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05:17:1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租房

多倫多房價飛漲,是買房還是租房?專家:買!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的房价一直居高不下,有的市民选择先租房住,但据CTV报道,一位金融专家表示,她认为买房比租房更明智, 但其实两种方式都能给自己积攒财富,关键是你会不会理财。 CTV News询问首席财经评论员 Patricia Lovett-Reid认为,对于目前能够在多伦多炙手可热的房地产市场上买得起房子的潜在买家来说,买房还是最好的举措。 Lovett-Reid 说,虽然这总是取决于个人情况,但她“通常处于买房的阵营中”。 “我是置业的忠实粉丝,”她说。 “我喜欢主要住所的资本收益税的豁免。这项税收减免就为我提供了很大的利益。” 但 Lovett-Reid也表示,在决定是否买房之前,需要考虑几个因素。 “买房并不能保证创造财富,”Reid说。 “这可能很难相信,但我们或许可以看到价格下跌。” 她说房主需要为大多数租房者不会承担的意外费用做好准备。 “有了房子,你的抵押贷款成本可能是众所周知的,如果屋顶漏水、管道爆裂或熔炉坏了,成本就更高,保有一套房子就是这样,”Reid说。 对于那些可以买房的人,Lovett-Reid 强调,这并不总是正确的选择。 “我觉得你需要看你个人的情况,你的生活稳定吗?你的工作稳定吗?你所在的公司稳定吗?” 她认为,只有生活中的各方面都稳定了,才适合买房。“从长远来看,我一直认为购买房地产是最好的决定之一,但从短期来看,就很难说了。”她说。 租房也可以创造财富 虽然 Lovett-Reid 表示她倾向于将拥有房屋作为一种更明智的财务举措,但她仍然相信租房有很多好处。 “租房并不总是意味着你只是把钱扔掉,只是让你的房东更富有,”Reid说。 她说,租房的主要好处是,对于不想为意外的房屋维修费用买单的人来说,它可以使财务更加稳定。 Lovett-Reid 还表示,如果人们需要或想要搬迁,租房可以提供更好的灵活性,因为出售房屋可能非常昂贵。 她还表示,拥有可自由支配收入的租房者如果知道怎样合理支配,就可以创造财富。 对于支付房租后仍有可支配收入的人,Lovett-Reid 建议将这笔钱用来投资。 “把这笔钱拿来投资市场是一个不错的策略。你可以租房,但仍然可以创造财富,”她说。 “特别是如果你还年轻。” 是否要在多伦多以外买房? Lovett-Reid 说搬到多伦多以外只是为了追求拥有房屋的梦想并不总是正确的举动。 “你仍然可以达到目的,但现实是你可能仍然不喜欢它,无论你多么努力地说服自己这是正确的财务举措,” 她建议,任何正在考虑搬出这座城市以买得起房子的人都应该先在该地区租房,以确保他们这个地区。 (Shawn,资讯来源:CTV,图片来源:Pixabay)  

不足50平米的房子,出租條件這麼苛刻!租客們都驚呆了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房价不停上涨,让租房的人数上升,不仅导致租金上涨,一些房东对租客的要求也越来越离谱。其中很多要求是违法的。 据CBC报道,注册按摩治疗师肯德拉过去一直是租房住,信用评分良好。今年她想在市中心租一套482平方尺的公寓,却遇到了麻烦。 公寓的月租金是2,115加元 ,肯德拉以为自己能够租下这套公寓,就提出了申请,没想到房东却表示不管她的信用记录,也不管她是不是有工作,只有肯德拉的年薪达到7.6万加元,才会考虑租给她,而且肯德拉还要找一个年薪达到十万的担保人和她共同签合同。 “我真的是惊呆了。我年薪没那么高。”肯德拉的年薪只比7.6万略低,但这么苛刻的要求,她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大楼的物业管理公司 Bentall Green Oak否认他们根据申请者的收入作为入住标准。公司在给CBC的电子邮件中称,肯德拉事件是因为一名初级租赁代理“不幸说错了话”。 不过,肯德拉的邮件记录中,物业管理公司要求肯德拉提供她银行账户的结余。还有一名经纪人很明确的说,她的收入水平低于申请标准。 租房市场火爆让房东越来越挑剔 这种苛刻的房东如今在多伦多并不少见。多伦多租房市场在去年疫情爆发时经历了一段低谷期后,如今已经正式反弹。 多伦多地产委员会的报告显示,本市第三季度租房需求比去年增加了 15%,实际房源的数量却下降了三分之一。” 由此产生的竞争氛围,意味着许多租房者会遇到来自房东的不寻常的,有时甚至是不合法的,要求。 Royal LePage 经纪人齐格尔斯坦 (Shawn Zigelstein) 表示,出租单位的低库存让房东变得挑剔。 “他们只接受信用绝对完美的 A 级租户。申请者要有出色的推荐信和稳定的高收入。”。齐格尔斯坦还见过有房东提出的一些离谱的要求。“我见过一位房东问我们,他们是否可以去租户的公司和他们的经理谈谈。”他说。 他还听说有的房东想要参观租户目前的家,以评估他们的生活方式。 根据安省人权委员会的说法,除非房东提供补贴住房,否则不可以把收入作为衡量房客能否入住的标准。 安省租户权益倡导中心的律马吉德(Dania Majid)表示,很多房东实际是不懂法的,导致一些租赁要求令人担忧,有些还带有歧视性。她建议租房者先了解他们的权利以及房东可以提出哪些要求。 不过马吉德也承认,当租客太多而出现竞争时,房东很有可能提出违法的要求。她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政府干预,重新建立租赁市场的平衡。 “我们确实需要省府介入并帮助建造更多经济适用房,”她说。 “我们需要有助于增加租户的住房供应的政策,尤其是低收入阶层的租户。” (Shawn,资讯来源:CBC,推片来源:Pixabay)

安省租房最便宜的六個城市排名出爐 第一名竟是這裡!

【加拿大都市网】安大略省并不是加拿大最便宜的租房地,但安省有些城市确实比其他城市更实惠。 Zumper加拿大租金报告于9月15日出炉,根据其调查结果,"随着大多数城市的月租价格增长,加拿大的租赁市场似乎正在经历强劲的复苏"。 该报告监测了加拿大24个人口最多的大都市地区的租金数据,并计算了租金中位数价格。 安大略省租金中位数最高的是多伦多,一室一厅的月租金为1770元,最便宜的是温莎,一室一厅的月租金为1140元。 根据Zumper加拿大租金报告,这六个安大略省城市的一室一厅的租金是该省最便宜的。然而,与前一年相比,每个城市的价格也都有所上升。 Windsor, $1,140 London, $1,300 Kingston, $1,330 Hamilton, $1,390 St. Catharines, $1,430 Kitchener $1,440 编译:森森 图源:Toronto Star 参考链接:https://www.narcity.com/toronto/some-of-the-cheapest-rent-in-ontario-can-now-be-found-in-these-6-cities

市領導要求:各政黨擴大加拿大的出租房屋選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市政政领导人,要求联邦政党的候选人,不应只兴建新的可负担房屋出租单位,而且要承诺保护濒临消失的单位。 随着竞选活动在全国展开,加拿大市政联合会( Federation of Canadian Municipalities)表示正在寻求资金,帮助城市和住房供应商,以较低价格购入旧单位,其后再透过翻新工程,便可以更高的价格出租单位。联合会希望借此,可以扩大出租房屋的选择。 加拿大市政联合会范德海登 (Joanne Vanderheyden) 表示,随着加拿大各城市的房价飙升,特别需要扩大和保护租赁的选择。她说,当地领导人正在寻求如何可以帮助和保留市场和非市场租赁选择。由于每个政党都在竞选活动中指出,会优先考虑可负担房屋。范德海登和团队乐观地认为,政党会因应市场的形势制定相关政策。 对于加拿大市政联合会而言,目标是争取取得5.85亿元,以启动以较低价格购入旧单位,再翻新并推出市场的住房计划。联合会估计,筹集大量资金将可帮助当地团体购买10,000间低租金单位,并通过翻新和改善工程,来保留更多单位。这样供应商就可以在无需增加租金的情况下进行维修和改造单位,为市民提供更多的出租房屋选择。 ​​新民主党已经提出一项措施,就是每年会提供5,000元,作为租金补贴来应对相关翻新工程。至于自由党就反驳指,杜鲁多政府一早已制定租赁补贴。 该联合会还指,希望在五年内寻求115亿元,以帮助社区住房团体、非营利组织和合作住房供应商,能建造70,000个全新的可负担出租单位。联合会还要求重塑现有的出租房屋计划,以及建造更多房屋。同时,他们正在寻求各方承诺,在未来五年内斥资能33亿元为原住民家庭建造 20,000个单位。 V10

陌生人闖入家中 12歲女孩被迫從10米高台跳下

【加拿大都市网】渥太华社区住房中心呼吁加强住户在房子被闯入后的安全措施。 Zeinab Mohamed永远不会忘记6月下旬的那天,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陌生人闯入她位于三楼的公寓,把她12岁的女儿Sumaya锁在里面。 Mohamed就坐在走廊里,无法进行干预。“我想到了很多事情。我不确定我的女儿是否还活着,”Mohamed回忆道,泪水从她的脸上流下来。“他会对她做什么?” Mohamed冲到她妹妹楼下的公寓,报了警。与此同时,这名男子从里面堵住了她家的前门,对她的女儿大喊,称大楼里的所有人,包括Mohamed都死了。 Sumaya告诉她的母亲,她躲在浴室里,但很快发现公寓里的门都没有上锁。在一阵恐慌中,她从那名男子身边跑到阳台上,祈祷着,然后从大约10米高的地方跳了下来。 Mohamed说,这名男子也跟着Sumaya跳了下去。当天晚些时候,他被捕了。 这名渥太华的男子David White随后被控袭击、非法闯入、非法监禁和拒捕。 在与邻居交谈后,Mohamed现在认为White可能是另一个房客的男朋友。 最后,虽然Sumaya幸存了下来。但她的脚踝、腿和背部的骨头都碎了,近两个月后,她戴上了背部支架,腿上有把骨头固定在一起的固定针。 医生估计,她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完全康复。   这家人还没有回家 Mohamed说,那天的创伤几乎每天都会引起痛苦的回忆,从那天起,这家人一直住在各个酒店,因为他们觉得回家不安全。 他们目前正在与渥太华社区住房(OCH)合作,以获得紧急安全优先措施的批准,若获批,他们将获得私人住宅的租金补贴。 “当有人闯进你的家……在自己家里被恐吓,不管他们是怎么做的,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你会失去所有的安全感。这件事对她,当然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Mohamed和她的女儿所感到的恐惧和许多社区住房居民一样。OCH表示,在其15,000个住宅单元中,每年平均收到30,000个安全电话。 Mohamed说,多年来,她目睹了暴力行为、毒品交易和非法闯入。   租户安保已“失效” 保障房倡导者表示,渥太华和OCH为改善房客安全所做的努力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必须采取一些行动,”渥太华结束无家可归联盟(Alliance to End homeless Ottawa)的社区合作伙伴Hector Addison说,他补充道,社区住房不存在管理,这就是“安保失效”的原因。 他说:“解决方案是,我们需要在那些犯罪猖獗、人们正在失去生命的低收入社区提供更多而不是更少的安全保障。” OCH雇佣了社区安全官员,并专注于某些优先级高的领域,与渥太华警方合作解决更严重的安全问题。“房客的安全是我们最关心的。这一直是我们的首要任务,”OCH的首席执行官Stéphane Giguère说。Giguère表示,他们靠租户报告问题,而该组织目前正在调查是否要在某些地区安装更多的监控摄像头,并增加静态或移动巡逻,以提高安全。但这些改变没有具体时间表。“这是对社区住房的资本投资。我们每年都在增加投资组合,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承诺。”Giguère说道。   仍然不够 OCH董事会成员Mathieu Fleury指出,缺乏城市社会支持是暴力和犯罪的首要原因。 Fleury说,渥太华大约有100万人口,这将导致城市犯罪,需要更积极和现代化的解决方案。 “我们能在公园里做什么?我们能在社区中心做什么?我们能为青少年做些什么?”Fleury问道,“这是不够的,我们看到了发生在全市的各种事件的数量。” Fleury说,渥太华应该让居民更容易获得心理健康支持、社会规划和教育,这可能有助于解决渥太华更系统性的不平等问题。 到目前,Mohamed仍然害怕回家,她想知道谁会为发生在她家人身上的事负责。她说,居民们等不了多久了。“我很难过。我太累了。”她说道。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ottawa/girl-jumps-off-balcony-survives-ottawa-community-housing-1.6137445) (图片来源pixabay,图文无关仅作说明使用)

房東要准租客完全接種疫苗引爭議

■■旺市房东招租广告引发违反人权争议。YorkRegion   【加拿大都市网】两名律师对旺市最近一则租房广告的合法性和道德性提出质疑,该广告要求潜在租客必须完全接种疫苗。   据多伦多星报传媒集团新闻网站YorkRegion.com报道,这则招租广告出现在torontomls.net网站上,该网站只对地产经纪提供服务。这广告在“经纪备注”部分提出了这一要求,其中还列出了其他要求,包括至少要租屋一年、工作証明信、现时的工资单和推荐信等。   而针对潜在违规的条款出现“要求租户完全接种疫苗”的句子。   ■■疑违规条款列明租客须完全接种疫苗。YorkRegion   该放租屋的地产经纪人陈格兰(Glen Chen,译音)说,房东要求租客注射疫苗,但本人不会住在该房屋,而是打算将位于卡米诺大道(Camino Drive)的房子整幢租出去。他说:“每个房东都有(他的要求),你可以要求不抽烟、不能养宠物,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同。”   他补充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而业主最终没有要求租户提供疫苗接种的相关文件。   房产律师Caryma Sa'd说,地产经纪的说法是正确的,房东可以有无数的租屋先决条件,除非是违反了《人权法典》(Human Rights Code)或其他法律,但现在这一要求有可能是违法的。   她说:“这就是问题所在,有些人是不能接种疫苗的(有潜在疾病),这是一种潜在的歧视方式。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对较小的群体,但在一些情况下,有人不能而且必须依靠群体免疫,这样的人现在再次受到歧视。”   房东不打算同住 要求没理由   她说,房东和房地产经纪不断向租户索取越来越多的私人资料,以换取租赁协议,而要求潜在租户接种疫苗是现时这类趋势的一部分。   她补充说:“我知道(租屋市场)竞争激烈,人们向准房东提供很多资料,这种趋势让我感到不舒服⋯⋯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局面。(这一事件)并不明显违法,但有可能是违法的。”   茨维贝尔(Cara Zwibel)是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的一名律师,专注于宪法自由。她说,这个问题不在于房东是否需要证据,而在于人权。她说:“(这些行动)可能会触犯《人权法典》。在基本人权和社会层面上,人们是否应该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被剥夺住房权利?我认为答案应该是绝对否定的”。   她说,从她的观点来看,很难理解未来租户的疫苗接种状况会有什么关系,尤其是考虑到房东不打算住在同一屋簷下。她补充说:“如果房东有免疫缺陷,我会理解的,我虽然不知道这是否合法,但我可以看到理由。”   上周,《多伦多星报》报道了一名妇人被房东赶走,据称是因为房东对她在家中接待已接种疫苗的客人感到不满。她的房东确实住在这所房子里,他要求不能有接种了疫苗的访客。星岛综合报道

租金上調房價難負擔 年輕人拼房住成新趨勢

■■塔尔(左上)称出租公寓难以和共管公寓竞争,市政府必须在发展附加费和其他税务优惠,才能增加出租房屋供应。视频截图   【加拿大都市网】“拼房”(Co-Living)将成为加拿大未来房屋租赁市场的新趋势。Common Knowledge昨天在网上论坛指出,新冠疫情的一项最大打击是很多人感到孤独,但“拼房”却自成一个社区,彼此保持社交,令很多人更喜爱“拼房”生活方式。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副首席经济师塔尔(Benjamin Tal)指出,虽然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由于移民人数影响,2020年的人口增长为20万人,低于2019年的50万人,但实际数字有相当大的差异。   塔尔称,首先,统计局无法辨别旅客与回流的加拿大人。去年有大约7万名居住在香港的加拿大人回流。现在居住在香港的50万加拿大人,也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会回流。房地产和金融业均明显出现香港回流的资金。其次是,去年7月有大约7万名签证到期的留学生,因为疫情滞留加拿大,这些人也没有列入统计数字。   未来几年移民租屋需求大   他说,联邦政府又计划每年吸纳的移民人数增加至41万人。因此,加拿大在未来几年的人口将大幅增加。这些移民和回流人口大部份聚居多伦多和温哥华,对出租房屋形成极大的需求。房价愈来愈难以负担,租屋成为解决房屋问题的途径之一。   Bullpen顾问公司总裁迈尔斯(Ben Myers)说,疫情前每年有25万名移民定居安省。研究发现,新移民头3年选择租屋,其后几年开始置业。庞大的移民促使安省租金急促上涨。由于地皮价格不断上升,发展商兴建出租公寓并不符合经济效益。   他说,虽然近年的房屋兴建量增加,但如果以睡房和面积计算,近年的睡房和面积较2002年减少25%至30%。目前每年有大约20,000个共管公寓(Condo)单位落成,但市场上需要25,000至30,000个单位。   塔尔说,虽然有不少人迁出,但大多伦多地区仍然是经济中心。在家上班令居住在距离多市2小时车程也变得可能,但随着疫情消退,公司不会继续容许员工在家工作。   即使现在的公司有宽松的政策,但未来的新公司又有不同的要求,可能出现要在市中心再租屋的情况。   迈尔斯说,30岁一代的青年人重视生活享受多于居住面积。因此估计,大多伦多地区的租金在明年将上调10%至15%,出租房屋短缺更大严重的温哥华地区,租金升幅会更高。   他说,“拼房”的优点是家俱齐全,不必担心搬家的烦恼,而且租金较一般出租单位便宜。只是要共用客厅,与大学宿舍类似。未来甚至可能出现没有厨房的“拼房”单位。   他说,多伦多市在1920年时只需要9个月落成的大厦,现时要花近6年时间,即使是独立屋也要12个月才完工。市镇政府的繁文缛节是造成房屋供应滞后的主要原因之一。(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多倫多眾多公寓提供免費出租?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的房租价格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暴跌后,似乎已经趋于稳定,但数据显示,租户在未来几年内还将继续从这种前所未有的降价中获得经济利益。 跟踪GTA公寓市场40年的分析公司Urbanation Inc.的一份新报告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该地区较新的出租公寓的空置率达到6.6%。 多伦多市公寓的比例则更高,自2005年以后完成竣工的公寓的空置率为8.8%。这比去年同期仅1.1%的空置率有所上升。 市内大量的可用公寓使租房者之间的竞争下降,使房东不得不以较低的要价和特别的促销活动来争夺他们的注意力。 Toronto landlords are offering free rent to try and convince people to stay in the city https://t.co/6uehGcfsAx #Toronto #TorontoRealEstate #RealEstate — blogTO (@blogTO) January...

多倫多一些地區提供免租金或入住獎勵住房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仍然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然而,由于疫情的关系,现在可供出租的住房变多了。 由于租客在疫情期间纷纷离开多伦多转投省内其他租金便宜的区域以及疫情对旅游短租行业的冲击,多伦多的房东们正在用各种激励方法寻找潜在的租客。 Rentals.ca网站已经把城市内能够提供入住奖励的房子醒目标出了。这些入住奖励包括免费的住房和免费的车位。 Rentals.ca的CEO Matt Danison说:“多伦多中心的公寓租金继续有明显的下降,特别是小户型的房子。因为租客想寻找便宜且面积大的房子来满足居家办公的需求。” 在过去的10个月里,大多伦多地区的平均租金一直在下降,与2019年9月相比,目前的租金比当时低了13% 如果你想趁着这个机会低价租房,rentals.ca的网站上列举了以下12个带有入住奖励的公寓:   NO.1 100 Wellesley Street East 免除2021年前的租金,需要有条件申请。   NO.2 77 Huntley Street 免除2021年前的租金,需要有条件申请。   NO.3 61 Yorkville Avenue 12月15日前入住,享受一个月免费居住。   NO.4 90 Adelaide Street East 第一个月租金便宜500加币。   NO.5 150 Roehampton Avenue 12月15日前入住,享受一个半月免费居住。   NO.6 221 and 265 Balliol Street 享受一个月免费居住。   NO.7 20 Carlton and 25 Wood Street 单身公寓享受一个月免费居住。   NO.8 230...

疫情反轉租房市場 租金下降房源增加

■■受疫情影响,大多地区租客难求,租金下降。 星报资料图片 新冠病毒疫情令多伦多租房市场发生根本性反转,据加通社报道指,由于租客需求大量减少,市场上出租房源在今年第二季度大幅增加,造成租金下降,租客选择机会大增。市场形势朝向有利于租客方转换,租客话事权大增。 大都会租客协会(Metro Tenants’ Associations)行政总监登特(Geordie Dent)表示,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原先用于经营AirBnB等短租用途的公寓单位难以为继,纷纷转向长租市场。加上原先不少租客因失业、收入减少等原因,不少人退租搬回与父母同住或是与朋友共住,令市场上待租的空置公寓数量大增。另一方面各大学停课之后,学生租房人数大减,也进一步增加房源。 据互联网房屋经纪公司Zoocasa本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多伦多全市范围挂牌出租的房屋数量在2020年第二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5%,在市中心更是增加了惊人的80%。全市范围内平均房租下降了6%,成功出租的房屋则减少了25%。 经常代理房主和租客进行租务交易的房地产经纪罗珊比恩(Sara Rowshanbin)表示,她的业务在疫情之后大幅减少,主要是寻租房客更少。“每年这个季节我通常都会有许多寻求租房的客人。他们几乎清一色是希望在9月份开学之前安顿好住处的学生或新移民。现时这部分业务完全停顿了。” 房东止步10年好行情 罗珊比恩表示:“市中心核心区是大多数租客在这个季节寻找租屋的热门地点。现时要想在这些地区找到更好价位的房屋,比从前大为容易。”“人们似乎忘记了,多伦多在供需平衡的情况下租金并不是永远上升。有时会停在一个水平,也会三不五时下调一点。目前可以看到租金有所下降,特别是在疫情尚未过去时,是一个好现象。令市场部分平衡。”部分人对租金下降难以接受。但是对于租客而言,却从市场的这种变化中受益。有租客表示,现时可以要求房东在入住前进行全屋油刷,他们也可以选择口碑比较好的房东。 安省房东协会(Ontario Landlords Association)成员布雷克(William Blake)表示:“我们必须面对。特别在过去10年间,房东一直享受着需求非常强劲的租屋市场。但目前租客的期望值更高了,他们有条件货比三家。所以房东必须采取行动让自己的出租屋在市场上脱颖而出。” 布雷克表示,他自己就更新了出租屋中的所有电器,并且将租金降低。 “任何能让自己的物业闪光的做法都可以尝试。”他表示,这也给房东一个警醒。“像我这样特别特别认真对待做房东这件事,情况还过得去,能承受住波折。 但对于那些业余的房东,只想着租客搬进去自己收房租就行,不想做任何工作的人,在目前市道下的日子可能会很难过”。

疫情打擊多倫多短租屋市場 Airbnb哭了!

■■受疫情影响,多伦多大量原来用作Airbnb的短租盘改为长租盘推出市面,令空置率大增,租金下调。 星报资料图片 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停顿,对旅游业造成严重冲击,度假短租房屋也被波及,很多在多伦多市中心经营Airbnb的业主改觅长期租客或放盘出售。 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停顿,对旅游业造成严重冲击,度假短租房屋也被波及,很多在多伦多市中心经营Airbnb的业主改觅长期租客或放盘出售。 地产网Zoocasa的雷妮(Jannine Rane)表示,虽然安省经济已经重开,为期两个月禁止短租的措施也在上月初解除,但旅游业复苏缓慢促使不少投资者另寻出路。该网站以多伦多市中心10幢批准短租或是Airbnb上相当知名的柏文,与多伦多的市况进行比较。 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的报告指出,多伦多柏文的空置率不足1%,属于极度不健康的情况。 多伦多地产商会(TRREB)的统计显示,6月份的柏文招租较去年同期增加83%至6,845个单位;当中属于10幢热门短租柏文的单位有350个,比去年同期的98个,上升257%。 受学生退租居家办公等影响 雷妮指出,位于约克街的Ice柏文放租单位更比去年同期增加547%,由去年同期的15个单位上升至今年6月的97个单位;依大厦约有1,300个单位计算,相当于总数量的7%。 一名活跃于市中心的地产经纪Andrew Kim指出,疫情令出租单位剧增,但由于需求减少也导致租金下调。最先是学生退租,其后是受疫情影响失业的人,以及因为在家上班而毋须居住在工作地点附近的人。 虽然短租禁令在上月5日取消,但旅游依然受疫情限制。不过,长租需求则随着经济重启而逐渐增加。他说,目前是有意在市中心租屋的极佳时机,与去年库存量创新低时一屋难求的情况截然相反,大量新放租的单位让租客有更多选择和议价空间。租金低于市场价值,业主又愿意让步之际,租客可以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以一个好价格锁定租约。 他又建议业主,如果不能减租,不妨容许好租客延迟支付租金。业主也应密切留意省政府的租赁条例和最新规定。 雷妮又表示,上述10幢柏文的挂牌数量也增加108%,由去年6月的63间上升至今年的131间。尼亚加拉街和湖滨一带的柏文也有711个单位放盘,比去年同期增加65%。整个多伦多市上月有3,315个柏文单位挂牌出售,较去年同期上升36%。 经纪Emma Pace说,市中心一些呎价相当高的柏文,去年只有3个单位放盘,今年增加15个新盘。因此,现时是入市的好机会。不过,有意出售物业的业主也不必担心同一幢大厦有盘而被大幅压价,因为地产市场的反应较慢。

房東想要「以性換租」 嚇跑女租客!

■■怀特拒绝房东的性要求并最终逃离。CBC   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一项调查显示,“以性换租”(sex-for-rent)的现象悄然存在,一些富有的男性房东常以财务困难的弱势女房客为目标。警方指,房东剥削及违反房客意愿的行为可能触犯刑律。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2013年,怀特(Judy White)在圣约翰市(St.John’s)租了一套四卧房的房子。她说,起初房东并没有太多地对她眉来眼去。后来她的男朋友搬走,留下她一人,她的经济状况也开始出现问题。怀特说,那时真是糟糕透顶,房东每月都打几次电话,要求以性换取租金折扣,但她一直拒绝。 根据一个当地租户组织上月发布的问卷调查结果,怀特并不是一个特例。 由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租户支持小组发起、并在脸书上分享的一项网络调查结果显示,在80位受访者中,有三分一表示,房东曾向他们提出过提供性行为的要求,这些要求中有一半以租金折扣作为报偿。 滥用权力可被起诉 该小组的仲裁员福莱特(Sherwin Flight)说,一些人认为,如果以性换租交易是两个成年人在双方同意的基础上进行,则属于私事,但他和其他一些人担心,这更多的是关于房东与房客关系的力量平衡,因为被拒绝的房东可以试图驱逐房客。对于单身母亲或低收入学生来说,被驱逐的可能性会迫使他们接受他们原本不会接受的请求。福莱特指,该调查的绝大多数受访者为34岁以下的女性。 纽芬兰皇家警队的发言人卡迪甘(James Cadigan)表示,性行为是自愿的,如果滥用了权力或信任,双方同意的前提就不能成立。他说,有些情况下,这可能意味着对提出这些要求的房东提起刑事指控。 尽管福莱特承认该项调查的样本量很小,但是得到的反馈与他从房客那里听到的其他投诉是一致的。他指出,调查问卷是令该问题浮出水面的一个催化剂。 反剥削倡导组织“安全港拓展项目”(Safe Harbour Outreach Project)的计划协调员贾维斯(Heather Jarvis)表示,这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有些房东,尤其是那些拥有大量财富的男性房东,一直在对他们的一些房客进行性骚扰、性胁迫和性剥削。这些房东通常以年轻女性和弱势人群为目标,受害人几乎都无能为力,无法保护自己避免被驱逐。 怀特对CBC表示,她的房东在遭到十多次拒绝之后,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她决定逃离,并很快搬出了那所房子。怀特说,她之所以向媒体讲述她作为房客遭受房东性骚扰的经历,是希望其他人能避免类似情况发生。 星岛综合报道

華裔留學生:不要在弱勢學生身上牟利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一些加拿大的国际留学生选择“逃离”当地,回到祖籍国,但不少人却面临无法取消住房租约的情况。有多伦多国际学生就发起网上请愿,要求学生公寓可以取消租约、退回租金。 据《星报》报道,这份请愿由一位王姓(Andrew Wang)华裔学生发起,主要针对位于多伦多大学附近一栋名为CampusOne的私营学生公寓。他在网上请愿中指出:“随着疫情发展,许多国际学生选择放下学业回家,有的则被困海外面临财政窘境、或是人身安全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人却还乘机在这些弱势学生身上牟利,不少多伦多的国际学生正面临这样的情况。” CampusOne的租客、大三学生Min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每月要交付1700元的租金,不含伙食费。他当前的这份租约要到8月份结束,但因为疫情原因,计划4月中旬回到新加坡,和家人待在一起。他因此希望可以将租约提前到4月底结束。另外,自己与CampusOne还签订了9月到明年8月份的新合约,也希望能够取消。他在本月早些时候将这些请求发给了管理员,希望能够转租,结果遭到拒绝。 合约具约束力 双方须履行责任 管理员赞佐尔(Simon Zarzour)在邮件中回应,公寓仍在继续开放,并为住户提供服务,目前并未要求租客离开,如果有住户选择这么做,租金等费用都要根据合约内容,继续支付。邮件还强调,租客所签订的合约具有约束力,不能因为生病或者疫情影响而任意终止。如果因为特殊情况,无法按时交付租金,则应提前与管理员联系,探讨解决方案。 在周一发出的一份声明中,CampusOne发言人罗素(Danny Roth)也表示,公司希望能够按照租赁合约责任和义务行事,但也理解一些人所面临的挑战,愿意就个人情况进行探讨。 他并补充,公司在审视相关政策之后,已经将4月份的租金下调150元,伙食费减少100元,并会继续跟进疫情发展情况。 综合报道

應對疫情 多倫多社區房屋調整租金政策

多伦多市府宣布新措施,通过多伦多社区房屋公司(Toronto Community Housing,简称TCHC),向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租客调整或延迟支付租金,借此帮助有需要的人度过难关。 这是多伦多社区房屋公司咨询市长庄德利和市府职员的意见后,于昨天确定实行的新措施。当中对受到疫情影响收入的租客,将会按市场租金以及按收入定租金两种方法,弹性处理。 目前以收入定租金的家庭,占TCHC租户约90%。因疫情而被解雇或失去工作的租客,当局会根据他们的收入重新计算租金,以作出调整或延迟缴付租金的决定。至于按市场支付租金的家庭,受疫情影响而失业或被辞退,考虑个案的情况提供协助,可能包括就租户未来数月的情况,安排延期付款计划。 同时,市内超过200个社会及可负担房屋机构所提供逾33,000个单位,市府指示要以住客的安居为首要事项。当中指明这些机构要保持弹性,行使酌情权,与当前紧急状况而影响收入的家庭合作。 庄德利促业主协助租客 上述的行动是在周一,市府与主要私人住宅业主举行视像会议后,作为市长经济支援和复苏特别工作小组的部分工作。在会议上,庄德利了解到业主如何帮助因近期经济动荡而失业的租客。有多间机构承诺会为有需要的租客提供协助,有不少公司已制订详细的政策,帮助因健康问题而减少收入的租客,但有相当多的公司未有与租客沟通,这些租户为4月1日支付租金而感到焦虑。 由于市府没有权力指示业主应如何处理,庄德利促请所有业主寻求方法,在现今严竣的时期,让租客能够有安居之所。他预期业主会就各自制订的政策,与租客积极沟通,这些政策适用于因疫情而面临财困的租客。 庄德利表示,在特殊的时期有些人需要支援度过困境,市府正在尽一切方法帮助这些人。为此TCHC发挥领导的作用,与那些突然失去工作的租户合作,以确保他们可有安居之所。

華裔租屋平台群主 騷擾拒絕約會女子

廖乔希被指透过facebook,抹黑拒绝他的女子。facebook 温哥华一名在facebook上设立租房群组的华裔男子,被多名女子指责他,透过该群组在网上约会女群组成员,当对方拒绝,便会利用facebook向对方作出言语攻击,包括抹黑和羞辱对方。已有3名女子向温哥华警方报案,声称遭到骚扰。温市警方证实,正在调查事件。该男子暂未就事件置评。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部分女当事人抵达温哥华不久,正在寻找住所。她们在一个名为“温哥华租房和室友”群组(Vancouver Rentals and Roommates),认识英文名乔希(Josh)的廖姓或刘姓(Liu,译音)男子。该个私人群组体有超过5.5万成员,这些成员经常分享在低陆平原的新租盘资料。 有女当事人称,她们透过该facebook群组或约会应用程式认识廖乔希。她们表示,廖乔希发短信给她们,约会她们。当她们拒绝时,他便发出含有贬低和亵渎内容的短信。 韩国女子称存截图语音为证 有11名女当事人向CBC提供,她们在facebook或约会应用程序式上,与廖乔希的对话屏幕截图,以证明她们没有说谎。一个女当事人更提供了语音讯息。 其中一些女当事人都是来到温哥华不久,例如英文名娜奥米(Naomi)的34岁金姓(Kim,译音)女子,最近由韩国移居温哥华,正在寻找柏文。她在1月初发现该个群组,而廖乔希是该群组唯一能够批准新成员加入的主持人。 声称遭廖乔希骚扰的娜奥米。CBC 娜奥米称,在她提出加入该群组的要求后不久,廖乔希向她发出短信,称“是什么令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由韩国来到这里?” 根据娜奥米提供的对话屏幕截图,廖乔希询问她是否有空见面。她拒绝并致歉,向廖乔希表示,自己现在虽是单身,但已有喜欢的人。接着,廖乔希的语气和语句变得粗俗。当她在facebook上公开发布廖乔希对她说的话后,廖乔希便开始利用自己的帐户和一个相信是假冒的邮件,用带种族主义和贬低女性的语句,羞辱她和一个朋友,包括“吃,泡菜吗?”及“我们不需要像你一样的移民”。 有女当事人称,facebook不是廖乔希曾用来骚扰女性的唯一平台,她们向CBC提供了数十个屏幕截图和录音留言,这些内容来自对话、短信和约会应用程式,其中包含具侮辱、性别歧视、贬低女性和威胁性言语。 最近,包括娜奥米在内的3个女子已向温哥华警方报案。温市警方证实,正在调查事件,暂未落案控告任何人。 CBC多次试图联络廖乔希,但未有回应。

空軍基地結束隔離後 華裔面臨租房困難

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后,加拿大进行了3次撤侨行动,包括武汉两次,“钻石公主号”一次。首批安顿在安省川顿军事基地的撤侨在21日已结束隔离,第二批也于昨日解除隔离,他们共219人均无相关征状。不过,幸运逃离疫区,回加隔离无恙,有华裔却面临新困难,他们为租房四处碰壁,非常无奈。 联邦卫生部的声明指出,昨日从中国武汉撤返加国的195名加人及其家属共219人,经过两周隔离后,没有人出现受感染新冠病毒征状,上周经最后一轮健康检测后,全部人可获批准离开安省川顿基地(CFB Trenton)回家。他们会先送到多伦多,之后自行回家。 川顿军事基地的义工为隔离者准备的生活用品。 隔离者提供 《都市报》记者早前透过本地一个租房群群友的爆料,联系到在川顿军事基地隔离的一位华裔母亲。该母亲带着孩子从武汉疫区回到加拿大,眼看就要隔离结束,却面临租房难的困境。 自己房子已租他人 她表示,自己在多伦多附近有房子,但是一早就整租给别人,现在没法突然要求租客搬出,才导致临时需要租房子。“回来以后,为了租房子的事情,碰壁很多,简直觉得受到了侮辱。目前租房子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她气愤地说:“我们被带到这里隔离并不是我们不健康,也不是有感染征状。我们是接受政府的要求隔离,并且在没有问题、被允许出去的时候,能拿到政府颁发的隔离证书。但是我们现在到处租房,一听说我们是中国回来的、湖北来的、是隔离区出来的,就都不愿意租给我们。” 她并认为,在租房过程中受到了歧视,“我觉得我们比那些自己自觉在家隔离的,或者没有隔离的,要好很多。在租房子这件事上,我深深的感到了歧视”。这位母亲强调,她们能够离开基地,表明健康已有政府的保证。她呼吁房东们放下偏见,要对他们的健康有信心。 基地住宿佳 未遭异样对待 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这位母亲表示,在基地的生活被照顾得很好。工作人员很负责地进行一天两次的健康检查,提供良好的食宿,反而没有被异样地看待。 基地户外的孩童玩耍设施。 隔离者提供 “从我开始找房子到现在已经有4、5天了,的确是处处碰壁。我有试过告诉他们,会拿着隔离结束的健康证明来,还是不行。中国房东还会委婉地告诉我要跟夫人商量一下,然后就默默地把我们删掉了。其他族裔的房东直接说不能接受。”她甚至希望能够把隔离的时间加长,“因为这样我会有更多的时间来租房子”。 虽然这位结束隔离的母亲租不到房,但并非所有房东皆是铁心肠,而是愿意伸出援手。 留学生自愿留守武汉 目前还在武汉、无法返回多伦多的辛力加学院(Seneca College)中国留学生Bonny对《都市报》记者表示,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现在就算她能回到加拿大,除了要自行隔离,还要提交体检报告。她选择和家人一起留在武汉,可能要3月底才回多伦多。 Bonny对记者表示,尽管咨询租房碰壁的次数很多,但也遇到了让人暖心的房东Cherry。记者通过Bonny在微信上联系到了房东Cherry,她表示等疫情结束如果Bonny回来多伦多,自己家中还有房间的话,欢迎Bonny来看房。 有房东欢迎留学生看房 根据他们提供的聊天纪录显示,Cherry鼓励Bonny称:“你要是能过了加拿大的检疫,再自我防范隔离一段时间,就没什么问题。有问题,海关、卫生部门也会带你去隔离。我相信加拿大的政府和办事机构。”Bonny对记者续称,最后因为她暂时不能回多伦多,所以她在感谢了Cherry后,让Cherry把房子租给了其他有需要的求租者。 Cherry提供的和Bonny的部分聊天纪录。 受访者提供 如有读者愿意租房给从基地结束隔离、获得了健康证明的同胞,可以拨打电话416-861-8168,分机1564,联系星岛日报。

房東疑為賺更高租金 七道「金牌」趕房客

根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多市一名男租客称,房东为了赚取更高租金,找了许多借口赶走他。该名男租客名叫马德利(Blair Madeley),他和女友在多市柏克岱尔区(Parkdale)的詹姆森大道(Jameson Ave.),租住一间一睡房柏文单位,每月租金为1,200元。马德利在该单位已住了6年,但他早前收到房东发出的“迁出通知书”(即N5表格)。 马德利表示,房东今年向他发出7份“犯规”通告,其中有些属于轻微事项,例如没有把纸箱压平,以方便回收;在单位门外粘贴贴纸等。通告又指,马德利曾威吓大楼管理员,并让他饲养的猫弄脏管理员的柏文单位。 马德利任职夜店保安员,同时也是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学生,他认为房东想赶走他,以便向新租客收取更高租金。 今年有26个案与该大楼有关 根据规定,房东只能依照政府的租金调整指引,向现有租客加租,但对于新租客,则可以根据市价收取租金。 租客权益倡议组织成员韦伯(Cole Webber)亦指出,由于出租房屋供应量不足,如果房东能成功驱逐旧租客,便可以在不受规管下,向新租客收取高昂房租。 马德利收到的“N5表格”中,列出了他的多项“违规”事项,例如在未经房东同意下,换上附有调整光暗功能的电灯开关按钮,安装遥控门锁,以及安装新的淋浴喷头等。 另一份N5表格则指,马德利是租客组织Parkdale Now成员,该组织成员早前到房东的寓所大力拍门和叫嚣,要求房东进行维修。 马德利解释道,他当天没有去房东的寓所,但他承认曾向该组织提供了一份维修清单。 马德利的房东斯科西西亚(Angelo Scioscia),未有回应《星报》记者的提问。 根据多伦多市府网站的资料,今年有26宗调查个案与该幢柏文大楼有关,但其中有21宗个案已解决,即房东已完成被要求的维修工作。 马德利将于11月14日前往业主及租客仲裁委员会(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出席聆讯,为自己的权益进行抗辩。综合报道

專家啥都教 這次教你不交房租如何不被房東驅逐

加拿大各大城市租金不断上涨,租客的负担也越来越重。民意调查公司The Forum Poll最新调查指,多伦多居民平均将月收入的36%用于支付租金,这个数字全加拿大最高。如果一时手头紧无法即时交租,面临房东驱逐的威胁,租客该如何应对? 《星报》开辟一个专栏,为大家解答这类问题。 大都市住户协会联盟行政总监登特(Geordie Dent)就建议租客,遇到房东逼迁,首先不要惊慌,也不必搬出去。 他表示,房东不能随便驱逐租客。首先,他们必须给租客一个机会去支付所欠租金。如果你迟交租金,房东可以给你签发N4表格,该表格是欠租的驱逐通知。登特说,你只要将N4表格视为一个“警告”,而不是驱逐令。如果房东是通过信件、短信和电子邮件驱逐你,那么,你可以直接忽略它们,因为这在法律上不能当作任何根据。 可申请多伦多市府贷款 N4通知会要求你在14天内支付所欠租金,若是每周或每天支付租金,这个付款期限要短一些。如果你无法及时偿还欠租,则可以同意终止租约,但这是自愿,并非强制性。登特表示,你还可以选择继续居住,并到房东与租客局(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与房东对簿公堂。 柏克岱尔区社区法律服务组织(Parkdale Community Legal Services)工作人员韦伯(Cole Webber)表示,如果租客需要协助支付租金,多伦多市府可为部分居民提供贷款。低收入租户可以向多伦多市政府属下的多伦多租务银行(Toronto Rent Bank)申请免息贷款。 那些通过安省援助金(Ontario Works)和安省伤障援助计划(Ontario Disability Support Program),获得经济支持的人士,还可以通过多市“住房稳定基金”(Housing Stabilization Fund)申请贷款。 如果租客长期未能按时支付租金,房东可能会发N8表驱逐,即使这样,也并不意味着房东有权驱逐你。房东必须将你告上LTB,在经过听证会之后,是否驱逐,LTB拥有最终决定权。综合报道

房東將租客趕走 只因出租的公寓換了個名字?

业主要求物业内部分租客,月中前要迁出。 CBC 安省设有《租客保护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规定业主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不得将租客赶走。该法规对于“租客”有清楚界定,一些民居以外的物业如酒店等,不受该法约束。近日,多伦多市一名业主,以自己的物业属于“观光住宿物业”(tourist homes,俗称民宿)、其住客并非“租客”为由,欲赶走物业内部分住客。有市议员和法律服务机构表示,这不过是逃避规管的一个借口。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多市海柏公园附近Roncesvalles街320号一幢大楼内的68岁男住户多鲁克(Zoltan Torok),几周前收到物业管理办公室通知,要求他必须在10月14日前搬出目前居住的单位。多鲁克由今年5月份起,以每周180元租住大楼内其中一个单位。他当时是在报纸的出租广告上找到这个住处。 业主声称该物业属于“观光住宿物业”,因此不必像出租公寓那样受《租客保护法》规管。该法例规定业主不得无故赶走租客。但其中第5(a)条款规定,酒店、旅馆、汽车旅馆、床位加早餐式旅店(B&B)以及其他观光住宿物业等被列为“临时住宿设施”(temporary accommodations)的场所,不受规限。 多鲁克指出,现时管理处要求他和其他住户搬离。据悉,住客是共用厨房和洗手间。他拒绝搬家,并指业主“登广告时说有房屋出租,但没有提到这是观光住宿。我不会走。”他表示,自己从没有收到管理部书面通知。 “如果没有书面文件,没有签字,没有盖章,我不会去理会”,并扬言或会把事情带到法庭。 业主指“客人”有别于“租客” CBC报道指,田土登记显示该幢物业的业主是一家数字公司,于1985年购入。该公司代表鲁克维兹(Samuel Lewkowicz),透过电邮回应CBC表示,物业是一个观光住宿物业,观光之家如同酒店一般经营。住客登记入住,就像入住酒店一样,观光住宿物业中居住的是“客人”(guests),不是“租客”(tenants)。鉴于这种情况,该物业不受《租客保护法》规管。 社区法律服务机构和该区市议员珀克斯(Gord Perks)表示,业主的做法并不新鲜,不过是为了绕开法律规定,将现有的住客赶走,然后将住宅单位装修之后再出租,收取更高租金。珀克斯表示,就他所知这涉事物业是一所住宅楼。他不相信该物业属于法规中提到的任何一类临时居住物业。他希望省府收紧法律,给租客更多保护。 海柏社区法律服务中心(Parkdale Community Legal Services),试图组织该幢大厦的居民集体抗争业主的迫迁。该中心一名工作人员韦伯(Cole Webber),因为前往多鲁克家与他会面,被大厦管理处发出“私闯物业”(trespass)警告,并被告知他被禁止进入该幢物业。韦伯认为,这警告是无效力的。 他认为这幢物业被列为观光之家难以服人。 “一旦你向业主缴了租金,然后住在这个地方,你就建立了一种业主与租客的关系,就应该受到《租客保护法》的保护。”韦伯指一些住户已经在这幢物业居住了许多年。他建议住户不要搬家,大家要组织起来共同抗争。

多倫多什麼樣的房子最好出租?租客最關心的居然是這些!

根据统计,多伦多超过110万户家庭中,差不多一半是居住在出租物业。虽然不是居住在自家的地方,但其实与所有人一样,租客都对居住有各种各样的追求。对于有意出租物业的业主来说,了解这庞大客户群的需要,才能重点出击,作出适当的投资;而租客亦住得高兴,达至双赢。 综合不同的租金报告,在多伦多,租住一个一睡房单位,平均月租大概要2,300元;两睡房单位,大约是3,000元。但是,梦想与现实从来都有着残酷的距离。地产网站zolo.ca一项调查便发现,租客心甘情愿支付的房租金额,与上述银码有着差天共地的距离。 该项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一(35%)的租客,每月愿意支付租金为500至999元。 28%租客愿意每月支付1,000至1,499元租金。只有13%租客愿意每月支付1,500元或以上。 租金未超预算者不足2成 令人感慨的是,只有19%受访者表示,能够在预算范围内租到合适的住房。假如找到心仪的租盘,亦只有8%受访者愿意付出高于最初的租金预算。至于大多数(73%)受访者,则表示会坚持自己的租金预算。问题是,当市场租金叫价比自己的预算高出这么多,租客可以怎样应对?也许,放弃一些“需要”和“想要”的居住条件,才能在理想与现实中取得平衡。 最大吸引是地点近工作 对租客来说,什么才是吸引他们的居住条件?该项调查发现,42%租客想要住在距离工作地点较近的房子,34%想住在邻近公共交通系统的地方,31%认为靠近学校最重要,也有31%表示喜欢住近朋友和家人。虽然很多人家中有养宠物,但65%租客不会以房子邻近狗公园作为考虑因素。 有趣的是,如果租客转换为想购房的买家,近半受访者(46%)会将宠物友善设施作为决定购买的重要考虑条件。 37%受访者希望有新装修的厨房、主人房配备套浴、主层设有浴室。也有34%希望房屋安装了新的冷暖气系统、开放式间隔等。 景观地库可以舍弃 至于哪些是属于租客首次购房时不重视或可以妥协的项目?近半受访者认为,地库单位或姻亲单位(in-law suite)并不那么重要。可以妥协的项目,包括窗外景观(36%)、实木地板(34%)、阳台(34%)等。 租客愿为新装厨浴多付钱 购房人士在选择房子时,希望有新装修的厨房或浴室,但其实租客一样会对租住的地方有此期望。在加拿大柏文投资会议(Canadian Apartment Investment Conference)上提交的一份加国租务市场调查(Canadian Multi-Res Tenant Rental Survey)报告指出,36%租客愿意多付一些租金,租住一个新装修过的厨房及浴室。 具体上,租客愿意每月多付几多钱在某一项目上?设在大厦内的洗衣机及干衣机(11元)、主人套房浴室(11元)、厨房装修(12元)、阳台或户外空间(14元)、有盖泊车位(15元)、居住在新建大厦(18元)、设在单位内的洗衣房(20元)。 该项市场调查的其中一条问题是︰“一个额外的浴室值几多钱?”结果绝对值得业主与租客参考。 有少于10%受访者认为,如果租住单位有多一个浴室,可以多付25至50元月租,17%觉得值50至100元,13%认为可接受100至150元。 额外浴室租金跳升可达700元 虽然基于受访者的回应,就算月租贵150元,租客也愿意租住一个设有多一个浴室的单位。可现实是,通常有多于一个浴室的单位,都是面积较大的单位。亦即是说,租金差距绝不会是区区150元的差别。根据Rentals.ca的9月份租务市场报告,今年1至8月份的共管柏文平均每月租金,一浴室单位要2,250元,一个半浴室单位约2,558元,两浴室单位2,770元,两个半浴室已经要3,346元。可以见到,在细单位租务市场上,就算只是多半个浴室,业主已可多收300多元租金。若多出一个浴室,租金差距更高达520元。与租客愿意付出的,可谓差天共地。 事实上,如果是出租柏文单位,租金差距更大。一浴室单位的平均月租是1,433元,一个半浴室单位约1,774元,两浴室单位2,177元,两个半浴室更要2,265元。即是说,一个浴室,租金差距可高达744元。 为何同样是多一个浴室的单位,租金相对便宜的出租柏文,反而比共管柏文的租金差距为大?报告解释,是因为现在的共管柏文单位越来越细。拥有两个浴室的出租柏文单位,平均面积有1,122平方呎,但有两浴室的共管柏文单位,平均只得957平方呎。 租市同样有Location准则 正如前文所述,地点对于租客来说,是相当重要的考量。根据Rentals.ca的9月份租务市场报告,市中心虽然租金较贵,但仍然大受租客追捧。综合2019年1月至8月所有类型出租住宅的浏览量,最活跃的邮政编码地区,是包括娱乐区、King West、Fort York及湖滨区的M5V地区,其次则是M4Y,当中包括The Village,以及由Bloor Street至Carlton Street之间的Yonge街走廊。 至于多伦多市租金水平较高的区域,基本上是直向从北面Steeles Ave起一直南下至湖滨的Yonge街沿路,以及横向的从东面Beaches湖滩区一直至西面伊陶碧谷的湖滨区。租金最昂贵的邮政编码是M2P地区,当中包括York Mills及Hoggs Hollow小区。 不过,虽然市中心受租客欢迎,但根据资料,市中心最多细单位租盘,伊陶碧谷南面也是细单位集中的地区。如果想要面积大的租盘,伊陶碧谷北面及士嘉堡都有不少独立屋及镇屋单位出租。在M2H地区,即包括北约克的Hillcrest Village小区,在Don Mills Road两边,出租单位的平均睡房数量,是2.9间。相对于包括怀雅逊大学地区的MB区域,平均只有1.1间。 好像Yorkville这些贵价又高需的地区,基于单位面积一般较大,平均呎租反而不是最高。那些以细单位为主且需求大的地区,反而呎租最贵。如金融区所在的M5H地区,平均呎租要4.88元。

150元在你家後院搭個帳篷 你願意嗎?

一名青年周一(7月29日)开始在广告网站Cragslist提出以月租150元,征求温哥华任何一间房屋的后园,让他可搭营居住,承诺不会为屋主的生活带来影响。 青年在广告上称,不会骚扰屋主,只会在帐篷内睡觉,其余时间会离开。 23岁的康奈(Connor)接受本地电台News 1130访问时表示,出此下策部分原因是自己的错误,另外是温市的房屋市场问题,他希望能找到低成本的居住环境,让他可还清债务。他称,除非与双亲居住,否则温市没有住处是可负担的。康奈说,只要他有一个好的帐篷和一部小型发电机,每月的居住成本只需150元,但他知道不能于森林或长时间在营地逗留,故要寻求后园栖身。 市府附例不容许 有评论指,如果广告内容认真,将反映温哥华的可负担房屋短缺问题的严重性。一名业主本年初于Cragslist内刊登广告,以数百元月租,出租一个只有储物室大小的地方给租客居住。 不过,据温市的牌照和土地规划附例规定,业主不能将后园租予他人搭营居住。市府向CTV解释,附例目的是确保租客有安全、及提供排污、食水和电力系统的地方栖身。综合报道(图片来源pixabay)

加拿大民調顯示:子女租房住 父母也要輸血

由于加拿大主要城市的住房负担能力问题依然存在,“父母银行”不但要为购房提供资金,还要负担子女们的租房费用。 加拿大FP Canada委托进行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加拿大人口的很大一部分正在从父母那里得到帮助以支付租金。 在子女年龄在19岁及以上的父母中,约35%的人表示,他们曾帮助子女支付房租,而子女未满18岁的父母中,36%的人预计未来也会这样做。 根据rentals.ca的月报,在多伦多市中心,一居室的平均租金为2,266元。在温哥华,一套类似的公寓,业主的平均要价为1990元。 即使在住房市场不景气的卡尔加里,平均租金也远高于每月1000元。租金数据显示,今年6月,一居室的均价为1390美元。 加拿大FP消费者权益倡导者凯利•基恩(Kelley Keehn)在调查结果中附带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加拿大许多地区的房价都处于前所未有的水平,许多加拿大年轻人几乎不可能在没有父母帮助的情况下进入市场。” 调查人员也提到了住房拥有率的问题。在孩子未满18岁的父母中,48%的人表示,他们计划帮助孩子完成首次置业。与此同时,24%的19岁及以上儿童表示,他们已经这么做了。 基恩指出,高房价给加拿大家庭带来了压力。基恩说:“这给父母施加了压力,迫使他们采取激进的措施帮助孩子买房,包括动用他们的退休储蓄或自己的房产。”(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多倫多市中心租金全國最貴 2睡房需時薪73元

  多伦多市中心卑街一带的租金是全国最贵,要有73.17元的时薪,才负担得起2睡房单位。全国只有3%社区的2睡房单位租金,是全职最低时薪打工仔负担得起。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CPA)指出,各级政府的房屋政策只顾及置业的可负担能力,忽略了有三分之一租屋居住家庭的需要。 报告显示,依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的标准,可负担得起的核心住宅需要(Core Housing Need)是税前收入30%或以下。以2睡房单位为基准,是因为有50%的出租单位是2睡房,1睡房单位有36%,套房单位和3睡房单位各占不足10%。以全国平均计算,最低时薪要22.4元才负担得起一个2睡房单位租金,即使是1睡房租金的最低工资也要20.2元。 报告指出,依各省规定的最低工资计算,全国795个社区之中,只有24个社区(3%)的2睡房租金,是全职最低时薪打工仔可负担得起。1睡房单位情况略有改善,有70个社区的租金在最低收入打工仔的可负担范围内,但也只得9%。 大多区全超出可负担能力 CCPA高级经济师及报告撰写人麦当劳德(David Macdonald)指出,大多伦多地区和大温哥华地区这两个全国最大都会的租金,远远超过这个上限。 领取最低时薪的打工仔在大多伦多地区租一个2睡房单位,需要工作96小时;在温哥华租一个2睡房单位,更需要工作112小时,相当于每星期工作6天,每天工作18.6小时。 温哥华的屋价是全国最高,但全国租金最贵的前3名,多伦多占两席。多市中心卑街(Bay Street)的2睡房单位,时薪要73.17元才可以负担。在温哥华的北福溪(North False Creek)租屋,时薪要60.93元。多市湖滨和中央岛也要有53.01元的时薪才负担得起。 报告显示,大多伦多地区的当士维(Downsview)、Mount Pleasant West和密西沙加中(Mississauga Centre)各有超过10,000个出租单位,但全部都超出可负担能力。当士维的2睡房单位时薪要28元,密西沙加中的时薪要31元;换言之,只领最低工资的打工仔,每星期要工作超过80小时才负担得起租金。在Mount Pleasant West租2睡房单位,时薪更要43元。虽然士嘉堡区的租金相对较低,时薪23至25元便负担得起,但已经高出安省最低工资10元。 他指出一般房屋政策只着重买屋,但全国有470万家庭是租客,常中大部分人是领取最低工资。全国有四分之一打工仔的时薪,不超出各省最低工资3元;当中有41%是成年夫妻,有子女或没有子女约各占一半。 吁政府应关注470万户租客 报告指出,扣除共管柏文(Condo)后,全国租金相当稳定,2001年2睡房单位的租金,只需要17元时薪便可负担得起,2018年也只是调整至时薪20元。加拿大在70至80年代,每年兴建超过10万个出租单位,但联邦政府削减可负担得起房屋拨款后,新建出租单位跌至每年一万个。 他表示联邦大选在即,各政党应提出政纲鼓励兴建更多可负担得起的出租单位,以冷却租赁市场的租金。

租房時要當心!留學生遭到房東這樣的待遇!

澳大利亚新州大学近日发布的“何以为家”(No Place Like Home)报告显示,在悉尼的留学生遭到无良房东的经济剥削。   据报道,报告显示,一些无良房东房租要价过高,突然上涨房租,并且拒绝遵守法律合同。由于学生住宿市场紧俏,一些房东利用留学生对合法权益不了解的情况对他们进行剥削。   新州大学讲师兼人权机构主管拿瓦兹(Maria Nawaz)表示:“许多留学生在网上寻找房东,直接把房租交给未经证实身份的房东。当留学生抵达悉尼后,他们发现租住的房屋比广告上的更破,或者出现其他糟糕的情况。而留学生不像普通租客那样能够获得法律保护,他们在寻求帮助时也会遭遇障碍。”

多倫多男子在網上詐騙租客約2萬元!於上周落網

皮尔区警队拘捕一名涉嫌在Kijiji网站上,以假出租房屋行骗约两万元的男子。警方相信,有更多受害人,希望事主报案。 皮尔区警方表示,一名骗徒从去年10月至今年5月期间,在Kijiji网站刊登广告,声称密西沙加市近皮尔逊机场Goreway Drive夹Morningstar Drive附近有一个房间招租。多名受害人被要求透过电子过数方式,缴交第一个月和最后一个月的租金。疑犯取得款项后就去如黄鹤,失去联络。 料有更多受害人警吁报案 警方在6月26日拘捕33岁的多伦多市居民Steyn Kalala,控以公众欺诈(Defraud the Public)罪名。疑犯获准保释,在本月再出庭。 调查人员初步点算的诈骗金额合共约两万元,但相信有更多受害人未报案。 警方呼吁民众,致电905-453-2121内线3335联络诈骗组,或内线3373直接向负责该宗案件的警员Cat. Sean Bitmanis报料;也可以匿名方式致电1-800-222-TIPS(8477),向灭罪热线提供线索。 警方又提醒市民,不要向陌生或未经核实的个人预付商品或服务的费用。 本报记者

多倫多有位臭名昭著的「專業租客「 多次欠租金卻能成功脫罪?!

■■“专业租客”瑞根欠租2年被裁定欺诈罪名成立。CBC 多伦多一名“专业租客”,欠租金2年终被裁定欺诈罪名成立。这并非瑞根首次犯案,但为何他可以多次成功脱罪?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个在多伦多臭名昭著的租客名叫瑞根(James Regan),他通常穿着昂贵的衣服,举止言谈具有十足的职业风度,因而给房东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在租金到期时却拒绝付款,与他打过交道的物业经理都称他为“专业租客”。 他自2014年以来,分别在三处高档住宅欠租。多名业主投诉这名“专业租客”在2014年11月至2016年11月期间未付租金。被告于2017年8月遭警方控罪,周二被法庭裁定三项5,000元以上诈骗罪名成立。 多次涉案均脱罪 这并非瑞根首次犯案,但都被他成功逃脱罪责。 他此前曾经欠付价值1.8万元的家具款;在信用申请失败后,没有将开走的新车交还车行,并且未经许可盗刷一名男子的信用卡超过700元。所有这些案子都有警方介入调查,不过,最后都被裁定是民事纠纷。 2017年9月,瑞根涉嫌袭击其中一名遭他欠租的业主Lucy Chik,但仍然被他脱罪。 瑞根周二被定罪后已被收监,判刑聆讯将在7月29日进行。 本报综合报道

「共居」模式正在流行 加拿大開啟租房新模式!

■■图片来源:Node 由加拿大企业家共同创办的“共居”(Co-Living)管理公司Node,正在世界各大都市发展这种理念,为千禧代提供有吸引力的租房选择和建立社区联系的机会。Node创始人赫拉表示,他之前的工作经验,促使他萌发了通过住房市场发掘建立社区新模式的想法。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28岁的多伦多人阿里(Khatija Ali)去年从温莎大学(University of Windsor)毕业后,前往纽约创业。 在寻找住所时,阿里对一套两居室单位一见钟情:布置高雅、电器高档,且位于布鲁克林的一个中产阶级迅速聚集的社区。但她很快发现这不是一栋普通的公寓建筑。 加拿大首幢共居楼座落安省 这栋公寓由一家名为Node的公司拥有并管理。在过去数年中,Node和其他十多家业内同行,总共募集了数亿元资金,在全球最大和最昂贵的城市中推广“共居”的理念,希望为房屋租赁市场带来变革。 共居有很多不同形式,但典型共居建筑的最佳定义是公寓单位、大学宿舍、酒店和高端住宅的组合。大多数共居公寓单位都很小,有些仅几百呎,浴室和厨房公用。共居管理公司在对建筑进行改造时,希望容纳更多的租赁单位,让那些原本负担不起理想社区的人士也有能力负担。 由于减少了私人空间,共居建筑提供宽敞的公共空间,如休息室、健身房和热水浴缸,以及酒店式设施,包括免费Wi-Fi、水电和房间打扫服务等。 Node公司由多伦多长大的加拿大企业家赫拉(Anil Khera)共同创建,目前在纽约、都柏林、伦敦和洛杉矶拥有共居建筑。公司还购买了安省科技中心基秦拿-滑铁卢(Kitchener-Waterloo)的一幢建筑进行改造,计划在明年底之前开始运营在加拿大的第一幢共居理念设施,之后计划在全国拓展。 赫拉表示,他之前在一家私募股权房地产投资公司的工作经验,促使他萌发了通过住房市场发掘建立社区新模式的想法。 对于像阿里这样的共居公寓租户来说,Node公司的理念很有吸引力。阿里说,她初来纽约,不认识任何人,而租住共居公寓犹如进入一个社区,可以和同等层次的人建立联系,这对她非常有益。 本报综合报道

令人作嘔!女子租房九年不打掃 退房時房東嚇壞了…

泰国一名长相清秀的女子9年前租了一间房间,期间房东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该名女租客平常穿着打扮也十分整齐。不料退租时,房东才发现该女子9年来,从不打扫家居,收楼时才发现,屋内肮脏不堪,宛如废墟。 据报,泰国当地一名网友在fb上分享了多张照片,只见厕所内到处都是陈年黑垢,仿佛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不管是墙壁还是地板,几乎没有一处是干净的,令人作呕,屋主看见房间瞬间傻眼,事后才得知,将房间租给女子的9年时间,她几乎从不打扫房间。 屋主请来的清洁工表示,当她一踏入房间,就被浓烈的臭味吓坏,且充斥屋内的黑色顽垢很难清理,他们还出动了至少5名清洁工来打扫,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才终于将房间整理干净。该名清洁工指出,「最难对付的地方就是厕所,她从事这行那么多年,不曾遇到过比这更脏的屋子」。 来源:巴士的报

拖欠房租卻報警投訴屋主?旺市「噩夢租客」讓他損失15000元!

Israt Khan搬出Mohar在旺市的房子时,她居住过的地下室被弄得一团糟。吃剩的食物来不及收拾,和瓶瓶罐罐一起堆在灶台上。两个月之后,屋主Mohar告诉CBC,他还没有清理完这些垃圾。据Mohar预测,地下室的损毁约为15,000加元。 事情是从2018年8月开始的。Mohar说,女租客Khan带着男朋友搬进了他家的地下室,很快,两人就停止了缴付房租。 “第二个月,她只给了我一半的房租;第三个月,她就什么都不付给我了。”Mohar说。 据Mohar指称,停付房租之后,Khan开始不停地打电话给警察、消防局等紧急服务部门,举报、投诉屋主。 “她声称我攻击她,说我在她裸睡的时候从窗户偷拍她。又一次,她打电话报警说:‘噢,他偷了我要洗的衣服。’” 约克区警方证实,的确多次因为接到有关房东房客纠纷的报案,而赶到Mohar家。但最终都没有控罪。 据称,一连6个多月,几乎每天都有警察到Mohar的家里来。 “有一次周日,凌晨1:30,警察来敲门,说她(Khan)要洗的衣服在我的洗衣机里,让我给她开门。”Mohar说,Khan可以因为洗衣房的们锁上了而报警。 “她几乎每天都报警——没什么原因也报警——对警察说:他偷了我要洗的衣服,他偷了我的洗衣液。” 除了Mohar之外,多伦多地区还有两名房东曾经公开警告大家,小心这个名叫Israt Khan的“噩梦租客”。 据CBC消息,这些房东的叙述与Mohar惊人的相似。他们也说Khan搬进来之后,拖欠房租,报警投诉房东,还拒绝搬出。 去年11月以来,Mohar先后给Khan下了两封驱逐通知,其中一封给出的理由是她不付房租,第二封是因为Mohar需要收回Khan居住的地下室给个人使用。但Khan直到今年3月才搬出来。 Mohar说,这是因为安省房东及租客委员会的步骤较长,需要较长的时间来处理。 Khan在搬出去之前,曾在这个地下室经营两份生意:买卖植物和准备饭菜。 搬出两个月之后,屋主Mohar还在清理她留在地下室中的垃圾和杂物。 CBC采访的Khan的前房东们,在出租之前都没有检查过Khan的背景和信用度。 Mohar坦言:“如果我做了这些,可能就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图片来自:Mohar 作者:星岛都市网智苏 参考: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vaughan-landlord-speaking-out-about-tenant-1.5126515

來回校園耗3小時 華裔學生們都紛紛打算這麼做…

■■怀雅逊大学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由万锦市乘公交车单程需时个半小时。网上图片 子女从高中升读大学,作为父母当然会为孩子筹备一切;居于万锦市的黄太,其女儿将于今年9月入读多伦多市中心怀雅逊大学,她称会先让女儿乘公共交通工具上学,若女儿感到在交通上花费太多时间,就考虑在校园附近租屋。 多市中心房屋租金高昂已是众所周知的事,黄太的女儿今年9月将入读市中心怀雅逊大学,虽说其位于万锦市的家与大学均都是在大多伦多地区,但始终与家有一段距离,黄太称会先让女儿尝试从万锦市乘坐GO火车,到多伦多市中心上学,她形容这对一直鲜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女儿来说,是新的生活体验。 母亲将陪女儿看房实地视察 谈到从万锦市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到多伦多市中心,动辄或每程需一个半小时,即差不多每天来回校园需3小时左右,漫长的乘车过程或会影响其学习,甚至有学生称因交通漫长而缺课,黄太说如发现交通所占时间太多,也打算在校园附近租楼。 黄太说曾听闻有房东知道租客是大学生,竟要求学生先预付一年房租,而且要以现金或现金支票支付,此举是违反安省租务条例;黄太又表示,一般来说7至8月,在大学校园一带的租金相对其他月份高昂,原因该时期正值是海外留学生或来自其他省份的大学生,拖着行李箱找租屋的高峰期,但至10月份或之后,大学生租屋市场相对淡静,故不担心租金问题。 大学宿位连膳食月费1,300元  同样居于万锦市的柯先生,他女儿将于今年入读渥太华大学,他表示,早前偕女儿到渥京视察大学情况,包括大学宿位。据他了解,女儿首年入读大学,大学安排了宿位予新生,然而膳食加上学生宿位,每月合共需1,300元。 谈到有学生慨叹大学内膳食与宿舍质素欠佳,收费与质素不相符,校方应“愧对”学生,柯先生认为入学首年,在学校用膳及住宿,先了解当地环境在所难免。当升读第2年时,即使想在校内找宿位亦不容易,他也打算在女儿入读后,到渥太华了解租屋情况,更会向一些有子女在该大学就读的家长“取经”,再作安排。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