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3月31日 星期五 07:50:2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EI

重磅!加拿大將推出新的15周父母福利 更多家庭受益!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联邦政府即将推出一项新的15周的育儿福利,这对新晋父母和准父母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3月13日(周一)据CTV新闻报道,加拿大联邦政府正准备实施一项新福利,让更多的父母有更多的时间在家陪伴新生儿。 根据该报告,就业保险(EI)的一系列重大改革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宣布,其中就包括一项新的15周父母津贴。 这项新政策将为新晋父母提供长达15周的支持,将为包括那些通过领养或代孕方式接收孩子的父母提供更多帮助。 联邦就业部长Carla Qualtrough说,这是“一个公平的问题”,关于EI现代化的磋商导致了父母需要更多时间与孩子建立联系的呼声。 根据现有的EI产假和育儿福利形式,标准的育儿假允许父母一方有长达35周的带薪假期,或者父母双方有最多40周的带薪假期。 此外,任何生育的人都能够获得额外的15周产假。 然而,根据新计划,这种额外的支持也将提供给那些收养孩子或通过代孕迎接孩子的人。 联邦就业部长Qualtrough还说,提高每周EI的最高限额也 “在讨论之列”,并指出,重点是采取一种 “更加公平的方法,特别是对女性而言”。 目前还没有公布新福利何时生效的细节,尽管该计划有可能在3月28日作为联邦预算的一部分公布。 在一次独家采访中,Qualtrough告诉CTV,她不会“独家”透露财政部长方慧兰的公告细节,但表示家长们可以期待“未来几个月”的变化。 准父母Baden和Zane Colt一直提倡延长15周假期,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7月预产期孩子。 Baden Colt说:“我们真正想要的是让所有的加拿大婴儿从出生起就有同样的机会,不管他们是由自己的父母所生、被领养还是通过代孕。” 麦克马斯特大学精神病学和行为神经科学系教授兼医生Dr. Jean Clinton说,科学表明父母陪伴新生儿的时间越多越好。 “我们知道,(婴儿)需要的是那些珍视他们,视他们为宝贝的人。我绝对相信,无论这个孩子,这个珍贵的礼物是如何来到家庭的,他们都应该有机会有一个完整的、很多很多周的时间和父母一起度过。” Colt夫妇希望他们能得到额外的时间,但他们的孩子将在7月出生,他们对到时候是否能享受到这项福利并不乐观。 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期间,自由党承诺为收养孩子的父母提供15周的假期,以便“每个人都能得到同样的福利”,但在代孕帮助下的家庭被排除在外。 2021年,就业部长的任务书中再次提到了这一问题,尽管当时没有采取具体行动。 上周,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证实,2023年的联邦预算将于3月28日(周二)提交。 ref:https://www.narcity.com/canada-new-15-week-benefit-for-parents-what-we-know-so-far https://www.ctvnews.ca/politics/new-canada-parental-benefit-will-be-arriving-in-the-coming-months-1.6310351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官宣!聯邦政府將EI疾病補貼從15周延長至26周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就业部长卡拉·夸尔波洛(Carla Qualtrough)周五宣布,联邦政府将把就业保险疾病补贴从15周延长至26周。 从12月18日开始,申请EI的员工将有资格获得更优厚的福利,支持者称赞此举,但敦促政府兑现其对该系统进行更大改革的承诺。 夸尔波洛在参观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癌症协会区域护理中心时宣布了这一消息。 “太多的工人支付了工伤保险,但当他们病得很重,当他们有伤病需要恢复时,15周的补贴不足以支付他们受伤的时间。” “我们知道这一点。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像你们这样的组织一直在倡导增加EI疾病周的数量。” 受联邦政府监管的私营部门员工的无薪病假最长期限也将从同日起从17周延长至27周。 这一改变将确保这些工人可以从他们的工作中获得足够的无薪假期,以获得延长的EI疾病津贴。 从2022年12月1日起,受联邦政府监管的私营部门员工也将开始每年累积最多10天的带薪病假。 9月,夸尔波洛见了劳工领袖,并承诺到年底将EI疾病福利从15周延长到26周,这一变化在2022年的预算中得到了体现。 EI疾病补贴的申领人需要证明以下事项以获得资格: 因医疗原因不能工作的; 他们每周的正常工作收入至少在一周内减少了40%以上; 在开始提出申请前或自上次提出申请后的52周内,累计最少600个工作小时的受保时间(以较短者为准);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体状况,他们本来可以工作的。 申请时,还需要获得一份签署的医疗证明。开具证明的医生必须在加拿大或美国执业。他们可以是医生、脊椎按摩师、验光师、心理学家、牙医、助产医生(PEI除外)、执业护士或注册护士。 周五,加拿大失业工人全国委员会的一名发言人称这一宣布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皮埃尔·切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但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一宣布绝不会取代预计将于12月初推出的人们期待已久的EI改革。” 在2021年的竞选中,自由党承诺将社会福利制度现代化,并承诺将该计划扩大到个体经营者,并解决差距,包括新冠大流行突出的差距。 加拿大就业和社会发展部就教育福利制度改革举行了一系列公开磋商,并于今年夏天结束。 夸尔波洛此前曾表示,政府将在今年年底前提出其计划。她在周五补充说,政府在现代化方面“会有很多话要说”。 ref:https://www.ctvnews.ca/politics/federal-government-to-extend-ei-sickness-benefits-from-15-to-26-weeks-1.6168992 https://dailyhive.com/toronto/ei-sickness-benefits-extension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聯邦放寬資格限期將至 工人憂難申失業金

■■即将失业的温莎车厂工人担心没有足够的工作时数,因而无法申请EI。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私营公司的工会Unifor一位负责人表示,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对就业保险(EI)计划所做的临时变更即将在下个月到期,秋季将失业的安省温莎市(Windsor)汽车工人获得失业救济金的机会,恐将受到“破坏性”的影响。 据Unifor Local 195副总裁、Syncreon Automotive公司的工人肯尼迪(Rob Kennedy)称,在汽车制造商Stellantis终止与Syncreon的合同后,该间位于温莎的工厂将于10月30日关闭。 肯尼迪说,自从疫情开始以来,由于芯片短缺和供应链问题导致工厂多次关闭,他和工友们都主要依赖EI生活。现在,近300名工人正在等待永久裁员,随着联邦政府放宽申领EI要求的临时措施将到期,许多人可能没有资格获得EI,原因是工人们的工作时数一直在减少,工作量也不多,因此工厂关闭之后,当中很多人都没有足够的小时数来申请EI。 在临时措施下,基于国家要求的420小时可参保就业时数,工人将有资格获得EI,而疫情前的通常政策是需要420到700小时,具体时数取决于所在地区的失业率。此外,根据临时措施,离职时雇主支付的款项,例如遣散费等,不会从福利中扣除。但是从9月25日开始,EI计划将恢复到临时变更之前的最初规定。  联邦拒延长临时措施 招聘网站Indeed的高级经济师伯纳德 (Brendon Bernard)指出,EI领取者的数量,可能会随着这一变化而减少,因为申领要求的收紧,可能会导致一些人无法获得EI,尤其是那些可能没有工作满一整年的人,特别是如果他们从事的是兼职工作。 肯尼迪表示,Syncreon的员工也担心这一变化,因为他们将不得不花光所有的遣散费。 目前联邦政府正起草对EI的修改,承诺让该项福利计划适应新形势。专家和利益相关者对该计划提出了一系列担忧,包括符合失业救济金领取资格的人太少等等。 联邦就业部长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的新闻秘书在致加通社的一封电邮中证实,临时措施不会延长。不过联邦政府已经认识到,当前的EI系统需要更加灵活和公平,且能够回应当今工人的需求。 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承担了对该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的艰钜任务。目前这项工作正在顺利进行中。 为了让公众参与EI改革,加拿大就业与社会发展部,去年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62%的受访者认同全国各省的EI资格要求应该相同;60%的受访者认为,与遣散费相关的临时变化,应该成为永久措施。 而与专家和利益相关者协商的结果表明,劳工团体倾向于制定较低的资格门槛,不少人的建议是360或420小时。而雇主方面希望看到更高的门槛,不过该门槛对保费和劳动力供应的影响令人担忧。 Unifor的肯尼迪表示,临时措施的结束对工人将产生“破坏性的”影响,希望联邦政府立刻按下暂停键,勿让临时措施到期。  

加拿大失業保險要大改革!育兒福利增加:受益人更多、申請更容易!

【加拿大都市网】负责加拿大联邦工人社会安全网的部长表示,作为就业保险制度审查的一部分,政府正在考虑取消使一些人难以获得全部育儿假的规定。 就业部长Carla Qualtrough说,这个问题对新妈妈来说特别严重,因为这个有几十年历史的系统是如何设计的。 向该系统缴费的工人必须工作一定的小时数才有资格获得福利,而且他们每次提出新的申请都必须这样做。 这意味着失去工作并申请常规EI福利的新母亲必须重新工作必要的时间,以获得完整的育儿假权利。 Qualtrough说,不能将失业和育儿福利叠加在一起申请EI,这在系统中造成了一个公平问题,特别是对新妈妈来说。 她说,这是她正在研究的几个问题之一,作为使EI现代化的方法的一部分,这个系统的缺点被COVID-19所揭露。 在大流行之前,有资格获得EI产假和育儿假福利的标准排除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新母亲。 在过去的一年里,许多其他母亲发现自己没有享受到全部假期。她们的情况大体相似:她们因为大流行病而失去了工作,又因为COVID-19的限制和关闭而找不到工作,无法获得所需的时间。 Qualtrough说,她正在寻找方法,使该系统不那么笨重,以消除不平等现象。 "Qualtrough在年末接受加拿大新闻社的广泛采访时说:"解决这个问题将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使更多的人能够获得EI,实际上,人们能够获得他们的最大权益。 "这是我超级热衷的事情,想知道如何解决。我还不太确定将如何解决,或者我们将以什么顺序来解决这些事情,我正在努力,但这绝对是头等大事。" 改造EI系统是Qualtrough被要求在未来一年解决的最大问题之一。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给科尔特罗下达的命令是,她要提出一个计划,并从2022年夏天开始对该系统进行全面改革。 Qualtrough还被要求确保改革后的系统涵盖临时工和文化工作者,包括为自营职业的加拿大人提供26周的福利,为养父母提供15周的新福利,以及为失去工作并需要更多时间寻找新职位的老年工人提供额外帮助。 Qualtrough说,她有信心达到时间表,但也很现实,这个系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改变。除了制定新的规则和福利的时间,政府将不得不更新支撑EI的技术,其中部分技术是在1960年代的代码上运行的。 这就是为什么Qualtrough也在密切关注2022年9月之前的劳动力市场会发生什么。届时,为福利设定每周300加元的最低限额和更容易进入该系统的临时措施将到期。 关于9月之后该怎么办的问题是联邦关于EI的磋商的一部分,以确定临时措施是否需要延长或成为永久措施,同时更广泛的变化将通过立法程序进行。 同时,随着劳动力市场的变化,关于EI未来的对话也发生了变化,劳动力短缺的报告很普遍。 企业感到紧张的是,一个现代化的系统可能会抑制工作,这给EI的任何可能的变化增加了一层担忧,Qualtrough说这不是几个月前谈判的一部分。 "她说:"企业感到他们无法发展,因为缺乏人手,我想和他们谈谈如何支持那些不工作的人。"我想说,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紧张关系,六个月前还没有这种关系。" Qualtrough说,潜在的改革可能包括在EI系统内为技能培训和发展提供更多的选择,这可以合并她所说的 "加拿大人和企业所面临的这两个复杂的现实"。 编辑:言西早 小星

因拒接種疫苗失業或不能申領EI 可能對卑詩影響重大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政府就业部长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在本周曾表示,因不遵守工作场所政策,例如疫苗接种规定而被解雇的员工可能没有资格申领就业保险金(EI)。 根据加拿大就业及社会发展部网站,所有非因自身过错(例如由于工作短缺、季节性或大规模裁员)而失业,并且可以工作并能够工作的个人,但找不到工作者,都可申领就业保险金。 不过夸尔特罗指出,有关说法未完全确定。随着9月举行大选,联邦政府仍处于看守模式,总理杜鲁多要到10月26日才公布新内阁名单,具体决定“需要等待,视乎总理下周二公布的内阁名单”。 如果真的有这项政策,可能会对卑诗省产生重大影响。卑诗省目前已经强制要求所有医疗工作者和政府雇员接种新冠疫苗。但截至本周,仍有约5,500名卫生保健工作者尚未接种疫苗。 而卑诗公共服务部门大约有3.1万名员工,虽然他们的工会无法提供尚未接种疫苗的确切数字,但如果按照本省的平均水平,这一数字将达到1,500人。 温哥华Samfiru Tumarkin LLP律师事务所的就业律师巴尔卡兰(Dan Balkaran),联邦政府让人们别无选择。他说:“就就业部而言,这是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也是将要发生的事情,绝大多数人将没有资格申领EI。EI是被解雇员工寻找新工作时用来维持生计,偿还贷款的应急资金,如果没有,我认为这是非常严重的。” 代表卑诗省公共服务职员的卑诗省总工会(BCGEU)最近在一次网路研讨会上就工人的权利和选择提出建议,并试图向成员提供有关疫苗的明确信息。 工会主席史密斯(Stephanie Smith)说:“那些还在犹豫或者没有下定决定的人,他们需要了解事实,他们需要知道他们所做任何决定的潜在结果。” 她说,选择不接种疫苗可能会是一个改变人生的决定,虽然一些成员热衷反对强制疫苗政策和取消申领EI,但这可能会让他们陷入一场没有获胜保证的长期斗争。 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凯利(Dan Kelly)表示,联邦政策似乎是在“惩罚未接种疫苗的人”,并质疑该政策能否在法庭上站得住脚。 不过,巴尔卡兰警告说,尽管失业的工人将有权对EI丧失资格提出质疑,也可以提出法律挑战,但短期内他们将失去收入。他说:“EI的目的是帮助你有紧急资金生存下去,如果你花了6个月时间才拿到这笔钱,那真的有点适得其反。” 巴尔卡兰说:“如果不接种疫苗,你是否能找到一个与雇主友好相处的解决方案,比如远程办公,如果没有,你需要认真考虑疫苗的接种,因为你可能会面临经济打击。”   V33

聯邦就業部長:因拒絕接種疫苗而失業的僱員很可能無資格申領EI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就业部长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表示,假如雇主定出要员工接种疫苗的政策,而雇主视员工不去接种为未符合雇用条件,在这情况下而丢职的雇员,很可能没有资格申领就业保险金(EI)。 夸尔特罗称,“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我得到的建议。”她又称,该规则不适用于某人有医疗豁免或正当理由而未能接种疫苗的情况。 根据加拿大就业及社会发展部的网站,所有非因自身过错(例如,由于工作短缺、季节性或大规模裁员)而失业,并且可以工作并能够工作的个人,但找不到工作,都可以申领EI。 对于大部分申领EI者来说,EI支付他们平均每周收入的55%,每周最高可达595元。 目前许多工作场所都要求员工接种疫苗。 夸尔特罗指出,这暂未确定。随着9月举行的联邦大选,联邦政府仍处于看守模式,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要到10月26日才公布新内阁名单。她表示,“我们将不得不等待,看看总理下周二公布的内阁名单。” 渥太华的雇佣律师查普(Paul Champ)不同意夸尔特罗在EI和疫苗问题上的立场。他认为,关于员工因不去接种疫苗而被解雇是否合理解雇原因,这是非常有争议。 因不当理由被解雇的员工没有资格获得遣散费或EI。 查普补充道,他对客户的第一个建议就是接种疫苗。然而,建议雇主可以命令员工接种疫苗可能有些牵强。雇主也许可以接纳不能或不会接种疫苗的员工,其中一些员工可以继续在家工作,而其他员工则可以用频繁地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来代替接种疫苗。 查普表示,展望未来,正在招聘的雇主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使问题变得更简单。雇主现在作出招聘决定时,可以把接种疫苗作为雇用的一项要求。同样地,员工在接受工作时知道这一点,这是工作要求。 V17

奧圖爾承諾放產假工作額外多賺千元 不減EI

■■奥图尔周一公布协助国民育儿的政纲。路透社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保守党承诺,将让初生婴儿的父母放产假期间,兼职工作时每月额外赚取多至1,000元,而不会影响其产假或育儿假的福利。   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周一在渥太华市郊进行竞选活动时公布,这项政策可让父母通过兼职或在家工作赚取额外收入,以帮补育儿开支。他们每月从这些工作中赚得的首1,000元收入,将不会影响其获得的就业保险金(E.I.)补助;在1,000元以外收入,才需要以每一元减5角的比例,削减所获的E.I.补助。根据现行的E.I.计划,父母休假期间可获得薪金的55%,而不可高于每周595元。   奥图尔表示,有很多低收入家庭,无法在这个令收入大减的计划下维持生计,他希望E.I.能够在这方面显得更具同情心。“我们希望见到E.I.制度能更切合现今社会需要,以及更灵活地满足国民的需求,尤其是对那些有育儿或其他考虑而希望维持就业的妇女而言。”   怀孕7月可领幼儿福利金   这是继星期日提出增设协助流产产妇复元的假期后,保守党进一步公布协助产妇及新任父母的项目。   保守党同时提出将幼儿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由婴儿出生日起计,提早至在怀孕第7个月开始;同时加强对领养父母的支援,包括增加E.I.补助及将免税额由1.5万元提高至2万元。 卡加利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泰兹(Lindsay Tedds)认为,奥图尔用心正当,但各政党对修订E.I.应有更实际的建议,例如将父母重返工作的计划,由以星期计改为小时计,让他们能在休假时兼职,更灵活地调节回到工作岗位的进程。星岛综合报道

保守黨提助育兒計劃 初生嬰父母兼職不影響E.I.補助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保守党承诺,将让初生婴儿的父母每月额外赚取多至1,000元,而不会影响其产假或育儿假的福利。 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周一在渥太华市郊进行竞选活动时公布,这项政策可让父母通过兼职或在家工作赚取额外收入,以帮补育儿开支。他们每月从这些工作中赚得的首1,000元收入,将不会影响其获得的就业保险金(E.I.)补助;在1,000元以外收入,才需要以每一元减5角的比例,削减所获的E.I.补助。根据现行的E.I.计划,父母休假期间可获得薪金的55%,而不可高于每周595元。 奥图尔表示,有很多低收入家庭无法在这个令收入大减的计划下维持生计,他希望E.I.能够在这方面显得更具同情心。“我们希望见到E.I.制度能更切合现今社会需要,以及更灵活地满足国民的需求,尤其是对那些有育儿或其他考虑而希望维持就业的妇女而言。” 这是继星期日提出增设协助流产产妇复元的假期后,保守党进一步公布协助产妇及新任父母的项目。 保守党同时提出将幼儿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由婴儿出生日起计,提早至在怀孕第7个月开始;同时加强对领养父母的支援,包括增加E.I.补助及将免税额由15,000元提高至20,000元。 卡加利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泰兹(Lindsay Tedds)认为,奥图尔用心正确,但各政党对修订E.I.须有更实际的建议,例如将父母重返工作的计划由以星期计改为小时计,让他们能在休假时兼职,更灵活地调节回到工作岗位的进程。   V20

加拿大正式延長多項疫情福利 可領更多錢!

【加拿大都市网】对于可以领取加拿大各种疫情福利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在3月18日的一份声明中,政府表示,一些福利的最多领取周数变多了,这意味着大家可以拿到更多的钱了! ⚠️ The #GC has increased the number of weeks available for the recovery benefits and EI regular benefits. For details, visit: https://t.co/cZ1aAXdLuZ pic.twitter.com/Zt8FZn07ka — Employment...

CERB周六結束 這三項臨時新福利出台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紧急救助福利金(CERB)周六截止,之后国民还有哪些福利可以申领呢? 据CTV报道,根据联邦政府370亿元的CERB过渡计划,目前申领CERB的数百万加拿大人,将可转申领更灵活且更容易获得的就业保险(EI)计划。 而那些不具备申领EI资格、但由于疫情仍无法工作的人士,可能有资格获得三项新的临时福利,包括加拿大复苏福利(Canada Recovery Benefit,简称CRB)、加拿大复苏病假福利(Canada Recovery Sickness Benefit,简称CRSB)和 加拿大复苏关顾福利(Canada Recovery Caregiving Benefit,简称CRCB)。改版EI和这些临时福利可通过加拿大税务局(CRA)申领最长一年时间,直至2021年9月25日。自由党政府上周四提出了有关实施这些经济复苏新福利的C-2法案,众议院本周一将就该法案展开辩论。 改版EI 据估计,目前申领CERB的400万人中,将有210万人有资格申领改版EI。EI的临时修改将令有资格申领者较原版增加40万人。 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可以通过普通福利或特殊福利申领EI。EI普通福利适用于非自愿失业且积极寻找工作的人士,而EI特殊福利适用于因疾病、怀孕等特定生活条件而无法工作的人士。在这两种情况下,可受保工作时数达到120小时的国民,每周至少可领取500元,最长可申请26周。 CERB和EI的最大区别之一是,EI申请者须自我报告就业状态且要每两周申请一次。 CRB CRB专为自雇或不符合EI资格、但仍需要支援的人士提供。 该福利为每周500元,为期26周,仅适用于因疫情未返回工作岗位或收入下降至少50%的人士。申请CRB的人必须正在找工作、且必须“在合理的情况下”接受工作合约。 CRSB CRSB是一项新计划,为生病或因疫情必须自我隔离的人士提供每周500元的补贴,最多两周。 有关该福利的细节目前仍然很少,但是联邦政府形容这项措施是“确保所有加拿大打工者都可以享受带薪病假的一种方式”。 CRCB 那些因学校和日托服务关闭而需要照看12岁以下子女或家庭成员、且因此而无法工作的人士,均可享受该项福利。每个家庭每周最高可获得500元,最长26周。 CRCB还适用于需照顾患病和/或需要隔离的子女或家庭成员的人士。     V18

疫情衝擊華裔勞工 組織促改革EI制度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工人行动中心干事刘碚溪(图)相信,统计局昨日公布上月少数族裔失业数字仅为冰山一角,不单是南亚裔及非裔社区的写照,华人劳工也不乏从事服务业界,正面对开工不足情况;他认为各级政府除帮助少数族裔社群就业外,联邦政府也必须审视与改革现在不合时宜的EI制度,让失业者获得有尊严的生活补助与保障。 刘碚溪提到疫情后少数族裔社群失业情况未见有起色,事实上不少仍有工开的华裔雇员,正面对开工不足情况,尤以食肆服务员及从事旅游业界人士,他们与雇主签订工作合同时,也不见有任何工时保障。 他指在疫情期间及现在后疫情阶段,这些雇员都是受打击最大的一群,即使他们在疫情期间可申领CERB的抗疫补贴,但因他们未必能获得雇主给予“就业纪录”(ROE),他们不能申领就业保险金(EI);部分因为工时不能满足申领EI资格,结果不获EI保障。 自雇者未获失业保障 刘碚溪指除一些开工不足雇员外,一些被定性为“自雇者”的劳工也得不到失业保障。在其认识的华裔工人当中,不少属于自雇,例如从事Uber司机与送餐服务的员工;有些只能找到兼职工的华人,须日打2份工维持生计,但疫情导致他们失去一份工作,但因为他们仍然在职,也不合资格领取EI。他称在本国一直存在着残酷现实,就是失业者不超过40%可成功拿到EI,他指EI制度已不合时宜,尤其当经历过新冠疫情后,本国劳工团体多年来都大声疾呼改革EI制度,例如取消工时资格限制、将理赔的EI金额提升,并非现在的只有失业前工资的55%;以及将EI每周补贴设立最低金额不少于500元。 刘碚溪说现在可申领到EI的合资格雇员,约有82%每周可领取的EI不足500元,根本连日常开支及支付生活账单都不够。 谈到有国民认为联邦政府经过疫情后财政更见紧绌,难有空间改革EI制度,刘碚溪不认同此说法,他称EI系统是由雇员与雇主供款,自有另一套营运及投资系统,与政府现时财政状况没有太大关系。 他说坊间有不少关于EI的误导说法,认为现时陈旧的EI制度绝对有改革空间。 星岛记者报道

申請EI電話被打爆 網友曝特殊表格有捷徑

疫情期间本国大批失业者申请就业保险金(EI),逼爆加拿大服务处( Service Canada)的电话中心,令很多人被迫长久等待。有人在社交媒体分享填写特殊表格可加快速度获得回复,联邦官员承认此表格存在,但警告如果民众滥用可能令这一通道瘫痪。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联邦紧急救助福利金(CERB)启动之前失去工作的加拿大人,仍需通过申请EI来获得福利。 在疫情爆发之后,全国范围大规模的经济活动停摆,仅3月份一个月就有200万人申请EI。在最初的高峰期,联邦政府加派3,000名加拿大服务处员工协助处理,仍不足以应付大量的申请者,尤其是电话服务中心。 网上表格48小时内获回复 许多申请者花了几天时间试图联系加拿大服务处人员,但往往听到的是一条自动语音信息,告知电话量太大,因此必须另找时间重试。 不过,有申请者发现,一种“网上回复表格”(online callback form),可以让加拿大服务处工作人员在48小时内回复,许多人已在脸书(Facebook)和Reddit等社媒分享。 失去工作的单身母亲奥霍尔泽(Shelly Obholzer)申请了EI,但始终没有收到钱。在走投无路之际,她试填写了这种“网上回复表格”,结果在三天后接到加拿大服务处工作人员的电话,不仅解决了她的问题,还告诉她如果需要进一步的帮助,可再次使用该表格。 表格可在加拿大服务处网站的EI福利页面找到,它是专为那些上门(in-person)申请者创建的,主要针对复杂的案例、弱势人群,以及无法上网的人。 联邦官员承认此表格存在,但警告如大量民众都使用这一特殊途径,由于人手不足,可能大家都无法在短期内获答复,甚至永远也接不到回电。星岛综合报道

失業申EI 兩天收聯邦3筆錢

■■CRA将在日后追讨多领CERB的款项。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联邦紧急救助福利金(CERB)周一已开始接受申请,许多人发现,获得批准十分容易,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有人甚至还拿到双份。不过,加拿大税务局(CRA)就警告,明年报税时将会重新审查所有这些申请,并向冒领或是多领CERB的人进行追讨。但有民众认为,整个系统非常混乱,很难确定自己是否多领了钱。 多伦多《星报》了解到,无论是否符合条件,申请CERB紧急救助福利金的每个人都会自动获得批准。整个申请过程仅需数分钟,那些选择银行直接入账的人,在几天之内就收到金钱。 问题是,如果后来发现申请人不符合资格,那他们将不得不在明年春天申报2020年税收时,偿还这笔钱。即使申请人符合资格,可以保留这笔款项,但这是作为今年的收入,需要报税。 根据联邦就业及劳动力发展部部长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 办公室的说法,要获得CERB,你只需说出自己有资格,查核资格之事将在以后进行。夸尔特罗的发言人说:“明年报税的时候,政府将核实所有申请者是否符合资格标准。” 许多人不清楚是否符合条件 现在的问题是,倒底谁符合条件,谁不符合条件,许多人弄不清楚,这导致一年之后或有成千上万的人必须退还这些意外之财。 本国社交媒体本周充斥着人们通过CERB计划获得数千元的故事,该计划向符合资格的民众每周发放500元的补贴,最长可以持续领取16个星期,并且可以追溯至3月15日开始。一些人表示担心,他们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资格获得所有收到的款项,并且担心以后不得不偿还部分或全部款项。 卑诗省阿波斯福(Abbotsford)居民拉姆肖(Mika Ramshaw)表示,他于3月24日申请了就业保险(EI)。他没有申请CERB,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申请将自动转移到CERB。 上周三,拉姆肖收到了两笔款项,分别为1,000元和2,000元。 起初,他担心自己收到的比应得的多。 但是在查看了推特(Twitter)并与其他人交流之后,他意识到其中一笔是CERB的款项。他顿时感到十分兴奋。 但是,第二天早上,他发现银行账户又多了另一笔443元的直接存款,同样来自联邦政府。起初他还以为这是一个错误,可能最终必须偿还。 但后来发现,这是联邦货劳税(GST / HST)退款额度的增加。他说:“整个系统非常混乱。一天到晚都在担心,我会不会多领了? 我做对了吗?” 失业人士担心多领钱 对于国民担心是否领取了双份补贴,包括同时申请EI和CERB,负责管理CERB计划的加拿大税务局(CRA)发推文表示,已申报的申请不能被取消。CRA表示,CERB的申请会被立即处理,因为它属于紧急救助款。 如果有人错误地提出申请,系统将在日后追讨这些款项。 《星报》联系CRA要求做出回应,但尚未收到回复。 拉姆肖说,他只是担心明年的报税季节,“谁能知道届时会是怎样?” CERB规定细节少变化多 Crowe Soberman LLP的税务合伙人贾辛托(Silvia Jacinto)认为,人们很难确定自己是否有资格获得CERB,因为目前出台的细节很少,而且情况每天都在变化。她相信将在未来几周会有更明确的信息。不过她说,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不能领双份。” 也就是说,你不能同时从EI和CERB获得款项。 贾辛托又表示,CERB应急金不查资格是有道理的,否则,付款将需要更长的时间,就像EI一样。一个更复杂的问题是,获得的CERB是需要课税的,但与EI不同的是,CERB的税款不会事先从总额中扣除。 多伦多市民卡洛洛(Christina Carello)表示,最终也应付的税款取决于2020年的总收入。但是,有些人可能很难为此做好准备。她说,现在获得CERB的人,可能会花掉收到的每一元钱, 她建议大家存下部分收入, 以应对明年可能需要支付更多的税款。

超過百萬人申請EI 醫護人員重複使用口罩

疫情爆发下,迄今破百万大关的加人已申请EI。CTV 联邦内阁新冠状病毒委员会主席杜洛斯(Jean-Yves Duclos)星期日指出,疫情爆发下,目前已经有超过100万的加拿大人已经申请了失业保险(EI)。 有人担心,EI系统会因这次庞大的申请量而瘫痪。 联邦政府上周还启动了520亿元的财政援助计划,向因受疫情工作受影响的劳工每月提供2,000元,为期4个月。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星期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提到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她说有些医护人员正在重复使用口罩,为希望尽量节省资疗资源;但当局仍以安全为第一,是在确保医护人员安全下的暂时性措施,目前正在获得更多资源。 副首席公共卫生官尼奥(Howard Njoo)说,联邦政府正在购买更多的呼吸机,但现在说需要多少呼吸机还为时过早。 谭咏诗并说,本国迄今已进行超过20万次的新冠状病毒检测,其中约3%呈阳性。全国目前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比率仍约为6%,其中2%处于重症监护状态,而死亡率约1%。 复活节活动将至,她提醒宗教组织还是要重视自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 综合报道

加拿大服務中心關閉 申請EI必須通過上網或致電

正当逾百万失业人士申请失业保险(EI)时,联邦政府宣布,关闭加拿大服务(Service Canada)的个人服务中心,失业保险须透过上网或致电申请。 联邦政府表示,关闭加拿大服务个人中心,应该不会影响大多数申请失业保险的人士,因为大部分申请可透过网页或致电进行。 对于那些不符合申请失业保险资格,但受到疫情影响收入的人士,亦可以透过应用程式申请全新的福利,至于专门提供这项服务的网页,预期4月初可以开放。 联邦家庭、儿童与社会发展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表示,会继续为有个人需要的人士提供服务安排,当中包括长者及原住民;他表示,政府的服务供应模式,应该反映政策,即加拿大人因公共卫生问题而需要留在家中。 胡森表示,在要求大多数加人留在家中时,亦要确保提供服务的政府工作人员应遵循最佳公共卫生的建议,同时亦要满足加人的需要。 (资料图片) T02

加政府出實招抗疫了!自我隔離立即領EI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企业盈利受损、工人失业,总理杜鲁多周三将宣布第一波财政援助措施,以支持那些生计受影响的加拿大人。 根据CTV报道,杜鲁多和多位内阁部长将于周三上午推出三管齐下的措施,包括: 1. 提拨额外的研究资金 除上周联邦政府已承诺2,700万元的新型冠状病毒研究资金,将增拨更多的研究资金; 2. 资助各省添置医疗物资 将与各省和地方政府达成协议,会拨款支付购买所需的医疗物资; 3. 遭隔离的劳工可享就业保险金(EI)福利 因为疫情而被要求自我隔离的加拿大工人,豁免一个星期的等待期,即可获得就EI。 免除申请EI的一星期等待期 杜鲁多内阁上周成立了因应疫情特别委员会,周二开会,随即决定行动。杜鲁多在渥太华表示:“我们知道疫情对加拿大人、工人、企业都构成重大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快提出措施来支持经济。” 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早前已提到,稍后将出台的联邦预算案,会针对疫情推出相关措施。 据加拿大皇家银行行政总裁麦凯(David McKay)周二表示,联邦政府应考虑有针对性的赤字支出,以支持发展经济。 尽管上星期央行已经宣布降息0.5%,但麦凯说:“我不认为纯粹的降息能够满足公司和消费者现金流。我们正在与世界各地的政府进行持续的对话,围绕协调、有效和有针对性的财政刺激措施,无论是入息税减免,还是其他可以增加现金流的机制。” 卫生部长凯杜则强调,加拿大人应继续避免所有不必要的旅行,例如到中国、日本、韩国、伊朗和意大利。 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二宣布,将暂停飞往意大利的所有航班。凯杜说,取消航班是一项“商业决定”,因为加拿大全球事务部的建议,前往该国的加拿大人明显减少。 西捷航空表示,已采取其他措施来提高飞机的卫生标准,例如航空公司会在清洁过程中,使用“医院级Clorox湿巾和喷雾剂”。 劳工部长塔西(Filomena Tassi)说,联邦政府不希望劳工在身体不适时被迫上班。“我们要确保工人得到支援,不希望他们感到不舒服却也要上班,因为忧虑不上班就没有收入。”

NDP促發EI 助返加人士隔離

■戴伟思(左)和关慧贞,就新冠肺炎疫情举行圆桌会议。关慧贞说,会议在酒楼举行,是要以行动支持本地经济。   星岛日报讯   联邦新民主党(NDP)卫生事务评论员、国会议员戴伟思(Don Davis),联同国会议员关慧贞,就加国新冠肺炎疫情举行华人传媒圆桌会议。戴伟思表示,将继续敦促杜鲁多政府在就业保险金(EI)方面给予支援,以鼓励更多从海外回来的加人自我隔离。关慧贞则指出,美国政府近期拒绝百多名加拿大人入境,以及有近200名伊朗裔加人滞留当地,都显示联邦政府对抗疫情的行动后知后觉。 戴伟思表示,自由党政府在对抗疫情上的表现明显滞后,近日的一系列举措,似乎显示政府的抗疫方向,已由遏制传播转为应对大流行疫情,但至今仍未有完整策略出台,很多资讯仍然缺乏,包括一旦爆发大流行,本国医疗系统是否有足够床位以及受过相关培训的人员。 他指出,在本国出现疫情初期,NDP已提出多项建议,包括向自我隔离人士发放就业保险金,鼓励更多从外地返回的国民自我隔离,有助防止病毒在社区蔓延,但杜鲁多政府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关慧贞:尽快派包机赴伊朗撤侨 戴伟思强调,政策先到位的好处,是能因应疫情发展而迅速采取行动,这除了有助遏止疫情蔓延,更能让国民有信心,知道政府已有充足准备,避免不必要的恐慌。 对于有约200名伊朗裔加人滞留伊朗,关慧贞表示,加国应尽快派专机撤侨。她指出,外交部称滞留伊朗的加人可自行寻找航机,经过不同国家的航线取道回加拿大,这个说法难以接受,因为如果当中有人感染病毒,等于把病毒带到世界不同地方,亦会增加国民在其他国家感染的风险,把病毒带回加拿大。 关慧贞说:“更大的问题是,当那些人乘坐不同航机回加国后,如果带有病毒,会造成社区感染,所以建议政府采取武汉撤侨的方法,直接派包机把国民从伊朗接回,然后进行14日隔离确保身体没出现状况才回家。” 另一方面,近期有逾百名加人因在之前14天曾到过疫情高风险的地区,而被拒进入美国,关慧贞指出,这反映美国当局忧虑加国的相关政策,未能有效限制高风险人士进入加国,担心即使限制旅客直接进入美国,病毒仍会从加境带入美国。 席间有人提出,是否要限制来自海外疫区人士进入加境,即使未能全面防止病毒,但或有助本地居民更放心出街,有助本地经济,戴伟思和关慧贞均表示,相关举措或许已经太迟,但是指有必要提高关口的防疫措施,包括在机场量度体温以及清洁入境设施。

如果就業保險病假福利從15周延長至50周,那麼….

据联邦预算监控办公室周四表示,如果把就业保险(EI)病假福利,由15周延长至50周,每年额外成本将超过11亿元。目前,EI病假的每周最高支付额达到562元。  据《星报》报道,联邦预算监控办公室发表报告指出,延长EI病假的成本,到2020年预料每年额外增加11亿元。到2025年和以后,这种福利支出更会每年增加2亿元。 联邦新民主党长期以来要求渥京延长EI病假福利,由目前的15周延长至50周,原因是许多患重病或受伤的雇员,需要休养超过15周才能恢复工作。 目前病假福利15周 每周最高562元 EI病假支付额达到收入的55%,但以年薪53,100元为上限。换言之,每周支付额最高达到562元。  由于EI资金来源是“自给自足”(self-funded)的,因此如要增加病假福利,雇员的每100元收入,将要额外多付0.06元EI保费,即每100元收入将要缴纳1.68元EI保费。此外,雇主也要缴纳相等于雇员自付额1.4倍的EI保费。  加拿大在1940年引进EI,并于1971年引进病假福利。目前,雇员申请EI病假前,必须在前12个月内工作满至少600小时。 在2017年,40万加拿大人申请EI病假,其中约36%获得最长15周的病假福利,而超过六成则获得少于15周的病假福利。在该年,EI病假总支付额达到17亿元。 总理杜鲁多在担任联邦反对党领袖期间,曾经投票支持一项延长EI病假的私人议员议案。 综合报道

僱主無視清還令 華裔女子遭拖欠薪金近一年

■■手持卑诗就业标准局裁决书的利嘉莹,至今仍未拿回已近一年的拖欠薪资。   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冯瑞熊   很多人相信加国劳工都会受到法律保障,但香港移民利嘉莹却持相反意见。她遭雇主拖欠两个月薪金即4,000多元将近一年,卑诗省劳工厅虽于去年11月下达裁决,勒令雇主清还拖欠薪资以及利息,时至今日利嘉莹的拖欠薪资仍无着落。她一方面指摘雇主无良,另一方面也认为劳工厅对劳工帮助有限,令她陷于求助无门的境地。   就业标准局许诺代追讨无进展   现居温哥华的利嘉莹,近日向《星岛日报》记者道出过去一年的苦况。   她说:“我领的是最低工资(时薪11.35元),每月仅得2,000多元,既要交租,又要替读大学的儿子交学费,收入仅够用。但现在被拖欠薪资,追了一年也没结果,不单心情很差,就连开饭也有压力。”   她说,现时连就业保障金(EI)也领完,须一边寻找工作,一边四处奔走,看看除了劳工厅外,还有什么人或机构可以帮助讨回拖欠薪资。她慨叹:“本地劳工是毫无保障。”利嘉莹的个案,本报去年7月曾首次报道。她和其他两名同事,本来一同受雇于温哥华缅街(Main St.)的澳门茶餐厅,但去年2月17日茶餐厅突然停业,3人更被拖欠薪资共万多元,他们其后到省劳工厅辖下的卑诗就业标准局(Employment Standard Branch,简称ESB)求助,请求协助追讨拖欠薪资。   未找到有关公司及个人财产   去年8月,ESB裁定澳门茶餐厅雇主Penta Group Company Ltd.须向利嘉莹等支付拖欠薪资和服务赔偿,Penta Group Company Ltd.对裁决未提出上诉。同年11月,ESB再裁定Penta Group Company Ltd.董事Siu Wing Ho,须负责清还雇员两个月拖欠薪资共15,977.26元,其中利嘉莹的拖欠薪资加利息是4,028.03元。   不过,利嘉莹至今仍未取得分毫。她说曾查问ESB,对方称会代她向Siu Wing Ho追讨,但至今仍未有进展。   记者就此向ESB查询,省劳工厅传讯办公室署理传讯经理麦加奇(Joanne McGachie)回复称,ESB在调查Penta Group Company Ltd.时,发现Siu Wing Ho是唯一登记的董事,所以他需要负责清还雇员拖欠薪资。   麦加奇指ESB依循一系列追讨拖欠薪资的程序,对象是Penta Group...

加國四月申領EI人數創21年來新低

星岛资料图根据A1电台消息,本国四月份申领就业保险金(EI)的人数, 创21年来新低。统计局数字指出, 四月份只有四十五万三千一百人领取就业保险金, 比去年同期少超过十万人, 即大约一成八,是1997年开始有数据以来最低。统计局亦都指出,申领就业保险金人数最大跌幅的省份是亚省, 比去年少二成九,而安省的人数就跌一成六。当局指出, 新申领个案数目有改变,又有失业国民重投就业市场,令四月数字下跌。(Grace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