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3日 星期一 04:17:5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新冠影响

民調:就業情況無改善 16%被裁或減工時

(■■6月份失业者返岗位比例没变化。 星报资料图片) 民调公司纳诺斯(Nanos Research)发表民调报告显示,6月份约16%国民因新冠疫情被裁退失业或遭削减工时,但亦有接近7%称在最近数周重新就业或增加工时。情况与5月份比较大致相同,失业者重返工作岗位的比例,没重大变化。 纳诺斯受彭博新闻(Bloomberg News)委托,于上月28日至本月2日抽样调查,以电话和网上问卷方式访问1,049名18岁或以上民众。 40.1%受访者表示,在疫情爆发前已受雇,在过去两个月的工时或就业状况均没变化。35.2%称在疫情爆发前已没工作,原因包括已退休或脱离劳动人口。15.5%说因疫情失去工作或遭削减工时,6.7%称在最近数周已重新就业或增补工时。 报告指出,若计入统计误差幅度,失业国民重返工作岗位的比例,目前没有重大变化。最多员工复聘或工时复增的省份是魁省(9.7%),其次是安省(7.2%)、大西洋省份(6.5%)、草原省份(5.2%)及卑诗省(2.3%)。 当局可针对性地提供援助 加国劳工权益领袖、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社会工作学院兼职教授吴温温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乐观地看,疫情对本国就业带来的打击没恶化。各省府逐步重启经济的措施,对稳定甚至增加就业有帮助。 吴温温认为,在疫情爆发后,联邦政府便开始推行连串支援受影响雇主和雇员的计划,除可稳定民心,亦尽可能避免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她又称,政府应探讨因疫情而被裁或遭削减工时的16%国民,原本从事哪些行业,针对性地提供援助。例如本国旅游和酒店业的生意一落千丈,很多人因此失去工作,在这些行业的复苏过程中,当局应配合作出特别支援。星岛记者

專家稱不可能根絕新冠 呼籲政府謹慎重開

(■■专家指根绝所有个案后才取消大规模限制措施,将会付出太大的社会成本。 CBC) 本国一批知名公共卫生专家日前致信总理杜鲁多和各省省长,呼吁两级政府在继续对抗新冠疫情的过程中,注意在抗疫和保持社会经济生活之间保持平衡。他们认为,目前应该在尽可能控制疫情的情况下,谨慎开放经济和社会生活,不能期望根绝所有个案后,才取消大规模限制措施,这样做将会付出太大的社会成本。 该封公开信于7月6日发表,题为“对抗新冠病毒: 一个平衡的对策”(Dealing with COVID-19: A Balanced Response)。信中表示,“将目标设定在阻止和控制每一宗新冠病例,在疫情现阶段不可持续。必须接受新冠病毒将与我们共存一段时间的事实,并找出最好的应对办法”。 过分谨慎加剧不平等 公开信指出,目前应对疫情的方式,对整体人口健康带来重大风险,并会加剧全国各地的不平等。现时所采取的和建议中的重启措施,将会继续对低收入人群、非裔和其他族裔群体、新移民、原住民等带来不成比例的影响。这也可能严重伤害儿童,特别是幼童的发育成长,对他们的教育、技能发展、日后的收入和总体健康造成终身后果。 专家又认为,在尚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将根绝新冠病毒作为一个目标并不现实。而疫苗的研究、评估、生产,至全体人口接种,都需要时间,在此期间大规模的封闭措施不可能无限期地执行。加拿大必须要使用更实际、有效及符合社会公平价值观的方法,尽量减少新冠病毒的影响。“我们需要保护弱势人群,减少死亡和严重疾病,同时让社会恢复正常功能和繁荣”。 信中指出,需要接受有感染病例,甚至新的疫情爆发。当局需要令抗疫措施更加本土化,根据风险程度和最新清况,持续检讨隔离期、安全距离、口罩、旅行限制等措施。同时必须改善长期护理院和其他人群聚居地的传染病防控机制,给社区内那些需要或选择自我隔离的感染者帮助,并向那些因疫情本身或是抗疫措施而受到影响的人提供更多资源。 公开信最后表示,“国民已经产生了对新冠病毒的恐惧。需要帮助他们认识到疫情真实的危险程度,让他们了解如何可以应对病毒时,又回到正常生活当中”。 在公开信上签字的包括加拿大前首席医官泰勒(Gregory Taylor)及史上首个担任该职位的巴特勒-琼斯(David Butler-Jones),安省卫生厅前副厅长贝尔(Robert Bell),安省公共卫生局前总裁戈尔(Vivek Goel),缅省前首席医官凯特纳(Joel Kettner)等。 与公开信一同发表的声明中向政府提出11项建议,包括谨慎重开学校、商店和医疗机构,制定清晰的控制计划应对未来可能的疫情回潮,并避免再次采取大规模的防禁措施。星岛记者

民調:家長最憂疫情下兒童社交生活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统计局周四公布一份网上调查报告,分析家长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看法,发现他们很关注子女在疫情期间的状况。接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说,他们担心孩子的社交生活。 71%的受访家长表示,他们很关注,或是十分关注,子女在疫情期间有没有机会,与朋友交往。大半数受访者说,他们很担心,或是非常担心,自己的孩子在疫情期间有孤独和社交疏离感。 受访者最操心的家事是,如何平衡工作,子女的护理,学业各方面的需要。接近三分之二的家长说,他们很关注和十分关注子女的行为,焦虑感和情绪问题。 家长也关注子女停留在荧屏的时间,九成受访者说,他们的孩子天天或是差不多天天看荧屏。上述调查不设随机抽样,不是全面的统计,未能代表加拿大人口。 网上调查在6月9日到22日期间进行,32,000人填写问卷。加拿大统计局说,颇大比例的受访者是妇女,在加拿大出生,有学士学位,或是更高学历。 (图片:CP24、网络) T06

華裔教師疫情下被裁 抱怨去留方法有失公允

(■■汪老师非常怀念她曾经上课的教室。受访者提供) 疫情期间不少行业都在大规模裁员,就连一向令人感觉稳定的教师行业也难以幸免。大温一位年轻华裔法语教师《星岛日报》分享被裁经历,称受疫情影响国际学生骤减,令不少年轻老师成为被裁员的首选目标。她抱怨本省教育体系仅以教职经验而非工作能力和实际需要决定教师去留的方法有失公允,令年轻一辈从事教师职业积极性受到打击。省教育厅回应称,雇用教师的是各学区教育局,因此不了解今年裁员的具体数字。 在三角洲一间中学教法语及数学的汪老师,4月收到被教育局裁员的通知,她原本以为如往年一样,过几星期便可再收到被重新聘用的通知,谁知今年和往年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她的岗位后来被其他“老资格”的老师所取代,她最终只找到另一间学校的一份兼职工作,课时不及原来一半,也没有全职教师的相关福利。 汪老师3年前受聘于三角洲市教育局,两年半前进入该校作为全职教师。她说,在本省的教育体系下,新入职的年轻教师前几年都会于4月接到被裁员通知,但大部分人会在5月接到重新聘用通知。 这是因为教育局每年都会根据预算调整教师岗位,但裁员标准并非以教师的工作能力、资质或是教育系统的实际需要,而是教师入职的年资,令年轻老师成为首批被裁员的目标。而每年各教育局遭裁员的教龄“及格线”都不一样,以往可能是两年,结果今年三角洲市的据说是3.5年。 汪老师说,众所周知,本省非常缺少法语师资,而她是获得卑诗大学(UBC)法语荣誉学士学位(Honors degree)的,目前还在就读UBC的法语研究生课程。 在三角洲市这所中学,她教授的也是法语快班,学生非常喜欢她,知道她被裁员都感到非常不忿,有的甚至都不想选修下学年的法语快班课程。校长也对她的离开表示非常无奈,因为这不是校长能够决定的。 指无法留住优秀人才 她更指出,有统计数字称,因为工作不稳定,卑诗省有30%的老师无法撑过前5年而转行做其他职业,在列治文也有她认识的7位年轻老师,今年同样遭遇裁员命运,令人唏嘘。她说,这种以教职年龄判定谁去谁留的方式非常不公平,更加打击年轻教师从事教职的积极性,令以后教师行业无法留住优秀人才。 疫情期间,大部分课程都改为网络授课。汪老师说,一些年长的老师不会使用相关软件,许多年轻老师都主动帮助他们,尽管如此也有一些年长的老师不愿意学习新技能。但教育局做裁员决定时也不考虑这些需要,令人担心下学年网课教学的质量。 家中三代都是教师的汪老师说,她在中学读书时曾遇到很好的老师,受益良多,令她立下志向也想成为一名教师。谁知在卑诗大学求学时遇到曾有种族歧视历史的导师,令她第一次实习未获通过,她曾向卑大投诉未果,也曾一度令她对从事教职失去信心。但后来她决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于是又花费更多时间精力重修实习课,最终才成功跻身教师行列,过程可谓非常艰辛。 汪老师表示,本以为工作刚刚有所起色,谁知却又遭遇裁员,令她对教育体系感到非常失望。不过她表示不会就此放弃,而是决定先专注于硕士学业,期望很快有机会可以回到与学生朝夕相处的日子。 星岛记者王学文报道

抗議強制戴口罩 多倫多示威者拒戴口罩乘地鐵

【星岛综合报道】多伦多市中心周二出现了一小群反对戴口罩的抗议者,因为由即日起市内所有室内公共场所都必须戴口罩。 据680新闻报道,这群人聚集在Yonge-Dundas广场,穿着印有 “拥抱好过戴口罩”(hugs over masks )字样的T恤,他们不戴口罩乘坐TTC到Bloor-Yonge站。TTC于7月2日宣布,所有公交车乘客都必须佩戴口罩。 TTC发言人Stuart Green称,84%的乘客一直遵守戴口罩的规定,并表示因身体状况不能戴口罩的乘客可被豁免。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知道,绝大多数的多伦多人和TTC的乘客会为其他乘客和我们的员工做正确的事情,就是戴上口罩,阻止新冠状病毒的传播。”他还感谢抗议者支付车费。 这群抗议者到Yonge街和Bloor街交界时,举起写着 “no fear”(不害怕)的牌子,用扩音器喊著口号。 示威者还向路人解释了他们不戴口罩的原因,包括这样会减少氧气流量。抗议者还和戴口罩的路人争论戴口罩的利弊。 一位戴着口罩的路人Denise Howe说,抗议者很可能传播了很多错误信息。她不同意他们的一个观点,她引用抗议者的话称“如果你戴上口罩,你会吸入二氧化碳,它会使你的免疫系统无法运作,你会受到感染”。 (图片:CP24 , 680 News) T11

疫情讓手機遊戲空前繁榮 1000億美元大市場

之前,在能用口红效应预测未来经济走势吗一篇的评论里,就有朋友提到,或许在电子游戏市场上会有所反映。 现在事实证明,冠状病毒危机对游戏开发和运营商来说,反而是一大福音,因为无处可去的消费者对游戏的热忱超越了以往任何时候。 自3月初以来,任天堂,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和Take Take等游戏业的大型上市公司的股价涨幅均超过25%,而许多手游工作室(多由私人持股)也迎来了真正的意外收获。在拥有超过20亿智能手机用户的现市场中,随着休闲时间的突然增加,随着其他公司部门营销预算的削减,他们获得了推广费用暴跌的回报。 “这为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Stillfront是一家免费游戏集团,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其集团首席运营官Alexis Bonte说,该集团的股价自3月中旬以来已涨了一倍以上。 “有双重影响,即有使用量的增长,更有有效营销的影响……后者带来的效益是巨大的。” 数据集团App Annie和IDC的数据显示,使个人电脑和游戏机游戏支出相形见绌的移动游戏收入现已突破1000亿美元,是Nintendo Switch,Xbox One和PlayStation 4游戏总收入的三倍多。游戏业内部人士说,Fortnite的创造者Epic Games,拼图应用程序专家Playrix和手机游戏制造商Playtika等公司在3月,4月和5月底每天分别在数字广告上花费200万美元。 Candy Crush Saga的开发商King的前首席运营官Stephane Kurgan说:“其他开发商都认为这是前所未有的机遇。” 他说:“绝大多数PC和主机游戏并未受益。更多的是移动免费游戏行业,其收入出现了实质性的飙升。” 第一季度IOS APP全球排名前五的游戏 和平精英(由腾讯在中国开发) 王者荣誉(中国腾讯) AFK竞技场(中国莉莉丝) Candy Crush Saga(美国动视暴雪) 光荣三国志(中国阿里巴巴) 资料来源:App Annie,《金融时报》 据Sensor Tower的数据,仅在欧洲,2月至3月期间,手机游戏支出就增长了12%,达到7.4亿美元,创下了该地区每年堪比圣诞季(通常是圣诞节后下滑)的新月记录。 根据游戏技术提供商Unity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自从大疫情流行开始,用于移动游戏的日常内购支出就增长了24%。同时,智能手机用户安装的应用程序比去年同期多84%。 同时,Unity发现,平均安装成本(游戏发行商为说服新玩家下载其应用程序的广告支付价格)在3月至4月间空前的低廉,降幅为33%。 “整个手机游戏业都集中在内购支付比例和获客成本这两个关键数字上,”位于雷克雅未克的初创公司Teatime Games的首席执行官Thor Fridriksson说,该公司在6月中旬推出了新的应用Trivia Royale。“基本上,这是手游红利的时代。这就是现在的全部生意。” 然而,在全球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增加营销预算是一场事涉数百万美元的赌博。(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美國移民局:大學若只有網課 國際學生必須離開

(■著名大学学府哈佛6日表示,在秋季学期将让部分学生返回校园,但对于那些回校的学生,大学提供的大部分课程仍然是网上授课。资料图片) 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USICE)6日宣布,在美国攻读学位的国际学生,如果就读大学的课程全部转为网上授课,他们将失去学生签证的合法身分,需要离开美国,否则将有被递解出境的危险。目前在美国深造的外国学生超过100万,据估计受这项最新规定影响的外国学生应该不在少数。 综合《华尔街日报》及CNN等报道,USICE于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对学生和交流访问者计划(The Student and Exchange Visitor Program,缩写为SEVP)作出暂时修改。在2020年秋季因新冠疫情而只上网上课程的非移民国际学生,不属于SEVP计划的签证范围。修改后的条例规定,持F-1或M-1签证进入美国的国际学生,如果他们就读大学2020年秋季学期的课程全部是网上授课,“应该转到提供面授课程的大学,才可以保持合法身分”,否则,已在美国的外国学生需要离开美国,避免因违反移民条例而面对引发被递解出境程序的前景。 不过根据新条例,如果外国学生入读的大学既提供面授也提供网课的混合教学,那么这些外国学生将获准上部分网上课程及留在美国,但校方必须证实,“该名学生在该学期并非全部上网上课程”。这一豁免不适用于持F-1签证报读英语训练计划,或持M-1签证攻读假期学位的学生。 USICE还表示,国务院不会发签证给报读今个秋季学期全部网上授课大学的外国学生。海关和边境保护局(USCBP)也不允许这些学生进入美国。新条例也适用于在学期中段时间转换课程的学生。USICE特别指出,改变课程选择的学生,或被要求转到全部网上课程的学生,必须在10天内通知USICE。 国际教育研究所及国务院的教育和文化事务局的数据显示,2018至2019学年在美国的国际学生人数超过109万。USICE的最新规定可能令大批外国学生受到影响。国安部计划在联邦公告中公布相关程序及责任。 分析指,USICE的最新规定将对很多外国学生制造更多障碍。全球各地的美领馆现在几乎全部暂停日常签证程序。这意味着即使那些获准在春季入学的人,也不能接受签证规定的个人问话。而一般情况下,若错过了开课日期,持有效签证的学生就不能进入美国。 此外,即使那些已经获得签证的学生,如果他们身处中国、巴西或大部分欧洲国家,若与新冠疫情有关的旅行禁令不及时撤销,他们也赶不及在秋季学期报到。 与此同时,全美的大学及学校正在考虑,在疫情之下如何在秋季安全重开。著名大学学府哈佛及普林斯顿6日表示,他们在秋季学期将让部分学生返回校园,但甚至对于那些回校的学生,大学提供的大部分课程仍然是网上授课。哈佛将要一年级新生及部分其他年级学生返回校园,估计这些学生占本科生人数的40%。普林斯顿今秋让一年级及三年级学生返回校园,二年级及四年级生的回校时间则安排在春季。 其他大学也纷纷列出秋季学期方案,有的告诉学生继续留在家中上网课,也有的大学给学生一些希望,称人人都可以预期返回学校上一些面授课程。

疫情衝擊大專院校學生財務 過半憂明年沒錢上學

(■■新冠疫情令68%大专生的收入受影响。 星报/DREAMSTIME) 新冠疫情令很多国民陷入经济困境。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的调查显示,有68%大专生的收入受影响,几乎是成年人(36%)的一倍;有过半数学生担心明年无法继续学业。 研究发现,有35%受访大专生失去工作安排或暑假工,33%因工时被削而收入下降,51%忧虑明年不能够继续学业。有73%担心目前的经济困难,也有70%相信这会造成长远的财政状况。 撰写《新冠时代的大专教育预算》报告(Post-secondary Education Budgeting In The Era of COVID-19)的CIBC行政总监高隆比(Jamie Golombek)表示,疫情对大专生的冲击特别严重,打乱学生寻找暑假工或其他工作计划。就业市场的不确定性虽势不可挡,但学生仍可控制现时的个人财政状况,并为未来作好准备。他指出,80%大专生自认相当清楚个人财务。在财政动荡的情况下,学生首先要量入为出,分析了解收入和花费习惯,重新检讨个人的财政预算,从而定下短期和长期财务规划。自疫情爆发以来,71%大专生称有重新规划预算。 71%称需重新规划预算 调查指出,有38%大专学生没有储备“应急钱”,疫情凸显出应急储备的重要性。有55%打消旅游计划,42%人放弃度假,31%则暂停购买昂贵物品。这些节省下来的金钱如果留作紧急储备,未来再遇到其他状况时,也可以从容应付。 研究又发现,有46%大专学生申请联邦政府的学生紧急援助(CESB)或一般紧急援助(CERB)。94%申请援助的学生认为政府的援助有很大帮助。有35%学生期待今年秋季可可获得奖学金,有32%则寄望打临时工,有29%则依赖家人资助。有75%大专生承认寻求财务建议较以前更重要。有58%征询家人或朋友,41%上网搜寻资料,只有13%向专业理财顾问求助。 疫情致赴美实习泡汤 研究生宅家靠姐支援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滑铁卢大学研究生表示,原本在今年5至8月期间到美国实习,但由于加美边境关闭,又未能取得签证。校方也通知学生,由于疫情爆发,在美国的工作不获认可为实习学分。现时只能留在家中,他与姐姐两人的生活开支全依赖姐姐支撑;但她的工作时数也被削减,收入大不如前。 他说,美国今年暂停批出实习签证,因此最快也要到明年1月才有机会到美国实习。今秋开始实习的同学也遇到同样的问题。由于美国的实习名额取消,安省的实习机会更是僧多粥少,尤其是大多伦多的实习工作,竞争更是激烈。一些已经在本地或美国获得全职工作机会的学生,也由于经济动荡而被取消职位。不过据悉,一般大学生毕业生的情况似乎较佳,没有受到大影响。 他说,原来预计这个学期的实习工作最少可以有35,000元的净收入,但现时靠积蓄度日,开学后也必须向安省学生贷款计划(OSAP)借更多钱。连同大学时期的贷款,原来估计可以在研究所毕业后一年内还清全部贷款,但现时相信投身工作后最少也要3至4年才能清还。 他说,省府对学生的援助极少,疫情期间对开始偿还学生贷款的毕业生豁免利息的措施帮助不大,因为很多人根本失去工作。星岛记者

杜咸區本周五開始 室內場所強制戴口罩

(■■杜咸区宣布由周五起,所有居民在进入公共室内场所时,必须戴口罩。星报图片) 杜咸区(Durham)宣布,将由本周五开始实施室内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的规定。多市由今天开始实施这一政策,而皮尔区和约克区两级议会,也计划在本周开会讨论相关规定。 杜咸区议会主席亨利(John Henry)昨天上午宣布,由7月10日起,所有居民进入公共室内场所时必须戴口罩;实施范围包括所有商场,对公众开放的商业办公室,以及包括图书馆、社区中心在内的其他公共建筑物。 他要求所有商家制订自己的戴口罩政策,并且规定对不戴口罩的顾客拒绝提供服务。所有两岁以下幼童,以及因健康原因不适合戴口罩的人士可获豁免。亨利在声明中表示,有愈来愈多的证据显示,大范围推广戴口罩,再配合其他措施,可以有效抑制新冠病毒传播。他说,杜咸区是由善意角度推出这一规定,旨在教育民众戴口罩保护自己、他人和社区。 多市今起实施同样政策 亨利称,民众在餐馆露天座位用餐,或是在有其他抗疫措施标准的工作场所时,不受此法令限制,但除此之外,其他室内公共场所,市民都应该习惯戴口罩。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杜咸区这项规定是由区卫生局首席医官依据安省《紧急情况管理和公民保护法》(Emergency Management and Civil Protection Act)的授权直接颁布的,并没有像多伦多及周边其他市镇那样,由市议会起草和通过有关市府附例。 多市议会上周已经通过相关附例,由今天(周二)起实施室内强制戴口罩政策。宾顿市则有待本周三市议会批准相关附例;密西沙加市和卡尔登市(Caledon)也宣布会强制室内戴口罩,并已向市议会提交附例草案,目前等待各自市议会批准。约克区定于周四召开议会特别会议,讨论是否推出强制戴口罩政策。至于万锦市长薛家平(Frank Scarpitti),一直以来均大力推动这一做法。 大多伦多地区及咸美顿市长上周开会后发表公开信,希望省府统一推出室内戴口罩的法令。不过省长福特和卫生厅长叶丽雅都表示不会这样做,因为各地方官员已经获授权可以实施自己的政策。星岛综合报道

加國企業招聘意願低 求職者期望跌谷底

(■■央行调查显示,许多企业仍对招聘计划保持缄默。CTV) 加拿大央行最新发布的调查显示,在疫情期间有过裁员的企业,虽然计划在明年填补一些职位空缺,但由于与新冠病毒相关的不确定性,许多企业仍对招聘计划保持缄默。 据加通社报道,央行周一发布的季度商业前景调查显示,大约一半的公司预计,随着疫情的影响逐渐消退,销售额明年可望反弹,但能否回到疫情前的水平,还要取决于政府限制措施的取消。一些公司表示,在取消公共卫生限制后的一个月内,他们即可恢复正常运营。 料难回疫情前雇用水平 调查显示,许多服务业和能源行业的公司,预计不会回到新冠疫情前的雇用水平。大约三分一企业表示,已经使用联邦工资补贴计划来减少或避免裁员,而那些希望重新雇回员工或招聘新员工的企业则称,联邦紧急福利金是阻碍他们招聘计划的一个因素。 与商业前景调查同时发布的央行消费者预期调查显示,打工者对失业的担忧,上升至该项调查历史上的最高水平。而打工者对找到新工作容易程度的期望值,降至自2015年油价震荡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该项调查还显示,消费者对工资增长的预期,低于他们对通货膨胀的预期,而家庭收入的增长前景则降至该项调查历史上的最低水平。 道明银行(TD Bank)经济学家布什梅涅娃(Ksenia Bushmeneva)认为,尽管全国总体而言经济正在好转之中,但仍处于早期阶段,企业和消费者需要继续努力应对可预见未来的不确定性。这将表现为家庭支出减少和企业投资计划减弱,而两者都会影响经济复苏的步伐。 星岛综合报道

國際航空旅客倍增 加國防疫存在隱憂

(■过去一个多月,每周到达加拿大机场的国际旅客数量增加一倍。网上图片) 随着疫情缓和,过去一个多月,每周到达加拿大机场的国际旅客数量增加一倍,穿越加美边境的人数也有所增加。当局在本国繁忙的机场和加美陆地边界关口安排了卫生官员对入境旅客进行新冠病毒筛查,以确保国民安全。 据Global News报道,政府已在本国最繁忙的机场安排更多公共卫生官员,以对入境旅客进行新冠病毒筛查。自从疫情爆发后,检疫人员也首次被派往加拿大-美国陆地边界进行卫生安全检查。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简称PHAC)发言人贾博(Tammy Jarbeau)说,这一过程始于8周前,目前仍在进行中。“越来越多的PHAC官员在包括航空和陆路在内的36个高流量入境口岸实施检查,这些站点占入境旅客人数的90%。” 由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提供的每周旅行统计数据显示,到达加国机场(包括从美国起飞的航班)的国际航空旅客数量从4月下旬至5月初的每周平均约1.5万人,到了6月中旬至6月中旬每周增至3万人。资料显示,大部分国际旅客来自非美国的航班。 9月料爆增 有受重创之虞 多伦多大学感染控制流行病学专家弗内斯(Colin Furness)说:“我很难相信在限制不必要旅行的情况下依然有如此大的增加量。如果我们现在只是翻了一倍,那么到9月将会是猛烈增长,我们将遭受重创。” 自5月25日CBSA开始提供每周乘飞机到达的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最新信息以来,大约有13.5万人乘坐国际航班进入本国。其中约有6.6万人是非加拿大公民或非常住居民。穿越加拿大-美国陆地边界的人数也有所增加,4月下旬至5月初每周大约11.5万人,6月下旬增至每周17万。这包括商用卡车和非商业旅行者。 弗内斯说,更多公共卫生官员在边境控管卫生安全是值得肯定的,但他说政府做得还不够,例如不必要旅行的定义太模糊,可能有人会找出旅行的理由。此外,当前的筛查手段不足以检测出新冠病毒,特别是那些没有出现征状的人。“政府一直呼吁民众不应该旅行,但我们必须停止说‘不应该’,而要说‘不能’。” 渥京已宣布启动追踪应用程序 一开始只有公民和永久居民才能进入加拿大,6月起开放至公民和居民的直系亲属也能入境。 CBSA表示可能是由于加拿大人和永久居民急着返回家园或其他直系亲属也迫切希望与家人团聚,导致入境人数大增。当乘客到达加拿大机场时(国际旅客仅限于落地温哥华、卡加利、多伦多和满地可机场),将被询问他们是否感到不适或发烧、咳嗽或呼吸困难。如果他们回答“是”,或者回答“否”但似乎生病,则将他们带由公共卫生官员做进一步询问和检查。 无论是否携带病毒,所有乘客都必须自我隔离14天。他们在旅行时也必须戴口罩,并提供适当的隔离计划。如果没有合适的住宿地点,或有征状的人没有私人交通工具,则必须在隔离期间前往政府指定的设施。 渥太华已宣布将启动一个新的联系追踪应用程序(App)。民众透过自愿下载的App,政府就能根据手机上的位置跟踪功能来了解其去向,并告知他们是否可能接触过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了。 

中國安排特別航班 幫助留學生回國

(■■ 本月13日中国政府将安排一班航机,由多伦多直飞往中国福州市,协助留学生返华。图为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新华社) 自从新冠疫情大爆发后,不少在加拿大求学的中国留学生一直滞留在加国。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昨日宣布,将于本月13日特别安排2架直航班机,一由多伦多直飞往福州市,一由温哥华飞往成都,协助留学生返家。乘客须在起飞前120小时内接受新冠病毒检测,证明不受感染始能登机。 据悉,不少于今年4月学年完结后的中国留学生,因疫情关系而未能购得机票返华。其中有些留学生的房屋租赁期已届满,但不获房东续约,在加国又没有亲人,处于进退两难局面。有留学生表示,曾欲乘搭今年5月及6月由大使馆安排的特别航班,但在大使馆网站登记后,一直未获通知购买机票。 即日起接受购票 吁提防诈骗 中国驻加大使馆昨日发出通告,表示将再于7月13日安排一班特别航机,由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直飞往福州。 该班厦门航空公司MF8884航机,将于当天13日下午2时出发。大使馆提醒有关乘客,按照机场规定,旅客必须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有序排队等候;未成年留学人员的监护人或送机人士,务必待学生顺利登机后方可离开。 大使馆又指出,购票安排方面,从7月6日晚上8时开始接受购买,至全部座位出票结束。 大使馆提醒留学生,厦门航空客户服务热线为+86592-95557,由于加国运营商的关系,接获来电号码显示,可能会出现各种数字前缀,结尾一般是95557。 两次呼叫未接听即视为放弃 厦门航空将按照大使馆审定的名单顺序,向确认购票意向的旅客发送支付链接,旅客可按照系统指引完成购票。大使馆指出,购票链接一旦被转发便无效;而线上支付方式包括支付宝、微信、中国国内储蓄卡、信用卡,以及Visa、Master信用卡。 大使馆表示,对于两次呼叫未接听或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购票者,航空公司会视为放弃本次乘机,旅客可联系厦门航空此次临时航班专线电话:+86592-5739474(多伦多时间晚上8时至清晨4时半),询问关于此次航班的详情。 大使馆再次提醒,使领馆未有委托任何个人或机构,负责临时航班的报名登记,使领馆工作人员也不会直接联系大家要求付款,亦不会要求支付订金或押金,请留学生提高警惕。 在接到航空公司电话后,即前往其官方网站付款平台进行支付。 温哥华也有直飞航班 另一方面,根据中国有关部门要求,乘坐临时航班回国人士,必须在航班起飞前120小时内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并持有关检测机构发出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登机,现有其他防疫要求(健康码、体温检测)依然有效。 查询有关临时航班详情,可致电(613)783-3561、(613)783-3569(中国驻加大使馆热线)、(249)874-9071(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热线),也可电邮至edu.na@outlook.com(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或tftcc20@gmail.com(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 而在温哥华,当地时间7月14日下午4时30分,中国大使馆接载留学生回中国,也安排了一班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 644航班,由温哥华直飞成都,在温哥华国际机场国际出港大厅国航值机柜台办理手续。购票安排方面,由加拿大西部时间7月6日16:00(北京时间7月7日上午07:00)开始呼叫,至全部座位出票结束。查询该航班信息,可致电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客户服务热线:+86-10-95583(由于加拿大运营商的关系,接入时来电号码显示会出现各种数字的前缀,结尾一般是95583)。 此外,明日(7月8日)也将有一班厦门航空的班机,从多伦多直飞厦门。东方航空在上星期五(7月3日)已经有航班从多伦多直飞合肥。 星岛记者报道

傳英國擬發消費券救經濟 成人可獲500英鎊

英国“卫报”今天报导,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正在考虑对全民发放消费券,以协助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大的产业。其中成人可领500英镑,儿童可领250英镑。 “卫报”(The Guardian)指出,这项计划由英国智库“决议基金会”(Resolution Foundation)研议提出,智库专家最近才与英国财政部进行相关讨论。卫报还说,这种消费券将只能用在餐旅和实体零售等产业,不能用于线上购物。 另外,路透社报导亦指,苏纳克(Rishi Sunak)预计数天后将宣布英国政府的提振就业方案,同时也会公布刺激经济计划,以协助英国度过疫情冲击危机。

疫情期間性工作者被遺忘 不能申領CERB

(■加国一批维权人士游说司法部长拉梅提,促联邦政府暂停执行《娼妓法》,以保障性工作者安全。星报) 过去多月联邦政府拨抗疫基金补贴受疫情影响劳工,但有一工种劳工不获政府工资补贴,在此期间开工也不获任何卫生保障,她们就是性工作者。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部联同妇女权益团体,促请政府暂停执行《娼妓法》,且应研究娼妓非刑事化,以保障本国性工作者提供服务时的人身安全。 加通社报道,新冠疫情下从事性工作人士有苦自己知,她们不仅因职业不获认可是一份工作而获得联邦政府紧急援助金补助,她们因为没有援助,为生活迫不得已在疫情下继续“接客”,令自己容易成为受感染个体;又因为职业经常被针对的惶恐下,不敢寻求医助,使性工作者成为疫情下被遗忘及最危险的一群。 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部与一众本国关注性工作者权益人士,共同游说联邦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呼吁联邦政府暂停执行打压性工作者的《娼妓法》,在疫情下以保护性工作者安全为先。 本国国际特赦组织女性权益倡导者汉芯(Jackie Hansen)形容,联邦政府一向轻蔑性工作者,不将她们的职业视为工种,导致她们在严峻疫情下不能申请入息补助CERB,她们为餬口要继续“接客”,面对收入严重减少情况,个人安全与卫生不受保障,且经常被警方针对,将性工作者的置于危险之中。她认为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继续执行《娼妓法》,无疑是在性工作者伤口洒盐。 不获劳工保障 不能申领CERB 加拿大性工作法律改革联盟共同统筹人克拉雯(Jenn Clamen)坦言,从事性工作人士因被视作刑事犯罪,她们不能报税,不能获劳工法例保障,成为社会上被孤立与被遗忘一群,可以说她们在疫情下所受的伤害最大。 纵使有本国关注性工作者团体,在疫情期间发起筹款活动,冀帮助因此生计受影响的性工作者,但远不足够帮助所有在此期间受严重影响的性工作人士;即使部分性工作者获有心人捐赠100元超市购物卡,但根本不能带来很多帮助,她们甚至连房租也交不起。 联邦司法部长拉梅提在回应相关团体的声明时表示,理解相关团体的忧虑,但没有谈及现政府会否考虑暂停执行《娼妓法》,以及长远而言研究将娼妓非刑事法的建议。

聯邦投放4000萬元 資助學徒培訓計劃

(■■加拿大政府宣布将投放4,000万元资助学徒计划。Twitter) 加拿大政府宣布将投放4,000万元资助学徒计划,以便培训更多技术劳工,包括让妇女、新移民、残障人士和少数族裔,可以投身不同行业,协助本国重振经济。合资格的组织在8月28日前可向当局递交申请资金建议书。 联邦就业及劳动力发展部长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公布此项拨款计划,在未来3年投放4,000万元,通过工会训练及创新计划(Union Training and Innovation Program)资助两大类别训练项目。当局鼓励合资格的组织,以两种方式申请资助:分别是培训设备投资及创新的学徒制。符合条件的项目促使加国各地工会,可以投资设备和材料,以提高培训质素;并支持创新和广泛的伙伴关系,以应对学徒面临的挑战。该计划还可以协助如妇女、新移民、残障人士,以及包括加拿大非裔在内的少数族裔,减低就业障碍。 提高劳工技能有利经济复苏 为了支持机构继续寻找其他方式进行未来的培训,政府容许学徒和组织继续在网上进行培训课程。这笔拨款可以帮助学徒获得所需技术培训和工作经验,使他们得到认可的证书。 据资料显示,联邦政府通过工会训练及创新计划,每年投放2,500万元资助以工会为本的学徒计划及其他相关项目。在2017年至2018年间,超过3,000人参与首类项目,当中包括15%是原住民,9%为妇女;有93%的参加者表示受训后提高技能。此外,随着疫后加国的经济将会朝着复苏方向发展,对熟练技工需求预计会保持强劲。在2019年至2028年之间,将有约70万名技术工人退休,需要招募和培训成千上万熟练工人填补空缺。 夸尔特罗表示,技术劳工是加拿大人力资源的重要部分,在疫情期间,他们的工作在多个必需的行业发挥重要角色。随着加拿大经济开始复苏,这些工人将继续推动本国经济。政府投放资源协助国民获得所需培训,并且投身薪优的工作岗位。星岛记者报道

海外勞工全國多地抗議 要求給移民身份提供保障

(■■海外劳工在多伦多举行抗议活动。CBC) 在加海外劳工周六在全国多地举行抗议活动,呼吁渥京给予更大权利和保护,包括提供移民身份,为他们在疫情期间提供更好保障。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些海外劳工中,包括不少是在疫情期间服务于第一线的护理人员及农场临时劳工,因不满被政府忽略,自身权益无保障而走上街头。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位于多伦多的选区办公室外,周六也聚集了近百名抗议人士。 活动组织方之一、海外劳工变革联盟(Migrant Workers Alliance for Change)执行总监胡森(Syed Hussan)呼吁,“总理必须介入,赋予每个人移民身份,让大家享有相同的权利”。 指疫情期间欠医疗护理 抗议活动始于安省Windsor-Essex地区农场的新冠疫情持续,已经导致近千名海外劳工被感染,3人染疫死亡。由于担心临时劳工身份,一旦确诊可能要面临被遣返的可能,还有许多人选择不进行病毒检测。 胡森指出:“我们的人正在挨饿、死亡……佣工被雇主困在家中不让出来,因为外劳被视作是疾病的携带者”。 他又称,许多外劳生病却无法获得药物治疗,有的关键岗位劳工无法获得与其他人相同的薪资待遇,不少人因疫情而失去工作,却无法领取政府的紧急救济金,这其中的关键原因就是身份问题。 与此同时,有卑诗省低陆平原的海外劳工,也在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选区(Steveston-Richmond East)国会议员赵锦荣的选区办公室外抗议。抗议者之一的Karina Reid表示:“加拿大外劳从事这本地劳工不愿意做的工作,却无法获得公平的权利与身份。如果我们不给予这些人医疗护理的权利,就是没有赋予他们应有的权利。” 抗议人士认为,加强移民权利才能让海外劳工在疫情期间更好地保护和照顾自己,除了落实移民身份,还希望更好地获得医疗护理服务,因为这项服务目前对于非永久居民来说,并非免费的。 数据显示,本年迄今,仅通过季节性农场劳工项目从墨西哥来到卑诗的劳工人数就达到4,348人,预计到本季末,这一数字还将增加到6,000人,与去年水平相当。 星岛综合报道

中小企信心略有回升 50%稱本地需求不足

(■■50%小企东主称本地需求不足,是窒碍生意或生产增长的主因。 加通社) 根据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刚发表最新调查显示,本国小企业信心在6月份出现微升。联盟发言人指出,尽管重启经济规模扩大,但小企业经营状况仍是艰困,平均产能只达58%。不少小企业东主更担心未来可能发生第二波疫情,导致再度要停业。 在本国各行各业拥有11万名中小企业会员的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6月29日发表反映加国小商企信心状况的“商业晴雨表指数”(Business Barometer index) 最新数据。新冠疫情发展至今,该指数已从3月份跌至30.8点历史新低位逐渐回升,6月份微增2.1点,达至54.6点水平。 6月晴雨表指数达54.6点 “商业晴雨表指数”数值范围由0至100点,数值50点为“盛衰”分界,数值50以上代表看好来年生意的小企东主数目,大于持相反看法的数目。数值65至70通常显示经济正发挥潜力增长,绝大部份老板均预料来年营业表现会更强劲。 联盟副主席兼首席经济学家麦勒特(Ted Mallett)表示,即使本国重启经济范围正在扩大,但小企业继续面对具挑战性的经营状况,难以恢复稳定盈利,经营环境氛围只是审慎地有所改善。 他又说,目前小企业生产能力平均只有58%,很多小企业东主均担心未来可能出现第二波疫情,导致再度要停业,中断经营。 联盟最新会员调查录得,仅19%小企东主称在6月份生意好景,多达39%则指生意差劲。但与5月相比,情况续有改善。 6月份小企业员工招聘净值,继续呈现双位负数,有14%雇主计划在未来3个月会增聘全职员工,33%却打算短期内减省全职人手。这形势不及5月时恶劣。 有50%小企东主声称本地需求不足,是窒碍他们生意或生产增长的主因。在今后一年内,小企业货品或服务价格升幅为1.8%,员工薪酬增幅则为0.8%。相对5月,两者均见微升。 在全国十省中,魁省小企业信心最低,只有38.1点。其次是爱德华王子岛(40.6点)及纽奔驰域(46.6点) 。新斯高沙(62.3点) 、沙省(59.1点) 、纽芬兰及拉布拉多(58.3点) 的小企业,则是全国最乐观。卑诗省(53.6点)和安省(54点)小企业信心,同接近全国平均水平。而亚省(55.7点) 和缅省(55.3点) 皆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指恢复7成生意额机会不大 以全国13个主要行业类别分析,6月份小企业信心指数最低的三个行业,分别是自然资源(40点) 、资讯、艺术与康乐(44.1点)及农业(45.3点) 。信心指数处于最高位的两个行业,分别是批发(61.2点)及金融、保险与地产(60.6点) 。其余行业的信心指数,均不超出全国平均水平5点。 多伦多华埠商业促进区董事兼安省华商餐馆会会长陈勇仪,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预测本地小企业今年下半经营信心和生意前景均不会见好,因为疫情发展不明朗,疫苗未面世,不少失业者仍依靠联邦政府“加拿大紧急援助金计划”(CERB)每月2,000元接济过活。就算重启经济规模扩大,消费者外出公众场所仍会担心染病,所以人们生活消费相信将会较为局限于必要性消费项目。 陈勇仪认为,以目前经营环境来说,不少本地小企业复业后,成本受疫情影响而上涨,顾客数目又有限,相信仍会处于“吊命”的经营状态,若能做到疫情爆发前6成生意已很好,要恢复7成生意额的机会则不大。

福特拒絕關閉省級湖灘 要求大家有常識

【星岛综合报道】尽管安省各地湖滩人满为患,省长福特仍然表示,不会下令关闭省级湖滩。 福特周五被问及在加拿大国庆日当天华沙加滩(Wasaga Beach)出现拥挤情况后表示,人们去湖滩避暑要有“常识”,不要去过度拥挤的地方,但他拒绝下令关闭省级湖滩。 福特说:“我们现在不会关闭任何安省省级湖滩。再说一次,我只是要求大家使用常识,你去到一个湖滩,如果拥挤的话,找另一个地方。我不会去拥挤的沙滩。” 在加拿大国庆日当天,华沙加湖滩和其他安省沙滩出现大量游客,并且大部分人都不再遵守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 华沙加市长比佛基(Nina Bifolchi)周四抨击福特,称省府对华沙加湖滩省立公园(Wasaga Beach Provincial Park)的重新开放管理不当,这导致了鲁莽的拥挤。 华沙加市已决定在7月9日,关闭湖滩大道(Beach Drive)的大部分主要区域,并将附近停车场的容量减少一半,以限制人流。但由于华沙加湖滩的其中一部分属于安省省立公园的管辖范围,因此这项关闭决定无法涉及整个湖滩。 V05

多倫多酒吧開百人派對 違禁令將被除牌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酒精及博彩局表示,该局将撤销了多伦多西南区King Street West一间夜店的酒牌,该夜店被指于上周没遵行社交距离措施下举行一个秘密的室内派对。 CP24报道,该局周五在推特表示,它已“即时暂停”Goldie’s的酒牌,同时已向夜店发出一份拟撤销其酒牌的通知书。这是继多伦多警方本周较早前向这间邻近时装区的夜店作出检控后,该店再收到此暂停酒牌通知。 警方之前指该夜店在6月26日主办一个室内派对,但没实施社交距离,该派对约有125至150人参与。警方指夜店让顾客从一道后门进入店内开派对。 警方称,该夜店的东主、经理和公司均被检控,控罪是违反安省紧急令,当时警方透露已将资料传给安省酒牌及博彩局。 安省的紧急命令现禁止夜总会、餐馆及其他会场如常经营,只容许提供露台区餐饮服务,以阻止新冠病毒的散播。夜店至今未回应有关指控。 (资料图片) T05

荷蘭「紅燈區」重開 客人不準接吻

荷兰因新冠肺炎而实施封城令,当地的性工作者有3个半月丧失主要收入来源,也无从获得国家补偿。当地政府日前准许“红灯区”从本月1日起重新开放,但性工作者须加强卫生管理,包括避免与客人亲吻,以及会令人“大口喘气”的性爱方式。 据外媒报导,荷兰政府决定将阿姆斯特丹“红灯区”重新开放的日期,从9月1日提前至7月1日,性工作者都表示欢迎,因为在封锁期间,他们如同被客人和政府遗弃,有些人甚至被迫非法工作,才有办法应付日常开支。 荷兰红灯联合工会(Red Light United)月前曾致函政府,表示愿意进一步执行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包括禁止接吻、口交,以及面对面体位等性爱姿势,避免病毒经由唾液传播。工会主席安娜(Felicia Anna)笑称,性工作者对清洁工作十分熟练,且“我们已处理过比肺炎更严重的疾病了。” 性工作者29岁的梦娜(Moira Mona)对“重出江湖”非常期待,并透露除了常备的皮衣、皮鞭、高跟鞋外,同时准备了皮面具、黑手套、医疗口罩等更多道具,在充足预防措施下并不担心会染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