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3日 星期六 02:37:32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加航

缺人手停飛稱是安全問題 加航被指鑽漏洞逃索賠!

■■加航乘客出发前不到4小时接通知航班被取消。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出发前不到4小时,加航乘客法雷尔(Ryan Farrell)发现从黄刀出发至卡尔加里的航班被取消。 加拿大航空引用“机组人员限制”为由,将法雷尔的机票推延至48小时后的另一航班。6周后,法雷尔发现,他的赔偿要求,被加航拒绝。 法雷尔于7月29日获得加航的电子邮件中指出:“由于你的航班,是因疫情对运作造成影响,导致机组人员限制而被取消或延误,你的赔偿要求并不适用,因为取消或延误是由安全相关问题而引起”。 法雷尔表示,取消航班,是因为加航未能召集机组人员,而不是因为任何其他原因,及航班本身的安全问题。 他表示:“航空公司正试图利用人们在疫情与安全之间建立联系,实际上,如果你对他们的逻辑进行测试,根本站不住脚。” 加航于2021年12月29日发出的备忘录中,指示员工将人手短缺而导致航班被取消,归类为“安全”问题;根据联邦法规,旅客将无法获得赔偿,该政策至今仍然生效。 因航班取消索赔遭拒绝 但加拿大的《航空旅客保障法例》(Air Passenger Protection Regulations,简称APPR),要求航空公司在出发前14天或更短的时间收到通知时,因本身控制范围内的原因而导致取消或重大延误时,须赔偿乘客1,000元;但如果出于安全而需要作出更改,航空公司是不需支付这笔费用。 加拿大交通局(Canadian Transportation Agency,简称CTA)表示,将员工短缺视为安全问题,是违反联邦法规。 该局表示:“如果机组人员短缺,是由于航空公司的作为或不作为而造成,则依照APPR的宗旨,这项停止服务将被视为航空公司的控制范围内;故此当航空公司因本身行为而造成安全问题时,不应将由机组人员短缺造成的暂停服务,视为‘出于安全目的所必须的’。” 加航于去年12月发出备忘录,是奥密克戎(Omicron)浪潮高峰期,加航表示:“立即生效,由于机组人员取消航班被视为在承运商控制范围内──为了安全”;“受这些航班取消所影响的乘客,仍然有资格获得酒店住宿、餐食等标准待遇,但将不再有资格获得APPR索偿”。 加航于7月25日的电子邮件中指出:“鉴于新冠变种病毒带来的持续特殊情况,这政策仍然有效”。 航空乘客权利倡导组织主席卢卡奇(Gabor Lukacs)表示,加航正利用乘客权利章程中的漏洞来逃避赔偿,她呼吁监管机构加强执法。 消费者可以透过符合CTA的要求,对航空公司拒绝赔偿提出反对;但截至5月,该机构积压的投诉已超过1.53万宗。 她表示,加航的目的,是要阻止乘客要求赔偿,“在我们看来,这种政策,反映加航并不关心顾客”。 加航表示:“与疫情爆发前作比较,加航已经并将继续拥有与其飞行时间表相称的更多员工”。 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航空管理项目负责人格拉德克(John Gradek)表示,运输机构对“崩溃”负有部分责任,因为在制定规则上,比欧洲与美国的规定宽松。 他强调:“承运商一直努力指责并声称延误超出其控制范围,以减少责任”。  

加航擴大與聯合航空的合作關係 提供更多美國航班!

【加拿大都市网】加航(Air Canada)与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签署协议,扩大两间公司的关系,为美国提供更多航班选择。 据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道,两间航空公司年前已于跨境市场上展开合作。 加航网络规划及收益管理高级副总裁加拉多(Mark Galardo)表示,协议标志着加航与联合航空的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将加快加航从疫情中的复苏,并加强两间航空公司的实力。 根据新协议,两间航空公司将能协调他们的网络和飞行时间表,双方强调,此举将使他们能为客户提供更多选择。 在监管机构和反垄断的要求允许下,加航与联合航空同时能为彼此的跨境航班出售机位,并在枢纽市场(hub markets)之间分享航班收入。 联合航空和加航是星空联盟网络(Star Alliance)的创始成员,并与汉莎航空集团(Lufthansa Group)签订跨大西洋联合业务协议。 V06

行李延誤2天!時隔一年後加航賠了$1200元

【加拿大都市网】2021年9月,卑诗省女子杰西卡·卡琳(Jessica Kalynn)抵达迪拜打算进行为期六天的旅行。然而,她的行李延误了两天才送到她手里。杰西卡称她在迪拜等待行李的两天内,被迫购买了价值超2000加元的一些个人用品,如鞋子、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等。 上周,法庭作出了有利于她的裁决。 加航需赔偿杰西卡总共1200加元。 法庭的书面判决书显示,得知行李被延误后,杰西卡购买了超过2000加元的物品,包括四双鞋、六件下装、五件上衣、一件泳衣、两件胸罩、两件内衣、一包袜子和化妆品。 杰西卡在法庭上说,她需要这些衣服是因为她的行程包括了参加工作会议、在高级餐厅参加正式的晚宴以及健身等。 加拿大航空公司提出赔偿她500加元,但她想要更多索赔的来支付她的开支。 在这场纠纷中,杰西卡称她在迪拜等待行李时被迫购买了所有物品,她有权获得共计2120.67加元。 由于加拿大航空公司已经支付了500加元,她要求加航再赔1620.67加元。 加拿大航空公司认为这一费用过高,仲裁员谢莉·洛佩兹在一定程度上同意了这一说法。 “考虑到她确实已经安排好了行程,我觉得杰西卡买一些不同的衣服和鞋子是合理的,”她写道。 “即使有不同的活动,但杰西卡也没有充分解释为什么她需要四双鞋(除了她在飞机上穿的)、六件下装和五件上衣,即使她不得不在一天内换衣服。” 仲裁员要求加航在已经支付500加元的基础上再支付700加元的赔偿金。 航空乘客权益专家Gábor Lukács对这一决定表示认同。 他说:“(这)表明乘客在寻求正义。”他还补充说,乘客不需要简单地接受航空公司最初提供的、认为合理的金额。 联邦政府采取措施解决机场延误问题,这阻碍了旅游业的复苏。在加拿大,如果行李延误,乘客可以索赔约2200加元的损失。 但是,Lukács说,关键是要清楚地表明你的购买需求是合理的。 “行李延误也不是疯狂购物的理由,”Lukács说道。 他说,如果旅客能证明购买的所有物品都是必需的,那么期望得到最大限度的赔偿是完全合理的。他建议丢失行李的乘客保留所有收据,以及有关行李使用情况的文件。 ref:https://www.cbc.ca/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air-canada-1200-delayed-baggage-1.6524587 编译:YUAN

多倫多機場轉機需要預留出多長時間?加航發佈最新指引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航班延误和行李丢失给夏季的旅行计划带来了混乱,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对旅客在两次转机之间应该预留多长时间提出了建议。 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上周将夏季航班削减了15%以上之后,他们还提高了转机的最短建议时间。 “我们已经调整了航班,让顾客有更多时间能够赶上飞机。此外,我们还推出了相关政策,如果能延长转机时间,乘客可以免费改签航班或提前待命。”加拿大航空发言人彼得·菲茨帕特里克告诉CTV新闻。 对于那些国际旅行,并要在多伦多机场进行转机的人,加航建议在大多数情况下需要将转机时间延长30分钟。 以下是加航对从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转机的旅客提供的最短预留时间的建议。 对于在多伦多转机并在加拿大境内旅行的乘客,加航建议至少预留40分钟才能赶上你的第二架航班。 加拿大航空公司建议,从加拿大另一个城市飞往多伦多的乘客在飞往美国之前至少需要预留1小时10分钟的时间 反之,如果从美国到加拿大在多伦多转机,建议至少预留1小时40分钟。 对于从加拿大另一个机场出发前往其他海外目的地之前,在多伦多转机的乘客,加航建议预留60分钟转机。 从美国途经多伦多飞往其他国际目的地的旅客也建议预留60分钟。 国际旅客在到达多伦多前往另一个加拿大目的地之前的最短转机时间稍微复杂些。加航一般建议预留1小时15分钟,但对于抵达多伦多并从以下城市飞往蒙特利尔的旅客,建议在2022年9月6日之前预留出2小时时间:Bogotá、多哈、迪拜、大开曼群岛、墨西哥城、普拉塔港、蓬塔卡纳、圣何塞、圣克拉拉、圣地亚哥、首尔、上海和西班牙港口。 建议经由多伦多前往美国的国际旅客在航班之间留出1小时25分钟的时间。 对于从国外前往国际目的地的旅客,建议在60分钟内通过多伦多机场转机。 如果我误了航班怎么办? 当一架航班延误超过三个小时或取消时,加拿大航空公司会为乘客重新预订同一机场的下一架“合理路线”的航班。规则规定,改订的航班将在造成航班延误或取消的事件结束后48小时内起飞。 如果一个行程中的多个航班延误,造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航班错过,补偿取决于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最终,航空公司将确定延误是否在加拿大航空的控制范围内。例如,如果因餐饮或机组人员相关的错误需要额外的时间,这将在加拿大航空公司的控制范围内。但是,如果是维修问题或与天气有关的中断,乘客将没有资格获得赔偿。 延误和取消的补偿将根据您到达最终目的地的时间计算。如果航班延误3到6小时,乘客将有资格获得400加元。当延迟时间增加到6至9个小时时,这笔钱就增加到700加元。超过9小时的延误要支付1000加元。 ref:https://www.cp24.com/news/this-is-how-long-air-canada-says-travellers-now-need-between-connecting-flights-1.5975074 编译:YUAN 图源:加通社

遇到加拿大的航空公司取消航班 乘客如何取回退款?

■■加航上周宣布削减其夏季航班时间表。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航日前突然削减其夏季航班时间表,取消了一些航班。面对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这种情形,乘客如何取回退款?如何保证权益? 卢卡奇(Gabor Lukacs)管理一个Facebook群组,帮助乘客解决与加拿大旅游业的航空公司和监管机构之间的纠纷,他表示,他和他的团队最近几天收到了大量有关乘搭飞机的投诉。 他周一告诉《全球新闻》(Global News),“我们收到了大量的帮助请求,不幸的是,我们无法提供所有的帮助。航空公司为公众制造的问题是巨大的。” 尽管加拿大机场的人员短缺导致了数月来旅客大排长龙和延误,但是卢卡奇认为最近的问题主要出于航空公司本身。他指出,加航网络发生的事情类似于航空公司可能超额预订一个航班,例如在100个座位的飞机售出110张机票。现时出现类似的情况,但规模要大得多。 如果乘客遇到航班被取消,加航必须为乘客退款,但取决于承运人何时通知乘客航班中断。 退款外或需另加赔偿 2019年生效的航空旅客保护条例(APPR)要求,如果旅客选择拒绝重新预订,则在承运人控制范围内的取消或重大延误需要赔偿400元至1,000元之间的赔偿金(与退款不同)。 加航行政总裁卢梭(Michael Rousseau)在上周发给受影响乘客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把航班时间表的转变与全球航空系统的短缺联系起来,称情况是史无前例和不可预见。 不过,这些论点对卢卡奇来说并不成立。他指出,这是百分之百在承运人的控制范围内。 《全球新闻》联络了加航,以确认该航空公司是否认为乘客有资格获得此类补偿。该航空公司确认会遵守APPR的义务,但未说明是否认为中断在其控制范围之内。 根据联邦法规,如果乘客在起飞前两周以上被告知他们的航班被取消,或由于承运人控制范围内的原因被延误3个小时或更长时间,则乘客应得到替代行程安排或退款,这是旅客的选择。 如果行程在14天或更短的时间内被取消,取消或延误9小时或更长时间的乘客可获得1,000元,被延误3至9小时的乘客可获得400至700元。 信用卡退款是最后招数 无论通知时间有多长,选择拒绝重新预订的乘客除了得到退款之外,还应获得400元的赔偿。 航空公司必须致力于为其网络上为受影响的乘客重新预订,在原定起飞时间后9小时内起飞。根据乘客权利章程,如果不能,必须尽快在另一家航空公司网络上为乘客免费预订。 卢卡奇指出,对于国际旅行,乘客还可以获得自付费用和其他损失的报销,例如因行程中断而损失的工资。此承保范围属于《蒙特利尔公约》,这是一项全球商定的航空公司赔偿规则。 如果乘客无法联络航空公司要求退款或赔偿,乘客可以采取其他一些途径来收回金钱。 卢卡奇表示,如果航空公司未在30天内确认乘客的退款或付款,请迅速上诉小额钱债法庭,以加快流程。他补充道,在航空公司拒绝退款的情况下,信用卡退款是一个有用的最后手段。

長周末2/3航班延誤 加航誤點全球第一!

■■图为在6月30日,一班由满地可杜鲁多机场起飞的加航航机。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航空公司和机场在刚过去的加拿大国庆日长周末,航班延误在全球名列前茅,比世界上几乎任何其他航空公司都要多。 根据追踪服务FlightAware的数据,加航在周六和星期日的延误中排名第一,因为其三分二的航班,总共717班都延迟降落。在星期日,这一比率为67%,比并列第二的三家航空公司高出14个百分点以上,其中两家是加航的附属航空公司。 总部位于哈利法克斯(Halifax)、为加航提供区域服务的航空公司Jazz Aviation,以及低成本的Air Canada Rouge皆有53%的航班延误,星期日与希腊区域航空公司Olympic Air并列第二。 周六,西捷航空(WestJet)与旗下廉价航空公司Swoop在航班延误上,分别位列第三及第四名。 在机场方面,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在星期日以53%的航班延误,位居第二,仅次于中国广州的主要机场。作为加航主要枢纽的皮尔逊机场击败巴黎的戴高乐机场和德国的法兰克福机场。 加机场客流量达疫前八成 根据FlightAware的数据,满地可机场在星期日有43%的航班起飞出现延误,位列第六,与英国伦敦的希思路机场(Heathrow)持平。 加航上周表示,将削减大约15%的夏季航班,即7月和8月的近一万个航班,影响数十万个乘客,因为该国的航空网络出现问题。 正值加拿大和美国都是法定假期之际,上周末机场出现的旅客大排长龙和行李如迷宫般的场景充斥着社交媒体。事实上,随着防疫限制措施被放宽或被取消,旅行意欲恢复,令全球各地的机场十分繁忙。 专家表示,加拿大机场的客流量在高峰时段已经达到2019年的水平,整体上接近大流行前客流量的80%。 投资公司Cowen的航空分析师贝克(Helane Becker)指出,这情况将伴随大家整个夏天。几乎每家航空公司都鼓励大家提前退休或休假。 工会表示,一些飞行员的执照还没有更新,而地勤和行李搬运职位的空缺由于工资低和工作环境紧张仍然未被填补。  

加航宣布減少7月8月航班 延誤混亂繼續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由于延误继续影响旅行,它正在减少今年7 月和8月的航班时刻表,以减少混乱的影响。 加航发言人在给《星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大部分受影响的航班都是往返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的机场,对国际航班没有影响。 加拿大航空公司发言人写道:“主要是频率减少,受影响的是小型飞机在跨境和国内航线上的夜间和深夜航班。” “我们的国际航班不受影响,只是进行了一些时间调整,以减少高峰时段的飞行,并平衡客流。” 加航将在 7 月和 8 月平均每天减少 77次往返航班,即154次航班。蒙特利尔和匹兹堡、巴尔的摩和基洛纳之间的三条路线将暂停,一条从多伦多到麦克默里堡的路线将暂停。 “在此之前,加航平均每天运营约 1,000 个航班。”发言人说。 航空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卢梭周三在给客户的电子邮件中强调,人们已经“以我们行业前所未有的速度”重返飞行。 “为了达到我们需要的运营稳定性水平,我们现在不情愿地减少了 7 月和 8 月的时间表,以便将客运量和流量减少到我们认为航空运输系统可以容纳的水平,”他写道。 这位首席执行官补充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因为这将导致额外的航班取消,这将对一些客户产生负面影响。” 卢梭写道:“但提前这样做可以让受影响的客户花时间有条不紊地做出其他安排,而不是在旅行前不久或旅行期间中断他们的旅行,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它还将使我们能够更可靠地为所有客户提供服务。” 航班和行李延误一直是今年夏天旅行的标志。周三早些时候,加拿大媒体报道称,过去一周飞往加拿大最繁忙机场的大部分国内航班要么延误要么取消。 (言西早 图)

股票推薦:加航與美航比較 哪只股票前景更好?

(加航股票自去年6月以来已下跌逾40%。星报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旅游业复苏,机票销售正大幅回暖,但本国最大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现在却面临盈利压力及股价疲软;而美国主要航企之一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股票虽然也在下跌,但2022年的盈利前景却非常乐观。究竟哪家公司的股票能“飞”得更高? 加航4月底报告今年第一季度运营收入为25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的7.29亿元;运营亏损也由2021年第一季度的超过10亿元,减少至5.5亿元。 随着航空旅客的大增,加航正在增加运力应对。但与此同时,通货膨胀令运营成本增加,航空燃料的成本也在上升。这种紧张关系已反映在该公司的股价上。加航股价为目前为每股16.68元,相比于去年6月时的28.10元,跌幅超过40%。 Strategic Analysis Corporation的董事长希利(Ross Healy)在《星报》的访问中称,航空业仍面临疫情造成的动荡。在加航公司公布其第二季度收益之前,很难知道该公司股票是否是一个明智的投资。目前,加航正处于“相当严重”的下跌趋势中。 希利表示,由于加航本季度的短期盈利压力和股价下跌,他现在“不一定会看上”该公司的股票。 在美国,随着对入境外国旅客的新冠阴性检测要求取消,航空旅行已基本恢复正常。 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美国航空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的收入为89亿美元,净亏损为16亿美元。该公司表示在3月份实现了创纪录的销售额,收入高于疫情前的水平。 尽管如此,但美国航空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处于近似自由落体式下跌的状态。截至周四,该公司股票的交易价格为每股12.05美元,而去年6月为22.83美元。 希利认为,与加航相比,美国航空提供了更好的长期投资机会,因为它的购买成本更低,且该公司预测2022年可实现盈利。相比于加航,美国航空似乎已准备好迎接更强劲的反弹。 不过,希利建议,最好先了解两家航空公司在第二季度中的收益表现,然后再决定购买哪一只股票。他说,如果想进行明智的投资,必须等待这个季度结束。从短期来看,两家公司的股票对投资者均不利,但有利的一面是,市场大跌对新投资者来说是买入的良机。   V18

登機後航班被臨時取消!兩女子被迫到陌生人家中留宿

【加拿大都市网】航班延误与取消,登机与抵达旅客大排长龙,混乱场面已持续了多个星期;近日有2名女子,虽然已经登机,但航空公司临时取消航班,令2人最终要到陌生人家中暂住。 Kirstin Hanson表示,6月14日计划在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乘搭加拿大航空的班机返回沙省利载拿,他与朋友已经登机,但在机舱上坐了不久,航空公司宣布航班被取消,所有乘客被要求下机。 Hanson表示,这已经十分混乱,但取回行李方面更加混乱,好似战争场面一样。 她表示,与其他同机乘客,在机场再等了数小时才能取回行李,且没法与加航取得联络,以便安排酒店及另一航班。 Hanson表示:“加航没有作出任何协助,令我们陷入困境之中”。 她表示,与朋友坐在机场的长椅上,两人希望找酒店暂住,但不少酒店已被订满,而且一晚的酒店费用超过1,000元。 Hanson表示,就在那时,有一名女子走近他们,问他们在等谁;Hanson与朋友将情况告知她后,该名女子问她们是否愿意到她的家中留宿一晚。 两人最终到该名女子家中暂住。 Hanson表示,通过加航的应用程序重新安排另一航班,但不确定是否真的可以回家;她表示,感到十分紧张及担忧,而朋友也必须寻找他人替她上班。 加航发言人表示,Hanson的航班,由于疫情的关系,机组人员已超出值班的时间,故此要被迫取消,且强调这是没法控制的情况。 发言人表示:“在这情况下,加航会自动为乘客重新预订下一班航班,部分乘客更有可能被安排到其他航空公司”。 (图片:CTV) T02

加拿大航空公司多倫多至上海航班被熔斷

【加拿大都市网】2月14日,中国民航局再发熔断指令,对包括加拿大航空公司AC027航班在内的6个航班实施熔断措施。 根据中国民航局通报,2月4日入境的加拿大航空公司AC027航班(多伦多至上海,周五入境)确诊新冠肺炎旅客6例,2月4日入境的芬兰航空公司AY087航班(赫尔辛基至上海)确诊新冠肺炎旅客6例,2月5日入境的奥地利航空公司OS75航班(维也纳至上海)确诊新冠肺炎旅客7例,自2月21日起,分别暂停以上3个航班运行2班。2月5日入境的阿联酋航空公司EK362航班(迪拜至广州)确诊新冠肺炎旅客6例,自3月7日起,继续暂停该航班运行2班。2月9日入境的土耳其航空公司TK72航班(伊斯坦布尔至广州)确诊新冠肺炎旅客14例,自3月21日起,继续暂停该航班运行4班。2月12日入境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10航班(莫斯科至青岛)确诊新冠肺炎旅客14例,自2月28日起,暂停国航CA910航班运行4班。上述熔断的航班量不得用于其它航线。 (言西早报道)

14女童被遺棄皮爾森機場,加航:不承擔責任

【加拿大都市网】14岁的伊娃(Eva)住在St.John。她寒假时独自飞到多米尼加共和国探望父亲,没想到在回程时,由于航班取消,她被独自遗弃在皮尔森国际场,而根据加航的政策,航空公司在航班被取消时,无需对独自飞行的未成年人负责。 转机航班取消,女孩被遗弃机场 伊娃的母亲奥利瑞(Diomerys O’Leary)向CBC投诉说,她的女儿伊娃1月18日从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飞往圣约翰的航班,由于纽芬兰和拉布拉多机场的工作人员不足而被取消。航班要在两天后才能重飞。 伊娃惊慌失措,给奥利瑞发了大量短信,说加航让她自己安排睡觉和吃饭的地方。奥利瑞让女儿回加航柜台再次寻求帮助,但工作人员拒绝了伊娃的求助。 面对惊慌失措的女儿,身在2000多公里之外的奥利瑞开始远程帮助寻找住处和食物。 O'Leary 花了几个小时在电话和网上为她的女儿安排帮助,而女孩则独自在多伦多机场等候。 酒店不会接受未成年人。 她没有任何现金购买食物,而且她的 Apple Pay 应用程序也无法运行。 奥利瑞终于找到了一家可以让 Eva 过夜的 Airbnb,订了一辆优步把她送到那里,并订购了送货服务,这样她的女儿就可以吃饭了。 14岁的伊娃因航班取消,被独自留在机场。(奥利瑞提供) “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奥利瑞说。 “即使在我安顿好了女儿之后,那天晚上我也无法入睡。” 下一步是让她的女儿回家。 奥利瑞花了近两个小时和加航在电话上沟通,终于买到一张第二天飞往纽芬兰拉布拉多省甘德的机票,然后又买了一张从甘德返回圣约翰的巴士票。 加航工作人员不提供帮助 加航告诉CBC,呼叫中心层“提供住宿协助,但客户的母亲(奥利瑞)拒绝了”。 可根据奥利瑞提供的电话录音,工作人员很明确地说没法帮助安排住宿,并建议伊娃向不同的加航服务台求助。在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后,呼叫中心让伊娃的态度强硬一些,不过这时奥利瑞已经订了民宿。 奥利瑞就指希望看到加航承担更多责任,或者停止接受未成年人单独乘坐多段航班。“他们很乐意拿走我的钱,但不对她(女儿)的安全负责,”她说。 加拿大航空公司事后向奥利瑞提供了一张 500块钱的旅行券,“作为一种善意的姿态”,不过被奥利瑞拒绝了,她表示“这与钱无关。”她想要的只是航空公司的明确解释。 “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在其他家庭身上。”她说女儿现在没事,但估计以后不会再独自飞行了。 航班取消,加航不需负责 对这起事件,加航表示“通常不建议”儿童单独乘坐需要转机或国际航班旅行,“因为可能会出现航空公司无法控制的意外航班中断”。不过该警告没有出现在加航网站的“儿童独自旅行”部分,在预定机票过程中也不会显示。 加航把未成年人抛弃在机场的事情之前就有发生。2016 年,一名 15 岁的新斯科舍省男孩被从飞机上赶下来并留在皮尔森机场的地板上睡觉后,加航空被敦促改变其政策。 两年前,另一名 St. John's青少年在加航的航班因恶劣天气而返航后,在同一个机场独自过夜,只带了一张 10块钱的食品券。 在加航网站最底端,有一条链接,转到一份122页的国际旅行规定,在第49页显示,“除适用于成年乘客的责任外,对于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加航不承担任何财务或监护责任。 " 除了加航,WestJet 和 Air Transat也有相同规则。 如果航班因承运人无法控制的原因而中断,例如伊娃前往圣约翰的航班被取消,成年乘客将没有任何补偿。 不过几年前政策并非如此。加航的网站以前的信息是:即使没有“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服务,12 至...

加航增加貨機協助運送物資到受災地區

【加拿大都市网】上星期的暴雨洪水令卑诗省全省陆路交通受阻,南部与温哥华的大部份公路损毁。加拿大航空公司宣布,会增加飞温哥华的货机班次,直至今个月底。 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一宣布,在11月21日至30日期间增加进出温哥华的货运能力,以确保在上周水灾影响之后,卑诗省的供应链仍可维持。加航总共增加了586吨货运能力,以支持卑诗省的经济供应炼和社区的需求。 加拿大航空公司货运副总裁贝里(Jason Berry)说:“经济供应链至关重要,为了支持进出卑诗省的紧急货物运输,原本28个客运航班以窄体飞机飞行,我们灵活性重新安排,改用较大型的广体机,包括波音787Dreamliners、波音777和空中巴士A330-300,以便增加载货量,改动后将额外载多282吨货物。”贝里又指,加航会增加13班全货运航班,额外提供大约 304吨的货运能力。这些飞机将帮助运送邮件和易腐食物,如海鲜、以及汽车零部件和其他工业产品。 除了额外的货运能力外,自11月17日以来,加航还会在Kelowna及Kamloops改用较大型客机,以便增加载客量。同时可为这两个社区增加大约1,500个座位。这可让受高速公路关闭影响的市民能够进出相关机场,并通过客机的货运能力,也可以将重要的紧急医疗用品运送到受灾地区。加航将继续密切关注卑诗省的情况,并将相应调整其客运和货运时间表。 V10

加航業務逐漸從新冠疫情中復蘇 不再依靠聯邦政府援助計劃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随着公司业务逐渐从新冠疫情影响中复苏,公司将不再依靠联邦政府的53.75亿元的援助计划。 加航周五表示,公司已使用援助计划为乘客退还了那些“不可退票”的机票费用。在全部可用的援助基金中,尚有37.75亿元没有使用。 加航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尚(Michael Rousseau)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召回员工,同时增加新航线及航班,恢复飞行服务。上季度,我们还完成了71亿元的融资。” 声明还写道:“加航非常感谢联邦政府的支持,帮助我们维持竞争力,并从新冠的阴霾中走出来。”罗尚补充道,政府的援助让公司保留了数千个工作岗位,并帮助加航自己筹集额外资金,来应对应对疫情,以及为后疫情时代制定市场计划。 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与政府达成的协议提供了高达53.75亿元的计息贷款和5亿元的股权,让公司获得近58.75亿元的流动资金。 加航还称,大约58%符合条件的顾客要求退款,而在14亿元可以用于顾客退款的资金中,航空公司用掉了12亿元。 此外,作为交易的一部分,政府以每股23.18元的价格购买了价值5亿元的股份,约占公司6%的股权。加航表示,自1989年航空公司私有化以来,加拿大航空首次向政府提供公司股份。联邦政府将持续持有这些股份。 另一方面,由于尚有39.75亿元未动用,航空公司表示,根据协议条款,他们有权终止贷款,且无需支付任何罚款。 V33

翻臉比翻書還快?加航不再接受政府支持 此前達成的協議也要改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由于其财务状况已经改善,将不再接受联邦政府的进一步财政支持。 加航表示,它从COVID-19疫情中的恢复正在继续,由于其流动性的改善,它能够做出这一举动。 今年4月,加航与加拿大政府达成了一项59亿元的援助协议。联邦政府向加航提供贷款,但也要加航对高管薪酬进行限制,并承诺恢复一些区域机场的服务。 加航表示,它通过一项专门为客户退款的信贷安排借入了大约12亿元,而一揽子计划下的其他贷款没有被使用。加航说,根据协议条款,用于退票的资金将得到偿还。 在援助方案中,联邦政府还购买了价值5亿元的加航股票,加航称联邦政府继续持有这些股票。 加航此前还同意向政府发行股票购买权证。它说,随着经营性信用贷款的终止,尚未兑现的认股权证中有一半已被取消,并计划以公平市价要求兑现认股权证。(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加航CEO禍從口出引抨擊 道歉後火速請私教學法語

(卢梭上周有关法语的言论遭到抨击。CTV) 【加拿大都市网】加航行政总裁(CEO)卢‌梭‌(Michael‌ ‌Rousseau)‌在发表有关法语的不当言论后,已被迫做出道歉,并称已聘请了一位私人导师来学习讲及理解法语。 据CTV报道,卢‌梭上周对记者表示,他“能够在不讲法语的情况下住在满地可”,且认为“这是对满地可这座城市的一个见证”。他的言论随后遭到抨击。 这位在安省长大的加航行政总裁第二天被迫做出道歉。卢‌梭说,“我的本意绝不是显示对魁北克人和讲法语人士的不尊重。我向那些被我的言论冒犯到的人表示道歉”。 在一封用法语写给加航员工的信中,卢梭说,尽管他在魁北克生活了14年,但对发表有关自己不会讲或理解法语的言论表示“遗憾”。他写道,“熟悉我的人都知道,这些言论并不反映我的价值观和信仰。我认同且接受对我个人的批评。但是对我们员工和公司做法的批评深深伤害了我,因为我们一直在如此努力地为我们的客户服务。” 卢梭在信中接着确认,他已经聘请了一位私教,自己的“法语学习”已经开始。 此外,卢梭还表示,加航将对其有关官方语言的做法进行检讨和强化,且他本人“将亲自监督这个过程,以确保采取任何必要的行动”。 在这场有关法语的争论曝光之后,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致信加航董事会,要求将卢梭的法语技能,作为其年度绩效评估的一项决定性因素。她还要求将法语技能作为职位晋升的“重要标准”。 加航董事会主席索伦森(Vagn Sorensen)对方慧兰的来函做出回应称,“我们已与卢梭讨论了我们对事件的担忧,相信他将会尽一切努力,实现我们在公司内部促进使用法语的共同目标。” 魁省省长勒格(François Legault)在事件发生后发表讲话,称他对卢梭感到愤怒。勒格指,“卢梭说他来魁北克已经14年,不需要学法语,我感到很震惊,这表明他对加航讲法语的员工缺乏尊重。” 联邦官方语言专员泰伯格(Raymond Theberge)称,加航过去确实有不遵守《语言法》的历史。他指出,双语机构或组织的领导者应以身作则,他们如果能够以两种官方语言对他们的员工、客户和利益相关者发表讲话,则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V18  

加航800多名員工不願接種 被暫停職務放無薪假

【加拿大都市网】超过800名加拿大航空的员工被暂停职务,主要原因,是没有按照联邦规定,完成2剂疫苗接种。 加航行政总裁Michael Rousseau于周二(2日)表示,加航的2.7万名机组人员、客户服务及其他人员中,96%人已经接种了2剂疫苗;未有接种疫苗或没有医疗豁免的员工,已被安排放无薪假。 加航表示,WestJet的员工接种疫苗比例,与加航相同,不足4%员工(7,300人中不足300人)未有完成疫苗接种。 总理杜鲁多上月宣布,由10月30日起,受联邦监管的航空、铁路及航运业工人,必须强制接种疫苗。 (加通社资料图) T02

旅行更方便!這家航空公司向旅客提供便攜式COVID-19檢測試劑盒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一宣布,它将为飞往加拿大的旅客提供由医疗保健公司Switch Health制作的新冠自测装备。 联邦政府要求所有进入加拿大的旅客出示在飞行前72小时内进行的COVID-19测试结果证明。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Switch Health公司的自控检测,即RT-LAMP检测试剂盒,符合加拿大政府的要求,而且可以作为一种方便的替代方案,代替在外国寻找检测机构。 加拿大航空公司产品营销和电子商务高级副总裁Mark Nasr表示:"我们很高兴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最全面的旅行检测方案,这将使出国旅行更容易、更可预测。 航空公司说,旅客可以在登上回程航班之前使用便携式测试装备进行自测,并可望在45分钟之内收到结果。 RT-LAMP检测试剂盒是与多伦多的Switch Health公司合作提供的,目前只向Aeroplan会员限量供应,价格为149元。顾客可以从Switch Health网站或通过Aeroplan在线商店购买。 加航还提供79元的便携式抗原检测试剂盒,这些试剂盒不被加拿大政府承认,但可用于到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旅行。   编译:森森 图源:Toronto Star 参考链接: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air-canada-offering-portable-covid-19-test-kits-to-travellers-1.5638802  

加航推出新冠自檢測試套裝 售價79元及145元起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航空向旅客提供1种全新的病毒检测方式,让旅客离开或返回加国时,可自我进行检测,且短时间内获得结果,套装售价分别由79元及145元起。 加航表示,周一(25日)开始,推出多种全新病毒检测产品,当中包括自我管理的分子检测及抗原检测。 与加航合作的医疗保健公司Switch Health表示,检测盒可以在全球各地使用,并可在旅游前放在手提行李中,当中包括自我分子检测盒,这可符合返回加拿大的要求,让加拿大旅客在回国前,可以不需使用国外的检测诊所。 有关检测是在Switch Health的医疗专业人员,透过远程监督下进行,当中包括1份适合旅游的电子报告。 便携式RT-LAMP检测套装(适合进入加拿大)的售价由149元起,该套装可在45分钟内获得结果;便携式抗原检测盒(美国接受的检测)售价由79元起。 必须成为Aeroplan会员,才可以获得最低售价。 加拿大的官员早前表示,即使有人呼吁取消回国前的病毒检测,但这已被证明,对旅客是更有效的要求之一。 加航表示,全新的检测套装,目的是要简化检测过程。 (网上图片) T02

有乘客確診新冠 加航溫哥華航班被禁飛香港兩周

(林先生称航班实施熔断机制令出行前深感担忧。星岛记者摄) 【加拿大都市网】加航10月13日由温哥华飞抵香港航班(AC007)上有一名乘客,抵港后检测确诊新冠病毒,以及有一名乘客未能符合港府指明的入境防疫条件,禁止加航营运的客机在10月16日至29日从温哥华飞抵香港。有网民在脸书群组称,其家人本周从温哥华飞抵香港的加航航班已被告知取消,但已付费的新冠病毒PCR检测,仅能自行承担;亦有近期赴华的读者表示,由于部分国家和地区实施航空熔断机制,即有乘客入境时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乘搭的航班或会被停飞两周,因此在赴华前两周都感到非常忧虑,担心航班被取消而无法成行。本地旅游社负责人称,目前赴港过程让旅客感到身心疲倦,若出现航班停飞情况,旅客或须自行承担检测费用,以及赴港后的酒店隔离费用。 香港卫生署在香港时间周五(15日)公布,由于10月13日从温哥华飞抵香港的加航航班(AC007),机上有一名乘客经抵港检测而确新冠病毒,以及有一名乘客未能符合《预防及控制疾病(规管跨境交通工具及到港者)规例》(第599H章)指明的条件,卫生署遂引用第599H章,禁止加拿大航空营运的客机在10月16日至29日期间从温哥华飞抵香港。 由于加航突然停飞温哥华至香港的航线两周,不少准备赴港的乘客无法成行,本地开心旅游总裁陈开心周五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冠大流行期间赴港航班会出现变量,旅客在订机票时应谨慎衡量风险,她说:“若赴港航班突然出现变量,例如因染疫禁飞,或出发前取消,旅客出行前所支付的新冠病毒PCR检测须自行承担,而香港隔离酒店大多数都是无法退费,极少数酒店会打‘人情牌’给予退款,旅客在赴港前自我衡量金钱损失的风险。” 陈开心又指,她有客户近日曾预订从温哥华飞抵香港的国泰航空航班,该航班并非染疫航班,但在出发前告知取消,随后该客户改签至本次染疫的加航航班,该客户对此感到身疲力竭,陈开心说:“这名客户因家事返港,较早前预订国泰航空,并且已按港府入境政策做好PCR检测,隔离酒店亦已付款预订,国泰航空在起飞前取消航班,导致之前所做的新冠病毒检测作废,隔离酒店亦须支付额外费用。最终该名客户改签至这次的染疫航班,抵港后变为‘重点关注’对象,在隔离酒店每天必须进行新冠病毒测试,客户不仅感到情绪低落,旅行社亦要处理复杂的订位,此行可谓精疲力竭。” 陈开心最后借此呼吁读者,香港并非所有酒店都可进行隔离,旅客赴港前应查询港府所指定的隔离酒店,她说:“以港府对加拿大入境防疫措施为例,目前从本国飞抵香港须预订14天的酒店隔离,隔离酒店必须是港府指定,由于隔离酒店对全球各地的旅客开放,所以房源非常紧张,酒店通常都不会因为航班禁飞而退费,旅客一旦无法成行,酒店费用亦会被扣除,因此在赴港前应有心理准备。” 读者林先生受访时亦表示,对于某些国家和地区的飞机熔断机制深感恐惧,他在赴华前得悉有航班因出现染疫乘客而停飞,林先生害怕其航班会出现变量而无法成行,他说:“我早前因急事赴华,由于中国部分城市实行14天酒店隔离,以及7天居家隔离政策,这意味着赴华时间至少长达一个月,我出发前将温哥华所有工作和私事处理好,公司亦因业务淡季批准假期,我得悉出发前有另一航空公司的赴华航班因染疫停飞两周,我瞬间产生恐惧并多晚失眠,担忧一旦我乘坐的班次在出行前两周出现染疫者,我整个赴华旅程就无法成行,急事亦无法处理。”尽管林先生最终顺利飞抵上海,但他形容出发前的两周每天都非常煎熬,并第一次因出行担忧导致失眠多天。

加航攤上事!兩美國男孩被拒絕登機!他們的母親是好萊塢明星…

加航惹麻烦了!两名乘客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拒绝登机,结果这两人的妈妈是好莱坞著名影星...   好莱坞演员霍莉·罗宾逊·皮特 (Holly Robinson Peete) 表示,她的两个儿子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拒绝登机,因为他们无法出示用于支付机票的信用卡。   霍莉·罗宾逊·皮特和丈夫罗德尼·皮特,前NFL球员   她感到加拿大航空公司不尊重他们,甚至是种族歧视,因为乘客是两个黑人男孩。 事件发生在10月4日, 霍莉在卑诗省拍摄电影《我们的圣诞之旅》。霍莉很熟悉卑诗省,之前在温哥华拍摄了《21 Jump Street》,她曾说卑诗省是她的“第二故乡”。 事发时她的两个儿子——19 岁的罗宾逊和 16 岁的罗曼——正在温哥华探班,并计划搭乘晚间航班返回洛杉矶。他们俩都拿着单程(one way)的商务舱座位,霍莉说她以前帮儿子们订过很多次。   Instagram图 然而,当这两名青少年抵达温哥华机场的加航柜台时,他们被告知需要出示用于购买机票的信用卡才能登机。他们立刻打电话给父母,试图与售票员交谈并告诉他们是父母帮自己买的机票。 结果加航说这是一项规定,并且说这张卡被标记欺诈了。“他们说今天必须验证这张卡,否则不能坐飞机”,霍莉告诉 CBC 新闻。 “然后工作人员离开了,把他们俩留在柜台,没有其他人。” 霍莉说加航的工作人员拒绝与她交谈以核实她的身份,孩子们因此错过了他们的航班。 最终他们在附近的一家酒店过夜。第二天早上,霍莉重新帮他们预订来航班,这一次两人毫无问题地登机了,他们没有被要求出示信用卡。 “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情,你懂的,因为他们是两个独自旅行的黑人男孩,”霍莉说。   Instagram图 “我不愿意认为这是种族定性,但我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拒绝与父母交谈。” 航空公司称情况由于安全检查   霍莉把这件事情向媒体曝光后,加拿大航空公司称这种情况“令人遗憾”,并表示这是由于常规的信用卡安全检查措施造成的。 一位发言人告诉CBC新闻:“加拿大航空公司的这项安全检查,是针对在加拿大境外在线购买临近飞行日期机票的购票者,比如买几个小时后的航班。” “我们正在与客户直接联系讨论此事。”   霍莉对他们声明的措辞提出异议,称加拿大航空公司没有人直接与她联系。而是需要她主动打电话。 加拿大航空公司随后提出补偿她的酒店住宿费用。 “我的助理告诉我,客服人员直接跟她说,‘嗯,当然,他们会被标记——两个男孩购买商务舱单程机票,”霍莉说。 霍莉表示这真的很困扰她,“因为这表明,孩子们看起来并不属于那里......作为黑人男孩的妈妈,我很抗拒这样的事情发生。” 霍莉说,她希望加航更高层的人与她交谈,以及该航空公司的公开声明,解释所发生的事情。 CBC 新闻联系了加拿大航空公司,但尚未得到答复。   网友热议 意见分歧   网友对此事的意见分歧很大,有人认为这就是一个例行检查,并不需要往种族歧视上想。   “应该为加航在维护你的安全感到高兴,不总是种族的问题,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规定的。”   “最后一分钟买的机票, 要离开加拿大,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只有16岁!这很可能是信用卡盗窃,而且16岁的孩子能单独离开加拿大吗?”   “这并不罕见,而且也跟种族无关,在我18岁的孩子身上也发生过。我帮他买的飞加州的机票,临近起飞时间的时候买的。她不应该故意往种族歧视上靠。”   也有网友认为这确实是区别对待了   “我觉得她提出这些疑问没问题,我孩子18岁的时候我也帮他买了一个飞加州的单程机票,他必须出示带照片的身份证明,唯一的区别是他做的不是商务舱。”     “这太荒唐了!我这么多年经常帮我父母买机票,从来没被要求过出示信用卡。加航,你在搞种族定性吗?”   “这一直都是一个规定,但是,针对哪些人执行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还有网友补充道,航空公司的其它安全措施一直存在。   “从没被要求出示信用卡,但如果父母其中一人和孩子的姓不一样,和孩子姓一样的父母需要在带孩子出入境的时候提供书面许可。”   你有没有遇到过在机场登机时被要求出示信用卡,或者其它安全检查的事情呢?在留言告诉我们吧! 编辑:言西早 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