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富商苑剛分屍案宣判!趙利獲刑10年半

案中死者苑刚。 资料图片 杀害西温42岁华裔富商苑刚并分尸108块的赵利,被卑诗最高法院周一以误杀罪和辱尸罪判处10年半刑期,除去他已经羁押的时间,赵利需再服刑2年零4个月。 卑诗最高法院法官舒尔蒂斯(Terence Schultes)周一说,赵利用锤打苑刚、用枪杀害他,砍他的时候还把苑刚想象成熊,这整个气氛“非常诡异”。 舒尔蒂斯未能找到赵利二级谋杀罪的必要意图,于1月份裁定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误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 ■赵利被判处10年半刑期。资料图片 今年60岁的赵利是死者苑刚的表姐夫,两家人一同生活在事发的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号的一幢西温豪宅内。2015年5月2日晚上,赵利和苑刚发生暴力冲突,赵利称原因是苑刚要求赵利将女儿赵一铭嫁给他。赵利大怒,并斥责苑刚想法乱伦。 法官指凶案气氛“非常诡异” 赵一铭是赵利和妻子唯一的孩子,苑刚称赵利的妻子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但赵利仍然认为这是乱伦,“像个野兽一样”,赵利后来对警察说。 两人追打过程中,赵利顺手抄起一把锤子阻挡对方殴打,但其后锤子脱手,苑刚也因用力过猛跌倒,赵利则趁机跑回屋内取枪,再返回屋前与苑刚对峙。伏在地上的苑刚举锤打他,赵利脚下踏空、身体晃动导致第一枪打出。此后苑刚左手拉住枪管,右手向前伸几乎抓到赵利,赵利向后躲时第二枪就响了。赵利被指之后还将苑刚尸体用电动工具肢解成100多份,装入多个袋内。警方发现装有尸块的12个纸箱,还在冰柜内发现一件尸块。 被告狱中行为良好 赵利的妻子李小梅和岳母事发时外出散步,苑刚被枪击不久,李小梅和岳母就回来了,当她们看到倒在血泊里的苑刚时,顿时吓坏了。赵利让太太和岳母母离开,并告诉她们这不关她们的事,叫她们赶快走。 两人离开后,赵利把苑刚的尸体拖进车库,找到一把黄色电锯,肢解了尸体,并装进塑胶袋。当时家中的保姆曾走进车库,但看不到他在做什么。赵利讹称自己猎到一只熊。 随后,赵利到厨房清洗电锯和之前砸苑刚的铁锤,同时把门外地上的血迹都冲洗干净。由于当时没有想好如何处理尸块,加上害怕和太累,他决定先睡一觉。 李小梅离开房子后打电话报警。警察于是致电赵利,叫他从房子内出来,随后他被警方带走。 此前从未打过架的赵利在狱中也是模范生,他只会说一点英语,在监狱找了份工作,并把微薄的工资捐给了慈善机构。

必看!詳解!涉及分屍爭產情色的加西華商苑剛被屠殺內情

法官裁定被告赵利误杀和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资料图片 经过两天的判词宣读,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终于在周二宣判。卑诗最高法院裁定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而误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法庭将在本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赵利的律师就表示,该判决是相对理想的结果。 此案从周二上午11时半开庭,直到下午3时后才结束。期间,法官舒尔特斯(Terrence Schultes)就案件调查结果,以及检方、辩方提供的证据和相关证词做分析。他强调,对于被告赵利杀害和肢解死者苑刚的事实毋庸置疑,重点在于被告行凶时的心理状态,是否有足够证据显示,他是蓄意杀害对方,才能构成二级谋杀罪名。 之前辩方强调,赵利是在苑刚的挑衅下失去理智才酿成凶案,因此不是蓄意杀人行为,而且当时受害者手中持有锤子,被告是出于自卫才杀死对方。辩方也希望法官接受心理专家对被告精神状态的评估报告,包括指被告当时存在“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 response),即在面临危险时的应急反应,是决定逃跑还是放手一搏。 图为死者苑刚。资料图片 对尸体不敬罪同时成立 检方则认为,赵利对警方的供词和之后在法庭上的证词前后不一,要求法官以警方供词为准,同时也要求法官对心理专家的评估报告不予采信。 结合血渍分析和调查结果,舒尔特斯认为苑刚至少有一处枪伤,是在近距射程(point-blank range)被击中,更因此合理怀疑赵利自卫行为的说法。同时,他认为被告肢解死者并非是因为精神问题,更像是出于抛尸的目的。他也指出,相信被告最早对警方的供词更接近真相。 即便如此,舒尔特斯表示,被告与受害者之间发生争执,但没有充分证据显示被告在犯罪过程中,故意令受害人死亡或令受害者身体受伤,即是明知这种伤害可能导致死亡,仍不顾后果地攻击受害人。因此,他在最后做出裁决,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判决误杀以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 误杀罪最低只监禁4年 现年59岁的被告赵利,周二在一名狱警的押解下到庭。他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系一条深灰色领带,精神状态不错,神态平静。他在法院普通话传译员解释下聆听法官宣判。法官宣读判决后,赵利的状态仍比较轻松,并没有大幅度的肢体动作,在与代表律师短暂交流后,他由狱警押解离开。法院将在1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被告将以视像方式出庭。 根据加拿大《刑法》(Criminal Code),误杀罪名最低刑期为4年,最高可判终身监禁。而二级谋杀罪名若成,将被判终身监禁。 苑刚被杀案发生在2015年5月2日晚上,时年55岁的被告赵利是死者苑刚的表姐夫,两家人一同生活在事发的西温豪宅内。根据法庭文件,被告当天和苑刚发生暴力冲突,原因是苑刚要求赵利将女儿赵一铭嫁给他。赵利大怒,并斥责苑刚想法乱伦。 据赵利供述,两人追打过程中,赵利顺手抄起一把锤子阻挡对方殴打,但其后锤子脱手,苑刚也因用力过猛跌倒,赵利则趁机跑回屋内取枪,再返回屋前与苑刚对峙。 赵利在庭审作证解释开两枪过程时说,伏在地上的苑刚举锤打他,赵利脚下踏空、身体晃动导致第一枪打出。此后苑刚左手拉住枪管,右手向前伸几乎抓到赵利,赵利向后躲时第二枪就响了。不过,赵利案发后接受警员问话时,却没有提及该过程。 赵利被指之后还将苑刚尸体肢解成100多份,装入多个袋内。警方发现装有尸块的12个纸箱,还在冰柜内发现一件尸块。 被告律师乐见 二级谋杀不成立 被告赵利二级谋杀指控由于证据不足,被卑诗最高法院法官宣判该项罪名不成立,赵利的代表律师在庭审结束后,对法官的判决表示“高兴”。 赵利代表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周二在庭外表示,控方一直试图证明被告的犯罪行为是蓄意的“谋杀”,但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说法,对于法官最终判定罪名为“误杀”,也是辩方更乐见的结果。他并认为,法官是在对所有证据进行仔细、全面的审查之后,才作出的合理裁决。 另外,赵利曾就事件从开始的争执演变成为致死案件表现出悔意。唐纳森相信,这也是法官合理怀疑被告是否蓄意杀人的原因之一。 唐纳森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倪怡婧摄 预计仍需关押一段时间 唐纳森形容赵利是个羞怯、有礼貌的人,之前没有任何犯罪纪录,在事件发生前一直是个守法公民,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加拿大,都是一个对社区有贡献的人。认识他的人,都难以相信他会与这样的事件联系到一起。 对于之后的量刑,唐纳森表示,误杀罪名最低刑期为4年,对尸体不敬罪名最高刑期为5年,而若是谋杀罪名成立,最低刑期就为终身监禁。他补充说,从被逮捕至今,赵利已经被羁押4年半,因此,预计之后还需要继续关押一段时间。 凶案涉涉及分尸、争产、情色   外媒也专题报道 早在2015年5月发生的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案发后一直受到加拿大华人社区、中国及各地华人,乃至主流媒体的关注及报道。此案包含凶杀、分尸、富豪、争产乃至情色等诸多引入注意的内容,在凶杀案审理过程中,苑刚留下约1,600万元遗产民事争夺案也审理,共有5个为苑刚生下子女的华裔女子,先后在法庭作证,讲述自己与苑刚认识、交往及情爱的过程。 赵利一家早于苑刚移民加国(见附表),赵利的妻子李小梅是苑刚的表姐,虽然两人并无血缘关系,但当苑刚案发当日要求赵利同意将女儿嫁给他,以换取将来赵利以自己的发明成立公司50%股份时,赵利暴怒更斥责苑刚“乱伦、畜生不如”,两人由此发生打斗及赵利开枪杀人。 苑刚曾帮助赵利夫妇及女儿赵一鸣获得就业机会,而赵一鸣更曾主持电视节目《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在节目中展现自己的豪华生活。 此案也引起《纽约时报》的关注,该报记者曾在去年年底来到温哥华,旁听苑刚遗产争夺案,更以《一场谋杀,一个破碎的加拿大移民梦》为题刊发报道。 5位女性为苑刚生孩子  赵利在庭审作证时,多次指证苑刚人品低劣、喜欢炫富,与多位女性有性关系并生下多个子女,但却不尊重女性,更目睹苑刚辱骂自己的母亲。赵利斥责苑刚私生活极度混乱,指苑刚在西温住宅居住时经常带女人回来同居,“几乎每天换一个”。而赵利妻子李晓梅则供称,苑刚经常换女友,但常来家中且她能叫出名字的有10多人。 为保护参与争夺苑刚遗产的未成年人隐私,法庭在审理争产案时颁布了严格传媒报道禁制令,不能提及孩子出生城市,他们母亲的名字只能以M加数字代替。5位母亲的作证,展现了苑刚的生意、生活,他追求每个女子都有一段独特的故事。 例如,M3供称,苑刚善于结交朋友,他最初以低价购买二手燃油,经技术处理后再高价转售出去,由此成功获得第一桶金。M3更表示,知道苑刚有座驾挂可进出中南海的车牌,她说只能猜测苑刚的一些生意可能同政府有关。 当年凶案发生后,警方封锁进出豪宅的道路展开调查。资料图 交往68女 苑刚性爱视频被睹 而M5的证词最能反映出苑刚私生活的混乱,她在法庭供称她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综合报道      星报温哥华记者 倪怡婧 采访 

加西富商苑剛分屍案判決 碎屍萬段居然還是誤殺!

图为死者苑刚。资料图片 经过两天的判词宣读,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终于在周二宣判。卑诗最高法院裁定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而误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法庭将在本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赵利的律师就表示,该判决是相对理想的结果(详另文)。 此案从周二上午11时半开庭,直到下午3时后才结束。期间,法官舒尔特斯(Terrence Schultes)就案件调查结果,以及检方、辩方提供的证据和相关证词做分析。他强调,对于被告赵利杀害和肢解死者苑刚的事实毋庸置疑,重点在于被告行凶时的心理状态,是否有足够证据显示,他是蓄意杀害对方,才能构成二级谋杀罪名。 之前辩方强调,赵利是在苑刚的挑衅下失去理智才酿成凶案,因此不是蓄意杀人行为,而且当时受害者手中持有锤子,被告是出于自卫才杀死对方。辩方也希望法官接受心理专家对被告精神状态的评估报告,包括指被告当时存在“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 response),即在面临危险时的应急反应,是决定逃跑还是放手一搏。 对尸体不敬罪同时成立 检方则认为,赵利对警方的供词和之后在法庭上的证词前后不一,要求法官以警方供词为准,同时也要求法官对心理专家的评估报告不予采信。 结合血渍分析和调查结果,舒尔特斯认为苑刚至少有一处枪伤,是在近距射程(point-blank range)被击中,更因此合理怀疑赵利自卫行为的说法。同时,他认为被告肢解死者并非是因为精神问题,更像是出于抛尸的目的。他也指出,相信被告最早对警方的供词更接近真相。 即便如此,舒尔特斯表示,被告与受害者之间发生争执,但没有充分证据显示被告在犯罪过程中,故意令受害人死亡或令受害者身体受伤,即是明知这种伤害可能导致死亡,仍不顾后果地攻击受害人。因此,他在最后做出裁决,被告赵利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判决误杀以及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 法官裁定被告赵利误杀和对尸体不敬罪名成立。资料图片 误杀罪最低只入狱4年 现年59岁的被告赵利,周二在一名狱警的押解下到庭。他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系一条深灰色领带,精神状态不错,神态平静。他在法院普通话传译员解释下聆听法官宣判。法官宣读判决后,赵利的状态仍比较轻松,并没有大幅度的肢体动作,在与代表律师短暂交流后,他由狱警押解离开。法院将在1月15日举行量刑聆讯,被告将以视像方式出庭。 根据加拿大《刑法》(Criminal Code),误杀罪名最低刑期为4年,最高可判终身监禁。而二级谋杀罪名若成,将被判终身监禁。 苑刚被杀案发生在2015年5月2日晚上,时年55岁的被告赵利是死者苑刚的表姐夫,两家人一同生活在事发的西温豪宅内。根据法庭文件,被告当天和苑刚发生暴力冲突,原因是苑刚要求赵利将女儿赵一铭嫁给他。赵利大怒,并斥责苑刚想法乱伦。 据赵利供述,两人追打过程中,赵利顺手抄起一把锤子阻挡对方殴打,但其后锤子脱手,苑刚也因用力过猛跌倒,赵利则趁机跑回屋内取枪,再返回屋前与苑刚对峙。 赵利在庭审作证解释开两枪过程时说,伏在地上的苑刚举锤打他,赵利脚下踏空、身体晃动导致第一枪打出。此后苑刚左手拉住枪管,右手向前伸几乎抓到赵利,赵利向后躲时第二枪就响了。不过,赵利案发后接受警员问话时,却没有提及该过程。 赵利被指之后还将苑刚尸体肢解成100多份,装入多个袋内。警方发现装有尸块的12个纸箱,还在冰柜内发现一件尸块。

富豪苑剛分屍案裁決再延 兩周後判決

西温华裔富商苑刚被谋杀及分尸案庭审已结束,正等待卑诗最高法院作出裁决。不过,法院在11月5日(周二)开庭时,再次宣布将宣判日期后延,计划11月20日才有判决结果。 这已经不是法院第一次延后宣判。10月18日开庭时,法官就以仍需时间斟酌判词为由,将宣判日期顺延至11月5日。 赵利周二短暂视讯出庭 此次再度延期宣判,法官表示是因为仍有一些“困难”。预计11月20日法庭会有最后结果,整个宣判过程要耗时3个小时,并要求被告赵利亲自到庭。 被告赵利。资料图片 赵利周二通过视讯短暂出庭。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赵利身穿红色囚服坐在镜头前,看上去精神不错,法庭现场由一名普通话传译员,向他解释法院决定。当法官就再次延期向他致歉时,他则微笑点头回应,全程并未发言。 赵利被控二级谋杀,他是否意外开枪导致苑刚死亡,成为二级谋杀或者误杀定罪的关键。赵利的辩护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说,赵利案发次日被捕后,由一位说普通话的华裔温市警员问话。在赵利的供词中,找不到可以证实他有计划或故意开枪的证据。 此案案发于2015年5月2日,赵利被控在西温一间豪宅内开枪导致苑刚死亡,并将尸体切割约100份装入多个袋内。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控罪。 本报记者倪怡婧

苑剛遺產案:M2突然撤訴 轉為辯方證人

遭谋杀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于去年11月26日开审,至12月14日结束,其中母亲2(M2)在12月初突然撤诉,获法院批准转为辩方证人,协议金额没有公开。 分别代表5个孩子的多位律师于结案陈词时,分别引用加中不同法律对于婚姻和配偶的定义,力证本案唯一原诉人母亲1(M1)与苑刚之间不属于夫妻关系。M1的律师对此作出反驳。 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表律师指出,从M1提供与苑刚之间的微信聊天纪录来看,苑刚与M1之间没有恋爱关系。他从未向M1说过恋人之间的浪漫说话,也没有提过要让M1来加拿大,或是移民来加拿大。 4孩律师指苑刚从没顾及M1 此外,他们也很少以夫妻身分一起参加社交活动,只有家人认可他们的关系,即使孩子在学校要求父亲参与的活动,苑刚也没有参加。苑刚亦不向M1提供生活费,M1的钱主要来自苑刚母亲以及M1自己的母亲和家人。 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称,苑刚的生活方式形同花花公子,他从未想过与任何一位孩子的母亲真正结婚,但很明显他想要孩子。如果他有机会写遗嘱,相信也不会把钱留给M1,而是留给孩子们。 2号儿童的代表律师表示,尽管苑刚有很多钱,但苑刚在经济上没有支持M1和她的孩子,M1在家乡城市居住的房子也不是苑刚购买,并且登记在M1孩子的名下,M1亦从不认为这物业是属于她的。此外,M1几乎没有任何与苑刚的合照,苑刚和M1的孩子的合照也非常有限,M1亦无法提供与苑刚之间的电话通话纪录,微信的聊天纪录亦不足以证明她和苑刚的夫妻关系。 4号孩子的律师亦指出,苑刚只是想要孩子,这数位母亲都并非意外怀孕,而是苑刚有计划而为之。他只是孩子的父亲,没有意愿与任何人结婚。 不过,M1的律师反驳时强调,苑刚所居城市与M1所居城市相距不远,相信二人可经常见面;而数位律师引用很多苑刚母亲书信中的内容作为证据,以证明苑刚对M1缺乏经济支持和联系,但M1曾提出她认不出苑母书信的字迹,而苑母亦未能出庭作证,因此苑母的书信是否可信存在疑问。 此外,M1与苑刚在中国时虽然分居国内两个不同城市,但这两个城市间的距离犹如从温哥华国际机场开车到威斯勒般,对于开车的人而言并非太远,苑刚每周开车回去与M1见面两三次并非不可能。综合报道

富豪苑剛遺產案:法官判M1無遺孀身分 無法先分一半身家

苑刚2015年5月在西温遭谋杀及分尸。资料图片 ■苑刚与M1部分交往史 本报记者王学文报道 卑诗最高法院周三裁定,遭谋杀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中的唯一原诉人(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败诉,法官不认为她与苑刚有夫妻关系,这意味着她将无法以苑刚配偶身分先获得苑刚一半遗产。 卑诗最高法院周三裁定M1败诉。资料图片 据法庭文件显示,M1称自己和苑刚是夫妻关系,而另一名自称苑刚配偶的原诉人(法庭代号母亲2,简称M2)在审判过程中撤诉,因此,M1的身分判定成为遗产争夺案的焦点。苑刚的遗产估计在700万至2,100万元之间,如果M1被裁定为苑刚配偶,她就拥有最先遗产分割权,先获遗产的一半;如果她不被认为是配偶,则由5个不同母亲的苑刚子女共同分配遗产。 苑刚1973年生于中国,他与一名加国女子于2005年9月结婚,后于2007年以永久居民身分移民加拿大,但在同年8月与该女子离婚。法庭相信,苑刚是为移民而假结婚。 除M2移居加国 其他母亲居中国 苑刚死前与疑凶赵利一家住在西温,家中还包括赵利的妻子、女儿及岳母。苑刚与本案中所有5个母亲都于中国相识。除M2移居加国外,其他几位母亲都继续在中国居住。M2的孩子在苑刚死前不久还搬去与苑刚同住。 M1于2004年在朋友聚会上认识苑刚,当时她年仅16岁。随后她搬入苑刚父母家与苑刚同居,并曾堕胎。苑刚之后告诉她,计划通过假结婚为她办理加拿大移民,她在数日后,即与苑刚相识并同居的当年年底,搬出苑刚父母家(见附表)。 2008年12月,21岁的M1生下小孩(法庭代号1号儿童),那时苑刚才35岁。 M1称,苑刚曾于2010年讨论过要她和孩子搬到加拿大,但她不感兴趣。2011年,她搬入苑刚弟弟苑强在家乡城市购买的柏文,房子写在她孩子的名下。 苑刚父亲2011年被诊断出患癌后,M1称她经常前往医院照顾,苑父向人介绍她为“儿媳妇”,她则称苑父为“爸爸”。苑刚死后,M1把苑刚的骨灰带回中国,并以佛教仪式安葬超度。 苑强为M1作供指,经常看到M1与苑刚一起居住在其父母家,以及中国某大城市的柏文。他认为M1与苑刚与其他夫妻一样,“对彼此很好、与父母同住以及有一个孩子”。但他并未解释,为何把所购柏文写在M1的孩子名下。 通过视频连线作证的两位前苑刚司机,亦称曾多次接送苑刚及M1。其中一位司机还称,每年在M1孩子生日时为其接送魔术师。但他亦承认,见到苑刚与许多女性在一起。 赵利夫妇皆指苑刚曾带不同女性回家,赵利妻子李小梅更称苑刚带回去的女性多到数不清。李小梅说,在苑刚死前未曾听说过M1,但2015年M2和她的孩子(法庭代号2号儿童)搬入她家时,她曾帮助照顾过2号儿童。她亦记得5号儿童的母亲怀孕时曾来住过几天。赵利透露,苑刚曾表示很讨厌M1这样的女人,因她太过计算及讨好苑刚父母,让他们劝说苑刚与她结婚。 法庭文件指出,根据卑诗《遗嘱和遗产继承法》(Wills and Estate Succession Act),要被认为是苑刚的配偶,M1必须满足在苑刚去世前的最后两年,与他以“类似婚姻的关系”(marriage-like relationship)住在一起。 法官认为,M1与苑刚之间至少在2011年之后就不存在类似婚姻的关系。就算婚姻关系存在,到2014年苑刚取消M1母子来加行程后,他就已结束这关系。 其他母亲证供至关重要 法官表示,这不是M1与其他母亲之间的较量,但其他母亲的证供对确定M1与苑刚的关系至关重要。首先,其他母亲与苑刚在一起的证据影响了M1的可信度。其次,这也显示出苑刚对M1的态度。 文件又指出,从2013年11月至去世前,苑刚与其他几位母亲都有关系。此外,他还在约会网站上发布求偶讯息,期间亦与其他女性前往美国拉斯维加斯及英国等地旅行。 苑刚还曾为M2和M3号母亲出钱租房,亦曾说服M2和M3号母亲迁居加拿大,而M2和孩子最终于2014年7月搬到加国。法官认为,很可能正是因为M2搬到加拿大,苑刚才取消了M1和孩子来加拿大的行程。 法官说,M1支持自己作为苑刚妻子的证据,只是所谓的住在一起、与家人过新年、在医院照顾苑刚父亲及苑刚与孩子的关系等。M1称2007至2011年她住在苑刚父母家,当苑刚不出差时也回去住。但法官说,实际上,苑刚2007年后都住在中国某大城市买下的柏文,虽然M1声称她也经常住在那里,但这与其他几位母亲供词中所提的时间互相矛盾。 官称M1和苑刚共处时间模糊不清 法官亦不接纳M1对2014年苑刚最后一次离开中国前二人相处时间的计算,他表示,与其他母亲相比,M1和苑刚共处的时间模糊不清,她亦无证据可反驳苑刚与其他几位母亲在中国或加拿大相处的事实。 性关系也是法庭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M1无法证明她在苑刚死前两年与他有性生活,但M2和M3号母亲都可以提供证明。 法庭还认为,苑强的证词缺乏细节,他对苑刚所知甚少,在苑刚死前也很少联系。 因此,法官认为,自2011年M1搬入苑强所提供的公寓后,M1与苑刚便没有一起生活。在2014年9月苑刚最后一次离开中国,到他死前的8个月里,M1都没有见过苑刚。 苑刚也没有要和M1过类似婚姻生活的愿望,他安排了M2来加拿大,就是否定他要和M1过长期婚姻生活的证明。 此外,苑刚和M1没有银行联名账户,名下也没有共同财产,M1住的房子实际上是苑强提供,且在1号儿童名下。虽然苑刚曾为M1购买名贵礼物,但他也曾为其他母亲购买礼物,并带她们去旅行,但他从未带M1出外旅行。因此,法官认为M1和苑刚之间不是类似婚姻的关系,判她败诉。

被碎屍的華裔富豪爭產大戲即將落幕,五個媽媽五個孩子誰能贏?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ID: dushi-ca)  作者:小星 2015年5月3日,42岁的华裔富商苑刚(Gang Yuan,译音)在加拿大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号的一幢独立屋,被杀害并分尸。 尸体被分割成108块,残骸放在13袋中,而且拼接不见尸体右臂。 距离案发已经将近四年,最近苑刚案又成各大媒体热点,因为遗产争夺案审讯日前正在进行。  经过连日审讯,上周五(12月14日)多位涉案当事人的律师已经进行了总结陈词。案子最终决定法院尚未裁定,但回看整个过程,就是一场精彩程度堪比TVB电视剧的豪门争产大戏,各方费尽心机,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要理解这场争产案,在继续阅读本文之前,先要知道以下几点: 1. 根据遗产法,某人去世,生前无立遗嘱,若能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便有权分得一半遗产,其余遗产由合资格的子女所分。若无人可以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则遗产全部由子女所分。 2. 本案中,共有5名女子声称与苑刚育有子女,故其子女有权分得苑刚的财产(约1600万加元),而5名子女的年龄在3-10岁不等。这5名女子在法庭上的代号分别为M1-M5。 3. 争产案的原诉人M1认为自己与苑刚属于夫妻关系。 4. 共涉及5位母亲及5个子女,5名子女都通过了亲子鉴定确证与苑刚的亲子关系。不过,苑刚胞弟苑强周三供称,共有7个儿童曾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是否为苑刚所生。 以下是已知的几名女子在庭审中作证纪录。全部内容根据法庭审讯整理。 【M1】 1号儿童的母亲M1在庭审中表示,两人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相识后同居,苑刚此后曾告之要移民加拿大,并且需要与另外一个女子结婚。 M1就在同居当年年底自苑刚父母家搬出,但从未发生不愉快事情。 M1表示不担心苑刚同他人结婚,指信任苑刚,搬出后也时常前去探望苑刚父母,而且也从未与其他男性有过约会式交往。 M1表示在认识苑刚后的第3年,苑刚已获得了加拿大枫叶卡,并告知她已经与在加拿大的女子开始办离婚,她因此搬回苑刚父母家中居住。 苑刚时常从加拿大返回中国与她相聚,两人也曾探讨日后前去加拿大结婚的事。同年,两人计划生孩子,M1在次年怀孕。 M1仍坚信两人有事实婚姻关系。在苑刚告知正与加国女子离婚后,她与苑刚计划怀孕并产子。两人曾在苑刚的父母家同居,双方家长曾会面,两人也都分别获得对方家庭成员及亲属认可。 苑刚死后 M1才知他另有子女 M1周二作证称,她同苑刚父母关系很好,以爸妈称呼两人。苑刚父亲身患癌症后,她也曾多次去医院护理,苑父心疼她的操劳,更以“儿媳妇”的称呼将她介绍给他人。 M1还指出,曾同苑刚及家人商议将孩子送来加拿大读书,M1及孩子、苑刚母亲更曾办妥加拿大签证,曾经计划2015年1月来加,但后来未能成行。 M1周三作供时表示,直到苑刚死后来到加拿大,才知道苑刚另有几个子女,当时感到惊讶且愤怒。她此后把苑刚的骨灰带回中国,并以佛教仪式安葬超度。M1也承认,苑刚曾告诉她要以假结婚的方式办移民,但苑刚与申请他移民的加国女子在苑刚家乡举办婚礼,她事后才知道。 M1周四时还供称,苑刚及胞弟苑强,曾计划将位于他们所居住中国北方一城市,由苑强出资购买的公寓单位,过户登记在她的名下,因她不同意,该物业就被登记在她与苑刚孩子名下。 M1也表示,2009年至2015年苑刚离世前,只要苑刚人在中国,且没有因生意及其他事情外出,苑刚都会与她同居在中国北方两个城市的两处公寓单位内。 【M2】 M2在出庭时主动向法官发言称,不满媒体报道庭审首日M1作证内容,指此前传媒的关注令她感到如“过街老鼠”,更担忧孩子长大后知道父母经历。 她哭求法官全面禁止传媒报道,使她在即将开始的作证过程中,个人及孩子信息不被披露。因此没有更多信息。 法官回应指,此案法庭已颁布严格的传媒报道禁制令,不得公开当事人个人资料,并向她解释加国司法体系中,法庭是向公众开放。 【M3】 关于M3和苑刚相识相恋的信息不多,她仅在出庭时供称,苑刚善于结交朋友,他最初以低价购买二手燃油,经技术处理后再高价转售出去,由此成功获得第一桶金。 M3更表示,知道苑刚有座驾挂可进出中南海的车牌,她说只能猜测苑刚的一些生意可能同政府有关,苑刚不愿让她参与其生意,并说这样做也是为保护她。 M3说苑刚多次讲述往事,说他事业刚起步时十分艰难,例如有时忙于工作一天只吃一个馒头。 【M5】 12月7日的庭审中,5号儿童的母亲(法庭代号母亲5,简称M5)周五首次出庭作证,她称苑刚当年颇费心机追求她,虽然两人分别身处温哥华和中国,苑刚仍经常通过微信对她嘘寒问暖,还承诺安排司机接送她去餐厅吃饭或做水疗(SPA),后来更约她一同前往美国拉斯维加斯旅行。 M5在法庭上供称,她与苑刚于2011年6月或7月,在中国北方一城市相识,她当时在一间公司工作,通过朋友在一个聚会上认识了苑刚。两天后,苑刚约她吃饭,席间还问她有没有男朋友。M5告诉苑刚她当时有男友,而苑刚则称自己是单身。约一、两个月后,苑刚又约M5来温哥华玩,M5认为苑刚当时在追求她,但并没有答应。 直至2014年春节期间,到中国过年的苑刚才再次联络M5,并约她在一间餐厅吃饭。那时M5已与男友分手,苑刚就表示自己一直单身,现在年纪大了,很想找个人结婚,安定下来。 之后苑刚返回温哥华,但就经常发微信给M5,问她每天有什么安排,说可以安排司机带她去一些餐厅吃饭,或是问她是否很累,可以让司机带她去做SPA。M5说,很明显感觉到苑刚在讨好她、追求她。 后来,苑刚又邀请M5来美国和加拿大旅行。由于M5只有美国签证,两人决定一起前往拉斯维加斯。苑刚不但帮M5订好机票和酒店,还问M5有没有美金。 M5告诉她手头没有美金,苑刚则称,M5毋须去银行换钱,因为银行排队很麻烦,他可以安排司机给她送1万美元过去。不过M5拒绝了这一建议,因为她认为“两个人建立恋爱关系初期,不应该涉及金钱”。 M5还要求苑刚订酒店时要订两间房,苑刚也照做了。刚到拉斯维加斯第一天,他们一起吃饭、看秀、去赌场玩。晚上苑刚要求在M5房间过夜,M5拒绝。 第二天,苑刚告诉M5说,他前一天晚上赌钱输了7万到10万美元,原因是被M5拒绝,心情不好。过了两天后,M5终答应苑刚的要求住在一起。 给68女友编名录、录视频 但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折,M5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 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M5说:「苑刚外出我在家中没事,想用他的电脑上网看电影,他的电脑没设密码,我也发现一个U盘,好奇打开后,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有一些女人照片及裸体照,也有他与女人的做爱视频,也有3段分别是3个孩子的视频。还有一个名单,都是女人的名字、年龄及所在城市等,以数字号码标注,共有68位。」 她说看到后十分震惊,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被欺骗,想立即回到自己家中。M5说:「我冷静下来后决定找个借口回国,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第二天我告诉他国内家中有急事要回去,他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M5供称回到中国后决定堕胎,但医生说胎儿已较大,堕胎风险大且会伤害身体。M5说:「经思想挣扎我决定生下孩子,孩子是他的,但也是我的。但我以后不会与苑刚再有男女关系,我们各自有权追求新生活。」 此后M5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未曾与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称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在周五的结案陈词中,由分别代表5个孩子的多位律师分别引用加中不同法律对于婚姻和配偶的定义,力证本案唯一原诉人(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与苑刚之间不属于夫妻关系。 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理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周五向法官迈尔斯(Elliott Myers)做结案陈词时指出,从M1提供与苑刚之间的微信聊天纪录来看,苑刚与M1之间没有恋爱关系(romantic relationship)。 他从未向M1说过恋人间的浪漫话语,也没有提过要让M1来加拿大,或是移民来加拿大。 此外,苑刚与其他几个母亲都曾去不同的地方旅行,但与M1却没有,即使回到中国也是住在北方一个大城市,而非M1所居住的家乡城市。 M1在作供时亦无法回忆起苑刚的许多旅行纪录,证明苑刚与M1的联系非常有限。在苑刚母亲的一封书信中,更是提到苑刚看上其他女人,不想再见M1和她的孩子。 麦克拉蒂还说,M1声称她与苑刚虽然没有结婚,但实质上是苑刚妻子身分。即使根据“配偶”(spouse)的定义,也要求两人居住在一起,且有感情及经济上的紧密关联,M1显然都不具备。 此外,他们也很少以夫妻身分一起参加社交活动,只有家人认可他们的关系,即使孩子在学校要求父亲参与的活动,苑刚也都没有参加。苑刚亦不向M1提供生活费,M1的钱主要来自苑刚母亲以及M1自己的母亲和家人。 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沃瑟斯庞(David Wotherspoon)则指出,苑刚的生活方式形同花花公子,他从未想过与任何一位孩子的母亲真正结婚,但很明显他想要孩子。 若他有机会写遗嘱,相信也不会把钱留给M1,而是留给孩子们。 根据卑诗法律对“婚姻”的定义,夫妻双方要住在同一个地址的同一个物业里,而苑刚与M1分居两个城市;根据中国法律,“婚姻”则意味着必须到民政部门登记。他说,M1与苑刚的之间只能称为“关系”(relationship),而不能说是“婚姻关系”。 2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曹俊忠(Charles Cao)表示,尽管苑刚有很多钱,但苑刚在经济上没有支持M1和她的孩子,M1在家乡城市居住的房子也是苑刚的弟弟苑强所购买,登记在M1孩子的名下,M1亦从不认为这一物业是属于她的。 此外,M1几乎没有任何与苑刚的合照,苑刚和M1的孩子的合影也非常有限。其中两张照片明显拍摄于同一时期,都是孩子一岁左右的时候;另一个则是苑刚在春节与孩子共同出现在一个视频中的截图。M1亦无法提供与苑刚之间的电话通话纪录,微信的聊天纪录亦不足以证明她和苑刚的夫妻关系。 4号孩子的律师戴维森(Dean Davison)亦指出,苑刚只是想要孩子,这几位母亲都并非意外怀孕,而是苑刚有计划而为之。他只是孩子的父亲,并没有意愿与任何人结婚。 此案走向到底会如何?我们会持续关注。 更多全面消息,请点击此处查看加拿大都市网“华裔富豪苑刚被杀”专题。

加拿大華裔富豪分屍案:苑剛太能作了!給68個女友編名冊拍視頻

作者:都市加西追踪 鸡汤里的富豪都是通情达理严于律己,但是一旦富豪有个三长两短,报出来黑料毁三观。震惊温哥华的苑刚分尸案,庭审不断爆料: 苑刚给68个女友编制名册,自拍做爱视频  嫌弃加拿大护照不够强大 30万买鸡血石只是小case    分尸富豪遗产案周一继续开庭,苑刚被杀案发生于2015年5月2日晚上,42岁苑刚在自家豪宅被杀害,尸体被斩开百多份装在袋内,苑刚的表姊夫赵利被控以二级谋杀。多名子女分布在中国与加拿大,还有2名女子自称是伴侣前来争夺遗产。 加拿大警方和法院系统3年的调查和审理表明:案件越来越复杂(涉及遗产分配);案件越来越离奇(圈子套圈子:亲、色、情、钱环环相扣),案件中出场人物多为中国公民。 68个女友编清单 凶案发生地,西温豪宅 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5号儿童的母亲(法庭代号母亲5,简称M5)周一供称,她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后宫庞大 需造册管理 M5说:「苑刚外出我在家中没事,想用他的电脑上网看电影,他的电脑没设密码,我也发现一个U盘,好奇打开后,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有一些女人照片及裸体照,也有他与女人的做爱视频,也有3段分别是3个孩子的视频。还有一个名单,都是女人的名字、年龄及所在城市等,以数字号码标注,共有68位。」 她说看到后十分震惊,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被欺骗,想立即回到自己家中。M5说:「我冷静下来后决定找个借口回国,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第二天我告诉他国内家中有急事要回去,他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M5供称回到中国后决定堕胎,但医生说胎儿已较大,堕胎风险大且会伤害身体。M5说:「经思想挣扎我决定生下孩子,孩子是他的,但也是我的。但我以后不会与苑刚再有男女关系,我们各自有权追求新生活。」 此后M5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未曾与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称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苑刚嫌弃加拿大护照不够强大 母亲1(简称M1)的律师英格拉姆(Ben Ingram)交叉盘问M5时,问为何选择美国而非温哥华生产?M5说:「我希望在温哥华生孩子,但苑刚说美国的护照最强大,而且这也是我们以前商量好的。 30万买鸡血石只是小case 此案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M5继上周五后再次出庭作证。另外,此案母亲4(简称M4)昨日也首次出庭作证,她供称在协助打理苑刚生意时,自苑刚电子邮箱内发现另一女人信息,此后曾分手,但数年后复合,更经计划后怀孕。 M5周一主要由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表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引导作证。她继续上周五证词说,她与苑刚2014年同去拉斯维加斯旅行同居后,也曾与苑刚的一对男女友人一道,即4人共同前去迈阿密等地旅行。当时苑刚说他年纪不小了,希望找个人安静过日子,更说他的同行友人刚在美国结婚,建议M5同他在美国结婚,但M5表示她当时回答说,感到苑刚脾气不太好,双方应有更多了解。 苑刚生前与豪车 M5表示返回中国不久即发现怀孕,通过微信告知苑刚,但他并未如自己预期般激动,令她感到意外。苑刚不同意M5堕胎的想法,说对身体不好及可能无法再怀孕等,并承诺生下孩子、身材恢复后去美国结婚。 苑刚也同意一道前去拜见M5居住在南方一城市的父母,M5说:「苑刚提前问我父母喜好,说要去买礼物,我说父母什么都有,最后苑刚花了30万元人民币,为我父亲买了一组篆刻印章的名贵鸡血石。」 两人与M5父母在餐厅会面,M5说苑刚当场拿出一个钻戒戴在她的中指上,并告诉父母孩子生下后去美国结婚。此后苑刚也曾去M5父母家饮茶聊天,也在家中住了数日。 M5说她的母亲对苑刚不太放心,曾前去苑刚家乡与他的母亲见面,被告知苑刚未婚无孩子。M5说她在苑刚西温住宅住下后,有一天在衣橱中发现一件白色女装睡裙,问苑刚时他生气地说:「你怎么这么多事!」 这富豪有钱有资源有时间, “作”出了新境界 鸡汤里的富豪很励志 法庭爆料的富豪毁三观

華裔富豪碎屍案:7名兒童都曾做親子鑒定 !

■■苑刚巨额遗产争夺案,周三在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 图文: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 遭谋杀的卑诗省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共涉及5位母亲及5个子女。不过,苑刚胞弟苑强周三供称,共有7个儿童曾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是否为苑刚所生。在苑刚被杀前一年即2014年9月,苑强与苑母曾与此案第5号母亲(简称M5)的母亲午餐,但苑强坚称当时不知其身分,起因仅为苑刚告知他招待客人,会面时也没有提及M5当时已怀孕。此外,苑刚被杀后数日,疑凶赵利位于黑龙江故乡的银行户口,曾被转出500万元人民币。苑强表示,怀疑该笔金钱为自己已病故的父亲所有。 此案周二在温哥华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苑强出庭作证。当日下午,两位苑刚的前任司机则在中国以视频方式作证,一人指本月1日曾接到匿名男子电话,该可能来自海外的短暂电话,告知他若不出庭作证将获报酬(详另文)。 不知苑刚为何如此富有 昨日上午主要由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沃瑟斯庞(David Wotherspoon)向苑强提问,他首先问苑强获知几位母亲及孩子存在的时间及过程。苑强说,苑刚2015年5月2日被杀后,他来到加国后才自苑刚的3位助理处得知,苑刚住处有苑刚的孩子,此后通过这个孩子找到2号母亲。 3号母亲及孩子则是在做DNA检验时知其存在;曾联系过4号母亲,但过程复杂记不清楚了。 沃瑟斯庞指出2010年夏天,苑刚母亲曾在苑刚位于中国北方一大城市的公寓内,见过2号母亲(简称M2)并留她在该公寓过夜,对此苑强表示并不知情。 苑强周二曾供称,曾有一个女子自外地打电话给他,并声称她是苑刚孩子的母亲,时间是苑刚被害前数月。苑强周三说曾就此问过苑刚,但苑刚仅说:“你不要管了。”苑刚也没有告诉他其他母亲及孩子的事。 苑强指出,苑刚有自己的生意,但就不知他为何如此富有,也不知道苑刚中国遗产管理人是谁,以及谁继承了苑刚在中国的遗产。 在中国曾见过M5的母亲 沃瑟斯庞指苑刚过世后数日,有人持赵利的银行卡,将其位于黑龙江一银行账户中的500万元人民币,转移至赵利妻子李晓梅一位亲属的账户中。苑强说,他怀疑该笔资金属于他已过世的父亲。 第1号及第5号儿童的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则追问,苑强与母亲曾在2014年9月与M5的母亲见面谈话内容。苑强坚称当时不知道对方是M5的母亲,他说:“当时是苑刚告诉我有客人到来,要我们招待一下。M5的母亲当时有一个男子陪同参加午餐,他不是M5的父亲,所以当时不可能讨论M5怀孕如此隐私的事情。我母亲做生意,经常有生意伙伴来往,与别人一起用餐很常见。” 苑刚谋杀案2015年5月2日在西温发生,赵利被控开枪导致苑刚死亡,后将尸体切割约100份装入多个袋内。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控罪。 苑刚前司机视频作证 称有人利诱勿出庭 苑刚遗产争夺案,周三法庭通过视频连线,由人在中国的孙姓及王姓两位前苑刚司机出庭作证。两人都供称原诉人之一(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与苑刚是事实夫妻关系,孙姓司机说苑刚与M1的孩子过生日时,他曾多次开车搭载一名魔术师,驱车去苑刚家乡城市为孩子庆生。而王姓司机则供称,数日前他曾接到匿名电话,利诱他不要出庭作证。 两司机在中国北方一大城市同一地点视频作证,时间是本地周三下午2时,即中国当地时间早上6时。孙姓司机说他2005年开始为苑刚工作,2009年认识M1,此后曾见过M1很多次,开车同时搭载苑刚及M1,平均每年也要4至5次。 孙姓司机说,每逢M1与苑刚的孩子过生日前,通常是M1给他打电话,然后他再发信息请示苑刚获准后,开车搭载一名魔术师,前去苑刚家乡城市为孩子祝贺生日,最后一次是2015年孩子过生日。 神秘汉疑由海外致电20秒  他供称,曾在一个公园附近见到另外一个孩子及其母亲,知道该孩子也是苑刚亲生。 王姓司机则表示,2001年经朋友介绍与苑刚相识后,开始为苑刚打工做他的司机。当时苑刚事业尚刚起步,苑刚购买的第一辆车是二手车,而他当时是苑刚唯一的全职司机。 他说,早在苑刚追求M1时就认识M1,两人的孩子出生后不久,他就曾见过这个孩子。王姓司机说:“别人都称呼苑刚为老板等,但我叫他哥,我也称呼M1为嫂子,因为他们是夫妻关系。” 王姓司机供称,他在12月1日凌晨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男子说如果他不出庭作证,会获得金钱。M1的律师英格拉姆(Ben Ingram)追问来电男子代表谁,以及要支付的金额,王姓司机表示对方没有说明,而且通话时间只有20秒。 王姓司机说,次日曾去自己手机服务商查询,但没有查到该电话的信息,并被告知因系统更新原因导致。他回忆说,无法回忆来电号码,但就记得号码前面有一个“+”号,因此推断电话可能来自海外。

華裔富豪苑剛碎屍案再開庭 有娃女友秀證據 他曾為移民假結婚!

■■苑刚遗产争夺案,周二在卑诗最高法院进入第二日审理。资料图片 华裔富豪苑刚15年在温西豪宅被分尸,爱恨情仇转头空,但是遗产不争个水落石出是不会消停的:  两个女人争产,说是配偶 5个娃 妈不同 都是真爱,关键看证据 曾经为移民假结婚?!       华裔富商苑刚2015年5月在西温遭谋杀并电锯分尸后,他留下约1,600万元遗产争夺案周一开审。目前共有两位女子,以及5个不同母亲的苑刚子女,声称有权获得部分遗产。 据说杀人不是为了钱 苑刚是一名华裔商人,2007年移民加拿大。他曾经为表姐家提供了工作机会和经济收入。还借钱给表姐夫赵利炒股,200万亏掉了180万。2015年,他和表姐夫赵利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执。 争执的起因是赵利的一项发明——爱好打猎的赵利想出了一种把枪固定在腰上的枪架,可以帮助猎手瞄准。 他立刻把自己的想法介绍给了苑刚,想让他帮忙投资自己的这个发明。苑刚起先也很支持,然而双方在创业公司股份的问题上产生了纠纷。赵利觉得自己是发明人,理应占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股份,但苑刚却只愿意开给他每个月4000加币的工资。苑刚挑衅地说,你要是把你女儿赵一铭嫁给我,我就给你三分之一的股份。 赵利的女儿赵一铭(图源:instagram) 这句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几年来被这有钱亲戚提携着,在苑刚手下做事,还借了巨额资金的赵利,可能早就积累了怨气和嫉妒:双方大打出手,互相推搡、撕扯….一声枪响后,苑刚倒在了血泊中。 几小时后,当赵利的妻子赶到这栋豪宅,她看到的是已经被分尸的表哥,和满手是血的丈夫。 在亲人和爱人之间,赵利的妻子最终做出抉择,选择了报警,赵利毁尸灭迹的计划就这样失败了… 根据加拿大的财产继承法,苑刚的财产会被分给他的配偶,以及他的子女…苑刚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生前未婚,但至少有5名女性自称怀上或生下了苑刚的孩子,想要分一份遗产… 案发地,西温King Georges Way的9800平方尺豪宅 爆出为移民假结婚 为苑刚生子的其中一位女子,周一首先出庭作证指出,在一次朋友聚会上,与苑刚相识后同居并曾堕胎。 苑刚此后曾告之要移民加拿大,且须与另一的伴侣结婚,但她仍坚信两人有事实婚姻关系。在苑刚告知正与加国女子离婚后,她与苑刚计划怀孕并产子。两人曾在苑刚的父母家同居,双方家长曾会面,两人也都分别获得对方家庭成员及亲属认可。 两争夺遗产女子周一到庭,其中一人在普通话传译员协助下作证。因为法庭禁令包括她们及子女的几乎所有个人信息,包括出生居住地及年龄等,因此无法公开一些重要时间点,两女子也只能用法庭文件中的母亲1(Mother 1,简称M1)以及M2代替。 就算你去假结婚 我们也是事实婚姻 M1在其律师英格拉姆(Ben Ingram)引导下作供指,她在中国北方一城市长大,一次参加朋友聚会时同苑刚相识,此后经常受苑刚邀请吃饭及游玩。她说两人相识一个月后就见了苑刚的家人,同年二人在苑刚的父母家同居。 在回答对苑刚的最初印象时,M1说:「比较新鲜,他对我很体贴,也很宠我。」M1说两人同居后即如同夫妻一样生活,也都同对方父母见面。M1在同苑刚相识当年曾怀孕,但考虑自己年龄不大,当时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因此与苑刚商议后堕胎。 她表示,苑刚此后表示要移民加拿大,并且需要与另外一个女子结婚,就在同居当年年底,自苑刚父母家搬出,但从未发生不愉快事情。M1表示不担心苑刚同他人结婚,指信任苑刚,搬出后也时常前去探望苑刚父母,而且也从未与其他男性有过约会式交往。 M1表示在认识苑刚后的第3年,苑刚已获得了加拿大枫叶卡,并告知她已经与在加拿大的女子开始办离婚,她因此搬回苑刚父母家中居住。苑刚时常从加拿大返回中国与她相聚,两人也曾探讨日后前去加拿大结婚的事。同年,两人计划生孩子,M1在次年怀孕。 她的律师英格拉姆此前曾在法庭上说,苑刚与在加拿大、为他提供移民担保的另一女子结婚,其后就开始与该女子办理离婚。 在形容苑刚及家人获知怀孕消息时,M1说:「全家都很激动,苑刚更是特别高兴。苑刚为我、双方母亲都准备了礼物,双方家庭还聚在一起吃饭庆祝。」 M1说,多数时间她都在苑刚父母家中居住,苑刚父母也帮忙照顾孩子。因苑刚在中国另一城市有住房,苑刚由加拿大返回中国时,两人有时也在该房屋内居住。 她说,苑刚曾表示希望将事业重心转移到加拿大,也会将她及孩子接到加国居住。M1说:「其实我不想出国,但我们是一家人,要在一起,也就不反对来加拿大。」M1表示,苑刚从未向她提及M2,而自己是在苑刚被杀后,才知道有M2的存在。 涉事女子个人信息被媒体公布 活得如过街老鼠 在西温遭谋杀的华裔富商苑刚,留下的1,600万元遗产争夺案周二续审。为苑刚生下孩子的两位原诉人之一,采取没有律师代表的自诉方式,她周二突然主动向法官发言称,不满媒体报道庭审首日另一原诉女子作证内容,指此前传媒的关注令她感到如“过街老鼠”,更担忧孩子长大后知道父母经历。她哭求法官全面禁止传媒报道,使她在即将开始的作证过程中,个人及孩子信息不被披露。法官回应指,此案法庭已颁布严格的传媒报道禁制令,不得公开当事人个人资料,并向她解释加国司法体系中,法庭是向公众开放。 该宗争夺遗产民事诉讼案,周二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进入第二日审理,首日出庭作证的母亲1(Mother 1,简称M1)继续作证(详另文)。庭审至下午,案中另一原诉人(即母亲2,简称M2),突然通过普通话传译员向法官迈尔斯(Elliott Myers)要求发言。 她发言时称,她不想到法庭打官司,直到现在也希望达成和解。她说,看到一家中文网站将周一庭审首日,即M1法庭作证的所有内容都报道出去,虽然没有公布M1的姓名、年龄及照片等,但内容非常详细,包括何时怀孕及堕胎等。 ■■2015年5月遭谋杀及分尸的苑刚。资料图片 感到如过街老鼠 断绝社交 M2说:“我认为这是非常隐私的事情,媒体每天都来报道,明天或者此后就是我(出庭作证),后面也会有多位母亲及苑刚的很多隐私。” 她说到这里开始失声痛哭,M2哭诉称:“有一天孩子长大,知道了这些事情,让他们如何生活?我现在的生活如过街老鼠一般,我与M1都参加了苑刚的丧礼,很多人认识我们。我恳求法官,禁止媒体报道全部内容,我也代表5个(案中)孩子恳求您。” M2继续说,本地甚至美国的媒体都关注此案,中国及全世界都在报道此事。她表示:“这不是光彩的事情,我的孩子拥有绿卡,将来也要入籍,如果孩子将来有一天发现父亲的名字与这些事情有关,不仅我的孩子,其他的孩子都会受影响。” 她再次表示,自己目前的生活“像一只老鼠见不得光”,不敢参加朋友聚会及去人多的地方,甚至不敢说出自己的中文名字。 法官:加国法庭向公众开放 M2说自己不懂太多法律,但就懂得人情世故,她说,法官在这个位置上会有善良的心,更问假设是法官自己的孙儿,知道家里出现这样的事,会受如何影响。 她也说自己的名字此前曾经被报道,加上其他详细报道内容,她的住址等资料可能会被人知道。 听过她的陈述后,法官迈尔斯向她解释说,加国的法庭向公众开放,而且法庭也颁布了传媒报道禁制令,禁止公开M2及此案其他当事人的名字。M2此时打断法官欲解释,导致法官说:“让我说完”。 法官继续解释说,如果媒体没有公布名字等个人资料,只是以母亲1、母亲2报道,公众不会知道当事人个人资料。 M2又说,她有事情及想法要告知法官,但不希望在场媒体听到。 法官因此允许她以中文写下内容,再由现场传译员翻译出交给法官及各方律师,法庭更因此休庭让各方律师讨论。 此案周三将继续由M1作证,而法庭计划周四庭审时,综合各方意见决定是否对传媒报道禁制令作出修改。 苑刚妈说借给儿子500万 苑刚生前没有立遗嘱,其遗产争夺案涉及多方人士。苑刚母亲曾在去年提出民事诉讼,声称曾免息借出500万美元给儿子苑刚,要求苑刚遗产管理人归还该笔贷款。 该民事诉讼也涉及苑刚胞弟,苑刚谋杀案疑凶赵利及其妻子。此案预计审理至少15天。周二法庭将继续由M1出庭作证,而疑凶赵利也将会出庭作证。 为什么苑刚母亲主张当年的免息借款呢?还是因为根据加拿大法律,没有遗嘱,无论苑刚的遗产有多少,只有配偶和子女能拿到钱! 最让小编想不通: 苑刚功成名就钱不愁 为啥移民要靠假结婚?! 难道没听说过投资移民么? 还是,有钱人都不走寻常路? 点击此处查看更多华裔富豪苑刚碎尸案详情报道 来源:综合报道

華裔富商苑剛謀殺案續審 心理專家與被告談話記錄神秘失蹤

■■死者苑刚。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   卑诗省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续审,为被告赵利进行心理评估的法证心理学家兼西门菲沙大学(SFU)副教授罗伯特利(Robert Ley),其报告可信度及职业操守周一遭控方质疑。罗伯特利去年3月至今年4月间,先后同赵利谈话6次,合计时间17.5小时,但他的原始谈话纪录笔记,却有多达4次合计12个小时遗失。控方质疑他未妥善保管涉及当事人私隐的文件,也未按规定及时报告。罗伯特利指,撰写报告时笔记尚未遗失,因此未影响报告质量,另外也能确定找不到的笔记仍在自己家中。 罗伯特利曾为约700名被控杀人的被告或囚犯,进行法证心理评估。赵利被捕并被关押在预审中心时,罗伯特利数次通过普通话传译与赵利谈话17.5小时,评估他的心理及精神状态。 罗伯特利每次谈话都自行做笔记,不过2017年3月10及13日,以及4月27及28日,共计4次谈话笔记却无法找到,只有此后的2017年11月3日,以及今年4月27日两次谈话笔记可呈递法庭。 ■■被告赵利此前出庭的法庭素描。资料图片   称30年来首次遗失重要文件 他解释说,他与赵利谈话按以往惯例提前两至三周准备提问提纲,先提出普遍性、答案开放式问题,获回答后再就细节补充提问,以此避免遗失要点及让问答更具逻辑性。 另外,也要观察对方如何回答及情绪反应。他当庭提供了一份当时准备的提问提纲,记者看到在数页普通A4纸上,每页都密密麻麻写满文字。 对于遗失重要文件,罗伯特利表示这是他30年职业生涯首次发生,但就强调撰写报告时所有6次谈话纪录笔记都存在,并据此完成报告。检控方对此穷追不舍,当庭展示卑诗法证心理评估行为守则(Code of Conduct),质疑罗伯特利为何未按要求在报告中声明报告结论的事实依据具有局限性,而且为何没有在发现遗失文件后立即上报行业监管部门。 罗伯特利解释说:“赵利的个人经历、苑刚不尊重母亲、男女关系混乱等恶行,虽然只是依据赵利陈述,未寻找其他信息来源求证,但我在撰写报告前,参考了赵利向警方的口供、预审中心其他医生报告、赵利提供的个人简历等,与此前其他案例报告撰写标准相同。”另外,他也指出已在法庭上承认报告的依据有局限性,并提供了一份赵利谈话前后不一致的清单交给法庭。 另外,因确信找不到的文件仍在自己家中,故不会泄露当事人私隐,所以并未上报。 罗伯特利此前曾在列治文华裔男子吴建华杀死妻子程锦案中,为被告吴建华做心理报告,而当时由罗伯特利的一位讲普通话并已毕业的学生协助直接发问。 控方问本次为何不能也采取这种不通过翻译的方式,以获得更准确信息?罗伯特利说,今次无法找到能讲普通话的合资格人士。 对于案发当日赵利已持枪在手,为何还要接近倒地的苑刚,罗伯特利指虽然不能排除赵利有直接上前杀死对方的意图,但他经过与赵利谈话及分析心理,认为赵利最初的意图是希望绕过苑刚离开住宅,并感到有枪在手气势占上风,是警告苑刚远离自己女儿的最佳时机。 此案周三将继续由罗伯特利作证。案发2015年5月2日,赵利被控在西温住宅内开枪导致苑刚死亡,后把尸体切割约100份装入多个袋内。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控罪。

華裔富豪遭謀殺分屍 兇犯庭審大談人品和血淚發家史 還有更多狗血劇情…..

轰动一时的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审讯,休庭近10个月后,周一续审。由辩方律师传召被告赵利出庭,他讲了自己悲惨的童年往事,还说了自己创业发家史。 这是演的哪一出? 赵利很擅长打猎。网上图片 苑刚和自己的豪车。网上图片 赵利口中自己的故事—— 赵利供称,他原本住在魁省满地可,是苑刚羡慕他的生活方式,而邀请他搬到温哥华居住。赵利还指出,过去曾在中国做过照相印刷生意,又曾购入上市公司股票,赚了钱才移民加拿大。 有河边房子游艇 生活方式苑刚羡慕 案件周一下午2时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讯。蓄短发的疑凶赵利穿深色西装并打红色领带出庭,由普通话传译员替他传译。苑刚的两个女性朋友周一也有旁听。本案在去年7月结束控方传召证人程序后,28日起由辩方传召证人,再由控方交叉盘问及结案陈词,预计审讯将持续到7月中旬。 在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引导下,赵利供称,他原本住在满地可,在圣罗伦斯河边拥有物业,不但曾是钓鱼比赛冠军,还以游艇招待前来旅游的苑刚和朋友。他指是苑刚羡慕他的生活,邀请他搬到温哥华居住。 赵利原来生活在满地可。网上图片 网上图片 赵利说自己曾是钓鱼比赛冠军。 身世悲惨 曾乞讨度日 赵利指出,他当初来温时,先住在苑刚温哥华市新月路(The Crescent)一幢古老大宅,后来才搬到西温豪宅,也是案发现场。 58岁的赵利忆述,自己在中国时如何由贫穷家庭的孩子,到经商致富经过。他说,自己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出生,排行老三,父母本是医生,但父亲被打成反革命入狱,母亲又遇车祸身亡,家庭一贫如洗,全家人共盖一条被子,除了倚靠过去的病人接济,就只能乞讨度日。 赵利称:“我当年生活在恐惧里,精神压力极大,担心有人打我,或拿石头丢我。”他说,父亲告诫我别惹麻烦,要求我们打不还手。讲到伤心处,还多次哽咽。他说,自己曾赴冬季气温摄氏零下50度的大兴安岭农场打工,因为想家,曾在返家过程中累倒睡在路边,获别人救援,但冻伤手脚。 开店生意好 投资回报20多倍 他说,中国恢复高考后,他考入广播电视大学学习机械制造,再到运输公司上班。赵利说,他30岁时,开始与妻子经营照相印刷生意,生意非常好。他说:“我过去每月仅赚100元人民币,如今每天便赚1,000元人民币。” 赵利说,他对金融有研究,后来购入一家制药公司股票,成为第三大股东,后来公司更上市。他说:“我只用了9个月,就赚了20多倍利润。” 他说,为了让女儿赵一铭能赴加受教育,2001年和家人移民加拿大。赵利说,他曾在满地可购入商业楼宇及住宅,直到2009年在苑刚邀请下,转来温哥华居住。 赵利说,他的妻子李小梅是苑刚的表姐,但两人并无血缘关系。 唐纳森在庭外称,由于李小梅最近才接受手术,尚未决定是否传召她担任证人,但会传召一位华裔心理医生担任专家证人。 二审继续 被告赵利作证时两度失声痛哭 他陈述案发日与苑刚争斗,向苑刚开两枪后查看对方伤势,讲到目睹苑刚死不瞑目、嘴角流血时哭泣不止。他还举例谈了苑刚人品很差,说自己在家乡常做善事,还说自己会不惜一切保护女儿。 死者苑刚。资料图片 疑凶赵利热爱打猎。资料图片 疑凶人品好  苑刚人品差? 为重建大宅苑刚计划纵火 赵利周二多次指证苑刚人品低劣,并列举多个事例,包括称苑刚因拥有的温西大宅为祖裔屋(历史遗产保护的房子)禁止重建,苑刚曾计划纵火焚毁以重建豪宅,更怂恿赵利实施纵火但被拒绝及劝阻才作罢。 赵利表示,妻子李小梅是苑刚的表姐,但两人并无血缘关系。同苑刚首次见面是2001年自己及家人移民加拿大,并在满地可定居后约8年后,即2009年在满地可见到苑刚。 2009年赵利及家人移居大温后,曾在苑刚拥有的温市新月路(The Crescent)一幢大宅内居住近一年,才迁至西温案发豪宅。 赵利说,苑刚曾花大笔金钱请设计师规划兴建豪宅,但表示先要放火烧毁禁止重建的该幢祖裔屋,并怂恿自己纵火。赵利说自己明确反对,告诉苑刚住宅周围有很多摄像镜头,房屋失火后警方一定会调查并查出纵火者。 炫富乱找女友生多个私生子 赵利更指苑刚喜欢炫富,与多位女性有性关系并生下多个子女,但他不尊重女性,更目睹苑刚辱骂自己的母亲。 赵利在庭上说:“苑刚喜欢炫富,他认为这样女孩子更容易喜欢上他。我们的价值观完全不同,我认为这样很肤浅。”他又说,苑刚担心在加国居住时间不够难以保留身分,就声称所有文件遗失再补办,由此保留居留权,他此后更公开向很多人炫耀自己的“聪明做法”。 赵利说一个女人为苑刚生下女儿,但苑刚对她不好导致其自杀幸好被警方救下。案发前不到一年,该当时年龄约5岁女童,还被送到赵利家照顾。赵利也说苑刚患有性病、脾气不好,曾听到他在电中辱骂母亲、舅舅及叔父。 赵利周二在回忆父亲当年坚强面对困境时也曾落泪,更自称与妻子在中国及加国经常做善事。 移民前发迹在故乡常做善事 赵利说他2001年移民加国时已比较富有,在故乡哈尔滨时曾出资60万元人民币兴建公共厕所免费让公众使用。 来到加国后,妻子李小梅经常做善事,曾为四川大地震灾区组织筹款13万元。赵利表示,他与妻子在哈尔滨经商积累一些财富后,做了很多公益事业。 例如,当年市政府看到城市缺少公厕,而政府又资金不足,就鼓励企业家投资兴建,公厕建成后可自行收费。 赵利说:“我们当年投资的60万元可不是小数目,相当于现在的几乎近千万元。公厕建成后,原定每人每次使用收费5角钱,但很多人不肯花钱,就在其他公众地方自行方便。我们不愿看到原本漂亮的地方变得又脏又臭,就决定不收费,让市民免费使用。当时人们都赞扬此事,中国很多重要媒体也给予报道。” 他说,把家庭当成生活核心,妻子更是喜欢帮助别人。 赵利说:“她经常出去时拿着一些现金,回来时手中空空。得知有人家中孩子患病等,她都给予资助。” 会不惜一切保护女儿 赵利也表示,今年31岁的女儿赵一铭已订婚,她在满地可接受教育,会讲中英法3种语言。 赵利说女儿漂亮优秀,热爱服装设计及市场推广,不久前还出版了个人诗集,曾获满地可华裔小姐选举第二名,把她当成掌上明珠,会不惜一切保护她。 Florence Zhao在「公主我最大」第三集中自我介绍时,场景即为苑刚遇害的西温豪宅。网上图片 赵利详述案发经过 案情最关键的部分 赵利供称最初打算分尸后运至打猎场,在无力休息时两度产生幻觉,指有声音告知他如何切割熊尸。他也表示后来看到法医报告,尸块有些切割整齐,但也有一些切割混乱,显示自己是在不同精神状态下导致不同切割结果。 此案周二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蓄短发的赵利穿深色西装、白色衬衣及深蓝色领带出庭,通过普通话传译,全日由他的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提问作证。 赵利讲述了此案最关键部分,即2015年5月2日案发日的经过。他供称当日中午在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住宅内一切如常,同妻子李小梅及岳母、苑刚共进午餐,此后他打算去松鸡山(Grouse Mountain)远足,妻子及岳母则外出散步。 苑刚想娶女儿起争执 赵利称,此前曾向苑刚介绍自己的发明,即打猎时可帮助稳定射击的枪架,因苑刚午餐后又询问发明细节,就在准备出门远足前,自枪架中取出一支点17小口径步枪及枪套,放在大门内侧一个纸箱上,准备为苑刚展示。 苑刚看到展示后很感兴趣,告诉赵利可成立公司,每月给他4,000元薪酬,再请两个英文好的年轻人一起经营。对于赵利指自己应获成立公司股份要求,苑刚指发明简单容易仿制,不知能否赚钱,更说:“你要是把一铭(赵利女儿)嫁给我,我就给你50%股份。” 赵利大骂苑刚是禽兽,这句说话成为两人冲突的导火线。 赵利说,冲突因为苑刚要求将女儿嫁给他。图为赵利的女儿。网上图片 赵利的女儿曾在《公主我最大》真人秀中出镜。网上图片 苑刚家属的代表律师强森指出,Florence Zhao参与「公主我最大」拍摄时,曾向剧组冒称,剧中出现的劳斯莱斯轿车为自己父母所有。(YouTube) 赵利说自己当时很惊讶,说这玩笑开大了,太荒唐了,说双方是亲属。但苑刚说:“怎么不行?我大姑又不是我奶奶亲生的。我40多岁了,也想安定下来。” 赵利供称当时很着急,因为知道苑刚品行很坏,不能让女儿的一生被他毁了,希望让苑刚知难而退,就说:“你们还差著辈呢,这是乱伦,畜生不如!”赵利说自己马上被苑刚抓住衣领并殴打,但在后退时发现花池边有个锤子,就顺手抄在手中,告知对方别过来。 苑刚就说:“小样!你还敢拿锤子,看我踢死你!”   两人打起来了 赵利说曾挥舞锤子阻挡对方殴打,但不知是否击中对方,但在看到苑刚转身跑去拿枪时很害怕,就用锤子打了苑刚头部一下,但有意回避了可致命的后脑处。此后双方争夺锤子至车库门口,赵利终于无力使锤子脱手,苑刚也因用力过猛跌倒,赵利则趁机跑回屋内关门喘息。 赵利说,此后看到苑刚持锤跑过来,只好出门外逃,苑刚持锤打来时自己极力躲闪,下半身将苑刚绊倒在地。 赵利返回屋内抄起枪及弹匣,把子弹上膛后苑刚未追来。 赵利表示,看到苑刚左肘撑地、右手持锤瞪视但未说话,就感到对方是惧怕步枪,这是自己逃走的最好机会。 表示欲把尸体运去打猎场地 因离开住处苑刚倒地处为必经之路,赵利就持枪自苑刚锤子打不到处经过,同时警告对方离自己女儿远些。 苑刚嘲笑说:“看你那熊样,拿把打老鼠的枪吓唬谁?我事业做这么大都是拼出来的,黑社会老大都怕我,你敢把我怎么样?我想做的事,谁也阻拦不了!” 这时赵利说:“他举锤打我让我惊慌,脚下踏空身体剧烈晃动,第一枪就响了。我看到他瞪我,我从未看到这样凶恶的眼神,就上膛了第二发子弹。他左手拉住枪,右手向前伸几乎抓到我,我向后躲第二枪就响了。当时我紧张慌乱,不知是否因为他拉住枪导致发射,也不知打中了他身体何处。” 在讲到绕至对面看到苑刚眼睛睁大、嘴角流血时,赵利开始失声痛哭并说:“我知道他死了,闯大祸了,这可怎么办?”赵利岳母及妻子此时返回目睹被吓得大声尖叫,赵利哭诉说担心她们受到更多惊吓,就让她们离开。 苑刚在私人飞机上。网上图片 手抖得厉害 曾产生幻觉 赵利此后把尸体拖入车库并清洗血渍,他说单独面对尸体害怕,此前也看到灾难中人们面对亲人尸体痛苦,就想把尸体运到此前打猎的地方,但尸体太大只能切割。 赵利说:“我脱掉尸体衣服后手抖得厉害,只能闭上眼睛休息。这时我头脑中产生幻觉,有人告诉我如何切割熊,直至保母回来开门我才醒过来。” 赵利说不记得保母回来细节,只是此后观看警方向保母问话录像时才知道,当时保母未同他说话就回到她的房间。 他说,保母离开后自己才意识到切割的是尸体,此后分尸时几次切到自己的手,再停下来休息时又发生幻觉,感到自己是睡醒后去了洗手间,好像返回睡觉梦境还能继续。 他也说自己切了一夜尸体,打算准备如熊肉般放入冰柜时,但冰柜已装满,自己对此却想不起来。 此案苑刚尸体被斩开约100份装入多个袋内,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赵利否认控罪。此案周三继续审理,赵利还将继续出庭作证。 苑刚案涉及的情节,有凶杀乱伦多角恋财富纷争,几乎可以拍成狗血剧,疑凶赵利讲自己的悲惨经历,白手起家的故事,想说自己的财富与苑刚无关吗? 总结一下,赵利出庭讲了杀人碎尸经过,还谈了人品。赵利口中的故事是: 一个人品很好的人,为保护女儿一时气愤,在打架的过程中,杀死了一个人品很差的没血缘的亲戚,碎尸时产生幻觉,并非本性凶残,死人不能说话,真实的故事不得而知。。。 (编辑 董清霞) 来源:加西都市追踪微信公众号

苑剛案押後明年審 被告稱需要更多時間準備

本报记者李群 华裔富商苑刚于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周一开庭。此案原计划当日开始由辩方传召证人,但被告赵利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表示辩方需要更多时间准备,希望法庭将开庭日期延后。因法官及控辩双方均有其他案件已排期,法庭最后商议将开庭时间定在明年6月4至15日,届时赵利及辩方传召的其他证人将出庭作证。 此案继今年6月完成控方传召证人后,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开庭。蓄短发的赵利身穿深色西装、白色衬衣、系蓝色领带到庭后,通过普通话传译与唐纳森商议。 唐纳森向法官解释,赵利希望此案尽快完结,但他及律师的确需要更多时间准备作证及传召证人程序。唐纳森表示他原本努力赶在周一开庭前完成准备,但上周感到的确来不及应对。 唐纳森的请求获控方及法官接纳,经商议初定明年6月4至15日开庭,但各方也会努力在明年1至2月安排出时间,不过较难实现。 案发2015年5月2日傍晚,在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一幢豪宅处。根据控方提交赵利在和警方落口供时曾指出,当日他与苑刚发生争执继而动武,苑刚被赵利在头上打了一锤,之后两人争夺锤子,期间苑刚意外倒地,赵利拿起长枪向苑刚连开两枪,其后又将苑刚尸体拖入车库用电锯肢解。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全部控罪。

苑剛被害2年 其母向遺產繼承人追討600萬貸款

■苑刚遗下估计至少2,000万元的财产。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华裔富商苑刚于2015年5月在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其母亲王志芳(Zhifang Wang,译音)入禀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表示自己在儿子苑刚生前,无利息借了500万美元(大约600万加元)给儿子,要求苑刚遗产管理人归还该笔贷款,法院未定审理日期。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在入禀状中,原诉人王志芳表示,她在2014年8月与儿子苑刚口头上同意,由她借给儿子500万美元,不收利息,而儿子会在6个月内归还该笔款项。 原诉人续道,在2015年4月,她把相当于500万美元的款项汇给儿子,根据两母子之前的口头协议,儿子会在6个月之内把该笔款项归还。可是儿子在2015年5月2日遇害,生前没有立下遗嘱。原诉人又称,曾要求儿子的遗产管理人归还该笔贷款,可是不果。在答辩书中,苑刚遗产管理人称,原诉人未能提出文件来证明自己所言,双方律师曾在2016年2月及2016年4月倾谈这事件,然而讨论无法解决问题。根据报道,卑诗最高法院正处理其他法律程序,当中不是指与讼人欠债,便是指跟与讼人生前共同持有物业。 苑刚被杀案中,当时居于该间房屋的男子赵利被控二级谋杀罪。在较早时赵利曾向警方承认利用电锯把苑刚分尸。预料此案会在大约两星期后于温哥华卑诗最高法院恢复审讯。苑刚遗下估计至少2,000万元财产,该笔财产主要是从地产开发及投资沙省农地中所赚取的。迄今已有多人就苑刚的遗产提出民事诉讼,包括5个年龄介乎3岁至8、9岁的儿童声称自己是苑刚的子女,有权取得部分遗产。

法官事忙律師要休假 苑剛案押後至9月續審

■苑刚被杀及分尸案,在卑诗最高法院经控辩双方商议后,押后至今年9月继续审理。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李群 华裔富商苑刚于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周四续审。当日控方继续传召警方证人,并向法庭呈送自被告赵利两个手机内查获的照片。经控辩双方商议,此案审理押后至9月继续,并将于7月5日确定9月开庭日期。 案件周四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续审,法庭传召一名警方电脑专家,由她向法庭呈递从赵利被扣押的两个手机内,查获的一些照片作为法庭审讯证据。不过,该女警提供的照片并未有当庭展示,控辩双方也没有像此前盘问证人般向该女警问话。 预计6周完成审理 当日控辩双方也就此案的技术性问题及排期进行讨论,因此案法官有其他案件需要审理,被告赵利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也表示打算休假,经商议后法庭决定在9月继续开庭审理此案。 因控方已在过去两周的审讯期内,完成传召证人的全部工作。9月法庭重开时,将由辩方传召证人,此后为交叉盘问及结案陈词阶段。此案全部审理期预计6周,法庭将在7月5日下午开庭,排定9月审理的日期,届时赵利获准不必亲身到庭,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出庭即可。 案发2015年5月2日傍晚,在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一幢豪宅处。根据控方提交赵利在和警方落口供时曾指出,当日他与苑刚发生争执继而动武,苑刚被赵利在头上打了一锤,之后两人争夺锤子,期间苑刚意外倒地,赵利拿起长枪向苑刚连开两枪,其后又将苑刚尸体拖入车库用电锯肢解。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全部控罪。

苑剛遭謀殺及分屍案押後至9月續審

卑诗最高法院华裔富商苑刚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6月21日续审。当日控 方继续传召警方证人,向法庭呈送自被告赵利两个手机内解密查获的照片。经控 辩双方商议,此案审理押后至9月继续,并将于7月5日开庭确定9月开庭日期。届时赵利获准不必亲身到庭 ,而是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出庭即可。

苑剛腿骨折斷難逃走 屍體被分割成108塊

■苑刚遭锤击头及枪击颈部毙命,此后尸体被分割成108块。资料图片 ■被控杀害苑刚并分尸的疑人赵利。 资料图片 ■案发所在的西温豪宅。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李群 华裔富商苑刚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周三续审。出庭作证的法医指苑刚尸体被分割成108块,经检验尸块发现的枪击弹孔分析,子弹近距离自右颈部射入,击中下端胫骨及上端脊椎骨致命,残骸中共探测到35个弹头撞击骨头后碎裂的金属碎片。另外,苑刚头部右耳上侧曾遭硬物重击,腿骨也有骨折。 此案周三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续审,法庭全日传召温哥华综合医院(VGH)法医奥德(Mathew Orde)到庭作证,他自2013年5月开始在VGH担任法医,共有3,600小时验尸经验。 奥德于2015年5月6日检验警方送至的12箱人体残骸,再于5月8日检验第二批送至的一箱人体及动物残骸,经点算苑刚尸体被分割成108块。 奥德供称,他开始验尸时没有先打开装有尸块的塑料袋,而是将全部塑料袋进行X光扫描,以确定袋内是否有刀具及弹头等金属物体。扫描结果显示,共检测到35个金属碎片,奥德再逐一将尸块摆放在验尸台上。 奥德在法庭根据验尸时拍摄的照片,重点讲解右嘴角、部分嘴唇至衣领附近颈部的一块人体皮肉组织,上面有一处清晰的弹孔,弹孔周围有枪械发射火药灼伤皮肤的痕迹,显示人体遭近距离射击。 长枪子弹主要用于狩猎 子弹是点17英吋口径长枪子弹,资料显示该类口径较小的子弹在北美主要用于狩猎,且目标通常是老鼠、兔子及狐狸等体型较小动物。奥德指出,子弹击中人体7块胫骨中最低一块,以及脊椎骨最上面的一块。子弹因撞击人骨而碎裂,碎片散播于人体多处地方。他没有说明全部弹头碎片位置,只说明脊椎骨内发现3个碎片,右侧肺叶中也有一块,这导致右侧肺叶大量充血。 苑刚被害时上身穿黑色夹克及黑色衬衫,其中衬衫大量染血且右侧领口处有一个孔洞,与尸体右颈弹孔处位置脗合。被告赵利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质疑指,若衬衫孔洞为弹孔,有衬衣挡住皮肤,枪击火药是否还会对弹孔周围皮肤造成灼伤? 对此,奥德称理论上说有衣物遮挡皮肤不会被火药灼伤,并承认衬衣孔洞存在不是弹孔的可能性。   头骨有似锤子猛击伤痕   奥德说,尸体头骨有遭类似锤子的坚硬物体猛击的伤痕,位置在右耳上面稍后的位置。唐纳森询问该重击能否成为致命伤,奥德说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他此前曾说子弹创伤为致命伤。 奥德表示仅能在众多尸块中检验确定一处枪伤,但他也表示因尸体遭肢解成很多块,也可能导致无法检测出其他枪伤,特别是子弹贯穿人体。另外,奥德指出被害人腿骨骨折,如此重伤伤者不会移动太远。 案发2015年5月2日傍晚,在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一幢豪宅处。根据控方提交赵利在和警方落口供时曾指出,当日他与苑刚发生争执继而动武,苑刚被赵利在头上打了一锤,之后两人争夺锤子,期间苑刚意外倒地,赵利拿起长枪向苑刚连开两枪,其后又将苑刚尸体拖入车库用电锯肢解。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但他否认全部控罪。 拼接108尸块推断身高1.76米 本报记者李群 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周三出庭作证的法医奥德(Mathew Orde)表示,尸块经拼接大致可断定死者身高1.76米,体重82.35公斤。但因死亡后人体失血、失去部分人体组织及尸体变干,实际人体身高及体重数字可能多些,例如体重应在85至90公斤之间。 奥德指出,警方首批送来的人体残骸共有12箱,内装13袋尸块,他以12A至12M编号。第二批送至的另一箱,包括人体右手臂残肢及动物残骸。 奥德表示疑人肢解人体的手法有些特别,但就没有对此给予解释,控辩双方也未就此发问。奥德解释说,装有尸体的塑料袋中,还有衣物、塑料制品及一些擦手纸等等。 部分塑料袋内,人体残骸的摆放方式也大致遵循较大型尸块放置在中央,周围及尸块上面摆放一些切割时碎裂的皮肉及人体组织。例如,12I号尸袋包括部分人体面部、部分脖颈部及头骨等。

苑剛死後遭拖行13.8米 血漬遍屋內外

■发生血案的西温豪宅,苑刚在住宅前行车道处被杀,拖行13.8米至图右侧车库内再被分尸。资料图片 ■被杀华裔富商苑刚。资料图片 ■血滴以90至10度不同角度滴落撞击表面,形态有很大差别。互联网 本报记者李群 华裔富商苑刚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周一续审。血渍痕迹分析专家到庭作证指,自血液滴落地面形状及“血路”轨迹分析,苑刚遇袭后一直由北向南,也就是向逐渐远离住宅的方向移动。另外,苑刚倒地后,地面痕迹显示苑刚遭疑人拖行13.8米至车库大门处,再移入车库内分尸。 此案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续审,法庭全日仅传召血渍痕迹分析专家科克(Diane Cockle)作证。拥有20年警龄及多年专业经验的科克,首先向法庭介绍血渍痕迹分析技术如何帮助刑事调查鉴证。 大部分血渍遭冲洗 该宗案件于2015年5月2日傍晚发生,科克周一表示,她在间隔一日后的5月4日抵达案发现场调查。为避免被其他信息误导,她在抵达现场前只询问有几人流血及是否涉及武器,对死者遭何种武器袭击及分尸并不知晓。 科克指她在案发现场蒐证的标准程序是,首先对现场进行总体观察,确定涉及血渍痕迹的重点区域,再为主要区域编号,以及通过分析确定发生的先后顺序,并拍照存证。 科克当庭展示了多张她在案发现场拍摄的照片,重点为住宅正门内侧更换及摆放鞋子的玄关,以及屋内通向车库的过道,此处被定为A区;住宅正门外及车库前面的行车道被定为B区;车库内的分尸现场被定为C区。 除该3个区域的大量照片外,当庭展示的照片还包括洗衣房水槽、厨房水槽等处血渍痕迹,二楼主卧室洗手间内被浸泡在洗衣小桶中的染血上衣,3双染血鞋子等照片。 案发现场大多数地方的血渍都曾被冲洗或擦拭,但很多仍留有痕迹。较低墙壁处、车库杂物上及门外行车道地面等处,很多滴落或被甩溅落的小血渍也清晰可见。 在A区即正门处,正门为西侧一扇门开关,而东侧一扇房门门边中部即门锁稍上处,有一滴较大血渍未被擦拭。科克分析这可能是当时流血者采取较大幅度动作,导致血滴飞出。 玄关处有几级台阶,墙角及摆放在通向车库过道地面的一箱瓶装水箱体上,分布一些较小的血渍点。 科克及控辩双方花费较多时间,用来研究行车道的B区。科克将该区分为B1、B2、B3三个小区,依次为苑刚首次、第二次遭打击,以及最后倒地处。B1及B2间距离1.7米,B2及B3间距离2.2米。 车库布满血渍点 科克指出,根据血液向地面投射形态及角度分析,苑刚一直向远离住宅方向移动,其间并无折返或明显转向痕迹。自B3苑刚倒地处至车库大门,有一道明显为流血人体遭拖行的痕迹,长度为13.8米。 车库内即分尸现场的C区,车库内面向车库大门的左侧停泊一辆深色汽车。地面血渍已被清洗,但司机一侧车门外有多个血渍点,直径约2至3毫米。车库东侧冰柜外侧、多个摆放的白色纸箱、两个长木板条上,也有很多血渍点。 检控官布赖森(Kristin Bryson)曾就案发时,在门口A区处苑刚及被告所在的位置请科克分析推断,不过遭到被告赵利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的反对,指这种推测超过了科克专业范围。 科克做供尚未结束,不过她表示周二已安排其他工作,法庭预计周二传召温市警专责弹道比对警员雷诺兹(Colin Reynolds)继续作证。 案发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一幢豪宅,根据控方提交赵利在和警方落口供时曾指出,当日他与苑刚商讨合作研发枪架时,因股份事宜意见不合,苑刚更提出要赵利把女儿嫁给他,才给他更多股份。赵利认为有违伦常,两人先口角继而动武,苑刚被赵利在头上打了一锤,之后两人争夺锤子,期间苑刚意外倒地,赵利拿起长枪向苑刚连开两枪,其后又将苑刚尸体拖入车库用电锯肢解。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赵利否认全部控罪。 血渍滴落形态提供科学依据 周二因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而出庭作证的血渍痕迹分析专家科克(Diane Cockle)指出,血渍形态分析(Bloodstain Pattern Analysis)是当代刑事调查鉴证的专业学科,可为调查及法庭判决提供科学依据。 她介绍说,当事人遭外力击打而流血,留下的血渍形态包括因重力引力流下或滴落形态、受力飞溅形态以及接触形态,其中接触形态包括血液被他人沾染带到其他地方,以及遭擦拭等形态。 重力不同形态各异 例如因重力引力滴落形态,因血滴滴落地面或其他表面时的角度不同,其形态也有很大区别。垂直滴落的血滴成圆形,外围也有小血滴再次外溅形状,而血滴若以较小角度撞击表面,形状会因倾斜度增加而变长。例如若以10度的角度撞击表面,会留下很长的拖痕。 科克指出,由此可帮助分析若流血者移动,血滴撞击地面或其他表面就会形成角度,分析者就会以此得到流血者移动方向等。 另比如,一滩血若遭击打而飞溅,对血滴向各个方向飞行的角度汇总分析,就能得到这些血渍原本集中在何处。还有,飞溅而起的较小血滴,因体积小、重量小,在同样受力情况下与较大血滴相比,其飞行距离即喷洒范围会较小,这也会为鉴证者提供分析依据。

溫哥華富豪分屍案:苑剛近距離中槍 右前頸留彈孔

赵利在图中就手持一把附有瞄准镜的来福枪。资料图片 雷诺兹当庭展示与此图相同的长枪。网上图片 生前穿黑衬衫的苑刚。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张文慈   富商苑刚两年前在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据温市警方专责弹道比对专家周五研判指,被告作案武器包括一把长枪,现场遗留两发子弹,苑刚应属于近距离中枪,右前颈部有一弹孔,而且穿透死者的黑衬衫。 案件周五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续审。法庭全日只传召温市警方专责弹道比对警员雷诺兹(Colin Reynolds),根据刑事弹道比对学,分析从子弹进入和贯穿死者身体的伤口,来推断枪击的距离和角度。 雷诺兹携带多个证物当庭展示,包括枪身有血渍长枪、弹壳、金属碎片、一件黑色衬衫等。为避免留下指纹,在将证物展示给控辩双方时,还一直戴手套。 雷诺兹指,苑刚中弹位置在右前颈部,约在他穿的黑衬衫领口钮扣旁两公分处。他接高举被告用来作案的一把附有瞄准镜的.17 hmr来福枪(Rifle)指,案发现场发现两个中宽底细的弹壳,但弹壳底部分别来自两间不同制造商。他强调,一般而言,枪管的沟纹各厂牌不同,所以一般可研判子弹是从哪支枪射出。不过,由于在现场蒐集到的弹壳碎片太少,无法确定这两颗子弹,是否来自同一支长枪。 他说,经过比对死者中弹伤口及射击动物尸体弹孔,研判死者苑刚应为近距离中枪,估计约在20公分以内,但枪口不是顶皮肤开枪。雷诺兹同时表示,「子弹曾穿透死者的黑衬衫领口。」 雷诺兹指,原本枪击案发现场,应有火药残留和含铅粉尘,但因为遭死者大片血迹浸泡,导致无法蒐集相关证据。   将传召血迹鉴定专家   赵利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稍后向雷诺兹提出质疑,指子弹既然曾穿透死者的黑衬衫领口,在角度不同或偏离下,或对死者留下大小不同的中弹伤口,难以据此认定是近距离开枪,要求雷诺兹提出更多资料供控辩双方参考,获主审法官接纳,裁定下周一继续出庭作证。此外,控方也将在下周一同时传召一名血迹鉴定专家出庭作证。 苑刚遭谋杀案发生于2015年5月2日晚上,警方在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一幢豪宅,处理一宗可疑命案,并在翌日拘捕赵利。赵利在和警方落口供时指出,在案发当日,他与苑刚在商讨合作研发枪架时,因股份事宜意见不合,苑刚更提出要赵利把女儿嫁给他,才给他更多股份。赵利认为有违伦常,两人先口角继而动武,苑刚被他在头上打了一锤,之后两人争夺锤子,期间苑刚意外倒地,赵利拿起长枪向苑刚连开两枪,其后又将苑刚尸体拖入车库用电锯肢解。

富商分屍案:嫌犯趙利提訴訟 向苑剛索賠百萬

图为苑刚生前在沙省经营的农场。网上图片 ■被杀华裔富商苑刚。资料图片 ■被告赵利与死者曾合作投资农地。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赵利被控于2015年5月2日在西温豪宅谋杀华裔富商苑刚并分尸,该刑事案件目前正在卑诗最高法院审理(详另文)。与此同时,赵利曾于上月在卑诗最高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要求获得苑刚拥有公司出售沙省47块农地所获利润的三分之一。赵利指出,该要求是依据双方此前签订的协议,这些交易获利总额约为410万元。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赵利在上月入禀法庭的民事诉状中,并未提及赵利被控杀害苑刚并分尸的案件正处于审讯阶段。根据赵利向法庭呈递的文件,他与苑刚在2011年同意投资沙省农地。赵利考察市场后成立名为Green Land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Inc.的公司,而苑刚则是名为State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Inc.公司的唯一所有者。 称无薪担任死者公司董事 赵利诉状指,双方同意赵利通过归还此前他与妻子因购买西温住宅,向苑刚借贷的部分款项,此后由苑刚以该笔资金加上其他资金购买农地。双方也同意赵利负责购买及管理农地物业,并担任上述苑刚公司董事。赵利不获薪酬,但这些农地若出售或出租,赵利获得其中三分之一的利润。 2012年,苑刚公司State Agriculture以370万元购买47块沙省农地,以及利斋拿(Regina)的一个柏文。2015年2月末,苑刚同一个未被透露身分的买家达成协议,以780万元的价格出售这些物业。根据赵利的法庭文件,该笔买卖合约在2015年5月25日,即苑刚被杀的23日后执行。 赵利法庭诉状声称:“赵利知道State Agriculture最后出售了这些农地,且获利颇丰。受到(对方)违犯合约的影响,赵利忍受及继续忍受损失及伤害。” 苑刚的财产继承人或代理方,目前尚未就赵利的民事诉讼做出回应。本文涉及所有针对苑刚及公司的民事指控,目前均未经法庭证实。 女警作证:赵利手背胸有伤 本报记者李群 华裔富商苑刚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周四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续审。3位案发后在现场蒐集证据、为被告赵利拍照的温市警员,以及一位枪械分析警员到庭作证。一女警指赵利被拘捕后在警局被拍照时,神态平静正常,手部有割伤,后背及前胸也有少许轻微擦伤及瘀伤。 被捕后神情平静 女警希尔(Cathy Hill)于2015年5月3日赵利被捕后不久,在温市缅街(Main St.)温市警拘留中心,为押解前来的赵利拍照。她说:“疑人很平静,表现也正常。我为他前后左右各个角度拍全身照,再拍各角度头部照片,然后是手部等,也检查他的证件照片、钱包物品等。”希尔指出,赵利的手部有被利刃割伤的伤痕,后背及前胸等处也有轻伤。 另两位警员隶属温市警鉴证科及证物搜索部门,他们详细解释了搜索及发现弹壳、手表碎片的位置等。 当日到庭作证的还有温市警专责枪械分析的警员雷诺兹(Colin Reynolds),他介绍了从事专业的内容及调查方式,例如确定子弹及弹壳是否自某只枪械中击发,弹孔、创面及弹道分析研究等。他周五将继续出庭作证。 此案在2015年5月2日傍晚发生,在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一幢住宅处,赵利因涉嫌杀害苑刚而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赵利否认全部控罪。  华裔富商苑刚被分尸案全追踪:他究竟为什么被杀?