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13:16:0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WE

WE擬出售資產離場 非核心物業去向惹議

■■WE Charity位于皇后东街的一处物业。星报   当慈善机构WE Charity周三宣布关闭在加拿大的运作并出售资产时,并没有说明其联营公司拥有的地产物业该如何处置。 据《星报》报道,根据安省田土办公室(Ontario land registry)的纪录,WE Charity在多伦多注资2610万元购置物业,六处物业分布在该慈善机构位于皇后东街(Queen Street E.)夹国会街(Parliament Street)的总部附近,于2015年至2018年期间先后购入,并计划将来成为学习中心。 紧邻WE物业群的,是一个价值1,310万元的物业,由Me to We资产控股(Me to We Asset Holdings)、Me to We基金会,以及一个以WE Charity员工为名注册的数字公司拥有。 WE Charity今年早些时候向《星报》表示 ,在某些情况下,它被要求在不同的商业和慈善实体下注册其财产,以符合共同拥有产权条例和安省发展法规。 WE慈善机构称,近十年来,由弗雷德和特蕾莎·基尔伯格(Fred and Theresa Kielburger)名下拥有的另外四处物业,分别提供给WE和ME to...

聯邦大選時機未到 小杜名望因WE醜聞大打折扣

■■WE丑闻令小杜的民望打了折扣,但保守党新领袖揭盎,大选时机仍未到。资料图片 一如所料,联邦保守党党魁选举是马逵(Peter MacKay)与奥图尔(Erin O'Toole)之争,而胜出的是后者。 在第一轮投票中,马逵虽以得票率33.52%略为领先奥图尔的31.6%,但已呈败象,因为在该轮投票中出局的是斯隆(Derek Sloan)。在政治光谱上,马逵属于“经济保守主义”(fiscal conservative) ,在一些社会议题上甚至被称为“清淡版自由主义”(Liberal lite);斯隆则明显属“社会保守主义”(social conservative)。斯隆首轮落败后,其支持者的第二选择,估计不少都会转而支持同样以社会保守主义形象出战的奥图尔。 在斯隆出局、马逵与奥图尔得票率不相伯仲的情况下,奥图尔明显获益。到第三轮点票,奥图尔再获益于也属于社会保守主义阵营的刘易斯(Leslyn Lewis)的出局,在第三轮点票中,以57%票数击败马逵。 对于倾向社会保守主义的党员而言,奥图尔当选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且期望日后在一些社会议题上,保守党会提出与日渐左倾的自由党不同立场的政见。然而,要赢得下届大选组成政府,保守党所面对的挑战将更巨大。 WE丑闻未足以左右大局 保守党财经事务评论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星期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在自由党陷WE Charity利益冲突丑闻中仍不号召举行大选,是要尽可能多地揭露腐败丑闻的相关资料,号召大选的时机,则取决于国民何时能了解丑闻的全部事实。 相比起2019年初的“拿法勒门”事件(SNC-Lavalin scandal),WE丑闻对小杜政府的冲击力相对较少,但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日前公布的民调显示,有56%国民表示,相信WE丑闻“表明总 理及其政府已腐败,在下一次联邦大选中应被击败”。 WE丑闻无疑令小杜在应对疫情期间所累积的民望打了折扣;但微妙之处在于,该报告同时显示,52%仍然认可自由党政府。而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综合多个民调的“民意追踪”(Poll Tracker),自由党的支持率虽下跌了3.2个百分点,但仍有36.4%,高于保守党的29.9%。 在上一届联邦大选中,小杜政府身陷更大丑闻,仍能赢得少数政府。对WE丑闻调查下去,对小杜的破坏力会否扩大,视乎还有没有更爆炸性的新证据;但根据上届大选的经验,目前这个程度不足以左右大局。 须靠复苏政策引发换政府动机 现时国家仍在疫情打击之中。对国民而言,更实际的问题是经济复苏,生活重上轨道。保守党赢取选票的关键,始终是一套能说服选民的经济复苏政策。 在疫情爆发之初,自由党政府推出一系列紧急福利,虽令政府支出飙升,却有助国民应对燃眉之急。但随着经济重启,政府如何支援民众和中小企的同时,有效控制开支,逐步减低赤字,将是选民一大关注。 奥图尔要赢得下届大选的关键,除要避免让选民只着眼于他部分社会议题的立场,更要本着“经济保守主义”的原则,提出比自由党更有效带领国家经济走出病疫阴霾的经济政策,引发选民觉得有换政府一试的动机。 撰文:廖长仁

WE爭議致莫奈下台 兩大政黨支持度趨近

■■WE争议令自由党失去大幅领先优势。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最新民调显示,由于受到慈善组织WE Charity利益冲突争议事件的困扰,联邦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支持率已不相上下。 受Global新闻台委托,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在前联邦财长莫奈(Bill Morneau)辞职前后,分别调查1,000名加拿大人。结果显示,在莫奈下台之后,联邦两大主要政党的支持率差距略有缩小。 总体而言,综合结果表明,自由党目前在已决定的选民中的支持率为35%,而保守党则以32%紧随其后。 新民主党(NDP)的支持率为18%,魁人政团(Bloc Quebecois)和绿党的支持率均为7%。 自由党支持率下滑至34% 在莫奈辞职之前接受民调的人当中,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支持率分别为36%和31%;而在莫奈辞职之后进行的民调中,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支持率分别为34%和33%。本次民调的误差范围为正负2.5%。 益普索公司副总裁辛普森(Sean Simpson)表示,这是否意味着自由党支持率出现下滑的趋势,目前还言之尚早。 但是至少在短期内,WE事件争议产生了影响。 此外,民调显示,有56%的加拿大人表示,相信WE丑闻“表明总理及其政府已腐败,在下一次联邦大选中应被击败”,但与此同时,又有52%的加拿大人说,他们仍然认可自由党政府。 对此,辛普森解释说,或许目前有许多国民仍在观望, 后续民调走向可能取决于保守党党领由谁担任,以及总理杜鲁多接下来的施政方向。 杜鲁多已在周二宣布,国会将休会至9月23日。这令自由党政府有机会重新启动议程并调整工作重点,以免受到慈善组织WE Charity利益冲突争议的困扰。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表示,是否在9月自由党政府发表施政报告之后将其推翻,要由他的继任者决定。联邦保守党新的党领竞选结果将于星期日揭晓。星岛综合报道

WE創辦人家族物業 多市府近千萬租10年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市政府被指在一年前签订租约,将花费近1,000万元,租用WE Charity创办人亲属名下物业10年时间,其中近400万元用于翻新。市议会已同意对此租约作出检讨。 据CBC报道,多伦多华裔市议员黄慧文本周提出一项动议,指市府需要对租赁椰菜镇(Cabbagetown)一处物业的决定,做出全面解释。该物业位于卡尔顿街(Carlton St.)233号,由WE Charity创办人基尔伯格兄弟(Craig & Marc Kielburger)的父母拥有,多伦多市将花费970万元租用10年。该物业属于黄慧文所在选区。 黄慧文指,当WE丑闻甚嚣尘上之时,社区民众开始担心市府与WE Charity和基尔伯格家族有多大关联。 多伦多市的检讨内容将包括,工作人员是如何了解到卡尔顿街233号的有关信息、WE Charity的何人与工作人员沟通并确定租赁协议的财务条款,以及双方商定的金额是否符合当前的市场价。 物业将获近400万元免费升级 该物业由“1622774 Ontario Ltd.”拥有,而公司所有人为基尔伯格夫妇(Fred & Theresa Kielburger)。 多市府在2020年初获得该租赁物业的租赁权,其近1.3万平方呎的空间,将成为24小时开放的阿德莱德(Adelaide)妇女资源中心的新址。多市的检讨将研究该租赁协议是如何处理的,以及在为资源中心选址时,是否考虑了其他租赁物业。 根据租约,市府将在10年内支付近1,000万元,其中包括370万元的翻新费用。该社区许多居民认为,这一数额非常高。 居住在该地区并拥有商业物业的科西米利奥(Carmine Coccimiglio)说,这意味着基尔伯格夫妇将获得价值近400万元的免费升级。他说,“那是我们纳税人的钱,租户通常不会投入那么多钱来装修”。 他还希望知道,这幢三层楼高的建筑此前在租赁市场上放盘数月后撤下,而市府在与其业主签订租约之前,为何没有商谈出一个更好的价格。 2018年12月至2019年3月,卡尔顿街233号在市场上放租,租金每平方呎26元。后在2019年3月下旬撤回;2019年7月,市府签下了租约。星岛综合报道

接9億元學生義工計劃 WE創辦人:幫助年輕人 沒獲利

■■电脑显示器上的两人就是WE创办人,他们出席国会听证会。 加通社   WE Charity两位创始人基尔伯格兄弟(Marc & Craig Kielburger)周二出席众议院财政委员会听证会,他们强调其组织同意管理杜鲁多政府9亿元的学生义工资助计划,纯粹是希望有所作为,不是想从中获利交易。另一方面,受到近期的负面新闻影响,多个加拿大知名企业周二均表示,将终止与WE慈善机构的合作关系。 弟弟克雷格称其组织并未有任何财务问题,他说:“WE是为了帮助政府和加拿大的年轻人。有些人认为,在加拿大学生志愿者资助计划之前,WE正处于财务困境中,因此这个计划激励了我们,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说,WE之前曾建立两个大型的青年服务计划, 一个在安省,另一个在美国,故有丰富经验。“我们之所以被选上负责这项工作,不仅是因为我们与政界有良好关系,更多是因为我们愿意利用我们25年经验,可以极快的速度来建立该计划,可对加拿大年轻人产生好的影响。”他强调,根据和渥太华的协议,WE仅负责派发计划费用,并不会因此获得收益。 多个加企称终止合作关系 ■■道格拉斯出席听证会。网上图片 克雷格对此事的发展感到难过,对员工、WE合作伙伴和组织服务的社区造成的挑战感到遗憾。至于早前有媒体报道,负责学生志愿者资助计划的单位是另一个WE成立的房地产控股公司 WE Charity Foundation,创办人之一、哥哥马克则驳斥“那不是房地产控股公司,它从未持有过任何房地产。透过WE Charity Foundation来运作该计划,是为了限制责任归属的手段。” 在WE Charity担任董事会委员已15年的道格拉斯(Michelle Douglas)周二出席听证会时说,董事会一直被告知出席WE Day活动的演讲者都未获得报酬。WE本月稍早证实,总理杜鲁多的母亲和弟弟担任演讲嘉宾多年,共获得超过30万的演讲费。道格拉斯说,当她听到关于演讲费用的消息感到非常吃惊。 道格拉斯并提到,疫情爆发初期,该组织解雇了数百名员工,当时她与管理层因而发生冲突。“董事会一再要求管理层提供财务证据以证明裁员是合理的,但没有得到答案。”因为理念上的差异,最终她选择离开WE。 尽管WE Charity被认为和杜鲁多家族有深厚联系,但道格拉斯表示,董事会认为WE是无党派倾向的。“至少在董事会,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是无党派的,会与任何三级政府接洽。” 杜鲁多和其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将于周四出席听证会,以回答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另一方面,几个加拿大知名企业包括加拿大皇家银行、Loblaw、GoodLife Fitness和毕马威(KPMG)等周二均表示,他们将终止与WE慈善机构的合作关系。西捷航空和DHL则称仍在考虑如何处理和WE的合作关系。 星岛综合报道

指小杜藉WE操作腐敗 熙爾稱: 令人作嘔

■■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左)指责杜鲁多以疫情为借口来操作腐败。网上图片 夏季的众议院火药味特别浓厚,周二总理杜鲁多和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两人为WE Charity慈善组织的拨款争议来回交锋,火花不断。 熙尔问:“总理会做正确的事,将出席委员会听证会吗?” 杜鲁多的回应提到,他的政府已经推出了各种援助计划和社会支持,但他没有确认是否会出席听证会以说明政府授予WE Charity合同时,他扮演的角色。 熙尔说:“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总理一直以疫情为借口来操作腐败。……我没有什么好问的了,议长先生,这简直令人作呕。” 促自由党团逼小杜下台 杜鲁多企图转移话题,他说,周二的讨论主题是新冠状病毒援助计划的新增款项,“反对派可能会有疑问才对。” 但反对党仍紧抓不放关于WE拨款的质疑,魁人政团党领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和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均要求杜鲁多提供更多有关其政府与WE Charity独家协议的相关资料。 熙尔继续呼吁自由党国会议员站出来向他们的党领杜鲁多施加压力,要求他辞去总理职务。熙尔称:“如果他们不要求杜鲁多辞职,就等于是告诉加拿大人他们完全不介意他的腐败行为。” 小杜执政后补助款翻番 根据联邦政府的支出明细,WE慈善机构从哈珀政府时代起,就开始获得联邦资助。但总理杜鲁多2015年执政后,对WE的补助款翻了一番。 据Global电视台审查发现,联邦政府在2006年至2015年之间向WE慈善机构拨款约110万元,其中,2008年至2012年并未拨款,直到2012-2013财年恢复约40万拨款。但杜鲁多执政下的2015年至2019年,WE Charity共获得550万元的资金。 调查发现,财长的养女阿坎(Grace Acan)为该慈善机构工作,另一个女儿克莱儿(Clare Morneau)此前曾在WE Day活动上发表演讲。

加拿大財長亦有嫌 養女任職WE慈善組織

■■财政部长莫奈的养女,在慈善组织WE Charity工作。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联邦政府选择慈善组织WE Charity承揽9亿元的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的争议越闹越大,有消息披露,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也有份参与决定,而他的养女在该机构工作。 据《星报》报道,自2019年8月起,阿坎(Grace Acan)受聘于WE Charity及其营利性公司ME to WE。她出生于乌干达,在2010年十几岁时获得资助来到加拿大时,并成为莫奈家中的一员。 尽管他的女儿受雇于该组织,莫奈仍参加了内阁讨论并决定向WE Charity支付1,950万元报酬,以运行9亿元的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WE Charity周五确认阿坎是该机构一名员工,并知晓她是由莫奈家族的赞助,从乌干达北部来到加拿大。 这一层关系是由媒体机构Canadaland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周五早些时候披露的。 莫奈办公室的发言人普托(Maeva Proteau)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阿坎自2019年以来一直是WE的合同雇员,在旅游部门担任实习生, 她是凭自己的成绩获得了这一职位。 她的工作与WE组织和加拿大政府之间的任何互动绝对没有联系。星岛综合报道

杜魯多母親與哥哥WE演講 獲30萬元報酬

早前渥太华让慈善组织WE Charity承揽9亿元的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的争议,继续发酵。组织周四改口称,过去4年中,总理杜鲁多的家人在该组织上的演讲,获得近30万元报酬。 根据WE Charity周四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提供的资料显示,杜鲁多的母亲玛格丽特·杜鲁多(Margaret Trudeau),于2016年至2020年之间为28场WE的活动发表演讲,演讲酬金共获得25万元。他的哥哥亚历山大·杜鲁多(Alexandre Trudeau),从2017年至2018年也参加了8场WE活动,获得了约3.2万元的报酬。 CBC早前向WE Charity询问,澄清有关杜鲁多家族出席该组织活动的条件时,得到的回复是杜鲁多,其妻苏菲(Sophie Gregoire Trudeau)及其母玛格丽特,在过去多年都有在节目和活动中亮相,但“组织从未向这些人参与节目和活动支付任何酬金”。不过,该组织昨天发送电邮给CBC,称组织希望“主动”联系以“提供一些最新信息”。 在CBC获得格丽特和亚历山大的演讲酬金资料后不足一小时,新闻网站Canadaland就发布,取得WE Charity的声明,称该组织组织向杜鲁多家族的成员支付了数十万元,作为他们于2016年至2020年间的演讲费。大部分费用由ME to WE社会企业(ME to WESocial Enterprise)支付,该企业是与WE Charity密切相关的营利机构,但演讲费中有64,000元直接由WE Charity支付玛格丽特,组织称这是在计费和付款中发生了“错误”。 WE Day是WE Charity与赞助演讲者的企业合作伙伴共同组织的活动。这些企业的发起人之一就是ME to WE社会企业,它通过Speakers’ Spotlight Speakers' Bureau组织支付玛格丽特。亚历山大也是通过该组织获得报酬。 总理办:亲属自决支持组织 总理夫人苏菲也与WE Charity有密切联系,她是该组织的大使,并以该组织的名义主持精神健康播客节目。总理办公室周四晚证实,苏菲于2012年的WE活动中获得1,500元报酬,那是在杜鲁多成为自由党党领之前。 杜鲁多本人也曾在全球许多WE活动中发表演讲。总理办公室发言人加农(Chantal...

與杜魯多關係受質疑 WE喊停聯邦9億元義工項目

■■由于杜鲁多及妻子与WE机构的密切关系,这项“独家代理”一直备受批评。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联邦多元、包容及青少年部长楚萱歌(Bardish Chagger)表示,WE组织不会管理联邦政府用来支付学生和应届毕业生今夏当义工的9亿元计划。在昨天上午的一份声明中,楚萱歌说这是“双方同意的决定”。 自从上周宣布由Craig和Marc Kielburger兄弟创立的慈善机构主理该计划以来,由于总理杜鲁多及妻子与该集团的密切关系,这项“独家代理”的决定一直备受批评。 杜鲁多和楚萱歌曾多次表示,建议由WE进行这项工作的,不是政客。 这项义工计划将为义工服务时间达到500小时的参加者,支付最高5,000元的资助费用,这是针对今年夏天因为新冠疫情而找不到工作的学生。 楚萱歌的声明说,已经报名的义工应该不会受到影响,WE慈善机构会退还已经从联邦政府收到的钱。星岛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