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04:07:4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加国法规

寫軟文未披露信息 鋰礦公司違規需付$3.5萬

【加拿大都市网】一家锂矿公司及其时任首席执行官必须向卑诗省证监会(BCSC)支付3.5万元和解费,原因是该公司没有披露以公司名义发布的一篇软文和多条社交媒体宣传贴文。 2017年,Bearing Resources Ltd.公司,现更名为Bearing Lithium Corp.聘请了营销公司Stock Scoial Inc.主办扩展与投资者关系的活动。 这项工作包括在新闻通讯社和网站发表软文,以及通过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交媒体例如,Twitter、LinkedIn、Facebook、investFeed和iHub等19个平台宣传贴文。 这些软文是为了看起来和读起来像客观新闻内容而写的,但文中未有披露是代表Bearing Resources Ltd.公司发布的,社交媒体上也没有任何帖子做了这样的披露。 根据《证券法》规定,任何从事投资者关系活动的人,或代表发行人、证券持有人从事投资者关系活动的人,在他们或以他们的名义发行宣传材料时,必须清楚而显著地披露。 Bearing Resources Ltd.在卑诗发行股票,并在TSX Venture Exchange交易。该公司承认了违反证券法的行为。此外,作为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总裁和董事的普瓦里耶(Jeremy Arthur William Poirier)也承认他参与了公司违反《证券法》的行为,因此他自己也违反了相关条例。 根据和解协议,Bearing Resources Ltd.必须向BCSC支付2.5万元,而普瓦里耶必须支付1万元。  V33

華裔男子服迷幻蘑菇後刺死父親 7年後檢方撤回指控

■■在事件中,Andrew Chan(左)被刺死,而威特文严重受伤。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2018年被判刺死父亲的误杀罪罪名成立的安省华裔男子Thomas Chan,随着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被告被剥夺以无意识行为作为辩护属违宪之后,控方撤回控罪。在周四通过视频进行的聆讯中,Thomas Chan擦干眼泪,用激动的声音说声“谢谢”。他在此案用了7年时间,并一路打到加拿大最高法院。 2018年,经过审讯,安省彼得伯勒(Peterborough)法官驳回被告毋须要为案件负上刑事责任的论点,裁定现年25岁的Thomas Chan,要为父亲Andrew Chan之死及父亲的长期伴侣威特文(Lynn Witteveen)遭受的严重伤害负责。Thomas Chan当时在庭上声称,迷幻蘑菇导致他对父亲和威特文作出无端袭击。 事发于2015年12月28日清晨,Andrew Chan位于彼得伯勒的住所,Thomas Chan其后被捕并被落案控以二级谋杀罪和企图谋杀罪。 Thomas Chan否认所有控罪。 高院指《刑法》33.1条违宪 在审判中,Thomas Chan不被允许以无意识行为作为辩护,因为《刑法》第33.1条规定,此例不能由被控暴力袭击的个人使用。无意识行为是指某人声称自己醉酒,以致他们完全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 今年春天,最高法院一致维持安省上诉法院的裁决,裁定《刑法》第33.1条违宪,剥夺了Thomas Chan获得以无意识行为作为辩护理由的机会后,给予Thomas Chan一次新的审讯。 这宗案件发还彼得伯勒高等法院。但在周四,检控官默里(Paul Murray)告诉法庭,与高级检控官仔细审查后,确定进行重审不符合公众利益,因此检方撤回了指控。 原因包括Thomas Chan已经服刑的时间、他所接受的限制性保释条件,以及他在社区中表现良好的事实。此外,检察官指出,要举行另一场涉及极度醉酒作为辩护的审讯很困难。 最高法院在其裁决中写道,再次起诉Thomas Chan是否符合公共利益仍然是一个“开放式问题”,不同人有不同的意见,最好留给官方来决定。星岛综合报道

苑剛爭產案上訴駁回 「母親1」獲半遺產夢碎

■■2015年在自家豪宅被杀害的富商苑刚。 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42岁的华裔富豪苑刚2015年在自家豪宅被杀害,尸体被斩开108块装在袋内,苑刚的表姐夫赵利被判过失杀人罪。然而,苑刚的身后事仍未结束,加拿大最高法院周四拒绝受理被称为“母亲1”的上诉,她是5个与苑刚有孩子并声称是苑刚配偶的妇女中的第一个。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四驳回了她的上诉申请,结束了母亲1争夺配偶身份的漫长法律斗争。由于苑刚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去世,配偶将有权获得他7千至2100万元遗产中的一半,而加拿大法律将把其余部分平分给他的五个孩子。 卑诗省上诉法院维持了下级法院的裁决,并于去年12月驳回了“母亲1”的配偶身份要求,尽管两人在苑刚来加之前已认识,并且苑刚支持她在中国的生活,她也与苑刚父母一起生活并照顾他们。但两人之间没有“类似婚姻的关系”。 按照惯例,加拿大最高法院没有说明其对母亲1申请决定的理由。 卑诗省的法庭文件显示,赵利不赞成苑刚花花公子般的生活方式和对待女性的方式,但苑刚、赵利和赵的家人在西温同住一个大房子,并且相处得很好。直到2015年5月2日,赵利认为苑刚先是对赵的一项发明发表贬低言论,然后提出娶赵的独生女作为资助发明的一部分,两人由此发生了恶斗。 赵利预计明年初刑满出狱 文件详细描述了两人之间的一场残酷而持久的战斗,最终在他们家的车道上结束纷争,赵告诉调查人员他担心“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他用一支主要用于射击兔子的步枪近距离射击了两次。苑被击中脖子,死在车道上。 在认定赵犯有过失杀人罪时,卑诗最高法院大法官舒尔特斯(Terence Schultes)在2020年10月作出的口头裁决中表示,那时事情变得“毫无疑问很奇怪”。赵试图通过使用电动工具将尸体切割成裁决所描述的“108块碎片”来处理尸体。 55岁的赵利甚至解释了他在车库里进行可怕的工作,当保姆路过时,他同意她的说法,说他一直在打猎并且“猎杀了一只熊”。他还命令他的妻子和年迈的婆婆离开现场,但她们最终请一位家庭朋友帮助报警,第二天早上赵在家中被捕,并被控二级谋杀罪。 舒尔特斯裁定,检控官未能证明对这项指控定罪的必要意图,并认定赵犯有过失杀人罪和干扰人类遗骸罪,两项罪名判处他10年零6个月监禁。 由于赵在等待审判期间从未要求保释,并且案件因与新冠疫情有关的延误而延长,近两年前作出的判决被减少以反映审前羁押的额度,剩余的总刑期为两年四个月零八天。如果赵不寻求提前释放,他可在2023年初刑满出狱。星岛综合报道

接種新冠疫苗患罕見疾病 多倫多老人仍在等待賠償

【加拿大都市网】去年夏天接种新冠疫苗后被诊断患有罕见疾病的多伦多老人仍在等待赔偿。 免疫研究人员说,对疫苗的不良反应“极为罕见” 费尔南多·卡巴列罗(Fernando Caballero)怀念他以前的样子:随遇而安、派对生活和家人的保护者。这位 67 岁的老人很活跃,夏天喜欢滑旱冰,冬天喜欢滑冰,一年四季都喜欢跳舞。 但现在,他使用拐杖或助行器四处走动,并服用了几种治疗神经疼痛的药物,以帮助控制格林-巴利综合征 (GBS),这是他在2021年初接种牛津-阿斯利康 COVID-19 疫苗后出现的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 (图 Amalia Caballero) 现在他通过计算他连续可以做多少个小舞步来跟踪他的康复进度。 “我失去了很多,”卡巴列罗用西班牙语告诉CBC,女儿担任他的翻译。 “与我以前能做的事情相比,我现在能做的事情让我感到非常困惑。”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卡巴列罗因接种疫苗而患上了GBS。它建议他不要再接种另一剂疫苗。 GBS会导致身体的免疫系统破坏神经细胞,导致疼痛、麻木和肌肉无力。虽然很少见,但它可能与一些疫苗有关,例如流感疫苗。 根据美国国家神经疾病和中风研究所的数据,被诊断患有 GBS 的人中有 70% 会完全康复,而只有不到 15% 的人会严重到需要助行器的长期虚弱状态。 卡巴列罗认为他符合疫苗伤害支持计划 (VISP) 获得财政支持的要求。但他已经等待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处理他的索赔。他最近做出了重返工作岗位以帮助养家的艰难决定。 “我们不能再坚持下去了。我们真的不能。” 卡巴列罗2004年搬到多伦多之前是哥伦比亚的一名机械工程师,现在他因为行动不便正在从事维护和看管工作,他的腿脚疼痛,双手麻木。住院了一个多月,一年不能工作,只能靠积攒的钱养老。 “我能得到的任何补偿都将帮助我们回到以前的水平,”他说。 “不得不工作却无法停下来真是太难了。” 疫苗伤害支持计划旨在支持在 2020 年 12 月 8...

停牌前未停定!多倫多單車騎手收110元罰單

■■由于自行车未有在停车标志前完全停下来,一名骑自行车人士接获一张110元罚单。Jeffrey Doucet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自行车没有在停车标志前完全停下来,多伦多一名骑自行车人士接获一张110元罚单。 杜塞(Jeffrey Doucet)在网上社交平台分享了一张在警车旁边拍摄的相片,表示接获警员发出的一张罚单。 杜塞表示:“我从多伦多警队警员那里接到一张110元的罚单,原因是我在市中心海柏公园(High Park)骑自行车,未有在停车标志前,将自行车完全停下来”;“我期待着抗争,很高兴看到市长庄德利,以及多伦多警队继续优先考虑多伦多最重要的公共安全问题”。 在杜塞的帖文中,标记为“骑自行车的律师”的谢尔纳特(David Shellnutt),直言不讳地批评执法部门是针对骑自行车人士的警察;他上周曾公开表示,多伦多警队针对试图安全通过公园的人士令人感到沮丧。 警察被指针对自行车骑士 另外,谢尔纳特在推特表示,一名多伦多警员在海柏公园,袭击了一名社区成员,并骚扰了骑自行车的人。 在一封针对保守党的信件中,谢尔纳特引述了一名骑自行车人士的指控,指他们表示在公园遭到袭击。 谢尔纳特的帖文指出:“周五晚上7时50分,一名‘黑人、原住民与有色人种’(BIPOC)骑自行车人士,试图在公园安全骑自行车时,被卧底及穿制服的警员盯上”。 谢尔纳特也提到上周六发生的另一宗事件,一名骑自行车的女子,在海柏公园附近被一名男子袭击及追赶;理由是,该名男子十分讨厌骑自行车的人士,并决定给她一个教训。该女子报警,但警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上周曾表示:“我只认为警方正在做他们的工作,他们不应该因此而受到批评”;“如果有人被其中一名高速行驶的自行车撞倒并严重受伤,那么,我们将对此进行什么讨论?” 庄德利认为,地方执法“必须在所有这些不同的活动之间建立安全平衡点,并指骑自行车人士,不会得到警方的特殊待遇”。 星岛综合报道  

放產假女僱員被汽車經銷商解僱 獲賠近9萬

【加拿大都市网】乔治王子城的一家汽车经销商解雇一名放产假的女雇员,被指歧视,卑诗人权法庭已作出裁决。仲裁员普林斯(Amber Prince)于周五下令以乔治王子城福特经销商(Prince George Ford)的身份运营的NLFD Auto,需向其前营销经理支付近90,000元的赔偿金。 法庭指,拉弗莱切(Mellissa LaFleche)已经证明,她的前雇主在决定把替代职位保留为永久性职位时,是基于性别和家庭状况对她进行歧视,并且未有与她跟相讨替代职位的事宜。 拉弗莱切于2015年开始经销商全职工作,担任社交媒体经理。2017年4月,她被提升为营销经理,是一个新的全职职位。她一直担任该职位,直到2018年5月开始休产假。她于当年6月生下孩子,并计划于2019年7月2日重返工作岗位。 在拉弗莱切休假期间,公司聘请了一位新的总经理沃尔(Chris Wall)。她在2019年1月到访工作场所时第一次见到他。之后于2019年2月8日与沃尔和管理经销商财务的里德尔(Cheryl Riddle)会面。公司在会议后写道:“尔先生告诉拉弗莱切女士,将在3月底与她联系,讨论她返回工作岗位和职责。” 拉弗莱切离开会议时感到自己被降职,并于2019年2月13日向人权法庭提出申诉。而公司未有跟据承诺,在3月份联络拉弗莱切。普林斯认为这是歧视拉弗莱切,并对她产生不利影响的关键。 普林斯裁定公司因为歧视,对拉弗莱切的尊严造成伤害,因此要向拉弗莱切赔偿12,000元,以及赔偿如果她按计划在2019年7月重返工作岗位,将获得的工资40,625元。2020年2月,拉弗莱切再次怀孕,本应开始第二次产假。普林斯指,拉弗莱切应可得到在2020年2月至2021年1月31日期间本应获得的产假福利,共29,750元。最终公司需支付近90,000元的赔偿金。 V10

里程碑!最高法院裁定:使用安全套可成為同意性行為的條件

【加拿大都市网】刚刚加拿大最高法院5-4裁定:使用安全套可以合法地成为同意性行为的条件。也就是意味着:违背伴侣的意愿不戴安全套可能导致性侵犯定罪。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五裁定,在一项裁决中,使用安全套可以合法地成为同意性行为的条件,该裁决可能成为重要的法律先例。 加拿大最高法院表示,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与不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是一种不同的身体行为,并且根据性侵犯法,使用安全套可以作为同意的条件。 在今天的 5-4 裁决中,最高法院表示,在法庭上不应认定“不,不带避孕套不行”的意思是 “是的,可以不带避孕套”。也就意味着不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与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都需要分别获得同意。 法院已下令对BC省的一起案件重新审理,在该案件中,原告告诉性伴侣罗斯·麦肯齐·柯克帕特里克,她只有在他戴安全套的情况下才会与他发生性关系。 柯克帕特里克在他们第一次发生性行为时使用了安全套,这一事实导致申诉人认为他在第二次发生性行为时也已经戴上了,但他并没有,原告说自己没有意识到直到他射精。 对柯克帕特里克的性侵犯指控被一名初审法官驳回,他发现没有证据表明申诉人不同意“有问题的性活动”,也没有证据表明被告明确欺骗,这将是另一种定罪途径。 尽管其决定的原因存在分歧,但最高法院一致同意 B.C.上诉法院裁定初审法官错误地认定没有证据。 (言西早 图加通社)

華裔女開假髮票報稅誇大84萬支出 被罰款$7.5萬!

■■加拿大税务局指涉案者在公司报税表中造假。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列治文一名华裔女子被指以假发票报税而被起诉,加拿大税务局(CRA)指,该女子已被罚款7.5万元。 税务局发新闻稿称,女子李梓秦(Tzu Chin Lee,译音)周三在省级法院承认一项在报税表中,作出或参与作出虚假或欺骗性陈述的罪名,违反了《所得税法例》(Income Tax Act)。 税局表示,这项指控源于她为公司Agape Enterprise Corp.准备2016年企业所得税申报表中担当的角色。 据税局称,该报税表把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期间采购的材料成本,夸大了847,605元。 税务局谕 瞒税必究 税局在新闻稿中指出,这些被夸大了的金额是利用虚假商业发票来作为支持文件,并被提供给负责代为准备报税表的外部会计师。李梓秦随后通过电子邮件收到了已填写好的报税表,她在安排签署后提交给税局。 该机构又称,她现因提供假发票作为公司报税之用,而被罚款7.5万元。 税局强调,为了确保税收制度公平,会积极调查那些试图逃税的人,并追究责任,故此报税者务必如实报税。

安省要求經濟移民甄選 從聯邦取得更大自主權

■■安省今年抵加新移民料达21.1万人,仅5%是由安省自己挑选。 星岛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移民厅长麦克诺顿(Monte McNaughton)近日再次向联邦政府要求,将安省提名移民(Ontario Immigrant Nominee Program ,简称OINP)的名额加倍,并且在经济类移民甄选上有更大发言权。省长福特早前在全国省长会议期间已提出相同要求。 麦克诺顿接受非官方移民资讯网站CIC News采访时表示,安省今年抵加新移民预计达21.1万人。当中只有5%是由安省自己挑选。相比之下,魁省自选移民每年达到5万人,卑诗省也有1.1万人。新斯高沙省有50%新移民是由本省自选。 “安省的确在这方面处境不利,因此我希望与渥太华达成一个新的移民合约。”他表示,相比今年安省接受移民总人数21.1万人,以及全省有37.8万个工作岗位要填补,安省省提名移民的名额每年只有9,750个。 加拿大-安省移民协议(The Canada-Ontario Immigration Agreement,简称COIA) 于今年秋天到期。双方已经开始谈判新的合约。麦克诺顿表示,他目前与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保持每周联络一次,有时甚至每天联络一次。 安省在合约谈判中提出的两大要求是,将省提名移民配额增加到每年1.8万人,同时在甄选经济类移民方面拥有更大自主权。省提名移民也属于经济类移民。不过麦克诺顿也强调,安省依然支持联邦的家庭团聚类移民和难民安置计划。 去年新移民近半落户安省 安省在移民方面面对非常独特的情况。作为人口第一大省,毫无疑问每年接受人数最多的移民。不过安省人口占全国40%,而接受的移民占到每年全国移民总人数的45%。去年全国40.5万新移民当中,有近一半落户在安省。 基于让移民抵加后分布更平衡的原则,联邦于1998年推出省提名移民做法,让一些相对较小的省份,在挑选经济类移民方面有更大自主权。安省、卑诗和阿省也有自己的省提名计划,但只用于满足特定的人才需求。在其接收移民中占比很少。联邦认为这样做,是因为上述省份已经由联邦技术移民中获得最大份额。 安省面对的一个独特问题,还在于它每年接收的新移民中,家庭团聚类和难民的人数要高于经济类移民人数,是各省中唯一出现这种情况。安省长期以来向联邦争辩,指这种情况不利于支持本省经济发展,特别是在婴儿潮一代退休、人力资源短缺的情况下。星岛综合报道 图片:加通社

非常規入境加國的難民 四年半共驅逐1994人!

■■本国每年都驱逐很多非常规入境的难民申请者。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由移民律师李克伦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披露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自2017年4月至2021年10月期间,共驱逐近1,994位非常规入境难民申请人(irregular border crossers)。官员并解释了本国移民制度中,执行驱逐令的程序和做法。 Lexbase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由移民部高级传媒顾问Dijana Custic,于去年10月26日提交的一份文件,向相关部门主管分享了移民部应CBSA要求,回应媒体询问时提供的有关信息。其中提到移民部和边境服务局驱逐非常规入境难民申请者的情况和程序。 文件显示,新冠疫情及由此造成的边境控制,对于驱逐行动带来很大不同。在疫情之前,每年就地遣返(Port of entry removal),即在入境口岸被宣布不准入境、须立即发出驱逐令并就地遣返的人数约有3,000人。而在加国边境封锁、禁止非必要旅行之后,这类遣返人数已显著下降。 2020年底恢复驱逐行动 边境服务局于2020年11月恢复驱逐行动。这主要是因于移民部和移民难民仲裁庭(IRB)开始恢复日常作业,以及协助移民部执行驱逐操作的业务伙伴恢复业务。 移民部数据指,在2017年4月1日至2021年10月7日之间,边境服务局共驱逐1,994位非常规入境者。其中2017年168人、2018年501人、2019年697人、2020年401人、2021年至10月7日共228人。 移民部表示,CBSA会尽量安排资源给难民申请人,包括被最终确定不符合入境资格的人士。 当一位难民申请人被IRB属下的“难民保护庭”(RPD)拒绝其申请后,当事人可能有资格向难民上诉庭(RAD)入纸上诉。通常情况下,如果其上诉再被驳回,当事人还有权入禀联邦法院,对移民部的决定进行司法复核。上述法律过程都需要时间,在此期间,边境局不能对当事人展开驱逐行动。 即使在上述法定程序都完成、且都对当事人不利后,边境局还要再考虑与驱逐有关的其他法律问题。其中最大一个是当事人没有有效的旅行文件。边境局要与各国驻加外交机构合作,为当事人取得这些文件。但是驻加外交机构要确认当事人抵加之前,的确是其所在国公民,以及他们是否符合颁发旅行文件的条件。在一些罕见情况下,要透过法律程序,来驱逐没有身份文件的人出加拿大。 除了旅行文件之外,边境局还要考虑其他问题,比如涉及到儿童的最佳利益,当事人的身体状况和医疗需求,以及其他可能阻碍驱逐的问题。如果是联邦难民申请者,还要经历遣返前风险评估(Pre-Removal Risk Assessment ,PRRA)。如果当事人入纸申请PRRA,则会被强制执行法定的暂缓驱逐令,边境局不能再进行遣返操作。星岛综合报道

航班延誤遭西捷航空拒賠,他最終如何拿到賠償的?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的一位乘客在西捷航空拒赔航班延误费后,他却最终拿到了600欧元的赔偿。 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加拿大的航空乘客保护权利不足已不是什么秘密。今年只是这些差距更突出了,因为我们继续看到大量乘客因航班延误或取消而被拒绝赔偿。 肯·康拉德 (Ken Conrad) 就是其中一位乘客。 5 月,他收到了一封来自西捷航空的电子邮件,通知他原定从格拉斯哥飞往哈利法克斯的返程航班被取消,他被重新预订了第二天的航班。 那封电子邮件通知康拉德,他有权获得赔偿,并为他提供了一个链接,该链接将他直接带到西捷航空的加拿大“提交索赔”页面。 “我输入了信息,我以为我会得到1000元的赔偿,因为延误超过九个小时,”他向 CityNews 解释说。 “大约30天后,索赔得到答复,我收到一条信息说理赔被拒绝了。” 根据西捷航空的说法,由于延误原因是由于计划外的飞机维护,属于该航空公司无法控制的安全问题,因此该航班上的乘客无权获得赔偿。 但康拉德回忆说,该航空公司网站上的一份欧洲乘客索赔表几乎与他刚刚提交的加拿大航空乘客保护条例表相同。 于是他在西捷航空的网站上填写了第二份索赔表,所填写的内容与之前输入的信息完全相同,但结果却完全不同。 不久他就收到一封电子邮件,确认他的索赔已被接受,他将获得600欧元的赔偿。 CityNews就此联系了西捷航空,询问航空公司批准或拒绝索赔是否基于某人提交索赔表格的地区而不同。但是西捷航空没有回应该询问。 加拿大运输署 (CTA) 对这类投诉并不陌生,诸如“不可预见的维护问题”、“人员限制”和“健康与安全举措”等似乎是加拿大的航空公司在拒绝绝大多数索赔中最常使用的。 这让许多人觉得他们没有得到足够的理由被拒绝赔偿,但实际上航空公司没有向乘客提供任何实际证据或细节说明这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 2020年初,CTA对航空乘客的投诉发起了正式调查 ,指控航空公司没有准确传达航班延误或取消的原因。 今年从6月1日到7月22日,CTA已经收到了3,090起与航班中断有关的投诉。 根据收集全球航班数据的平台Flight Aware的数据,在6月1日至7月18日期间,超过53%从多伦多皮尔逊机场起飞的航班晚点,在全球100强机场中航班延误排名第一。 当前的航空旅客权利法规规定 ,如果航班中断在其控制范围内且与安全无关,并且如果航空公司提前14天或更短时间通知您航班中断,则航空公司必须为航班取消和延误3小时或更长时间提供赔偿。 (言西早 图加通社) https://toronto.citynews.ca/2022/07/25/westjet-delayed-flight-compensation-canada/

大開眼界!安省房主們可能不知道的9條奇怪法律

【加拿大都市网】安大略省有一些奇怪的法律规定房主可以或不可以这样使用他们的房产。 有些法律显然已经有几个世纪的历史了,而有一些则是比较新的,这更加令人感到好奇和奇怪。 多伦多CTV新闻汇编了一份该省最奇葩的法律清单。 喷涂颜色 在渥太华的卡纳塔社区,把房子或车库门涂成紫色是违法的。其他任何颜色都可以接受,但紫色不行。 割草 在安省伦敦市,非常重视修剪草坪。如果你的草坪长得超过了8英寸,市政工人就会来帮你修剪草坪。当然,他们也会把账单寄给你。 旧物出售 多伦多有法律规定宅前旧物出售可以持续多长时间,以及一个人在一年内可以进行的甩卖次数。 《多伦多市政法典》(Toronto Municipal Code)规定了“二加二”(two and two)的法律,这意味着一套房子在一年内不得举行超过两次的拍卖,而且每次拍卖的持续时间不得超过两天。 浴缸 在安大略省怡陶碧谷,有一条当地法规规定浴缸内装的水不能超过3.5英寸——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量。 互联网的速度 安大略省的阿克斯布里奇镇。对网速有严格的限制。当地法律将网速限制在56k,这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拨号调制解调器更为普遍时的平均网速。显然,这条法律已经不再被遵守了。 草坪浇水 安省万锦市市在6月1日至9月30日之间限制夏季户外用水。房主每天只能在早上6点至9点、下午6点至9点之间给草坪浇水一次。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不允许给草坪浇水,因为太阳会加速水的蒸发。 每户只能养两只狗 在安省的阿克斯布里奇,每户只能养两只狗。为了拥有两只以上的狗,房主要么搬到一个农村社区,要么投资一块10英亩的土地。 清理积雪 人行道是城市的财产,但房主有责任在降雪24小时内清除他们房子周围人行道上的冰雪。如果你不遵守,市政府将清理人行道并送来账单。 晒衣绳 密西沙加限制户外晾衣绳的使用。每家每户只能有一条晾衣绳,晾衣绳必须位于后院,高度不得超过3米,且距离地界线1.25米。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ref:https://www.cp24.com/news/these-are-the-strangest-laws-ontario-homeowners-probably-don-t-know-about-1.5994717

血本無歸!在加拿大投資餐廳僅訂中文合約!華裔付款後東主不認人

■■何太太、康小姐、何先生在餐厅前的街道上抗议。受访者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两家华裔投资者最近致电《星岛日报》称,他们合共投资超十万元于白石一间餐厅,希望各获得三分一的股份。尽管他们与餐厅老板签下中文合约,但并未通过律师办理股权过户手续。他们称餐厅老板后来“翻脸不认人”,既不转让股权也不退钱,令他们血本无归。 何先生夫妇于2020年搬到卑诗省南素里定居,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在白石经营一家中餐厅的杜女士和庄先生夫妇。由于他们在中国的家乡比较近,双方的孩子又是同学,因此何先生夫妇很快与他们成为了朋友。 何先生之后在投资另一间餐厅时遇到了挫折,杜和庄则积极为他们提供各种建议。“我们对他们的雪中送炭感到非常温暖”,何先生说:“此时杜提出希望我们能入股他们的餐厅,并说她女儿9月将去法国上学,他们一家也会一起去法国,由于他们夫妻俩对自己餐厅的经营不善,他们希望改行做日本料理,因为他们对日本料理没有概念,所以希望我们以股东的名义加入。” 杜向何先生提供的选项包括:花5万元买下该餐厅三分一股份,“到2022年4月30日之前,可以选择再买三分一或全部买下,也可以选择退出,他们将全额退款”,何先生听到对方这么说,便欣然同意,并立即支付了5万元。 何先生说:“基于对朋友的信任,我们在没有律师介入的情况下选择了无条件信任他们!然后悲剧就开始了!”后来,由于餐厅改装需要装修,何先生又再拿出1.5万元,前后总共投资了6.5万元。 ■■何先生与杜的公司签订的中文合同。受访者提供 为省手续费没找律师 何先生并不是唯一对该餐厅进行投资的人。康小姐和高小姐(Katherine Gao)在他们之后也投入了5万元。 2021年10月底,在一间日式料理餐厅打工的高小姐,听说白石海边有间餐厅要转型做日式料理,一直想创业的她和同性伴侣康小姐便与老板杜女士见了面。她说,对方抓住其“年轻人想创业”的心态,让原本只想出投资3万的她拿出5万元来,并告诉她“2022年4月30日前不想做了可以退股”,而且“前期装修可以先不出资”,以后用店铺分红来偿还。 “她还说会分享公司银行账户密码给股东,至今也没有给过任何股东账户密码”,高小姐说,杜告诉她如果找律师办理股权过户手续需要8000元,如果4月30日想退出时又要再付给律师8000元。为了省来回1.6万元的律师费,高小姐与何先生一样,与杜签订了一份中文协议,就把钱通过银行本票打给了杜的公司。 ■■当事人向杜的公司转账的其中一张银行本票。受访者提供 然而,他们表示,杜收到钱之后,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骄横跋扈,独断专行”,令他们开始对资金产生担忧。他们还通过网络搜索杜和丈夫在中国的信息,并称结果令人震惊,“他们是失信被执行人,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老赖”,何先生说。 这一结果令何先生感到不安,此时杜又提出追加装修投资的要求。于是何先生要求她对投资进行股权确认,他称对方却回应“你们做梦去吧!”对方还称“你们去找警察、去打官司吧”等。最后何先生只能要求退股,但遭对方回绝,还对他说“想在加拿大讨饭吃,法律先去学学好”。 高小姐与康小姐也提出要做股权认证,但她说:“没想到她更离谱地声称要申请破产,到时让我们大家都拿不到一分钱!” 此时他们又发现杜正在试图挂牌卖店,两家人不得不多次去餐厅前抗议,试图阻止不明真相的买家买下餐厅。 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资料显示,何先生已经于今年5月将杜及其公司告上法庭。 记者周四多次尝试致电杜女士,但至截稿时未有回应。 ■■吉米言指找律师咨询是非常重要的。受访者提供   大温法律公益服务顾问吉米言表示,尽管中文合约有法律效力,但投资者应在付款前咨询专业律师,这是“做生意的基本素养”,不然最后就会因小失大。 吉米言周四表示,一般股权过户的律师费可能约在1500元左右,当事人不应自己不做调查,就随意听信对方所说的8000元律师费。而且即使律师费用稍贵,有专业人士过目把关,就可以避免后面出现的不必要的麻烦。“为了省几千元,最后可能要付出的是几万元的代价”,他说。 “我认为这是生意人的基本素养,否则可能也不太适合做生意”,吉米言认为,当事人过于粗心,没有进行相关的调查就枉信他人。 不能没进行调查就乱信他人 不过,他指出,中文协议一样具有法律效力,只不过法律诉讼过程比较复杂冗长,当事人可能需要付出数万元的律师费,最后还可能是血本无归。 吉米言表示,此案再次提醒公众提前找律师咨询的重要性。对于担心高昂法律费用的民众,则可使用卑诗省的律师转介服务(Lawyer Referral Service),该项目可免费将愿意负担并可负担有偿法律服务的客户,直接转介给律师,不能负担有偿服务的客户则继续得到公益的法律服务。省民可致电604-687-3221或1-800-663-1919访问律师转介服务。星岛记者报道

加國夫婦種植竹子影響鄰居 法庭判賠償2,000元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一对夫妇自家后院种植的竹子蔓延至邻居后院,或影响对方排水系统及温室种植苗圃。法院判处这对夫妇赔偿邻居2,000元。 这宗案件在卑诗小额索赔法庭审理,争论的焦点是这些发芽的竹子是否对邻居财产造成“不合理的干扰”。 这场纠纷可追溯到大约10年前,当时谢保罗(Paul Hsieh,译音)和谢辛迪(Cindy Hsieh)沿着他们与邻居帕克(Charles Parker)共有、长达18米的土地界线上种植了一种用于观赏的竹子。 虽然谢氏夫妇向卑诗民事审裁处 (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简称:CRT)承认,他们的竹子“入侵”了帕克的土地,但他们不认为这是一个重大问题。 CRT法官洛佩斯(Shelley Lopez)在判决书中写到:“谢氏夫妇说,竹子生长的行为与树叶生长没有区别,就像所有人都可能要面对邻居的树枝长到自家后院一样。” 不过,帕克显然不是这么认同的。他告诉法庭,这些植物成了每年的园艺噩梦。帕克提交的照片显示,这些植物的茎爬过他院子的月桂树篱,而且愈爬愈远,直到2021年夏天他安装了一个屏障,情况才有所好转。 洛佩斯则写道:“我承认,随着时间的推移,帕克的月桂树篱里生长的竹子愈来愈多,这些竹子也愈来愈难清理,我也认为竹子已经长得到处都是了。” 帕克要求赔偿5,000元,以及支付制作屏障的费用。这是CRT允许的最高赔偿金额,其中包括3,173元的材料费和1,680元的人工费,其中大部分支付给帕克的儿子。 帕克没有提供任何发票或报价作为依据,洛佩斯需要决定适当的赔偿金额。她最终要求谢氏夫妇向邻居支付2,000元,以及87.50元的法庭费用。  V33

安省本月多項新規生效 惠及全省幾百萬居民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本月起多项新规生效,包括降低燃油税和减免电费等。安省几百万居民将受到影响。 据CTV新闻报道,安省省府宣布,这些新规将于7月1日起生效。CTV新闻多伦多分部将这些新规分项整理如下: 汽油税和柴油税 安省省府修改了汽油税法和柴油税法(the Gasoline Tax Act and Fuel Tax Act)。汽油税每升降低5.7%,柴油税每升降低5.3%。 减税将持续到12月31日为止。 重度残疾儿童补助 安省宣布,将修改对重度残疾儿童补助规则,增加对家庭的财务补助。 官员说,安省将把现在的每月最高500元补助增加到每月最高550元。该项资金用于帮助有资格家庭支付支持员工上涨的工资费用。 电费减免 安省继续通过安省电力回扣(the Ontario Electricity Rebate)项目为居民提供电费减免。 安省说,将把申请资格扩展到至少50%用于居住的多单元综合楼的共用部份。 消防员培训 安省根据火灾防护和预防法(the Fire Protection and Prevention Act)引介消防员证书法规,为消防员设立最低强制资格标准。官员说,这样做是为确保全省消防员培训水平更加一致。 街车摄像头 安省说,对高速公路交通法(the Highway Traffic Act)进行了修改,以允许各市在街车上使用摄像头。 官员说,这样做是为了在限制机动车辆驶过街车打开的车门时可进行执法。 增加对不安全工作场所的罚款 安省修改了职业健康和安全法(the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Act),提高了对未能提供安全工作环境,导致员工在工作中重伤或死亡的企业和高管的最高罚款额。 省府在新闻发布里说,如果违法,目前的最高罚款额为150万元,对涉案的个人的最高罚款额为50万元。 (图:CP24)T04  

與垃圾房一牆之隔被噪音困擾了十年 華裔女怒告公寓獲賠3萬!

■■一名被公寓噪音困扰和折磨长达十年的华裔女业主,最后她要告上法庭,才了结了这次长达十年的身心煎熬。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于十多年前买了一个公寓单位的华裔女业主,这些年来一直因该单位与垃圾槽一墙之隔,噪音和震动给她带来无尽的困扰和折磨。最后她要告上法庭,才了结了这次长达十年的身心煎熬。 上个月,高等法院公布一个堪称教科书式的案例,该案展现公寓大厦委员会该如何回应楼内居民的噪音投诉。案例中,法官针对垃圾房喧嚣问题在判词中写道:“这个独特的问题一直很突出⋯⋯事情发生在10到1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 黄女士(Fung-Ling Wong)在多伦多Canterbury Place拥有一套公寓单位,位于大厦的垃圾槽旁,与装有压实机的垃圾房共用同一堵墙,那垃圾房也是高楼层居民的垃圾槽终点。 黄女士于2010年购入单位,随即便因为昼夜不停的噪音而感到十分苦恼,因为垃圾房压实机会发出类似喘息声和砰砰声,以及其他业主把垃圾倒入滑槽引起的撞击声和震颤。更糟糕的是,她甚至能感觉到垃圾系统运行引起的震动。 提出多次投诉一直没有改善 从2011年开始,黄女士就单位的噪音和震动问题向公寓管理委员会提出多次投诉。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委员会进行了声音测试和一些维修,也告诉居民晚上不要使用垃圾槽,但情况一直没有改善。 2018年,一家名为So Quiet Soundproofing的公司被委托进行声音测试,发现黄女士的单位噪音水平“不可接受”,并会造成“人体烦恼”。 在进一步投诉后,委员会聘请了一家工程公司对So Quiet的报告和建议进行同行评审,但之后并无采取进一步行动。及至2020年大厦委员会才聘请一家承包公司,并在2年半后始发出报告证实So Quiet的调查结果。 噪音一直持续到2021年初,黄女士最终向高等法院提出诉讼,要求该公寓解决噪音和震动问题,并为造成的滋扰和精神痛苦支付赔偿金。此事于去年11月提交给法官Susan Vella,并于上个月公布判决。法官指出,根据《共管物业法》(Condominium Act),大厦管理委员会负责共用设施的维护、维修、运营和保养,还须执行大厦自订的规则,确保垃圾槽在夜间关闭。 据《共管物业法》提上诉 法官认为,管理委员会违反了其法定职责以及黄女士能安静享受其单位的合理期望。在提及处理黄女士的持续投诉时,她认为“大厦委员会瘫痪”不作为。 黄女士根据《共管物业法》的压迫条款(oppression section)向法庭申请,要求法院强制大厦委员会解决她的投诉。 法官写道﹕“在这种情况下,最突出的是,在10到1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受到断断续续的措施所影响。”法官发现,大厦委员会强迫黄女士忍受不可接受的噪音和震动,违反了法律。 法官Vella命令大厦委员会向黄女士支付30,000元的赔偿金,并让其工程师继续进行补救工作。该案为其他试图逃避法律义务的公寓委员会提供了重要的教训。

剛剛!加拿大快速通道移民正式重啟 歷史新高557分!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门因疫情及旅游限制而暂时停止服务后,7月6日(周三)重新对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系统下的所有项目进行抽签。 就在刚刚,加拿大移民局官网发布了最新的抽选人数和分数! 加拿大移民局(IRCC)邀请了1500名快速通道申请人申请永久居留权(PR)。综合排名系统(CRS)的分数线是557分! 截止7月6日,快速通道池中最新人数和分数分布如图。500分以上的人数有9442人! 恭喜被抽中的朋友们! ref:https://www.canada.ca/en/immigration-refugees-citizenship/services/immigrate-canada/express-entry/submit-profile/rounds-invitations.html

移民部今天恢復快速通道移民申請抽籤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门因疫情及旅游限制而暂时停止服务后,周三重新对快速通道(Express Entry)系统下的所有项目进行抽签,这是一个用于选择经济移民的系统。 据CTV报道,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日前宣布,从7月6日星期三起,重新对合资格候选人的快速通道(EE)进行抽签。 加拿大经验类移民(CEC)的抽签自2021年9月以来一直搁置,与此同时,自2020年12月起、联邦技术工人计划(FSWP)和联邦技术贸易计划(FSTP)也一直处于暂停状态。 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在推特(Twitter)帖上称,新移民继续于加拿大经济的成功中发挥关键作用,政府期待恢复这重要计划。他曾表示,移民部门将为受CEC抽签影响的人延长工作许可,但延期申请从未开放。 弗雷泽于6月24日才在推特上发布关于工作许可已过期、或于2021年9月20日至2022年12 月31日之间过期的申请延期。 重新抽签的决定是在加拿大积压240万份移民申请,且面对劳动力短缺之际作出的。 移民服务机构Fragomen Canada的主管拉曼纳(Rick Lamanna)接受CTV采访时表示,申请人已等待很长时间,因此会欢迎恢复抽签,尤其是联邦技术工人和加拿大经验类申请人。 加国很多雇主依赖2015年推出的快速通道移民计划,透过获得永久居留权(PR)而吸引高技能的外国工人。 EE下的计划包括联邦技术工人计划(FSWP)、联邦技术贸易计划(FSTP)、加拿大经验类(CEC)和部分省提名计划(PNP)。 据加拿大商业议会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所有经济类移民计划中,雇主最依赖全球人才流动、FSWP和CEC,但随着FSWP与CEC等快速通道项目的暂停,许多雇主难以填补职位空缺。 五分四受访者表示,正经历劳动力短缺; 移民处理程序延误,是三分二雇主招聘新人的最大障碍。 在计划暂停前,IRCC于2021年2月13日邀请了27,000多名经济类移民申请CEC,这是快速通道系统历来最大的一次抽签。 申请邀请函(ITA)发给综合排名系统(CRS)分数低至75分(有史以来最低)的人。CRS是一个基于分数的系统,符合条件的候选人根据年龄、教育水平、语言技能和工作经验等因素获得分数。 2021年9月,CEC与FSWP抽签停顿,PNP成为所有抽签的主要焦点,令其他在EE项目下的申请人陷入困境。 IRCC媒体关系顾问拉里维埃(Rémi Larivière)向CTV发出的声明表示,2020年和2021年的旅游限制,延迟了海外申请的处理,导致要处理的积压库存增加,为更好管理库存,2021年9月暂时停发ITA,同时续为PNP进行邀请。 IRCC称,快速通道系统的部分目的,是减少或暂停ITA来管理不断增长的库存,恢复ITA后,部门预计要处理库存量,将减至在6个月的服务标准内处理新申请。 拉曼纳说,在查看积压的工作时,某人获得PR所需的时间越长,他们便必须提交越多申请,才能保持申请状态。 自2020年1月8日以来,PNP占EE抽签总数的52%,CEC仅占29%。 IRCC表示,政府已承诺五5年内投放21亿元,并在2022年预算中宣布持续提供逾3亿元的新资金。凭借2021年提供的8,500万元拨款,IRCC冀透过雇用处理人员、数码化应用程式、和使用基于技术的解决方式,减少疫情期间积累的申请积压。 V06

安省家庭本月15日起可獲季度氣候行動補助金!一家四口能拿745元

■■古尔德宣布发放季度气候行动补助金详情。图为她早前在另一场合的图片。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宣布自本月15日起,向安大略省、曼尼托巴省、萨斯喀彻温省和阿尔伯塔省的家庭,发放气候行动补助金(Climate Action Incentive)季度款项,代替以往年度一次过发放的方法,借此协助国民对抗气候转变。 加拿大家庭,儿童及社会服务部长古尔德(Karina Gould)及国会秘书达布辛(Julie Dabrusin)和杜格德(Terry Duguid),分别在安省的基秦拿和曼省温尼辟,公布气候行动补助金以季度方式发放,让国民定期收到款项。   第一笔补助金将会是双倍金额,给予2022至2023年首两个季度款项,即4月至6月和7月至9月;然后季度发放款项将于今年10月和明年1月进行。加拿大人可以登记直接存款,以确保以快速、方便和安全的方法收到补助金。 在2022至2023财政年度,以一家四口家庭计算,在安省获得745元,曼省得832元,萨省1,101元,阿省为1,079元。偏远地区和小社区的合资格家庭额外获得10%。在气候行动补助金网页上,已详细说明这个年度个人和家庭的季度发放金额。 八成家庭可获气候行动补助金 上述季度补助金与近期宣布的可负担能力计划同时进行,后者制定应对通胀问题,使数以百万计国民减轻经济压力。 有关一系列的改善措施,包括加拿大工人福利金、托儿、牙齿保健、老人金和可负担房屋等补助。 为保护加拿大人免受气候变化带来的危险和代价,并确保加国继续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联邦政府于2019年在本国各地推出碳污染价格。这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推动清洁能源的最有效政策,使企业和家庭获得支援,并自行决定如何减少废气排放。 同时,加拿大政府将所有直接收益,退回原来的省或地区。目前,有80%家庭获得气候行动补助金。这笔款项预计每年增加,与碳污染价格上涨保持一致。星岛记者报道

裝修發驅逐令!租客們聯合反抗稱不接受$5000賠償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中城一幢低密度住宅大厦的部分租户,团结起来对抗新业主;主要原因,是该批租户认为,新业主以翻新为名,想驱逐所有租户搬离大厦。 位于Bansley大道1号A,楼高4层,共拥有20个单位的低密度住宅大厦,多名租户由2月开始收到业主的驱逐通知书,要求租户在6月30日前搬离大厦。 该幢大厦的租户,不少已居住了15至20年,由于租金管制规定,租户每月仅须支付低于1,300元的租金。 大厦的新租客Hilary Moore表示,他也收到驱逐通知,但他没有计划搬离。 Moore表示:“我坚持本身的立场,租客已经联合向业主致信,表示骚扰了他们的生活”。 该幢大厦由Michael Klein及Shaya Klein,通过Bansley Apartments Inc.持有;Bansley物业经理对事情不予置评。 Moore表示,租户所担心的是,如果他们被迫迁出,难以到其他地方找到能够负担得起的物业居住。 该幢大厦的大部分租户,是属于经济脆弱的社群,且大部分人的母语并非英语的移民。 该幢大厦的长期租客──单身母亲Azucena Bravo表示:“我们正努力抗争,我们所有人都在一起,我希望我们能做点事,这样,他们就可以让我们留在这里”。 Bravo与7岁儿子一起居住在该幢大厦,每月缴交的租金为1,150元。 根据纪录,该幢大厦于1月18日被Bansley Apartments Inc.以430万元购入。 Moore表示,部分租客在大厦转手前已经搬出,目前只有大约一半单位有租客居住。 该大厦转手后的大约一周,物业经理与承包商,已开始为大厦进行装修。 Bansley Apartments Inc.于2月份向所有租户发出驱逐令,信中表示,该公司计划进行大规模翻新,涉及大范围的工作,这对居民造成不安全。 Bansley Apartments Inc.愿意向租户提供4,000至5,000元,作为永久终止租约的赔偿。 通知信中指出,工程须用时8至10个月。 根据住宅租赁法,如果业主需要清空物业来进行装修,业主有权申请终止租约。 但法律同时贼予租客在物业装修完成后,以相同的租金,租回相同单位的权利。 每月缴交900元租金的Moore,获得一次过4,000元终止租约费用;但她拒绝迁出,并表示大厦的翻新并非“广泛的”。 Moore表示,知道有1名租客,接受了5,000元后已搬走。 Moore表示,拒绝迁出的租客,曾提出到业主与租户委员会投诉,但至今仍没有详细计划。 (图片:星报) T02

多倫多居民大戰Bell電信 你的人不能翻牆進入我家!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的一位业主房要跟Bell电信打一场官司,因为他不想在他的房产范围内出现Bell的电线杆、电线或工人。 Nicolas Gyurkovics厌倦了 Bell的技术人员不断地跑到他的房子里,为他院子上方的bell电信设备做维护之类的,并为此选择了鸡蛋碰石头的一场战斗。 他正在将这家电信巨头告上法庭,这可能会导致一项裁决,要求Bell从业主私人财产中拆除电线杆——就像现在的情况一样——而且还要拆除穿过电线杆的电线。 一年前,Gyurkovics曾要求Bell公司从他位于博尔顿大道 (Boulton Avenue) 家的小后院中拆掉一根杆子,因为他知道Bell没有任何合法权利在他的财产上竖立一根杆子。 Bell试图劝阻他,提供现金补偿,但也警告他,这将严重影响为他的邻居提供的电信服务,并且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他坚定地拒绝了这笔钱。 去年秋天,Bell公司提前拆除了电线杆,这是一位房主对Bell的罕见胜利,因为Bell长期以来一直顽固地抵制将电线杆从私人财产中移出,尤其是在多伦多市中心。 但遗憾的是,拆了杆子并没有阻止Bell技术人员继续侵入他的财产,为了接触仍然穿过他后院、距地面约8米的一根电线。 他说,电线上附有一个用于 Bell Fibe 互联网服务的盒子,这就是为什么工作人员继续出现的原因,尽管他多次要求他们远离他的财产。 杆子拆除后,技术人员不断赶来。 Gyurkovics 在他的院子里拍摄了他们的视频,工作人员会生气并要求他停止拍摄。 “我说,你们闯入我的院子,还抱怨我在拍你?”他回忆说。 他在自家门前安装了一扇锁着的三米高的大门,将他们拒之门外。但是工作人员进入了他隔壁邻居的院子,翻过栅栏进入他的财产,在那里他们可以用梯子接触电线。 他说,将他们拒之门外是不可能的,并补充说,他要上法庭不仅是因为Bell的电线侵犯了他的财产,而且是为了就其员工是否有权随意侵入自己家做出裁决。 对于Gyurkovics来说,底线是他不希望Bell工人进入他的院子,也不关心他们的理由,并相信他有权享有和平和私人的财产。他的财产不应该有不受欢迎的访客入侵。 Gyurkovics已经聘请了一名律师,该律师将于8月11 日在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出庭,要求举行听证会,以减轻Bell正在进行的“非法侵入和滋扰”。 律师的辩论观点是,“Bell没有任何合法的权利在私人的财产上放置电线杆、电缆、设备或其他东西的权利”。 他的案件将围绕“电缆和电线杆是非法干扰”私人财产的公害,以及“财产上方的空域为(他)合法拥有,因此任何实体都不得进入。并在未经合法授权的情况下占领该空域。” Bell发言人Jacqueline Michelis 通过电子邮件表示:“我们无法对正在进行的诉讼发表评论。” 其实很多人抱怨关于Bell设备占据私人财产上的问题。 但似乎Gyurkovics 是唯一一个愿意为此进行法律斗争的人。 法院几乎肯定会公开他的案件;这个案子它触及了产权问题的核心,以及企业巨头能否将其推反。 不管怎么判影响都是巨大的。如果法院裁定Bell(股东实体)未经许可不得在私有财产上方架设电线,并且其工人不得擅自闯入,那么成千上万的房主可能会要求Bell不仅移动电线杆,还需要移动人们院子上方的电线。 Bell可能会花费数十亿元的封口费和搬迁成本,并且无疑会改变它连接个人服务的方式。还可能增加Bell服务的成本。 因此案件它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法庭案件将平衡业主的权利与提供人们需要的服务的企业巨头权利。但法院会确认Bell有权践踏房主的权利吗? Bell绝对会派出一支由精英营律师组成的强大团队来为他们的案子辩护,而Gyurkovics则受制于金钱,当然请不起格林斯潘(加拿大著名律师)这样的人,只能是普通律师。 所以你站哪一边? 最后看看一些读者的留言: 我不希望我后院上挂着那些丑陋的杂乱电线! 也不要技术人员侵犯我的隐私,践踏我的草花。 我在小额索赔法庭上起诉贝尔,因为他们不断地将他们的大卡车停在我的前草坪上,以便维修光纤线。 每次他们在我的草坪上开车时,我都必须填补车辙,补种草籽。 他们还从灌木上砍下一根树枝。 最后我们举行了和解会议,贝尔的律师很固执, 但我也一样坚持,他们最终支付了所有损坏维修费和法律费用! 1963 年,我与父母和兄弟姐妹搬到蒙特利尔郊区的一个新小区。 当时所有的线路都在地下...如果他们能在60年前埋线,为什么现在不能呢? 我有Bell在我家后院搭施工的照片,他们没有问我就直接破门而入。当然Bell会否认这一切。我希望集体诉讼。 (言西早...

驚了!安省女子回家發現車道被施工 賬單$7500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剑桥的一名女子周六回到家,震惊的发现,有人重新铺设了她家的车道。关键是并没有获得她的同意。 Tammie Corriga告诉 CTV 新闻,“我们家原来的车道乡村风格的砾石车道,不是最漂亮的,但它是我们的。” 她解释说,上周五晚上,一名男子敲响了她的门,并提供折扣价为她铺车道。 我们说了我们不想重新铺设车道的原因,这名男子则告诉我们应该这样做。 Corriga说她随后明确拒绝重新铺路。   “在谈话结束时他说:'我会在下周准备好时给你打电话。' 我的回话话是:'如果我们决定铺路的话,我们会打电话给你。 结果当Corriga周六早上回家时,施工人员正在施工,已经完成了一半以上车道。 “没有我们的同意,没有协议,没有合同,”她补充说。 “这让我们十分令人不安。” Corrigan声称,该男子提出要完成车道的其余部分,并从 7,500 元的账单中给她减免500元。 “但我们不打算为我们没有要求的任何工作付钱给他。” 公司回应 CTV News 联系了Unique Paving & Masonry 公司,并与一名员工进行了交谈。 他们说这是“一个误会,他们计划免费将Corrigan的车道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当被问及为什么这么做时,该员工说:“有口头协议。我们不会随便出现并做这件事。” 律师解读 与该事件无关的刑事律师Ari Goldkind表示,Corrigan不应该为重新铺路付费。 如果没有合同,尤其是书面协议,在没有付定金、没有书面写清预计的金额等细节情况下,如果我是屋主,我不会付钱的,” 他说道。 “如果没有合同,尤其是书面的,没有首付,没有书面的、清晰的、详细的约定,无论是口头的还是其他的,如果我是房主,我不会支付一分钱,”他说。 他还建议房主在考虑与新公司开展业务时进行尽职调查。 “谷歌他们。有网站吗?有谷歌评论吗?有 Facebook 评论吗?有实体办公室吗?” Corrigan希望她的经历能成为对其他人的警告。在向亲邻好友了解清楚之前,不要购买敲门向你推销的东西,谨防上当。 (言西早 图视频截图) https://kitchener.ctvnews.ca/cambridge-ont-homeowner-says-driveway-repaved-without-permission-1.5945525

法官裁定房產為欺詐案犯罪所得 勒令華裔屋主出售!

■卑诗最高法院裁定,一华裔屋主要出售物业偿还欺诈案欠款。 CBC   【加拿大都市网】因为要赔付欺诈损失,法官勒令出售华裔屋主物业偿还。 卑诗最高法院法官裁定,一间列治文公寓是使用2007年在美国华盛顿州犯下的700万美元欺诈案中的金钱购买,下令出售该公寓单位。 华盛顿州公司Prima Technology Inc.上诉卑诗最高法院,寻求承认和执行华盛顿州法院判决,下令出售该公寓,以追回被杨金哲(Jinzhe Yang,译音),又名杨玛丽(Mary Yang,译音)及其丈夫朱森美(Samuel Zhu,译音)所骗取的部分金钱。 根据卑诗最高法院的裁决,朱森美两夫妇是该公司的前雇员,在大约2007年3月到11月期间骗取了该公司约700万美元。 该公司在华盛顿州控告朱森美和杨金哲,诉讼程序于2010年2月26日开始。最终,在2015年11月18日,美国一个民事陪审团裁定杨金哲因转换侵权和违反华盛顿州法规,要向该公司赔偿7,286,168美元。2015年11月21日,华盛顿州法院下令对朱森美作出同等金额的缺席判决。 目前的诉讼程序是该公司试图向朱森美和杨金哲追回款项的延续。 卑诗最高法院法官罗斯(Alan M. Ross)在裁决中写道,包括律师费、利息和法庭费用在内,杨金哲和朱森美共欠该公司超过1,100万美元,其中一些已经偿还。自2016年12月16日以来,原告在追回欠款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原告已获得出售大温地区4处房产的命令。然而,原告指出,玛丽并未自愿偿还有关款项。 出售物业以偿还欠款 根据裁决,该个位于列治文兰士登路(Lansdowne Rd.)8100号路段的一幢高层公寓的单位,登记在杨金哲的家婆杨云雨(Yunyu Yang,译音)名下。 该公司提出诉讼,希望证明该房产是用杨金哲的金钱购买的,因此可以作为该公司追回欠款努力的一部分而出售。 该公司称,银行纪录显示杨金哲已经在2011年还清了该房产的按揭贷款,并且最初的购买是在2010年使用以她们两人名字开设的联名账户中的金钱来购买。 此外,杨云雨签署了一份以1加元把该物业转让给杨金哲的文件,尽管转让从未最终确定,但是这强烈显示杨金哲持有该物业的实益权益。 杨云雨辩称,用于购买该房产的金钱是她自己的,而不是杨金哲的。她告诉法庭,当她第一次开户时,已向该账户存入了一笔存款,之后她不记得再存入多少额外的款项。该账户是她自己的账户,而不是共同持有的账户。 不过,罗斯拒纳杨云雨的辩词,指出在支付该单位首付的当天,账户中存入了26.5万加元,而非杨云宇所称,首付金钱早已存在账户内,同时杨云雨无法提供有关这些资金来源的任何资料日或解释,显而易见的推论是杨云雨不知道来源,因为来源是杨金哲。 罗斯裁定,该公司有权获得出售该财产的命令,以部分履行对她施加的处罚。 根据卑诗物业估价处的资料,这公寓单位建于2009年,室内面积966平方呎,有两个睡房和两个浴室。在2021年7月1日的估价为74.1万加元。星岛记者报道

申請人為求移民 提交大量無關文件致審批延時

■■移民部北京签证中心建议,在实行电子化申请系统后,限制申请人提交文件的数量。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披露加拿大移民部北京签证中心去年向联邦提交的文件,总结了北京处理申请系统试行电子化的一些经验。 文件指出,不少移民申请者为求增加申请获批机会,将大量无关重要的文件提交给签证官,致审批效率大减。北京签证中心建议,在实行电子化申请之后,必须减少家庭团聚类申请人提交文件的页数,只接受限量的能对审批决定有影响、并与个案关联度高的辅助文件。简而言之,申请文件要从重量转向重质。 移民部北京签证中心在以往运行中,以及在数码化操作试行过程中,积累了处理纸本申请和电子申请的大量经验。这些经验突显了移民部由纸本申请,走向全面电子化的重要性。该中心发现,申请人提交的大量辅助文件与个案本身的关联有限,对于做出审批决定没有帮助,反而造成巨大的纸本文件负担。 “鉴于移民部正在开发一个提交电子申请文件的平台和端口,关键的一点是要求申请人提交的文件,必须是高度相关、且能对做出审批决定有帮助的辅助文件。这样才可以令审批更有效率,改善用户体验,减少申请个案积压时间。” 电子化文件应限格式数量 北京签证中心在试行过程中得到的启示是,在电子化可以消除纸本文件在全球及加拿大各中心之间传递及储存的问题,电子文件得以存进GCMS全球个案管理数据库。然而,这样储存电子文件并非没有成本,而且随着数据量的增大,会对GCMS系统的速度和稳定性产生不利影响。 “电子化申请是纸本申请的复制。纸本申请文件量巨大,转为电子化申请之后,文件量同样巨大。电子化固然可以令处理过程更灵活,但签证官要审核大量电子文件,可能比审核同等页数的纸本文件更耗时,而且有许多因素,包括网络带宽、电脑显示器、电子文件的组织、图像质量等,都会对审核的速度产生影响。” 提供关键照片证配偶关系 文件建议,在开发提交家庭团聚类电子申请文件的平台和端口时,移民部必须找到一个正确做法,为申请人提供指引,并设置系统限制,包括电子文件的最低分辨率、文档最大限制和自动质量控制等。其结果是要申请人只提供限量、并与申请高度关联的辅助文件,而不是为了增加申请被批准的机会,而不受节制地提交关联度不高的各种文件。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配偶移民中,证明申请人与担保人关系的照片。在电子化申请中,要限制申请人上传照片的数量,只限提供证明双方关系各时期发展的关键性事件照片,如双方建立关系、订婚、结婚,以及家庭有新增成员等。 “在电子文件提交平台上设立限制,可以令申请人或其代理人改变过往心理,更注重提交文件的质量而不是数量。总体而言,限制提交文件数量,只要求提供高关联度的文件,能缩短申请人的等候时间,提升签证官的处理速度,也有利于保持GCMS全球个案管理系统数据库的速度和稳定性,减少储存大量电子文件的成本。” 移民部北京签证中心在试行电子化过程中,共把8,016份申请资料电子化,并提交到移民部“全球个案管理系统”(GCMS)数据库中,涉及的主要是家庭团聚类别的申请,来自全球25个移民处理中心。其中来自伦敦、德里、墨西哥、马尼拉、内罗比等五大中心的申请,占了76%。 在这超过8,000个申请个案中,共有965,387页纸本文件,工作人员要将它们扫描成130,843个PDF格式的附加文档,并上传到GCMS全球数据库,总数据量达62,998.68MB 。平均而言,每一个家庭团聚类移民申请的纸本文件多达152.7页,被扫描成20.7个附加文挡上传到GCMS全球数据库。 不过,移民部北京签证中心发现,来自全球不同地区的申请,其文件数量各有不同。印度德里提供的个案样本,平均每个有209.92页,来自土耳其安卡拉平均186.15页,均远高于全球平均。其中9个“特长”的申请个案,文件超过1,000页,大多数来自德里。最长的一宗更有1,750页,来自黎巴嫩的贝鲁特。 相反,来自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和孟加拉的达卡的个案样本,平均文件长度少于100页。  

萬錦26個學校過路點新例 司機違規罰500元扣3分

■■万锦市8月底前将26个现有学校过路点,升级为行人过路线,驾驶者需待行人完全横过马路方可前驶,否则会罚款扣分。万锦市政府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万锦市将于8月底前,将26个现有的学校过路点,升级为行人过路线(Pedestrian Crossovers,PXO),驾驶者必需待行人完全横过马路后,方可向前驶,违例者最高可被罚款500元及扣3分。 行人过路线是万锦市为辅助行人安全过路的交通管制措施之一,通常设置于行车时速较低(60公里或以下)、中至低车流量的道路、十字路口及回旋处。 行人过路线有特定的路牌及路面标记,部份配备由行人按钮闪动的闪灯,以提醒驾驶者注意行人正在横过马路。 根据安省交通法(Highway Traffic Act),当行人在过路线横过马路时,车辆必需停定,等待行人完全横过马路后,才可继续向前驶。未有让路予行人的驾驶者及骑自行车人士,可被罚款150至500元,并扣3分。骑自行车人士在使用行人过路线时,必需落车,推车横过马路,否则可被罚款85元。 行人不守规可被罚35元 此外,过路人士在踏出马路时,不论是步行还是快步跑,如果太接近正在行驶的汽车,导致该车辆无法安全地停定,也属违例,可被罚款35元。 为了增加学童的过路安全,万锦市将于今年8月底前,将26个现有的受督导学校过路点,升级为PXO的2级D型(Level 2, Type D)过路线。这意味着除了早上及下午的上下课繁忙时间,继续有学校过路督导员指挥交通外,新增的PXO功能,将令行人过路列为全天候的优先考虑,适用于所有日子的任何时间。

重磅!移民部長宣布下月開始實施超級簽證新規!最長能住7年!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移民部部长刚刚宣布对父母和祖父母超级签证进行重大改革。 IRCC加拿大移民局官网发布:“在我们努力从大流行中恢复之际,加拿大政府继续优先考虑家庭团聚,以便我们能够吸引、留住和融入为我国的成功作出贡献的移民。 今天,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部长肖恩·弗雷泽(Sean Fraser)宣布加强加拿大的超级签证计划。这些改进将使加拿大人更容易与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在加拿大团聚,并允许超级签证持有者在加拿大停留更长时间。这些变化将于2022年7月4日生效。 将超级签证持有者每次入境加拿大的停留时间延长至5年。 目前拥有超级签证的人还可以选择在加拿大期间一次延长最多2年的停留时间。这意味着现在的超级签证持有者可以在加拿大停留长达7年。 允许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部长指定国际医疗保险公司,为未来的超级签证申请者提供保险。 目前,只有加拿大的保险公司可以提供超级签证申请人必须拥有的必要的医疗保险。任何除加拿大以外的指定医疗保险公司的信息将于稍后在IRCC的网站上公布。 自2011年以来,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可以通过加拿大的超级签证项目与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团聚。这种多次往返签证的有效期最长为10年,允许父母和祖父母一次在加拿大停留2年。这使得超级签证比通常停留时间为6个月或更短的多次往返旅游签证更有利。 超级签证适用于通过体检并提供经批准的保险提供商提供的私人健康保险证明的人。这样超级签证持有人就可以在加拿大获得紧急医疗保健,而无需加拿大纳税人支付费用。此外,申请人的子女或孙子女必须满足 IRCC 的最低收入要求。 “家庭是加拿大社会的核心。超级签证计划的改进使家庭成员可以在加拿大更长时间团聚,这有助于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取得成功并为社会做出贡献,同时为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提供宝贵的机会,让他们在加拿大与家人共度时光,”加拿大移民部长肖恩弗雷泽说。 编译:YUAN ref:https://www.canada.ca/en/immigration-refugees-citizenship/news/2022/06/enhancements-to-the-super-visa-program-for-parents-and-grandparents-will-help-reunite-families-more-easily-and-for-longer.html

最高法院:禁假釋不得超25年 受害者家屬表示強烈不滿

■■多伦多一宗凶杀案受害人的母亲琳达巴布科克,指法院判决对受害人家庭是一个重大打击。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犯有严重谋杀罪行的人,在加拿大可被判处终身监禁,25年不得假释。若犯有多重谋杀罪,每一宗犯罪都可能被判25年禁止假释,在依次执行情况下可能出现50年或75年不得假释的情况。 加拿大最高法院作出裁决,指上述做法违宪,令多重杀人犯在有生之年看不到假释希望。法院判定多重谋杀罪犯只须“合并”执行一个25年不得假释期。判决立即引起受害人家属强烈不满,有人扬言向国会提出抗争。 据加通社报道,最高法院是在上周五作出裁决,指2011年加拿大刑法中,该项可允许法官判决多重杀人犯依次执行25年不得假释的条款违宪。该项条款在近年已适用于本国一些多重杀人犯。 指终身无假释机会违宪 最高法院上周五针对2017年发生在魁北克城一所清真寺中杀害6人的枪击案作出裁决,一致同意凶手在25年不得假释期满后,必须获得假释机会。这等于取消了先前刑法中允许依次服刑的条款。最高院裁决指,条款违反《权利与自由宪章》中,有关保障公民不受酷刑及不寻常对待的规定,否定了罪犯在有生之年获得假释机会的可能性。 对于多伦多凶杀案23岁受害人劳拉巴布科克(Laura Babcock)的母亲琳达巴布科克(Linda Babcoke)而言,高院裁决犹如再次撕开她心中的创伤。当年杀害她女儿的两名凶手米勒德(Dellen Millard)和斯密奇( Mark Smich),均涉及另外的谋杀案,早前都被判决超过25年以上不得假释。 琳达巴布科克表示,高院判决对受害人家庭是一个重大打击,“这意味着每一位受害人的生命并不重要。我们家人的生命已经被他们的犯罪所毁灭。而法院认为让他们终生呆在监狱中是酷刑。为什么受害人的权利比罪犯还少?” 指法官与受害人脱节 她认为法院的裁决,显示法官与受害人和他们的家人脱节。她说:“他们不明白,在余生的每一天,我们都在经历著怎样的痛苦。他们向罪犯仁慈,不想让他们受太多折磨。但我们每天都经受着可怕的折磨。已经10年了,我仍然每天哭泣。” 杀害巴布科克的凶手之一米勒德在2012年犯案后5个月,单独杀案了其父韦恩米勒德。6个月之后,他再次伙同斯密奇以试车为名,诱骗及杀害了32岁咸美顿男子宝斯马(Tim Bosma)。两名凶手后被法庭裁定三项及两项一级谋杀罪名,分别获判75年及50年不得保释。 受害人韦恩米勒德的堂兄弟罗伯兹(Peter Roberts)不敢相信最高法的裁决,说:“这是对正义的歪曲。凶手犯下十恶不赦的疯狂的罪行,其罪恶达到了顶峰。减少他的不得假释期是一个笑话。”2018年4月23日多伦多央街货车杀人案凶手米纳斯安(Alek Minassian),去年被法庭判定10项一级谋杀罪名成立。但法院鉴于高院对于多重杀人犯假释规定的裁决没有下达,一年来一直没有宣布对其判决。现时根据高院最新裁定,当场杀了10个人的米纳斯安,只需服刑一个25年不得假释期。 被米纳斯安货车严重创伤的一名受害人里德尔(Cathy Riddell )表示:“我为这个国家感到羞耻,为我们的司法制度所做的事感到羞耻。让我告诉你何谓酷刑和不寻常的惩罚。一个无辜的人被谋杀,受伤残废,生命无端凋零,这才是酷刑和不寻常的惩罚。”星岛综合报道

反轉!加拿大華裔搶注知名中餐館商標 欲賣$150萬,法院這麼判…

■■位于卑诗省列治文的聚点串吧。 Google Maps 【加拿大都市网】抢注商标的事情并不少见。也有人专门做这样的生意。 一名加拿大华裔男子孟伟(Wei Meng,译音)提前抢注了中国一家知名连锁餐厅商标,期望这家餐厅进驻加拿大市场后能够牟利支付150万加币。官司打到加拿大联邦法院,今年5月18日法院做了判决,最终裁定该男子注册商标的意图为勒索钱财,删除了他的商标拥有权。 案件经过: 2015年北京聚点连锁餐厅开始在中国经营连锁烧烤餐厅,至2020年7月,在中国已发展到近40家餐厅的大型连锁。 2018年,该餐厅将业务扩展至加拿大,在温哥华、列治文和多伦多开设了多间餐厅。 2017年6月,公司决定开设温哥华餐厅时,申请在加拿大注册“JU DIAN(聚点)”和设计商标,用于餐厅营销和推广。 就在这时,公司得知另一方(孟伟)已经注册了该商标。孟伟还在加拿大注册了其他一些中国连锁餐厅的商标。 ■■多伦多法院的裁定,令列市男子注册的商标遭删除。 星报资料图片 要求支付150万加元 孟伟曾于温哥华与北京聚点的代表会面,要求其支付150万元用于使用其商标,聚点公司拒绝付款。 据CTV报道,加拿大联邦法院法官弗拉内托(Angela Furlanetto)作出有利北京聚点餐厅公司(Beijing Judian Restaurant Co)的裁决,该公司早前申请撤销华裔男子孟伟所注册的商标。 弗拉内托于裁决中写道,聚点餐厅并不知道孟伟在2017年6月27日,已个人申请注册聚点和其设计标志,用于餐厅服务、外卖及提供啤酒的相关用途。大约在同一时间,孟伟还根据拟使用的用途,申请注册了其他中国连锁餐厅的商标。 法庭文件指,孟伟的商标申请之后获批,并于2019年4月开始与聚点公司接洽,声称其加拿大餐厅侵犯他的商标。 孟伟其后还在温哥华中文论坛VanSky发布一则公开广告,拟将商标售给潜在的餐馆经营者,年费为10万加元。 北京聚点的一名合伙人对论坛上发布的广告作出回应,并引用了孟伟的回复作为证据。 孟伟在帖子内对他人回复称“每年10万元只是一个人的工资,没有其他服务费,你找不到比这价格更低的特许经营费。如果开一间没有名气的店铺,将损失更多金钱,你可以在百度上搜索聚点串吧(JuDian Chuan Ba),就能看到在北京有多少间店铺,业内谁都知道有实力品牌是可以吸引客户的。” 这一证据,加上孟伟的商标与北京聚点相同,以及他注册的数个与其他中餐馆连锁店标志相似的商标,因此法官批准该公司的申请,删除了孟伟的商标。 弗拉内托指,所有证据均显示孟伟意图利用聚点和其设计标志向申诉人敲诈,或向他人索取金钱。不过,法官拒绝批准该公司要求赔偿1.5万元的惩戒性损害赔偿金,裁定删除商标是适当的补救措施,但北京聚点有权取回法庭费用。 孟伟没有出庭,也没有回应任何指控。 看来这样的商业“套路”在加拿大行不通... ref: https://bc.ctvnews.ca/b-c-man-registered-chinese-company-s-trademark-in-canada-so-he-could-extort-it-court-rules-1.5923741 https://decisions.fct-cf.gc.ca/fc-cf/decisions/en/item/521521/index.do

移民提早退休返回祖籍國 能否繼續享受加拿大福利?

【加拿大都市网】有移民到加拿大的夫妇想提早退休,回到祖籍国居住。在这情况下,他们可以在祖国继续享受加国的福利吗?答案是有些人可以。 据《金融邮报》(Financial Post)报道,41岁的彼得(Peter)和39岁的夏洛特(Charlotte)及他们两岁的孩子摩根(Morgan)住在安省。夫妇二人分别从事公司发展及策略规划的工作,每月从工作中把11,200元带回家。他们拥有价值230万元的房屋、在未开发土地的5万元、6.5万元的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2万元的免税储蓄计划(TFSA)、2.5万元的应税证券、37,500元的黄金和1.2万元的汽车,总计2,509,500元。扣除他们82万元的住房按揭贷款,他们的净资产约为170万元,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9年前移居加拿大的彼得和夏洛特在物质方面取得了成功,但他们向往拥有棕榈树、海浪拍打海岸、没有雪的原居地。他们的目标是每月有3,000元退休收入,以供在家中过著退休生活,并希望能提早退休。 卑诗省基隆拿(Kelowna)的财务规划公司Smarter Financial Planning Ltd.负责人莫兰(Derek Moran)表示,彼得两夫妇目前应把收入扣除支出后的现金投入到各种投资中,尤其是TFSA。而作为父母的这个阶段,他们可以为摩根设立一个注册教育储蓄计划(RESP),并获得加拿大教育储蓄计划奖金,金额为供款的20%或每年500元,最高可达7,200元。或者,他们可以使用在其税阶内提供29.65%退税的RRSP。 此外,彼得两夫妇应该进行节税投资,因为他们的年收入合计为18万元,税后为一年134,400元或每月11,200元。他们每月花费9,100元,剩下的钱用来投资等。充分利用这盈余是提早退休的关键。 在老年保障金(Old Age Security)方面,鉴于他们的情况,要在另一个国家居住时有资格领取OAS,他们必须成为加国居民20年。就他们而言,这表示他们分别要在加拿大生活到52岁和50岁。这比他们想留下的时间为长。 他们目前各拥有8万元的RRSP供款空间。如果他们永久离开加拿大,他们可能会把RRSP账户留在加拿大,然后通过注册退休投资基金(RRIF)提取,并缴纳15%的预扣税。如果他们保留为RRSP而没有转移到RRIF,则预扣税将为25%。 如果他们在与加拿大有税收协定的国家纳税,他们将获得在加拿大缴纳的税款的抵免。他们需要与跨境税务专家核实他们的个人税务详细资料,也许是在他们的祖国。 当被问到假如他们永久离开加拿大,他们是否应该保留他们在安省的房子?他们也许可以保留房子,并以每月5,500元或每年6.6万元把房屋出租。房子的地税为每年6,000元。把6.6万元年总租金扣除22,878元的按揭贷款利息、2,000元的维修费用、3,390元的物业管理经理和6,000元地税,收入为每年31,732元,回报率为2.14%。然而,假如他们要支付安省非居民投机税,他们保留在加国房屋的成本会大幅增加,净租金收入会减少,回报率可能只有1%。那么保留加拿大房产未必化算。 V17

好消息!加拿大超級簽證或升級!來一次可住5年 降低收入門檻!

好消息!加拿大超级签证可能会升级! 加拿大国会议员Kyle Seeback正在提出一项新法案,以支持父母和祖父母来加拿大。 拟议的修改将影响父母和祖父母的超级签证。目前,超级签证允许加拿大人的父母和祖父母连续两年两年,而不必更新他们的身份。签证本身允许在10年内多次进入加拿大。与父母和祖父母计划一样,它要求加拿大子女或孙子女满足政府规定的最低收入要求。它还要求父母和祖父母有加拿大公司的医疗保险。 Seeback是保守党成员,是公民和移民事务常设委员会成员。他提出的C-242法案要求对超级签证进行三项主要修改。 首先,Seeback希望允许父母和祖父母连续停留5年而不必更新签证。 其次,该法案建议允许超级签证申请人从加拿大以外的国家购买医疗保险。Seeback说,这可以为家庭每年节省数千元的保险费用。 最后,该法案还建议政府降低希望接待父母和祖父母的加拿大人的低收入门槛。虽然Seeback说他认为应该不应该完全取消收入要求。 "把父母或祖父母带来和你一起住是一种经济负担的观点是错误的,"Seeback说,"我实际上发现......当父母或祖父母来时,它提高了该家庭的经济福利......可以是他们提供一些减少日托费用,因为父母或祖父母在那里帮助照顾家庭。" 到目前为止,该法案已经通过了一读和二读,现在正由公民和移民事务常设委员会研究。该法案需要在三读前通过委员会。只有在通过三读和参议院的审议后,它才能成为法律。然后,总督必须对该法案进行皇家批准,只有这样,它才会生效。 Seeback办公室的发言人Ashti Waissi告诉CIC新闻,新民主党和集团党将在三读时支持该法案,但不确定C-242是否会得到自由党的支持。 委员会成员对Seeback的法案提出质疑,特别是与保险项目有关的问题。Seeback介绍了允许父母和祖父母在国际上购买保险的想法,同时指出,对于一个七十岁出头、没有先天性疾病的人来说,每年的费用可能在1700加元到4600加元。 "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保险公司,"Seeback告诉委员会,"我鼓励部长为保险公司何时符合条件设立一个基本规则框架,以便人们可以在国外购买保险。" 对允许超级签证持有者带着自己的保险来到加拿大的担忧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如果外国保险公司无法支付医疗账单,那么责任可能落在加拿大的纳税人身上。 在回答委员会成员提出的问题时,Seeback说他有信心政府能够建立一个框架,确保外国保险公司能够在超级签证持有人生病时支付医疗费用。他指出,加拿大目前有一个确定哪些国际医生可以提供医疗许可证书的框架,他说类似的框架也应该可以用于保险公司。 尽管他说他不知道这个框架可以多快建立起来,但他说这将是 "值得等待的"。 "这对加拿大家庭来说将是非常好的,"Seeback说。 你期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