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1月23日 星期三 06:11:5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洗钱

Tag: 洗钱

德意志银行涉洗钱突遭检方搜查 各国政要权贵心头一紧…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 德意志银行位在法兰克福的总部与其他办公室29日因员工涉嫌洗钱,遭到检方率领大批员警突袭搜查。检方宣称2名该行人员涉嫌帮助客户漂白犯罪活动得来的金钱。 德意志银行总部大楼外面被警车包围,此外大约170名警员与检方人员搜查该行在法兰克福的其他办公室,带走大量档与电子档案。检方表示,正在调查该行人员有否设立海外账户,“转移犯罪活动所得”。 这项调查源于2016年曝光的“巴拿马文件”,巴拿马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事务所遭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揭露一批机密档,包含该律师事务所自1970年代开始所列有关21.4万家离岸金融公司的详细资料共1150万笔,揭露各国政治人物与权贵财阀刻意隐藏,未经曝光的海外资产。 办公室被搜查的消息曝光后,德意志银行股价骤跌3%。该行证实消息,并表示全力配合当局调查。

中国黑帮温哥华洗钱一年能洗10个亿 看看他们是咋操作的!

■■根据警方一项机密调查发现,单是2016年,已有超过10亿元黑钱,透过温哥华地产市场被清洗。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卑诗省警方一项机密调查发现,单是2016年,估计有超过10亿元黑钱,透过温哥华地产市场成功清洗。   据Global News取得的机密执法调查报告,追查了2016年卑诗省低陆平原区的超过1,200宗豪宅交易,其中占逾一成的买家有刑事纪录,涉及总额超过10亿元。同时,在相关房地产买卖中,95%相信与中国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关连。 赌客售多个物业 涉资5千万 早于今年4月,Global News的调查报道指出,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及澳门的黑帮组织,与在温哥华的帮派分子,共同控制中国化工厂,然后把包括芬太尼在内的毒品,偷运至温市。犯罪集团取得贩卖毒品所得金钱后,再通过卑诗省赌场,及大笔投资豪宅等途径清洗黑钱。然后再把清洗了的金钱运返中国,继续相关犯罪活动。 今年完成的一项执法情报调查结果显示,其中在温西桑那斯区(Shaughnessy)的一幢价值2,200万元的豪宅,与来自澳门的一个大温区赌客有关。 据卑诗彩票公司(BCLC)及法律文件显示,该个贵宾赌客从怀疑有组织犯罪背景的放贷人借贷,于2011年以750万元买入上述豪宅。至2016年,他以2,200万元售出,获利1,400万元。 自从2012年以来,该个贵宾赌客先后卖出多个物业,涉及金额达5,000万元。而他同时与卑诗省赌场的28宗可疑交易有关。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今年较早时宣布成立两个专责小组,研究本省房地产市场洗黑钱活动。 该两个专责小组,将分别于明年3月向省府提交调查报告。

加拿大企业登记不够透明 每年洗黑钱规模达千亿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加拿大每年洗黑钱金额多达50亿至1,000亿元。贺维学会(C. D. Howe. Institute)的报告指出,政府因此每年损失146亿元税款,这笔金额尚未包括企业的逃漏税。报告建议渥京必须效法欧盟,设立公开的受益人登记以提高企业的透明度。 反洗钱机构“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前任副总监,也是国际透明组织加拿大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理事的梅尼尔(Denis Meunier)在撰写的报告中指出,如果无法确定受益人,房地产是最容易被洗黑钱的方式之一。 国际透明组织加拿大分部在2016年底已经发出警告,大温哥华地区价格最高的100间住宅,有近半数是以各种方式隐蔽受益的业主身分。其中约三分一的物业是空壳公司所拥有,最少有11%是由代理人出面。 利用代理人买卖房产洗钱 利用代理人买卖房地产的情况有上升趋势,过去5年易手的高端房屋,有超过25%是没有明确收入来源的学生或家庭主妇所拥有。信托也是豪宅最常见的一种持控方式。在这大温100间最高价物业当中,有6间表明是以信托方式拥有。由于物业登记时不需要披露信托资料,因此真实数量会高很多。 卑诗省政府关注到这个问题,在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承诺设立一个开放公众查阅的房地产受益人登记制度。梅尼尔说,安省对大多伦多地区的房地产问题仍未有表态。他抨击说,民众到图书馆申请借书证所受到的审查,比在加拿大开设公司更严谨。 报告指出,加拿大在1989年的7大工业国(G7)高峰会上协助成立“金融行动特别组织”(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该组织翌年便制定一套打击洗黑钱的国际标准,但加拿大拖延了10年才推出洗黑钱法案,且至今仍迟迟未有立法公开企业和部分信托的受益人。 报告表示,无法确定加拿大每年的洗黑钱金额。参议院的银行及贸易委员会在2013年的报告指出,联合国估计全世界每年洗黑钱的金额为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至5%。以加拿大2016年的GDP计算,相当于400至1,000亿元。

严打利用赌场洗黑钱 卑诗拟祭出充公财产这招

■不法分子被指利用卑诗省的赌场来洗钱。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不法份子利用卑诗省的赌场来清洗黑钱的问题,近来备受关注。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将于周三在温哥华,公布由前皇家骑警副总监杰曼(Peter German)所提交的报告。尹大卫承认,省府有意透过犯罪收益法例,充公不法分子利用被漂白的金钱来购买的房屋、豪华汽车及其他贵价物品。 该份报告长达250页,尹大卫称,担任反黑钱专家的杰曼会在报告里,揭露大量洗黑钱的证据,并提出45项建议。 ■尹大卫将于周三公布该份报告。资料图片   充公财产最具成效 尹大卫表示,目前有两项与此相关的执法调查正在进行,因此省民要明白,为何省府必须小心地发表该份报告。 他证实,在涉及本国以外的洗黑钱罪犯,充公财产是一个选择,例如有人触犯法例,把犯罪得益投资在房地产上,那么民事充公是其中一种可用的工具。 卑诗省西门菲沙大学(SFU)犯罪学家戈登(Rob Gordon)认为,相对刑事起诉及定罪,充公被指为犯罪所得的财产较为容易。 暂时不知道假如有赌场工作人员或其他人因为对洗黑钱视而不见,会否被起诉。 不过,尹大卫承认,要追查哪些可能已经逃离加拿大的涉嫌洗黑钱者,卑诗省需要联邦政府的支持。 尹大卫补充道,涉及其他国家和其他司法管辖区,乃联邦政府的责任。

加国地产经纪租豪宅给黑帮 被美国控告洗黑钱

地产经纪。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卑诗省大温一个前地产经纪涉嫌出租豪宅予帮派分子,被美国当局落案控告洗黑钱。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35岁大温前地产经纪马欣奇(Omid Mashinchi)上月在波士顿法院提堂,法官下令还押候审。 美国当局指,马欣奇去年把数以十万元计的毒品金钱,经他其中一间公司的户口,汇到麻省的银行。起诉书称,马欣奇知道金钱涉及犯罪所得,并汇出部分或全部款项,又或转移全部或部分款项,旨在隐瞒和掩饰款项的来源和性质。 美国当局早在今年1月便定出对马欣奇的控罪。不过控罪一直至4月才曝光,当时马欣奇由温哥华乘搭飞机飞抵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SeaTac International Airport),准备前往沙加缅度(Sacramento),探望双亲。 加拿大传媒集团Postmedia的调查发现,自2006年以来,马欣奇在卑诗开设至少3间公司,全部都与房地产有关。马欣奇被指多年来与省内帮派份子有关,包括出租柏文给他们,作为藏匿及居住之用。其中不少物业与刑事活动有关,例如毒品交易甚至谋杀。 出租物业涉刑事活动 此外,马欣奇亦被指与帮派联盟“狼群”(Wolf Pack)有关。 Postmedia又得悉,马欣奇曾出租西温一间房屋,而该间房屋在去年10月一宗行车时开枪事件中,成为目标。 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这是首次听到利用租赁或出租,来协助洗黑钱或隐瞒犯罪所得。 反洗钱专家兼律师杜海姆(Christine Duhaime)指出,如果一个月房屋租金为1万元,业主实际上可以把租金的两倍金额存入银行,这样便可清洗额外一万元的黑钱。

他是居住在加国的马来西亚官二代 被控洗钱!

■Bilong Oyau(白色外套者)表示伐木业破坏原住民生活,并将他们赶出世代居住的祖居。 星报 综合报道 马来西亚砂劳越州(Sarawak)近年有大量林木遭到砍伐,其中一间有份砍伐的公司Sakto Corp.被指控以洗黑钱令公司赚大钱,因Sakto Corp属于加国注册公司,有参与保护丛林的瑞士非牟利组织Bruno Manser Fund(BMF)入禀加国法庭申请,希望取得替Sakto提供服务的三间银行及一间会计公司的财务纪录,藉以进一步调查Sakto有否洗黑钱,而有遭砍伐树木村落的一众村代表亦老远从马来西亚来加国,希望协助BMF成功取得相关资料。 安省高等法庭最快今日开始审理案件,来自马来西亚的Bilong Oyau是砂劳越雨林弄沙益村(Long Sait)的村长,他透过翻译表示伐木业破坏原住民生活,并将他们赶出世代居住的祖居:“在伐木业入侵前,我们的生活非常美满,但雨林被砍伐后,树木消失了,动物也没有了,河水亦受到污染。” Sakto由砂劳越州州长Taib Muhmud的女儿Jamilah Taib Murray开辨,她小时移居渥太华,及后在父亲资助下,于1983年于加国成立Sakto。据BMF的资料显示,Sakto首年运作持续亏蚀,不过无损业绩增长,并于渥太华作出数以千万元计的投资,公司目前市值约2.5亿元。Sakto一直否认有关指控,指控亦未经法庭证实。 BMF今天将要求法院命令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道明银行(TD Bank)、宏利金融(Manulife Financial)及加拿大德勤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交出有关Sakto的详细财务纪录。据三间银行及德勤呈交的法庭文件表示,BMF未有出示足够证据证明有刑事活动发生,若交出文件可能会造成私隐问题。 资料来源:星报

境内办200多张银行卡 境外狂取外币转卖赚差价

   羊城派消息,境内狂开数百张银行卡,出境用银行卡频繁取现,转手以40-60元人民币不等的差价卖出。自以为找到了“商机”,殊不知竟涉及地下钱庄犯罪。   近日,广州天河警方在“飓风2017”打击金融领域突出犯罪专项行动中打掉一个跨境非法兑汇的新型地下钱庄,抓获犯罪嫌疑人宋某波(男,28岁,广东遂溪人)等3人,缴获银行卡200余张,查获涉案账户400余个,涉案金额逾2000万元人民币。   澳门游玩发现“商机”,两个月开200多张银行卡   住在天河区棠东丰乐路一出租屋的宋某波,有一次到澳门游玩时,偶然间听到朋友在闲聊时提到,银行卡在澳门取现可转手卖给需要的商家,从中赚取40—60元人民币不等的差价。   他听了怦然心动,“嗅”出了这里面的“商机”:可否用大量的银行卡长期从事这项“业务”,从中赚取差价?   宋某波说干就干,开始准备大量银行卡。由于银行现行政策规定,每张银行卡可以跨境提取最高不超过等值1万元外币,年度不超过10万元外币。他便发动自己的亲朋好友,动员他们用自己的身份证在不同的银行开大量的储蓄卡和信用卡,并说服他们将银行卡给自己使用。   两个月过去,宋某波收集了200余张银行卡,准备“大展拳脚”,却不知早已被警方盯上。   今年6月,天河警方接到上级公安部门转来的线索,称天河区珠江新城临江大道某银行广州分行有一批银行账号资金交易异常,出现资金交易频繁、资金均在境外ATM机取现外币等情况,涉嫌地下钱庄犯罪。   接到线索后,天河警方立即抽调经侦大队等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展开调查。   POS机套现200多万元“本钱”,倒卖外汇赚差价   11月9日6时许,专案民警在丰乐路一出租屋内抓获宋某波等3名犯罪嫌疑人,捣毁这个跨境兑换外币团伙,现场缴获涉案银行卡200余张。   经查,去年10月份开始,嫌疑人宋某波以倒卖外汇赚取差价为“买卖”,组织何某芬(女,29岁)、何某强(男,21岁,均广东雷州人)等多名亲戚、老乡和朋友到天河、越秀、海珠等区的数十间银行申办200余张银行卡(储蓄卡)和信用卡,然后利用曾经开餐厅时申领的POS机,通过套现和信用卡小额消费贷的形式,准备了200余万元“启动”资金。   “他还利用现行出入境政策出境,借此达到长期停留境外作案的目的。”办案民警介绍。   一切准备齐全后,宋某波用他人申办的数百张银行卡,大肆提取上千万元的港币,然后以高于当日外汇牌价40—60元的价格,销售给境外收取港币的商家。同时,他使用其它银行账号收取兜售港币的资金,通过网银或手机银行确认资金是否到账。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警方提示:非法兑换外币不受保护,还可能承担法律责任   非法买卖外汇、跨境兑汇严重影响国家金融秩序,警方将持续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此类地下钱庄犯罪。   兑换外币要通过正规的渠道或金融机构,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机构办理兑汇等金融业务的,不但不受法律保护,而且将可能造成财产损失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市民群众如发现涉地下钱庄线索,应立即拨打110电话报警。

华人企业涉洗黑钱控5罪 办公室竟疑空置近两年?

■涉案公司位于列治文太平洋商业中心的北楼。庄昕摄 ■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庄昕摄 ■大楼指示牌显示,该公司位于北楼303号单位。庄昕摄   本报记者庄昕 本报昨日报道,华人经营的银通海外公司(Silve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Ltd)遭检控多项罪名,联邦政府公诉服务处(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周四回复本报查询,证实有关报道,但拒透露更多详情。据法庭资料显示,两名东主于2014年4月已被起诉。 因涉嫌洗黑钱、藏有犯罪收益及未有确定客户身分,包括利用在卑诗省赌场的中国贵宾赌客来清洗毒品黑钱,而遭检控的银通海外公司,其位于列治文的总部早已人去楼空,有知情者表示,尽管大楼的指示牌仍标有该公司名字,其实该公司两年前已经关门歇业。 涉每日处理150万元 《星岛日报》记者周四到访位于列治文库尼路(Cooney Rd.)5811号的太平洋商业中心(Pacific Business Centre)大厦,该大厦北楼的指示牌上,仍挂上银通海外公司的英文名字,显示该公司位于北楼303号单位。 大厦管理处的一位女士告诉记者,该公司在约2年前已经搬走,她主动带记者到北楼303号单位查看,该单位大门紧锁,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内部已空无一物。位于隔邻302单位一间公司的职员向记者表示,该单位已至少空置一年半,“今天看到报纸报道这公司的消息,听说他们被警方查办了。” 联邦政府公诉服务处(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发言人霍尔(Nathalie Houle)周三回复《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查询时证实,皇家骑警在一项代号“电子海盗”(E-Pirate)调查行动中发现,该间列治文公司涉嫌洗黑钱,涉及金额逾5亿元,每天处理大约150万元,包括利用在卑诗省赌场的中国贵宾赌客来清洗毒品黑钱,已经落案起诉秦蔡选(Caixuan Qin,译音)、朱建军(Jian Jun Zhu,译音)及银通海外公司。 冰球袋藏黑钱交赌客 法庭文件显示,生于1984年的秦蔡选及生于1975年的朱建军,将面对5项控罪,包括洗黑钱、藏有犯罪收益及未有确定客户身分,该公司亦面对5项控罪。 皇家骑警在调查中发现,多达40个不同的组织与亚洲有组织贩毒集团有关,有人将装有10万元现金的手提箱运至该公司,只需数分钟,9.5万元的款项,就已经出现在中国某一银行的帐户上,他们从中赚取5%的手续费。 警方表示,该公司与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之间,仅有10分钟车程,其典型的洗黑钱手法,是将10万元现金装入冰球袋,转交给贵宾厅赌客,这样该群赌客可以在加拿大得到款项,还款时可以通过在中国的地下钱庄,以避过中国当局的外汇管制,从而令来自中国的赌客成为整个洗黑钱活动的重要帮手。全部被告将于10月30日在列治文省级法庭首度提堂。  

打击赌场洗钱活动 列治文市长:不需增警开支

■赌场是赌客其中一个博彩地方。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有指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涉嫌有洗黑钱活动,不过列治文市长马保定(Malcolm Brodie)认为,毋须增加赌场的警务预算。他指出,赌场收入与警务需要开支不能混为一谈,应该是整体去看有哪些警务需要。 据区报《列治文新闻》(Richmond News)报道,每年列治文市政府都向河石赌场收取相等于营业额百分之十的款项,作为河石赌场运作的条件。2004年河石赌场全面运作时,列治文皇家骑警一共增设了4个警务人员,以处理河石赌场范围罪行。当时并没有提到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的洗黑钱问题。 2004年列治文市府从该赌场收到750万元博彩收益。到2005至2010年,列市市府收取的博彩收益增至每年约1,200万元。2014年赌场博彩收益更跃升至2,010万元。在同一时期,列市市府继续负担的只是为该赌场而增设的4个警务人员开支,每年约70万元。 当被问到列治文市政府会否增加警务开支,以打击赌场被指用来进行的洗黑钱活动,马保定答表示,未有这个需要。 指属联邦省府责任 马保定续称,赌场收益与警员开支不能合为一谈,况且打击洗黑钱罪案为联邦政府及省政府的负责范围,与列治文市政府无关,因此认为毋须增设该区警务人员。 根据报道,卑诗彩票公司向联邦金融监管机构加拿大金融交易与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报告赌场可疑交易,由2010年的491宗,大幅增至2014年的1,737宗,占该省赌场总博彩收入的一成。日前,该分析中心称,正就低陆平原的赌场疑涉及洗黑钱报告展开深入研究。

按摩院老板竟涉洗钱 遭皇家骑警调查

    ■该间按摩院设于列治文著名酒店Radisson Hote顶楼。互联网 本报记者 有报道指,皇家骑警调查洗黑钱活动其中一个主要对象,曾是卑诗列治文一间按摩院的华裔东主,该间按摩院在2011年12月被关闭。 据区报《列治文新闻》(Richmond News)报道,华裔男子金保罗(Paul King Jin,译音)涉嫌与同伙在列治文经营地下钱庄,协助毒犯及其他犯罪分子通过在大温地区的赌场洗黑钱,而被“洗白”的黑钱会被投放在地产市场。 此外,金保罗曾在列治文开设名为水会所(Water Club)的按摩院,而在2009年至2011年间,该按摩院涉嫌违规,被列治文市政府多次派员到场调查。 在2011年,该间设于列治文著名酒店Radisson Hote顶楼的按摩院,被停牌60天。当时,警方调查发现,该按摩院的一些顾客为毒贩,他们声称到该按摩院接受脚底按摩,然而警方发现在按摩院有用过的避孕套,其中有一次,一个男顾客承认,曾与该按摩院一个职员发生性行为。还有,曾有一次,该酒店的停车场被发现有帮派份子的汽车,列治文反黑组到该按摩院调查。 在列治文市政府对该按摩院进行的突击检查,当中不少是由该酒店的职员举报,理由是该酒店的职员对于有看来是未成年亚裔女子经常出入该按摩院的情况,感到不满。职员相信,该等女子是娼妓。 被列治文市政府调查多次后,该按摩院在2011年12月被关闭。金保罗的律师表示过,该按摩院的3个生意伙伴居住在中国。2011年的商业登记显示,金保罗不再担任该按摩院的董事。

BC省高风险赌徒多来自中国 竟多从事这种行业…

■卑诗赌场洗钱情况严重,CRA和警方正调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根据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内部审计文件显示,在该赌场参与大量和可疑现金赌博的多为地产界人士,而且多数高风险赌徒都是来自中国。另一方面,加拿大税务局(CRA)证实,正对赌场洗钱现象展开调查。 Postmedia传媒从河石赌场获取的机密文件显示,2015年该赌场数百贵宾赌客中,参与可疑现金赌博的人绝大多数从事地产工作,但文件未指明他们是在卑诗省还是在中国从事地产生意。 2016年8月提交卑诗博彩政策及执行署(Gaming Policy and Enforcement Branch)的内部检讨文件显示,在高限额贵宾厅中,问题赌客可以用较小面额的钞票购买筹码,然后在赢钱后,兑现大量现金支票离开,从而把黑钱洗白。该文件审查了2.43亿元用于买入筹码的现金,足以显示卑诗赌场正面临的一些问题。 Postmedia声称花费6个月时间收集讯息,勾画出一个华人主导的涉嫌洗钱网络及其运作方式。针对这种方式,卑诗彩票公司日前回应指,在2015年中已有超过270个赌客遭禁赌,因为他们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参与有组织的犯罪活动,获取的资金或从违法行为而来。卑诗彩票公司强调,洗钱和非法赌博对公众安全构成严重隐患。 75主妇买1430万筹码 此外,2016年8月的文件中,省府商业博彩审计针对800个大赌客进行调查,以判断这些赌客的职业是否能支撑他们购买大量的赌博筹码。 审计官发现,有135个尊贵赌客是从事地产行业,他们在2015年购买了5,310万元筹码。第二常见的职业就是商人,人数为86个,他们的花费是3,850万元。此外,一些被列在尊贵客户名单上的中国公司,根本就不存在。 审计官对家庭主妇豪赌的情况感到惊讶。有75个“家庭主妇”花费1,430万元购买筹码,成为职业名单中排名前6位的职业。其中还有42个家庭主妇涉及约126个不正常的金融活动。 从这些文件来看,很可能有不少赌客隐藏了真实身份,从而进行洗钱活动。此外,多数高风险赌客都来自中国,由于他们提供的是英文翻译姓名,导致讯息背景较难合适。 据Postmedia报道,加拿大税务局和卑诗省皇家骑警现已合作展开调查,将对卑诗省赌场中涉及的洗钱行为进行调查。CRA发言人霍夫斯塔德(Heidi Hofstad)表示:“CRA对类似的非法行为非常重视,若中间存在漏洞,则将采取合适的纠正措施,包括将档案递交给加拿大检查机构,以便进行刑事起诉。”

环境部预警:多伦多今晚至明早 冰雨+雪+狂风!

Reebok多款运动鞋史低价 低至3折!不到$40收大热粉色EBK!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 中国三大使馆都怒了

爸妈网购有多野?他们的购物车远远比你的精彩

加拿大这座山景豪宅只需25元!但买下它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引渡孟晚舟,中方是否会报复?媒体六问中国外交部孟晚舟事件

2019团聚移民下周一开闸 业内人士料不会立即额满

万锦华人餐厅遭劫 勇猛老板驾车追踪 三匪徒两名被擒一人逃脱

大多地区小学排名榜出炉 私校名列前茅 公校却…

回应卢沙野公开警告 渥太华称不向威胁低头

被捕公民每天平均受审4小时 加拿大驻华大使争取各国支持

加拿大伙盟国向中国施压 中国外交部:一点都不担心

谢伦伯格案引外交骂战 加中关系陷入僵局

谢伦伯格7年前贩毒曾被判刑 议员敦促总理营救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