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6日 星期四 01:22:4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移民

加國創業:華裔理工女變身時裝設計師 自己做衣服登上時尚舞台

【加拿大都市网】记者见到的廖小湄,身材高挑穿着品味不俗。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搞艺术的。其实她是一位理工女,主业是做桥梁工程设计。热爱时装设计,使她在艺术方面的潜能发挥出来。2021年开始参加纽约时装周的展示,之后又多次参与了温哥华的时装秀。 廖小湄在全职工作之余,几乎把业余时间全都投在自己爱好的时装设计上了。这个爱好点亮了她的生活,让她收获了成就感,整个人从内到外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廖小湄做热爱的事情,内心充满喜悦。受访者提供 2000年,廖小湄一家从中国广州技术移民来到温哥华。来的时候孩子3岁,之后又生了两个,3个孩子之间相差三四岁。可想而知移民的前几年她非常忙碌。她说:“一直忙于学习、工作和家庭。” 近年来,工作稳定,家里的孩子也不需要太多照顾,她就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自己喜爱的事情上,开始了健身、舞蹈、模特、摄影等各种兴趣爱好,她还特别投入地开始自己梦想的时装设计。 业余爱好可以深度发展 2015年她开始玩摄影,跟摄影协会参与许多外拍活动。在时装周拍摄,让她对做模特走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加入了模特班开始了形体和走秀训练。  走出舒适区也觉得有挑战性,慢慢就锻炼出来了。比如穿高跟鞋的高度,从3到6厘米,再到9厘米、15厘米,后来穿“恨天高”也没有压力了。她开始减肥,半年时间体重由160磅减到了不到120磅,也就是说,减了40多磅。身高1.70米的她,就像换了一个人,找回了年轻美丽的状态。她积极参加了华人社团晚会的时装表演,以及许多本地设计师和时装店的服装展示。 在时装表演时,她发现一些服装不合潮流,于是穿上自己改造的服装参加表演。当意识到自己有些理念想要实现,就开始自己设计时装,拿着自己设计的作品去参加纽约时装周。参展令她开阔了眼界,也发现时装设计并非遥不可及的行业,设计师也并不一定要专职去做,可以作为业余爱好深度发展。她很庆幸可以在北美有这样的环境和机会。 喜爱做衣服是从小从母亲那里养成的习惯。廖小湄的妈妈擅长做衣服,也做过服装裁剪的老师,她从小耳濡目染。八十年代的中国,几乎都没什么时装,每逢大学放假回家,妈妈给她做了很好看的衣服,穿回学校引得同学羡慕,让她也对设计和制作服装产生了兴趣。 移民初期,由于没有找到好工作,为了省钱,不愿买很多新衣服。她买了一部缝纫机,给孩子们改衣服裤子,她有3个小孩,大孩子的衣服改了给小孩子穿。做模特表演和时装设计后,给自己改模特表演的服装,越做越多,感觉不断在进步。 裁剪突出女性的自然美 做时装设计的难点,一是要有一个好的点子,二是要把这个想法实现。“实现它不容易。如果去学院读书,培养一个设计师最少要18个月。艺术需要技术支撑,自学的设计师容易卡在技术上。自己的设计交给别人制作,一是费用很高,二是别人不理解自己的想法,做出来的效果与设计不符。廖小湄通常是自己做,做完了自己试衣,然后再改。 廖小湄说,从给自己做服装到把它们搬上舞台是一个质的飞跃。为此,她查阅了大量的世界各地时装秀资料,仔细研究色彩和构图的搭配,学习各种不同材质设计的服装制作工艺,难度最大的是提升自己的时尚眼光,跟进并预测时尚潮流。这些是她学习的过程,也是最大的收获。 ■■廖小湄(右4)和身穿她设计时装的模特们。受访者提供 “看到朋友们喜爱我的服装,我特别开心,把设计从生活带上舞台,再把美好从舞台带回生活是我的目标。我希望我的设计能够带给大家美感和自信。”她说。 ■■廖小湄(左)作为设计师登台,向观众们致意。受访者提供 到目前为止,她的服装多数为艺术时尚晚装,与传统的晚装相比,在色彩和选型上更前卫,同时裁剪方面突出女性的自然美。适合舞台或者正式场合穿着,以后也会尝试不同的类型。 廖小湄自创了设计品牌SML Canada,她的理念是无论小码中码大码,无论高矮胖瘦,都能让人性感而美丽。她说:“这是我的目标。服装不应该仅仅是让高瘦美的模特穿,更应该让所有人穿着都美。通过好的剪裁,扬长避短。由几何形状和体量对比,都可以造成不错的视觉效果。”她表演时穿的一件旗袍,用了拼接方法,营造曲线美,显得婀娜多姿。 ■■设计时装让廖小湄实现了梦想。受访者提供 做自己爱好的时装设计,有苦也有乐。每次在表演前,她都会休假一个星期做准备,这几年的假期,都用在做时装上了,投入了很多时间和金钱。目前做时装设计是她的业余爱好,还没有商业化。她非常感恩,生活在这样一个包容的社区,让业余设计师也可以登上时装舞台。也非常感恩时装设计的爱好充实了自己的生活,实现了曾经的梦想。自我实现美的追求也把美好带给别人,给了她非常大的满足感。 谈到做时装设计的收获,她说,因为一直看国际资料片,审美提升了。更大的收获是,经常看年轻人的作品,心更年轻了。心年轻眼光年轻了,整个人就像洗了脑一样,焕然一新。 沉浸在美好的事情中,改变了她的的生命状态。“早晨穿一件美丽的浴袍,打开窗帘。你会觉得世界无比的美丽。这比吃很多营养品都能让你更美。爱好的东西深入地做了,可以点燃内心的喜悦。”她说。 星岛记者董清霞报道

她的前半生!17歲被包辦婚姻嫁給陌生人 逃回加拿大後重獲幸福

【加拿大都市网】 1987 年在巴基斯坦出生的加拿大女子Maria Malik,在《多伦多生活》中缕述了她作为巴基斯坦裔小女孩在加国成长的遭遇,当中有她对伊斯兰文化的困扰;有她17岁中学还未毕业被逼举家返回巴基斯坦的跌荡生活;有她18岁便被包办婚姻的下嫁一个经常劈腿有暴力倾向的陌生男子 ...... 之后她逃回加国 ......再之后离婚 ...... 之后,她讲到自己如何解开重重困锁,而有今天的学业和事业成就与美满婚姻的幸福人生。 Maria Malik 如是缕述了她的前半生: 我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普通的多伦多少年,但当我 17 岁时,我的父母把我带到了巴基斯坦,并把我嫁给我的表弟。我将细说如何摆脱虐待关系并找到回家的路。 我于 1987 年出生在巴基斯坦的萨戈达(Sargodha),我的父母在这个小城巿通过包办婚姻互相结识,并在一年后诞下我。我的父亲是一名摄影师兼画家,但由于工作机会稀缺而且收入低,他决定到加拿大找机会,为我们的家庭创造了更好的生活。我五个月大的时候,他在蒙特利尔的一家生产男装的制衣厂找到了一份工作。   四岁举家移民蒙特利尔 四年后,他以赞助人身份,把我母亲和我带来加拿大。在巴基斯坦,我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唯一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我妈妈向我保证,我们一到达加拿大,便会有弟妹。因此当我父亲从机场来接我们时,我天真地问可否在去新家的路上停下来接我的兄弟姐妹。 到达蒙特利尔大约一年后,我实现了我的愿望,弟弟终于出生了,而几个月后,母亲又怀上了我的妹妹。我父亲决定把全家搬到多伦多,在那里我们可以用英语过日子,虽然他的英语也不太好,但总比他的法语强。他相信开出租车可以赚很多钱。 我们在St. James Town的Wellesley和Parliament交界处附近找了一间肮脏的两房公寓,那位于在该幢大厦的16楼。我在距离我们公寓五分钟步行距离之外的 Rose Avenue Junior Public School 上小学。这所小学面积很大,而且非常多样化,同学分别来自印度、孟加拉国,也有和我一样来自巴基斯坦的学生。 我的成绩永远都界乎B等,代表我不是最聪明的,但我能完成所有功课。运动让我感到充满活力和自由,我加入了几乎所有球队:棒球、篮球、田径。但是我的父母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在下课铃响起后就立刻回家。作为长女的我,我的父母希望我可以在厨房帮忙,并协助母亲照顾弟妹。 我最终屈服并放弃了运动,一放学便直接回家。虽然能够协助我的母亲使我感到自豪,但还有另一种力量在激励我,就是恐惧。我和我的弟妹有多爱和钦佩我们的父亲,我们就有多害怕他。他脾气暴躁,希望家里事情有条不紊。如果我们知道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就会开始疯狂地整理家居。当我们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时,我们整齐地排成一排,假装在看书。 虽然我父亲要求很高,但他也会很温柔。有一次我生病时,他买了一个加热垫,并在我的床脚坐了好几个小时,给我讲述他早年在加拿大的故事,一直到我感觉好些才停止。我母亲的爱有时更严厉,甚至是冷酷。如果我生病或受伤,她会说:“太糟糕了。立刻起床。你会没事的。”基本上,我和妈妈相处得并不融洽。我很情绪化,而她很任性。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温馨的时刻,比如她紧紧牵着我们,冒着暴风雪长途跋涉到一家玩具店,只因为她答应给我买一个我非常想要的娃娃。 尽管当时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我也试图保护我的弟妹免受父母恶劣的情绪影响,并从中渐渐成为了他们半个母亲般。我是会接送他们上课和下课,也在父母不在家时照顾他们。这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也是我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 我母亲在2000年时又生了一个男孩,与此同时父母决定让我就读士嘉堡的一所女子伊斯兰学校,而不是和朋友一起到附近的公立高中升学。他们说是时候让我了解我的宗教和文化了。我反抗但无济于事,我突然明白我的意愿在他们眼中是多么渺小。 虽然我父亲在星期五会和弟弟们一起去清真寺,但我们家对伊斯兰教的坚持更多的是文化而不是宗教。伊斯兰教只是我身份的一部分,正是如此我感到十分难以适应新学校。学校坐落在一片工业荒地上,墙壁薄如纸,漆成明亮的、病态的绿色,四处没有窗户。以往我已习惯西式衣着,现在要穿着头巾和长袍。小息时间只有 15 分钟,女孩们不允许停留在外。我们每天阅读古兰经并祈祷五次。我们的课程虽然涵盖了标准的高中科目,但非常强调伊斯兰研究。 我乘坐公共汽车往返士嘉堡需时一个半小时,早上...

暖心!唐人街茶餐廳老闆慘遭圍毆重傷 眾人伸出援手

【加拿大都市网】顽强的多伦多茶餐厅老板菲利普·陈(Philip Chan)在疫情下被迫为自己的生存而战。当他准备重新开业时却遭遇了不幸,社区和朋友们纷纷伸出援手,希望他能重新站起来。 陈先生是Crimson Teas的老板,这是多伦多最受好评的茶餐厅之一,深受多伦多大学学生欢迎。 Crimson Teas位于Spadina /College附近的唐人街,距离校园仅几步之遥,自2015 年以来一直提供增强免疫力的饮料和茶汤面。 Crimson Teas有舒适的空间可以举办社区活动,并以对学生友好以及拥有热情友好的主人而闻名。 拥有心理学硕士学位的陈先生说:“我在国家肾脏健康慈善机构和社区心理健康机构工作后,致力于推广茶和健康膳食,以提高人们对肾脏健康和心理健康的认识。” 但这并不容易,陈先生说,他在整个大流行期间“顽强地地维持了Crimson Teas”两年,负债 8万元,然后,就在四月初他准备准备永久重开餐厅时,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2022年4 月12 日下午,三个貌似学生的人敲我的后门,并把我引到商店的后院。这些年轻人不知何故认定我是砸碎他们车辆挡风玻璃的罪魁祸首。” “我的解释是徒劳的;因为一块挡风玻璃,我就像一只害虫,一只在明亮的阳光下的蟑螂一样被他们残忍地攻击。” 陈先生在GoFundMe上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这位充满爱心的小企业主遭受了严重的脑震荡,腰椎骨折。 Crimson Teas图 陈先生被残忍攻击后,在店铺外挂了横幅,请这些凶手不要为了一个挡风玻璃伤害更多的人。并呼吁报警。 “我现在面临着长时间站立以及专注和记忆力的挑战。这些极大地损害了我继续经营Crimson Teas 的能力。” “我已经接受放弃Crimson Teas的结果,尽管自己投入那么多的心血。” 但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令人惊讶的是,我的客户和社区合作伙伴主动联系了我,”陈先生说。 “他们鼓励我康复、回来并作为社区暴力幸存者继续经营Crimson Teas。此外,他们将与我一起传递一个信息,不要屈服于暴力。” 陈先生正在寻求当地人的支持,帮助他将这场可怕的磨难“变成对我们珍视的Spadina/University/唐人街社区有意义的事情”。 https://www.gofundme.com/f/help-crimson-teas-to-come-back-by-august-2022 他希望在GoFundMe筹款6万元。 他需要大约 2,500元的医疗费(包括在袭击中被一拳打碎的新眼镜),以及15,000 元来支付 5 月、6 月和 7...

80年前被迫棄養 98歲老婦母親節重逢愛女

安省一位98岁的老妇说,在八十年来第一次见到女儿后,她收到了她所能想象的最好的母亲节礼物。 作为一个年轻的犹太女孩,科尔(Gerda Cole)在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最激烈的时候逃离了她的家乡奥地利维也纳的迫害。她的父母将她送上了前往英国的车。 1942年,18岁的科尔生下了女儿索尼娅格里斯特(Sonya Grist),但由于她的经济状况,英国的难民委员会建议她将女儿送人收养,并告诉她不要再与孩子有任何接触。此后,这对母女足足分离了80年。 星期六,两人在重逢时紧紧地抱在一起。科尔兴奋地尖叫起来,并不解地重复著“80年”这个词。她的女儿开玩笑地反驳说:“不要强调我的年龄。” “感谢你们所有人的到来,与我分享这一美妙的经历。能够说‘我的女儿’,我感到非常高兴,”科尔星期六说。“能够活着看到这些时刻,意义重大。” 史提芬格里斯特(Stephen Grist)帮助他的母亲在加拿大找到了科尔,并在多伦多一家长期护理院与她取得了联系。他说,整个过程中,他只是简单地希望找到他的亲生祖母的名字和背景。 “我只是期待最终能找到一些死亡纪录,”他在周六说。“最后,我找到了科尔的继子,他们告诉我,她还活着,并且生活在加拿大。这是一个巨大的震撼,它改变了一切。” “当我告诉我母亲时,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想坐飞机去加拿大,拥抱我的母亲’,但由于疫情,我们不能那样做,但我们现在在这里了。” 这对母女花了一天的时间,在重逢的聚会上彼此交谈和跳舞,那是她们俩将永远珍惜的时刻。 “不要等到明天,否则就太晚了,如果你想活下去,就现在就活下去,而不是明天或后天,”科尔在星期六说。“这是我要给的所有忠告。” 图片:CP24、CTV News T09

加拿大偏重吸納高學歷移民 建築業市場雪上加霜

(“全国建筑力量”(Build Force Canada)估计,未来2年业内退休人数将达峰值,未来5年内料将有156,000名工人退休;期间业界则预计可招揽到约142,850人。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国急需新屋之际,建筑业却面临技术工人退休潮;另一方面,业内报告表示,联邦政府的移民政策多年偏重吸纳高学历人才,而忽略技术工人,却令本已紧张的行内就业市场雪上加霜。 据建筑业劳动力管理研究组织“全国建筑力量”(Build Force Canada),于3月份发布的一份业内劳动力需求预测报告则估计,未来2年业内退休人数将达峰值,未来5年内料将有156,000名工人退休;期间业界则预计可招揽到约142,850人。 唯另一边厢,联邦政府却期望于未来十年内,将每年建房速度提高一倍,并增加350万个单位;因此据“全国建筑力量”估算,因应新建筑项目带来的需求,至2027年,业内将不得不净增加15,900个新岗位;换言之届时业内或会涌现约29,000个从缺职位。 有专家均担忧,在此一趋势下,本国未来恐将缺乏足够人手,以实现当局雄心勃勃的建房目标。 Global News周六(7日)引述全国房屋建筑商协会(Canadian Home Builders' Association)行政总裁李凯文(Kevin Lee,译音)表示,有关趋势已维持一段时间;他虽然亦支持政府加快建房步伐,但却认为当局过去几年所花的功夫并不足够,令本国未能为劳动力人才紧缩做好准备。 他又提到,建筑业现时对新移民技术工人的需求之大,可谓前所未有,但近年联邦政府的移民政策,却着重吸纳白领人才,以构建“知识型经济”,另一方面又疏于培养本土人才,因而对行业带来伤害。 技术工种对新移民的吸引力确实有所下降。据同一报告引用的2016 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移民占全国人口近 22%,却仅占建筑从业员总数的19%。此外,2006年至2018年间,拥有技术工种学位的新移民数减少2%;而拥有大学或高等教育学历的移民数则增加72%。 报告又指,联邦筛选移民时,较着重他们的教育水平,令专业技术资格或在职经验的价值不如大专学历,因而造成此种差异。 V22

移民部申請積壓已達200萬件 超長等待令申請者沮喪

(移民部4月份所有类别的积压申请已达200万件。加通社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尽管加拿大仍是移民的首选目的国之一,但是越来越多的个案积压、漫长的处理时间以及缺乏沟通和透明度,正在令那些寻求加拿大梦的申请者变得越来越沮丧,有人甚至考虑放弃申请永久返回原居地。 据加拿大移民部 (IRCC)的数据,4月份所有类别的积压申请,已从3月份的180万件增加到逾200万件。 CTVNews.ca至今已收到超过100名受积压困扰人士的呼吁,他们有的面临签证处理时间延误,有的在焦急等待成为永久居民。 高级律师利维(Daniel Levy)在CTVNews.ca的访问中表示,疫情之初移民部关闭了许多办公室,取消了面试、入籍仪式、预约等服务,很多工作人员转而在家工作,但这种在家工作的过渡并非易事。 最重要的是,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还推出了多项新的移民计划,令积压情况更加严重,包括去年4月为9万名基要服务工人和国际留学生提供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新途径;去年9月安置至少4万名阿富汗难民的特别计划;以及今年3月份推出加拿大-乌克兰紧急旅行授权,允许“无限”数量的乌克兰人以临时居民签证进入本国。 移民律师格林(Stephen Green)指,所有这些都为持续的移民积压制造了一场“完美风暴”,而加拿大根本没有能力应对任何数量的增加。 格林说,安省怡陶碧谷移民中心目前有超过5,000张永久居民卡等待分发,其中一些永久居民在海外,已经等待了一年多。由于处理永久居民申请的时间太长,很多人都错过了预约。 根据CTVNews.ca 在5月6日检索到的数据,目前永久居民卡的处理时间为99天;居住在加拿大境内的配偶或同居伴侣家庭团聚移民为15个月,境外为22个月;父母或祖父母移民为33个月;即使对于即将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的永久居民来说,处理时间也很糟糕,平均需要等待27个月。 长时间的延误,意味着申请人在继续等待移民官员的决定时,不得不搁置一些重要的生活大事和抉择。 而对有些申请者来说,在与加拿大移民官僚机构打交道过程中,最糟糕的感受不是处理时间长,而是移民官员缺乏沟通,不告知申请者何时可以得到答复,令他们的生活变得非常不确定。 移民部媒体关系顾问拉里维埃(Remi Lariviere)在致CTVNews.ca的电邮声明中表示,正努力将移民服务现代化并增加新服务,其中包括在线考试、虚拟公民入籍仪式,以及方便申请者随时了解他们个案进展的在线申请跟踪器。 拉里维埃称,“尽管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但我们知道一些申请人已经经历了相当长的等待时间,我们将继续努力减少处理时间。” 联邦政府还承诺将更多资源用于移民处理。在2021年经济和财政更新中,移民部获得了8,500万元的额外资金,用于减少新申请的等待时间及减少申请库存积压,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表示,这笔资金将主要用于雇用更多工作人员。 V18

多倫多華裔移民們結伴出遊戰勝孤獨!積极參加各類聚會和活動

【加拿大都市网】在新冠疫情期间感到孤立无援的的一群多伦多华人长者,决定走在一起,战胜孤独,探索这个他们现在称之为家的城市。 通过非盈利组织Aging In Cloud,这些老长者从去年五月开始进行虚拟聚会,练习园艺和烹饪等DIY技能。他们还被教导如何获取资源,例如加拿大退休金计划(Canadian Pension Plan)。 “长者是最需要帮助和支持的人,”Aging In Cloud的共同组织者Judy Du在最近的Duncan Creek Trail的徒步旅行中告诉CBC多伦多。她说,这对身为移民的长者来说尤其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研讨会和聚会以普通话进行,让成员有机会用自己的语言了解这个城市。 现在,随着气温的上升和疫情限制的放宽,该组织正在北约克的公园举行远足活动。 “当他们移居这里时,他们必须找到一份工作来养家糊口,”Judy Du补充说,“所以很多人没有机会熟悉城市公园和大自然。我们就是要鼓励他们走出家门”。他们不仅在探索新的户外景点,还试图把这些地方改善至比他们发现时更好的状态,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沿途捡拾垃圾。 参与者之一的Qing Miao说:“我最喜欢的部分是人们聚集在一起,把我们的注意力放在我们的地球上,使它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 Aging In Cloud最近获得了支持社区公园团体的组织 Park People资助, 该团体的共同组织者Angela Wong希望这笔新的资金能够帮助他们接触到社区中更多的长者。 她说:“很多人刚到这个国家,没有办法认识别人,”她说:“所以当你看到对方时,你会感觉更好。” 图片:CBC T09

房價狂漲加通貨膨脹 加拿大還是移民天堂嗎?

(在住房危机和高通胀的现实之下,加拿大对新移民的吸引力还有多大?CBC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对于正面临劳动力短缺和人口老龄化的加拿大来说,留住移民非常重要。但同本地人一样,新移民现在一样要面对住房可负担能力的危机和创纪录的高通胀,加上一直存在的与本地人的薪酬差距,更多新移民发现,留下来生存越来越难了。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民调机构Leger最近与加拿大公民协会(Institute for Canadian Citizenship,简称ICC)合作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新移民的收入仍然低于一般人口,这种挤压可能会影响本国留住新移民。 由于联邦政府不跟踪保留新移民的情况,但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50%的国际留学生在毕业一年之后没有纳税记录,这说明他们已经离开了加拿大。而在ICC的调查中,23%受过大学教育的新移民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两年内离开加拿大。在35岁以下的新移民中,这个比例更高达30%。 该项调查于2月24日至28日期间进行,有2,013名受访者参与。 加拿大正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2016年至2021年间,65岁及以上长者数量的增长速度,是0至14岁儿童的6倍。政策制定者们希望,新移民能够帮助填补本国劳动力缺口,联邦政府计划今年批准40万新移民转为永久居民。 但一直以来,移民不得不面对与就业相关的挑战,许多人尽管拥有外国文凭,但仍被迫从事低技能的工作。据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来加一年后的新移民收入中位数为31,900元,尽管这是自198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仍比普通人群的收入中位数低18%。 现在,新移民也同样面临住房可负担能力危机和创纪录的高通胀,这提出了一个严峻问题:加拿大对新移民的吸引力还有多大?ICC的行政总裁伯恩哈德 (Daniel Bernhard)指,加拿大将自己形容为新移民的天堂,但调查结果应该让加拿大人按下“暂停键”。 他说,“我们必须问自己,加拿大为移民提供了甚么好处。新移民无法发挥他们的实际潜力,他们可以期望的、甚至他们在母国已拥有的生活水准,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 在调查中,64%的新移民受访者认同,加拿大的生活成本上升意味着新移民不太可能留在这个国家。 据统计局的数据,31%的新移民将超过30%的收入用于住房开支,而普通人口中这一比例仅为18%。 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经济学教授史卡特德(Mikal Skuterud)认为,由于缺乏前几年的数据,因此从该项调查中很难得出任何结论。这更说明,联邦政府需要定期追踪有多少移民离开加拿大,以及这些人选择离开的原因。 他指出,加拿大的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的重大挑战,不仅是吸引高层次的移民人才,还要设法留住他们。最优秀的技术移民有可能流失到美国,因为那里的薪酬更有吸引力。   V18

科普!加拿大老移民也會忽略的醫療福利與醫保範圍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医疗全保是众所周知,最近渥京更在新公报的财政预算案中提议加大牙医和药物的覆盖年龄。 但是即使加大范围,大部分的福利只能给18岁以下的青少年和低收入人群,一般打工人除了普通看医生和住院免费,其他的服务还是要自己掏钱。 OHIP 覆盖的服务 – OHIP是安省专有的医疗保险,每个省都会有自己的医疗保险覆盖项目,但最基础的项目基本所有医疗保险都会覆盖。 *看医生,包括家庭医生和Walk In。 *急诊和住院 – 住院以及住院期间的花费是免费的,包括期间来检查病人情况的医生收费,专科医生收费,手术。但如果叫救护车去急诊则会被收救护车的费用,大约是$45元。 *药物或手术的堕胎 *部分需要住院的牙科手术 *19岁以下或65岁以上的眼科验光 *足科检查的部分费用 那么不覆盖的部分怎么办?有些人会决定自己在看病时付费,尤其是年轻没有什么病痛的人,因为长期买保险可能得不偿失。有些比较希望有保险覆盖急病,尤其身体开始出毛病的,长期坐办公室的人。如果他们没有公司或家庭成员有保险的,可以自己购买保险。又或者有些雇主会出一半或全部的钱买保险。 现时加拿大最常见的保险公司有Sunlife、Manulife、Canada Life、Green Shield、Empire Life、 iA Financial Group、Blue Cross、GMS等。大型的保险公司一般会用前五个保险公司,但也有公司会自己存一笔钱专门应付医药类支出,然后外聘专门审批保险的公司管理自己的保险用资金。自雇人士可以选择Blue Cross、GMS或Green Shield的自雇保险。 一般保险包含项目 药物 药物的覆盖率有70%-100%不等,同一种病可能有不同的药物,每间保险公司覆盖的药物不同,但很多时候疗效相似。药房会记下保险卡的号码,只会要受保人给保险不包没办法支付的部分。如果保险是药物全保就一分钱不用给。这些药物可能不包括帮助怀孕、戒烟、减肥等药物,也可能不包括全天然补品等等。 牙科 牙科治疗较多的居民,这方面是最花钱的项目。最常见的是检查和洗牙,其次是补牙。这两三个项目的消费都是$100元到$600元左右,但如果做针管治疗和牙套,一只牙就可能上$1200元以上。很多常见的保险会允许小型的项目报销80%左右,大型治疗报销50%,一年也是有报销上限的,多数是$1500-2500元之间。牙科也是居民先付费后等保险公司退款的项目。 眼科 眼科的项目分验眼和配眼镜,大部分的保险会包2年一次的验眼,和约$150-200元的配眼镜或隐形眼镜。如果不在意眼镜的牌子,加上市面上的优惠券,眼镜可以自付100左右买下一副质量不错的。这方面也是大部分是自费后再报保险公司退款。 医保 常见的医保项目有注册按摩、针灸、正骨,但也包括营养师咨询,足科咨询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等等。所有的医疗项目都是有使用上限,举例如果是$400元,每次报销80%,那也就是假如每次做按摩$100元只能报销$80元,而且一年里最多只能报销$400元,做5次按摩。大部分的治疗都会采取受保人先付费,保险后付费给受保人的模式。 医疗用具及服务 这部分包括注册护士上门服务,助听器,足科矫形鞋,各种需要用到的医学仪器,比如呼吸机,托架,手术袜等等。 旅游保险 如果在加拿大境外旅行,美国为例,假如发生意外首先会进入美国的医疗系统。而美国的医疗不便宜,OHIP一天只能覆盖$400加元的费用,其余的可能就要保险覆盖。至于医疗运送及日数都有所规定,出国前要留意相关规定和限额。 短期残障 短期残障通常是因为任何原因短期内无法工作,范围在9-52个星期,大概覆盖40%-60%雇员的薪金,通常在受伤后1-14天开始。短期残障的要求是雇员不能在那段时间做和原本工作相关的内容。 长期残障 长期残障是经历完短期残障覆盖期后仍有伤痛不能上班,雇员就会申请进入长期残障。这个保险覆盖5-10年的工资,或者雇员65岁退休前的薪金。覆盖大概50%-70%的薪金,从受伤后10-53个星期开始。要符合长期残障的条件是,在短期残障结束前能证明身体已经无法进行任何工作。 生命保险 这个部分的补偿是给雇员的家属的,雇员购买时必须填上受益人的名字,通常是配偶,父母或儿女。这个补偿也是非常有限的,通常从$2万元起步。 如果是自雇人士买保险,通常可以选择受保程度。如果是公司选的保险,则会告诉雇员什么项目包括,什么项目不包。最常见的药、牙、按摩等应该多数公司会包 ,但覆盖的程度每间公司不同。这类的保险是用来以防万一,或发生意外或生病最有用,希望大家都健康平安,不需要动用保险治疗。 (图:Pexels) T07

溫哥華少年將在12米高空生活100個小時 為糖尿病研究籌款

来自温哥华的一名16岁少年,将在12米高空生活100个小时。这是他参加的一项旨在治疗糖尿病的慈善活动所发起的挑战。 这名少年名叫加拉蒂(Wilson Gaglardi),他将在矗立于温哥华市中辛的一个蓝色小帐篷中内度过4天时间。 这项慈善活动由青少年糖尿病研究基金会(Juvenile Diabetes Research Foundation)发起,目的是为Type 1糖尿病研究筹集1,500万元。而这个高空生活的挑战是为了纪念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胰岛素100周年,同时也作为筹集1亿元善款的其中一部分。 加拉蒂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参赛者,今年的另外4个参赛地点分别是多伦多、卡加利和满地可。  V33    

「家和」新移民網上講座 了解加拿大各類福利及報稅知識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注册慈善机构“家和”向来关注新移民问题,除了制作一系列《加港移民鸡精班》短片外,还举办了不少为新移民量身定制的课班,以协助新登陆的移民适应本地生活。 “家和”是加拿大联邦移民局资助的机构,为移民及公民提供新移民服务。其最近发出了活动传单。 当中包括4月的活动纲要。查询详情及报名可到“家和官方网站”。    

新移民防騙攻略!謹防各類「官方」短訊電話騙局!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向来因为享有高生活质素,而被认为是移民乐土,不过乐土其实亦有令人伤神之处,偷摸拐骗的事一样存在,初来乍到的新移民最易堕入这些骗局。加拿大反诈骗中心(Canadian Anti-Fraud Centre),接受星岛新闻网采访,详细分析各种流行骗术。 一个电话骗去新移民七千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早前一位居住在安省伦敦市的新移民朴蒂斯(Saifora Ibrahim Paktiss)和丈夫、三个孩子及小姑在去年12月来到加拿大。朴蒂斯逃离了塔利班占领的阿富汗,打算在加拿大开始新生活,却想不到还未安顿好,便遇上了骗徒。朴蒂斯回忆道:“我在银行开户口三、四天后,便有一个说是从边境服务局打来的电话,称在边境上抓到了出问题的东西,他们说这些东西是在我的名下。” 朴蒂斯形容自己当时感到很害怕:“他们说,以你的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有10至15个,用你的名义进行的非法交易还有很多。我告诉他们‘我不是罪犯’。我很害怕,因为真的不想有犯罪记录。我要在加拿大生活,我需要工作,要有自己的事业,不想自己的信誉受损。说真的,我一直不知道有这些骗人伎俩。” 结果朴蒂斯将自己的银行资料告诉了这些假冒政府人员的骗徒,又到银行提款,到便利店的比特币柜员机将钱汇出去。然后骗徒又要求朴蒂斯以信用卡去购买礼物卡,更进一步要求索取朴蒂斯小姑的银行资料,但被她拒绝了。朴蒂斯回家告诉丈夫边境服务局打电话给她这件事,丈夫称这是一场骗局,他们一共被骗去七千元。   勒索电话常见骗术 朴蒂斯遇到的这种勒索电话,其实是加拿大最常见的诈骗手法,根据加拿大反诈骗中心的资料,去年他们收获的举报中,以勒索( extortion)骗案占最大多数,在收到的104,295 例案件中,共占30,361例,被骗金额达1,650万元。 加拿大反诈骗中心(Canadian Anti-Fraud Centre)举报中心营运主管霍恩卡斯特尔(Jeff Horncastle),接受星岛新闻网访问时解释:“骗子很多时都会假扮政府机构,好像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加拿大服务局(Service Canada)、加拿大税局(CRA)、加拿大移民局、以及当地警察和加拿大皇家骑警等。” 而根据反诈骗中心的资料,亚裔社区更会收到假扮北京警察、中国领事馆、国际刑警组织、快递公司的勒索来电,内容通常是说发现受害人的可疑包裹或信件,然后让受害人和“警察”对话,以核对个人身份及提供个人护照,然后要求个人银行资料以作核对。 霍恩卡斯特尔指出现时最多被举报的骗案手法,就是一些称受害人有不法物品被扣留在边境的来电,情况与朴蒂斯所遇到的相似。他说:“(骗徒称)一个包裹在边境被拦截,其中内有和当事人(受害人)有关的非法物品,又会建议他们按1字与有关代表倾谈,他们可能会因为你的不法行为而将你的SIN(社会保险号码)暂停,如果你不按1字的话,你将会被拘捕。” 来电显示不可尽信 新移民不熟悉加拿大的社会制度,往往很容易受骗。霍恩卡斯特尔说:“新移民在大多数的骗局中都有风险,因为他们不熟悉加拿大政府的运作方式,他们有机会成为各种骗局的受害者。”事实上,这些“边境包裹”的骗局不一定针对新移民,骗徒大多使用自动拨电程式,同一时间拨打数以千计的电话,看看有那些人上钓,而新移民中招的机会往往更高。他同时指出,的确也有一些骗局是针对移民的,他说:“有些所谓的签证网站是专门用来欺诈移民的,对移民和任何想申请签证进入加拿大的人,应该直接联络加拿大移民部。” 现时“假冒来电”(Call-Spoofing)也并不罕见,霍恩卡斯特尔称骗徒很容易便能在来电显示上冒充合法机构,让人防不胜防,“不要想来电显示的资料一定是准确的。”来电显示不能尽信,但他提供了一些基本的防骗贴士: - 不会有政府人员会打电话告诉你,说你的SIN卡失效了; - 不要在电话中向不认识的来电者提供个人资料; - 小心那些叫你按1字和有关官员谈话的电话。 “退税”键接引来电脑病毒 为防受骗,我们除了不要提供个人资料给骗徒,同样地,也不要随便接受“政府退款”,春天正值报税季节,反诈骗中心特别提醒大家小心那些“诈骗短讯”phishing text message),无论是来自“加拿大政府”、“安省政府”、“卑诗省政府”、“亚省政府”或其他政府机构的退款短讯,切勿按下键接或回答短讯,这样除了可能会被骗去个人资料外,更可能惹来电脑病毒。 正确的做法是向反诈骗中心举报(详情:www.antifraudcentre-centreantifraude.ca),以及马上将短讯删去。 各种自称来自政府的退款短讯,内藏可疑键接。   此外,霍恩卡斯特尔也呼吁大家小心近日流行的骗案手法,其中一种是投资骗局,特别针对Instagram用户。骗徒发送带有假冒Instagram登录页面的欺诈性链接的钓鱼邮件(Phishing mails),以窃取账户资料,然后“窃取”受害人的Instagram账户,并勒索受害人,要他们录制一段宣传虚假加密货币平台的视频。 视频录制后,会被发布到受害者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并附上一个链接,让他的追随者(followers) 进行投资。其实受害人最终不能取回他们的Instagram账户控制权,而追随者假如通过这些加密货币平台投资,资金也可能永远不能取回来。 上文谈到朴蒂斯一家被骗去七千元,但有人为他们设立了众筹页面,而朴蒂斯也向移民辅导机构发声,要求他们向新移民提供防骗贴士,她说:“在新移民的安居资料中应该有实用的防骗贴士及视频,我听到多伦多有两、三个新移民也有被骗的经历。新移民如果不知道这些事很容易成为行骗目标。” (图片:CBC) T011

第一位出生在本地的華裔加拿大人 可能登上新版5元紙幣

这可能是让一名加拿大华裔变得最家喻户晓最近的机会… 你注意过5元加币钞票上的主题人物是谁吗?没错是加拿大第七任总理Sir Wilfrid Laurier。 2020年,加拿大央行公布将重新选择一位加拿大公众人物成为新版5元钞票的主题人物。经过公众咨询提交推荐,以及央行委员会决定,最终的8名候选人中有一位华裔!他就是已知的首名在加拿大出生的华裔温金有。 公众咨询推荐于2020年1月29日至2020年3月11日结束。推荐人物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 他们是出生或入籍的加拿大人,在各自领域都表现出杰出的领导力、成就,为加拿大人民造福,或为加拿大人服务。 他们已经去世至少25年(1995年3月11日前去世) 他们不是一个虚构人物 截至2020年3月11日,共45000人参与,600多个候选人被推荐。 接下来,要定下最终谁会出现在5元纸币上,需要以下几个过程。 1. 咨询委员会审议 2. 公众意见调查和历史研究 3. 确定最终8名候选人 4. 财政部长做最终决定 5. 设计印刷 目前已经确定的是,5元纸币将由聚合物制成,采用垂直设计,并且预计将在几年内开始流通。 2020年11月,经过审议和研究,8名候选人最终确定! 令华裔群体振奋的是,这次的一名候选人是加拿大首名华裔温金有先生。 温金有(Won Alexander Cumyow)出生于1861年,1955年去世。第一位出生在加拿大的已知华裔加拿大人。 他流利的粤语和英语使他在温哥华的英语和中文社区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他是一名法庭翻译,并积极参与主要的华人社区组织,为中华民族代言,并在帮助改变加拿大对华人的种族主义态度方面发挥了影响。 温金有所处的社会种族主义还十分严重,他一生都在为反对种族歧视做斗争,在反对华人人头税,反种族隔离的斗争中站在最前线。 终于,1947年加拿大废除了《排华法案》,温金有所做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联邦国会议员董晗鹏致函财政部长推选温金有为新版五元加币人物。 其余的几名最终候选人还有: Pitseolak Ashoona(约1904-1908年至1983年),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她的绘画和版画已在国际上展出,并被加拿大各地的博物馆和画廊收藏。她的作品反映了她自己遵循传统因纽特人半游牧生活方式的生活经历,生动地记录了东北极地区因纽特人的生活方式。 Robertine Barry(1863年至1910年),笔名弗朗索瓦丝,是第一位法裔加拿大女记者,也是社会正义事业不屈不挠的倡导者,特别是妇女在社会中的平等。她是一位坚定的活动家,倡导妇女的选举权,妇女获得大学教育,为穷人和家庭暴力的女性受害者提供庇护所,规范童工,以及建立魁北克公共教育部。 Francis Pegahmagabow(1888年至1952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也是加拿大历史上获得最多勋章的土著士兵。战争结束后,他在瓦索辛第一民族(安省帕里岛)担任领导职务,后来参加了区域和国家的宣传运动,以促进加拿大的土著权利。 Terry Fox(1958至1981年)是公众比较熟悉的人物,他在失去部分右腿后,通过用他的假肢跑他希望马拉松,每天跨加拿大26英里长跑,来提高全国对癌症研究的认识和资助。到1981年2月,他筹集了2470万元。他在跑了3339英里后因癌症复发而中断了跑步。今天,Terry Fox跑步活动在世界各地举行,为癌症研究筹集资金。2020年,"希望马拉松 "迎来了其40周年纪念。 Lotta Hitschmanova(1909年至1990年)是加拿大最早的基层人道主义者之一。她于1942年作为难民从捷克斯洛伐克来到加拿大,并于1945年成立了加拿大统一教派服务委员会。她毕生致力于帮助世界各地需要帮助的人,特别是儿童,并激励其他人为欧洲、日本、南韩、香港、南越、巴勒斯坦、印度、尼泊尔、印度尼西亚和非洲的救济和发展项目慷慨解囊。 Isapo-muxika(约1830年至1890年),是黑脚部落联盟的领导人,以明智地使用外交手段和倡导土著民族与定居者之间的和平而闻名。晚年他还促进了与邻近的土著人民的和平。 Frederick Ogilvie Loft(1861年至1934年)是莫霍克族酋长,第一次世界大战退伍军人,以及政治和社会活动家。他于1918年12月成立了第一个泛加拿大土著组织,倡导保护和扩大土著权利,帮助为加拿大当代区域和国家土著权利组织奠定了基础。

三個孩子即將失明 爸媽用一年時間帶他們環球旅行 留下視覺記憶

一对加拿大夫妇带着4个孩子展开为期一年的环球旅行,因为孩子有罕见的视觉障碍,随着时间推移将丧失视觉,他们希望让孩子还能看得见世界的时候,多认识新的文化,尽可能保留下珍贵的“视觉记忆”。 CTV报道,魁北克居民勒梅(Edith Lemay)和佩尔蒂埃(Sebastien Pelletier)一家6口上星期抵达非洲,未来这一年,这对夫妇希望孩子经历不同的人事物,记住这世界各种面貌。他们的4个孩子中有3个患有罕见的遗传性疾病 - 色素性视网膜炎。在他们青少年时期视力将加速衰退,到中年时大约仅剩10%的视力残留,最终将完全失明。 勒梅说,一开始是发现目前11岁的老大Mia,从小就常在晚上撞到墙壁或是家具,花了几年时间才找到答案。他们让其他孩子也进行测试,结果只有老二Leo没有问题,后面两个小孩Lemay和Pelletier也都有同样疾病。 夫妇俩和儿童教育专家交谈后,启发了他们带孩子到处走走看看的想法。勒梅说:“就像我们在书中看到大象和长颈鹿,但如果能真实看到这些动物,感觉完全不一样。于是想让孩子建立起真实、持久的记忆。” 旅行才刚开始几天,孩子们爬上巨大的岩石表面,在池中嬉戏,睡在一望无际的星空下。现在一家人正在纳米比亚露营,计划乘火车穿越赞比亚前往坦桑尼亚。 佩尔蒂埃说:“我们今天看到了火烈鸟,他们对任何事情都会感到惊讶。它提醒我们,每一件小事都可能很重要,他们通过眼睛来看待生活。” 过去两年因为疫情而推迟了旅行计划,但也因为疫情,让他们可以找到一边旅行、一边让孩子远程上学的诀窍。 走过非洲大陆后,接着一家人会到亚洲。“夏天我们想去土耳其和蒙古。”                 这对夫妇相信,旅行不仅让孩子有机会看到世界,还能教会他们解决问题和感恩,因为旅途中会遇到饥饿、疲累、沮丧,突然发生的困难等,希望他们学会解决方法,看到光明的一面。” Lemay-Pelletier家族的旅程可以在其Facebook页面Le monde plein leurs yeux上追踪。 图:Edith Lemay/Sebastien Pelletier Facebook v01

新移民攻略:加拿大國內或出國旅遊 這些內容必須知道

【加拿大都市网】终于等到解封,也等到不需要出入境不停做检测的日子。疫情期间或之前来加的新移民都是选择国际长途飞机来加,可能暂时未有机会使用加拿大其他本地长途交通工具,这次主要讲下在加拿大中短途旅行时,大家会使用什么公司或交通工具。 飞机 飞机是地广人稀的加拿大最常见的长途旅行交通工具,但所有的公司都有不同的飞行覆蓋范围。   境内或美国航线: 加拿大境内或短途飞往美国:价格可以相当优惠,尤其是选择廉航。但是注意机票便宜的原因多数是牺牲服务质量,所以廉航基本每个行李箱都要收费,飞机上不提供饮食。 Flair Air (https://flyflair.com/) 3月份从多伦多飞去温哥华的价格在$300-400之间浮动,比大公司便宜一半,而且有多个加拿大境内旅游目的地可以选择。现在暂时很少飞往美国的航班,主打加拿大境内航线,如果找到合适的航线价格会在$180-400之间。 Swoop Airlines (https://www.flyswoop.com/) 有大部分加拿大城市的航线,部分美国和墨西哥的航线,如果不是特别在意度假城市,而是看价格买票,可以买到相当便宜的机票,6月份去纽约的来回机票可以凑到200以下。这个公司的优势是价格,缺点是航班次非常有限,似乎在6月份之前都没什么机票。 Porter Airlines (https://www.flyporter.com/en-ca/) 价格接近大航空公司的一家,也是所有小公司里相对稳定的一家,有类似其他加拿大大航空公司的营运模式,当然价格会相对提高。同样的搜索,6月去纽约的来回机票基本在$300以上。 境内+部分国际长途: West Jet (https://www.westjet.com/en-ca) 加拿大第二大的航空公司,有客户评价指服务态度颇佳,公司员工也甚具活力,公关也做得不错的一家公司。在廉价航空公司出现之前,老移民如果在West Jet和Air Canada之间有得选择,有些人会选择 West Jet。 Air Canada (https://www.aircanada.com/us/en/aco/home.html) 加拿大最老字号的航空公司,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航线都齐全。但缺点是价格最贵,有客户觉得其员工缺乏热情,服务态度不如West Jet。由于有些游客需要国内+国际线一起飞,就会选择转机最方便的Air Canada。   常见的美国境内+长途飞机航空公司: Delta Airlines (https://www.delta.com/) American Airlines...

華裔申請團聚移民審批遙遙無期 無法與女兒團聚心痛落淚

(■■左起:艾当娜、戴伟思、梁金佩。)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移民部积压逾180万份申请,温哥华—京士威(Vancouver-Kingsway)国会议员戴伟思(Don Davies),周四(24日)联同两名受移民申请积压影响的居民召开记者会,要求渥京采取实际行动,加快案件审批速度,优化移民审批系统,否则将令更多家庭无法团聚,承受痛苦。 戴伟思在会上表示,联邦移民、难民与公民部(IRCC)目前已积压逾180万份申请,其中包括51.9万份永久居民申请;15.88万份难民申请;84.86万份临时居留申请,以及44.8万份公民入籍申请。 在过去两年多,很多移民申请个案受阻,导致许多家庭无法团聚,申请人受到巨大的情感痛苦、财务压力,以及对前途感到迷茫,这是非常残忍的折磨。然而,戴伟思指自由党政府一直将审批延误,归咎于阿富汗和乌克兰难民的人道援助所致,该说法十分不合理。 当局一再承诺加快未见改善 戴伟思又说:“联邦政府一再承诺加快移民审批速度,但似乎并没有得以改善,甚至变得更糟。延误情况更是涉及各种申请类别,影响数以万计的移民,这是无法接受的。”戴维思续说,现在很多人因移民延误,导致夫妻分居数年,在国外的孩子无法得到至亲照顾,父母或祖父母逝世后无法送终,让人感到无比痛心,但这些残酷的案例并非少数,是不少国民每天正经受的煎熬。 来自中国广东的梁金佩接受《星岛日报》采访时不禁落泪,她于2018年8月持工作签证赴大温担任烘培师,计划工作至2019年底时,入纸申请联邦技术移民。不过,随着新冠疫情在2020年初爆发,即使梁金佩已经成功取得移民资格,但审批程序原本只需半年,如今却遥遥无期,梁金佩一家的移民申请仍在审批当中。梁哭诉道:“我在女儿10个月大的时候来加工作,希望在一两年内接女儿移加,没想到女儿现在已过3岁,她仍没有办法抵加,我的移民审批亦变得遥遥无期。” 为人母错过女儿成长感自责 梁金佩又说,疫情返华探亲难如登天,丈夫赴加旅游签证被拒,她对于无法看见女儿的成长深感自责及难过,女儿从襁褓中直至逐渐学会说话,这些重要阶段自己都错过了,她希望联邦政府能关注诉求,让她早日与女儿团聚。 另外,菲律宾裔居民艾当娜的母亲,因在菲国遗失枫叶卡(即永久居民身份证),补办多个月仍未得到返加文件,目前仍独自滞留当地。艾当娜伤心地说:“母亲于2021年9月赴菲律宾,但在10月返加前发现枫叶卡丢失。IRCC当时告知补办一个返加签证(TRV)便可回加拿大,审批时间大概两至5周,但现在已经大半年过去了,我76岁的母亲仍滞留在当地,并患有眼疾及中风,她现时无人照顾。可想而知,审批延误让一个年迈长者,经历著凄凉的晚年。” 戴伟思最后促请联邦,加快移民审批速度,优化移民审批系统,令新移民带着他们的技能赴加,家人相见早日团聚,促进经济发展,为本国作出贡献。“我希望能有更多预算用于优化移民系统,增派更多人手处理延误问题,否则听凭延误成为常态,十分不人道,对于每个国民,都是无法接受的。”   图文:星岛温哥华记者王弘树

俄烏戰爭令更多俄羅斯人想要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除令大量乌克兰人想到加拿大外,部分俄罗斯人也有同样想法。 俄罗斯入侵后不久,多伦多移民律师阿布拉莫维奇(Lev Abramovich)为寻求获加拿大临时庇护的乌克兰人提供免费法律咨询,他收到大量的援助请求,其中许多竟来自俄罗斯。 透过社交媒体Facebook、WhatsApp、Telegram和电子邮件,除大量来自乌克兰人的查询外,还有希望逃离俄国来到加拿大的俄罗斯人。部分人说他们对总统普京的无情侵略感到厌恶,一些人则在日益独裁的政权和国家的经济问题,深感忧虑。  阿布拉莫维奇表示,这场战争让很多俄罗斯人感到震惊,政府将言论定为刑事犯罪的措施,以及为阻止独立思考和停止独立报导的措施,这是旨在平息骚乱的严厉法律。然后西方国家开始实施制裁,部分年轻和受过教育的人意识到俄罗斯愈来愈接近朝鲜和被孤立的程度,为他们带来恐惧和焦虑。 移民律师的报告称,俄罗斯人对作为学生、外劳或永久居民身份来加拿大的兴趣激增。一些代表已提出移民申请的律师同时担心,他们的档案将如何受到加拿大和俄罗斯紧张关系的影响。 现时大多数查询都在寻找快速通道选项,但这并不容易,原因是申请人需接受生物识别、语言测试和背景审查。 至目前为止,渥太华并没效仿希腊、冰岛和拉脱维亚等一些欧洲国家,停止接受俄罗斯人的签证申请,甚至撤销他们的居留许可。不过,加拿大的签证处理需要时间,而且有很多后勤障碍,因为从俄罗斯起飞的航班有限,以及经济制裁使无法电子支付、资金转移和在加国聘请移民律师。 近年来,由于俄罗斯的经济稳步改善,加拿大没有收到很多来自俄罗斯的永久居民申请。在疫情大流行之前的2015年至2019年期间,每年约有2,200人申请。 随着俄罗斯的银行被禁止透过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进行国际资金和安全转账,包括万事达卡和Visa卡在内的许多全球公司已暂停及退出在俄罗斯的业务。 有移民律师亦称,从长远来看,由于俄国对乌克兰的军事侵略,预计更多有技能的俄罗斯人将寻求离开,令该国人才流失。 V06

新移民攻略:如何成為地產經紀(二)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地产市场炽热,吸引了不少人入投身地产经纪行列,但是否就人人赚个盘满砵满呢? 根据加拿大政府的Job Bank分析,地产经纪的收入差距很大,以安省为例,收入范围由31,668元至140,661元不等,当中分别自然与个人付出的努力有关。加拿大注册慈善机构“家和”制作了一系列为新移民及准移民而设的短片,介绍各行各业,其中《加港移民鸡精班-就职篇: 地产经纪》 ,访问了地产经纪Anita Li,详细解释这一行的支出和收入,完成地产经纪的学业及相关实习后,如何晋身行业?   在Humber College完成课程后,可以去相熟,或在家附近,或名声较好的地产经纪行自荐。那他们请人有什么要求呢?这其实不用担心,每个经纪行的目的都是想吸纳最多的经纪。因为越多经纪他们的收入来源就越多,而且每家公司可能会要求经纪在每个月、每个季度或每年缴交一项费用,也即是Desk Fee。 这个Desk Fee包括帮你约客人看楼的时间,帮你整理文件,公司在社交媒体上的支持,比如印卡片,做广告。另外,如果做了一单买卖,或租务交易收到佣金,就要和公司分红。市场来说一般是给公司10%或5%,兼职也许愿意给公司高一点的百分比,但每个月的Desk Fee可以少给一点。 根据每个地产经纪的不同需求,每个经纪会选适合自己的地产代理模式,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模式。如果选中了公司,签合约一般是签一年,那一年内不能转公司,也不能转佣金制度。签约之后公司会要求你拿出Humber College的毕业证书,他们接下来会帮你在OREA和CREA申请省和联邦牌照。这个牌照必须由公司申请,申请的等候期大概是2个星期,在等候期时他们会做背景调查,看看背景有没有问题或过去有没有破产的状况。因为买卖楼宇始终经手处理大笔资金,所以过去有没有相关的风险也需要注意。即使过去有破产的记录,也不代表就不能做地产代理。这些都是因人而异,没有明文规定有哪些背景问题是绝对不能做地产经纪。 Humber College的每一个课程大致是300-500加币,每一个课程的考试报名费是100块。最终全部费用加起来,如果都是一次通过考试,费用大概是3,000-5,000元左右。又Humber College有时会提供折扣,在学生读完第1,2个课程的时候,他们第4个课程会有折扣,目的是为了鼓励大家尽快读完全部课程。一次的折扣有几百元,所以价格会有差别。 考完这个课程,申请CREA(Canada Real Estate Association)和OREA(Ontario Real Estate Association)的牌照也是有报名费的,大概是1,000-2,000元左右。地产从业员也需要保险,因为在这个行业如果给人告了,是需要保险以避免债务上身。如果客户在你做错事的时候要告你的话,保险就可以为你垫付官司的赔偿费用。假如一切顺利的话,总共加起来大概6,000元左右,这就可以正式作为地产从业员开工。 这个钱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呢?这就要看个人是否勤奋了。加拿大的佣金都是业主和房东给的,租客和买家是完全不用给佣金的。做租务买卖,无论是代表租客还是业主,佣金大概是市场上半个月的佣金,全部都是房东或业主给。如果是带买家去买屋,现在市场的佣金最常见的是房屋价格的2.5%。这笔钱其实并不少,因为大多地区大部分的独立屋价格已经在100万以上,大厦单位最少50万。50万的单位就算是2%,就已经是1万了。最后多少入袋,就要看你选了什么地产公司,分红和分佣制度如何。如果你是代表卖家,那佣金稍微低一点,但至少也有1-2%浮动。所以无论是买房还是卖房,至少能赚屋价的1%。 之前提过,无论是租屋还是买卖,佣金都是业主给。也就是说在卖屋的时候,业主要拿出一个月的佣金,给代表买房和业主的经纪两边对分。如果这个经纪很厉害,能同时代表业主和租客,那所有的佣金就归那个经纪。至于买卖楼宇方面,代表买家的经纪佣金是2.5%,代表卖家的经纪佣金是1-2%,取个中间数,1.5%。那么所有的佣金就是4%,全部都由业主支付。钱支付出去后,会让买卖方的经纪对分。买家不需要给钱,因为他已经是出钱买房子的那个人,那个费用包括了全部佣金。如果那个地产经纪能代表卖家,又能找到买家,佣金就全部属于那个经纪了。 新移民来到加拿大,可以考虑考个地产经纪牌,寓工作于娱乐,可以帮亲戚朋友找理想的家园,或者帮他们卖屋卖个好价钱。虽然大家说加拿大是艰难大,但其实还是有很多机会给大家争取。大家一定要努力加油! (图片:Pexels ) T07

新移民攻略:如何成為地產經紀(一)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地产市场炽热,吸引了不少人入投身地产经纪行列,但入行方法和香港完全不同,要进修也要考牌,需要认可资格才可从事楼宇买卖。 加拿大注册慈善机构“家和”制作了一系列为新移民及准移民而设的短片,介绍各行各业,其中《加港移民鸡精班-就职篇:地产经纪》 ,访问了地产经纪Anita Li,详细解释这一行的入职途径。 地产经纪这行业在加拿大的主要功能是什么? 在加拿大当地产经纪比香港更加专业,除了为买家买屋和卖家卖屋,还要帮卖家做staging(布置) ,以一个良好的状况卖出物业。在疫情期间,也可能会找团体拍3D视频放上网,甚至是上社交媒体卖广告。如果收到了很多offers (出价),也要帮卖家选择哪个买家出价最适合。 如果是帮买家找房子,当找到合适的房子,出价的方式和香港不一样。每个地产经纪都有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买方和卖房。地产经纪和香港最大的分别是,他们的收入全部都是佣金,公司方面是没有底薪的。他们的收入主要是卖房,业主和房东给钱,买家和租客是不用给任何佣金。由于佣金是房子价格的百分比,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入行。现在来说,加拿大安省大概有6万6千个地产从业员,大部分分布在大多伦多的地区。这个行业的灵活性很强,所以这6万6千里头大部分是兼职人士,他们很多人平时有份正职,周末的时候会带人去看房子或上网做些买卖,所以这一行吸引不少人做兼职。 这行业在加拿大有什么监管机构? 在加拿大做地产从业员,或称地产经纪,属于专业人士。在安省当地产经纪,专业协会有Ontario Real Estate Association(OREA), 和Canada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而每个省都有他们专有的入行规则。大部分的省份会有考试和课程组成的入行专业教育。地产经纪不能跨省工作,假如在安省做地产从业员要去卑诗省,则要在那个省的协会申请资格。很少人跨省做地产从业员,因为客户需要从业员熟悉那个地区的社区,街道,学校和交通 。如果去了个不熟悉的地区,就是少了对当地环境熟悉度的优势。 有什么入行资格,例如教育程度、义工经验、实习时数及学徒年资等? 安省要考地产经纪的牌照,首先有一个系列的课程,和通过一系列考试。在开始这一系列课程之前,地产经纪的最低要求是安省中学毕业。就以本地Humber College的要求,暂时不承认海外的中学毕业学历。如果海外有大学的学历,可以把资料上传到网站上进行审批,以我所知,通常已经可以豁免入学试。 就算你的学历不被承认,也不需要太担心,因为可以考入学试。这个入学试比较简单,主要是考英文程度,英文的读写,和简单的数学题。如果想报地产经纪这个课程,报名费是加币75元。假如需要考入学试,第一次不通过也不用担心,因为只要每次交报名费,就可以考无限次。考试的通过分数大概是75分,考过了就可以去报第一个课程。 有什么入学资格,例如教育程度、义工经验、成绩分数、英文程度及公开试等? 安省来说,现在只有一家专科学院举办课程,就是Humber College 的 The Real Estate Salesperson Program,大家可以在网站上看看相关的资料。这个课程是在2019年年中的时候开始,之前有个旧的制度,但那个制度已经不再用了,现在要做地产经纪,一定要去Humber College上课。 这个学科里有五个课程和两个模拟课程。五个课程全部是网上课程,所有的资料和课程都在网上通过powerpoint上课,也有些模拟试题提供学生做。每一个课程都要完成了,才能上网报名考试。五个课程里,头三个课程是根据个人时间和速度完成,读完就自己报名考试。三个考试都考完了,学生都要报名上模拟课程。在疫情之前,学生都要去Humber College上这个模拟课程,时间为星期一到星期五,9点到5点。到课程最后一天会有个考试,及格分数也是75分。 在疫情期间,这个模拟课程改为网上授课,现在除了有星期一到五,9点到5点的课程,也增加了周末课程,适合兼职人士利用5个周末去完成这个模拟课程。上完第一个模拟课程,下一个是第四级的课程,完成后,就会出现第二次的模拟课程。第二次的模拟课程用一个星期上完之后,就会出现第5级课程,不需要考试,上网看完一堆资料就完成了这个课程。完成了5个课程后,便会获取证书,你可以上网下载,然后发到你选择的地产代理公司。那到时候公司就可以帮你申请牌照。

香港學簽工簽加拿大增加四倍 香港移民人數增加了50%

(■■据移民部资料显示,去年全年共有逾两万香港居民取得加国工作签证,预示2022年港人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人数继1999年之后新高。 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香港每年移民加拿大的人数,有望在2022年再次突破3,000人,成为继1999年之后首次突破这一纪录。移民部数字显示,港人申请留学和工签的人数急剧增加。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由移民部取得资料显示,与疫情之前相比,香港移民人数增加了50%,学签和工签申请人总数增加了4倍以上。 香港在1997年之前的几年,一直都是加拿大第一大移民来源地,每年移民人数均超过3万人。直到1998年始被中国大陆、印度和菲律宾超越,失去这一地位。在疫情之前,移居加拿大的香港移民多年来保持在每年1,500人左右。 随着近期香港政局的变化,加拿大政府于2020年宣布实施一系列新措施,加强港加两地传统的社会、文化和经济联系,鼓励香港居民来加工作、学习乃至移民。 加国特为港人设两移民通道 加拿大宣布为港人特设两个移民通道。包括A类(Stream A),最近3年由加拿大专上学院毕业的香港学生可马上申请永久居民,以及B类(Stream B),所有持加拿大及海外专上学院文凭、有一年加拿大工作经验的人,可申请永久居民。 为了帮助港人取得工作经验,加拿大又宣布为过往5年内取得两年制专上文凭的香港学生推出3年开放工签。可以在加拿大为任何雇主从事任何类型的工作,只要有一年工作经验即可申请永久居民身份。 上述措施已经开始显现成效。2021年香港抵埠移民人数达到2,300人,比疫情之前2019年的1,500人增加了50%。这其中有近700人是透过2021年下半年开始实行的A类及B类渠道取得永久居民身份。在2022年1月,再有120人透过A类及5人透过B类渠道移民。由于B类要求一年工作经验,随着时间推移,申请人数肯定会增多。 去年逾2万人获工签和学签 2021年全年共有10,143位香港居民及BNO(英国海外公民)人士取得加拿大工作签证,比2019年全年的931人增加10倍多。今年1月,移民部再向香港居民发出1,300份工签。如果持续这一速度,相信整个2022年会有超过15,000位港人取得本国工签。 2021年取得留学签证的港人约有6,000人。相比之下2019年只有1,100人。在完成学业之后,这些人将有资格和过A类渠道申请本国永久居民。 如果加上申请工签、学签延期的人数,2021年全年共有超过2万港人取得了加拿大的工签和学签,相比2019年只有4,700人,人数增加了4倍多。这些数字强烈预示,2022年港人取得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人数,可能是继1999年之后,在过往20多年里首次再突破一年3,000人大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