杰曼(Peter German)撰写,并于上周公布的洗黑钱报告显示,一些私立及公共专上院校,允许来自海外的学生以现金支付学费和其他收费,但这些学生登记注册后就退学,而校方则以支票退回余款。杰曼表示,如果这些用来交学费的现金是犯罪利益,那么这是一种典型的洗黑钱程序。他说,目前有国际学生用现金支付每年7,000至10,000元的学费。 9千现金存账户 支付150元欠款 报告中指出,一个学生最近拿着一个装满9,000元现钞的运动袋,来到一所名字未公开的学院,要求校方把现款存入其学生账户,用以支付一笔150元的欠款。 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谁会想到,私立院校和大学竟会接受大额现金,并成为可以签发本票的潜在银行?” 目前,私立院校的学费每年可能高达2万元,但据尹大卫透露,卑诗新民主党省府正在研究,要求所有卑诗省商户向联邦反洗黑钱情报机构FINTRAC报告所有超过1万元的现金交易。上述报告表示,除房地产、赌场和名贵汽车外,其他洗黑钱工具,包括虚拟货币、拍卖行、豪华游艇,以及只收现金的大麻零售店等。 墨西哥毒枭亲信曾就读卑诗学院 杰曼指出,在一本有关墨西哥大毒枭古兹曼(Joaquin El Chapo Guzman)的书《Hunting El Chapo》中提到,古兹曼的一位年轻亲信埃斯帕兰萨(Jesus Herrera Esperanza),曾于2013年入读卑诗省哥伦比亚学院(Columbia College)。当年埃斯帕兰萨只有22岁。 不过,杰曼表示,没有证据显示,私立的哥伦比亚学院知道埃斯帕兰萨的背景,或者明知道但仍然接受与犯罪利益有关的金钱。此外,CBC并未能独立证实埃斯帕兰萨曾经入读哥伦比亚学院,而该学院也未有即时回复CBC的相关查询。 据公立的道格拉斯学院(Douglas College)表示,该校目前只有极少数学生用现金交学费,但由2020年起停止接受付现。西门菲沙(SFU)大学表示,自2017年起已停止接受付现。卑诗大学(UBC)则表示,10年前已停止接受付现。 本报综合报道

加国赌场发牌员还原20年前“澳门式”洗钱现场

前赌场发牌员主管拉宾透露,约在20年前,新民主党执政期间,大温地区的列治文赌场已出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资料图片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洗钱情况多严重?据4月30日的报道,Postmedia媒体集团透过法庭文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卑诗省皇家骑警调查洗钱案时发起一系列突袭行动,在几间房屋内查获逾800万现金,其中在一户列治文的华裔屋主家中搜出逾400万的现金。   卑诗省赌场被指遭不法分子用来洗黑钱的问题,备受关注。   发牌员回忆20年前赌场洗钱盛况   一个曾在本省一间赌场任职的发牌员主管透露,早在大约20年前,即前任新民主党(NDP)政府,执掌卑诗省政期间,赌场开始涌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许多涉嫌人士以大量20元现钞作赌注用途,而赌场更有高利贷活动,可是赌场管理层与警方未能及时处理。 据Global电视报道,曾在Great Canadian Gaming公司旗下、位于列治文一间赌场担任发牌员督导的拉宾(Muriel Labine)表示,她负责监控赌场内客人赌博情况,确保没有问题发生。 她说很喜欢该份工作,希望能做到退休。然而,在1997年5月,当时的新民主党省政府,把每手赌注金额限制由25元大幅增至500元,并引入百乐家和延长赌博时间,一切都改变了。 高利贷把大捆现钞交客户 拉宾称,自此她留意到VIP赌徒开始进来。不过,她感觉奇怪的是,这些高额赌注赌客,几乎都是由一些年轻亚裔男子陪伴进入赌场,接着给予VIP赌客现金去投注。该赌场许多职员开始称该等年轻亚裔男子为“人肉提款机”。 拉宾又称,凭她的判断,她相信这些年轻亚裔男子是放高利贷者(俗称大耳窿),因为他们会带自己的客户进赌场,并坐在客户的身旁,把一捆捆的20元钞票和赌场筹码递给客户,而从这些钞票的皱折以及用橡筋圈捆绑来看,不太可能来自银行。 当赌客手上已无钱时,“人肉提款机”会用手机拨打电话。 不久,另一个看来年纪较长的亚裔男子,会带着用来盛载杂货食物的塑胶袋到达赌场,“人肉提款机”见状,会从塑胶袋内掏出一大笔20元现金,给他们的客户继续投注。 卑诗省府较早前指出,有赌客携带大批20元现钞,到赌场下注。律政厅图片   赌场收入倍增 恐惧也越来越大 拉宾指出,短短几个月之内,赌场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但是有代价的,就是现金越多,恐惧越大。 此外,拉宾表示,她和其他同事开始相信,来自大圈帮成员及其他三合会的高利贷已在该赌场出现。她于是向经理反映,同事不应该与歹徒一起“共事”。不过,管理层一遍又一遍作出同样的答案,就是他们只是借钱给朋友。当时该公司副总裁托马斯(Adrian Thomas)称,毋须担心,在赌场出现的只是亚洲帮派,不是俄罗斯黑手党,也非地狱天使。 拉宾称,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因此她改变计划,像内部调查员一样,纪录所有事情,建立一个情报网络,因为同事觉得百家乐赌厅失控,赌场管理层漠视同事的警告,同事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全。 20年过去,拉宾决定“挺身而出”,提出文件,包括她在该段时期手写的赌场笔记,以及卑诗博彩委员会的收入文件,她形容这些文件纪录了卑诗省赌场开始出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 这些文件可能会对目前执政的新民主党省政府带来麻烦,因为现任省政府与反洗黑钱专员杰曼(Peter German),较早前把本省赌场洗黑钱问题,归咎于前朝自由党省政府,但自由党省政府在2001年才上台掌政。 对于拉宾所言,该公司回应道,作为一项政策问题,该赌场不就员工事宜置评。 拉宾由1997年5月起,收集赌场收入表,并将其与她在百家乐赌厅观察到的交易相匹配。 Global电视从卑诗博彩委员会取得的文件显示,在支付了赌客所赢得的款项,该赌场1997年5月总收入为161.7万元,大多数归当时的省政府;该赌场得到64.7万元;在6月,加入百家乐及提高赌金上限之后,该赌场的收入飙升至249万元,Great Canadian占99.6万元。到7月,该赌场所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303.万元,而在8月,该赌场总收入为265万元。 根据拉宾的笔记,每个月出现在赌场的“人肉提款机”的人数持续增加。 拉宾认为,这些报告清楚地表明,当赌注限额调升至500元,又引入迷你百家乐,赌场收入大幅增加,与帮派成员在赌场出现的时间相吻合,他们带到赌场的20元钞票好像源源不绝,相信大部分资金都不是来自银行,而是来自高利贷。还有,这些帮派可以在赌场轻松地把20元,兑换为100元。 尽管拉宾的笔记没有注明,但是用20元换成100元,这种被称为“精炼”洗黑钱方法,也被称为“着色”。犯罪分子透过在街头毒品交易收取的20元纸币,换成100元,这在银行和商业交易中将会更容易接受。 赖昌星曾被保安警告别生事 该观察结果与卑诗省法庭的纪录一致。 根据法庭纪录,警方认为大圈帮喜欢利用赌场来清洗毒品交易所得的金钱,因为如果警方抓住他们,他们可以利用赌场来作为有大量现金的借口。 已于2003年离开该公司的托马斯指出,拉宾“憎恨”他,所以夸大言论,扭曲状况,并指她因为晋升被拒绝而说谎,其后更离职。 托马斯强调,他有时会遇到可疑的赌场顾客,会告诉他们,赌场不欢迎他们。其中有一次,当时被指是中国远华走私案主犯赖昌星被带到保安室,并说这是做生意的,叫赖昌不要生事。拉宾坚持自己所说,全是实话。本报综合报道

皇家骑警洗钱案调查 揭破数百万房产真实业主

卑诗省洗钱情况多严重? Postmedia媒体集团透过法庭文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卑诗省皇家骑警调查洗钱案时发起一系列突袭行动,在几栋房屋内查获逾800万现金,其中,在一户列治文的华裔屋主家中搜出逾400万元现金。而洗钱调查所涉及的数百万元物业,是由“挂名”业主所持有。 金姓屋主(Paul King Jin)和配偶魏晓琪(Xiaoqi Wei,音译)于2013年,以180万元买入位于列治文Fairbrook Crescent的一栋独立屋。该屋拥有4卧室5浴室,装潢高档,配备大理石地板和家庭影院等。 在皇家骑警于2015年10月15日突袭搜查该房屋后的11天,即10月26日,魏晓琪立即脱手卖房,以193万卖出。   当年这波称为E-Pirate的洗钱调查行动,警方共突袭了低陆平原20栋房屋,总值超过4,300万元,除搜出800多万元现金外,还起出很多关于洗钱交易、赌博设备、电脑手机等资料。 被警方盯上后转移房产  报道中提到,一些被指控经营非法赌博业务和洗钱的人,当他们被执法部门注意时,都会想办法保护资产。例如2015年警方查获王姓男子(Maxim Poon Wong)涉及地下银行业务,他立即将温哥华62街价值280万的房屋,以1元钱进行所有权变更,Karen Wong成了房屋所有人。 前加拿大皇家骑警反腐败调查员波特温(Patrice Poitevin)表示,以家庭成员的名义来拥有资产,使警方更难以收缴犯罪所得。   卑诗大学商学院教授大卫杜夫(Tom Dovidoff)表示,很难评估犯罪所得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有多大,但绝对有影响,特别是那些高端房屋。 Postmedia分析法庭文件发现,列治文有一家名为Silver International的地下银行,据称每年洗钱高达2.2亿元,甚至可能多达10亿元。其指控未获法庭证实。 房产放家庭成员名下 据称金姓屋主在列治文经营非法赌博公司,就是透过Silver International来洗钱。金姓男子自己名下没有房产,除了妻子有房外,他的姪女贾元元(Yuanyuan Jia,音译)在列治文有一套76.4万元的公寓,但法庭文件显示,公寓真正所有人是金姓男子。此外,贾元元还在西温拥有一栋价值324万的房产以及素里一间63.4万元的公寓。 根据卑诗省公司注册纪录显示,金的父亲和姪女担任公司注册号0820490的董事,他们曾经营已经歇业的水立方按摩中心。   法庭文件显示,金姓男子和妻子的父母帐户都被用来做人头户,让大量资金可从中国转移到加拿大,成为洗钱的通道之一。 文件并显示,金姓男子还以其他人的名义开设家庭赌场。其中一个是列治文4号路上11公顷、价值900万元的豪宅,由尹元元(Yuanyuan Yin,音译)拥有,资料显示她还是个学生。另一个是位于列治文Brighouse Way的豪华公寓,由魏晓琪的母亲拥有,价值近290万元。 安省女子冯文(Wen Feng,音译)拥有一间位于列治文490万的豪宅,但真正的业主应该是彭姓男子(Lap San Peter Pang)。彭是水立方按摩中心的主任。 Postmedia试图通过律师联系金姓男子及其家人,但没有成功。 因为太多人利用他人名义来买房,因此卑诗省政府已提出一项新法律,将要求揭露真正的房产所有者,不能仅以企业或信托公司来登记房产。卑诗省成为加拿大第一个采用此制度的省份。 渥太华大学讲师塔斯(Marc Tasse)赞扬卑诗省作法,认为其他省和联邦政府都应该跟进,否则洗钱资金只会转移到其他区域。 经纪律师贷款方多管齐下 预防以公司名义购房洗钱 最近的一项研究重点是,房地产买家如何利用无名公司在购买房地产时试图洗钱。房地产经纪公司、经纪人、律师和贷款机构应在反洗钱领域发挥作用,同时避免自身惹上麻烦。多伦多房地产律师Mark Weisleder建议,从下面5个方面作出改进。 1. 核对公司和文件签署人 研究中发现的主要问题,是由编号公司购买的房地产,这些公司可能与加拿大没有任何真正的联系并且被用作洗钱的工具。要求签约人提供公司章程或最新报税凭证(tax assessment),以确保签约人有权代表该公司签署合同,然后亲自鉴别签约人。 2....

洗钱严重!华裔屋主家中遭搜出400万现金

卑诗省洗钱情况多严重?Postmedia媒体集团透过法庭文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卑诗省皇家骑警调查洗钱案时发起一系列突袭行动,在几间房屋内查获逾800万现金,其中在一户列治文的华裔屋主家中搜出逾400万的现金。位于列治文Fairbrook Crescent的独立屋有四卧室五浴室,装潢高档,配备大理石地板和家庭影院等。金姓屋主(Paul King Jin)和配偶魏晓琪(Xiaoqi Wei,音译)在2013年以180万元买入,2015年10月26日以193万卖出,也就在皇家骑警10月15日突袭搜索该房屋后的11天,魏晓琪立即脱手卖房。当年这波称为E-Pirate的洗钱调查行动,警方共突袭了低陆平原20个房屋,总值超过4,300万元,除搜出800多万元现金外,还起出很多关于洗钱交易、赌博设备、电脑手机等资料。其中金姓男子和妻子魏晓琪住的一豪华公寓内竟藏了400多万现金。报道中提到,一些被指控经营非法赌博业务和洗钱的人,当他们被执法部门注意时,都会想办法保护资产。例如2015年警方查获王姓男子(Maxim Poon Wong)涉及地下银行业务,他立即将温哥华62街价值280万的房屋以1块钱进行所有权变更,Karen Wong成了房屋所有人。前加拿大皇家骑警反腐败调查员波特温(Patrice Poitevin)表示,以家庭成员的名义来拥有资产,使警方更难以逮住犯罪所得。卑诗大学商学院教授大卫杜夫(Tom Dovidoff)表示,很难评估犯罪所得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有多大,但绝对有影响,特别是那些高端房屋。Postmedia分析法庭文件发现,列治文有一家名为Silver International的地下银行,据称每年洗钱高达2.2亿元,甚至可能多达10亿元。其指控未获法庭证实。据称金姓屋主在列治文经营非法赌博公司,就是透过Silver International来洗钱。金姓男子自己名下没有房产,除了妻子有房外,他的姪女贾元元(Yuanyuan Jia,音译)在列治文有一套76.4万元的公寓,但法庭文件显示,公寓真正所有人是金姓男子。此外,贾元元还在西温拥有一间324万的房产以及一间素里63.4万元的公寓。根据卑诗省公司注册纪录显示,金的父亲和姪女担任公司注册号0820490的董事,他们曾经营已经歇业的水立方按摩中心。 法庭文件显示,金姓男子和妻子的父母帐户都被用来做人头户,让大量资金可从中国转移到加拿大,成为洗钱的通道之一。文件并显示,金姓男子还以其他人的名义开设家庭赌场。其中一个是列治文四号路上11公顷、价值900万元的豪宅,由尹元元(Yuanyuan Yin,音译)拥有,资料显示她还是个学生。另一个是位于列治文Brighouse Way的豪华公寓,由魏晓琪的母亲拥有,价值近290万元。甚至安省妇女冯文(Wen Feng,音译)拥有一间在列治文490万的豪宅,但真正的拥有者应该是彭姓男子(Lap San Peter Pang)。彭是水立方按摩中心的主任。Postmedia试图通过律师联系金姓男子及其家人,但没有成功。因为太多人利用他人名义来买房,因此省府已提出一项新法律,将要求揭露真正的房产所有者,不能仅以企业或信托公司来登记房产。卑诗省成为加拿大第一个采用此制度的省份。渥太华大学讲师塔斯(Marc Tasse)赞扬卑诗省做法,认为其他省和联邦政府都应该跟进,否则洗钱资金只会转移到其他区域。网上图片v01

破获重大跨国洗钱案 皇家骑警披露洗钱流程

■■骑警警长密耶讲述案情。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皇家骑警昨日就周一破获的重大跨国洗钱案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更多案件细节。由满地可和多伦多的有组织犯罪集团运营的这一国际洗钱网络,也涉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地下钱庄。当局目前逮捕了17人,检获及查封的毒品、现金和房产共值3,280万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皇家骑警警司方丹(Martine Fontaine)在记者会上称:“正是通过捣毁犯罪集团的洗钱网络,我们才能根本上动摇有组织犯罪的结构。而该网络有能力将上千万元的赃款洗白。” 她还表示,本案的调查是加拿大同类调查中最重大的之一,由罕见的洗钱调查入手,再深入对黑帮的监控。这一代号为“募集者”行动(Project Collecteur)的调查,由多支警队和加拿大税务局(CRA)协力破案。 停车场接头 行李箱运钱 周一早上展开的逮捕行动,是2016年春季开展为期两年调查的结果。 据了解,这些嫌疑人是将从满地可的犯罪组织收到的钱,通过多伦多的一些个人和货币兑换处进行转移。 该组织利用与黎巴嫩、阿联酋、伊朗、美国和中国有关的地下钱庄系统,再将这些资金回流到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等毒品出口国。这一网络不仅将贩毒等非法所得的大量赃款洗白,犯罪组织还可以通过这个网络进口毒品。 在杜拜等地点释出赃款 皇家骑警警长密耶(Francois-Olivier Myette)说,犯罪集团分别由满地可和多伦多的两个主要组织在运作。录像显示,他们在停车场等地接头,用行李箱、手提袋和汽车尾厢来运现金。嫌犯有时彼此不认识。他们会在交易中通过使用预定的号码牌来识别彼此,通常是现金上的序列号。 他还说,每次现金交易涉及50万至100万元。嫌疑人在多伦多拿到一袋现金后,该组织在另一地点,主要是在杜拜(Dubai),释放出相同价值的赃款或赃物。 CRA刑事调查主任邦尼(Stéphane Bonin)表示,50名调查员参与了本次行动。他说,“加拿大和国外的逃税和地下经济是加拿大税务局以及世界各地其他税务管理部门打击的优先事项。由于我们与皇家骑警等国家层级的部门,及世界各地的国际合作伙伴紧密合作,才取得了今天的成果。”

德意志银行涉洗钱突遭检方搜查 各国政要权贵心头一紧…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 德意志银行位在法兰克福的总部与其他办公室29日因员工涉嫌洗钱,遭到检方率领大批员警突袭搜查。检方宣称2名该行人员涉嫌帮助客户漂白犯罪活动得来的金钱。 德意志银行总部大楼外面被警车包围,此外大约170名警员与检方人员搜查该行在法兰克福的其他办公室,带走大量档与电子档案。检方表示,正在调查该行人员有否设立海外账户,“转移犯罪活动所得”。 这项调查源于2016年曝光的“巴拿马文件”,巴拿马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事务所遭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揭露一批机密档,包含该律师事务所自1970年代开始所列有关21.4万家离岸金融公司的详细资料共1150万笔,揭露各国政治人物与权贵财阀刻意隐藏,未经曝光的海外资产。 办公室被搜查的消息曝光后,德意志银行股价骤跌3%。该行证实消息,并表示全力配合当局调查。

中国黑帮温哥华洗钱一年能洗10个亿 看看他们是咋操作的!

■■根据警方一项机密调查发现,单是2016年,已有超过10亿元黑钱,透过温哥华地产市场被清洗。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卑诗省警方一项机密调查发现,单是2016年,估计有超过10亿元黑钱,透过温哥华地产市场成功清洗。   据Global News取得的机密执法调查报告,追查了2016年卑诗省低陆平原区的超过1,200宗豪宅交易,其中占逾一成的买家有刑事纪录,涉及总额超过10亿元。同时,在相关房地产买卖中,95%相信与中国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关连。 赌客售多个物业 涉资5千万 早于今年4月,Global News的调查报道指出,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及澳门的黑帮组织,与在温哥华的帮派分子,共同控制中国化工厂,然后把包括芬太尼在内的毒品,偷运至温市。犯罪集团取得贩卖毒品所得金钱后,再通过卑诗省赌场,及大笔投资豪宅等途径清洗黑钱。然后再把清洗了的金钱运返中国,继续相关犯罪活动。 今年完成的一项执法情报调查结果显示,其中在温西桑那斯区(Shaughnessy)的一幢价值2,200万元的豪宅,与来自澳门的一个大温区赌客有关。 据卑诗彩票公司(BCLC)及法律文件显示,该个贵宾赌客从怀疑有组织犯罪背景的放贷人借贷,于2011年以750万元买入上述豪宅。至2016年,他以2,200万元售出,获利1,400万元。 自从2012年以来,该个贵宾赌客先后卖出多个物业,涉及金额达5,000万元。而他同时与卑诗省赌场的28宗可疑交易有关。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今年较早时宣布成立两个专责小组,研究本省房地产市场洗黑钱活动。 该两个专责小组,将分别于明年3月向省府提交调查报告。

加拿大企业登记不够透明 每年洗黑钱规模达千亿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加拿大每年洗黑钱金额多达50亿至1,000亿元。贺维学会(C. D. Howe. Institute)的报告指出,政府因此每年损失146亿元税款,这笔金额尚未包括企业的逃漏税。报告建议渥京必须效法欧盟,设立公开的受益人登记以提高企业的透明度。 反洗钱机构“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前任副总监,也是国际透明组织加拿大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理事的梅尼尔(Denis Meunier)在撰写的报告中指出,如果无法确定受益人,房地产是最容易被洗黑钱的方式之一。 国际透明组织加拿大分部在2016年底已经发出警告,大温哥华地区价格最高的100间住宅,有近半数是以各种方式隐蔽受益的业主身分。其中约三分一的物业是空壳公司所拥有,最少有11%是由代理人出面。 利用代理人买卖房产洗钱 利用代理人买卖房地产的情况有上升趋势,过去5年易手的高端房屋,有超过25%是没有明确收入来源的学生或家庭主妇所拥有。信托也是豪宅最常见的一种持控方式。在这大温100间最高价物业当中,有6间表明是以信托方式拥有。由于物业登记时不需要披露信托资料,因此真实数量会高很多。 卑诗省政府关注到这个问题,在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承诺设立一个开放公众查阅的房地产受益人登记制度。梅尼尔说,安省对大多伦多地区的房地产问题仍未有表态。他抨击说,民众到图书馆申请借书证所受到的审查,比在加拿大开设公司更严谨。 报告指出,加拿大在1989年的7大工业国(G7)高峰会上协助成立“金融行动特别组织”(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该组织翌年便制定一套打击洗黑钱的国际标准,但加拿大拖延了10年才推出洗黑钱法案,且至今仍迟迟未有立法公开企业和部分信托的受益人。 报告表示,无法确定加拿大每年的洗黑钱金额。参议院的银行及贸易委员会在2013年的报告指出,联合国估计全世界每年洗黑钱的金额为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至5%。以加拿大2016年的GDP计算,相当于400至1,000亿元。

严打利用赌场洗黑钱 卑诗拟祭出充公财产这招

■不法分子被指利用卑诗省的赌场来洗钱。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不法份子利用卑诗省的赌场来清洗黑钱的问题,近来备受关注。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将于周三在温哥华,公布由前皇家骑警副总监杰曼(Peter German)所提交的报告。尹大卫承认,省府有意透过犯罪收益法例,充公不法分子利用被漂白的金钱来购买的房屋、豪华汽车及其他贵价物品。 该份报告长达250页,尹大卫称,担任反黑钱专家的杰曼会在报告里,揭露大量洗黑钱的证据,并提出45项建议。 ■尹大卫将于周三公布该份报告。资料图片   充公财产最具成效 尹大卫表示,目前有两项与此相关的执法调查正在进行,因此省民要明白,为何省府必须小心地发表该份报告。 他证实,在涉及本国以外的洗黑钱罪犯,充公财产是一个选择,例如有人触犯法例,把犯罪得益投资在房地产上,那么民事充公是其中一种可用的工具。 卑诗省西门菲沙大学(SFU)犯罪学家戈登(Rob Gordon)认为,相对刑事起诉及定罪,充公被指为犯罪所得的财产较为容易。 暂时不知道假如有赌场工作人员或其他人因为对洗黑钱视而不见,会否被起诉。 不过,尹大卫承认,要追查哪些可能已经逃离加拿大的涉嫌洗黑钱者,卑诗省需要联邦政府的支持。 尹大卫补充道,涉及其他国家和其他司法管辖区,乃联邦政府的责任。

加国地产经纪租豪宅给黑帮 被美国控告洗黑钱

地产经纪。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卑诗省大温一个前地产经纪涉嫌出租豪宅予帮派分子,被美国当局落案控告洗黑钱。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35岁大温前地产经纪马欣奇(Omid Mashinchi)上月在波士顿法院提堂,法官下令还押候审。 美国当局指,马欣奇去年把数以十万元计的毒品金钱,经他其中一间公司的户口,汇到麻省的银行。起诉书称,马欣奇知道金钱涉及犯罪所得,并汇出部分或全部款项,又或转移全部或部分款项,旨在隐瞒和掩饰款项的来源和性质。 美国当局早在今年1月便定出对马欣奇的控罪。不过控罪一直至4月才曝光,当时马欣奇由温哥华乘搭飞机飞抵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SeaTac International Airport),准备前往沙加缅度(Sacramento),探望双亲。 加拿大传媒集团Postmedia的调查发现,自2006年以来,马欣奇在卑诗开设至少3间公司,全部都与房地产有关。马欣奇被指多年来与省内帮派份子有关,包括出租柏文给他们,作为藏匿及居住之用。其中不少物业与刑事活动有关,例如毒品交易甚至谋杀。 出租物业涉刑事活动 此外,马欣奇亦被指与帮派联盟“狼群”(Wolf Pack)有关。 Postmedia又得悉,马欣奇曾出租西温一间房屋,而该间房屋在去年10月一宗行车时开枪事件中,成为目标。 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这是首次听到利用租赁或出租,来协助洗黑钱或隐瞒犯罪所得。 反洗钱专家兼律师杜海姆(Christine Duhaime)指出,如果一个月房屋租金为1万元,业主实际上可以把租金的两倍金额存入银行,这样便可清洗额外一万元的黑钱。

他是居住在加国的马来西亚官二代 被控洗钱!

■Bilong Oyau(白色外套者)表示伐木业破坏原住民生活,并将他们赶出世代居住的祖居。 星报 综合报道 马来西亚砂劳越州(Sarawak)近年有大量林木遭到砍伐,其中一间有份砍伐的公司Sakto Corp.被指控以洗黑钱令公司赚大钱,因Sakto Corp属于加国注册公司,有参与保护丛林的瑞士非牟利组织Bruno Manser Fund(BMF)入禀加国法庭申请,希望取得替Sakto提供服务的三间银行及一间会计公司的财务纪录,藉以进一步调查Sakto有否洗黑钱,而有遭砍伐树木村落的一众村代表亦老远从马来西亚来加国,希望协助BMF成功取得相关资料。 安省高等法庭最快今日开始审理案件,来自马来西亚的Bilong Oyau是砂劳越雨林弄沙益村(Long Sait)的村长,他透过翻译表示伐木业破坏原住民生活,并将他们赶出世代居住的祖居:“在伐木业入侵前,我们的生活非常美满,但雨林被砍伐后,树木消失了,动物也没有了,河水亦受到污染。” Sakto由砂劳越州州长Taib Muhmud的女儿Jamilah Taib Murray开辨,她小时移居渥太华,及后在父亲资助下,于1983年于加国成立Sakto。据BMF的资料显示,Sakto首年运作持续亏蚀,不过无损业绩增长,并于渥太华作出数以千万元计的投资,公司目前市值约2.5亿元。Sakto一直否认有关指控,指控亦未经法庭证实。 BMF今天将要求法院命令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道明银行(TD Bank)、宏利金融(Manulife Financial)及加拿大德勤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交出有关Sakto的详细财务纪录。据三间银行及德勤呈交的法庭文件表示,BMF未有出示足够证据证明有刑事活动发生,若交出文件可能会造成私隐问题。 资料来源:星报

境内办200多张银行卡 境外狂取外币转卖赚差价

   羊城派消息,境内狂开数百张银行卡,出境用银行卡频繁取现,转手以40-60元人民币不等的差价卖出。自以为找到了“商机”,殊不知竟涉及地下钱庄犯罪。   近日,广州天河警方在“飓风2017”打击金融领域突出犯罪专项行动中打掉一个跨境非法兑汇的新型地下钱庄,抓获犯罪嫌疑人宋某波(男,28岁,广东遂溪人)等3人,缴获银行卡200余张,查获涉案账户400余个,涉案金额逾2000万元人民币。   澳门游玩发现“商机”,两个月开200多张银行卡   住在天河区棠东丰乐路一出租屋的宋某波,有一次到澳门游玩时,偶然间听到朋友在闲聊时提到,银行卡在澳门取现可转手卖给需要的商家,从中赚取40—60元人民币不等的差价。   他听了怦然心动,“嗅”出了这里面的“商机”:可否用大量的银行卡长期从事这项“业务”,从中赚取差价?   宋某波说干就干,开始准备大量银行卡。由于银行现行政策规定,每张银行卡可以跨境提取最高不超过等值1万元外币,年度不超过10万元外币。他便发动自己的亲朋好友,动员他们用自己的身份证在不同的银行开大量的储蓄卡和信用卡,并说服他们将银行卡给自己使用。   两个月过去,宋某波收集了200余张银行卡,准备“大展拳脚”,却不知早已被警方盯上。   今年6月,天河警方接到上级公安部门转来的线索,称天河区珠江新城临江大道某银行广州分行有一批银行账号资金交易异常,出现资金交易频繁、资金均在境外ATM机取现外币等情况,涉嫌地下钱庄犯罪。   接到线索后,天河警方立即抽调经侦大队等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展开调查。   POS机套现200多万元“本钱”,倒卖外汇赚差价   11月9日6时许,专案民警在丰乐路一出租屋内抓获宋某波等3名犯罪嫌疑人,捣毁这个跨境兑换外币团伙,现场缴获涉案银行卡200余张。   经查,去年10月份开始,嫌疑人宋某波以倒卖外汇赚取差价为“买卖”,组织何某芬(女,29岁)、何某强(男,21岁,均广东雷州人)等多名亲戚、老乡和朋友到天河、越秀、海珠等区的数十间银行申办200余张银行卡(储蓄卡)和信用卡,然后利用曾经开餐厅时申领的POS机,通过套现和信用卡小额消费贷的形式,准备了200余万元“启动”资金。   “他还利用现行出入境政策出境,借此达到长期停留境外作案的目的。”办案民警介绍。   一切准备齐全后,宋某波用他人申办的数百张银行卡,大肆提取上千万元的港币,然后以高于当日外汇牌价40—60元的价格,销售给境外收取港币的商家。同时,他使用其它银行账号收取兜售港币的资金,通过网银或手机银行确认资金是否到账。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警方提示:非法兑换外币不受保护,还可能承担法律责任   非法买卖外汇、跨境兑汇严重影响国家金融秩序,警方将持续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此类地下钱庄犯罪。   兑换外币要通过正规的渠道或金融机构,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机构办理兑汇等金融业务的,不但不受法律保护,而且将可能造成财产损失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市民群众如发现涉地下钱庄线索,应立即拨打110电话报警。

华人企业涉洗黑钱控5罪 办公室竟疑空置近两年?

■涉案公司位于列治文太平洋商业中心的北楼。庄昕摄 ■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庄昕摄 ■大楼指示牌显示,该公司位于北楼303号单位。庄昕摄   本报记者庄昕 本报昨日报道,华人经营的银通海外公司(Silve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Ltd)遭检控多项罪名,联邦政府公诉服务处(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周四回复本报查询,证实有关报道,但拒透露更多详情。据法庭资料显示,两名东主于2014年4月已被起诉。 因涉嫌洗黑钱、藏有犯罪收益及未有确定客户身分,包括利用在卑诗省赌场的中国贵宾赌客来清洗毒品黑钱,而遭检控的银通海外公司,其位于列治文的总部早已人去楼空,有知情者表示,尽管大楼的指示牌仍标有该公司名字,其实该公司两年前已经关门歇业。 涉每日处理150万元 《星岛日报》记者周四到访位于列治文库尼路(Cooney Rd.)5811号的太平洋商业中心(Pacific Business Centre)大厦,该大厦北楼的指示牌上,仍挂上银通海外公司的英文名字,显示该公司位于北楼303号单位。 大厦管理处的一位女士告诉记者,该公司在约2年前已经搬走,她主动带记者到北楼303号单位查看,该单位大门紧锁,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内部已空无一物。位于隔邻302单位一间公司的职员向记者表示,该单位已至少空置一年半,“今天看到报纸报道这公司的消息,听说他们被警方查办了。” 联邦政府公诉服务处(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发言人霍尔(Nathalie Houle)周三回复《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查询时证实,皇家骑警在一项代号“电子海盗”(E-Pirate)调查行动中发现,该间列治文公司涉嫌洗黑钱,涉及金额逾5亿元,每天处理大约150万元,包括利用在卑诗省赌场的中国贵宾赌客来清洗毒品黑钱,已经落案起诉秦蔡选(Caixuan Qin,译音)、朱建军(Jian Jun Zhu,译音)及银通海外公司。 冰球袋藏黑钱交赌客 法庭文件显示,生于1984年的秦蔡选及生于1975年的朱建军,将面对5项控罪,包括洗黑钱、藏有犯罪收益及未有确定客户身分,该公司亦面对5项控罪。 皇家骑警在调查中发现,多达40个不同的组织与亚洲有组织贩毒集团有关,有人将装有10万元现金的手提箱运至该公司,只需数分钟,9.5万元的款项,就已经出现在中国某一银行的帐户上,他们从中赚取5%的手续费。 警方表示,该公司与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之间,仅有10分钟车程,其典型的洗黑钱手法,是将10万元现金装入冰球袋,转交给贵宾厅赌客,这样该群赌客可以在加拿大得到款项,还款时可以通过在中国的地下钱庄,以避过中国当局的外汇管制,从而令来自中国的赌客成为整个洗黑钱活动的重要帮手。全部被告将于10月30日在列治文省级法庭首度提堂。  

打击赌场洗钱活动 列治文市长:不需增警开支

■赌场是赌客其中一个博彩地方。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有指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涉嫌有洗黑钱活动,不过列治文市长马保定(Malcolm Brodie)认为,毋须增加赌场的警务预算。他指出,赌场收入与警务需要开支不能混为一谈,应该是整体去看有哪些警务需要。 据区报《列治文新闻》(Richmond News)报道,每年列治文市政府都向河石赌场收取相等于营业额百分之十的款项,作为河石赌场运作的条件。2004年河石赌场全面运作时,列治文皇家骑警一共增设了4个警务人员,以处理河石赌场范围罪行。当时并没有提到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的洗黑钱问题。 2004年列治文市府从该赌场收到750万元博彩收益。到2005至2010年,列市市府收取的博彩收益增至每年约1,200万元。2014年赌场博彩收益更跃升至2,010万元。在同一时期,列市市府继续负担的只是为该赌场而增设的4个警务人员开支,每年约70万元。 当被问到列治文市政府会否增加警务开支,以打击赌场被指用来进行的洗黑钱活动,马保定答表示,未有这个需要。 指属联邦省府责任 马保定续称,赌场收益与警员开支不能合为一谈,况且打击洗黑钱罪案为联邦政府及省政府的负责范围,与列治文市政府无关,因此认为毋须增设该区警务人员。 根据报道,卑诗彩票公司向联邦金融监管机构加拿大金融交易与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报告赌场可疑交易,由2010年的491宗,大幅增至2014年的1,737宗,占该省赌场总博彩收入的一成。日前,该分析中心称,正就低陆平原的赌场疑涉及洗黑钱报告展开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