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1日 星期六 04:13:1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加国法规

崩潰!中國移民加拿大開店遭遇「拆遷」 苦心經營13年打水漂!

【加拿大都市网】吴先生(音译,Zeen Wu)站在蒙特利尔拉钦区一条住宅区街道的拐角处,绝望地望着一座挂着拆迁许可证申请的红黄相间的破旧建筑。 这可能看起来不算什么,但对吴先生来说,这就是一切。 “这是我的家,”他说。 他家的便利店(dépanneur)就在这栋建筑里——这是吴先生14年前从中国移民到加拿大以来的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工作。 但他的生计现在变得岌岌可危。一个多月以来,吴先生和他的家人一直无法进入他们的店内,因为他们被告知,由于建筑不安全,店铺被迫关闭。 吴先生的房东莉娜·博伊文(音译,Lina Boivin)也就是这栋楼的主人,她拒绝为吴先生重新开店而进行必要的维修。房东认为这样做更方便,因为她计划拆除这栋楼,在原址上建造一栋联排别墅。 博伊文的律师表示,这一指控是错误的,她在2020年12月购买这栋楼时,没有进行房屋检查,它的状况当时就已经很差了。这名律师表示,博伊文一年多来一直在寻求拆除它的权利。 据悉,便利店位于 Saint-Louis Street 和 10th Avenue 拐角处的建筑里,已经存在了70多年,吴先生一家经营了13年。 有关联排别墅的列表已经可以在网上找到。据一位房产经纪表示,联排别墅预计将在2023年年中上市,尽管吴先生的注册商业租约至少要到2025年。 吴先生说,由于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他的家庭在过去一个月里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他说,如果他的店被毁了,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份工作支撑着我们全家的生活。我有两个孩子,我有妻子,所以目前的情况非常令人难过。” 被通知拆除瞬间蒙了 对于吴先生一家来说,建筑物外面的黄色油漆和前门附近开裂的混凝土是便利店对历史的见证。 吴先生的妻子崔金(音译, Jin Cui)说:“这个社区的便利店已经有七八十多年的历史了,所以它已经深深扎根于这个社区。” 她说当她在6月14日上班时,发现当天的公告是“圣路易街1000-1040号主楼全部拆除”时,她瞬间就蒙了。 现在这栋建筑已经被金属栅栏包围,它容纳了三个最近腾出的租户单元,包括便利店。位于 1000 Saint-Louis 的便利店租户是唯一剩下住户了。 通知上称,自治区审查委员会于7月13日召开会议,考虑拆迁请求。 “我觉得很沮丧,因为对我来说,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崔女士在谈到她的生意时说,她在有两个孩子之前就已经开始经营这家店了。...

移民部長官宣「大赦」新消息!新政5大支柱助力拿永居

【加拿大都市网】在帮助更多人成为永久居民的新政策被大肆宣传之后,移民部长肖恩·弗雷泽(Sean Fraser)发布了一项计划,以扩大国际学生和临时外国工人永久居留的途径。 今年5月,加拿大议会一致通过了一项动议,要求弗雷泽在120天内提出一项全面的战略,允许国际学生和掌握各种技能水平的临时外国工人获得永久居住权,以解决加拿大持续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周二,部长在下议院提交了39页的“扩大向永久居留权过渡的战略”,该战略因本月早些时候英国女王去世而推迟发布。 弗雷泽的新闻秘书艾丹·斯特里克兰对《星报》表示:“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有一系列已经实施和即将实施的措施,将继续寻找方法,支持临时外国工人和国际学生向永久居民的转变。” “我们将在这项工作的基础上继续努力,以满足加拿大的经济需求,推动我们的增长。”   And we’re back! Kicked things off this session by presenting the ways our government is looking to expand pathways...

安省騰出醫院床位法案今天生效 必知要點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备受争议,目的要腾出更多医院床位的新法例──“更多床位、更佳护理法案”今天(21日)起生效。 又称为“第7号法案”,正名为“更多床位、更佳护理法案”的新法例于今天起生效;该法例是容许医院将准备进入护理院的人士,转移至其非所选的护理院内,借此腾出更多医院床位。 在医院等待所选择护理院床位的人士,至今共有3.9万人,这批人士所需等待的时间,可能要数周、数月或甚至数年,因为热门地区的护理院,床位总是供不应求,这亦是安省长期要面对的问题。 以下是有关第7号法案的部分要点。 过程将如何运作? 安省协调员会为有需要人士寻找能够满足特殊需要的护理院,并在床位空置时,尝试将其转移至该处。 病人可以转移至多远的护理院? 南安省地区定于70公里范围内,北安省地区定于150公里内;若果北安省地区在这个范围内没有床位,可能会转移至更远的护理院。 谁支付由医院转移至护理院的费用? 即使护理院的位置十分远,且不在首选名单中,病人亦要自行支付交通费用;若果需要轮椅或担架床,费用可能更加昂贵。 安省政府已在安置指南中有详细说明:“出院进入护理院的病人,有责任安排及支付交通费用”;“医院可能会向病人及其家人提供交通选择方案,例如必须以完全倾斜的姿势运送病人,提供运输服务、轮椅及担架服务等”。 对于没法安排或支付交通费用的病人,指南中指出,安置协调员会查询出院团队及监察安省医疗系统的机构──安省卫生厅。 如果拒绝转移护理院的安排,继续留在医院会怎样? 未经病人同意,医院是不得将病人从医院转移至护理院;拒绝转移到非所选的护理院的病人,将继续留在其首选护理院的轮候名单上。 接受转移及正式入住护理院之间所需时间有多长? 5天 拒绝出院的人士,每天会被收取400元费用是怎么的? 由11月20日开始,任何人,不论年龄,一旦获准出院到其他护理机构,包括长期护理院、家庭护理、社区护理或康复中心等,医院会向拒绝转移的人士收取费用。 若果想要入住更适合我的宗教、种族、语言或文化背景的护理院可以怎样办? 安置指南建议寻找其他有适当支援的护理院,例如可提供法语工作人员的护理院。 (网上图片) T02

別錯過!加拿大為新移民提供了這些免費服務 你知道幾個?

【加拿大都市网】移居到新的国家可能会让人感到害怕,如果你是新移民,可能会知道从头开始有多难。 从找工作、适应天气,到学习一门新语言、结交新朋友,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弄清楚——而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困难的。 为了帮助你,政府,以及一些私人组织,对这些新移民提供了许多服务和帮助。 所以,如果你刚刚到加拿大,尽量不要不知所措! 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去以下地方: 定居服务(Settlement services) 如果是加拿大的新移民,政府提供了许多定居服务可以利用。 这些组织可以指导新移民从找到合适的住处到了解附近的社区活动等。 只需在网上浏览免费的定居服务列表,然后在你附近找到一家提供你想要的服务的公司。 有一些机构是非常具体的(例如,只为女性或青年服务),所以选择一个最符合你需求的。 就业服务(Employment Services) 对许多刚到加拿大的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找工作。更具体地说,是在合适的领域或行业找到一份工作。 幸运的是,只要你有资格在加拿大工作,有很多机构可以帮助新来的人找到工作。 access Employment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你可以在那里注册并获得指南,还可以举办关于面试和简历的研讨会。它还与招聘机构联系,提供招聘会。 除此之外,你还可以根据你住的地方搜索类似的组织。 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工作?联邦新移民实习计划(FIN)可以帮助你获得临时的经验和培训。 你也可以试试Career Edge,它把新移民和雇主联系起来,提供带薪实习,这样他们在获得宝贵的加拿大经验的同时也能赚钱。 语言班(Language classes) 如果你住在加拿大,特别是如果你打算进入职场,了解英语和/或法语是非常有帮助的。 如果你一门语言很流利,想学习另一门语言——或者只是想温习一下你现有的语言技能——你可以参加很多免费的课程。 加拿大新移民语言指导(LINC)对于那些想要学习这些语言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资源。 你可以在帮助新人的机构获得正式的语言评估,然后注册课程。 这些课程有灵活的时间安排,可以全职或兼职就读,在一些地方还提供照顾孩子的服务,这样你就可以放心的参加了。 有新移民项目的银行 有一件事可能会让刚到加拿大的人感到惊讶,那就是大银行实际上会收取你开立日常账户的费用。 这个费用通常不是很高,但如果账户超过了一定的限额,就可以免除。 然而,新移民在这里就派上了用场。加拿大五大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道明银行、蒙特利尔银行、加拿大商业银行和加拿大丰业银行——都为新移民提供了某种形式的机会。 例如,一些银行提供的账户在一段固定时间内免除费用——通常是6个月到一年。 因为你也需要开始建立信用评分,所以这些是办理你的第一张信用卡的好途径。 商店折扣...

多倫多爆發遊行!數千人13城市聯動求政府「大赦」

【加拿大都市网】数千名移民及其支持者在加拿大各城市举行集会,呼吁渥太华为无证人士开方便之门,让他们能获得永久居留的身份。 移民工人变革联盟执行董事赛胡桑(Syed Hussan)表示,现在是渥太华解决这个很多年的错误。 CBC报道,渥太华在疫情期间为在卫生部门工作的寻求庇护者启动了一项正规化身份的计划,此后,总理杜鲁多表示有兴趣扩大该倡议。2021 年 12 月倡导者要求移民公民部长“进一步探索为加拿大社区做出贡献的无证工人身份合法化的方法。” 胡桑表示:“我们相信平等就是平等,任何排斥都是歧视,所以每一个移民工人或难民、学生和无证人士都应该被包括在内。” 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发言人表示,他们正和利益相关者接触,努力兑现关于无证工人身份合法化的任务承诺。 数千人参加在多伦多、蒙特利尔、埃德蒙顿、温哥华、圣约翰斯等 13 个城市举行集会和游行。 多伦多虽然星期日下大雨,并没有阻止数百人聚集在多伦多公园,呼吁政府做出改变。一些农场和卫生保健工作者在内的几名移民分享了他们的故事。 19 岁的柏格斯 (Merari Borgez) 小时候从墨西哥城搬到多伦多,她向人群讲述了她家人如何努力获得医疗保健和教育的艰辛。“没有地位的生活是不人道的,我们不想要怜悯。我们需要行动。” 多伦多的一名无证卫生保健工作者麦克尔(Caroline Michael)也加入了争取永久身份的呼吁。在星期日的活动中,她说自己曾经提出难民申请但被拒绝,身份问题严重影响她的心理健康。她站在医护的岗位上照顾别人,也希望自己能昂首地在加拿大过上幸福的生活。 图:CBC v01

注意!女王逝世即日起入籍宣誓詞有更改!

  【加拿大都市网】英女皇在9月8日离世,她也作为加拿大国家元首,加拿大入籍宣誓词在即日起,改为效忠继任国王的查理斯三世。 大温华裔居民林小姐将在本月中旬,参加入籍宣誓仪式,女皇离世的消息在官方宣布后不久,她便收到移民局的邮件,称加拿大公民宣誓仪式将会如期继续举行,但女皇葬礼日除外。 另外,林小姐的邮件附件中,宣誓词也已改为效忠查理斯三世。近期准备参加入籍宣誓仪式的永久居民,可留意移民局的最新通知。 星岛记者王弘树报道 图片:加通社

不要踩坑!6個加拿大新移民容易犯的錯誤

【加拿大都市网】对世界各地的人来说,移民加拿大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加拿大最近甚至也加快了移民计划。 然而,搬到新国家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人们很容易低估适应新国家的难度。 从找房子、用新货币做预算到找一份新工作,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关注——这些都可能转化成一大堆常见的错误。 一位小姐姐在今年三月份刚刚搬到加拿大,她要分享6个自己经历或听其他人抱怨过的,新移民容易犯的错误。 她希望这能节省其他新移民的时间、金钱和精力。 不要换算汇率比较价格 如果你来自一个生活成本非常不同的国家,请做好准备,因为加拿大并不便宜! 许多新来者确实感到拮据,特别是因为他们将加拿大货币与本国货币进行比较,并计算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多花了多少钱。 我明白,这感觉不好。尤其是当你知道你可以在国内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同样的商品或服务时。 但是,请注意,这样做真的没有意义! 这里还有其他的福利。例如,加拿大的工资通常与生活成本成比例,还有公共医疗系统等其他福利。 最终一切都会平衡。或者,至少,这是你必须要告诉自己的。 冬天不要动 无论你要搬到加拿大的哪个地方,如果是在11月到2月之间过来加拿大,那就会非常冷。 如果你习惯了零度以下的温度,这没问题。但如果你不喜欢,那就不要尝试。 除了某些地方的天气可能会很极端,其他很多事情在凉爽的月份里也会放缓。 这包括活动、聚会和结交新朋友的机会。冬天搬到加拿大会让你觉得很凄凉,会让你对这个国家的整个最初印象都变了颜色。在阳光明媚的季节搬过来,朋友们! 不要带太多冬衣 我们都听说过加拿大有多冷的可怕故事,这促使人们——包括我自己——买了太多的冬衣。 这是个坏主意。首先,冬天的衣服很笨重,占用了很多行李空间。另一方面,你很有可能是在一个温度更温和的国家购买的,而它们不适合加拿大的恶劣温度。 最后,正如我所学到的,你不需要很多冬天的东西。只要一件很棒的冬季夹克,一件适合春秋两季的温暖外套,一双好的靴子就够了! 我的建议是,抵达加拿大后就开始购物,这样你就能买到实用耐用的东西了。 还有,不要像我一样低估加拿大的夏天。我从一个气温超过45摄氏度的国家过来,但我仍然感觉到这里夏天很炎热。 尽快办一张信用卡 钱包里没有信用卡是难以想象的。 加拿大的信用卡系统可以支配的不仅仅是贷款——它还可以帮助你租房,买车,甚至预订酒店或一项活动。 如果你到了这里,可能想尽快办一张卡,并开始建立信用评分。幸运的是,该国的许多银行确实为新移民提供了选择。 如果你喜欢自然光 不要租地下室 加拿大有很多提供便宜地下室的出租房。除了成本较低,地下室房几乎是一个普通的公寓,还有单独的出入口。 但是地下室没有足够的自然光线。 再加上天气有时太冷,无法每天出门,你可能会被困在一个你不喜欢的地方很长一段时间。 考虑到这一点,我建议你到了之后亲自去挑选长时间住租的房子。 住在公寓里——虽然很贵——但当天气不允许户外活动时,你也有机会使用更多的设施,比如健身房和公共区域。 别忘了带你的驾照原件 这是一个很容易犯的错误。 你以为你不能在加拿大使用祖国的驾照,所以带驾照也没有意义,对吗? 好吧,事实证明,错了! 根据国家,您可以在申请本地驾照的过程中跳过几个步骤,因此,如果您带着您的原件,就可以节省宝贵的时间和金钱。 ref:https://www.narcity.com/6-mistakes-newcomers-to-canada-always-make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加拿大計劃為50萬非法滯留勞工開新政送永居權!

【加拿大都市网】据星报报道,加拿大没有合法身份的劳工将可以通过联邦政府正在开发的一个解决地下经济的新政获得永久居留权(PR)。 对于加拿大约50万没有合法身份的劳工来说,这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许多人从事建筑、清洁、护理、食品加工和农业等不稳定的、往往是剥削性的工作。 没有合法身份的人面临一系列脆弱性,包括社会隔离和虐待性工作条件造成的不良身心健康状况。 多伦多大都会移民与定居中心(Toronto Metropolitan Centre for Immigration and Settlement) 2017年的一篇论文称:“没有身份的生活对人权的影响深远。” 这项新政建立在之前一项规模较小、帮助没有合法身份的劳工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计划的基础上。去年12月,加拿大移民部长收到了一份授权信,要求探索更多方法使非法居民合法化。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工人可以通过新政获得永久居留权。 “我们绝对致力于完成这项任务,”一位熟悉该项目的政府消息人士说。 “这项工作目前正在进行中,以交付和巩固我们现有的计划,探索使加拿大没有合法身份的劳工身份合法化的方法。” ref:https://www.thestar.com/news/canada/2022/09/02/canada-developing-path-to-permanent-residency-for-undocumented-workers.html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加國華裔確診僱主稱無帶薪病假 差點損失5天工資!

■■有部分兼职工作者,可能仍未知道可享受带薪病假福利。图片与本报道无关。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一位读者向《星岛日报》表示,在中餐厅担任兼职工作的太太患上新冠肺炎,但餐厅东主却称兼职员工没有带薪病假,直到他将《雇员标准法》(BC Employment Standards Act)的内容给雇主看,太太才获得病假工资,但却被告知“不要宣扬”。 范先生周一向本报投诉说,他太太因为英文不好难以找到其他工作,于是在两间中餐厅担任兼职工作,一间每周工作3天,一间每周工作2天。 6月下旬,范先生和太太先后患上新冠,各休息了5天没有上班。范先生因为是全职工作,很容易就获得了病假工资,但太太却从同事处听说兼职员工没有带薪病假。他鼓励太太去问餐厅管理层,获得的答复也是“非全职员工从来没有人享受过5天病假工资”。 范先生坚持致电卑诗劳工部门BC Employment Standards,获得的答复是,只要为雇主工作90天以上,就有资格获得5天带薪病假。他还特别问过,是90天上班日还是按照日历日期超过90天就可以,答复是日历日期超过90天即可。 范先生将获得的回复,发送给太太打工的两间餐厅老板进行交涉,最后两人同意发给她合计5天的病假工资,但是却叮嘱她“不要宣扬”。 一月已更新带薪病假制度 范先生表示,卑诗省自今年1月开始更新带薪病假制度,无论兼职或全职员工都可以享有5天带薪病假,但不少兼职工人并不知情,或是被雇主误导,无法享受这一福利。他太太不少同事就从未享受过这些福利。 他希望令更多人知道这一制度,如果不清楚的也可以直接致电劳工部门查询,获得自己应有的权益。 另一方面,范先生还提出,太太作为兼职员工,工作十余年,如果在法定节假日刚好赶上休息,从未享受过法定节假日工资。 不过,记者查询省府网站显示,合资格雇员若要享受带薪法定假期,必须在假日前30天已经受聘,并于法定假期前30天内已工作了至少15天。若雇员的工作时间是非固定的,其法定假期工资是假期前30天内的平均工资,计算方法是将30天内的工资加起来(不包括超时工资)除总工作日数。 合资格的雇员如在法定假日工作,工资计算方法为:首12个小时是平常工资的1.5倍,超过12个小时的每一小时为双倍薪酬,另外再加上一天平均工资。 合资格雇员如果刚好在法定假日不需要上班的话,雇主应该支付他一天的平均工资。平均工资的计算方法是将30天内的工资,加起来除总工作天数。不合资格获得法定假期的雇员,如在法定假日工作,工资是以平常工作天计算,如在法定假日不用上班,将不会获发工资。 星岛记者王学文报道

加國新移民七年來嘗盡艱辛 一家苦澀盡頭終見彩虹

■在加国经过多年的不安全感后,她终于感受到加拿大的美好。诺尔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诺尔(Misbah Noor)与丈夫及两名2岁及5岁的子女,于2015年移民到加拿大卡尔加里 (Calgary)开展新生活,因她丈夫曾于巴基斯坦一家著名银行担任分行经理,当初他们充满希望,但最后被现实所震惊,虽然相信每条黑暗隧道的尽头都有光,但他们搬到加拿大后花了很多时间,丈夫唯一找到的工作仍只有安装地毯。 诺尔的丈夫刚工作一周就非常疲累,黑色衬衫每天洗到褪色,手掌上满是灰尘和干燥造成的裂痕,诺尔心想:“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他们住在一间小公寓,不时想念家人和朋友,每天都担心第二天。 诺尔指早于2008年还单身的时候,家人就代表她申请来加拿大,她很期待,也准备语言测试并收集文件。花了七年时间,才终于拿到永久居民签证,与此同时她结了婚并有了两个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渴望到加拿大,希望得到更好的工作机会、更高的薪水和带给孩子更光明的未来。 由于压力大增诺尔瘦了近22磅,并且为了省钱而少吃东西,她非常想出去工作,那么丈夫能够有时间进修并有更好的工作机会。他们在找工作方面感到失望,认为加拿大接受他们移民是因为教育水平,以为他们的学位在这里会受到重视,但现实并非如此。 从前学历不受本地重视 在两年半之后某一天,诺尔的儿子放学回家指学校饭堂主管离职,她马上见校长并进行面试,校长有耐性地指导她完成整个申请过程,她如愿地得到这份兼职工作。然后丈夫也在一间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仓库得到一份搬运车操作的工作,这与安装地毯相比对他身体更好。 但仍然无法让丈夫进修,于是诺尔自己报读两年课程成为一名教学助理,最后,在到加拿大六年后,丈夫终于获得石油和天然气定价分析师职位,那一天诺尔高兴地哭了并与子女相拥,相信将会结束所有困难和压力。 过去七年的压力仍然使诺尔为日常的问题感到疲倦和焦虑,而其丈夫现时患有高血压、胆固醇和糖尿病,认为与压力相关。 ■诺尔从Sylvan Lake过完暑假返回卡加利时看到一道彩虹。诺尔提供   今年一月诺尔开始担任教学助理,同时置业,让子女可以自由地跳跃、奔跑和玩耍,他们财务终于稳定,这是一个从失望到希望;从欺骗到知识;从失败到成功;从紧张到自信的故事,但Misbah Noor直言若能回到过去,会在移民之前三思而后行,因为这比想像中困难。星岛综合报道

創業簽證今年持續上升 首季收160名新永久居民!

■■创业签证的受欢迎程度持续上升。IRCC/Facebook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如此多娇,引无数移民竞折腰。不少人选择工签、学签途径来加,也有不少人选择以创业家身份移民。报道指,创业签证(Start-Up Visa,简称SUV)的受欢迎程度持续上升,并有望在今年迎来吸收新永久居民的单年最佳表现。 加拿大移民新闻(Canada Immigration News)报道,创业签证受欢迎程度持续上升,今年有望成为吸收新永久居民的单年最佳表现。 该款签证今年首季吸收了160名新永久居民;若此趋势于之后3季持续,今年将通过该签证迎来640名新永久居民,超过2019年515人的最高纪录。 数据显示,移民对此款不需管理经验的商业移民项目,越来越感兴趣。虽与所有其他移民计划一样,创业签证在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吸收永久居民人数下降至260人;但此前5年,每年都有所增加。而至2021年,有关数字又有所回升;若其继续保持稳健,则今年将达到新高峰。 今年料创历来纪录 另外,移民部 (IRCC) 较早时候亦宣布,小幅增加今年创业签证所需的安置资金(Settlement funds),即申请人所需用以支付其家庭开支的费用,即使无家人陪同来加者也适用。 据介绍,欲申请创业签证计划到加的企业家,可最多与5人共同经营同一企业;符合条件的企业必须获得指定组织认可;有关组织可为政府指定的“天使投资者”(Angel investor)、风险投资集团(venture capital funds)或企业孵化器(Business Incubator)。 而当指定的组织决定支持申请人在该款签证下的业务时,便会向移民部发送证明,并向每位申请人发出支持信。 不过获认可的申请人,在获得永居权时,还须符合一系列条件,包括须是公司管理层的一部分,积极参与企业管理;而预期业务须在加成立,主要业务须在加进行等。星岛综合报道  

放棄管理職位來加發展 成首位華人餐飲顧問總監!

■■国会议员古柏(Michael Cooper,右)到访江衍致担任顾问的餐厅。 江衍致/Facebook   【加拿大都市网】本已从事餐饮管理多年的台湾移民江衍致(Ruskin Chiang),数年前与太太毅然来加发展,成功在本地创业,更成为加国首位华人餐饮顾问总监。他形容自己所创之业,便是助他人创业,颇有成就感。 毕业于中华大学餐旅管理学系的他,16岁便入行餐饮业;从台湾到加拿大,至今已拥有超20年的餐饮管理资历。今年7月,江更于首届温哥华珍珠奶茶节,担任活动副主席。 他接受《星岛》访问时透露,自己自2018年起,便开始为一些餐厅担任顾问,为他们重新规划品牌、管理等;之后更于2020年创立其餐饮顾问公司Dr.Restaurant。他表示,顾问公司包含一团队,而自己则负责偏向外勤的工作。“我工作范畴主要是到外与其他公司接洽生意,与对方沟通,并替其研究商业包装。而其余的内勤团队成员,则负责如网页设计、商标注册、品牌视觉设计等。只要跟餐饮相关,我们全都可以做。” ■■巴合湾维吾尔美食餐厅,在江衍致(右)的帮助下顺利开业。 江衍致/Facebook   家人从不赞成到支持 加国作为一大移民国家,每年均吸引不少移民到来,寻求新发展机会。但江衍致透露,他的家人一开始并不赞成他离开台湾。“毕竟加拿大离台湾太远,且我本身在台湾,已在连锁餐厅从事管理工作。因此家人会觉得若要放弃一切,到加国重新开始,则十分可惜。”不过,江表示在这几年的业务渐有起色后,亲友已转而变得较为支持自己。 如今,江衍致已成为加国首位华人餐饮顾问总监,其团队也已累积超30种餐饮业的经验,更以“餐厅医生”之姿,在北美、亚洲经手超过100间餐馆的服务案例;单在温市,便曾帮助60个品牌开业,以华人餐厅为主,包括本报早前曾采访的巴合湾维吾尔美食餐厅(Baghven Uyghur Cuisine)。 被问及加国是否适合创业者时,江衍致表示,此地固然适合创业,但并不如想像中容易;过程中最大的困难,莫过于要在短短几年,重新学习新法规,并了解本地的餐饮市场。“转战本地创业过程中要历尽艰辛,并面对如法规、文化等方面的差异。要掌握这些新事物,我前几年可谓花了苦功,也一直想办法跟本地资源进行链接,并赶快投入本地的餐饮市场。经过一番努力,我们公司也终能成为本地第一间华人餐饮顾问公司。” 重新学习本地法规 江更形容自己所创之业,便是助他人创业。“很多求助的业主均是从零开始。我们从他们有开业的念头起,便从旁协助,包括帮助其通过本地法规,并整合起来,直至顺利开张。很多餐厅在我们的帮助下,得以仅花两个月左右便顺利开业;因此每当一个项目得以完成,均会令我们颇有成就感。” 星岛记者黄良润

讀書時期就經濟自主 華裔摸索傳授模式創補習公司

■■黄钰庭说创业艰难,年轻创业者须了解到过程中所需作出的牺牲。 黄钰庭/Facebook   【加拿大都市网】除了选择“中途出家”的创业者外,也有人在读书时期已有做生意的打算。补习班创办人黄钰庭(Antonio Huang)便是其中之一。谈到在加国创业,他向《星岛》表示,此地创业相当困难,年轻创业者须了解到过程中所需作出的牺牲。 现年27岁的黄钰庭,为The 1% Learning的创办人。自小学一年级起便离开台湾,至小学五年级才辗转移民温哥华,至今已在加十数年。 至12年级刚毕业时,正值19岁的黄钰庭便开始替人补习。“我本身在补习班跟一位老师上课,他看我学习和解说能力不俗,便把我引荐给补习班,机缘巧合之下便开展了我的补习生涯,至第三年更开始自己接学生。” 一己之力照顾学生课业 但创业相比打工,则较为不稳定。自己曾有一段时间有很多学生,每月酬金可到4,000至6,000元,也有时因学生全已毕业而毫无收入。“之后我需要重新找学生及建立关系,兜兜转转,如今却已从事补习将近8、9年时间。” 如今,黄钰庭主力教授高中或大一学生的理科课程。虽然教书一直是其主业,但此间他也曾尝试接触其他范畴,如金融、移民、贸易、餐饮等,也正准备考取矫牙师执照。虽然如此,但他对教学有自己的执着,仍坚持以一己之力,照顾其学生的课业,并没有创立团队。“我认为教学内容是难以复制的;且读书读得好,并不等于教得好。另外,我自己在教授知识之余,也更重视向学生传授思考模式。” 指创业困难因基数少 被问及亲友对其创业的态度时,黄钰庭坦言众人对此不大看好。“当初一众学生毕业后,我需重新找客户,但父母对此并不太赞成。他们抱着较传统的看法,认为我作为学生应好好读完书,然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待30多岁后方可慢慢计划创业。” 但他对此不敢苟同。“从事任何行业均有一定难度,即使牙医也需要自己找客户、进行营销及建立品牌;我不认为牙医在他人手下工作数年后,会突然懂得创业。既然如此,我何不提早开始?”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早日实现经济自主,因此便毅然走上创业之路。 被问及加国是否适合创业时,他则表示在此创业相当困难。“因基数少,除非如房地产、金融等特定行业,否则不会有很大需求。虽服务业也有一定市场,但实体货品买卖市场则相对窄。此外因税率高,创业者一般需十数万启动资金;年轻创业者若不向家人求助,恐怕拿不出来。这也是我选择补习行业的原因,因其启动成本较低。”不过黄表示,自己也因此须付出较大的时间成本,如贴海报、找学生等,牺牲了很多私人时间。 另一方面,他又认为在温创业靠人脉,的确有助将生意发展,但此后想进一步拓展市场便有难度。但他认为,只要有想法,肯拼搏,虽然一开始几年相当艰难,但之后便会渐入佳境。 星岛记者黄良润

銀行白領開搬家公司 華裔移民在加成功創業!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税率高、人口少,令不少欲豁出去创业的打工仔或毕业生却步。不过也有不少“中途出家”,或读书时期便计划创业者,最终取得成功。《星岛》采访了3位华人创业者,他们当中有人为适应新事物苦下功夫;也有人为事业牺牲私人时间。但数年下来,他们的业务均已渐入佳境。 千禧年之际移民加国、10年前回流的曾嘉鸿(Tommy Tsang),在大温创立了密切搬运储存服务搬家公司(Match Moving & Storage Inc.)。他表示,自己曾经历过裁员,形容创业有如“开公司供自己可不被裁员地稳定工作”。对于本地创业环境,他认为本国歧视较少,阶级观念不重,而自己也因此相当鼓励年轻人创业。 从前在银行工作的曾嘉鸿,表示自己当时需承受巨大的“数据分析”压力。“后来我终于离职,并计划转行,之后便找到一份搬家工作。”后来,他发觉搬家行业“做得过”,就边做边学,并终于2016年开设了自己的搬家公司。 边做边学终开搬家公司 如今,曾的公司已发展至拥有两辆货车及8名员工的规模。但他坦言,创业起初相当困难。“当时赶上我即将结婚,又刚开展了新事业,需要大量资金;对比起从前拥有一份稳定工作,当刻的我却跳出了舒适圈,一切需重新适应之余,又没有稳定客源,面对的风险相当大。且刚开始公司只能由自己一手包办,仅聘请了一名伙计,便靠一辆货车走天涯,极具挑战。” 曾嘉鸿又忆述,对于创业一事,太太可谓相当支持,但其余家人却非常反对。“因传统华人讲求生活安稳,在我还是白领时,每天穿着恤衫西裤,坐在空调房内工作,又有稳定收入,更无需日晒雨淋;但后来却改开搬家公司,更曾连续工作7天,反差实在很大。”但随着公司上轨道,家人的态度也渐软化,如今对此事则不置可否。 谈到从事搬家工作的得着时,他说:“我常教导伙计,要把替客人搬家,当成为自己搬家,将心比心,才能将家具的损耗降至最低。而我们每次出勤,都有如要进行一个项目,完成之后均会很满足。且如今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又自己一手一脚开始建立起来;每念及此,我便颇有成功感。” 公司学徒也欲自立门户 回想当初打工岁月,会否更喜欢自己创业?对此,曾嘉鸿笑言:“打工时人人都想当老板;但直至我才了解到打工实在较为舒适。”不过他表示,自己在银行任职期间,曾经历大裁员,也不幸成为被裁数千人中的一员。他形容当时香港政经环境欠佳,自己也因此选择回流。此后,他又在加投身银行界,但已然缺乏安全感。“管理方需要你时,便会聘用你;但认为须裁员时,也可马上着你‘执包袱’。”相对之下,他形容创业就如自己投资一门生意,让自己可以在不怕被裁员的情况下,稳定地工作而已。 被问及加国是否适合创业者时,曾则态度正面。“加国是一多元文化社会,任何人均可在此立足,歧视问题较少。尤其是本地人对不同工种,不会有很重的阶级观念;即使从事蓝领工作,也不会被人看低。因此只要你有创意、想法,又肯付出,本地社会的接受程度很大。因此年轻人若有心在此创业,我也绝对鼓励。”他又举例,其公司也曾有的3名学徒欲自立门户,对此他也十分支持。“如今他们各人均已出山,更已成功创业。” 星岛记者黄良润

加拿大稅局獲准向一名華裔富豪收回超$77萬欠稅

【加拿大都市网】加籍华裔富豪赵明飞(Mingfei Zhao,译音) 于2014年以超1,100万元购入温哥华一个标志性豪宅,但他声称该年的收入仅为9,424元,加拿大税务局(CRA)已获指令,可以向他收取所欠债务。 联邦法院7月发出的判决显示,CRA寻求法院颁下危害令(jeopardy order),阻止64岁的赵明飞出售该豪宅,以收取770,710元欠税,原因是他已离开加拿大,并似乎正出售这项留在加国的唯一资产。 据CBC报道,赵明飞于2014年购入这座占地1.4万平方尺的房产,并誓言要令这座名为罗斯玛丽庄园(Rosemary)的建筑物,恢复如一世纪前的原始辉煌,该建筑被认为是温市有史以来最宏伟的住宅。 不过,法院文件指,赵明飞申报2014年的收入低于1万元、2015年则为38,161元,CRA核数员得出的结论是这些金额不足以支持他购买房地产,以及每月8,699元的按揭还款。 CRA其后重估赵明飞于该两年的总收入是128万元,未缴的入息税增至超77万,并要附加利息与罚款。 赵明飞2016年曾接受CBC访问,谈到他对该豪宅的计划。 他形容自己是来自北京的退休房地产发展商,2014年9月移民加拿大,他的税务申报表显示他已离婚。 赵明飞当时表示,正投入数百万元升级这座拥有12间卧室和12个浴室的豪宅,建筑物更有一座拱形桥,将主楼与马车房连接起来。 他通过中文翻译说,对该房产是一见钟情。 报道指,赵明飞已提交反对CRA评估税收和处罚的通知,令CRA在上诉未有决定前不能拿走他的钱。 不过,联邦入息税务法允许CRA要求法官,就局方对纳税人评估的全部或部分金额,因延迟收取而受到危害时,下令欠税人付款。 法院档案包括超2,000页文件,详细说明CRA试图查出赵明飞的银行账户余额、未报告的全球收入及其下落。 纪录显示,他在加拿大已没有手机帐户,另有接近两年前的报道称,他已不在温哥华居住,并于欧洲组织新家庭。 此外,法院文件也讲述一名CRA核数员与赵明飞法律代表之间的讨论,对方表示,没有人会在法院听证会上为赵明飞出庭,有关物业以1,900万元放盘一年,无人问津,前景并不乐观。 联邦法院法官斯特里克兰(Cecily Strickland)作出的裁决指,虽然赵明飞处理事务的方式有异,但考虑到他的生活方式,其申报的收入引人质疑,评估性质也引起合理的担忧,即赵明飞没有以正统的方式处理其事务,并难以追踪或收回欠税,因此颁下危害令。 V06 图片:加通社  

華裔留學生來加為「美國夢」 !南下求職續享加國福利

■■不少大温加籍毕业生完成学业后,放眼美国希望获得更高薪酬。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正值大学毕业季,许多本地大学的毕业生,开始计划日后工作发展或移民计划,其中不少华裔学生认为加拿大一些专业岗位的薪酬比美国低,希望南下实现“美国梦”,有大温家长认为子女赴美工作机遇多,日后若在美国成家立室,后代可拥有加美双国籍,不仅可接受美国本地教育,还可享受加拿大优厚的国民福利。 另外,有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则表示,他从美国本科毕业后赴加读硕士,为的是获得加国身份,然后赴美工作。他也表示,身边的确有华裔留学生为求实现“美国梦”,不惜在美国花费近十万与当地公民假结婚,或申请虚假的政治庇护,最终发现“美国梦”并非如想象美好,奉劝大家切勿误信某些移民中介的赴美“策略”。 大温居民杨女士的儿子是加国公民,在温哥华从事市场策划及平面设计工作,但大温物价及房价持续高企,薪酬却无法追上通胀,杨女士开始为儿子了解加籍公民赴美工作的事宜。 她说:“儿子现在处于事业瓶颈位,薪酬税前大约4,000多元加币,大温房价及物价不足以让儿子经济独立,成家立室也不敢多想。我发现美国同类职位的薪酬约每月5000美元,除了纽约、洛杉矶或三藩市这些大城市外,美国大多数城市的公寓租金均比温哥华低一大截,儿子在当地的生活质量肯定比在大温好。” 她续指,身边较富裕的大温朋友,都会在子女完成高中后,送他们去美国的高校升学,毕业后多数选择留美发展,薪酬可负担当地的置业及日常生活需求。 另外,杨女士还认为,若儿子在美国工作并成家立室,其后代因在美国出生,从而获得美国国籍,在享受美国教育的同时,还可因父辈关系申请加拿大国籍,她笑着说:“儿子去了美国工作生活,后代便可用美国人身份入读当地学校,省下不少钱。我现在非常赞成儿子去美国工作,希望他在美国生活变得更好。” 不过,来自中国内地的李同学,却后悔当年在温哥华的高中毕业后,并没有留在加拿大升学,而选择赴美读大学,毕业后在当地难以获得绿卡(永居身份)。 李同学在去年又重返加拿大读硕士,希望通过加拿大友好的移民政策,从而获得加国身份,日后再曲线赴美工作,赚取更多的薪酬。 他说:“我们留学生毕业后若想留美工作,须申请H1B签证或相关实习签证,本科生仅有一次H1B抽签机会,对于我这种文科生来说,留美工作并取得绿卡难如登天。” 他续说,身边不少读商科及文科的同学,为求实现“美国梦”,不惜代价听从移民中介的“策略”,例如办理假结婚及虚假政治庇护,“美国当地不少移民中介提供一条龙服务,例如假结婚会安排宴会酒席、拍照、文书故事等欺骗移民官。虚假政治庇护多是声称自己为信徒,并有牧师或宗教权威人士帮忙作证,担心日后返回原居地后,被政府迫害。” 他指出,美国的移民官其实每天收到所谓的政治庇护,都是千篇一律,“身边有些中国留学生花7至8万美元伪造故事,最终无法通过移民面试,又无法返回原居地,只能进入漫长的上诉程序,动辄8至10年。我觉得此举十分不值得,为了能实现美国梦,我决定在加拿大读硕士办理移民,获得加国身份后,再通过加美两地的贸易政策赴美工作。” 美工作签证非移民类别 仅适用于部分加籍公民 疫后加美边境重启,加上美国一些专业工作的薪酬远高于加拿大,大温移民律师钱路对此表示,近年不少加籍毕业生,特别是医生、护士、工程师、以及信息技术(简称:IT)等专业人士,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赴美发展,但强调该类签证仅是工作签证而非移民签证,而且不适用于所有加籍公民。 钱路星期天(14日)接受《星岛日报》访问时表示,由于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签订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方允许加拿大和墨西哥公民使用Trade NAFTA(简称TN)非移民签证,前往美国从事专业技能工作,他说:“以加拿大人的TN签证为例,加籍专业人士在得到美国雇主聘用后,毋须进过美国劳工部批文,便可在美国边境获得,该签证持有人便可在美国以工签方式进行工作。” 钱路指出,不少加拿大的医生、护士、工程师、电脑科技、或IT等专业人士,在大学毕业后会考虑美国作为事业发展地,像在卑诗大学(UBC)的IT电脑毕业生为例,大多数放眼去美国新兴科技公司云集的硅谷,当地开出的薪酬也相比加拿大或翻一倍。另外,美国大型企业众多,优胜于加拿大的职业发展及机遇,从事科技行业的毕业生通常选择赴美发展,但同时导致加拿大人才流失。 必须是北美自贸上表列职业 不过,申请TN签证赴美工作除了必须是加拿大公民,在美从事的职业必须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上的表列职业,申请者还须满足相应的学历要求,“通常为大学学历,职位必须是对专业人士的需求,像服务生或收银生等类型并不符合”。 钱路说,TN签证是非移民类的工作签证,并不代表着持有者在赴美后,拥有永久居留权,该类签证具有时限性并须续签,若想申请美国永久居民身份,须按照美国的移民程序办理。星岛记者报道

加航西捷一意孤行!CTA早就裁定不能因人員短缺拒絕賠償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运输署 (CTA) 最近的一项决定本应有助于消除飞行补偿问题。但尽管有新指令,加拿大航空和西捷航空继续拒绝某些赔偿要求,客户抱怨违规。 在7月8日就西捷航空案作出裁决时,运输监管机构澄清说,一般来说,航空公司不能拒绝就机组人员短缺造成的航班中断向乘客提供赔偿。 然而,这一澄清只引发了包括弗兰克米歇尔在内的一些乘客的愤怒,他们仍然因机组人员短缺的借口而被拒绝赔偿。 “这是侮辱。”来自萨省Marquis的米歇尔说。 他和他的妻子Leigh于6月搭乘加拿大航空公司的航班。这对夫妇从里贾纳飞往维多利亚的航班延误了五个多小时。然后,他们回程航班的第二站被取消,所以这对夫妇最终不得不在温哥华机场过夜。 67岁的米歇尔说:“我有关节炎,疼痛难忍,我不得不睡在该死的水泥地板上。” 米歇尔图 这对夫妇申请了赔偿,如果他们符合条件,赔偿总额将达到$2,800。 但在7月下旬,加拿大航空公司拒绝了米歇尔的申请。 CBC新闻看到的两封电子邮件中,加航表示,每次航班中断都是“由于机组人员限制”与COVID-19相关,并且“与安全有关”。 根据联邦规定,如果航班中断在航空公司的控制范围内且与安全无关,航空公司只需支付每位乘客最高$1,000的赔偿。 米歇尔认为加拿大航空公司没有遵守规则。 “CTA 已经明确表示,机组人员限制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借口,”他说。 “这不是安全问题。这是管理问题。你必须管理你的资源。” CTA 上个月根据西捷航空拒绝向乘客赔偿的案例发表了澄清,在其裁决中强调,人员配备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航空公司的责任,通常需要赔偿。 因此,它命令西捷航空向乘客支付$1,000。 “培训和人员配备在航空公司的控制范围内,因此机组人员短缺在航空公司的控制范围内,除非有令人信服的证据。” CTA发言人Tom Oommen在接受采访时说。 Oommen 表示,CTA 的决定将有助于确保航空公司遵守规则,但一些乘客仍持怀疑态度。 “这个决定似乎没有任何意义,” BC省兰利市的詹妮弗·皮奇说,她和丈夫一起预订了西捷航空的旅行,上个月前往圣约翰斯参加婚礼。 西捷航空取消了他们的转机航班,随后提出在一天后重新预订他们的航班——这意味着他们将错过婚礼。 幸运的是,皮奇找到了波特航空公司的航班,这对夫妇比原定计划晚了大约五个小时到达圣约翰教堂,但总算赶上了婚礼。 她说西捷航空让她预订航班并申请赔偿。 皮奇向西捷航空索要她为波特航空航班支付的$773元以及延误旅行的赔偿。 8月2日,西捷航空拒绝了这两项请求,并表示,取消航班“是由于机组人员的限制,并且出于安全目的需要”。 皮奇对此并不满意,尤其是考虑到最近CTA的决定。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说。 “我认为,如果加拿大运输署做出这样的决定,它将成为所有这些索赔的基准。” 西捷航空和加航均拒绝就个别案件置评,但都表示遵守了联邦航空旅客规定。西捷航空表示,安全是其首要任务。加航表示,航空公司不应因安全原因取消航班而受到处罚。 航空乘客权利专家伊恩·杰克(Ian Jack)表示,如果航空公司不遵守赔偿规定,CTA 需要以严厉的处罚威胁航空公司。 (言西早 图加通社)

寫軟文未披露信息 鋰礦公司違規需付$3.5萬

【加拿大都市网】一家锂矿公司及其时任首席执行官必须向卑诗省证监会(BCSC)支付3.5万元和解费,原因是该公司没有披露以公司名义发布的一篇软文和多条社交媒体宣传贴文。 2017年,Bearing Resources Ltd.公司,现更名为Bearing Lithium Corp.聘请了营销公司Stock Scoial Inc.主办扩展与投资者关系的活动。 这项工作包括在新闻通讯社和网站发表软文,以及通过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交媒体例如,Twitter、LinkedIn、Facebook、investFeed和iHub等19个平台宣传贴文。 这些软文是为了看起来和读起来像客观新闻内容而写的,但文中未有披露是代表Bearing Resources Ltd.公司发布的,社交媒体上也没有任何帖子做了这样的披露。 根据《证券法》规定,任何从事投资者关系活动的人,或代表发行人、证券持有人从事投资者关系活动的人,在他们或以他们的名义发行宣传材料时,必须清楚而显著地披露。 Bearing Resources Ltd.在卑诗发行股票,并在TSX Venture Exchange交易。该公司承认了违反证券法的行为。此外,作为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总裁和董事的普瓦里耶(Jeremy Arthur William Poirier)也承认他参与了公司违反《证券法》的行为,因此他自己也违反了相关条例。 根据和解协议,Bearing Resources Ltd.必须向BCSC支付2.5万元,而普瓦里耶必须支付1万元。  V33

華裔男子服迷幻蘑菇後刺死父親 7年後檢方撤回指控

■■在事件中,Andrew Chan(左)被刺死,而威特文严重受伤。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2018年被判刺死父亲的误杀罪罪名成立的安省华裔男子Thomas Chan,随着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被告被剥夺以无意识行为作为辩护属违宪之后,控方撤回控罪。在周四通过视频进行的聆讯中,Thomas Chan擦干眼泪,用激动的声音说声“谢谢”。他在此案用了7年时间,并一路打到加拿大最高法院。 2018年,经过审讯,安省彼得伯勒(Peterborough)法官驳回被告毋须要为案件负上刑事责任的论点,裁定现年25岁的Thomas Chan,要为父亲Andrew Chan之死及父亲的长期伴侣威特文(Lynn Witteveen)遭受的严重伤害负责。Thomas Chan当时在庭上声称,迷幻蘑菇导致他对父亲和威特文作出无端袭击。 事发于2015年12月28日清晨,Andrew Chan位于彼得伯勒的住所,Thomas Chan其后被捕并被落案控以二级谋杀罪和企图谋杀罪。 Thomas Chan否认所有控罪。 高院指《刑法》33.1条违宪 在审判中,Thomas Chan不被允许以无意识行为作为辩护,因为《刑法》第33.1条规定,此例不能由被控暴力袭击的个人使用。无意识行为是指某人声称自己醉酒,以致他们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 今年春天,最高法院一致维持安省上诉法院的裁决,裁定《刑法》第33.1条违宪,剥夺了Thomas Chan获得以无意识行为作为辩护理由的机会后,给予Thomas Chan一次新的审讯。 这宗案件发还彼得伯勒高等法院。但在周四,检控官默里(Paul Murray)告诉法庭,与高级检控官仔细审查后,确定进行重审不符合公众利益,因此检方撤回了指控。 原因包括Thomas Chan已经服刑的时间、他所接受的限制性保释条件,以及他在社区中表现良好的事实。此外,检察官指出,要举行另一场涉及极度醉酒作为辩护的审讯很困难。 最高法院在其裁决中写道,再次起诉Thomas Chan是否符合公共利益仍然是一个“开放式问题”,不同人有不同的意见,最好留给官方来决定。星岛综合报道

苑剛爭產案上訴駁回 「母親1」獲半遺產夢碎

■■2015年在自家豪宅被杀害的富商苑刚。 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42岁的华裔富豪苑刚2015年在自家豪宅被杀害,尸体被斩开108块装在袋内,苑刚的表姐夫赵利被判过失杀人罪。然而,苑刚的身后事仍未结束,加拿大最高法院周四拒绝受理被称为“母亲1”的上诉,她是5个与苑刚有孩子并声称是苑刚配偶的妇女中的第一个。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四驳回了她的上诉申请,结束了母亲1争夺配偶身份的漫长法律斗争。由于苑刚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去世,配偶将有权获得他7千至2100万元遗产中的一半,而加拿大法律将把其余部分平分给他的五个孩子。 卑诗省上诉法院维持了下级法院的裁决,并于去年12月驳回了“母亲1”的配偶身份要求,尽管两人在苑刚来加之前已认识,并且苑刚支持她在中国的生活,她也与苑刚父母一起生活并照顾他们。但两人之间没有“类似婚姻的关系”。 按照惯例,加拿大最高法院没有说明其对母亲1申请决定的理由。 卑诗省的法庭文件显示,赵利不赞成苑刚花花公子般的生活方式和对待女性的方式,但苑刚、赵利和赵的家人在西温同住一个大房子,并且相处得很好。直到2015年5月2日,赵利认为苑刚先是对赵的一项发明发表贬低言论,然后提出娶赵的独生女作为资助发明的一部分,两人由此发生了恶斗。 赵利预计明年初刑满出狱 文件详细描述了两人之间的一场残酷而持久的战斗,最终在他们家的车道上结束纷争,赵告诉调查人员他担心“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他用一支主要用于射击兔子的步枪近距离射击了两次。苑被击中脖子,死在车道上。 在认定赵犯有过失杀人罪时,卑诗最高法院大法官舒尔特斯(Terence Schultes)在2020年10月作出的口头裁决中表示,那时事情变得“毫无疑问很奇怪”。赵试图通过使用电动工具将尸体切割成裁决所描述的“108块碎片”来处理尸体。 55岁的赵利甚至解释了他在车库里进行可怕的工作,当保姆路过时,他同意她的说法,说他一直在打猎并且“猎杀了一只熊”。他还命令他的妻子和年迈的婆婆离开现场,但她们最终请一位家庭朋友帮助报警,第二天早上赵在家中被捕,并被控二级谋杀罪。 舒尔特斯裁定,检控官未能证明对这项指控定罪的必要意图,并认定赵犯有过失杀人罪和干扰人类遗骸罪,两项罪名判处他10年零6个月监禁。 由于赵在等待审判期间从未要求保释,并且案件因与新冠疫情有关的延误而延长,近两年前作出的判决被减少以反映审前羁押的额度,剩余的总刑期为两年四个月零八天。如果赵不寻求提前释放,他可在2023年初刑满出狱。星岛综合报道

接種新冠疫苗患罕見疾病 多倫多老人仍在等待賠償

【加拿大都市网】去年夏天接种新冠疫苗后被诊断患有罕见疾病的多伦多老人仍在等待赔偿。 免疫研究人员说,对疫苗的不良反应“极为罕见” 费尔南多·卡巴列罗(Fernando Caballero)怀念他以前的样子:随遇而安、派对生活和家人的保护者。这位 67 岁的老人很活跃,夏天喜欢滑旱冰,冬天喜欢滑冰,一年四季都喜欢跳舞。 但现在,他使用拐杖或助行器四处走动,并服用了几种治疗神经疼痛的药物,以帮助控制格林-巴利综合征 (GBS),这是他在2021年初接种牛津-阿斯利康 COVID-19 疫苗后出现的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 (图 Amalia Caballero) 现在他通过计算他连续可以做多少个小舞步来跟踪他的康复进度。 “我失去了很多,”卡巴列罗用西班牙语告诉CBC,女儿担任他的翻译。 “与我以前能做的事情相比,我现在能做的事情让我感到非常困惑。”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卡巴列罗因接种疫苗而患上了GBS。它建议他不要再接种另一剂疫苗。 GBS会导致身体的免疫系统破坏神经细胞,导致疼痛、麻木和肌肉无力。虽然很少见,但它可能与一些疫苗有关,例如流感疫苗。 根据美国国家神经疾病和中风研究所的数据,被诊断患有 GBS 的人中有 70% 会完全康复,而只有不到 15% 的人会严重到需要助行器的长期虚弱状态。 卡巴列罗认为他符合疫苗伤害支持计划 (VISP) 获得财政支持的要求。但他已经等待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处理他的索赔。他最近做出了重返工作岗位以帮助养家的艰难决定。 “我们不能再坚持下去了。我们真的不能。” 卡巴列罗2004年搬到多伦多之前是哥伦比亚的一名机械工程师,现在他因为行动不便正在从事维护和看管工作,他的腿脚疼痛,双手麻木。住院了一个多月,一年不能工作,只能靠积攒的钱养老。 “我能得到的任何补偿都将帮助我们回到以前的水平,”他说。 “不得不工作却无法停下来真是太难了。” 疫苗伤害支持计划旨在支持在 2020 年 12 月 8...

停牌前未停定!多倫多單車騎手收110元罰單

■■由于自行车未有在停车标志前完全停下来,一名骑自行车人士接获一张110元罚单。Jeffrey Doucet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自行车没有在停车标志前完全停下来,多伦多一名骑自行车人士接获一张110元罚单。 杜塞(Jeffrey Doucet)在网上社交平台分享了一张在警车旁边拍摄的相片,表示接获警员发出的一张罚单。 杜塞表示:“我从多伦多警队警员那里接到一张110元的罚单,原因是我在市中心海柏公园(High Park)骑自行车,未有在停车标志前,将自行车完全停下来”;“我期待着抗争,很高兴看到市长庄德利,以及多伦多警队继续优先考虑多伦多最重要的公共安全问题”。 在杜塞的帖文中,标记为“骑自行车的律师”的谢尔纳特(David Shellnutt),直言不讳地批评执法部门是针对骑自行车人士的警察;他上周曾公开表示,多伦多警队针对试图安全通过公园的人士令人感到沮丧。 警察被指针对自行车骑士 另外,谢尔纳特在推特表示,一名多伦多警员在海柏公园,袭击了一名社区成员,并骚扰了骑自行车的人。 在一封针对保守党的信件中,谢尔纳特引述了一名骑自行车人士的指控,指他们表示在公园遭到袭击。 谢尔纳特的帖文指出:“周五晚上7时50分,一名‘黑人、原住民与有色人种’(BIPOC)骑自行车人士,试图在公园安全骑自行车时,被卧底及穿制服的警员盯上”。 谢尔纳特也提到上周六发生的另一宗事件,一名骑自行车的女子,在海柏公园附近被一名男子袭击及追赶;理由是,该名男子十分讨厌骑自行车的人士,并决定给她一个教训。该女子报警,但警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上周曾表示:“我只认为警方正在做他们的工作,他们不应该因此而受到批评”;“如果有人被其中一名高速行驶的自行车撞倒并严重受伤,那么,我们将对此进行什么讨论?” 庄德利认为,地方执法“必须在所有这些不同的活动之间建立安全平衡点,并指骑自行车人士,不会得到警方的特殊待遇”。 星岛综合报道  

放產假女僱員被汽車經銷商解僱 獲賠近9萬

【加拿大都市网】乔治王子城的一家汽车经销商解雇一名放产假的女雇员,被指歧视,卑诗人权法庭已作出裁决。仲裁员普林斯(Amber Prince)于周五下令以乔治王子城福特经销商(Prince George Ford)的身份运营的NLFD Auto,需向其前营销经理支付近90,000元的赔偿金。 法庭指,拉弗莱切(Mellissa LaFleche)已经证明,她的前雇主在决定把替代职位保留为永久性职位时,是基于性别和家庭状况对她进行歧视,并且未有与她跟相讨替代职位的事宜。 拉弗莱切于2015年开始经销商全职工作,担任社交媒体经理。2017年4月,她被提升为营销经理,是一个新的全职职位。她一直担任该职位,直到2018年5月开始休产假。她于当年6月生下孩子,并计划于2019年7月2日重返工作岗位。 在拉弗莱切休假期间,公司聘请了一位新的总经理沃尔(Chris Wall)。她在2019年1月到访工作场所时第一次见到他。之后于2019年2月8日与沃尔和管理经销商财务的里德尔(Cheryl Riddle)会面。公司在会议后写道:“尔先生告诉拉弗莱切女士,将在3月底与她联系,讨论她返回工作岗位和职责。” 拉弗莱切离开会议时感到自己被降职,并于2019年2月13日向人权法庭提出申诉。而公司未有跟据承诺,在3月份联络拉弗莱切。普林斯认为这是歧视拉弗莱切,并对她产生不利影响的关键。 普林斯裁定公司因为歧视,对拉弗莱切的尊严造成伤害,因此要向拉弗莱切赔偿12,000元,以及赔偿如果她按计划在2019年7月重返工作岗位,将获得的工资40,625元。2020年2月,拉弗莱切再次怀孕,本应开始第二次产假。普林斯指,拉弗莱切应可得到在2020年2月至2021年1月31日期间本应获得的产假福利,共29,750元。最终公司需支付近90,000元的赔偿金。 V10

里程碑!最高法院裁定:使用安全套可成為同意性行為的條件

【加拿大都市网】刚刚加拿大最高法院5-4裁定:使用安全套可以合法地成为同意性行为的条件。也就是意味着:违背伴侣的意愿不戴安全套可能导致性侵犯定罪。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五裁定,在一项裁决中,使用安全套可以合法地成为同意性行为的条件,该裁决可能成为重要的法律先例。 加拿大最高法院表示,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与不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是一种不同的身体行为,并且根据性侵犯法,使用安全套可以作为同意的条件。 在今天的 5-4 裁决中,最高法院表示,在法庭上不应认定“不,不带避孕套不行”的意思是 “是的,可以不带避孕套”。也就意味着不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与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都需要分别获得同意。 法院已下令对BC省的一起案件重新审理,在该案件中,原告告诉性伴侣罗斯·麦肯齐·柯克帕特里克,她只有在他戴安全套的情况下才会与他发生性关系。 柯克帕特里克在他们第一次发生性行为时使用了安全套,这一事实导致申诉人认为他在第二次发生性行为时也已经戴上了,但他并没有,原告说自己没有意识到直到他射精。 对柯克帕特里克的性侵犯指控被一名初审法官驳回,他发现没有证据表明申诉人不同意“有问题的性活动”,也没有证据表明被告明确欺骗,这将是另一种定罪途径。 尽管其决定的原因存在分歧,但最高法院一致同意 B.C.上诉法院裁定初审法官错误地认定没有证据。 (言西早 图加通社)

華裔女開假髮票報稅誇大84萬支出 被罰款$7.5萬!

■■加拿大税务局指涉案者在公司报税表中造假。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列治文一名华裔女子被指以假发票报税而被起诉,加拿大税务局(CRA)指,该女子已被罚款7.5万元。 税务局发新闻稿称,女子李梓秦(Tzu Chin Lee,译音)周三在省级法院承认一项在报税表中,作出或参与作出虚假或欺骗性陈述的罪名,违反了《所得税法例》(Income Tax Act)。 税局表示,这项指控源于她为公司Agape Enterprise Corp.准备2016年企业所得税申报表中担当的角色。 据税局称,该报税表把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期间采购的材料成本,夸大了847,605元。 税务局谕 瞒税必究 税局在新闻稿中指出,这些被夸大了的金额是利用虚假商业发票来作为支持文件,并被提供给负责代为准备报税表的外部会计师。李梓秦随后通过电子邮件收到了已填写好的报税表,她在安排签署后提交给税局。 该机构又称,她现因提供假发票作为公司报税之用,而被罚款7.5万元。 税局强调,为了确保税收制度公平,会积极调查那些试图逃税的人,并追究责任,故此报税者务必如实报税。

安省要求經濟移民甄選 從聯邦取得更大自主權

■■安省今年抵加新移民料达21.1万人,仅5%是由安省自己挑选。 星岛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移民厅长麦克诺顿(Monte McNaughton)近日再次向联邦政府要求,将安省提名移民(Ontario Immigrant Nominee Program ,简称OINP)的名额加倍,并且在经济类移民甄选上有更大发言权。省长福特早前在全国省长会议期间已提出相同要求。 麦克诺顿接受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采访时表示,安省今年抵加新移民预计达21.1万人。当中只有5%是由安省自己挑选。相比之下,魁省自选移民每年达到5万人,卑诗省也有1.1万人。新斯高沙省有50%新移民是由本省自选。 “安省的确在这方面处境不利,因此我希望与渥太华达成一个新的移民合约。”他表示,相比今年安省接受移民总人数21.1万人,以及全省有37.8万个工作岗位要填补,安省省提名移民的名额每年只有9,750个。 加拿大-安省移民协议(The Canada-Ontario Immigration Agreement,简称COIA) 于今年秋天到期。双方已经开始谈判新的合约。麦克诺顿表示,他目前与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保持每周联络一次,有时甚至每天联络一次。 安省在合约谈判中提出的两大要求是,将省提名移民配额增加到每年1.8万人,同时在甄选经济类移民方面拥有更大自主权。省提名移民也属于经济类移民。不过麦克诺顿也强调,安省依然支持联邦的家庭团聚类移民和难民安置计划。 去年新移民近半落户安省 安省在移民方面面对非常独特的情况。作为人口第一大省,毫无疑问每年接受人数最多的移民。不过安省人口占全国40%,而接受的移民占到每年全国移民总人数的45%。去年全国40.5万新移民当中,有近一半落户在安省。 基于让移民抵加后分布更平衡的原则,联邦于1998年推出省提名移民做法,让一些相对较小的省份,在挑选经济类移民方面有更大自主权。安省、卑诗和阿省也有自己的省提名计划,但只用于满足特定的人才需求。在其接收移民中占比很少。联邦认为这样做,是因为上述省份已经由联邦技术移民中获得最大份额。 安省面对的一个独特问题,还在于它每年接收的新移民中,家庭团聚类和难民的人数要高于经济类移民人数,是各省中唯一出现这种情况。安省长期以来向联邦争辩,指这种情况不利于支持本省经济发展,特别是在婴儿潮一代退休、人力资源短缺的情况下。星岛综合报道 图片:加通社

非常規入境加國的難民 四年半共驅逐1994人!

■■本国每年都驱逐很多非常规入境的难民申请者。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由移民律师李克伦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披露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自2017年4月至2021年10月期间,共驱逐近1,994位非常规入境难民申请人(irregular border crossers)。官员并解释了本国移民制度中,执行驱逐令的程序和做法。 Lexbase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由移民部高级传媒顾问Dijana Custic,于去年10月26日提交的一份文件,向相关部门主管分享了移民部应CBSA要求,回应媒体询问时提供的有关信息。其中提到移民部和边境服务局驱逐非常规入境难民申请者的情况和程序。 文件显示,新冠疫情及由此造成的边境控制,对于驱逐行动带来很大不同。在疫情之前,每年就地遣返(Port of entry removal),即在入境口岸被宣布不准入境、须立即发出驱逐令并就地遣返的人数约有3,000人。而在加国边境封锁、禁止非必要旅行之后,这类遣返人数已显著下降。 2020年底恢复驱逐行动 边境服务局于2020年11月恢复驱逐行动。这主要是因于移民部和移民难民仲裁庭(IRB)开始恢复日常作业,以及协助移民部执行驱逐操作的业务伙伴恢复业务。 移民部数据指,在2017年4月1日至2021年10月7日之间,边境服务局共驱逐1,994位非常规入境者。其中2017年168人、2018年501人、2019年697人、2020年401人、2021年至10月7日共228人。 移民部表示,CBSA会尽量安排资源给难民申请人,包括被最终确定不符合入境资格的人士。 当一位难民申请人被IRB属下的“难民保护庭”(RPD)拒绝其申请后,当事人可能有资格向难民上诉庭(RAD)入纸上诉。通常情况下,如果其上诉再被驳回,当事人还有权入禀联邦法院,对移民部的决定进行司法复核。上述法律过程都需要时间,在此期间,边境局不能对当事人展开驱逐行动。 即使在上述法定程序都完成、且都对当事人不利后,边境局还要再考虑与驱逐有关的其他法律问题。其中最大一个是当事人没有有效的旅行文件。边境局要与各国驻加外交机构合作,为当事人取得这些文件。但是驻加外交机构要确认当事人抵加之前,的确是其所在国公民,以及他们是否符合颁发旅行文件的条件。在一些罕见情况下,要透过法律程序,来驱逐没有身份文件的人出加拿大。 除了旅行文件之外,边境局还要考虑其他问题,比如涉及到儿童的最佳利益,当事人的身体状况和医疗需求,以及其他可能阻碍驱逐的问题。如果是联邦难民申请者,还要经历遣返前风险评估(Pre-Removal Risk Assessment ,PRRA)。如果当事人入纸申请PRRA,则会被强制执行法定的暂缓驱逐令,边境局不能再进行遣返操作。星岛综合报道

航班延誤遭西捷航空拒賠,他最終如何拿到賠償的?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的一位乘客在西捷航空拒赔航班延误费后,他却最终拿到了600欧元的赔偿。 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加拿大的航空乘客保护权利不足已不是什么秘密。今年只是这些差距更突出了,因为我们继续看到大量乘客因航班延误或取消而被拒绝赔偿。 肯·康拉德 (Ken Conrad) 就是其中一位乘客。 5 月,他收到了一封来自西捷航空的电子邮件,通知他原定从格拉斯哥飞往哈利法克斯的返程航班被取消,他被重新预订了第二天的航班。 那封电子邮件通知康拉德,他有权获得赔偿,并为他提供了一个链接,该链接将他直接带到西捷航空的加拿大“提交索赔”页面。 “我输入了信息,我以为我会得到1000元的赔偿,因为延误超过九个小时,”他向 CityNews 解释说。 “大约30天后,索赔得到答复,我收到一条信息说理赔被拒绝了。” 根据西捷航空的说法,由于延误原因是由于计划外的飞机维护,属于该航空公司无法控制的安全问题,因此该航班上的乘客无权获得赔偿。 但康拉德回忆说,该航空公司网站上的一份欧洲乘客索赔表几乎与他刚刚提交的加拿大航空乘客保护条例表相同。 于是他在西捷航空的网站上填写了第二份索赔表,所填写的内容与之前输入的信息完全相同,但结果却完全不同。 不久他就收到一封电子邮件,确认他的索赔已被接受,他将获得600欧元的赔偿。 CityNews就此联系了西捷航空,询问航空公司批准或拒绝索赔是否基于某人提交索赔表格的地区而不同。但是西捷航空没有回应该询问。 加拿大运输署 (CTA) 对这类投诉并不陌生,诸如“不可预见的维护问题”、“人员限制”和“健康与安全举措”等似乎是加拿大的航空公司在拒绝绝大多数索赔中最常使用的。 这让许多人觉得他们没有得到足够的理由被拒绝赔偿,但实际上航空公司没有向乘客提供任何实际证据或细节说明这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 2020年初,CTA对航空乘客的投诉发起了正式调查 ,指控航空公司没有准确传达航班延误或取消的原因。 今年从6月1日到7月22日,CTA已经收到了3,090起与航班中断有关的投诉。 根据收集全球航班数据的平台Flight Aware的数据,在6月1日至7月18日期间,超过53%从多伦多皮尔逊机场起飞的航班晚点,在全球100强机场中航班延误排名第一。 当前的航空旅客权利法规规定 ,如果航班中断在其控制范围内且与安全无关,并且如果航空公司提前14天或更短时间通知您航班中断,则航空公司必须为航班取消和延误3小时或更长时间提供赔偿。 (言西早 图加通社) https://toronto.citynews.ca/2022/07/25/westjet-delayed-flight-compensation-canada/

大開眼界!安省房主們可能不知道的9條奇怪法律

【加拿大都市网】安大略省有一些奇怪的法律规定房主可以或不可以这样使用他们的房产。 有些法律显然已经有几个世纪的历史了,而有一些则是比较新的,这更加令人感到好奇和奇怪。 多伦多CTV新闻汇编了一份该省最奇葩的法律清单。 喷涂颜色 在渥太华的卡纳塔社区,把房子或车库门涂成紫色是违法的。其他任何颜色都可以接受,但紫色不行。 割草 在安省伦敦市,非常重视修剪草坪。如果你的草坪长得超过了8英寸,市政工人就会来帮你修剪草坪。当然,他们也会把账单寄给你。 旧物出售 多伦多有法律规定宅前旧物出售可以持续多长时间,以及一个人在一年内可以进行的甩卖次数。 《多伦多市政法典》(Toronto Municipal Code)规定了“二加二”(two and two)的法律,这意味着一套房子在一年内不得举行超过两次的拍卖,而且每次拍卖的持续时间不得超过两天。 浴缸 在安大略省怡陶碧谷,有一条当地法规规定浴缸内装的水不能超过3.5英寸——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量。 互联网的速度 安大略省的阿克斯布里奇镇。对网速有严格的限制。当地法律将网速限制在56k,这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拨号调制解调器更为普遍时的平均网速。显然,这条法律已经不再被遵守了。 草坪浇水 安省万锦市市在6月1日至9月30日之间限制夏季户外用水。房主每天只能在早上6点至9点、下午6点至9点之间给草坪浇水一次。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不允许给草坪浇水,因为太阳会加速水的蒸发。 每户只能养两只狗 在安省的阿克斯布里奇,每户只能养两只狗。为了拥有两只以上的狗,房主要么搬到一个农村社区,要么投资一块10英亩的土地。 清理积雪 人行道是城市的财产,但房主有责任在降雪24小时内清除他们房子周围人行道上的冰雪。如果你不遵守,市政府将清理人行道并送来账单。 晒衣绳 密西沙加限制户外晾衣绳的使用。每家每户只能有一条晾衣绳,晾衣绳必须位于后院,高度不得超过3米,且距离地界线1.25米。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ref:https://www.cp24.com/news/these-are-the-strangest-laws-ontario-homeowners-probably-don-t-know-about-1.5994717

血本無歸!在加拿大投資餐廳僅訂中文合約!華裔付款後東主不認人

■■何太太、康小姐、何先生在餐厅前的街道上抗议。受访者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两家华裔投资者最近致电《星岛日报》称,他们合共投资超十万元于白石一间餐厅,希望各获得三分一的股份。尽管他们与餐厅老板签下中文合约,但并未通过律师办理股权过户手续。他们称餐厅老板后来“翻脸不认人”,既不转让股权也不退钱,令他们血本无归。 何先生夫妇于2020年搬到卑诗省南素里定居,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在白石经营一家中餐厅的杜女士和庄先生夫妇。由于他们在中国的家乡比较近,双方的孩子又是同学,因此何先生夫妇很快与他们成为了朋友。 何先生之后在投资另一间餐厅时遇到了挫折,杜和庄则积极为他们提供各种建议。“我们对他们的雪中送炭感到非常温暖”,何先生说:“此时杜提出希望我们能入股他们的餐厅,并说她女儿9月将去法国上学,他们一家也会一起去法国,由于他们夫妻俩对自己餐厅的经营不善,他们希望改行做日本料理,因为他们对日本料理没有概念,所以希望我们以股东的名义加入。” 杜向何先生提供的选项包括:花5万元买下该餐厅三分一股份,“到2022年4月30日之前,可以选择再买三分一或全部买下,也可以选择退出,他们将全额退款”,何先生听到对方这么说,便欣然同意,并立即支付了5万元。 何先生说:“基于对朋友的信任,我们在没有律师介入的情况下选择了无条件信任他们!然后悲剧就开始了!”后来,由于餐厅改装需要装修,何先生又再拿出1.5万元,前后总共投资了6.5万元。 ■■何先生与杜的公司签订的中文合同。受访者提供 为省手续费没找律师 何先生并不是唯一对该餐厅进行投资的人。康小姐和高小姐(Katherine Gao)在他们之后也投入了5万元。 2021年10月底,在一间日式料理餐厅打工的高小姐,听说白石海边有间餐厅要转型做日式料理,一直想创业的她和同性伴侣康小姐便与老板杜女士见了面。她说,对方抓住其“年轻人想创业”的心态,让原本只想出投资3万的她拿出5万元来,并告诉她“2022年4月30日前不想做了可以退股”,而且“前期装修可以先不出资”,以后用店铺分红来偿还。 “她还说会分享公司银行账户密码给股东,至今也没有给过任何股东账户密码”,高小姐说,杜告诉她如果找律师办理股权过户手续需要8000元,如果4月30日想退出时又要再付给律师8000元。为了省来回1.6万元的律师费,高小姐与何先生一样,与杜签订了一份中文协议,就把钱通过银行本票打给了杜的公司。 ■■当事人向杜的公司转账的其中一张银行本票。受访者提供 然而,他们表示,杜收到钱之后,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骄横跋扈,独断专行”,令他们开始对资金产生担忧。他们还通过网络搜索杜和丈夫在中国的信息,并称结果令人震惊,“他们是失信被执行人,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老赖”,何先生说。 这一结果令何先生感到不安,此时杜又提出追加装修投资的要求。于是何先生要求她对投资进行股权确认,他称对方却回应“你们做梦去吧!”对方还称“你们去找警察、去打官司吧”等。最后何先生只能要求退股,但遭对方回绝,还对他说“想在加拿大讨饭吃,法律先去学学好”。 高小姐与康小姐也提出要做股权认证,但她说:“没想到她更离谱地声称要申请破产,到时让我们大家都拿不到一分钱!” 此时他们又发现杜正在试图挂牌卖店,两家人不得不多次去餐厅前抗议,试图阻止不明真相的买家买下餐厅。 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资料显示,何先生已经于今年5月将杜及其公司告上法庭。 记者周四多次尝试致电杜女士,但至截稿时未有回应。 ■■吉米言指找律师咨询是非常重要的。受访者提供   大温法律公益服务顾问吉米言表示,尽管中文合约有法律效力,但投资者应在付款前咨询专业律师,这是“做生意的基本素养”,不然最后就会因小失大。 吉米言周四表示,一般股权过户的律师费可能约在1500元左右,当事人不应自己不做调查,就随意听信对方所说的8000元律师费。而且即使律师费用稍贵,有专业人士过目把关,就可以避免后面出现的不必要的麻烦。“为了省几千元,最后可能要付出的是几万元的代价”,他说。 “我认为这是生意人的基本素养,否则可能也不太适合做生意”,吉米言认为,当事人过于粗心,没有进行相关的调查就枉信他人。 不能没进行调查就乱信他人 不过,他指出,中文协议一样具有法律效力,只不过法律诉讼过程比较复杂冗长,当事人可能需要付出数万元的律师费,最后还可能是血本无归。 吉米言表示,此案再次提醒公众提前找律师咨询的重要性。对于担心高昂法律费用的民众,则可使用卑诗省的律师转介服务(Lawyer Referral Service),该项目可免费将愿意负担并可负担有偿法律服务的客户,直接转介给律师,不能负担有偿服务的客户则继续得到公益的法律服务。省民可致电604-687-3221或1-800-663-1919访问律师转介服务。星岛记者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