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05:08:2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新型冠狀肺炎

撤僑計劃一波三折 起飛時間被延遲

滞留在肺炎疫区中心武汉市、盼望政府包机接载回国的加拿大人不得不等待更长时间。他们早前获得政府通知,原定于当地时间本周四早上起飞的航班,现时不得不延迟到周四晚间才能起飞。该架待命撤侨包机,预计撤离211人。 加拿大政府由武汉撤侨的计划一波三折。航机先抵达越南河内,等待中国政府允许飞越空管区的最后许可,然后才能飞往武汉接载当地的加拿大公民及部分永久居民返加。准备乘机的人士早前已接获加拿大官方信件,指包机将在本周四一早起飞。 不过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早前已向准备搭机回国的乘客发出电子邮件指情况出现变化。加通社取得该份电邮显示,“由于加国政府无法控制的情况,起飞时间已被延迟。”身处武汉的25岁魁省女大学生对加通社表示,大使馆电邮宣布起飞时间延至周四晚间。 有身在加国等待亲人返回的人士亦对加通社表示收到相同的邮件,并对此表示失望。 具体原因未获即时回复 加通社联络联邦全球事务局(Global Affairs Canada)查询包机起飞时间延后的具体原因,但没有获得马上回复。 据加拿大国际广播(RCI)报道,联邦官员指已接获373名滞留在当地的加拿大人向政府救助返回加拿大,但首架包机只能承载250名乘客,这架待命撤侨包机预计撤离211人。该架飞机由武汉抵达加拿大之后,所有乘客将在南安省川顿市(Trenton)的一处军事基地隔离14天,其间禁止他们与本地亲友见面,以阻绝病毒传播的可能。 另据CP24报道,安省昨天发布最新疫情通报指,该省确认病例仍保持3例,在过去一周未有增加。目前卫生部门正对43宗疑似病例展开调查。本周一时被调查的疑似病例为29宗,周二为34宗,周三增加到43宗。这43宗疑似病例中,已有8宗通过安省公共卫生部门的病毒检测,被列为“推断阴性”。 不过所有病例样本都要送到温尼辟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进行检测,结果为阴性后才算最终排除嫌疑。安省自疫情爆发以来,共对150名病人进行了病毒检测,其中96人已经排除了感染嫌疑。到目前为止安省有3宗确认感染病例。加国的另外两宗确诊病例出现在卑诗省,其中一宗被列为加国首例“人传人”病例。

加籍女留學生被困武漢 喜獲撤僑通知

一名被困武汉的加国女留学生,向《星报》讲述她在当地遭遇的“封城”经历,以及加国撤侨行动的最新消息。 加国女留学生拉鲁什(Myriam Larouche),在武汉市一所大学就读旅游管理课程,在疫症暴发前,她经常在市内和中国国内到处游览,并练习中文会话。但自从武汉封城以来,她只会外出购买食物,其余时间都留在家中。 拉鲁什居住在武汉市一个人口密集的社区,但她现在从窗户看到,曾经人来人往的街道,全天几乎空无一人。 国际生互相分享各自经历 她向记者表示,武汉有很多间大学,也有很多国际留学生,学生都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各自的经历,又讨论他们何时可以离开武汉。她说,能够和其他人分享相似的经历,令她的“被困”日子较为好过。 在加国政府承诺派遣专机前往武汉撤侨一星期后,拉鲁什终于收到期待已久的电邮,告知她可以乘坐专机返国。她说,终于可以回国,感到很开心和很兴奋。 撤侨班机原本计计划在当地时间周四上午起飞,但拉鲁什已收到加拿大领事馆的电邮,通知她该班机将会延迟至周四晚上起飞。电邮解释称,延迟起飞是因为出现“加拿大政府无法控制的情况”。 加国政府早前表示,当飞机抵达加国后,所有乘客将会在安省川顿(Trenton)的空军基地隔离14天。拉鲁什认为,在抵达加国后被隔离是合理的做法,她也不想在加国散播病毒。综合报道

飛機上咳一聲換來特別對待 華裔感羞辱被歧視

温哥华一个过去20年没有到过中国的华裔女子,本周从墨西哥度假回来时,在飞机上咳了一声,便被空中服务人员不停问是否到过中国和武汉,并要她戴上口罩,但其他乘客不需要,她感觉因为是亚裔而受到侮辱和歧视。她尚未向墨西哥国际航空公司(Aeromexico)正式投诉,而CTV向该公司问及此事时,对方表示会检讨。 据CTV报道,洋名里德(Reed)的陈姓(Chen,译音)温哥华居民,过去两个星期在墨西哥度假,分别有一个星期在瓦图尔科(Huatulco),参加一个醃菜营,以及独自在圣克里斯托瓦尔(San Cristobal)度假一个星期。在第2个星期,她患上感冒。 空服员要她戴口罩 否则报警 陈里德称,她立即发电子邮件给旅行社,表示她想回来,因为发烧时,可能无法乘搭飞机。她于是睡了3天,期间什么都不吃,只喝水。结果她的病开始好转,并按计划于2月2日飞返温哥华。 不过,陈里德形容,此次回程令她感到既愤怒又恐惧。她指出,自己只咳嗽了一声,一个空中服务员便立即走过,问她是否去过中国。她解释,已经20年没有到过中国。 接着,另一个男空中服务员走过去,这一次像在审问她,问她到过那里,是否去过中国,又是否去过武汉。 几分钟之后,该个男空中服务员带着口罩回来,告诉陈里德,机长要求她戴上口罩。 陈里德称,当时她问,“你有问其他人戴上口罩吗?”该空中服务员答道“不,其他人只会抱怨你”。她再问“因为我咳嗽吗?因为我是亚洲人,我是整架飞机上唯一的亚洲人。” 陈里德又表示,她拒绝戴上口罩,该空中服务员扬言要报警,并称在机场的扫描仪会检测到她发烧。 她表示,如果有的话,那是墨西哥病毒。绝对不是新型冠状病毒。 对此,陈里德感到被羞辱和被歧视。 陈里德认为,该航空公司必须就她受到如此对待而道歉,她的权利不能因为其他人的偏执而被剥夺。她尚未向该航空公司提出正式投诉,但计划联络该航空公司。 CTV就此事向该航空公司查询,对方表示会检讨事件。综合报道

英文報紙頭版寫中國病毒 華裔發起簽名運動

卑诗省卫生官员周二证实确诊多一宗新型冠状病毒个案,令卑诗省确诊个案增至2宗,当地各大传媒均以头条及大篇幅报道,其中《省报》(The Province)昨日在头版,以红、黑体大字“中国病毒”来形容卑诗省第二宗个案(2nd China Virus Case in BC),立即引起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佟晓玲不满,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该标题带有种族主义歧视性质,要求该报道歉。大温华人社区也不满,包括中华会馆理事长姚崇英。 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佟晓玲周三已就《省报》使用有关歧视性文字发表声明,她表示,《省报》在头版新闻标题中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对于《省报》的这一错误做法,表示坚决反对,并强烈谴责。她称,世界卫生组织将这一病毒定义为新型冠状病毒,这是国际上一致采用的科学用语。 指《省报》远离加国价值观 她指《省报》以极其不专业的做法、用带有明显种族主义歧视的文字,在头版刊登这样的标题,不仅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背道而驰,而且反映了该报的傲慢、偏见和歧视。这与《省报》一向标榜的加拿大核心价值观、与新闻道德也是相违背。她要求《省报》立即作出道歉,停止使用类似语言。 佟晓玲在声明又指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后,中国政府本着对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了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本着公开透明和高度负责任态度,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保持密切合作。目前防控工作正在取得积极成效。中国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她强调,中国政府将继续本着公开、透明态度与各国加强合作,共同有效应对疫情,维护好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同时为地区和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作出贡献。 另一方面,亦有市民透过社交媒体指责这行为深深伤害了华裔,与加拿大的社会价值观严重不符,有种族歧视之嫌,并呼吁公众用自己的电邮,把一封抗议信内容复制,发送至省报电子邮箱,以示抗议。 签名运动抗议无礼与歧视 有关抗议函件的内容主要批评《省报》使用大写的“中国病毒”(CHINA VIRUS)的字句,是极为麻木不仁和用了不恰当的标题。发件人称,世界卫生组织、加拿大和省级政府都是将该病毒名为新型冠状病毒,《省报》应使用此官方名称。 此外,H1N1流感病毒首先在美国发现时,人们都从没以“美国病毒”来形容;寨卡病毒最初在巴西发现,人们不称它为“巴西病毒”; 伊波拉病毒起源于刚果,人们亦永不说它是“刚果病毒”。 发件人称,《省报》选择以“中国病毒”来形容新型冠状病毒是错误造法、不符合加拿大的价值观,也不符合加拿大新闻业的道德标准。 该名市民已强烈要求《省报》撤回该等字句,停止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并且对这个用词选择作出道歉。 此外,市民Carol Chen亦透过网站Change.org发起签名活动,要求公众支持向《省报》反映,有关用字是非常无礼与含有歧视成分,她也强烈要求省报收回有关用词和向卑诗省每一名华人道歉。 她最初目标只是收集200个签名,由于反应踊跃,一再提高目标至7,500个,至周三晚已收集约6,000个签名。 据其中一名作出投诉的市民戚先生所提供的截图显示,《省报》总编辑昨晚曾透过社交媒体回应投诉,他解释该标题不是形容病毒,只表达病毒在中国,而引题已将病毒称为冠状病毒威胁(Coronavirus Threat),而在内文也没有提及是中国病毒。 侨领抨用错字 恐种族歧视加剧 大温哥华中华会馆理事长姚崇英(图)周三表示,《省报》使用“中国病毒”来称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恰当的,会令本地种族歧视问题进一步加剧,而且回顾世界各地发生的各种疫情,都没有以国家名字直接命名一种病毒,他希望《省报》能撤回标题,并向华裔社区道歉。此外,这一用词更引起广大华裔社区的关注,有人呼吁一起发送电子邮件到省报进行抗议,这一倡议在社交媒体上得到热烈的响应。 姚崇英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省报》在报纸头版使用“中国病毒”一词来称新型冠状病毒是有问题的,会令原本已经存在的歧视华人、亚裔的种族歧视现象更加加剧,是“火上浇油”的做法。 不该用国家名字命名病毒 他说,不应该用什么国家的名字来命名一种病毒,为什么《省报》要用“中国病毒”这样的字眼来称呼现在的病毒。 姚崇英指出,尽管病毒发源于中国,但不应因此标签某一种族,大家应当同心协力,共同对抗疫情,而不是用这样的标题“哗众取宠”,令人们对中国和华裔产生不好的印象。 他呼吁《省报》能够撤回这一标题,并向华裔社区道歉,同时认识到这样的报道方式将加深种族歧视,以后不再使用类似标题。 这一标题也引起本地华裔社区极大关注。在本地不少微信群组里,大家都在转发一封建议致信《省报》要求其道歉撤稿、纠正错误的文章。本报记者周三曾致电及发送电子邮件至《省报》,要求作出回应,但至截稿时未获回复。本报温哥华记者王学文

武漢撤回的加拿大人 將被安排在這座旅館

加拿大最大的空军基地——安省川顿基地(Canadian Forces Base Trenton)正在准备,预计迎接两百多名滞留在武汉、搭乘撤侨专机回到加拿大的人。这些人踏上加国土地后将立刻送至空军基地内的旅馆,进行隔离。CTV报道,第一批撤侨者的包机,将抵达位于多伦多以东约170公里的安省昆特西(Quinte West)的川顿空军基地。 抵达后,他们将被运送到育空小屋(Yukon Lodge,图),育空小屋是位于基地内的一个有290间客房的汽车旅馆,通常用于接待军人家庭和前往基地的游客。 早前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表示,这批人登上飞机前就会经过检疫,旅行过程中也会检测体温和其他身体情况,接下来也会有后续的评估以及必要的支持服务。昆特西地区的执行编辑格利斯基(Bill Glisky)表示,被隔离者在基地停留期间会被舒适地安置。育空小屋“实际上是一间酒店,虽不是豪华酒店,但非常舒适”。这些人14天隔离期内,该旅馆的工作人员将无法工作,他猜测这些撤离者将由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员工统一照顾。 凯杜说,如果有人出现冠状病毒症状,将与卫生部门协调将旅客送到当地医院,以“进一步治疗、隔离和追踪接触”。 心理健康也需照顾 尽管身体上的照顾周全,但他们的心理健康却是另一回事。武汉自1月23日起封城,代表这批加拿大人也被封锁了,原本在当地已经被隔离,如今回到加国又要面临两个星期的管控限制。 卑诗省教授兼临床心理学家泰勒(Steven Taylor)说,隔离检疫对每个人的心理影响可能会有所不同。“有些人应付得很好,有些人会觉得困难”。 泰勒相信有些被隔离的人可能会表现出烦躁、失眠、忧虑等迹象,他尤其担心孩子的适应情况。而他们从隔离区释放后也可能会受到压力,回到社区中的他们可能被“污名化”。本报综合

首批包機撤僑名單定了:共計211名

联邦政府宣布,准备从中国武汉撤离的首批加拿大人共有211名;政府强调,机上其余座位,需要留给医护人员。 政府指出,至今仍然考虑其余未能离开武汉的加拿大人可以使用的其他途径,当中包括再租用另1架包机。 (资料图片) T02

卑詩省衛生官:加國首現人傳人新冠病例

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不少国家都出现确诊个案。加通社 卑诗省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周二证实,卑诗出现第二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称新冠肺炎)病例。患者是一名50多岁的女性,居住在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区域,她近期没有去过武汉,但有几位家庭成员近期从武汉前来,并同她有过接触。该女患者数日前开始发病,至周一晚确诊患上新冠肺炎。换句话说,这是加拿大第一宗未曾去过武汉,却染上新冠肺炎的案例。此外,这也是本国第五宗确诊病例,其中三宗在安省,两宗在卑诗。 亨利在周二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该新增病例的患者接触过的亲人,是在武汉“封城”前离开当地,更指他们一直与居所之外的其他人尽量少接触。亨利未有透露这批“家庭成员”有多少人,只说是“少量”。 亨利说,根据规定,该病例将送交缅省温尼辟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作第二次化验,才能被正式确诊。她指该名患者现时在家中隔离,卫生官员也在她家中测试病毒。现时她的亲人仍未被证实是否受到感染,但亨利假定这宗病例属于家居传染。 亨利周二宣布卑诗确诊第二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省府提供 患者现时于卑诗省家中隔离 她说:“VCH今日进行了仔细追查,将会进行测试,保证追查患者过去的活动,与什么人接触过,也会联络所有可能与她有紧密接触的人。”对于卑诗省出现第二宗病例,亨利说:“该个案并不令人意外,反映我们现时的系统有效。”她指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与受感染者的距离有很大关系。 她表示:“如果与感染者同住一屋,当然这与带狗外出,碰上其他人不同。”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发源于武汉,亨利呼吁近期到过武汉的人要自行隔离,直至该病潜伏期完结。她说:“如果你在最近两周内去过武汉,现时是很关键时刻,你要采取措施隔离自己,自己和子女也都应留在家中”。亨利也提醒家长注意子女,因为儿童可能不知自己有病征。 撤侨包机有三分一卑诗人 现时联邦政府正安排专机接载滞留武汉的加人到安省,亨利指这批人士将被隔离14日,回来后也有心理及医疗上的支援,以及领事服务。她又说当专机在温哥华国际机场加油时,本地官员已准备提供协助。她估计该机约有三分一乘客在隔离后会回到卑诗。 亨利指现时卑诗传染风险仍是低级,但重申市民要注意个人卫生,包括勤洗手、避免触摸面部,咳嗽和打喷嚏时要以手袖掩口等。另外也要妥善处理用过的纸巾,如果患病就应留在家中,不要与人接触。 卑诗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案例上周确诊,患者是一名曾到过武汉的40多岁男子。现时卑诗两名确诊患者,均居住在VCH管辖地区,也就是包括温哥华、列治文和北岸地区。

被獨留武漢的多倫多女嬰 獲准搭乘撤僑包機

克洛伊获得搭乘撤侨包机的资格,身份为加国永久居民的外祖父母获准同行。CBC 一名被困武汉、由外祖父母照顾的15个月大多伦多女婴,被确认有资格乘加拿大撤侨包机,她的非加籍外祖父母(是加国永久居民)也获准同机陪同。女婴家人感激政府的撤侨努力。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该名女婴的父亲法比克(Richard Fabic),在周二收到一封来自渥太华的电邮,称女儿克洛伊(Chloe)已获得搭乘加拿大政府撤侨包机的资格。法比克说,电邮是在清晨近6时收到的,为了确认这正是他盼望之中的电邮,他反复阅读了两遍。 法比克与女儿克洛伊、妻子李芸菲在多伦多的生活照。CBC 来自多伦多的法比克说,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在电邮中通知他,身份是加拿大永久居民的克洛伊外祖父母,也获准陪伴外孙女一同乘机。他说,这让人欣慰,因为照顾克洛伊可能会比较麻烦,有两个人陪伴她就会轻松很多。 法比克目前要做的,就是确保此次行程所需的政府文件准备妥当。 父母把女儿留在武汉 返加准备搬屋 在法比克准备书面文件的同时,他和妻子李芸菲(Yunfei Li,译音),也在准备从多伦多迁往卑诗省的维多利亚(Victoria)。李在最近一次前往武汉时,把女儿留给自己的父母照顾,为的是让她和丈夫能腾出手来,为迁居做准备。李在返回加拿大后,武汉即因肺炎疫情扩散,被中国政府封城。 法比克说,女儿乘撤侨包机回到加拿大后,他想去探望一下,主要是送一些尿片之类的生活用品。不过,加拿大政府已表示,撤侨包机上的所有乘客,将在安省川顿(Trenton)空军基地隔离两周,为防止病毒扩散,不允许任何家人探望。法比克说,在中国学会了走路的克洛伊,现在已经可以走得很快。在周一与女儿的视频聊天中,法比克看到她指著门说“打开”。他说,“我想她可能是需要更多空间吧。” 法比克赞扬联邦政府以实际措施,帮助滞留武汉国民撤离的努力,称“他们确实在着力制定一套各方面都兼顾的办法。”

冠狀病毒也能帶來福利 恢復有薪病假?

网络共同筹委兼注册护士希门尼斯表示,有轻微疾病的人应留家休息。星报 有见于世界各地对新型冠状病毒采取紧急措施,安省超过175名医护人员撰写公开信,促请省政府重新实施被废除的有薪假的政策,将会有助减少疾病传播机会,病人留家休养以便更快痊愈。 据《星报》报道,专业工作及健康网络(Decent Work and Health Network)于周二致函副省长兼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和劳工厅长麦洛顿(Monte McNaughton)。信中指公共卫生官员建议省民,如出现轻微感冒征状应留家休息。但由于福特政府修改劳工法例,一般工人难以跟随这个建议。 公开信由多位医生、护士、个人护理员和公共卫生人员联署,同时递交其他省份及联邦的卫生官员,包括安省首席卫生总监、加拿大公共卫生官、安省卫生部及多伦多的公共卫生官员。 指有薪病假可减社区传播 信中称,有实证显示有薪病假是重要的措施,可以减少疾病传播,确保病人更快康复。面对最近在安省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关注,他们认为现行的省劳工法对省民的健康和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在去年1月,福特政府对保障工作的个人紧急假期由十天减至八天,而且是没有薪水的病假;在修改前韦恩政府容许两天病假。其后这个无薪的个人紧急假更限制为三天病假、三天是用于家庭紧急事情、两天是丧假。 此外,省府重新实行容许雇主,要求员工向医护者拿取病假纸才可以放个人紧急假。此举引起医疗界的批评,认为增加医护系统的负担,对维持公共健康带来影响。 该网络共同筹委兼注册护士希门尼斯(Carolina Jimenez)说,要求病假纸是反对所有公共卫生部门的建议,促请有轻微疾病的人应留家休息,这样不会传播病菌,特别是在诊所有较多体弱的病人。自从病假不获安省医疗保健资助,使低收入人士失去一天的薪金。 工人为生计带病上班 麦洛顿的发言人万宁(Bradley Metlin)为政府辩护,以电邮回复解释,该法例对病假纸并非是一项要求,雇主可以选择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确认员工是否因疾病而无法工作。当局认为这是一种平衡和公平的做法,并继续遵循安省首席卫生官的指导来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希门尼斯表示,有众多工人不能按照医护人员的建议在家中休息,因为这意味着失去工资。这对于诸如食品处理人员,长期护理机构的工作人员及照顾幼儿等低薪人士来说更成为问题。他们不仅不留家休息,反而冒着健康风险,而且使其他人同处于危险之中。她最近建议一个患病的员工待在家里,但她继续工作,担心减少收入而难以支付房租。 综合报道

多倫多起飛航班上 乘客突稱感染新冠,真正的內幕來了…

一架载有243位乘客,由多伦多飞去牙买加旅游胜地蒙特哥湾(Montego Bay)的西捷航空(WestJet)航班,因飞机上一男子声称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导致飞机紧急折返多伦多。警方经调查,初步认定该男子为恶作剧,他已被拘捕并被控行为不检罪名。 该男子原来是一名多伦多的说唱歌手。他承认恶作剧的目的是想出名。 《多伦多星报》报道,现年28岁的波托克(James Potok),昨日在其脸书页面上写到“病毒式传播糟透了(Going viral goes bad)”,并附上有关他在周一的恶作剧导致西捷航空两架航班延误的报道。 据皮尔区警队发布的新闻稿,波托克已被控一项恶作剧和违反担保条件。警方透露,住在旺市的波托克是243名从多伦多前往牙买加蒙特哥湾的乘客之一。他在飞行中突然站起来,慌称最近到过中国并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导致飞机不得不返回多伦多。西捷航空昨日不得不加多两个航班,以弥补因这一事件而取消的该架航班。 波托克的艺名叫Potok Philippe,在音乐网站Spotify和Apple Music上均有他的一些音乐,也有数百名粉丝。他的YouTube频道订阅人数不到1,000。 他在昨日接受680news采访时表示,本来打算将事件发布到一个Instagram帐号上,使其广泛传播。他对自己的无知表示“非常非常抱歉”。他承认只是想引起注意,没有想到他的行为是非法的,并且声称过去也做过这样的事。 他的社交媒体上的许多跟贴,都在谴责他为引起关注而造成不必要飞机延误。他的母亲在电邮中告诉《星报》,自事件发生以来,她还未能与儿子说话,并补充说,家人反对他在飞机上的举止。他现在需要对自己的行为有交代。 波托克定于下周一在宾顿市法院出庭。 事件回顾 据多伦多Citynews报道,该航班周一上午10时起飞,飞行至目的地一半距离时,一男子起身告诉机组成员及乘客,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航班因此紧急返回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该男子在机场被捕。 皮尔区警方表示,没有证据显示该29岁男子感染病毒,他将于3月9日在宾顿市(Brampton)出庭。 西捷航空就该不幸事件向受影响乘客致歉,周一有两个航班因此被取消。西捷航空表示,周二将分别有航班自多伦多及蒙特哥湾起飞,搭载受影响乘客。 西捷航空也表示,机组成员按照应对传染疾病的方案处理该宗事件,包括将声称感染者隔离。

民調:近兩成加拿大人搭公共汽車 不願坐華裔旁

18%受访者称,若乘公共汽车时旁边坐着一名华裔乘客,他们会选转换座位。CBC 当市民四出抢购口罩时,本国2间民调公司所做调查显示,大部分受访国民对成功防疫及抗疫显得信心十足,逾70%受访者称不担心会染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然而有18%受访者坦言,若乘公共汽车时旁边坐着一名华裔乘客,即使他们没有任何病症,也会选择转换座位,显示小部分国民存有某程度歧视观念。 据680News报道,加国民调公司ARTDART及Maru/Blue Voice公司,在安省确诊有新型冠状病毒个案后的1月31日至本月2日期间,随机抽样访问1513名18岁以上国民,询问他们对政府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行动是否足够、他们对此病毒担忧程度,以及他们如何看待本国华裔人士等进行问卷调查。 27%受访者指抗疫力度不足 调查发现69%受访人士对政府应对防疫及抗疫工作及时而谨慎,他们相信各级政府在17年前有应对“沙士”经验,深信本国各级政府有能力应对是次疫症危机;但同时,也有27%受访者认为各级政府对今次疫情应对反应不足够。 纵使调查显示97%受访者,知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闻,但有65%受访者形容,自己不会因此改变生活及消费模式,会如常地享受生活及在外消费。 有74%受访者认同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恰当处理本国疫情状况;71%受访者认为省府在是次疫情上处理得宜恰当。 民调又指大部分受访人士,即约71%坦言不担心会感染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也有29%受访人士承认担心会受到感染。 不过问到若乘坐公共汽车时,旁边坐着一名貌似华裔乘客会否转换座位时,有约18%受访者不讳言,即使该名乘客没有任何病症,也会转换座位以保安全。 政府呼吁公众若没有病症可毋须戴口罩,但普遍受访者认同市民戴口罩防疫观念,约55%受访人士不认为戴口罩是对疫情过敏反应,约45%受访者形容自己也会在人多密集地方戴口罩防疫。 星报记者

重磅!251名加拿大人隔離在郵輪上 乘客中已有10人確診

日本邮轮“钻石公主号”上有10名乘客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船上逾2,600名乘客需要在船上隔离,当中有251名乘客是加拿大公民。 香港一名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80岁长者,报称上月曾经搭飞机到日本东京旅游,再在横滨乘坐邮轮“钻石公主号”回港。日本厚生劳动省周三称,经检测后,初步证实船上10名曾与该长者有接触的人士染病。 涉事的邮轮“钻石公主号”。美联社 该10名患者已经移送至神奈川县的多个医疗机关,目前正接受隔离治疗,包括3名香港人、2名澳洲、3名日本人、1名美国人,以及1名菲律宾船员。当局指,并无严重患者,部分人则有发烧等征状。 该长者于上月17日早上约9时与女儿乘飞机HX608航班由香港前往日本,21日在日本横滨乘坐邮轮“钻石公主号”。他曾于23日下午3时许在“钻石公主号”上浸浴几分钟,亦曾到男士桑拿房。邮轮当时共有2400多名旅客及超过1000名员工。 邮轮早前已经由启德邮轮码头离开,在抵达横滨港后停泊在大黑码头外海,船上的3711人被隔离,不得离开邮轮,并要进行病毒检验。另外,香港作家陶杰及无线主持人黎芷珊,亦曾与患者同船,两人早前曾表示,暂时并无出现病征,但会进行自我隔离。 日本卫生当局表示,船上所有人都要在船上隔离14天。  

曾載確診病患的郵輪抵港 1800名乘客不得下船

曾接载确诊乘客的“世界梦号”邮轮周三早上抵港 ,乘客不准下船。 曾接载三名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旅客的“世界梦号”邮轮,周三早上返回香港,停泊启德邮轮码头,船上有逾1,800名乘客,当中约1,600人是香港居民。香港卫生防护中心派员登船检疫。 星梦邮轮表示,即日起暂停在香港营运世界梦号,其间将全面消毒。卫生防护中心港口卫生科总港口卫生主任梁耀康表示,准备为逾30名员工进行测试,未完成卫生检疫工作,及卫生署许可下,所有船员及乘客不准下船。 梁耀康表示,员工替逾1800名职员及1800名乘客收集健康申报表,并检查是否有发烧,有逾30名职员有病征,三名职员曾发烧,当中一名对乙型流感呈阳性反应,三名职员会送往公立医院进行测试。 港府透过社交平台“添马台”指,卫生署已登上邮轮,正为旅客检疫,如果有病征会送往医院检查及诊治,所有乘客及船员不会登岸。 星梦邮轮表示,即日起暂停在香港营运世界梦号,期间将全面消毒,并将为受影响旅客提供退款及安排接驳巴士,由启德邮轮码头前往九龙湾港铁站及蓝田港铁站。 星报记者

大溫餐飲生意慘跌 病疫謠言雪上加霜

  ■百乐潮州酒家即将休息,并称生意不好趁机装修。网上图片

加拿大人在武漢 走或者留都是痛苦的決定

加拿大派出的第一架撤侨专机周四要启航,但对于许多家庭来说要不要走、能不能走,都是未知数,而且可能是痛苦的决定。 CBC报道,根据加拿大全球事务部的说法,中国官方决定,只有加拿大公民或是为了陪伴加拿大籍未成年子女的永久居民方可登机。如果仅是加拿大居民身分,没有陪伴未成年子女的,是不能登机的。这意味着,有些公民若想登机,可能代表要将不是公民的亲人抛在身后。 (黄凯一家三口和母亲。) 黄凯(Kai Huang,译音)是加拿大公民,但不想将78岁的母亲(只有永久居留权)留在武汉的可能性。任职于渥太华皇家骑警总部的黄凯说:“最令人担忧的是,如果我回到渥太华,我的母亲必须留在这里。如果她生病了,将非常危险。”黄凯的母亲是单亲妈妈,只有这一个儿子。 他正全力和加拿大政府沟通,其选区国会议员也在帮助他,希望母亲能登上飞机。但因为黄凯还有一个一岁女儿在加拿大,所以他也说,如果最终母亲不能上飞机,他可能还是会先离开。 (潘女士一家三口目前分别在三个地方。) 卑诗省列治文居民潘女士(Amelia Pan)一家三口目前处于分离状态。农历春节前她的丈夫叶伟(Wei Ye,译音)带着两岁女儿Cerena回到中国探望家人,潘女士和女儿Cerena都已是公民,但丈夫仅是居民。 叶伟在中国被证实患上新冠状病毒,目前在医院,正在康复中。女儿没有染病,加国政府允许她登机,但她目前被留在指定的隔离区旅馆中。几乎都是潘女士不认识的人在照顾女儿,例如一开始是公婆的邻居在照顾女儿。 潘女士非常担心女儿的情况,因为父母都不在她身边,反而是一个个陌生人轮流出现在她身旁。潘女士非常担心女儿可能会被留在湖北,如果她被滞留,感染疫情的风险就更大。 潘女士希望女儿能回到加拿大,而她愿意到安省陪着女儿一起隔离。“我愿意去,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去。” 她丈夫的情况更复杂了,因为目前尚不确定他何时会被送出医院,更不用说他何时能离开中国了。 (武汉封城,很多加拿大人被滞留。) 鲁沛(Pei Lu,译音)是永久居民,过去8年来一直住在沙斯卡通(Saskatoon),他是一家四口中唯一在春节期间回到中国探亲的。如今他无法回来了,因为他独自一人,没有陪伴孩子的理由,无法登机。麻烦的是,他在好市多(Costco)工作,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如今只好靠中国的父母资助,汇钱到加拿大给妻儿过生活。 鲁沛的妻子杨女士(Diana Young)说,她和女儿焦急地等待鲁沛回来,每天都和鲁沛通电话,一起加油打气。 图:CBC & 网路 v01

要求撤僑者太多 渥太華計劃派出第二架飛機

渥太华正在等待北京的批准第二架飞机能顺利撤侨,继续接回滞留在中国湖北省的加拿大人。 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周二在国会表示,政府希望“很快将国民带回家。”他说:“目前,要求疏散的加拿大人数量超过飞机能接载的数量。”他补充说:“我们将根据返回时飞机的满载程度,来决定是否派遣第二架飞机。” 《环球邮报》获得政府内部消息人士称,第二架飞机安排已确定了,但可能不需要。 第一架撤侨飞机预计周四起飞,但加拿大官员仍难以预计会有多少加拿大人能登上飞机。一位官员说,主要是这些人必须通过层层安检,除了核对身分外,他们在前往机场的途中,需经过至少 5 次安全检查。 杜鲁多也说,中国当局与加拿大充分合作,其中一个合作的例子就是:中国允许加拿大载回非公民,只要他们是陪伴加籍年幼子女就可以登机。 联邦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也说:“我们已得到了中国的保证,无论是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或是中国公民,只要他们是加拿大籍孩子的主要监护者,就能够一起登机返回加国。” 至少有543名加拿大人在湖北省向政府登记希望协助撤离。 图:加通社 v01

安省政府公布最新數字 疑似感染增到34宗

安省政府公布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数字,怀疑感染个案由周一(3日)的26宗,到周二(4日)增至34宗。 安省政府指出,至目前为止,共进行139个测试,继续有3人对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反应,90人呈阴性反应,初步测试呈阴性反应的有12人,34人正在测试中。 目前,全国共有4宗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个案,其中3人在安省,当中2人在多伦多,1人在伦敦市,而温哥华亦有1人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图片:安省政府) T02

一表讓你看清冠狀病毒與其他傳染病的對比

微博网友Windrunner_Gemini汉化了一张《纽约时报》的新冠状病毒与其他传染病对比图。他在微博上写道: “闲来无事,翻译了一张图表。 新型冠状病毒与其他传染病在致死率和传染率方面的对比图。 可以看出来新冠病毒致死率和传染率其实并不是很突出。但病毒赶上了春运期,发达的交通为病毒扩散提供了便利条件,再加上潜伏期较长,感染者前期病症较轻,甚至出现了无病症感染者,给疾病的防控带来了困难。 病毒虽然狡猾,但只要做好隔离工作,它也无计可施。此外还有无数兢兢业业的科研人员夜以继日的进行疫苗研发,情况还是会好起来的。 作为普通老百姓,在家老实待着就好。” 图表中用粉色区块标出的就是估算这次新冠状病毒的区间。横轴代表了传染强度,纵轴代表了致死率。可以看出这次的新冠病毒,在致死方面比SARS或是埃博拉还是有差距的,但在传染性方面确实挺强。 有网友写道:人类能灭了天花真是个奇迹,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拥有了能跟病毒一决高下的武器,结果现在蹦出来一帮反疫苗的奇葩。 有网友评价说:致死率低意味着大部分人不用住院,比如流感虽然每年几十万但不会占床位。这次最尴尬就是比流感强一点,又没特效药。(都市网Rick综合)

政府官員透露周四撤僑 不保證每名公民可登機

加拿大广播公司引述政府官员指出,计划周四(6日)撤走在中国武汉的加国公民;但该名官员强调,不能保证每名加国公民在周四的撤侨行动中都可以登机。 但总理杜鲁多周二(4日)早上没有确认周四可以进行撤侨,只表示仍要进行程序上的步骤。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向加拿大广播公司发出的电邮指出,政府的包机预计在2月6日凌晨离开武汉天河国际机场。 但电邮内容强调,由于需求及与航班有关的限制,故不能保证具有资格登机的每名加国公民都可以登机;故此,在武汉的加国公民,应该要为可能没法登机而作出准备。 但1名政府官员警告,由于加拿大政府仍等待中国政府批准飞机可进入中国领空,故仍未有最后确定起飞时间。 (图片:CBC) T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