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19:59:2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汽车保险

安省汽车保费再加!下一份保单就会调高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安省保险业监管机构──安省金融服务监管局(FSRAO),容许保险公司提高汽车保费后,预计安省部分司机,将于未来数月内,要多交更多汽车保费。 FSRAO最近批准了多间保险公司提出的汽车保费调高申请,最新获准提高保费的保险公司,包括Intact,增幅为3.44%、Verrasure提高4.96%、Belair加幅为3.6%,Aviva则可提高2%至3.38%。 早于6月份,Pafco及Allstate已获准提高保费约5%;而附属于Northbridge Insurer集团的Zenith Insurance,更可获提高保费10.37%。 Ratesdotca保险专家Tanisha Kishan表示,鉴于通胀与供应链问题,推高汽车赔偿成本,再加上不少人在公共卫生限制解除后重新开车,因此对汽车保费被提高并不感到意外。 Kishan表示,相信不少司机在收到下一份保单时,会看到汽车保费已经被调高。 大部分汽车保费在数个月后才被调高,若要了解保费是否会被调高,及何时生效,可以到FSRAO的网页查询,网址:https://autorateapprovals.fsrao.ca/。 FSRAO的网页指出,增加的金额必须足以支付赔偿义务及费用,用时,公司可以获得合理利润。 另外,保费的增减,不同地区、车龄及是否接获罚单,价格均有所不同。 (加通社资料图) T02

福特:以邮政编号定汽车保费将很快结束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基于邮政编号,来定出汽车保险费用高低的情况,安省省长福特表示,这将很快结束。 福特被问到省府为何不关注汽车保险收费的问题时,他表示:“省府正为保险公司制定计划,就我而言,宾顿与士嘉堡的市民,根据其邮政编号追踪这些人完全不安全,是十分不公平的做法,这情况将很快结束”。 福特强调,保险公司必须“全面公平地对待每个人”。 他表示:“保险公司赚了很多钱,而且是从安省省民口袋中出来的,所以,我们会全力以赴”。 保守党于6月份的大选纲领中,提出要改变,让省民在购买汽车保险时有“更多选择”,但至今一直没有具体细节。 纲领中强调:“安省将采取额外措施来创造选择、打击诈骗及提高公平性”。 (星报资料图) T02

住址邮编被改汽车保费上涨 小哥据理力争终获满意处理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一名男子透露,尽管他没有搬家,但加拿大邮政改变了他的邮政编码,他的汽车保险因此加价了,这让他感到很震惊。 该名安省男子尼尔(Dave Neale)接受多伦多CTV新闻访问时表示: “这令人沮丧得难以置信”,他现时住在安省Orangeville北部的一处乡村房子。 多年前,自从加拿大邮政改变了他家的邮政编码,便导致保险公司增加了汽车保险费,但假如车主没有实际搬迁,汽车保费不应就此增加。 尼尔和他的妻子艾琳(Aileen)的情况是,他两拥有有四辆车,包括一辆宝马Z3和一辆保时捷Cayman S。2013年,加拿大邮政将他们的乡村房子的邮政编码,改为包括Orangeville市中心的邮政编码。尼尔说:“他们决定让Orangeville的一家机构来分发我们的信,我们的邮政编码就变成了那家机构的,但我们的地址实际上是在郊外。”在过去的8年里,尼尔说他屡次被多收了汽车保险费,最近一次是他们的保时捷被多收了近300元。 虽然他过去能获撤销收费,但这次却被告知今后将根据Orangeville的邮政编码收费,尽管他们从未搬迁。尼尔说:“从我续约开始,也就是2022年2月,所有汽车都将在第22区,即我说的那家分信机构。” 安省金融服务监管局(Financial Services Regulatory Authority of Ontario,简称FSRA)负责监管汽车保险表示,如果客户没有实际搬离目前的地址,保险公司不允许使用新的邮政编码对车辆的保费进行重新评级。 FRSA的一位发言人指出:“关于汽车保险评级地区和加拿大邮政的邮政编码变化,2006年发布的公告仍然有效。FSRA希望保险公司调整他们的系统,以确保客户是根据他们居住的地区,而不是他们的邮政编码所处的地区进行评级。如果确实发生了错误,保险公司有责任确保该错误得到修正,并确保他们的客户得到公平对待,并被收取正确的保险费。” 尼尔的保险公司Intact Insurance对此作出回应:“汽车保险费取决于风险概况和使用情况,这是由一系列因素决定的,包括车辆类型和安全等级、驾驶记录、里程、车辆的行驶地点、居住的地方、司机的年龄、保险范围和免赔额。” 又说:“我们鼓励客户如果对他们的保费有疑问或顾虑,可以与他们的经纪人洽谈。” 最后,尼尔获得了近300元的保时捷保单退款,现在他的其他车辆的保费也不会增加。尼尔说,如果你的邮政编码改变了,但你没有搬家,那么你的汽车保险费率就没有理由上升,如果他们上升了,你应该投诉,让他们降低到原来的水平。 (图片:CTV ) T11  

CAA宣布扩大按行车里程数收取保费计划

(■■CAA宣布扩大按行车里数收取保险费的计划。 CAA图片) 加拿大汽车协会保险公司(CAA Insurance)昨天宣布,在安省扩大其车保计划MyPace的用户适用范围。CAA指MyPace是目前加拿大唯一按行车里程收取保费的车保计划。 据CAA表示,这一车保计划允许车主人监测其驾车的里数,然后根据里程数字相应支付汽车保费。 根据其网站www.caamypace.com介绍,其具体做法是在加入该保险项目时先付基本收费及首1,000公里行车距离的保费,之后在投保的车上安装CAA MyPace装置,下载CAA MyPace智能软件。用家可以透过上网或使用手机软件监测自己的驾车里数,之后CAA自动收取下一个1,000公里的保费。 比传统车保节省50%保费 这项保费计划于2018年推出,适用于全年驾驶里程不超过9,000公里的车主投保。而现时CAA宣布扩展该计划之后,全年驾驶距离在1.2万公里之内的车主均可以投保。CAA保险公司总裁特拉克(Matthew Turack)表示:“现时很多安省车主全年驾车距离已大大低于两年以前,我们很高兴可以将这一保险计划提供给更多安省驾车人。” 该保险项目自推出后以其独一无二的特性在市场上引起广泛兴趣,很多消费者指名咨询其详细规定。在疫情期间的2021年1月至9月间,新加入CAA MyPace车保计划的车主,比疫情发生之前2019年1月至9月同一时段增加了418%。 CAA指这一增长的直接原因是用户在转用CAA MyPace保险计划之后,节省了大量保费。CAA表示平均而言,CAA投保按里程收取保费车保项目的人士,比投保传统车保项目的人节省了50%的保费。CAA保险公司在2021年8月对逾2,100位安省车主展开调查显示,有64%的受访者表示愿意现在或在车保续合约时,考虑按里程收取保费的车保计划。 CAA表示新投保的人士可以由11月15日开始加入扩展之后的CAA MyPace车保计划。已经加入该计划的车主,将会由2022年1月15日起自动被纳入扩展之后的车保计划,在续约时没有额外费用。

安省汽车保险公司成大赢家 去年赚36亿仍想加价

(■■疫情下少流量的高速公路和公路成为常态,导致较少保险索赔。星报资料图片) 汽车保险公司在新冠疫情肆虐下发了大财。疫情初期业界虽有微减保费情况,但因为行车减少所以赔偿费也大幅减少,因此利润大增,安省汽车保险公司去年实质利润达36.3亿元。 2020年3月新冠病毒爆发开始,由于办公室员工开始在家工作,企业对客户关闭了大门,安省也发布了限制非必要旅行的居家令,交通流量降至可能从未见过的水平,少流量的高速公路和公路成为常态,导致了去年较少撞车意外和保险索赔。根据一般保险统计机构的数据,赔偿的保费仅为往年的50%,创历史新低。 独立联邦机构的金融机构监管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supervisory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披露,安大略省汽车保险公司2020年实现利润36.3亿加元。报告还称,整个保险业的收入为44.4亿加元。 尽管保险公司疫情期间降低了那些不上班的人的保费,但即使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少,整体保险费还是增加了1.98亿元。 不应藉疫情谋取暴利 密西沙加的残疾及人身伤害律师科塔克(Nainesh Kotak)一直主张,进一步降低安省驾驶人士的保费,尤其是在疫情期间。科塔克说:“(保险公司)很少降低保费,他们给予最低保费率是在媒体强调疫情开始时路上车辆大幅减少之后。考虑到索赔人数急剧下降,这初期保费的降幅还远远不足够。” 科塔克又指出,今年夏天,安省金融服务监管局的一份初步报告显示,保费中规定的利润拨备为5%,去年竟达到27.6%,是监管机构所允许的五倍多。“汽车保险公司借着许多在家工作,获得预期中的暴利。他们本可以提供有意义的回扣,但却普遍寻求批准提高2021年的保费。” 随着省级限制措施逐渐解除,驾驶习惯恢复正常,即使一些员工宁愿继续在家工作直到病毒被根除,一些客户明年可能会再次面临保费上涨的压力。 众所周知,安省司机支付的汽车保险费在加拿大是最高的,每年的保险费通常在1500到1900加元之间,这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车型、司机年龄、驾驶记录和居住地点。 科塔克还说,保险业透过缩小受保范围、减少受伤赔偿和否决索赔,提高了他们的利润,“汽车保险公司当然要赚钱,但它们借着疫情期间以及未来可能获得的意外之财是不可接受的”。星岛综合报道

疫情期间车流量大减 安省汽车保险再减5%

(■■图为去年疫情之下,401公路的汽车流量大减。加通社资料图片) 安省的车主受惠于疫情期间减少使用汽车,今年第二季的汽车保险再减5%,较去年同期下降11%。不过新民主党指责省府纵容保险公司谋取暴利,没有把大幅减少的索偿回馈消费者。 网上金融平台LowestRates.ca经理博萨纳克(Alexandra Bosanac)表示,疫情并没有令所有车主受惠。由于很多保险公司重返安省的汽车保险市场,促使车保费下调;第二季车保费平均较年初下降4.8%,比去年同期减11.2%。亚省第二季的车保虽然下调5%,但与去年同期比较仍然上涨1%。大西洋省份的保险公司更几乎完全没有考虑汽车保险索赔大幅减少,第二季保费只是下降1%,但比去年同期增加近20%。 NDP认为保费应减50% 报告指出,安省50岁以上司机的保费减幅最大,与去年同期相比平均下降18.3%,减幅最少的25岁以下司机也下调10.6%。 金马蹄地区以宾顿市在过去一年减15%最多,基秦拿则以季度减8%最高。 她说,根据MSA Research的分析,安省保险公司突然赚大钱,是由于第二季的索偿金额减少23%。 安省新民主党省议员克纳汉(Terence Kernaghan)昨天发出新闻稿抨击省府,指保险公司在疫情期间谋取破纪录的高额利润。省府应采取行动让车主受惠。 他说,省民遵守政府指示留在家中,和只是在必要时才外出,令马路上的车辆数量和意外索偿也大幅减少。保险公司的索赔金额减少一半,民众的汽车保费也理应相对减半。

保险经纪涉嫌吞占保费 女事主车保被停个人信用受损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居民Yasmine Sharaf本来以为自己在汽车保险上省下了一大笔钱。 去年夏天,作为商业分析师的Yasmine Sharaf由于疫情被解雇了,她丈夫的工资又被削减了20%。因此,这名有着3个孩子的48岁母亲,认为要找件“好事”来冲喜一下。就在此时,一名保险经纪告诉她,可以使用优惠价钱为家里的两辆车购买一份Intact保险公司的汽车保险,只要预付6,000元,就可以支付一年的保费,她马上抓住了这个“好”机会。 女事主说:“我们每个月都有那么多的帐单要交,因此人人都想找到最优惠的保费,最低的付款。”她用上自己所有的遣散费来支付这笔车保费用,并从个人信贷额借来资金去补足。 但4个月后,Sharaf惊讶地发现Intact保险公司以不付款为由取消了她的保单。她给她购买保险的经纪公司,Aaxel保险公司打了电话。这才赫然发现自己是诈骗受害者,尽管那位Aaxel公司的经纪人卖给她一份真正的保单,但自那以后,她所支付的部份保费涉嫌被这名经纪中饱私囊。 女事主说:“他们告诉我发生了诈骗案,并有很多受害人。” 已经离职的Aaxel公司前员工Daniel Conrado (下图),今年35岁,家住安省宾顿市。他已被逮捕,并被控欺骗公众。皮尔区警方证实,20名受害者告诉警方Conrado拿走了他们的钱,但没有给他们提供适当的保险。 这些指控还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 在这宗事件中,究竟消费者可以有什么保障呢?Sharaf联络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就这件事去调查研究。   一个月不能驾车 女事主在二月时电邮给CBC,她在电邮中写道:“我们全家都困在家中,我的丈夫没有车去上班,我不能去买食物 ....... 我之前做了十次手术 ,根本不能拿重物。”她在11岁时被诊断为脊柱侧弯。她的背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贯穿了整个脊柱,她走远路时会感到疼痛。 Sharaf的家庭在保单事件发生后,超过整整一个月不能用车,她称因为健康原因自己急需使用有保险的车。最后,她在一个多月后最终买到车保,可以再使用自己的汽车出入。 她说自己打过电话给Aaxel保险,但他们叫她打电话给Intact; 而Intact就叫她打电话给Aaxel。 在心急如焚之际,她尝试购买另一份新车保,但价钱令人咋舌,收到的几个报价一年保费由$10,000 至 $12,000不等。她被告知,Intact公司将她列为“不充裕资金”付费级别(non-sufficient funds, NSF)的名单上。为此,信用记录不良的人会被收取较高的保险费。 Sharaf说:“我从来没有NSF的纪录,我从来都支付帐单,交什么费用都准时。”她说,自己起初没有怀疑在付款上有任何欺诈行为,因为她是通过电子转账向Conrado在Aaxel的工作邮箱付款的。她认为银行的记录便是証明单据。   保险公司发証明信件 当CBC联络Intact后,他们愿意移除有关Sharaf个人信用纪录的警告,并愿意发出証明信件,指出她遇上了欺诈案,让她将来可以不因为这次事件的影响而继续可以买车保。Intact并向她作出道歉。 公司发言人Jennifer Beaudry在写给CBC的信中承认:“我们调查了这一情况,并承认为客户解决这一问题花费了太长时间。”Sharaf要求Aaxel公司补偿她支付了Conrado的6,000元,但不得要领。 Aaxel公司总裁Paul Mann在回应CBC时,指出当他发现Conrado的问题时,立刻要求他“离开公司”,并向安省证券经纪行业监管机构报告。至于Sharaf支付了的钱,他称自己公司从来没有收过她的电子转账付款。而在现阶段由于案件仍未上庭审理,Aaxel不会向Sharaf赔偿损失。   安省注册保险经纪公司(Registered Insurance Brokers of Ontario,RIBO,上图)首席执行官Patrick Ballantyne表示,尽管Sharaf面临困难,但消费者仍然应该感到 “安全”。他说,他的组织的目的是保护消费者的保险交易,通过向经纪人发放牌照,提供投诉管道,并在发生不当行为时采取纪律行动。 他认为Sharaf的问题是个别性事件,并不常见。但对于被挪用的资金是否归还,这个监管组织无权强制赔偿。   买保险:便宜莫贪兼要备课 对于取回失了的钱,Sharaf不打算一直等下去。她已经在小额索赔法庭对Aaxel保险公司提起了法律诉讼。Intact向该女事主发出証明信,因此她才买到一份价格合理的保险。 女事主忠告加拿大消费者要好好查清楚保险经纪的背景。   消费倡导者则建议大家买保险时应注意: * 小心那些看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保险报价。明显较低的报价应该是一个危险信号。 * 将款项寄给经纪公司,而不是经纪个人。 *...

华裔女子未及时支付汽车保费,新保费高1.5倍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华裔女子由于计算汽车保险费回扣上出现错误,结果保单被取消,且新保单保费较旧保单高1.5倍。 疫情期间,不少人没有开车,保险公司在压力下,向车主作出回扣。 居住在安省密西沙加的Tian Liang表示,疫情期间,她甚少使用其福特Escape汽车,故致电保险公司,且获得回扣安排。 Liang表示,她致电保险经纪,表示疫情期间没有开车,故要求回扣汽车保费;而经纪也答应向她退回190元汽车保费。 她计算回扣额后缴交新一期保费,但没有意识到汽车保费已经上升;之后的一个月,她收到保险公司的信件,表示为避免汽车保单被取消,必须支付77.02元。 Liang表示,收到该信件后,仍认为欠款会由回扣中自动抵销,故此没有理会,但再过一个月,保险公司表示已取消其汽车保单。 她表示:“收到一封信,是表示取消了我的保单,我感到十分沮丧”。 Liang表示,旧汽车保费是每年1,627元,其他保险公司承接的新保单,由于她之前没有支付保费的纪录,故每年汽车保费额约4,000元。 她表示,由于没有保险,现在突然不能开车,需要丈夫开车送她上班。 她向保险公司Economica购买汽车保险,该公司一名发言人表示,未支付保费,可能会影响日后的保险金额,因此,一般会给予客户补交保费的机会。 加拿大保险局的Peter Karageorgos表示,保险公司对顾客支付保费方面,所采取的政策有所不同;但没有缴交保费的车主,会被保险公司视为高风险人士。 Karageorgos表示,若车主无力支付保费,应联系保险公司。 Liang表示,是自己的错失,但认为自己的驾驶纪录良好,对因为计错数而被取消保单感到惊讶。 Karageorgos则表示,按时支付保费,没有发生事故,或收到告票是同样重要的。 (图片:CTV)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受疫情影响 明年你的汽车保险可能有新变化!

新冠疫情期间,民众的生活方式有了重大改变,自我隔离和在家上班让马路变得车少人稀,不少保险公司对汽车保险提供折扣优惠。有保险业者相信,由于赔偿减少,明年的车保费可能有变化。 网上金融平台Ratehub.ca的Matt Hands表示,安省的汽车保险在过去几年,由于讹骗和汽车大量应用高科技,保费每年调涨5至10%。疫情期间,保险公司豁免投保人支票退票的费用,又给予宽限支付保费和折扣优惠。虽然大多数驾车者减少开车,但也有部分人趁机把马路当作赛车场。 ■■盛子扬。 资料图片 加拿大验证保险师盛子扬指,疫情期间有部分保险公司连续3个月给予10至15%的保费折扣,也有保险公司削减一个月的25%保费。但疫情过后将回复正常。他说,今年的保费是根据去年的索赔率计算。根据加拿大保险局在今年7月初公布的最新统计,安省汽车的索赔率为70%。 换言之,每100元保费当中,有70元是支付意外赔偿。因经济复苏后,即使不少人已经改变日常生活和用车习惯,但整体保费调整的可能性极低。不过,如果今年索赔率偏低的话,明年将可能有改变。 房屋保费调涨成趋势 Matt Hands说,疫情期间驾车减少,但更多时间留在家中发生意外的机会随着上升,煮食增加也导致房屋火灾频生。 盛子扬说,疫情期间曾发生多宗重大的火灾。房屋保险的索赔率在过去10年稳步上升。 自2010年以来房屋索赔上升50%,因此屋保费调涨是一个趋势。除了疫情之外,主要是因为亚省的冰雹,安省的风灾和洪水等自然灾害。 星岛记者报道

疫情期间司机平均省150元车险 你保费减了吗?

安省司机在疫情期间平均节省了150元车险保费,保险公司总共为全省司机提供了6.85亿元的补贴。不过,省财政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就表示,他相信保险公司还可以做得更多。 安省金融服务监管局(Financial Services Regulatory Authority)表示,该省约有70%保单持有人正在接受某种形式的补贴,平均每人可节省150元,6.85亿元的补贴款大约占全省司机支付年度保费总额的5%。 将调查没提供回扣公司 菲利普斯则表示,在14家主要保险公司中,有10家已经向客户提供了回扣,将会调查那些没有提供回扣的公司,并在必要时公开点名。菲利普斯于4月宣布了一项法规变更,令保险公司可以在疫情结束后的12个月内,为消费者提供汽车保险费回扣。他说,相信保险公司还可以做得更多,“我不认为所有公司都做到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菲利普斯曾表示,回扣应与家庭面临的困难程度相关。他说,人们明确表示很少开车,事故也更少,所以曾向保险行业明确表示,希望他们在这个困难时期照顾他们的客户。 新民主党要求省府对汽车保险,强制实行三个月50%的折扣。星岛综合报道

私家车没购商业保险 送餐出事不获赔偿

送餐司机如果使用自己的汽车来提供服务,一旦在工作期间发生交通意外,保险公司可能不会提供保险赔偿。居住在安省基秦拿的科米尔(Gary Cormier),今年春季申请成为DoorDash及Uber Eats的送餐司机,但向保险经纪查询时,才知道原先购买的汽车保险,并不包括这项工作在内。 科米尔之后向3名保险经纪查询,都获得相同的答案,是必须购买商业驾驶保险,每年保费约10,200元。 他表示,这是行不通的,因为现有个人驾驶保险,每年的费用只为1,500元。 根据安省金融服务监管局的指示,大多数个人汽车保险,都不容许承保人使用私人汽车运送食物或包裹。这意味着如果承保人使用没有商业保险的汽车送货,是不会获得保险保障。保险经纪哈列安尼(Joseph Carnevale)表示,目前有不少人未有意识到已购买的汽车保险,并不包括使用汽车运送食物或其他货物。他表示,如果需要使用汽车来赚钱,必须通知保险公司,在大多数情况下,驾驶人必须购买商业保险。 他表示,目前存在的问题是,有不少送餐或送货司机没有购买适当保险,令他们处于危险之中。 哈列安尼表示,在没有商业保险的情况下,发生严重交通意外,或财物与人命损失,经调查后证实在送货时发生,保险公司是拒绝赔偿的。他表示,一般赔偿可能涉及5,000元至10万元,但当涉及人命时,赔偿额可能数以百万元计。 DoorDash的官方网页显示,该公司为司机提供的保险,仅适用于司机对第三方造成的损害。Skip the Dishes则表示,送餐司机是属于独立承包商,其责任是“获取并持有所经营区域内适用法律所要求的所有必要保险及许可”。Uber加拿大表示,透过Intact为Uber及Uber Eats司机提供商业汽车保险。 根据Intact的网页指出,根据情况,司机最多可获赔偿200万元第三方责任保险;但Intact发言人表示,司机必须通知本身的保险公司,让他们知道参与这项工作。 科米尔表示,目前正寻找合适的保险公司,但预期保费会相当昂贵。

专家支招 让你疫情期间最高省96%汽车保费

新冠疫情令很多人在过去数周甚少驾驶汽车。网上金融平台Lowestrates.ca指出,由于车主大幅改变日常的用车习惯,可以向保险公司变更车辆用途和行车里程,最高可以在疫情期间节省96%的汽车保险费。 平台共同创办人兼行政总裁陶恩(Justin Thouin)表示,虽然已经有多间保险公司主动调低车保费,相信未来一段时间会有更多保险公司加入减费行列;但车主应该主动向保险公司或保险代理提出用车习惯改变,以争取在疫情期间获得更高的折扣。 应主动向保险公司提出 研究以一名29岁的男司机为例。如果每日返工单程驾车10公里,每年行车3万公里计算。居住在多市中心的最低车保费为每月217.5元。在疫情期间完全不必驾车上下班,每年行车里数降至5千公里。 最低车保费只是184.5元,每个月可以节省33元保险费,较正常减少15%。 如果上述司机以往每天驾车80公里从事商业活动。居住在多市中心的最低保费为每月221元。疫情令他留在家中,每年行车里数也同样降至5千公里。最低车保费为184.5元,每个月节省69元,相当于17%。 如果该名司机在疫情期间完全不开车。每月最低保费只需8.5元,每个月节省209元,减幅达96%。他说,疫情期间很多家庭因为裁员而面对极大的财务压力,争取降低车保费不无帮助。本报记者

保险公司调低汽车保费 打个电话就能省钱!

(■■车主受疫情影响改变驾驶习惯,有保险公司已开始调降车保费。星报资料图片) 因为司机受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影响改变驾驶习惯,加拿大现时最少有3间保险公司因而调降汽车保险费。加拿大保险局(IBC)相信,全国的车主在未来90日可以因此而节省6亿元的车保费。 保险局总裁兼行政总裁霍嘉信(Don Forgerson)指出,很多加拿大人正面对难以置信的挑战和不确定因素,保险业界希望能够减轻民众的部分财务压力。由于很多车主不必驾驶汽车上下班或改变用车方式,从而能够节省保费。 受疫情影响改变驾驶习惯或因此而难以负担保险费的投保人,应主动联络保险代理或保险公司。由于很多员工改为在家上班,因此消费者要多花时间耐心等候。 车主或须上网填表申请退费 保险局表示,除汽车保险外,保险公司在未来90日,也会协助为财务困难的投保人提供弹性缴交保费;取消因为账户存款不足的退票(NSF)手续费(但银行可能仍会收取罚款);以及因为疫情而暂时改变用车习惯,包括不再乘坐公共汽车,改为驾车上下班,均不会影响保费或理赔。 有保险从业员表示,截至昨日为止,Pembridge和StateFarm已经宣布暂时退还或取消车主因驾车上下班而增加的保险费。一般汽车保险已经涵盖驾车者上下班以车辆代步所增加的风险。如果投保时申报不使用汽车返工,车保费会较便宜。COVID-19疫情令很多人失业或改为在家工作,因此保险公司退回该部分的保费。 由于行政费用和手续繁杂,两间公司采取全部退款的方式,不论车主是否有购买上下班用车的保险,均获得退费。德信(Desjardins)则要求车主上网填写表格申请退费。相信其他保险公司近日也将效法。 霍嘉信说,原来乘坐公共汽车上下班的人,由于害怕感染COVID-19病毒而改为驾车,也应该向保险公司申报变更驾驶习惯。理论上,这些人的车保费在正常情况下会上调,虽然在现时的紧急情况下不会加保费,但必须向保险公司申报。本报记者

加国女子11年后获得车祸赔偿金24万 只拿到7万…

一名卑诗省女子在十多年前因交通意外受伤,导致无法工作。她最终获得卑诗汽车保险公司(ICBC)的赔偿金,但赔偿金中竟然有近70%用于支付法律费用。 该名化名为Missy的女子,向Global News表示,在ICBC支付的约24.3万元赔偿金中,她只收到约7万元。Missy不愿意公开姓名,因为害怕遭她的代表律师控告。 Missy在2008年遭遇车祸,与她同车的另一人伤重身亡,ICBC判定另一辆车的司机须要承担责任。 不得不申请破产 Missy说,她所受的伤需要超过10万元的治疗费,而且导致她无法工作,她在车祸发生后11年才获得赔偿金。她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令她不得不申请破产。 卑诗诉讼律师公会(Trial Lawyers Association of British Columbia)拒绝记者的采访请求。 卑诗司法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Missy的个案反映本省的汽车保险系统存在严重缺陷。 综合报道

交通意外后30%先找家人或恋人 应该怎么做?

调查指有一半司机在发生交通意外后,不知道正确的处理程序,不少人因此而蒙受不必要的金钱损失。保险公司Aviva的调查发现,有30%驾驶者在意外后,首先打电话给家人或恋人。 50%司机不识理赔程序 不论是轻微的擦撞或严重的车祸,当事人都会感到困惑与惶恐。一个正确的电话,可以让驾车者安心、省时和悭钱。Aviva保险副总裁Oliver Rudd表示,难以想像有很多民众对于如何处理交通事故感到迷惘。打电话给家人是一个正常的反应,但应该首先致电保险公司或保险代理,让专业人员带引事主,以避免犯下昂贵的错误或费时失事。 研究显示,50%司机不知道理赔程序;有30%在意外后首先打电话给家人,青年人的这项比率更是超过50%。大多数消费者不懂得如何与拖车司机打交道。由于只有少数人完全明白保险的租车涵盖范围,因此不少人要支付额外费用。大约有三分一人乐于把汽车交给保险公司核准的修车厂。 保险公司指出,有些拖车、汽车维修厂和租车公司,会利用交通意外当事人的迷糊谋利。当意外发生后,如有需要应首先打紧急服务电话;然后致电保险公司或保险代理;切勿与拖车、修车厂或租车公司,签任何空白的表格或协议。本报记者

母亲租车儿子开 保险无效要赔3万5

安省一名母亲与亲人到卡加利旅游租车,租车人只填写她的名字,已被吊销驾照的儿子于翌日驾驶租车期间发生意外,母亲被租车公司入禀追讨汽车报销费用合计逾35,000元;日前安省高等法院法官裁定租车公司胜诉,母亲即使购买额外保险,但肇事者并不在用车人之列,故不在保险条件内,母亲需向租车公司赔款。据加通社报道,租车公司Enterprise Rent-A-Car早前入禀安省高等法院,追讨安省一名母亲理查兹(Tricia Richards),需向租车公司偿还一辆出租予她之后,被撞至全损的迷你客货车车价,预计金额超过35,000元。 事发于2017年4月,来自安省的答辩人理查兹,与包括因违反交通规例被吊销驾驶执照的儿子等亲友,一同到卡加利旅游,该名母亲在卡加利机场向租车公司租用一部2017年Dodge Caravan迷你客货车,她在租车时填写资料,表示自己是唯一驾驶租车的人,在租车时有额外购买免却汽车因车祸损坏赔偿保险。并言明会在温尼辟归还租车。 然而在租车合约生效翌日,负责租车的女事主儿子便驾驶租车在当地公路发生意外,汽车翻侧,损毁严重;经租车公司及保险公司估值后,汽车维修费超过82,000元,租车公司与保险公司商议后决定将车报销,并向租车的妇人追讨该车全费35,311元。 答辩人代表律师向安省高等法院法官华杰斯(Justice Russell Raikes)陈词时表示,当时她也在车上,她驾车到油站入油期间,儿子走到司机座位坚持要驾车,答辩人说当时她极力阻止儿子,但儿子强迫母亲一定要让他开车,答辩人称当时考虑自身安全,唯有坐在司机位旁看管,但最终仍无奈发生翻车意外,她强调本人在事件中无能为力。 答辩人称不知道儿子的驾驶执照因违规遭吊销,直至警方到场调查时才惊悉。 答辩人所说未能说服主审法官。法官认为,根据租车公司提呈的答辩人填写租车契约写道,只有答辩人一人可以驱动租车,所以答辩人不能因此推卸责任。另外,答辩人所购买额外汽车意外保障,只涵盖租车者一人,其他人驱动汽车出意外不获保障,裁定该名母亲必须向租车公司赔款。然而法官不同意租车公司要求该名母亲需赔偿报销汽车原本车价,认为租车公司提出的赔偿费用,缺乏证据支持,并将厘定赔偿金额的聆讯,交由民事法庭法官裁决。综合报道

安省汽车保险粉卡电子化 不可不防这个高风险!

出示数码版车保卡而将手机交给警员,专家警告司机小心私隐外泄。CBC 安省政府上周宣布,允许驾车者将数码版的汽车保险卡存储在手机或其他电子设备上,作为有效凭据来应对警方的检查,而不必像以往一样,要出示传统的“粉纸”车保卡。但是私隐专家警告民众,当你把手机交给警察时,就要承担暴露自己个人私隐的风险。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指,私隐专家提出的严重关切是,民众应不应该为了一点点所谓的“便利”,而将自己的个人资料暴露于危险之中。此外,在安省法律之下,即使对于被拘捕的人,警方亦不可以任意查看其手机里的所有内容。一旦民众为了出示车保而将手机交给警员,又如何确保相信警员能够尊重其私隐? “把未上锁的手机交给一名警员,这会带来一连串问题。”全球私隐及安全设计中心(Global Privacy and Security by Design Centre)行政总监、前安省私隐专员卡沃肯(Ann Cavoukian)表示,“你的手机在今天这个时代不仅是一部手机,它还包含有大量的个人信息,你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信息。” 粉纸车保卡一年内暂不取消 安省财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上周在宣布这项措施时表示,粉纸车保卡(pink paper insurance slip)暂时还不会完全取消,在未来一年时间里,保险公司仍要在投保人要求时,向其提供粉纸保险卡。数字版是给民众多一种方便选择。 规管安省保险业的安省金融服务规管局(the Financial Services Regulatory Authority of Ontario),在其近期的公报中提及私隐保护问题,表示电子保险卡必须能够在一个有锁屏功能(lock screen capability)的手机上查看。即是说,要么对电子保险卡本身设计“上锁”功能,要么令手机主人可以透过改变手机设定,启动上锁功能。不过需注意的是,手机用户对于如何确保启动上锁功能,如何确保个人资料安全仍负有最后责任。 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私隐、技术和监控项目主管麦菲尔(Brenda McPhail)表示,省府传达的信息都是如何享受这项政策的便利,而不用去管其他副作用。“我们必须要慎谨小心。这不是一个为了便利可以拱手交出自己私隐的时代。至少,民众应该有选择不这么做。” 麦菲尔指即使在被拘捕时,加拿大对于警员允许及不允许查看民众手机上哪些内容都有严格规定。这些规定同样应该适用在警员透过手机查看民众车保的场合。“手机记录著每个人的私密历史。我们每天到哪里去、什么时间去、去做什么,我们认识哪些人,对他们说过什么话。手机记录许多公共活动,也可能记录个人的私密时刻。我们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都在这小小的设备当中。”她指,鉴于手机中所包含的个人信息量及其内容,即使是法庭也承认,现时民众对于保护手机安全和个人私隐的期望值越来越高。 民众有掌控自己手机权利 多伦多大学信息系荣誉退休教授克莱门特(Andrew...

可能会影响你的保险 某些郊区交通意外比率高于市区

一般人认为大城市车多人多,司机被警察开罚单或涉及交通意外的平均比率,应该较小镇高。但网上保险平台InsuranceHotline的调查却发现,多伦多市的北约克是全省最少被开罚单或涉及交通意外的地方,卡列顿市(Caledon)居民接到告票的比率高出全省平均一倍。 奥兰维治镇(Orangeville)被评为安省最差的市镇,有9.4%的司机曾经被开罚单,并涉及交通意外,比率几乎是全省平均3.5%的3倍;班福特(Bradford)和苏圣玛丽则以8.4%并列第二。 北约克司机比率较平均低22% 网站发言人汤玛丝(Anne Marie Thomas)指出,报告是希望驾车者认识到,被开罚单或涉及交通意外,均会直接影响汽车保险费。即使是轻微的交通告票,也可能导致保险费增加5%,一次交通意外更会令车保费上升30%。罚单最少影响车保费3年,交通意外的不良纪录最少要6年才洗底。 平均有8.9%安省驾车者在过去10年曾涉及汽车意外过失。胡士托市(Woodstock)比率为13.6%是全省最高,奥尔良(Orleans)为12.8%,第三位的苏圣玛丽也有12.4%。她说,偏远地区交通意外多主要是因为道路和天气。 调查显示,居住在北约克的司机被开罚单或涉及交通意外的比率较全省平均低22%,多伦多也少21%,与东约克被列为全省最佳市镇,同被列入A级的还有怡陶碧谷、密西沙加、宾顿、士嘉堡、约克、康山和渥维尔。 网站表示,该项统计是依据驾车者在去年1月1日至今年4月30日期间,上网查询汽车保险报价时申报的资料。有1,000个以上报价的社区才纳入研究。本报记者

加拿大长者夫妇没搬家 汽车房屋保险却莫名双双被上涨?!

■■平达夫妇由于邮区编号被改,因而须多付保费。星报 安省的汽车保险费有个“邮区编号歧视”(postal code discrimination)现象,省民一旦搬家改地址,汽车保费就随之增减。不过,住在奥沙华(Oshawa)的一对长者夫妇,即使没有搬家,其汽车及房屋保费却双双上涨,原因竟是加拿大邮务公司(Canada Post)改了他们的邮区编号。 据《星报》报道,奥沙华居民平达(David Pindar)和克里斯汀(Christine Pindar)夫妇,已在现址居住了10年,加拿大邮务公司最近改动了他们住处邮区编号的最后3位数。当他们致电保险公司告知这项变更时,却被告知他们的保费涨了。平达在电话里提醒好事达保险公司(Allstate)的一名经理,他们并没有搬家,已在上址居住了10年。但是,这位经理表示,保费与邮区编号挂钩,他对此爱莫能助。 屋保飙37% 车保升10% 结果,平达家的三辆汽车保费要上涨10%,而房屋保费的涨幅更高达37%。这意味着这对退休夫妇的汽车保费从3,188元涨到3,508元,房屋保费则从原来的684元飙升至937元。 在安省,如果驾车人士搬到保险公司认为风险较高的区域居住,即使其驾驶记录没有变化,汽车保费也会增加。这就是所谓的“邮区编号歧视”,即保险公司使用多种因素来确定每个人的风险,包括年龄、性别、婚姻状况、驾驶纪录,以及是否工作需要用车和一年内开车多少公里,还要看汽车品牌及型号。但是按照安省目前的政策,以地理位置,即汽车车库的位置,来决定保费,优先于其他条件。 但像平达夫妇这样没有搬家,却被涨保费的例子,十分罕见。 加拿大邮务公司表示,改变邮区编号的情况也十分罕见,只有在邮递线路需要调整或者社区人口增长时,才会这样做。至于平达家的情况,邮区编码L1H 0N5的最后三位数字是新的,分配给奥沙华北端拉格伦西路(Raglan Rd. W.)上的数百个地址。 这一改变影响到数百居民的保费,尽管每间保险公司的区域划分各不相同。 米顿区省议员吉尔(Parm Gill)去年向省议会提出私人法案,以改变基于投保人所居住的地点而确定保费的政策。该项《42号法案》去年10月提交安省议会一读,上个月已通过二读,目前正由议会专门委员会研究,之后将提交三读,如果最终获得通过,将结束基于居住地造成歧视的不合理做法。 综合报道

改动家庭地址,竟要多付这么多汽车保险费?

■■42号法案一旦最终获得通过,邮区编号便不再成为影响安省汽车保险费用的因素。星报 本报综合报道 安省汽车保险费率,因邮区编号不同而差距巨大,长期以来饱受批评。安省议会本月有望二读通过《42号法案》(Bill 42),若法案最终获得通过,邮区编号便不再成为影响汽车保险费用的因素。 据《星报》报道,当沙南(Pankaj Sallh)和他的家人去年从密西沙加搬到宾顿时,他从未料到邮区编号改变的代价会如此昂贵。这次搬迁导致他在同一家保险公司买的汽车保险,增加了近50%,家里两辆汽车每月保费从237元增加到350元。 这位44岁的工程师与妻子需要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以及双方总共3位长者。沙南表示,他无法解释,为何仅仅因为改变一下地址,就要多付这么多的保费? 这就是被批评者称为“邮区编号歧视”(postal code discrimination)现象。本来,保险公司使用多种因素来确定每个人的风险,包括年龄、性别、婚姻状况、驾驶纪录,以及是否工作需要用车和一年内开车多少公里,还要看汽车品牌及型号。但是按照目前的政策,以地理位置(即汽车车库的位置)来决定保费,似乎优先于其他条件。 为此米顿区省议员吉尔(Parm Gill)向省议会提出私人法案,一旦法案通过,将不再基于投保人所居住的地点而确定保费,从而结束基于居住地造成歧视的不合理做法。 若本月通过二读 交委员会研究 该项《42号法案》去年10月提交安省议会一读,本月有望通过二读,然后再由议会专门委员会研究之后,提交三读,并最终通过。 吉尔在给《星报》的电子邮件称,与安省的其他地区一样,米顿司机为汽车保险付费太多。他指出:“如果这项法案获得通过,安省的保险公司将能够更加重视司机的驾驶纪录,而不是他们的邮区编号。” 宾顿东区省议员、省新民主党汽车保险评论员古锐坦(Gurratan Singh),去年也曾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消除使用邮区编号作为汽车保险因素,但未能在省议会获得通过。

安省车保改革问道于民 咨询定位司机优先

■■省政府设立咨询网站,查询民众意见以改革汽车保险。星报   本报记者道   安省保守党政府昨宣布就改革安省汽车保险制度、降低保费展开公众咨询。省政府设立网站邀请司机和其他消费者,就此提供意见和看法。安省将此次公众咨询定位为“司机优先”(Putting Drivers First consultation)。此外,政府宣布同时开始对现有制度做出检讨,包括立法取消基于居住地确定保费的歧视性做法。   据加通社报道,消费者和工商业者可以透过安省政府设立的一个专门网址https://www.ontario.ca/form/survey-making-auto-insurance-more-accessible-and-affordable-ontario,就改革汽车保险制度发表意见。提交建议的截止日期为今年2月15日。   省政府在进行公众咨询的同时,也将对安省现有的汽车保费规管系统做出检讨。这一检讨将由安省财政厅和安省金融服务规管局(Financial Services Regulatory Authority of Ontario)共同主持。检讨将会考察其他省份规管汽车保险业的做法,寻找机会提高效率,在这一行业中引入更多竞争。   承诺建立现代化规章制度   安省保守党昨天发布声明指,检讨和公众咨询旨在控制安省的汽车保险费用。省政府将与保险业者一道,令安省汽车保险制度更加现代,减少繁文缛节。改革将结合米顿区省议员吉尔(Parm Gill)提出的立法提案。一旦法案通过,将不再基于投保人所居住的地点而确定保费,从而结束基于居住地造成歧视的不合理做法。   省政府还承诺建立一个现代的汽车保险业规章制度,包括允许使用更加电子化沟通方式及电子汽车保险证明。同时参考银行和信用社等各类金融机构目前已经实行的做法,推进汽车保险业的电子商务发展。   安省目前有10万名司机上路驾驶。法律规定驾驶者必须为汽车投保。同时作为消费者,他们有被保险公司公平对待的权利。保险公司必须尽快处理驾驶者的索赔,并设立完善机制回应投保者提出的投诉。安省金融服务管理局将成为一个新的、富有灵活性、能及时做出回应的独立金融规管机构。 安省财政厅长费德利(Vic Fedeli)表示,安省汽车保险制度在前自由党政府所谓“长久目标”机制的治理下支离破碎,安省保费在全国各省中最高,必须采取行动改变这一情况。省政府希望直接听到消费者改进这一制度的建议。降低保费者意味着还富于民,也是在实践政府把司机放在首位的承诺。 前自由党政府在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承认,安省的汽车保险在加拿大各省中最高,而安省的交通事故及其死亡率是全国各省中最低的之一。自由党曾承诺在2015年8月之前将汽车保费平均降低15%,但是到期限时并没有做到。时任省长韦恩承认说,降低保费是一个“长期的目标”。 保费视居住地存差别 代理称有数据支持 保险代理姬先生(Jason Ji)对于取消居住地保费差别的做法不以为然。他指出,每一个居住地区的交通、治安情况不同,居民的驾驶习惯不同,索赔的习惯和做法也不同,这些都是有统计数字支持的。 初衷是鼓励良好驾驶行为 根据投保人不同个人情况、根据统计数字显示某一人群索赔的机率不同来区别确定保费,是保险公司长久以来的做法,其初衷是鼓励良好的驾驶行为,并不是基于歧视。 他举例说,一般而言,已婚的驾驶者保费较未婚单身驾驶者较为便宜,车辆本身好坏也对保费高低有一定影响。这些“区别对待”是否都要归于歧视?这些做法是否也要取消?事实上保险公司近年来还采取新的做法,鼓励好的驾驶习惯。 比如司机使用智能手机软件记录自己每一个驾驶行为,好的驾驶习惯会加分,分数高的人能获得保险公司高达25%的折扣。对于每年驾车里程较少的用户也有优惠。如果没有这种区别对待,就缺少对于优良驾驶者鼓励和奖励。 巨额索赔存在很大漏洞 他指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中,一般而言,理赔占去大约四成至一半左右,其它的作为运营、行政费用和利润。安省保险业中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常常出现动辄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的巨额索赔,令整个行业的成本增高,最终令大多数多年来没有索赔的好司机保费也居高不下。而这些巨额索赔案中存在很大漏洞。 姬先生举例说,比如不良的拖车业者,一次拖车向车主收取1,200元费用,最后要由保险公司买单。 比如保险公司观察到有些家庭的索赔次数和频率远高于一般水平;还有投保者与专门协助理赔的业者联手,将索赔作为一门营生,这其中有很大漏洞。 建议政府堵塞漏洞 他建议,政府对于保险业的改革应该着眼于更大的范围,将保险周边相关行业的规管一并考虑,从政策法规上堵住漏洞。 本报记者

骗保花样多 安省天价汽车保险竟是因为…

  本报记者 安省的汽车保险费在全国属最昂贵等级,驾车者平均要支付1,428元的保费。保险公司Aviva的年度诈骗报告指出,安省有超过半数司机相信,高达25%的交通意外赔偿属于讹诈;逾七成人认为如果政府和保险公司加强打击诈骗保险,将可以大幅降低车主的保险费。 报告指出,汽车保险的各种欺诈手法估计令全国车主去年损失20亿元的赔偿金。车主对修车厂的信任度也降低超过一成。 去年认为修车场加大修车费用的比率为77%,今年有88%的车主认为车房“开大数”。今年有86%车主支持政府立法,加重涉及保险诈骗的刑罚,以及保险公司增加调查人手,较去年的78%为高。 加拿大Aviva总裁荷姆斯(Colm Holmes)表示,不实的索偿和不良业者的诈骗行为愈益严重,最恶劣的是假保险和假保单,令诚实的驾驶者蒙受损失,被迫要支付更高昂的保险费。 假保单假车祸 讹诈花样多 报告指出,86%安省车主要求加强打击诈骗保险;82%认为车保费提高是由于各种假的保险赔偿;73%人相信打假可以降低保费。 调查发现,汽车保险诈骗可分为投保、事故和索赔3个范畴。 不法之徒专门向一些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投保的民众兜售假保单,消费者误以为已经买保险,实则全无保障。 骗徒也会在网上以低价售卖假的保险证明(Pink Slip),吸引贪便宜的车主,受害人同样得不到保障。一些居住在交通意外高赔偿地区的驾驶者,利用亲友的地址投保以降低保险费,也属于讹骗。 保险公司指出,骗徒也会制造假的车祸、假汽车盗窃或假偷车,向保险公司索取赔偿。拖车司机则以不必要的拖车取得修车厂的回扣,甚至是假拖车收取不法利益。调查发现,投保人向保险公司索赔时,也有虚报医疗及律师费用。 修车厂除了浮报修车费用之外,甚至令汽车损毁更严重以提高修车费用。 报告显示,有60%安省司机认为保险公司应设立一个网上数据库,让消费者在交通意外后,可以找寻汽车修理厂和各种医疗服务。 59%受访者要求保险公司订立强制调查和明确的惩处措施打击诈骗行为。77%人认为保险公司一旦发现有讹诈事件,应即时向民众公开。

安省6家汽车公司涉骗车祸受害人HST款 被起诉索赔6亿

■■泰勒(Shawn Tayer)四肢瘫痪,需要全天候护理,他每月从保险公司获得6千元护理费,泰勒的律师称,这6千元不应包括HST在内。受访者提供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星报》独家获悉:安省6家汽车保险巨头涉嫌无视省级监管机构的一再要求,没有向车祸受害人支付或报销HST款项,因而遭车祸受害人集体诉讼索偿6亿元。 诉讼指,自2010年7月HST在安省推出以来,Intact、Aviva、Unifund Assurance、belairdirect、Certas Direct及Allstate等六家保险公司,采用“不公平的做法”,在某些个案中没有支付或报销医疗赔偿的HST,而在另外一些个案中,则在计算索赔者的赔偿限额时,把HST包括在内,这些做法均违反了监管机构多次重申的规定。 六家公司均被控,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在车祸受害人的利益之上。在集体诉讼中,代表原告的律师团成员之一哈特(Paul Harte)称,在这些公司购买保险的人都被骗了。 《星报》向六家保险公司均发出了采访请求,Intact、belairdirect、Certas和Unifund Assurance的发言人拒绝评论,Allstate则未有回应。 监管机构曾多次发布指南 Aviva发言人东戈(Fabrice de Dongo)拒绝就该集体诉讼发表评论,但在一份书面声明中指,Aviva一直并将继续遵循行业监管机构关于HST的规定。 代表保险行业的加拿大保险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IBC)拒绝发表评论,称因为案件尚未提交法庭。 该集体诉讼还剑指省府因为担心保险公司报复性地提高保费,而对保险公司的错误做法视而不见。省府早前已经承诺降低汽车保费。 负责监管安省保险公司及发放牌照的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of Ontario,FSCO)在此集体诉讼索偿案中,被指名为被告。 FSCO发言人爱德华斯(Malon Edwards)称,FSCO正在检视该项诉讼。 2010年6月至2016年6月间,FSCO向保险公司发布了十多项公告和指南,包括有关HST问题的要求。其中2010年的一份公告指,如果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要求HST适用于指南中列出的任何服务或费用,则HST应由保险公司支付。2015年的指南称,HST是一个税项,不应包括在法定事故赔偿(statutory accident benefit)的赔偿限额中。 加通社消息称,安省汽车保险公司近期麻烦不断。前两周省议会刚有人提出了两项私人议案,以阻止汽车保险公司按照客户的邮政编码,或电话号码来设定保费。 安省米尔顿的保守党省议员吉尔(Parm Gill)表示,这种做法意味着多伦多郊区的司机,支付的费率高于本省其他地区的人。新民主党议员古锐坦(Gurratan Singh)则要求FSCO拒绝批准不将大多伦多地区视为单一地理区域的风险分类系统。 ■■在6年前一宗车祸中腿部严重受伤的尼克森(Jill Nicholson),是针对Unifund诉讼的主要原告。星报   受官司影响 日后保费恐涨 对于6大保险公司官司缠身是否会影响到驾车人士的保费上涨的问题,加华保险专业协会顾问郑伟东昨日对本报表示,客户的保费可能会因此受影响。 他的解释是,保费是用来承担风险支出,如果保险公司当年所收取的保费,不能抵销其支出的费用,这其中也包括了应付官司的诉讼费用等,则第二年客户的保费就会上涨。如果本次集体诉讼令保险公司付出巨大的代价,就可能影响到汽车保险的上涨。 对于保险公司按照邮编制定保费标准一事,他认为在保险公司不能获得每一位驾车人士的个人驾驶纪录时,按照居住地的事故率来制定保费,是最简单和较为准确的方法。但随着技术的进步,如GPS设备可以记录每个司机的驾驶习惯后,按照个人的情况来决定保费,应该是最合理和精确的。 本报记者

大麻合法化势必推高保费 安省女司机车保升幅最高

■■安省女司机今年第3季的车保升幅,较去年同期增加12.21%。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安省的汽车保险费在今年第3季以3.57%的升幅继续抛离其他省份,在过去一年已经急升10.71%。汽车保费、房贷及信用卡比较网站LowestRates.ca预测,休闲大麻合法化将进一步推高汽车保费。 加拿大是G20国家之中,首个全面批准大麻合法化的国家。美国高速公路安全保险协会(IIHS)本月发表的报告显示,通过大麻合法化的州份,交通意外较毗邻的其他州份高5.2%。如果大麻合法化令“麻驾”和交通意外增多,加拿大的汽车保险费也随之水涨船高。 不过调查发现,绝大部分加拿大人,未有意识到大麻合法化对汽车保险的影响。有91%加人不知道大麻合法化会令车保费增加,千禧世代是最不关注合法化的冲击,有高达94%不认为车保费会因此调升。 据季度调查统计指,安省、亚省和大西洋省份的汽车保费,在今年第3季均有上调,安省上升3.57%,大西洋省份升1.79%,亚省升0.24%;亚省车保在过去12个月已增加6.7%,仅次安省。大西洋省份尚未有完整数据。 安省女司机车保同比增12.21% 安省女性驾车者在今年第3季均的汽车保费升幅最高,较去年同期增加12.21%;男性司机的升幅为9.67%。亚省男司机的车保费升7.36%,比女司机多1.8%。大西洋省份男司机升1.97%,女司机升1.39%。 网站共同创办人兼行政总裁陶恩(Justin Thouin)指出,加拿大的保险业进入一个未知和不确定的领域。教育国民正确认识大麻合法化,对保险以至个人财务的潜在影响非常重要。汽车保险费指标希望提供额外资讯,令民众可以作出更精明的财务决策。 汽车保险费指标(Auto Insurance Price Index)是取每一季度最低车保费率的平均,与上一季度作比较,并以今年首季的100点为基准。每一点相当于1%的变动。例如105点代表增加5%。安省今年第3季升至107点,亚省和大西洋省份也分别升到103点。

最新报告:汽车保险费再次上升,安省平均车保全国最贵!

网络公版图据A1中文电台报道,今日最新一份报告指出,本国包括安省在内的三大地区,汽车保险费用再次上升。本国汽车保险费用资料网站 lowestrates.ca今天早晨发表报告,  安省第二季4月至6月 的汽车保险费用,   比第一季的1月至3月上升近3%, 比去年同期上升将近1%。其中, 女性的汽车保费升幅较大,  比去年同期上升2.5%;男性的保费下降, 减幅接近 0.2%。报告指出,分心驾驶可能是导致车祸发生率上升的原因,再加上汽车维修费用增加,造成了汽车保险费用的上升。报告还指出,安省平均汽车保费约为一年$1300元,是全国最贵的省份。其中大多地区平均车保费用高于平均值。(智苏编辑)

因为有人骗保 安省司机每年多付236元!

■■假撞车受伤诈骗是歹徒犯案手法之一。网上照片 本报记者报道 安省贵为全国汽车保险费用最高的省份,涉及车保之诈骗个案尤其严重,本月为“预防诈骗月”,如何预防车保骗案成为其中一个宣传重点。据加国保险局数字,安省司机每年因汽车相关保险骗案,共损失16亿元,等如每名司机因此多支付236元予车保骗徒,这也是导致安省车保费较其他省份特别昂贵原因。 加拿大保险局调查服务全国总监舒维斯(Dan Service)形容,汽车保险骗案是有组织罪案,不仅讹骗普罗消费者,亦加重地方医疗系统负担,拖长急症室服务其他更紧急病者等候时间与法庭审讯时间,同时令各方汽车保费变得水涨船高,安省是其中一个受到车保诈骗影响较大的省份。 假拖车真诈财 虽然在省府严正打击与警方教育与调查下,假撞车暨受伤诈骗案数字近年显著下降,但此类个案仍然存在,保险局指出部分个案是诈骗者驱车在事主车前,并在其前突然煞车,待事主将车撞向其车后端,车上骗徒佯装因意外受伤,借此透过修车及医疗治疗诈骗索偿。 另一种情况是当事主遇上车祸后,出现一些假拖车车辆,这些“拖车”司机要求撞车事主支付高昂拖车费,一般以收取现金为主,但他们并非登记拖车司机,当事主欲向保险公司讨回拖车费时,才惊觉被骗。 小心幽灵保单 保险局形容过去数年接获不少驾驶者投诉,指向讹称是汽车保险经纪购买了汽车保险,至汽车意外发生后才知道自己购买之车保是不存在的“幽灵”保险政策,其座驾一直都没有认可保险保障。 保险局提醒欲购买汽车保险之司机,切勿贪便宜向一些非注册保险经纪购买车保保单,若透过网上购买车保,最好与较有名声的保险公司联络,或在取得网上报价后,亲自与相关保险公司确认,保证所购买的是获认证车保政策才付费。 保险局调查服务全国总监舒维斯指出,最有效阻止骗徒肆虐之法,仍然是公众对骗局的认知与防备,本国每年将3月份订为“预防诈骗月”,冀唤醒市民明白骗案随时在大众身边发生,其特别赞赏安省政府承诺设立“严重诈骗个案办公室”,致力打击车保骗案,减低省内司机们之保费开支。

卑诗下月加车保 超越安省全国最贵

■下月起卑诗省司机支付保费全国最高。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张誉 卑诗保险公司(ICBC)将在11月1日调升汽车基本保费。加拿大纳税人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简称:CTF)周五表示,卑诗省民缴付的保费是全加拿大各省中最高的。她要求省府允许私营机构以合作方式加入竞争,结束ICBC的垄断,从而让保费降低。ICBC将在11月1日调升保费,调升的幅度为6.4%。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在夏季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普通司机很快将支付近1,700元的保费。在2016年,平均保费1,550元。CTF发言人西蒙斯(Kris Sims)表示,安省的基本保费则低于1,500元(见附表)。 西蒙斯指出,安省曾经是保费最高的省分,但到11月ICBC调整保费后,卑诗省就跃至第一的位置。她表示,省府应该结束ICBC这种旧时代的垄断制度。相反应该让ICBC采用合作制度,在不完全剔除ICBC的同时,加入私人机构合作竞争,进而让保费减低。 司机感沮丧 西蒙斯又指,卑诗省司机对现在的制度也会感到沮丧,因为负责任,驾驶记录良好的司机还要为其他行为不良的司机埋单,背负高额保费。 ICBC在提供给媒体的一份声明中未有对此事做更多评论,只是表示,卑诗省司机付每年将平均支付接近1,700元基本和可选择性保费。 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则已承诺会对驾驶记录糟糕的司机给予惩罚。而针对如何让ICBC运作更要的效率的全面审计也在进行中。

安省汽车保费继续涨 省府的承诺呢?

■有监察机构指出今年第2季安省车主仍较其他省车主需付较高汽车保险费。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财长苏善民暑假将到不同社区,咨询市民对车保问题的意见。资料图片 ■调查指安省虚报汽车意外情况严重,致省内车保居高不下。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安省自由党政府多年前虽承诺降低安省车保,但事与愿违。监察机构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of Ontario,FSCO)收集本省22间保险公司之数据,发现今年第2季省内车保平均增幅约0.76%,升幅即使较首季低,然而升幅持续令安省成为本国各省中,车主需支付保险费最高的省份,本省车保较其他省份平均多55%。 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于今年4月1日至6月30日期间,查询省内22间提供汽车保险承保的公司数据,该批公司占安省车保市场约55%,发现即使部分保险公司没有增加现存车保客户保费,有少部分甚至减低了客户第2季保费,但整体来说今年第2季保费平均增加0.76%。 保险公司计算客户汽车保费的指标,除根据客户在过去6年有否涉及自己犯错之交通保险索赔事故,与其有否涉及违反交通规例遭发告票等事宜外,投保客户座驾品牌、投保客户居住地区、座驾是否用于商业抑或纯粹是上下班及路程长短,以及车保策略垫底费多少等。 FSCO形容去年有关安省汽车保费索赔比率,以意外事故受益(Accident Benefits)索赔最多,占34.2%;其次是第3者责任如身体受伤索偿占22%;涉及车祸赔偿,及财物受损与直接补偿则分别占约18%。 35%省民不知虚报属诈骗 早于今年3月,FSCO曾发布关于安省司机对车保诈骗的认知,竟发现有11%受访者坦言知道有家人在涉及汽车意外后,故意向保险公司夸大受损程度,甚至作出某程度之不实陈述,大部分夸大受损之情况是透过修车公司,向保险公司报称一些与事故无关之修车成本。 该机构指有35%受访省民,竟不知道向保险公司作出虚报索赔,是触犯联邦《刑事法》中的诈骗罪名。此外,有25%受访省民不知道他人谎报车保索赔,同样会影响奉公守法之车保客户每年面对不同幅度之保险涨价。FSCO指出,安省虚报汽车意外情况甚严重,此直接造成省内汽车保费居高不下。 现时安省汽车平均保费是全国最高,平均车保每年至少1,458元,较加国其他省份高55%。 安省司机虽支付极高昂的汽车保费,但安省车祸意外率及死亡率其实是加国其中一个最低的省份,有见及此,安省财长苏善民(Charles Sousa)称留意到安省车保高昂问题,并会于暑假期间到不同社区,听取及咨询市民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