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星期一, 五月 29, 201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20年攒下的PC卡187万积分消失了…..

作者:星报专栏作家Ellen Roseman Perry Jensen早在1998年向PC财务申请按揭贷款,他的前妻则在Loblaw的集团内任职(即PC财务的母公司)。他每次偿还按揭都会储蓄PC积分,同时又以PC Plus卡储分。  在10年前,一名Loblaw的员工不慎弄破了他的PC Plus卡.Jensen承认,那张卡一直放在后裤包的钱包内,状态非常残破。他向我表示:“我懒得领取新卡了,我不愁要购物现金,而且那实在太麻烦了,但我以为那些PC积分可以继续累积的“。 当他出售物业,并且在去年秋季结束偿还按揭时,他打算查看储蓄的积分数目,结果变成一次漫长的历程。最终有人向他表示,他的PC积分已经由另一个帐户取得,而且都已经花掉。 他于是写信向PC财务查询,结果在回答6条身分确认问题时,他答对其中5条,惟独无法记得自己登记时填写的电邮地址。他说:“当PC财经已经取得近20年偿还按揭的所有资料记录时,还要求提供弃用超过15年的电邮地址,这简直是荒谬的要求。” 到了今年2月投诉再没有回音,他于是请我帮忙寻找消失的积分。财务发言人Lana Gogas表示,这宗投诉之前交给了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负责代理旗下按揭业务)。投诉个案未有交予正确部门,以致造成延误:“请代我向佩里转达歉意,我将会确保问题尽快解决。” 詹森在一日后接获通知,他将取得新卡,可使用的累积积分达187万:“我不肯定这可以兑现成多少钱,但我估计在一段时间内仍足够我购买粮油杂货,今年或者可以负担得起较佳的 '粥水'。” 金融机构通常都不会谈及欺诈事故。虽然没有公开细节,但Gogas表示花了超出可接受的时间处理事件,最终PC财务仍然为客户解决问题。她建议假如客户的PC加卡损毁或掉失,就应到任何门市换领新卡,或者下载相关应用程式(APP)到移动装置。

杨凡专栏: 美加贸易战加国手上有牌打

作者:杨凡 近日美国军工股大涨,因出访沙特期间,美国特朗普将敲定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批军售单,与沙特达成未来10年出售总价值1100亿美元的军火。  加拿大政府也向美国发出信息,不过不是购买军火,而是拟取消美国波音公司的18架超级大黄蜂订单。这是基于特朗普政府三周前宣布,对加拿大支柱产业软木材征收反倾销税。加拿大对美国总统特朗普以邻为壑的行为反感,来而不往非礼也,一定要找个机会回敬对方,波音公司的这批军火订单,就成为反击的筹码。 加拿大国土面积998万平方公里,我们的皇家空军却依仗着这100多架老爷机拱卫着国家的辽阔领空。我们也曾经想过要更新换代,前保守党政府哈伯执政时,向美国洛克希德马丁购进65架最先进的F35战机。可是由于资金量太大,90亿美元的购买价格,引起大量的反对意见,这笔交易就此泡汤。 但是,飞机还要买啊,否则皇家空军都要变成陆军了,于是自由党政府向美国波音公司购买超级大黄蜂战机,不过数量只有18架,作为单价9800万美元的飞机而言,这次加拿大政府只需要出资原来计划的十分之一,为纳税人剩下大笔资金。其实,真正让许多人反对购买F35战机的原因,并不是90亿美元的购买价格,而是随后长期的服务和维修以及配件等耗材的整体费用,据估计这笔长期费用高达460亿美元。 既然维修费用这么贵,我们加拿大为什么不自己造飞机呢?加拿大曾经拥有非常强大的战斗机制造产能,坐落在蒙特利尔的Canadair飞机制造公司制造的军刀型战斗机闻名遐迩。 自1950年年至1958年年,合计生产1800架金鹰战机,其中大部分装备北约,一部分卖给美国,剩下卖给希腊和土耳其空军。但是,1982年加拿大政府却做出一个奇怪的决定,将这样一家大型飞机制造厂卖给一个只会生产雪橇的私人企业,这就是我们今天全都熟知的庞巴迪。 庞巴迪家族控制的这个企业,把Canadair飞机制造公司变成其航空部,政府似乎得到一笔钱,纳税人也甩掉包袱,但是,自从这件事开始,就注定了加拿大制造业的衰落。 庞巴迪的衰落,使得蒙特利尔和魁省的经济都受到冲击,不仅在就业市场影响巨大,而且对于政客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既然私有化卖给民营企业,政府就不应该再过度干预。 但是,庞巴迪这个熊孩子,却获得政府的溺爱:过去50年,联邦政府为庞巴迪资助了20亿加元,目前获得偿还的部分只有5.43亿联邦政府曾经在2008年向庞巴迪注资3.5亿,当初这笔钱也是为了扶植ç系列,并且这笔贷款的收回全靠庞巴迪卖出飞机后偿还,现在不仅没有见到一分钱归还国库,反而又从国库搬出来3.73亿加元,庞巴迪真是个无底洞。 加拿大纳税人联合会主任Aaron Wudrick把庞巴迪比作是在流沙上建起的房子,需要旁人一直拖着,换句话说就是需要纳税人一直注资。既然如此,反正横竖是政府出钱,为何让其私化呢? 2015年年为了维持庞巴迪的运作,魁北克政府向庞巴迪注资十亿加元,联邦政府迫于压力于今年二月向其注资3.72亿加元,希望这笔资金可以帮助庞巴迪度过难关。 钱也给了,飞机还是搞不定,两级政府都傻眼了,现在干脆找外援:媒体消息透出中国商用飞行公司Comac正在考虑注资庞巴迪C系列项目。如果这个意向成功,庞巴迪得到稀缺的资金,得到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市场准入机会,中国商飞也得到庞巴迪相应的引擎技术和飞机客户服务支持,最重要的是可以减少对美国波音和欧洲空客的依赖。 从canadair到庞巴迪,体现出加拿大制造业的自我造血功能缺失。如果仅仅依赖外资,进行体外循环来维持僵尸企业,我们加拿大除了房子,还有什么呢?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和建议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有困难找他!专栏作家帮你与加国大银行打交道

星报专栏作家艾伦·罗斯曼 许多人都认为,加拿大的大型银行集团都是规模庞大,稳定,有利可图和善待顾客的。惟当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节目“Go Public”播出多个有关银行职员被指受受诱诱,向顾客促销他们不想要或不需要的产品后,银行的诚信便受到大大质疑。 虽然我收到许多有关银行经营手法的投诉,但只有很少与追加销售有关。我协助解决的争议通常是关于职员犯错,以及没有遵守承诺。以下是数则有关金融服务公司的故事。 丰业银行延迟批核长者信用贷款额 一名88岁的寡妇,去年12月申请住宅信用贷款额(家庭信用额度)。虽然她希望能一直住在家中愈久愈好,但她在出现背部压缩性骨折(压缩骨折)需要钱支付相关护理费。她的儿子David Hains说:“虽然分行已经初步批出贷款,但仍要交由总公作最后审批。”他陪伴母亲到多伦多Riverdale区一间分行办理手续:“如今已过了4个月,但我们尚未得到信用贷款“。 Hains的妈妈想代家庭成员申请整合两个信用贷款额,其中一个来自丰业银行(Scotiabank),另一个则是道明加拿大信托(TD Canada Trust)。 今年2月该分行一名财务雇问要求她签字,以还清道明银行的信用贷款额,后来又向她索取出生证明书或护照副本。问题一直拖拉到4月,虽然该名财务雇问再三致歉,但感到泄气的汉斯决定停止偿还旧信贷额款项,惟此举导致她的信贷评级下降,令她更难获批新信贷额。 本身亦有使用丰业银行按揭服务的汉斯表示:“她每个月的护理开支高达2000元,照顾年迈父母的压力极大,4个月延误影响到我们本来可以提供的护理服务,亦令压力增加“。 我转介投诉后,分店经理派员到该名寡妇的家,替她重新申请贷款,并免除评估费。银行方面答应数天内发放贷款。 丰业银行发言人Rick Roth说:“我们相信顾客服务一直都是我们的核心优势,也有信心员工每日都致力实践这个承诺。然而,我们承认有时尽管已尽最大努力,但仍会犯错或未符合顾客的预期。我们会利用这些经验培训雇员,以免重蹈复辙“。 满银对美国股息征收太多税款 Siva Sivasundaram和太太已退休,并持有满银(BMO)InvestorLine的退休帐户。他们曾经次询问网上经纪,为何要扣起30%美国交易所买卖基金(ETF)的收入。 在2014至2015年年期间,满银投资优惠一共从他们的美国股息中,扣除了5300美元税款.Sivasundaram说:“加拿大与美国之间的双重征税条约规定,加拿大居民只须预扣15%的税款“。 满银发言人Ralph Marranca感谢我转介二人的电邮,事件在两星期内圆满解决。在注册退休计划中,美国股息通常免税,但在应税帐户中,标准预扣税率为30%。透过经纪递交美国税务表格W-8BEN则可减至15%。 Sivasundaram说:“我们有递交这张表格,但满银投资优惠叫我们直接与美国税局交涉,以取回被多扣的税款在你的协助下,满银答应把他们多扣了的税款支付给我们。” 美国运通卡没兑现顾客介绍费 Sheldon Parker持有美国运通喜达屋优先顾客卡,他推介了另一人申请运通卡,获承诺成功引荐的3个月后可获顾客介绍费。 帕克说:“已经过了6个月,负责替我作出安排的美国运通客户服务代表没回复我的电话我应该至少可收到300元,实际金额视乎我介绍的人的消费习惯而定。 。最近我曾要求两个主任关注此事,他们曾承诺在指定日子回复我,但最后都音讯全无。” 美国运通加拿大发言人David Barnes不知道原来公司会支付顾客介绍费,在我把情况知会他后,不出一天内,他知悉到所有小型企业信用卡都有顾客介绍费计划,他在翌日说:我们将支付介绍费,公司目前正调查为何需时这么久,以及为何和持卡人在沟通上出现不应有的障碍“。 帕克曾期望这间信用卡巨擘的服务质素会更高,后来他收到美国运通一名管理层人员的电话,对方为员工处理投诉的方式表示遗憾,这回应令他舒一口气。

加拿大兄弟开分手专卖店 专业帮你提分手!

你知道原来替别人分手也是一门生意吗? 那是一对来自加拿大的兄弟,埃文(Evan Keast)和麦肯齐(Mackenzie Keast)想出来的主意。他们在2015年在开设了一个网站,替一些没有勇气亲自向男朋友或女朋友提出分手的人结束关係。 网站分为「分手专卖店」(The Breakup Store),最便宜的服务收费10加元,网站会代客向男方或女方发电邮或短讯提出分手。网站也提供一些比较「高档次」的服务,例如可以替客人向对方寄送一盒饼干和洋酒为「分手礼物」,收费80加元。  开业以来,他们就已经为过百名希望与男朋友或女朋友分手但又感到难於啟齿的人表明去意。埃文对BBC说,他的灵感源自一名前度女友。她要他分手时没有亲口说明,就只是没有回復他的电话的短讯。这令他明白到一些人没有勇气要求结束关係。麦肯齐说,这种分手的方式令一些人感到不安,但随著时代改变,人们结束关係的方式也会随之改变。 会用笔写信的机器人 而随著时代改变,人与人之间的通讯方式也变得依赖手机和电邮。如果你仍喜欢用笔写信件,却认为那太花时间,不妨找机器人代劳。 美国公司邦德研发了一个懂得拿笔的机器人,客人只要发给公司一封需要书写的文字,它就可以模仿客户的笔跡写出来。公司负责人桑尼(Sonny Caberwal)表示,客人大多是刚刚结婚的夫妇,希望用一个特别的方法感谢亲友送来的礼物。他说一些工作太繁忙而又没有时间寄信的人也会找他们帮忙。桑尼认為这个机器人可以满足一些喜欢亲笔书信但却没有时间的人的要求。 代别人排队 除了分手和写信可是假手于人外,还有许多东西可以找其他人代劳。个人助理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可是美国公司「公作兔」(TaskRabbit)提供的服务可不是一般的助理。 很多人认為排队是英国根深蒂固的文化,其实不然。「公作兔」的负责人阿瑟(Ian Arthurs)对BBC表示,他的公司收到最多的要求是替客户排队。他说,还有客户要求他们帮忙在网络上抢票、或是替他们在等候购买限量版球鞋的队伍上佔一席位。 他也说,「公作兔」在美国的分部偶尔会收到一些令人咋舌的要求,例如曾经有客户要求他的公司派人乔装成自己去参加一个派对,好让自己不用出席。他说也有客户要求他的公司帮助他计划和帮助他向女友求婚。他说很高兴地最终成事,女方答应。

罗永浩创业日记:怕麻烦、不想打工受委屈的人不适合创业

罗永浩,男,1972年出生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县(今和龙市)。锤子科技创始人。曾先后创办过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并著有《我的奋斗》一书。 5月16日,罗永浩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他的专栏文章,讲述什么人适合创业,什么人不适合创业。以下是罗永浩专栏文章全文: 欢迎来到我的干货日记,你好,我是罗永浩。 离开讲台这么多年以后,我这次重新回来讲课,我们姑且叫它讲课吧,感觉非常高兴。今天我会先和你说两个话题:什么人适合创业,和什么人不适合创业。 一、这两类人更适合创业,有你吗? ● 最简单,最赤裸,就是渴望发大财赚大钱的人 这就是多数创业者走出这一步的基本动力。通过赚更多的钱来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或者通过赚更多的钱来彻底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这是人类不断奋斗和进步的最古老动力之一,没有什么丢人的。某种程度上,你甚至可以认为整个人类的商业史,就是一个穷人试图通过商业经营活动和个人奋斗来改变自己贫穷命运的一部历史。 ● 不甘于平凡,需要获得更大的满足感、成就感的人 我们小时候身边有一些人,有的是天生胸怀大志,当然也有一些是天生有幻觉,或者他们仅仅是容易被那些胸怀大志的人的故事所感染。长大的过程中,被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打击以后,多数人也就死心了。但如果你长到二三十岁,甚至更大岁数,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成长挫折和困难之后,仍然没有丧失这些东西,并且严重地不安分,时不时还想搞点什么动作,那可能是非常适合创业的人。 所以简单地讲,我认为就两种人适合创业,一种是想发大财的,一种是不甘平凡的。这两种都是非常好的适合创业的基本素质。当然最完美的就是结合了这两点的人,既渴望发大财,又不甘于平凡,追求更大事业上的成就感的人。 二、这六类人不适合创业,注意了! ● 那些特别怕累,特别怕麻烦的人 多数人对一些累的、麻烦的、不耐烦的事情,都有一个普遍的接受程度。但有些人格外怕累、怕麻烦,跟他一起工作的时候,他总是掉链子、拖延,这种人通常是不适合创业的。 ● 做事情没长性,容易放弃的人 一定要明确创业几乎都是万里长征,不要只盯着那两个三五年上市的明星特例做判断。绝大多数企业,包括很顺利和很牛的超级大企业,走过来的历程也都是万里长征。 ● 抗压能力差的人 创业过程中要承受的压力和恐惧是超出你的想象的,它会让大部分抗压能力正常的人都崩溃。一定要是抗压能力优于常人的人才适合创业。所以创业的本质就跟打江山打天下差不多,除了失败以后不用全家被拉出去砍头,其他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和打江山打天下是一样残酷的。 ● 对要不要创业这事犹豫、困惑了很久的人 如果你对创业这件事并不激动,而是犹豫困惑,那多半是不适合创业的。也许适合跟着人创业,但可能不适合自己独立出来创业。另外也不要老想着创业,现在全民创业并不是什么健康的事情。 ● 希望自由,不想打工受委屈的人 有一些人之所以走上创业这条路,是因为觉得自己性格上不适合给别人打工,觉得自己受不得委屈,不喜欢被老板、上司安排自己的时间,希望能自由一些。如果基于这种理由去创业,是严重不提倡的。马云老讲,企业家的内心都是被委屈撑大的,你就知道一个人做老板要承受的委屈,比他打工的时候承受的委屈多无数倍。这个你一定要有清醒认知。 ● 对和家人相处时长很在意的人 关于创业的一个最大谎言,就是所谓的平衡好家庭和工作,这件事在理论上绝无可能。一旦启动创业,就全是工作,家庭是很难兼顾的。除非你的创业项目是和老婆开一个六个月内大概率会倒闭的咖啡馆或者是书店之类的。大概就是这样。

华裔留学生加国小城发展 10个月变理财经理

Toronto多伦多 在楼价高企、物价飞腾的今天,移民族应该选择在哪裡安居?“逃出北京”、“逃出上海”、“逃出温哥华”、“逃出多伦多”,下一站,家在哪里?  本报记者  文琪 10年前,年薪10万是很多人的梦想,但时至今日,在多伦多家庭收入10万生活过得也是苦兮兮的。如果一个四口之家,供一套房,再供一或两辆车,10万收入完税后也只能维持一般的生活水平,每年要想去旅游一下,完全做不到说走就走般潇洒。 专家说:“你想过优质的生活,远离多伦多,远离温哥华,换一种思维,或许海阔天高。”事实是否如此?《加拿大都市报》记者分别连线利斋拿(Regina)、维多利亚(Victoria)、京士顿(Kingston)以及爱德华王子岛(PEI)四个平常家庭,来比较一下多伦多的生活负担。 多伦多十万收入 要啃老 根据多伦多本地网站一位网友W提供的数据,W是两口之家,每年家庭收入10万,供两辆车,一间镇屋,感觉“个个月都在赤贫线上挣扎,月月光,一分钱存不下来”。 根据这位网友提供的数据(表1),他多数在自家开伙,甚少在外面吃饭,除了供房,不算房屋的小修小补,再养两辆日系轿车,平时不娱乐,每月会超支,存款为负。W称夏天为了省电甚至都不敢开空调。“我们的车子没给首付,所以每月还款多。年纪轻,都还是新手司机,保险就便宜不下来。在多伦多工作深感赚钱不易,家裡已经凑钱给首付买了房,别的也不好意思再啃爹妈老本,不舍得。” W这帖在论坛上一曝光,立马得到大多伦多地区工薪一族的响应。很多人开始晒账单,也有人羡慕W至少获得家裡帮助出首付买了套房;还有人轰W生活标准过高,称其每月吃喝花费千元是“大手大脚”;当然也有人表示这些花费都很正常,与自家相比除了没有养宠物,其它的花费差不多,认为“双职工最穷”;还有人鼓励W应努力工作升职加薪。 生活在多伦多的一位从事工程技术的工程师Z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访问时表示,“加拿大经济一直在衰退,有工作做已经不错。涨薪打完税,分摊下来一个月也就多个几百块,没什么大作用”。他列举了自己家庭年收入11.5万的开支(表2),Z尽管比W家年收入多了1.5万,但实际到手每月最多不到500元。Z称自己供的是独立屋,除了没有宠物开销,吃的稍微节省了些,其他项目的开支与W基本差不多。“每月不娱乐不购物能存500就不错,但年轻人不可能没有这些消费。因此我也暂时不考虑要小孩,目前难以负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受访者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示,早在15年前,两口之家在多伦多收入有10万是自己那一代年轻人奋斗的目标。回顾2002年左右的时光,年薪3万5加元是多大应届大学生毕业生相对满意的起薪。该受访者表示,如今不过十几年的光景,多伦多的房价已经高得离谱。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涌入就业市场,工资没什么增长,反倒求职压力更大,一个职位动不动就几百人申请。“只要有房贷,肯定就要占去大部分开销。曾经的家庭年收入10万的目标,现在过的是相对穷的生活。” 爱德华王子岛 “在多伦多我升不到这职位” 如果居住在小城,中等收入的家庭是怎样的生活?《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为此采访了利斋拿、维多利亚、爱德华王子岛以及京士顿的四个家庭。 今年25岁、居住在爱德华王子岛的C告诉本报记者,当年因为她在爱德华王子岛大学学习,感到生活相对惬意简单,各种资源并不缺乏,大学毕业后,C顺利获得到一家金融公司实习的机会,实习结束后老板把她介绍到满地可银行(BMO)工作。C表示,作为应届大学生,她能顺利地找到对口的工作,也是托了小镇的福气。“小地方靠的都是口口相传,否则以一个中国留学生刚毕业的背景要进本地企业还是很难的。” 在满地可银行工作仅10个月,C就由银行柜员晋升为理财经理。“这次来多伦多培训,温哥华、卡尔加裡一起培训的同事都觉得我的经历不可思议。也就是在我们小地方才有这样的机会,要是在多伦多这样的大城市升职没有那么快,如我这样的背景,要晋升为理财经理通常要2至3年的时间。目前我还在办理移民。如果在多伦多很大程度上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有移民身份、多大毕业的金融系毕业生一抓一大把。” 据C介绍,爱德华王子岛大约有3、4千华人,4间中餐厅和3个华人超市。虽然不能与多伦多温哥华等地相比,但满足华裔的日常需求足够了。“我们那裡的华人超市有点类似711便利店那种大小,跟多伦多的大统华没法比,但也是什么都有,甚至日韩小吃拉面火腿肠都可以买得到。有特殊需求时还可以和老板说,老板会去进货。” 在小城呆久了,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海岸线看多了,不免会想念大城市的高楼林立。C曾在多伦多生活过,这种落差感愈加明显。“说起来都不怕你笑话,这次来多伦多,就感觉看到什么都想买。平时在PEI我只能逛逛Winners,或者坐船去哈利法克斯(Halifax)的商场。”提起购物,C的语气明显又欢愉了许多。“毕竟是年轻人,女孩子又比较爱美,就这么点爱好,来多伦多这几天就想买买买。可是我在岛上的银行上班,大家平时都穿着随意,即便是做银行业,也没有特殊的着装要求。我在多伦多银行工作的朋友就明显不同了。朋友曾跟我说,因为她衣服穿得不够正式,还被上司批评过。大城市和小城市对服务的标准差很多。岛上就是各方面压力都会小。” 当记者问C,现在回过头来看,是否觉得当初选择落脚爱德华王子岛是正确的选择?C称因为刚毕业才一年多,事业刚起步,对与错很难讲。但就多伦多目前疯狂的房价和紧张的就业压力来看,貌似岛上的生活“的确容易许多”。她说在PEI花50至70万就可以买到非常好的大独立屋。“我在银行工作,常常为客人缴付地税,见到最贵的地税单也就一年4至6千。大学所在市中心附近的柏文单位就卖20万左右。” 因为城市小,C不开车,每天上下班坐公交非常方便,又省下一大笔开支。“坐公交车上下班和买菜对我来说毫无压力,也就10分钟的路程。”C表示每月固定开销不超过1,700加元(表3),让年薪5万单身的她毫无压力。 谈到未来,C说她“会考虑在职位够高的时候通过银行的内部调动转去大城市生活。有了足够的银行工作经验一是比较好内部调动,二是薪资也会涨起来,到那时再选择到大城市生活比较有保障。” 小城生活安居易 同在银行工作、来自利斋拿的A和来自维多利亚的B都是初次来到多伦多。二人对多伦多的“繁华”格外关注。不说别的,光是他们参加培训的基地附近的大统华超市,就让他们很想立刻去逛逛。“来的第一天,就想去大统华看看,因为听说好久了,利斋拿没有这样的超市。”A说。 A在11年前以留学生的身份来到加拿大,就读于全加排名第27位的利斋拿大学。“这些年我已经习惯小城市安静的生活。也曾想过毕业后去多伦多或温哥华,但碍于要办移民,加上多伦多、温哥华房屋太贵,找工作没什么优势,所以望而却步。”A表示,自己两年前在父母的帮助下在利斋拿市中心购买了一室一厅的公寓,只花了12万加币。“我听说在多伦多同样规模的公寓要35万起,在我们那可以买个半独立屋了。” A的本科和研究生都是金融专业,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入了银行工作,并通过利斋拿的省提名项目取得了永居身份。“我以前在银行上班,后来移民身份办妥后,曾回国一段日子谈恋爱结婚,同时也在国内的银行上班。 利斋拿华人比较少,要解决终身大事找个合心的华裔女孩一起生活我觉得还是比较难,所以选择回国找媳妇。去年结完婚后从国内重新回到利斋拿,很快就进入了蒙特利尔银行工作。如果在多伦多,可能中间离开这么久再找同类型的工作不会那么容易,”A说。 目前A的妻子还在中国等待团聚移民获批,A考虑等妻子登陆加拿大后换一套独立屋。“利斋拿的房价温和许多,虽然也涨,但涨幅不大。目前我除去各种开销每月还能剩一千多元”(表4),A称未来他会考虑买40万左右的独立屋,首付会找父母会资助一些。他希望尽量把每月固定开销控制在2千元。以目前5万多的年收入,假设妻子不工作,也够两人生活。“而如果移居多伦多温哥华,将不可能负担”。所以他很坚定地表示短期内不会考虑搬到一线城市生活。 同为满地可银行工作人员的B则是12年前到卑诗省维多利亚开始留学生涯的。“都说我们那裡是花园城市,其实夏天还好,冬天比较难捱,天天下雨、阴冷。华人不多。”对B来说,在维多利亚想吃点合适的中餐,只能投向家庭厨房的怀抱。“我们那有几个华人的微信群,家庭厨房都在裡面做广告。想吃点地道的家乡菜,只能通过这些私人厨房购买。华人餐厅在我们那开不起来,没那么多顾客基础。几个华人的外卖店味道都太一般。真想下馆子,就只能坐船去温哥华大饱口福。” 即便是生活中有这样的不便,B还是倾向于留在维多利亚生活。“温哥华和多伦多生活压力太大了。房价是一方面,从业压力是另一方面。小城市的工资收入不比一线城市差多少,但生活成本低许多。光是房贷、车保险、油钱和房屋地税,都是不小的节约。有些温哥华的老人卖掉房子后来到维多利亚养老,就是要逃离大城市的高开销。”B目前居住在一栋自购镇屋中。“我还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养孩子耗费精力和金钱是必然。双职工家庭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拿去纳税,要是在一线城市,家庭年收入10万再养房养车养孩子,恐怕难以负担,”B说除去孩子的花费和每月固定开销,工资基本不剩(表5)。 Regina 利斋拿 为避车保险逃离多伦多 京士顿以千岛湖的秀丽风景和皇后大学盛名著称,距离多伦多仅240公裡。已经移居京士顿两年、现为便利店东主的S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小城市的寂寞要慢慢适应。移居这裡有些无奈,但开小店解决了自己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有一定的自由度。” S两年前在多伦多出过一场交通事故,自己的车报废了。保险公司按照程序理赔后,新车的保险费飙升至一个月600多加币。“当时我还在租房。保险费由100多涨到600多,每月生活一下子紧张了许多。正巧老公一直在研究想盘下一间便利店,京士顿的价格又比多伦多便宜近10万加币,于是我辞了职,和他一起搬到京士顿接手了便利店,我的车保险也一下子降到200。” 移居京士顿后,S和老公在父母的资助下买下了一幢40余万加币的独立屋。“同样的价钱,在现在的多伦多可能只能买个一室一厅的公寓。但我们在京士顿住上了2千尺的独立屋。”小两口为此在小镇开始了新的家庭生活。 S相当满足地告诉本报记者:“每周就是忙店裡的生意,两个人交班,虽然没什么休息,但相对还是自由。小镇的客源和多伦多不能比,但也算收入稳定,比以前给人打工要好。”不过,正是因为忙碌的生活,小夫妻二人难有时间顾及家庭。“我们每个月在吃上的开销很大,基本都是出去吃饭,很少有时间做饭。一个月吃的开销要2千元。小镇物价普遍偏高,不论是超市还是餐厅,都比多伦多贵,因为这裡人少,所以人工贵,地域原因食品成本也高。” 除此之外,经营小店需要外出进货,令他们的交通成本有所增加。“每个月两辆车的油费最少也要800,跑得多,每一个月还去一次多伦多。在小镇生活是省下了一些钱,但经营小生意又有了一些额外开销,所以能存点小钱,但结余不多。”(表6)。 S称每年退税时有一些日常开销可以拿去抵税,除了表格上的固定支出外,每月看似有结余,但其他娱乐购物消费的开销也不少,钱“花花就没了,”虽然小镇生活让他们的经济状况比以前有所好转,但依然比较难存钱。以目前的状况,二人并不考虑要小孩。 Kingston京士顿 新移民适宜从小城起步 在爱德华王子岛生活的C表示,由于加拿大政府近年倾向吸引更多移民到小城市生活,所以近年的确看到有更多的华裔移民为了更快拿到身份选择落脚PEI,但她知道许多人在身份落实后马上离开小镇前往华人聚集的大城市生活。“我认为如果有一定经济基础的移民,去大城市生活是可以的。但若经济条件一般,不妨从小城市起步。岛上做小生意的居民也很多,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温饱都不成问题。耐得住寂寞,还有风景秀丽。” 来自京士顿的S则表示,大家在考虑落脚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时,对于留学生还好说,新移民还应更多地考虑语言问题。“如果英文好,来小城市生活没有问题,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便。但若语言不通,来小城市不但会寂寞,连基本生活和出行都会不便。”她表示自己的父母曾随自己在小镇居住,语言问题带来的困难非常多。因此,她认为除了考虑生活压力和经济成本,也要考虑自身条件问题。“小镇生活也许能把有一定英文基础的人的语言练得很好,但对年纪大的父母这种环境就不会有什么作用。” 利斋拿的A则认为,萨省近年宽松的移民政策已经吸引到了越来越多的华人。近十年来他切身感受到利斋拿华人元素的增多和人口的逐步的增长,并且也看到有些多伦多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因利斋拿有合适的工作而迁居于此。“小城市对年轻人来说更容易落地生根。对于留学生来说,哪裡能办身份先去哪裡。其次哪裡的工作好去哪裡,这是依据我个人经验得出的结论。” ( 独家稿件,谢绝任何形式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29 May
25° C 13° C

Clear

23° C

  • Wed

  • Thu

  • Fri

  • S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