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18:22:5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租房

Tag: 租房

父親為殘障人士租房被拒 管理員:沒房租給」像你這樣的人「

■■史密斯和女兒蒂亞拉展示HRTO的文件。CBC 本報綜合報道 多倫多一對父女因父親殘障而被拒絕租住出租公寓,安省人權仲裁處(HRTO)判房東須賠償6萬元,但六個月過去,該對父女仍未拿到賠償金。 史密斯(Craig Smith)以前是一個電梯技師,他在10年前被車撞傷後,出現創傷性腦損傷,導致他一直無法獨立生活。史密斯說話時有明顯口吃,他稱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情都無法自理,例如無法穿衣服、前往公共場合,以及與別人正常溝通。 史密斯的女兒蒂亞拉(Tiara Ramnarine-Smith),在父親受傷時年僅12歲,並開始照顧父親。 在2015年7月,史密斯看到一間位於杜爾斯路(Dawes Rd.)的高層公寓有單位放租,他於是打電話表示有意租住該單位。史密斯向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表示,由於他說話有些口吃,公寓管理員拒絕他遷入。 涉拒租予領福利殘障者 根據HRTO的判決書指,史密斯多次嘗試打電話給公寓,都無法申請入住,其中一次對方更向史密斯說,該公寓只租給有工作的人,沒有單位租給「像你這樣的人」。 女兒蒂亞拉於是要求母親替他們申請,很快便租到該座大樓的公寓單位。 HRTO的裁判官認為,被告拒絕史密斯的原因,完全或部分因為他是一名殘障人士,以及因為他正在領取福利金。 判決書稱,房東在2016年1月向史密斯發出「非法侵佔通知書」(trespass notice),當時被告房東謊稱,是因為史密斯女兒不想史密斯住在單位內。即使她向房東解釋沒有此事,但史密斯依然被警察帶離大樓。 史密斯被逐離後無處可去,只有在地鐵睡了一晚,又在露宿者庇護中心住了數晚。 女兒蒂亞拉隨後透過法律援助項目聘請律師,成功爭取到安省業主和租客仲裁委員會(the Ontario 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的認可,史密斯可以重回公寓。 蒂亞拉稱,父親回來後時常遭到騷擾,有一次他在外出時被人投擲啤酒罐,他的頭部被擊中。她向記者表示,由於感到不安全,加上自己懷孕,所以兩父女決定遷出。 HRTO裁定,被告需要向史密斯賠償4萬元,以補償他在尊嚴、感受及自尊心方面的損失,並須賠償蒂亞拉2萬元。 記者曾嘗試聯絡被告房東古德曼(Carolyn Goodman),但她在聽到記者提問後立刻掛線。

孫楠租每個月700元的房子 連朋友都看不下去

 近日,一身素衣的潘蔚來到徐州工程學院,為那裡的學生們帶來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講座。課堂上的潘蔚,將新書《素心映照》里的故事與學生們分享,聊生活聊人生。   一名女生在潘蔚講完課後走上講台,哽咽着說:「看完這本書,聽完潘老師講課,我更加想念已過世的爺爺,爺爺非常疼愛我,我媽媽曾經告訴我,要多和爺爺說說話,多去陪陪他。直到突然有一天爺爺永遠離開了我,我才深深領悟了媽媽的話,原來,親人不會永遠陪在我們身邊,原來我們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其實是一些不那麼重要的東西,而忽視了人生的意義。」   台下的潘蔚也流淚了。她說,她記錄的是一些和家人之間的平淡小事,不是勵志文,也不是要求人們一定要如何如何,她只是想讓人們感受內心、感受親情、感受生命。   教育應當作用於生命   3年前,孫楠潘蔚帶着幾個孩子從北京來到徐州,竟是為了孩子的教育。用她的話說,古有孟母三遷,她這不算什麼。但是在別人眼裡,潘蔚夫婦的付出是巨大的,來到一個陌生的新環境要重新適應,重新接受,不是所有父母可以做到的。   「是的,有太多人問我為什麼會來徐州,真的是為了教育。我並沒有覺得我付出了什麼,反而我收穫了很多。」談到舉家搬遷徐州,潘蔚的臉上是平靜欣慰的笑容。   在徐州的3年生活,潘蔚認為是值得的,因為孩子們的變化很大。幾年前還沒有來徐州時,孩子們在飯桌上會相互抱怨、彼此惡言相向。如今,大年三十全家圍坐在一起,互相之間的對話洋溢着感恩與祝福。潘蔚說,這與在徐州的學習有着直接關係。   潘蔚夫婦的孩子們在徐州華夏學宮學習國學。「教育就是給孩子提供一個好的環境,讓孩子們在好的環境中得以成長。」潘蔚說,教育應當作用於生命,教育的首要任務是先成人。   「我不是否定數理化的學習,我是說,僅僅學習這些是不夠的,教育還要讓孩子們知道感恩、孝道和惜福。」目前在華夏學宮做女紅教師的潘蔚,問過不少孩子的家長:「你的孩子有沒有給你們倒過水端過茶?」   答案是令她失望的,她看到很多父母付出那麼多,孩子們卻無感恩之心,「一個孩子先有一顆仁愛之心,再去學習其他知識,這樣教育才能作用於生命。當一個人心裏裝不下別人,只以自我為中心,他已經墮落了,只是自己還沒有意識到。」   生活簡樸卻內心豐盈   從曾經的知名主持人,到回歸家庭默默無聞照顧丈夫孩子,潘蔚沒有低落,反而內心的幸福是無以言語的。   她坦言,年輕時曾經追求物質的生活,但是她真心覺得物質追求起來是無止境的,內心是永遠不會滿足的,而不滿足是痛苦的根源。反而現在她的生活是極其簡單平淡的。如果不是新書籤售,可能她和孫楠依舊會保持低調,甚至時至今日3年多的時間裏,徐州市民依舊對他們來徐州生活的事沒有確定的消息。   「現在的生活特別簡單,從北京帶來的衣物很少,我也很少購物,我覺得這樣的生活特別好。」潘蔚透露,她和孫楠在遠離徐州市區租普通居民樓房,月租僅700元,房子很普通,「有朋友來我們家的時候,剛一走進樓道里就犯嘀咕『孫楠家也太寒酸了吧』」。有個大姐從外地驅車來徐州看他們兩口子,離開後給潘蔚發消息,語重心長地說:「小妹,你們家真是經濟上遇到了什麼困難,可以和我說說,我一定會幫助你們的。」   潘蔚說,還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事情,太多人對他們現在的生活方式不解,但是他們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房子不大,孩子們要住上下鋪,但是很溫馨,一家人高高興興其樂融融就足夠了,「拿掉物質以後的內心的充盈,是沒拿掉之前體會不到的。」   搬家到徐州後,潘蔚清理了書本、衣物、茶具。在清理的過程中,她羞愧不已,看見了那個曾經貪婪的自己,因為慾望買了那麼多無用的東西。清理物品的過程也是清理內心的過程,當把大量的東西送出去後,內心感到無比的輕鬆和滿足。   自從在學校擔任女紅教師後,潘蔚的生活又忙碌起來。儘管如此,但凡是孫楠和孩子回家吃飯,她都要趕回家給他們做飯。「當我看到自己烤披薩拉絲的瞬間,看到孩子們吃飯時的享受時刻,我特別高興。」潘蔚稱她是素食者,有時候一碗稀飯配鹹菜就很滿足,即便是這樣,她依舊每天給家人做飯,因為帶着愛面對家人時,家務不是負擔,而是表達愛的途徑。   出書所得將全部捐出   擔任繼父繼母角色的孫楠和潘蔚,在這個重組家庭中,給予對方的孩子更多的愛,這是他們家庭和睦的最重要的原因。同時,每個家庭成員都接觸學習了傳統文化,讓每個人之間都能互相關愛互相尊重。   傳統文化改變一家的生活,潘蔚非常想將傳統文化發揚光大,於是她決定把出書所得都捐給一家基金會,用於弘揚傳統文化。   「一切費用都是我自己承擔,包括在任何城市任何地方的簽售,交通住宿等都是我個人出錢,不會給其他人帶來負擔,更不用別人車接,我都是自己開車,如果去外地我就買打折的經濟艙機票。」潘蔚說,她不想計算自己花了多少錢,只要這本書能夠讓一些人願意重新思考人生,突然想到要去回家照顧爸媽了,這就夠了。   孫楠在這本書的序上,表達了看到這本書時的感動:「這本書所記錄的並非僅是簡單的生活場景,更是對生命和信仰的一種覺醒。」 來源:新浪娛樂

價格上漲 供不應求 多倫多公寓市場一片紅火 租房者處境難難難!

■■多倫多公寓市場一片火紅。 近年來多倫多公寓市場的狀況一直是價格上漲、租金上漲、供不應求,並與獨立屋市場脫鉤。分析師和開發商對2019年公寓市場的預測認為,這種趨勢還會加劇,對新買家、建築商和租房者來說,處境將更加艱難。 據《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報道,公寓市場面臨的首要問題可能是負擔能力問題。房地產市場分析網Urbanation預測,2019年,預建公寓將達到每平方呎1000元,相比2016年的平均預售價,每平方呎595元,增幅高達68%。這可能將首次購房者拒之門外。 傳統上,預售公寓比轉售市場更貴,但在過去的3年里,轉售公寓價格飆升了50%。市場分析師認為,2017年轉售價格高於預售價,成為了引發搶購的原因。 今年公寓交付或破紀錄 2018年轉售價格增長放緩,但Urbanation預測,2019年平均價格可能會增長6%,延續了19個月以來的公寓價格增長速度超過獨立屋市場的趨勢。 2012年至2017年則是獨立屋價格連續62個月上漲速度超過公寓。 另一方面,如果供應增加導致轉售市場變得溫和,那麼最有可能傷害的是近期買家,包括那些靠租金來支付按揭的投資者。 Urbanation總裁Hildebrand估計,今年開發商可能會打破成品公寓交付的紀錄,預計將發佈近25,000個單位。對於一個在過去兩年內交付不到15,000個單位的市場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供應衝擊。 Urbanation通過分析電腦多重放盤系統(MLS)上的紀錄來衡量租金增長。2018年,租賃單位數量達到27,426個,平均租金增長9.3%。 雖然Rentals.ca發佈的一項分析顯示,2019年的公寓租金可能增長11%,但Urbanation則認為,儘管新出租單位數量近年來已降至所有交付單位的30%以下,但突然增加約7,000個出租單位可以減緩租金上漲,租金仍將維持在歷史高位,但對於近年來為公寓多付出的投資者而言可能還不夠高。 開發商將要面對的則是一系列完全不同的問題:2018年建築成本上漲7.2%,今年也沒有任何放緩的跡象,因為大多倫多在建房的面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有開發商認為,成本上漲和建設時間拖長的結合,甚至會導致更多的公寓項目取消。 2018年有超過4,000個單位被取消。儘管這只是市場上所有活躍單位的4%,它仍然是之前被取消紀錄的兩倍;2017年僅有1,678個單位被取消。 綜合報道

調查顯示36%房客認為交租浪費金錢!還是買房最靠譜

■■調查顯示,近九成業主並不後悔買屋,置業10年以上的人有逾四成對現時的居所感到滿意。星報資料圖片 加拿大的房地產市場今年在省政府辣招和聯邦收緊房屋貸款的雙重影響下,全國最熱的溫哥華和多倫多成交量急速下滑。地產網站Zoocasa最新調查發現,大多數人依然認為置業是人生大事,有36%租客認為交租是浪費金錢。 統計指出買屋超過10年的人,有81%認為「居者有其屋」很重要,購屋不足10年的人有77%認同這個觀念,租屋的人也有63%希望可以完夢。有92%租客想買樓,當中59%更計劃在未來5年內置業。 調查亦發現,有49%的業主相信,支付房屋貸款好過交租,有36%租客認為交租是浪費金錢。 逾八成租客盼政府協助置業 不過,受訪者對於是否值得投資買屋的意見相當分歧,置業10年以上的人,有50%對樓市有信心;買屋不足10年的人信心度也有45%;但只有16%的租客對房地產市場感到有信心。 同樣,89%業主並不後悔買屋,置業10年以上的人,有68%認為買屋是最安全的投資;買屋不足10年的人,也有47%認同這個觀點;但只有30%租客相信置業是最安全的投資。 調查顯示,受惠於低利率和屋價未劇升前入市,買屋超過10年的人有43%對現時的居所感到滿意;買屋不足10年的人,滿意度降至24%;租屋者只有7%對住屋感到滿意。 樓市狀況和置業越來越難負擔,令到近半數的業主感到沒有能力購買一間最稱心如意的房屋,租客更有66%不抱奢望。利率調整對「無殼蝸牛」的打擊最大,有28%的租客認為,加息影響他們「上樓」;認為加息有影響的業主只有13%。 統計表示,有71%的人認為聯邦政府應該協助解決住屋問題,希望政府施以援手的租客更高達81%。 不過,大部分人不贊成政府以加稅的方式解決居住問題。只有27%人支持加稅,業主贊成加稅的比率為20%,租客支持加稅的人則為41%。 本報記者

多倫多一房難求 現在租房子都要看臉了嗎?!

■■年輕人想盡各種辦法找房,有人在社交媒體放上自己照片和資料吸引房東注意。網上圖片   綜合報道 在多倫多租房市場嚴重向賣房傾斜的當下,許多租房者為了要找到一間預算內的住處,不惜用自己的照片來吸引房東的注意。專家認為這一現象正反映了多倫多可負擔房源匱乏到一個非常嚴重的程度。 據《多倫多星報》報道,如今多倫多的潛在租房者要找到預算內的房源,可供選擇的餘地越來越少。根據市場研究公司Urbanation的數據,多倫多一居室柏文平均每月房租超過2,000元。 於是一些年輕人想盡各種辦法找房。一位22歲的女子想找一個月租金最高850元的房間,為了能夠迅速吸引潛在房東的注意,她使用了自己的照片,並將她的Instagram頁面的鏈接發佈出來,在那裡,她有近2,500名粉絲。 社交媒體附照獲選機率較高 她認為,這對找房確實會有幫助,由於許多房東或租客可能正在尋找室友,找到他們認為可以相處的人是很重要的。如果對方從社交媒體上看到性情相投的人,就會跟要租房的人聯繫。 專家表示,在日益炙手可熱的房地產市場中,找房時附上自己的照片的人越來越多,這也是另一個令人絕望的跡象。有些照片是度假、晚餐,或與朋友或寵物一起照的,有的是穿着專業制服。不僅是臉書和其他社交媒體上會有這種現象,甚至Craigslist和奇集集(Kijiji)網站也充斥着求租房者的個人形象。 據都會租客協會聯盟的行政總監丹特(Geordie Dent)指出, 潛在租客分享圖片的風險,在於如果租客是屬於弱勢群體,如殘疾人或少數族裔,可能會被一些房東歧視。 專註住房和租賃市場研究的多倫多大學教授胡欽斯基(David Hulchanski)表示,房東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皮膚的顏色。他說,有少數族裔人士反映,房東告訴他們房子已經租出去了,但如果他們換一個沒有口音的人打電話,則會被邀請去看同一間房。 胡欽斯基還說,在找房時使用照片,就像在申請工作時在簡歷中添加照片一樣,顯示出情況已經變得無望,以及以合理的價格找到一個好地方是多麼艱難。

擁有自己的樓房比租屋划算太多 凈成本每月少這個數!

■■雖然置業和租住的成本持續上升,報告指出,自置居所比較划算。星報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記者 有消費報告分析,在加拿大自置居所比租住房屋更為划算。當中比較266個案例,大部分顯示擁有自己的樓房每月的開支,比租住單位更為廉宜。專家認為,現時租金不斷上漲,按揭利率維持低企,預期有更多人選擇置業。 加拿大按揭專業協會(Mortgage Professionals Canada)在全國收集數據,公布最新的消費報告。該會首席經濟分析師鄧寧(Will Dunning)指出,是次研究對自置居所及租住樓房的每月開支進行比較,當中發現,如國民把租金作為樓宇按揭供款,將會是一個良好的投資。 鄧寧解釋,雖然本國在置業和租住的成本持續上升,但前者支付按揭,通常為期5年的固定款項。所以當租金繼續攀升時,自置居所的成本反而更為划算。 即使利率上升 置業仍較划算 其實,越來越多的國民以為置業是遙不可及的事,只能做長期的租客。但該報告提出的建議,國民有機會投資房屋,長遠來說將會更好。當中比較未來租住樓房5年及10年的分別,如按揭保持3.25%,自置居所10年的成本(以凈額為基礎,償還本金)比租住的更低,在所有比較個案中有98%顯示這種情況。 該研究指,自置物業凈成本比每月付租金平均少1,295元。如果10年後利率升至4.25%,在研究的個案中有92%顯示自置居所的成本比租住廉宜,每月平均節省1,014元。 即使利率上升為5.25%,比現行利率多兩個百分點,在研究個案中有82%顯示,10年後置業成本仍然比租住划算,每月平均省下726元。 該協會總裁泰利(Paul Taylor)稱,本來有不少人可以進行長遠投資,但申請按揭規定收緊,使這些人未能入市。他建議政府考慮其他方法,讓更多中產人士可以達到置業的理想。 是次報告研究266個案,當付清按揭後,自置居所的成本比租住便宜。在25年內置業成本預計每月1,549元,租住是4,655元。報告同時參考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反映同年齡及收入水平的業主,在財務方面比租客為好。鄧寧說,每個人都想儲備金錢留作將來使用,但生活成本包括租金上漲,業主較租客更容易儲蓄退休的款項。

暑假期間你的房間有被私自轉租嗎?這個女生把房東告了

■■圖中的柏文大廈一個3房單位,是阿萊達與2個同學合租的。CBC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多倫多漢伯學院(Humber College)一名在校區附近,與2名同學合租柏文單位的大一女生,近日向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講述了她所經歷的房東欺騙惡劣行徑。房東在仍收取她們租金的情況下,趁學生暑假返家期間,將她們房間轉租給其他人或登上AirBnB進行短租賺取額外收入。該名女生後來在母親協助下,入稟「房東與房客仲裁法庭」(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成功追討損失。她呼籲其他租房的學生引以為鑒,依法維護自己作為租客的權益。 這名叫做阿萊達(Aleida Budgeon-Strating)的女生,去年與兩名同學一起在漢伯學院湖濱分校區合租一套三房的公寓,是她第一次離家在外租房居住。今年5月學年結束,租約還有幾個月時間,她們商議將公寓轉租給他人。她的室友向房東推薦了幾個租客,不過統統被房東拒絕。三名學生無奈,照計劃趁暑假期間返家,但仍給空置的公寓繳納租金。 ■■阿萊達公開自己經歷,呼籲其他租房的學生應維護自己作為租客的權益。CBC   醒目室友起疑 上網揭房東醜行 阿萊達其中一名室友對房東堅拒他們在暑假期間,將房屋轉租感到可疑,於是到網上搜索,結果發現房東將3人仍在繳租的單位,放在Airbnb網站上提供短期出租。阿萊達於是與房東聯絡,表示鑒於她仍在繳租,要求在暑期繼續進入其房間,也被房東拒絕。「我給房東發了電郵,但是她說不行。我直到9月1日之前都無法拿回自己的傢具。由於我已經把鎖匙交還給房東,似乎我已不是房客,這情況十分怪異。」她解釋說,自己在暑假離開之前將鎖匙交還給房東,主要是考慮一旦找到臨時轉租的房客,可能需要該條大門鎖匙。 阿萊達帶着上述困惑於6月初與母親、並約了另一個學生租客一家,一同返回多倫多查看自己租住的單位。有鄰居告訴他們,一直聽到過由他們的房間里傳出腳步聲、看到點亮燈光以及有人在單位出入。阿萊達看到一位陌生人由他們的房間里走出來,對方告訴她是來度暑假的臨時租客。這位女租客還告訴阿萊達,其它2間房也被出租給Airbnb客人。為了確定這一情況,阿萊達委託叔父登錄Airbnb網站預訂其中一間房,結果預訂成功。 仲裁庭判房東退還短租期間租金 阿萊達媽媽介入,於今年7月將女房東告上「房東與租客仲裁法庭」。仲裁庭判決書顯示,房東辯解說其中一位學生房客,允許她將其單位放上Airbnb招租。但房東也承認,她仍繼續向學生房客收取租金,即是同時由學生和短租客收取兩份房租。仲裁庭最後裁決,房東由5月1日開始繼續向學生收租屬非法,要求房東退還其短租期間向學生租客非法雙重收取的合共4,852元房租。 阿萊達的媽媽在仲裁庭上代表三位學生答辯,她對於房東欺騙這些無辜又純真的學生感到憤怒。「三名學生租客已經付給她整個夏季的租金,假使她(女房東)什麼都不做,也收到租金,她不應自己製造麻煩。」 有專家指學生一直是租房市場上的弱勢群體。開學已升讀大二的阿萊達對CBC表示, 自己對於《租客保護法》並不了解。當房東說她已經不是其租客時,她也不確定是不是這種情況,心想可能房東是對的。她希望其他同學可以看到她的經歷有所警覺,避免類似情況發生。她忠告其他同學,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自己的權益,同時妥善保留所有文件證據。

蝸居紐約什麼樣?13平米月租1375美金 冰箱竟在床上

就是這間「蝸居」。圖自房地產中介Your Vanity Realty 房租過高似乎已經成為全世界大城市的通病。在中國人因一二線城市居高不下房租而叫苦連連的同時,美國一些大城市的高租金也讓當地人直呼受不了。 近日,紐約曼哈頓的一間「蝸居」在網上引起熱議:13平米、盥洗設施被半堵牆隔開、冰箱堆放在上鋪……月租金卻達到了1375美元(約合人民幣9400元)。 據《每日郵報》8月26日報道,紐約因擁擠的住房而臭名昭著,那裡的租金高得有如「天文數字」——上面提到的這間屋子更證明了這一點。 據房地產中介「優萬美居(Your Vanity Realty)」提供的信息,該「單間公寓」在一棟4層小樓的頂樓,面積為140平方英尺(約合13平方米),沒有休息區和廚房,甚至連窗戶都沒有;淋浴房、廁所和水槽被半堵牆隔了開來,配備有一張上下鋪——上鋪上面堆放着一台迷你冰箱。 「蝸居」內的廁所。圖自房地產中介Your Vanity Realty 水槽和淋浴房。圖自房地產中介Your Vanity Realty 該公寓戶型圖。圖自房地產網站StreetEasy 中介公司在該公寓的描述中這樣吹噓:「在這個街區,這是你能找到的最便宜獨居之處!」 然而報道稱,按照紐約的法律,當地的住房必須要有窗戶。記者嘗試聯繫該中介公司,詢問有關窗戶的事宜,未得到答覆。 據觀察者網查證,該公司已經把這間公寓的招租信息從網站上撤下。 但報道同時也指出,該公寓位於曼哈頓上西區(Upper West Side)西71街114號,地理位置非常好,離中央公園(Central Park)只有幾個街區。 谷歌地圖截圖:紅點處即為該公寓的位置。 谷歌街景截圖:公寓外景。 據悉,上西區是紐約著名的富人區之一,被譽為紐約的文化中心。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和巴納德學院(Barnard College)位於該社區的北端,林肯表演藝術中心(Lincol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位於其南端。 此外,該公寓的地面已經用實木地板進行了翻新,租金中也包含了水電費。 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的女校友桑切斯在紐約找房子時,看到了這間公寓的招租信息,並在推特上表達了她對紐約住房市場的絕望之情: 評論區中,許多人像桑切斯一樣吐槽了這間公寓: 有不少人建議她不要住在上西區,可以考慮其他區域: 更有人指出,紐約的房租還不是最貴的: 7月31日,美國房地產網站Apartment List發佈了一份「全國房租報告」。報告顯示,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的一居室月租金領跑全美,中位數達到2458美元,比排第二的紐約高了350美元。 圖自房地產網站Apartment List 值得注意的是,前十名中,加州城市佔了六席。該州南部的大洛杉磯地區是僅次於紐約都會區的全美第二大城市經濟體,北部的舊金山灣區則匯聚了眾多高科技企業,是美國的科技中心。 來源:觀察者網  

男子將新房租漂亮女生 一年後打開房門驚呆了(圖)

一年前,大連小伙兒小王把自己的新房子出租給了兩位漂亮的90後姑娘。   一年後收房時,不僅姑娘聯繫不上了,房子也被毀了:電視機只剩下外殼、冰箱內的食物因停電已發霉發臭、牆上房頂上被潑了殘羹剩湯……   房出租特意選了女孩   去年,小王通過中介將位於大連東港佳兆業中心的一處房子出租。租房信息顯示,房子非常乾淨整潔,尤其是夜景顯得很「高大上」。   這是小王第一次將房子出租。他說,在選擇租客時自己比較慎重,希望租客能好好愛護房子。最終他將房子租給了兩個從外地到大連的女孩,「這兩個女孩都是90後,穿得很乾凈利落,打扮得也很光鮮靚麗。」小王告訴記者,在他看來,這樣的女生應該會很愛乾淨。 房子原來的樣子   租期正常到今年6月份結束,其中一個姑娘中途搬離,剩下的姑娘小黃(化名)和對象繼續租住。從此之後,在南方工作的小王經常接到物業的電話,「大都是因為鄰居對異味和噪音不滿。」   一年後,屋內一片狼藉   租約到期前,小黃確定不再續租。按照合同約定,小黃需要配合小王帶中介看房。可是小王想聯繫小黃很困難,最終收房時,在多方見證下,他才進入自己家。   房門打開後,小王驚呆了。   鞋子、衣服扔得到處都是,當初新買的電視機已經被砸的只剩下外殼,大理石茶几碎了、衛生間花灑和排氣扇均已毀壞,曾經潔白的牆面上多處被潑上殘羹剩湯,甚至房頂上都被濺上了番茄醬。 一年後,屋內一片狼藉   最令人作嘔的還是廚房。除了醬油和醋淌的到處都是,冰箱內的食物因為欠費停電已經發霉生蛆。「屋裡的味兒都辣眼睛,就像打個火能把空氣點着一樣。」當時,小王被熏得直打噴嚏。   房主:強迫症都被治癒了    才一年,房子被破壞成這個樣子,小王非常生氣,但是此時小黃已經失聯。   為了不耽誤對外出租,小王只好選擇自己來收拾房子,「找了很多保潔人員,人家看到現場情況後,給多少錢都不幹。」小王表示,無奈之下他只好親自收拾清理。   小王告訴記者,自己原本是處女座,有強迫症和潔癖,「在收拾房子的過程中,強迫症都被治癒了。」在他自己收拾一遍後,保潔人員又收拾一遍才符合出租標準。 小王自己收拾屋子   繳費系統顯示,小王的房子欠繳水電費共計700多元,加之電視、茶几等物品損失,以及恢復房子的費用,他估計損失一共6400多元。「有3200元的押金,但根本不夠彌補這些損失。」   小王告訴記者,事後他用僅有的溝通方式微信堅持聯繫小黃,希望討回損失,但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始終無果。   「外表這麼漂亮的姑娘,能把房子住的這麼噁心!」8月17日,小王通過個人社交平台曝光了相關圖片和視頻。   他告訴記者,自己曝光的目的,一是因為心中怒氣還沒有消,二是希望提醒其他房主,租房時不能以貌取人,外表光鮮靚麗的姑娘生活中也有可能非常邋遢。最主要的一點,他希望引起家長的注意,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一定要培養動手能力和衛生習慣。   網友評論   Martin:這種女孩兒,永遠不懂得珍惜和感恩!因為,她骨子裡,就會無視別人的一切,已經無法用沒有素質和修養來形容了。   芝麻小姐:租我家房子的女生也是打扮得乾淨靚麗,可是她家真的是比男生的家都臟。煮完東西鍋也不刷,衛生間都發霉了。哎,心疼我的房子呢!   閃光燈:對於這樣的租客我深有感觸,我曾經就遇到這樣的女租客,甚至在床墊底下有好幾個使用過的衛生巾,地上的頭髮都纏腿,好久不用的微波爐里都生蛆了。這樣的孩子是家庭教育的缺失。   Diarmuid:愛乾淨不分男女,邋遢也不分男女。   阿牧:租我房子的兩個女生真是愛乾淨,茶几和地板的縫隙都給我擦了。比我住的還仔細……   街角:報警!讓她賠!這不僅是愛不愛乾淨的事兒,是道德問題,不能讓她在社會上再去禍禍別人了。   嵐:中介應該把租住雙方都備案,有一方違反規定就拉入黑名單,以防後面的人遭殃! 源:新聞晨報 

熱浪來襲房東卻不開空調?多市政府將重審相關法規

資料圖近日來,多倫多大部分地區持續升溫,但部分公寓和設施內尚未提供空調。據CBC,在Dennis和Magdalene居住的公寓里,室內溫度已於本周五達到了26攝氏度,並且仍在升溫。這對夫妻稱,他們已被迫開了電風扇,還去了附近的圖書館避暑,全因為公寓樓里沒開空調,而由於戶外維修又不得打開門窗。73歲的Magdalene說,這棟樓里住了許多身患殘疾的人,對他們來說,要想離開公寓去別處避暑將更為困難。而年近79歲的Dennis則說:「我們只希望能開空調!」然而,根據現有的多倫多地方法規,公寓管理員沒有責任開空調。法律規定,業主須保持在9月15日至6月1日間,室內溫度在21攝氏度以上,但沒有規定他們必須開或關空調。針對室內溫度最高可以達到多少,地方法規也沒有明文指示。隨着本周氣溫不斷升高,市政委員Josh Matlow開始給政府施壓,希望能重新審閱相關法規,廢除以日期為參照的舊有制度,並明文規定可允許的最低和最高室內溫度。多倫多租客問題委員會(Tenant Issues Committee)的首席Matlow說:「當室外已經燥熱不堪時,房東理應具備合理地關暖氣、開空調的能力。」為了響應Matlow的提議,多倫多市政府執照及標準部門聯合多倫多健康醫療主任,建立了「熱浪警報日」。在規定的的日期中,業主需關暖氣、開空調。市政府目前還和沒裝空調的公寓樓業主們進行聯繫,鼓勵他們在樓層中,設置裝有冷氣設備的個別房間。(智蘇編輯)

在多倫多 租客時薪需達到這個數字才能輕鬆付房租!

星島資料圖根據星報消息,最新研究指出,多倫多有近一半的租客每月租金占工資總額30%或以上。除此之外,租客時薪需達到24元才能應對不斷上漲的房租。安省租客權益倡導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周二發佈了一份報告,報告顯示多倫多有46.9%的租客每月要花費工資的30%(或更多)用於支付房租;與此同時,租客時薪需達到$24元/小時,才能應對不斷上漲的租金。收入的30%是一個常用的基準線,用於確定租客能否負擔得起房租,或者支付房租後的生活質量如何。如果每月房租超過收入的30%,生活質量就可能受到影響。隨着安省省選的臨近,這一研究還提出了一些用於保護租客權益的建議,包括提供更實惠的專用租賃住房等。關於報告詳情請按此查看看。(Grace編譯)

多市租金失控 4青年卻租市中心豪宅月省千元?!

  4名20多歲的青年合租的獨立屋位於Forest Hill,面積約3,000平方呎,擁有豪華設施,租金較各自租住柏文單位划算。 星報

房頂墜落 老鼠亂跑:多倫多這個房子住戶被迫搬離

星島資料圖根據680News消息,多倫多Parkdale的一棟公寓因環境非常惡劣,兩周之前租戶不得不搬到附近的一家汽車旅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返家。更令人擔憂的是,他們表示房東沒有做任何努力來幫助解決問題。多倫多市81 Wilson Park Road住宅的居民表示,前段時間地下室電源插座附近出現了積水,市府要求住戶立即離開。目前已經有一部分居民離開。而房子的主人Rakesh Gupta卻未能進行最基本的修繕,住戶向記者展示了搖搖欲墜的天花板、隨處可見的老鼠等。此前多個居住在Gupta其他房產的租戶投訴稱,他們也遇到這種類似的情況。其中一位租戶表示,他認為Gupta把房子出租給一些低收入移民家庭,他們可能並不了解自己享有的權利。(Grace編譯)

安省租房將實施統一合同!作為租客 以下這些你必須知道!

星島資料圖根據加通社消息,長期以來關於房東和房客之間的矛盾一直都存在。上周,安省政府發佈消息稱,將對省內的所有租房合約實行統一的合同文本。從今年4月30日開始,安省的房東必須用這份政府編寫租約合同和房客簽訂租房協定。作為一個租客,專家提醒最好了解以下內容。為什麼引入這個統一合同?在此政策出台之前,不同房東之間的合同可能非常不同,包含的內容可能大相徑庭。租客很有可能會簽署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內容。安省政府出台這項措施的目的是將租房合同正規化,設定一項標準,排除各種不合理的條約內容。同時,由於多倫多等一些城市的房屋空置率都很低,租金很高,省府希望此舉能為租戶和房東打造一個平衡的競爭環境,縮小雙方談判權力的差距。租客簽合同的時候應該注意什麼?新合同的最後一部分允許房東添加一份額外的附加文件。儘管標準形式的合同本身已經非常全面了,房東並不需要添加什麼內容。但是可能有的房東會增加一些附加的東西,比如允許的訪客人數、訪客能待的時間等。房客增加了哪些權利?如果租客要求房東提供租賃合同,但在21天內並未得到,他們可以暫扣一個月的租金。如果房東在當月之後仍然沒有出示合同,房客就不需要再次支付此月租金。此舉是為了確保租戶獲得合同並知道他們所簽署的內容。新規定適合什麼形式的住宅?這套合同適用於任何形式的住宅,包括獨立屋,半獨立式屋,公寓,以及獨立屋地下室。但是,汽車屋園區(mobile home parks)、土地租賃社區(land lease communities)等等可能存在例外。如果之前已經簽署了合同,還需要簽署新的嗎?所有舊租約仍然有效。不過其中包含的非法條款將會無效。如何獲得更多詳細信息?可以訪問ACTO.ca的租客信息網頁。多倫多都市住客協會聯盟(Federation of Metro Tenants' Associations)也提供了一個熱線電話,同時低收入人群可諮詢社區法律資源。Grace編譯

租客外出旅遊 水管凍裂房屋被淹 損失誰承擔?

多倫多冬季多發爆水管事故(星報資料圖片) 在多倫多當房東稱得上是份繁重的「職業」,並非輕而易舉能勝任。不但房屋大大小小的維護是個問題,甄選租客、和租客溝通協調都是門學問。多倫多天寒地凍的天氣剛剛過去,因為年初極寒天氣所道致的各種問題卻逐一而至。近日,《都市地產》記者收到了房東W女士向本報發來的故事和求助。W女士在北約克有一棟出租的獨立屋,在去年12月聖誕節期間,因為租客一家人外出旅遊未關水管,道致水管爆裂,淹了車庫以及地下室。該由誰承擔因此產生的損失?房東與租客對此存在異議,讓我們聽聽法律界人士有何說法。 根據W女士提供給本報記者的信息,租客是2016年下半年入住。一年多時間裡,房東與租客關係良好,並且2016年冬季租客租住物業也沒有發生任何類似爆水管的問題。租客一家是來自中東的富裕投資移民,家中雇有一名專門打理家務的菲佣。這家人入住以後,房東一直委派專門修理物業的承包商(contractor)Jack 負責租客提出的所有維修要求。租客夫婦平時不大會親自打理房屋,許多家務由菲佣接手。因此,在房屋交付當初,房東W女士與自己的地產經紀以及Jack,特別花費數小時為菲佣講解房屋的使用和維護,並修繕各種小問題。據W女士的地產經紀稱,「清楚地記得當時講過冬季水龍頭的養護以及外出旅遊關水閘的事項」。 2018年1月4日,菲佣回到僱主家中,發現車庫水管爆裂,流到室外的水已經凍冰,並且滲入到地下室。在事件發生後,房東第一時間請Jack上門關閉水閥,整理現場。由於地下室的地毯被淹,菲佣和Jack約定1月13日進行地下室修繕和清潔,聲稱會由自己的僱主付錢。但1月10日菲佣沒有說明任何原因便取消了原訂的清理和修繕計劃。1月19日,租客給房東的地產經紀發來信息,聲稱自己維修此次水管破裂道致的水浸花費2,000元,要求房東報銷,因為根據租賃合同,「這不是租客的責任。」(this was not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tenant in any written document as per the lease contract) 地下室水浸不僅損壞室內物品,物業本身也會受損(星報資料圖片) 冬季關水閘責任屬誰 租客一家提出,自2017年夏天Jack上門做過一些維修後,他們一直沒有動過水管,也以為Jack已經關掉了水管。女租客對房東稱,清楚記得Jack說過會登門關掉水管。因此認為Jack和房東應該對此次水管爆裂負全責。 房東W女士也給本報發來了他們當時簽署的合約,合約裏面的第4、5頁和最後一頁,都有提到「租客不能忘記或忽視物業、不能未經許可對房子進行施工,冬天要關閉室外的水管」。 但根據W女士提供給記者的房東與租客郵件往來,租客依然完全推卸責任給房東。言辭中,因是「新移民」,「之前租的房子都是房東來親自關水管」,「我完全不會做」等原因,要求房東承擔此次事故造成的損失。 W女士對本報記者稱,她知道這完全是租客的責任。「我去哪打官司、說理也許都會贏,但是我怕耗不起那個時間和精力,因為2月底租客一家即將搬走,而且租客目前欠城市水電賬單高達900多元。2月份的房租是4,800,現在等於租客是用4,800+900來和我談2,000的架勢。我害怕租客因此不按時交租、支付水電賬單,道致我的還貸壓力更大。」 針對這個案例中事件責任到底歸屬哪方、房東是否可以拒絕補償租客這筆修繕款,本報記者採訪了多倫多於氏法律事務所法律顧問(paralegal)於戎偉。 於戎偉稱,聖誕節和元旦期間,因為極低的氣溫,不少房子出現這樣的問題,從數個渠道聽到過類似的故事。他首先肯定根據表面証據看,事件的責任在租客。「房東提供的租約中明確了一條,『如果是由於租客粗心、大意所道致的損害,由租客承擔和賠償』。房東應該是買了保險的,但保險公司也並不是出了任何事都會保。保險公司如果能鑒定出此次事件不在他們的理賠範圍之內,我想保險公司也不會賠付房東的。從表面証據來講,是租客的疏忽、外出旅遊沒有關水管道致了事故。在簽約初期,就有合同條款以及地產經紀附帶給租客的物業維護提示表格說過,冬季要記得關水管、放水。」 疏於維護還是使用不當 於戎偉指出,如果是物業使用不當而產生的問題而不是維護的問題,就是租客的責任。打個比方,地下室有一個燈,你從來都沒有開過,但是你撞壞了,這仍然是你要去負責賠付的。從表面証據資料來看,我認為房東沒有責任,租客有責任。 修繕須經房東許可 而此案例中還有一個爭論點就是租客在未通知房東、未經過房東允許的情況下,就對物業進行修繕,過後再向房東索賠。對此,於戎偉表示,這種狀況下,按照合約要求,租客對於房屋的任何修繕、工程,都應提前通知房東。因此,在該案例中,房東不但可以不補償租客,更應該看物業是否有更多的潛在損失。「2,000的維修費,如果真的是地下室泡了水,需要花這麼多錢去修繕、這麼嚴重的話,那我們就要看房東的物業是不是也受到了損失呢?根據郵件証據顯示,租客表示回家後,看到水淹及了車庫和地下室。那麼地下室淹到了什麼程度,積水有多深?郵件中顯示都已經到了『讓修理人員踏在冰水裡去做工作了』,那是不是整個地下室都變成像游泳池一樣?如果是這樣,那麼房東的整個物業都受損了。」 房東可反訴租客疏忽 於戎偉提示房東,如果租客現在仍然住在這個物業裡,還沒有把鑰匙交回來的時候,此案例的申訴2,000元修理費報銷,租客應該向房東房客管理局(LTB)提出,而不是直接要求從租金中減去2,000元。而一旦租客交還了鑰匙,不再對物業有進入權和使用權時,房東如果因房屋潛在的各種損失再去起訴租客,就要去民事法院起訴。目前,本案例依然是房東房客的糾紛,在房東房客管理局的司法範圍之內。房客一旦結束租約、離開了物業,房東再去起訴租客疏忽造成的損失,2.5萬以下是到小額法庭,2.5萬以上的是打到高等法院。屆時官司會曠日持久,環節、流程、對証據的要求更加嚴密,比房東房客管理局嚴厲和複雜多了。於戎偉稱,「按照郵件的描述,大面積的積水造成的損失,我個人不認為修理費只有2,000塊,房東的各種損失應該比這個要多。」  而潛在損失應該如何評估?於戎偉表示,房東除了不必賠償因租客的疏忽行為道致的損失,還可以僱傭專業的評估師去評估這樣的水浸意外對物業造成怎樣的損失,房東有權提出這樣的要求。「市場上有專業的評估公司。房東本身可能並不知道潛在的損失會到什麼程度。房東應該找自己的評估師前往評估這種程度的水浸對房子的影響。當時水多深、泡了多久等等。」 多倫多於氏法律事務所法律顧問(paralegal)於戎偉 維修費和租金不能混為一談 針對房東W女士提出的「能感覺出租客已經不願意付錢,用欠繳的水電費賬單和2月的租金來談這2,000元修繕費用的報銷」,於戎偉則指出,這根本不能混為一談。「欠租或估計潛在的欠租與維修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話題。房東不要自己把自己纏繞進去。由於目前向本報爆料的房東W女士尚未付諸法律行動,租客也沒有告到法院去,尚處在雙方希望談判的階段,於戎偉希望能夠藉此案例,告訴房東們不要誤以為「法律偏向租客」、「房東上庭沒有優勢」。他說,「法律是平衡的,對誰都保護,這就叫作法律的公平。如果認為法律不保護自己,其深層原因是自己不懂法,是沒有主動去尋求法律的指道和幫助。法律在書架上就是一本書;法院就是一個大樓。如果你不去請它來替你做主,它不會來主動找你的。房東遇到問題不是要猶豫和害怕,而是要去尋求法律的幫助。」 

出租房屋:10招教你避開難纏的租霸

不少投資者都會將投資的物業放租,大部分住宅租客屬長期租戶,會準時繳交房租並照料租住的物業。但也有一些租客拖欠租金、不愛惜租住的房子,有些還難以擺脫。 若不想落得把業物租給難纏租霸的下場,要訣是首先做好功課,以下是幾個小貼士: 1. 當你放租時,廣告上一定要列明「我們會對租客作背景及信用狀況調查」,這樣會較容易招來合資格的租客。 2. 利用如商業資訊供應商Equifax或信貸監察機構TransUnion一類機構,對未來租客進行徹底的信用查核,費用約為20元。你也可以加入安省業主協會(Ontario Landlord Association )等組織,成為會員後,信用查核費可低至10元,更可得到組織提供的一切對業主的支援。 3. 致電所有已知的舊業主查詢租客情況,與更早前的業主談談尤其重要,你必須緊記,目前的業主可能會因為一心想擺脫租客而說謊,所以必須先由前一任業主入手。 4. 在社交平台上查看租客情況,也可Google搜尋一下你的未來租客,看看他們所報的租住資料是否與網上找到的資料相同。另外如果你也憂慮租客養寵物的問題,可看看他們的Facebook,如租客有養寵物,他們多數會把與寵物的合照放到Facebook上。 5. 面談時,有些跡象能顯示租客可能並非誠實之人,他們可能會出現以下種種舉動:不完整的答話、說話時不看着對方雙眼、轉換話題、坐立不安或拋出大人物的名字。 6. 會見租客時,向他們問開放式問題,例如「請問你不再租住目前單位的原因是什麼?」從這種簡單問題所能獲得的資訊,往往多得使人驚訝。 7. 探訪租客目前的住處。如果你介意租客有寵物的話,進到屋裡時就能聞到氣味,那是難以掩飾的。當他們來看你的房子時留意他們的車子,這樣就可以直接觀察到他會怎樣對待別人的物業。 8. 給租客一個實惠的價錢。租賃不只是為了收取最高的租金,因為當租客認為租金太貴的話,他們馬上就會另覓租盤。在租金上讓租客輕鬆一些,可把好租客留久一點。 9. 給予租客獎勵。何不試試以10元優惠券獎勵準時交租的租客?或是在聖誕時送贈禮物以表示珍惜與租客的關係。禮待租客,租客就會以準時交租,及好好照料你的物業作為回敬。 10. 要是你仍是遇上地獄租霸,要立即向租客發出所有相關問題的正式通知書,並尋求有經驗的法律專家協助,他們熟知如何應付專業租霸的技倆。 出租前做足準備工夫,出租後待客以禮,這就是確保你的物業投資持繼升值的法門。 作者Mark Weisleder為多倫多地產律師

8名亞裔留學生租房 被疑似韓裔「房主」騙走33000元

■有受訪學生指被騙徒詐取2500元。CityNews ■懷疑是受害人所指的韓裔「房主」。CityNews   綜合報道 本地媒體CityNews上周揭發一名在多倫多疑冒充房主出租柏文單位,前後詐騙多名國際留學生數萬元房租預交款的男子,電視鏡頭甚至拍到這名疑似詐騙犯的真容。不過CityNews指警方並未對其採取行動,上周四晚仍有受害人上當。 該媒體上周發佈一則調查報道指,至少有8位來自日本和韓國的留學生,在市中心Front街、登打士街夾大學街以及書院街夾卑街三個不同地點的柏文大廈,被人騙去巨額錢財。騙徒向他們展示柏文單位,約定搬入日期並收取預付金。但到了交房日期,苦主再沒有見到「房主」及取得柏文鎖匙。受害人都將騙徒指向同一位疑是韓裔男子。前後有8位留學生指稱,遭騙走33000元現金。其中兩名日本留學生被騙去15000元預付房租。 CityNews調查指,懷疑詐騙男子於2014年在卑詩省,因涉騙一家小生意約5萬元被警方控以13項與詐騙有關的罪名,並被卑詩警方發出全省通緝令。CityNews在周四追蹤到該男子的行蹤,並在街頭與他相遇,鏡頭畫面顯示該男子拒絕記者的採訪,並匆忙登上自己的汽車,以手遮臉駕車離去。 CityNews聲稱在該次遭遇後數小時,該男子被發現與人聯絡,並可能在周四晚間,仍從更多受害人處收取金錢。 報道指多名受害人已經向52分局報案,其中一名女留學生表示已把嫌疑人的車牌號和使用的多個電話號碼向警方報告,質疑警方為何未採取行動。 警方在周五回應說,案件仍待調查不能發表評論。警方表示尚未有時間會見受害人及證人、審查懷疑涉事人士過往的歷史記錄等工作。警方指調查需時,展開調查後將會做出回應。 涉事單位加價放租 駐多倫多日本領事館已向國民發出警示,提醒他們當心有人設下租房騙局。該名騙徒有時用另外一個名字。卑詩省的皇家騎警考慮將其通緝範圍,由全省擴展至全國。 此外CityNews報道,上周五早上,在Kijiji網站上又有人貼出租房廣告,涉及出租的房屋正是在Front街上,多名受害人之前曾看過的單位。這次房租叫價有所提高。廣告聲稱11月初可入住。

套路!男子網登租房廣告騙財 被警方拘捕

■一名以在網絡發佈租房廣告詐騙錢財的嫌疑人。多倫多警隊提供 本報記者 多倫多警隊昨日發佈消息,一名以在網絡發佈租房廣告詐騙錢財的嫌疑人已經被捕。警方公開其照片,提醒如有其他受害人,可向警方報案。 面臨6項指控 該名被捕33歲男子來自賓頓市,面臨6項指控。多倫多警隊消息稱,一名27歲的女子上月29日(星期五),在網絡上發現了一則公寓出租廣告,之後便與發佈廣告的該男子取得聯繫,兩人見面後簽訂租約,女子並交付了現金押金,然而後來她才意識到自己被騙。 多倫多警方周二(10月17日)對該男子發佈的另一則網絡租房廣告作出回應,並拘捕了該男子。他現被指控兩項5,000元以下欺詐罪、一項擁有5,000元以下由犯罪所得財產罪和三項違反假釋條例罪。 據悉,該男子是以化名在網絡上發佈租房廣告,其詐騙的具體細節尚未公布,正等待進一步調查。他已於星期三上午在多倫多舊市政廳法庭過堂。 警方吁受害人舉報 警方呼籲,如果任何人相信他們可能被騙或有任何相關訊息,可致電416-808-5200聯繫警方,或匿名致電滅罪熱線416-222-TIPS(8477),或上網www.222tips.com,或發文字TOR和相關訊息給CRIMES(274637)。可在iTunes、Google Play或Blackberry App World上,下載免費的Crime Stoppers Mobile App。 

男子利用在線租房詐騙 被指六項罪名

一名33歲布蘭普頓男子涉嫌利用在線租房詐騙一名女子,被指控犯有六項詐騙罪。多倫多警方說,一名27歲的女子9月29日在網上看到租房廣告,隨後她會見了一名男子,簽署租約並交了現金押金。這名女子後來才意識到她被騙了。本周二,警方逮捕了這名男子。警方說他據稱使用別名發佈網路廣告。 (調查仍在進行中,細節尚未披露。)戈蘭德羅茲德被控兩項犯罪金額低於5000美元的詐騙罪,一項非法佔有5000美元以下財產罪名,以及三項未遵守緩刑規定。 德羅茲德星期三計劃在多倫多法院出庭。來源:星報C08

房東惡意逐客怎麼辦?出租新規定告訴你!

  ▲今年初安省省長韋恩(右)參加公眾會議聽取房東房客的意見(星報數據圖片) ▲多倫多於氏法律事務所法律顧問(paralegal)於戎偉 ▲多倫多專攻出租物業管理的地產經紀王昕 ▲今年6月多倫多Parkdale的公寓租客在「房東與租客協會」辦公室抗議業主大幅加租(星報數據圖片) 文 / 本報記者 文琪 2017年4月20日,安省政府宣布推出新措施對《民用出租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 2006)做出修改,此次是該法律10年間第一次大幅度修改。修訂案中較為人關注的是對如何界定「房東收屋自用」作出量化,對惡意逐客行為給出明確的懲處標準,同時規定,即使是真實合理的「自用」導致租約解除,房東仍須給付租客相當於一個月租金的補償,或為租客另外安排相似的住處。該法已於2017年9月1日生效,本期特請來法律界人士解析新法的修改細節。 多倫多於氏法律事務所法律顧問(paralegal)於戎偉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安省於1975年開始規管民用出租事務,目前的《民用出租法》頒佈於 2006年,此後的十餘年間,該法沒有太多變化,直到今年4月20日才發生重大修改。於戎偉認為,此次民租法的修改對於小房東來說,特別需要關注的是「收回自用問題」。 之所以這個問題值得關注,是因為房東與租客一旦發生糾紛,房東通常會想到解除租約。「房東在不掌握法律知識、沒有完全合理、合法的理由時,往往會說需要收回房屋自住,彷彿收回自己用就是一把利劍,使得租客一定會被驅逐。其實收回以後,房東往往不一定真的會自己住。在以往,真的與假的理由都出現過。比如有的房東會直接賣房,或者租給可以付更多租金的租客,這些導致了對民租法的濫用現象。房東與租客協會(LTB, 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很早就洞察了這些濫用現象,新法出台,也有抑制這些濫用現象的作用。但是也應該注意到,新法也同樣把有真實自住需求而收回房屋的房東一併涵蓋在內了,同時需要房東對租客予以經濟賠償。」 三個主要修改 《民用出租法》尚未修改時,房東與租客協會會採取若干手段抑制這種「房東自用」被濫用的現象,比如說嚴格提高對搬回自住原因的考慮、真實性的考慮、以及對證據的界定。於戎偉稱,修例前,在這些嚴苛的審查機制下,房東收回自住的申請嚴格地受到法律的衡量。修例之後,新的法律更給出了量化的附加條款。這些修改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新法要求,一旦收回自用,必須自用最少一年,之前沒有時間上的量化要求。現在這個量化標準要求在這一年中,房東可以自己住、空置,但不可以出租、銷售。一旦被發現房東沒有自己住,另外出租他人或出售了,租客可以訴訟房東惡意驅逐。以前也是可以這樣做的,但租客需要舉證怎樣發生惡意驅逐,一年之說只不過是租客可以訴訟房東的訴訟時效而已。而現在的新法給出了嚴格定義,房東必須自己居住一年,租客不用去舉證是不是一年之內發生了什麼問題。除非房東發生了極端的情況,但是現在還沒有真實的法庭案例來界定房東的確是沒有辦法自己住一年而要搬離 ,同時也不是惡意驅逐。所以現階段只能從法條本身去分析,而沒有案例法(case law)去援引。 一旦租客被驅逐,無論是法令驅逐,還是證明了房東的申請是否合法或獲得了法院的支持,只要法官給出的結論是房東可以收回自用,房東必須給付租客一個月租金等額的補償金。也就是說,即使房東沒有與租客打官司,房東按照LTB的標準樣式給了租客合法的通知以後,租客見到通知同意搬離,這種情況也依然需要補償一個月的租金。因為新法的法條中並沒有說明必須是通過法定判決才要給租客做出補償。只要是租客因房東收回自用而導致解除租約時,都要給付一個月的補償金。 這條新法還特別明確地說,如果以公司名義持有物業,永遠不可以收回自用。因為公司不可以居住。有些人為了避免稅務、收入、法律風險等問題,認為以公司持有的方式擁有物業更為方便,於是成立公司並以公司名義購房(例如房子的產權在123456 Ontario Ltd.名下)。這些房東在新法規定下,將永遠無法以收回房子自用為理由而驅逐租客。 租客欠租又當如何? 於戎偉指出,新法仍然有許多不完整的地方,並相信這些不完整會在今後的司法實踐中漸漸地被案例法所彌補和解釋。「在我上面提到的第2條中,就涉及到一旦因為欠租而驅逐租客,是否還要賠償租客的情況。如果租客發生了欠租,或租客已經對物業造成了損失,這種欠租和損失本身已經是界定了的。當已經能彰顯出損害實質時,且房東也向LTB提出了申訴,那麼租客在房東面前是一個債務人,本身是應該向房東償付欠租和賠償的。這時房東還要再賠付一個月的租金嗎?法條中沒有給出明確的指引。但是我相信以後可能會援引以前的一些做法,沒有修改法條的時候,其他類似的狀況可以給出一些借鑒。比如說,租客欠房東5個月的租金,租客說我替房東修房子花了2,000塊,法官往往會判定房東應盡維修義務。應花的維修費用與租客所欠房東的租金進行抵消。我相信在新法實施後,這裡依然會用這種方式。目前還沒有新的判例去彰顯這個漏洞會被這樣修改,但我相信未來會有。」 惡意驅逐及相關賠償 提及惡意驅逐的定義,於戎偉認為應該被認定為,是由於房東出於某種不是最先提出的驅逐申請原因而形成的驅逐;同時被租客在搬離以後發現了這種意圖。這表明被發現的實質與被驅逐的實質大相徑庭。 於戎偉舉例稱,比如說房東自己的兒子要大學畢業了,要從外地搬回來要住在出租物業里。租客因為這個需要解除租約離開。然而過了幾個月以後,由於種種原因,或是由於租客並不認為這個理由是真實的、租客已經發覺了這個理由是牽強甚至是編造的情況,租客可以刻意地搜集證據。如果最終發現房東兒子並沒有住進來,相反房東把物業出租給不是他兒子的其他人,或者房東把房子賣了,這就是惡意驅逐。惡意驅逐在法條中被形容為「bad faith」,是惡意地說假話。一旦界定了租客被惡意驅逐,租客可以提出若干條要求讓房東進行補償。 第一,如果租客新租的地方相比以前的物業租金提高了,同時居住的環境幾乎相等,房東需要補償差價。比如以前是在這個區租住三居室的獨立屋,租金為1,800,現在依然在該區租住三居室的獨立屋,新租的同類型物業租金是2,400。當然市場調整了,每年都會有漲幅。但是如果房東不驅逐租客,租客可以依然住在租金為1,800的三居室,仍是按照省府規定的租金每年漲幅1.5-1.8%來繳納,而不是每個月一下漲了600之多。於是租客所被迫花出的額外租金需要房東來承補,時間為一年。在這個例子中,就是每月600元的差價乘以12個月,共計7,200元。 第二,租客由於搬家,可能造成工作時間缺失、產生搬家費用、以及對租客造成種種不便,這些需要按照實際發生的損失,租客可以提訴。 於戎偉稱,「在新法環境下,房東收回房屋自用,只要在一年內改變了房屋的用途,除非能證明這種改變是迫不得已,租客就可以更方便地證明房東惡意驅逐。所以房東應該注意遵紀守法,避免風險。一事不可訴二次,一旦房東已經和租客進行了可能是訴訟或協議的賠付,當賠償結束,房東就自由了,對這個房子有任意處置權。」 新法會導致租金上漲嗎? 記者向於戎偉提出,是否認為賦予租客更多權益的《民用出租法》新法的產生,會導致未來租金上漲,於戎偉表示之間很難看出相關性。「法律的修改和租金的上漲,我看不到有必然聯繫。無論是法條越來越嚴格還是寬鬆,租金是受市場控制的,是靠市場給付量決定的。房子多租客少自然租金便宜;房子少租客多自然大家會搶,租金上漲。現在是好房難求,好客難求,永遠都是這種狀況。房子有,沒有好客人,房東照樣不願意租。有時候房東撐不下去了,因為許多人是以房養房,就是為了出租還貸,那麼租給誰呢?看了三五個租客可能都不可心,但是房貸的壓力產生了,就有可能選擇將就。於是,糾紛有可能因此產生。所以租金的價格上升或下降,與法律的改變沒有太多關係。」 多倫多專攻出租物業管理的地產經紀王昕在接受《都市地產》記者訪問時也表示,影響出租市場租金的因素很多,新法的產生未必會大幅度影響租金價格。「城市規劃、就業率、經濟勢頭、按揭利率、出租單位的庫存量、甚至留學生和移民政策等,都可以影響租金。也正因如此,法律一定要與時俱進,房東和租客地位平等、雙雙都受到管制和約束,在長線來看,才能利國利民。同時,我個人認為法律的修訂也幾乎不會對我的日常業務和輔助管理的客戶(房東或租客)有很大影響,因為我們總是會及時地提醒客戶關於租務政策的改變,以及跟客戶分析新政的本質和意義,避免客戶出現無謂的焦慮和擔憂。」 租約加入「解約免賠償」條款無效 地產經紀王昕表示, RTA法例修訂的消息剛公布時,她把RECO(安省房地產監管委員會)和TREB(多倫多房地產管理局)的通告發給了同事,大家第一反應是三個字:憑什麼!? 王昕說,「我相信,這三個字代表了大多數房東和經紀在法案修改最初的心聲和體會。但隨着時間推移,我想更多人會意識到這個修改的目的和意義。在新法推出時,為了獲得專家確認,我還專門寫郵件給一位資深律師朋友,諮詢關於房東可否在一開始的租約里加入「解約免賠償」條款,律師予以否認,原文回復是:『根據租金管制的相關立法,租約中的租賃條款不能改變當事人的法定義務(A clause in the lease cannot change...

新租管已生效 房東不能隨便收回房子自用了

■今年初安省省長韋恩(右)參加公眾會議聽取房東房客的意見。星報資料圖片 ■於戎偉 本報記者文琪 安省政府今年4月20日宣布推出新措施對《民用出租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2006)作出修改,修訂案中較為人關注的是對如何界定「房東收屋自用」作出量化,對惡意逐客行為給出明確的懲處標準,同時規定,即使是真實合理的「自用」導致租約解除,房東仍須給付租客相當於一個月租金的補償,或為租客另外安排相似的住處。該法已於2017年9月1日生效,特請來法律界人士解析新法的修改細節。 多倫多於氏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助理(paralegal)於戎偉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安省於1975年開始規管民用出租事務,目前的《民用出租法》頒佈於2006年,此後十餘年間該法沒有太多變化,直到今年4月20日才發生重大修改。於認為民租法的修改對於小房東來說,特別需要關注的是「收回自用問題」。 這個問題之所以值得關注,是因為房東與租客一旦發生糾紛,房東通常會想到解除租約。「房東在不掌握法律知識、沒有完全合理、合法的理由時,往往會說需要收回房屋自住。其實收回以後,房東往往不一定真的會自己住。以往,真與假的理由都出現過。比如有房東會直接賣房,或者租給可付更多租金的租客,導致對民租法的濫用現象。業主及租客仲裁委員會(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很早洞察了這些濫用現象,新法出台,也有抑制這些濫用現象的作用。但也應該注意到,新法同樣把有真實自住需求而收回房屋的房東一併涵蓋在內,同時房東需要對租客予以經濟賠償。」 《民用出租法》尚未修改時,房東與租客協會會採取若干手段抑制這種「房東自用」被濫用的現象,比如嚴格提高對搬回自住原因的考慮、真實性的考量,以及對證據的界定。於戎偉稱,修例前在這些嚴苛的審查機制下,房東收回自住的申請嚴格地受到法律的衡量。修例後,新的法律更給出了量化的附加條款。這些修改主要表現在以下三方面: 1. 新法要求,一旦收回自用,必須自用最少一年,之前沒有時間量化要求,現在這個量化標準要求在這一年中,房東可自住、空置,但不可出租、銷售。一旦被發現房東出租他人或出售了,租客可訴訟房東惡意驅逐。以前也可這樣做,但租客需舉證怎樣發生惡意驅逐,一年之說只不過是租客可訴訟房東的時效。現在新法給出嚴格定義,房東必須自住一年,租客不用舉證是不是一年內發生了什麼問題。除非房東發生了極端情況,但現在還沒有真實的法庭案例來界定房東的確是沒有辦法自己住一年而要搬離,同時也不是惡意驅逐。所以現階段只能從法例本身分析,而沒有案例法(case law)去援引。 2. 一旦租客被驅逐,無論是法令驅逐,還是證明了房東的申請是否合法或獲得了法院的支持,只要法官給出的結論是房東可收回自用,房東必須給付租客一個月租金等額的補償金。即使房東沒有與租客打官司,房東按照LTB的標準樣式給了租客合法的通知以後,租客見到通知同意搬離,這種情況也依然需要補償一個月租金,因為新法的法例中並沒有說明必須是通過法定判決才要給租客做出補償,只要是租客因房東收回自用而導致解除租約時,都要給付一個月的補償金。 3. 這條新法還特別明確地說,如果以公司名義持有物業,永遠不可以收回自用,因為公司不可以居住。有些人認為以公司持有的方式擁有物業更為方便,於是成立公司並以公司名義購房。房東在新法規定下,將永遠無法以收回房子自用為理由而驅逐租客。 於戎偉指出,新法仍然有許多不完整的地方,並相信這些不完整會在今後的司法實踐中漸漸地被案例法所彌補和解釋。「在我上面提到的第2條中,就涉及到一旦因為欠租而驅逐租客,是否還要賠償租客的情況。如果租客發生了欠租,或租客已經對物業造成了損失,這種欠租和損失本身已經是界定了的。當已經能彰顯出損害實質時,且房東也向LTB提出了申訴,那麼租客在房東面前是一個債務人,本身是應該向房東償付欠租和賠償的。這時房東還要再賠付一個月的租金嗎?法例中沒有給出明確的指引。」 如何界定惡意驅逐 提及惡意驅逐的定義,於戎偉認為應該被認定為,是房東出於某種不是最先提出的驅逐申請原因而形成的驅逐,同時被租客在搬離後發現了這種意圖。這表明被發現的實質與被驅逐的實質大相徑庭。惡意驅逐在法例中被形容為「bad faith」,是惡意地說假話。一旦界定了租客被惡意驅逐,租客可提出若干條要求讓房東進行補償。 第一,如果租客新租的地方相比以前的物業租金提高了,同時居住的環境幾乎相等,房東需補償差價。第二,租客由於搬家,可能造成工作時間缺失、產生搬家費用,以及對租客造成種種不便,這些需要按照實際發生的損失,租客可以提訴。 加「解約免賠償」條文? 業界:不能改法定義務 ■地產經紀王昕   記者向於戎偉提出,是否認為賦予租客更多權益的《民用出租法》新法的產生,會導致未來租金上漲,於表示之間很難看出相關性。「法律的修改和租金的上漲,我看不到有必然聯繫。無論是法例越來越嚴格還是寬鬆,租金是受市場控制的,是靠市場給付量決定的。」 多倫多專攻出租物業管理的地產經紀王昕說,「在新法推出時,為了獲得專家確認,我還專門寫郵件給一位資深律師朋友,諮詢關於房東可否在一開始的租約里加入「解約免賠償」條款,律師予以否認,原文回復是:『根據租金管制的相關立法,租約中的租賃條款不能改變當事人的法定義務(A clause in the lease...

多倫多市府查封短租房!全因….

■租客博伊聲稱收到自稱業主的電郵,要求他們遷走。星報 綜合報道 多倫多肯辛頓市場(Kensington Market)有被指經改裝後短期出租的物業單位,最近被市政府人員指存在衛生及安全風險,勒令查封單位及進行還原工程。有長期租住該物業其他單位的租戶懷疑,業主借市政府的查封令進行迫遷,市政府已澄清查封令僅涉及該物業曾改裝的短租單位。 有問題的物業位於多倫多Kensington Place 38號,樓高三層,過去主要為藝術家和學生租住,但物業自去年易手以後,有租戶聲稱受到加租及恐嚇手段迫遷,其中5個大單位清空後進行翻新和改裝成多個小單位,當中最少有9個小單位曾於短租網站Airbnb出租。Airbnb在接到投訴後,於今年6月指迫遷原租戶的做法不符合公司原則,因此決定停止放租單位。 最近有市府調查人員到物業檢查後發出查封令,指單位在翻新及改裝過後「危及人身安全及健康」,而且單位沒有正確或足夠逃生出口、緊急照明及出口標示,業主亦沒有取得許可證證明火警系統及洒水裝置符合市府標準,因此要求還原單位,日後的改裝工程亦必須事前取得許可。 在查封令發出後3日,長租該物業其他單位的租客博伊(Tara Boire)聲稱,收到自稱業主的電郵,內容引述市政府人員指整棟大廈需要清空,因此要求他們遷走,但市政府職員回復《星報》查詢指,市政府的查封令不包括博伊租住的單位。代表業主比頓(Claude Bitton)的法律助理巴拉蒂迪斯(Peter Balatidis)拒絕評論事件,並反向記者索取有關文件。 市政府發言人賀堅斯(Bruce Hawkins)重申,封令僅限於物業曾翻新改裝部分,假如不遵守當局指令,最高可罰款5萬元,重犯最高可罰款10萬元。多倫多市中心兼東約克區副首席建築事務總監安古盧奇(Mario Angelucci)指,當局是最近才發現涉事單位進行過非法工程。  資料來源:星報

多倫多將建2000套廉租房

根據安省的一份批複,多倫多將獲得一筆補貼,以建2000套廉租房。這些廉租房將建在West Don Lands的兩塊地上,Grosvenor街的多層停車場附近,還有 Grenville街上的一塊舊址。這些土地將在周四啟拍,到時候不少開發商會被邀請來競拍。安省將以比普通住宅開發用地更便宜的價格出售這些土地。他們希望在一個月內能收到競價,並在明年春天儘早開工。多倫多的廉租房指的是那些比市場平均租房價格低的房子。

就因為少填了這張表,房客賴着不走拖欠房租居然合法!華人房東損失不小…

■深受困擾的房東Allan。本報記者攝 ■結束房屋租賃合約,房東需向房客以書面形式發出N11或N12表格。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文琪 近年多倫多Condo的租金呈現瘋狂上漲的趨勢,位於市中心一帶的Condo出租易,給房屋租賃帶來盈利,但房東與租客的關係處理不好,往往造成房東的損失。(詳細報道請參閱周五出版的《加拿大都市報》) 本報記者近日接到一位房東Allan的投訴,聲稱其位於市中心一睡房加一書房的condo租客在提前兩月收到搬離通知、同意搬家的情況下,臨近搬家時臨時反悔,賴在房屋中不走。幾經溝通失敗後,Allan不但尚未收到當月房租,還被租客告知「我會用法律途徑起訴你」,被反咬一口。Allan無助地在網上發帖尋求大家的幫助,回帖者中不乏有過類似經歷的房東,對租客的處理感到頭疼。 Allan對《加拿大都市報》記者表示,過去兩年來他向租客收取月租1,550元,考慮租客全家只有一個人工作,信用記錄還算好,妻子又全職帶女兒,一家3口沒有車生活不易,因此多年來沒有加租。「我知道如果房東收回房子,通常是要提前兩個月通知房客的。我很早就寫郵件給租客,也闡明了我父母要來多倫多需要住房的情況。租客在郵件中答應了我的要求。誰知道,最後幾天他告訴我市中心的租房價格現在太高,找不到他能負擔得起的同類型房屋。哪怕一房的condo也租不下來,因此拒絕搬走。」 父母需改機票暫不來加 目前多倫多市中心一房的Condo月租超過1,700元,一房加一書房更是要2,000元以上。Allan表示,「租客如何處理應該是他個人問題。由於他的問題,我的父母無奈只有改了機票,暫時不來了。中國的老人,通常希望住在自己家的房子里。我無法安排父母在酒店裡住幾個月。現在這個租客還賴在那裡不走,這個月房租也還沒有給,我很頭疼」。 Allan表示曾想過報警,但是警察也不管出租房子糾紛這些事。他曾嘗試用各種方法聯絡租客,但租客一直迴避見面,最後也不再回復郵件。更可氣的是他現在完全不承認兩個月前收到過我要收回房子的通知。 根據安省業主及租客仲裁委員會的規定,結束房屋租賃合約,房東需向房客以書面的形式發出N11或N12表格。N11是指房東和房客協商後同意結束租約而使用的同意書,只要雙方同意簽署並闡明協定的搬出日期。而N12則是即使房客不同意,也必須搬離的通知書。前提是需要提前60天通知,收回房屋的理由需是因為房屋出售、或房東家人需要入住。 Allan表示,以前自己租房相對簡單,基本都是房東提前60天口頭或者郵件通知他便搬走,也沒簽過什麼N11或者N12。現在租客自稱懂法,跟他說之前發的郵件都不作數。他一去查,也真是這樣,因為他沒有郵寄和書面的通知。現在只好以郵寄的方式發出一份N12,用書面的形式給租客,再等待兩個月,租客到時便必須搬走。 房東收回單位一年內不準出租 ■誠忠法律服務法律助理(paralegal)張珮詩   誠忠法律服務法律助理(paralegal)張珮詩在接受《加拿大都市報》專訪時表示,近一年來,可能由於房價上漲、經濟不濟、房租漲價等綜合因素,前來處理房東房客糾紛的客戶增多。若房東以自住為由收回單位,法例規定一年內不能出租,否刖可能被前租客檢控。 她表示,類似Allan的這種與房客的糾紛,的確在郵件通知終止租賃、租客也答應的情況下,租客是可以反悔的。根據房東與房客協會規定,發郵件是不承認的。正確的步驟是上網填寫N11通告雙方協議簽署;或如果是自用,可給租客N12通告,以正規的、法庭認可的遞交形式呈交給租客。即使日後打官司,你在庭上呈交所有郵件往來,法庭也是不承認的,只有白紙黑字呈交相關的通告才會被認可。 提及Allan的案子大概要多久才能完全解決問題,張珮詩稱若幸運可能需時幾個月,但如果租客在各個方面都不配合,可能要半年或以上才能完全處理。「很多租客是故意拖延整個處理流程的,因為他們知道加拿大的法律更傾向於保護租客。現在出租市場如此緊俏,租金又貴,很多租客能拖則拖,已經不像以前那麼講道理了。」 提前60天通知租客 張珮詩進一步表示,以Allan的案子,首先應馬上填寫N12表格。需要注意的是,N12表格需要提前60天通知租客。這個60天是指每月繳納房租、開始租約的那天,往後推算60天。如果在發出N12以後的60天,租客仍然沒有搬走,那麼就需要填寫L2(Application to End a Tenancy and Evict a Tenant)表格,同時需要找專業法律人士做一份誓章,證明是收回房屋給自己或父母使用。之後就是等待排期上庭裁決。 根據張珮詩介紹,據法例的要求,在房東以自己使用為由結束租賃後的一年內,如果前租客發現房東再度出租房子,是可以起訴房東的。在Allan的案件里,Allan表示父母是來加拿大探親加遊玩,大概也就停留半年左右。張珮詩稱,「如果Allan的父母住了半年以後回到中國,Allan再度把這個Condo拿出來出租,那麼按照規定前租客是可以起訴Allan的,所以Allan可以在父母離開加拿大後,選擇自住在Condo里更為保險。」

Airbnb轉租致我家爆發床蝨 政府你管不管?

女業主希望政府加強規管短租。 資料圖片 床蝨 資料圖片 綜合報道   多倫多一名女業主把閣樓出租給租客,其後發現租客私下把物業放上短期租屋網Airbnb轉租,業主對此大感驚訝,她也懷疑轉租令物業出現床蝨之患。 有多個放租物業的奧瑪拿利(Zenobia Omarali)憶述兩年前把位於市內一個閣樓,以2,600元月租租給前僱主的兒子慕沙(Zeyadh Moosa),去年冬天慕沙聲稱閣樓有床蝨,要求奧瑪拿利付錢請人滅蟲,以及為他更換床褥,奧瑪拿利同意要求。 促省府加強規管 奧瑪拿利表示最近發現慕沙把物業放上Airbnb轉租,日租200元,令她懷疑是Airbnb租客把床蝨帶入閣樓。 她曾在Airbnb找到慕沙的帳戶和閣樓照片,帳戶內有另一間出租物業,共有逾140名客人留下評價。 奧瑪拿利表示曾向Airbnb反映,她聲稱對方叫她自行聯絡租客,批評Airbnb不查核放租者能否合法出租物業的做法不對。奧瑪拿利亦表示曾聯絡慕沙,他聲稱不知道違反法團條例,說有7人住過閣樓,他同意簽署「停止並終止」(cease and desist order)信,而閣樓出租廣告已從網站移除。 慕沙接受《星報》訪時稱,是由於奧瑪拿利找不到租客,所以他才代勞,事件是出於誤會。他又說在上址居住時已發現有床蝨,而大廈本身亦已經很舊。 奧瑪拿利表示向《星報》公開事件是希望促請政府加強規管短租。Airbnb則回復指公司要求所有放租者遵守法例,以及在放租前獲得業主同意。 資料來源:星報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